“沐雲軒,你這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嗎?”

慕容邵峯突然笑了,從沐雲軒那雙慌亂的黑眸裏,他看到了沐雲軒對自己的介入非常的慌亂。

“慕容邵峯,本座對自己很有信心,對陌兒更有信心,可是你這樣到底算什麼?”

沐雲軒忍不住憤怒的低吼! “沐雲軒,既然你有信心,爲何要這樣激動?”

月光下,慕容邵峯笑得光華瀲灩的。

似乎只要一提起蘇紫陌,他那雙溫潤的眼眸裏就會更加潤澤。

沐雲軒不語,他對誰都有信心,唯獨對慕容邵峯沒有信心。

聽到堯煌天尊的死訊,陌兒想都沒有想就要回三清山,原因是,她想在這個時候陪在慕容邵峯的身邊。

看着沐雲軒緊抿着脣不說話,慕容邵峯又趁機說道:“我和陌陌之間,不會發生你想象中的那種事情,我,不會做出一點讓陌陌覺得爲難的事情來,而朕和陌陌之間的情意,超越了友誼和愛情之上,那種感情,朕也形容不出來,總之,只要有她在,朕纔會覺得對生活充滿了信心。”

沐雲軒瞥了他一眼,這不是愛又是什麼?陌兒就是他心裏的一盞燈,只要陌陌在他的生活裏,他纔會覺得自己是活着的。

“沐雲軒,正如陌陌說的,我們整天爲了生活兒忙碌着,苦了,累了,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往肚子裏咽,表面上看起來神采奕奕的人,其實內心裏或許早已疲憊不堪,人們只看到他們光鮮亮麗的外表,卻不曾知道他背後的心酸和苦楚,陌陌在沒有遇到你之前,她就是這樣活着的,我親眼見證了她的努力,她的付出,那個時候,她還帶着許多的恨意,可是她知道,被恨的人是沒有痛苦的,所以,她把這股恨化成了一份力量,咬着牙創建了屬於她自己的明月山莊,朕和她一起走過的這幾年裏,深刻的明白了一個道理,人活着,就要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

說完,慕容邵峯擡眸看着遠方。

緣分,總是在不經意間錯過了,可惜他和陌陌之間,從一開始就是有緣無份。

聽完慕容邵峯的話,沐雲軒雙拳緊握,他最後悔的就是當時沒有抓住陌兒,讓她獨自受苦了五年。

“沐雲軒,其實,並不是每個人都要堅強,而是面對現實必須堅強,陌陌一個女兒家,她走到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你擔心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既然你相信陌陌就好!你只要記住一點,不管朕在什麼地方出現,朕的出現,都不會影響到你們之間的感情。”

每說一句,慕容邵峯都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是啊,說開了好,這樣沐雲軒就不會爲了陌陌了。

想到了鳳絕吟,慕容邵峯的心裏又起了貪戀。

陌陌,這一世不可以,那下一世呢?下一世,留在我的身邊可好!

慕容邵峯在心裏說道,看了陌陌的身世,他相信了這個世間真的有轉世之說,而鳳絕吟剛好有這樣的力量。

“慕容邵峯,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沐雲軒看着慕容邵峯,知道他說出這樣的話,心裏也很痛!

“朕一向做事很有分寸,特別是在面對陌陌的事情山,不會有一點馬虎。”

沐雲軒吸了一口氣,不過,心裏卻舒坦了很多。

“堯煌天尊死的很安詳,殺堯煌天尊的人,應該是堯煌天尊認識的人。” “殺朕師傅的人,必定是那個黑袍男子,沐雲軒,你對沐瑯豫瞭解多少?”

這個問題,自從他見到沐雲軒的時候就想問了。

“慕容邵峯,你懷疑他?”

沐雲軒語氣有些不友善,可瞬間,他又想起了了無天尊說的話。

“不,朕不會懷疑沒有證據的事情,朕在我師傅的密室裏看到了我師傅的日常生活記錄,沐瑯豫和我的師傅是同門師兄弟。”

一聽,沐雲軒倒是有些震驚了,這一點,他的確不知道。

“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是殺堯煌天尊的兇手,他現在和櫟兒在雲城神池裏修煉乾坤印。”

沐雲軒急着否認,畢竟沐瑯豫是沐家祖先。

這個問題,慕容邵峯早已經想到了,沐瑯豫和櫟兒在一起,沐瑯豫又怎麼會有時間跑到星月國來殺人呢?

可是放眼天下,玄魂階巔峯的人也就這麼幾個。

“可是整個天下,達到玄魂階巔峯的人也只有我們幾個,朕還沒有查出來,有誰還是玄魂階巔峯的高手。”

www●TтkΛ n●c o

慕容邵峯不會因爲沐瑯豫和櫟兒在一起就不會懷疑沐瑯豫。

“世界很亂,人心複雜,爲了陌陌的安全,不管是誰?都值得我們去懷疑。”

慕容邵峯不想放過任何可疑的人,他不想等到後悔的時候才知道預防,就像他師傅,他還來不及做任何準備,師傅就已經離他而去了,即使是時空轉變,也彌補不回來。

“本座會派人去查的。”

沐雲軒目光滲人,誰要敢動陌陌一下,他會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沐雲軒,希望你能在朕之前查出來。”

說完,慕容邵峯邵峯看向窗戶,一抹倩影站在窗邊,他目光怔了怔,隨即柔柔一笑,轉身離去。

沐雲軒也隨着慕容邵峯的目光看去,看到窗戶邊的蘇紫陌,他微微擰眉,陌兒醒了,她站在哪裏多久了。

沐雲軒想進去,卻發現倩影已經離開窗戶。

他剛剛邁開的腳步又停了下來,站了好一會,沐雲軒才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裏走去。

蘇紫陌一從慕容邵峯進來就知道了,聽到慕容邵峯的話,她的心裏千滋百味,她這一生,誰都不欠,唯獨虧欠邵峯的最多,就是這一輩子,她也還不清邵峯這份情了。

在次想到他們說的話。

蘇紫陌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藍音石。

這是她們母子的專用藍音石。

蘇紫陌快速的注入一束紫光進入藍音石裏。

漸漸的,蘇櫟粉雕玉琢的小臉出現在紫光了,紫光裏,蘇櫟盤膝坐着,沉着的大眼緊閉着。

蘇紫陌一看,兒子好像入定修煉了。

她猶豫了一會,還是喊道:“櫟兒。”

她好久沒有見過櫟兒了,她不想錯過和孩子們成長的每一天,所以她纔會不顧危險的把馨兒帶在身邊。

聽到熟悉的聲音,蘇櫟快速的睜開眼眸。

“孃親,你回來了?”

蘇櫟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激動不已,更多的是對孃親的思念。

“對不起,櫟兒,孃親還不能回到你的身邊。”

蘇紫陌一臉歉意,看了看櫟兒附近,並沒有看到沐瑯豫。 “孃親,你看什麼?”

蘇櫟對自己孃親臉上的表情一點都不會放過,他,太想念孃親了。

可孃親這個時辰找他,一定有事!

“櫟兒,孃親聽你爹爹說,你和沐前輩一起修煉乾坤印,孃親沒有打擾櫟兒吧!”

蘇櫟一聽,愣了愣,“孃親什麼時候這麼矯情了,孃親想見櫟兒,從來沒有打擾的時候。”

蘇櫟在面對自己孃親的時候,脣角邊總會不由自主的掛着笑意。

“哎呦!還是孃親的寶貝棒棒噠!”

看着兒子臉上的笑容,蘇紫陌心就像飛起來一樣。

蘇櫟笑着搖了搖頭,這個樣子的孃親纔是最可愛的。

“對了,櫟兒,沐前輩呢?”

蘇紫陌不經意的問道。

蘇櫟卻皺了皺眉頭,孃親這個時候問先祖爺爺,很是奇怪。

“孃親,先祖爺爺說有點事情要辦,前天晚上就出去了,說是明天才會回來。”

“前天晚上就出去了?”

蘇紫陌一聽,心瞬間懸了起來。

而靜謐的夜晚,兒子的話,也劃破了此刻的靜謐。

如果是前天晚上就離開了,一個玄魂階巔峯的高手,從皓月國到星月國,時間已經足夠了。

“櫟兒,那沐前輩有沒有說他要去什麼地方?”

蘇紫陌又問道。

“孃親似乎對先祖爺爺很好奇?”

“櫟兒,外邊發生了很多事情,只有玄魂階巔峯的人才能坐到,你知道孃親的脾氣的。”

蘇紫陌燦爛一笑,就知道什麼都逃不過櫟兒的眼睛。

“孃親,櫟兒懂你的意思了,櫟兒會觀察一段時間在告訴孃親,所以孃親要答應櫟兒,一定要好好的睡覺。”

蘇櫟怕孃親想得太多,休息不好,他已經發現沐瑯豫很多奇怪的地方了,他要等確定下來在告訴孃親。

“櫟兒,那你也要答應孃親,一定要小心一點,馨兒現在和孃親在一起,櫟兒也不用在擔心馨兒了。”

蘇紫陌降低藍音石,讓蘇櫟看牀榻上睡得香甜的馨兒。

一看到馨兒粉嘟嘟的小臉。

蘇櫟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的笑容就像剛剛升起的太陽一樣,看得人心暖暖的。

“孃親,馨兒長胖了很多,看來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了。”

蘇櫟全身沸騰着喜悅,只要馨兒好,孃親纔會好!

聽到外邊有響動,蘇櫟皺了皺眉頭。

“孃親,櫟兒會在找機會和孃親說話的。”

說完,蘇櫟快速的盤膝坐好!

蘇紫陌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走了過來,她快速的收回藍音石。

而對於兒子的動作,她稍微看了一眼窗外,莫非櫟兒早就懷疑了,櫟兒的性格他很瞭解,他做事情一向非常的謹慎,更多的是即使是看出來了,也不動聲色。

清晨,紅彤彤的太陽躍出高山,燦燦的朝霞滑過山頂,落在樹林裏,盡顯朝氣蓬勃之象。

蘇紫陌一夜睡不着,早早就起牀了。

剛剛洗漱好!慕容邵峯就帶着人端着早膳進來。

在門口和沐雲軒不期而遇。

沐雲軒一看,冷冷的看了慕容邵峯一眼,用得着這麼早嗎? 慕容邵峯卻無所謂的笑了笑,側身從沐雲軒身邊進去。

沐雲軒心裏那個氣啊!真想帶着陌兒快點離開,隨即長腿一邁,也跟着進去。

進門以後,他一聲不吭的坐在蘇紫陌的身邊。

“陌陌,你起來了。”

慕容邵峯一看,蘇紫陌已經坐到桌子邊喝早茶了。

“邵峯,你也起得挺早的嘛?”

慕容邵峯抿脣一笑,他昨晚一夜沒睡,師傅的死讓他還是不能釋懷。

“怕你餓着,給你送早膳過來。”

他知道她早上都有吃早點的習慣,怕耽擱了,一早就起來吩咐膳房給她準備。

慕容邵峯一揮手,有四名女弟子把膳食小心的放到桌子上,快速的退了下去。

看着滿滿的一桌子豐富的早膳,蘇紫陌笑嘻嘻的,心裏滿滿的感動。

“哇!邵峯,到了你的地盤上就是有口福。”

蘇紫陌笑眯眯的,看着桌子上的百合粥,她忍不住舔了舔嘴脣,別說,她還真的餓了,昨天也沒有怎麼吃東西。

“就知道你喜歡吃,纔會早早的讓人準備。”

慕容邵峯也溫柔的笑着說道。

“邵峯,你說出來我會不好意思的。”

蘇紫陌說着,端過百合粥就吃。

“哦!陌陌也會有不好意思的時候,我怎麼從來沒有發現呢?”

慕容邵峯語氣中滿是玩笑。

“對了,馨兒還沒有起來嗎?”

“嗯!馨兒這段時間身體好了很多,睡覺的時間也長,就讓她多睡一會。”

沐雲軒一看,他們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當他沐雲軒不存在嗎?

他端過一碗粥,用力的放到面前。

砰的聲音讓蘇紫陌和慕容邵峯猛的看向他。

“雲軒,你一大早的吃鞭炮了,這碗底都裂了。”

蘇紫陌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故意說道。

“哈哈……!”

慕容邵峯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天底下,也只有陌陌敢這樣說沐雲軒了。

沐雲軒陰沉着臉看着笑靨如花的她,想發火都發不起來。

她明顯就是故意的。

蘇紫陌卻得意一笑,似乎看懂了沐雲軒眼眸裏的意思。

擡頭挑眉看了他一眼,不錯,我就是故意的。

只是,蘇紫陌回眸時,突然感覺到一股涼颼颼的感覺。

“我不餓,去看看馨兒。”

沐雲軒賭氣似的,起身就往裏邊走去。

慕容邵峯看着他的背影,再次忍不住笑了笑。

“陌陌,你可是把他惹火了。”

蘇紫陌頭頂上一羣烏鴉嘎嘎飛過,“就這點小事就生氣,沒出息!”

腳步剛剛邁進內室的沐雲軒差點一個趔趄往前撲去,她,居然敢說他沒出息,好你一個沒良心的小丫頭,看晚上爲夫怎麼報復你。

沒出息?這下連慕容邵峯都有些愣住了。

“陌兒,良言一句三冬暖,傷人一語六月寒。”

“吃飯!”蘇紫陌敲了敲碗邊,這話就能傷到沐雲軒,那她簡直就是人生贏家了。

“你啊!就是這脾氣,從來就不怕得罪人。”

慕容邵峯給她夾了一些她喜歡吃的小菜。

“邵峯,你看看你,長得這麼美,這麼帥氣,可你自己卻不知道,你這麼有氣質,又多金又有才華,別人卻不知道,這就是修養啊!” 說完,蘇紫陌調皮的朝着他眨了眨眼眸,兩人的相處方式又回到了從前。

慕容邵峯嘴裏吃了一半的粥,聽着蘇紫陌的話,他怔怔的看着她,這話他聽着咋那麼彆扭呢?隨快速的嚥下粥以後說道。

“陌陌,你這是誇我還是在貶我,什麼叫做這麼有氣質,這麼多金又有才華,別人卻又不知道,在我看來,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又有氣質又多金又有才華的,修養方面那就更不用說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