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

那道聲音乾淨利落,對鬥獸場沒有一絲一毫的顧及,彷彿只是去普通人家拿個東西,答應之後在虛空中消弭無蹤。

感受到虛空中的一抹波動。

葉無涯習慣性摸向了自己的右手中指。

第三個關節處,一枚鏽跡斑斑的黃銅戒指在月光的映照下發出一道晦澀的光。

戒指的表面,一個閻字尤爲耀眼。

與此同時,兩名身穿黑衣的僕從揹着一名昏迷的美貌女子走進了王家的府邸。

王家。

一處豪華的房間中,王峯攥着拳頭,恨恨地坐在桌旁,目光中滿是怒火,顯然還是在爲白天葉晨的事在生氣。

沒多久,敲門聲響起。

王峯不耐煩地說道:“進來。”

“是!”

門外兩名黑衣僕從答應一聲,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

。。。

第二天,天還矇矇亮的時候,一條爆炸性的消息在孤寒城的大街小巷上傳開了。

“聽說白王爺的夫人出現在王家的府邸中。”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白王爺跟王家甚是親密,說不定是讓她夫人去談事情呢。”

“呵呵,可是白王爺的夫人是大清早從王家出去的,談事情談了一整晚?這不可能吧。”

“啊!難道是白王爺的夫人。。。”

“肯定是了!”

一開始只是普通的民衆在討論這事,後來傳到了各大家族的耳中,甚至孤寒城的現任城主,玄靈國的王爺,白四通也收到了這消息。

孤寒城最中心。

一處豪華的府邸裏,一名身着黑色錦衣的半百老人行色匆匆地走到一間裝扮奢華的書房前。

瞧見近在咫尺的棕色木門,老人的腳步立馬停了下來,整理了儀容,確定沒問題之後,這才鄭重地喊道:“老爺,白福求見。”

“進。”

不多時,書房內傳來一道慵懶的聲音。

白福不敢耽擱,恭敬地上前推開門。

門後,正中間乃是一副畫,畫上是一隻黑色的雄鷹,雄鷹展翅,威武霸道。

畫的右方是簡單的一張書桌,除了一本書之外沒有任何東西,書桌後,一名面容稚嫩的年輕人端坐在椅子上。

此人正是白四通,白王爺。

孤寒城沒人見過白王爺的廬山真面目,就連王家也只是見過白福而已,因此在孤寒城人的嘴中,白王爺成了一位四旬左右,身材魁梧,高大威武的人,若是旁人看到大名鼎鼎的白王爺竟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肯定會升起一絲輕視。

然而白福可是知道白四通的可怕,因此全身緊繃,絲毫不敢放鬆,彎腰行禮完才緊張地說道:“主子,今早有傳言說。。。”

“哦?什麼傳言?”

白四通來了興趣,一對人畜無害的眸子看了過來。

感受到那道目光,白福猛然打了個激靈,腦袋趕忙低了下來,顫顫巍巍地說道:“他們說,說七夫人今早從王家的後門出來,小的查過,昨晚七夫人確實不在府中,而且今早回來的時候,神色明顯有些慌張。”

說完,白福的腦袋低得更厲害,一言不發,等待着白四通的回話。

“呵呵,那很正常。”

白四通聽完,滿臉的興奮褪去,有些意興闌珊地說道。

“啊?”

白福對白四通的淡定十分驚訝,雖然白四通是個怪人,但是他要面子啊,沒道理對這種事不關心啊。

這樣想着,白四通的話又飄了過來。

“葉無涯剛醒,就出了這種事,肯定是那老頭子搞的鬼,他就是想懲罰懲罰王家。”說完,白四通淡定的眸子射出一道精芒,“既然如此,那本王就成全他。”

白福恍然,心中卻有些疑惑,當即說道:“既然王爺知道是葉無涯搞的鬼,爲何要對付王家呢?畢竟王家可是忠誠於王爺啊。”

“呵呵,王家說到底不過是孤寒城的一個家族,附屬於孤寒城而已,而我則是孤寒城的統治者,我需要做的,只是平衡各個家族之間的勢力而已,王家不要也可,而且葉家倒了之後,王家可是有些不太老實。”

“白家的勢力雖然和王家持平,但是白家家主太軟弱,根本不能牽制王家的勢力,藉着這次機會削弱一下王家的實力也不錯。”

“至於小七嘛,雖然她是無辜的,但是丟了本王的臉,還是讓她死吧。”

說到最後,白四通一臉猙獰,惡狠狠地看向了白福。

白福嚇了一跳,連忙應了一聲,退出書房。

。。。

。。。

桃之夭夭:爹地,媽咪被拐跑了

後院。


葉晨伸着懶腰從牀上爬了起來。

剛洗漱完,白紫就送來了早餐,一碗小米粥,一個炒雞蛋,一份青菜,外加一份醃肉和兩個饅頭。

看的葉晨食指大開,連忙開動。

白紫在一邊滿意地看着,突然說道:“葉公子聽說了嗎,今早上王家出了大事。”

“大事?”葉晨有點疑惑,塞了一口饅頭,接着問道:“什麼大事?”


“聽說白王爺的夫人今早從王府後門走了出來,人家都說白王爺的夫人紅杏出牆。”

“那可真不錯。”

葉晨笑了一聲,又是塞了兩口饅頭,“雖然這件事發生的很詭異,但是王家要完蛋了。”

正說着,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陣驚慌的叫聲。

葉晨皺了皺眉頭,連忙走到街道上。

剛出來,南方就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鐘聲。

鐘聲急促而尖銳。

聽着這道鐘聲,葉晨臉色登時變了。 伴隨着尖銳響亮的鐘聲,孤寒城內一支支隊伍迅速動了起來。

“快,你他孃的沒吃飯啊,那羣畜生馬上就要來了,動作這麼慢想讓它們給你提褲子還是擦屁股。”

一支身穿鮮紅色鎧甲的隊伍最前方,一名身材發福的中年壯漢大聲地呵斥着。

在中年壯漢的身後,那些士兵也是挺着大肚子,急急忙忙地穿着鎧甲。

不過那些鎧甲明顯跟他們的身材不搭,折騰了好一陣子才套在了身上,臃腫的身子塞在那狹小的鎧甲中,看起來十分滑稽的樣子,但是周圍百姓的眼中全是敬佩沒有一絲鄙夷。

不爲別的,只因爲他們是二十年前創造了孤寒城的那一批將士。

二十年前,孤寒城遠沒有現在的繁華和熱鬧。

那時候沒有十幾米高的城牆,甚至沒有孤寒城這個稱呼,有的只是破舊不堪的一座要塞,外加遊蕩在四周的飢腸轆轆的貧民。

總裁的蛇精病妻 ,玄靈帝國和異族開戰了。

戰火波及到孤寒城。

無數的異族來襲,他們騎着鐵甲戰馬,手持利刃,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在那場浩劫中,瘦弱的貧民被砍殺,稍微健壯一點的就被抓做奴隸服侍異族。後來異族們越過孤寒城的地界,開始肆虐玄靈帝國的北部地區。

除開最北方的孤寒城,南邊還有兩座大型城池也被異族攻破。

wWW_TTKдN_Сo

那兩座大型城池佔據關隘,背後就是廣袤的大地。

一旦穿過關隘之後,異族將入無人之境,肆意侵略玄靈國的土地。

爲了守護身後的廣袤大地,也爲了收回被侵佔的土地,一支自發組織的軍隊出現了。


他們身着自制的紅色鎧甲,號稱赤甲軍。

沒有像樣的裝備,也沒有鋒利的武器,更沒有足夠的物資,有的僅僅是胸中的一腔怒火。

靠着心中的意念,這支部隊與異族鏖戰一個月之後,大勝而歸。

存活下來的將士帶着周圍的貧民一起修築了孤寒城的高大城牆,並且在此生存了下來。

二十年過去,他們的身材已經發福變得臃腫,但是危機來臨之時,他們始終是衝在最前面,反觀孤寒城的城衛隊,直到鐘聲停歇,隊伍還是沒有集合完畢。

一隊隊紅色甲冑的士兵從眼前經過,迅速而有序的衝向城牆的方向。

葉晨掃了一眼身穿赤紅甲冑,行色匆匆,精神肅穆的一羣士兵,也不禁升起一陣敬重之情。

正看着,葉凌雲從街道的盡頭跑了過來。

“葉晨,快跟我來。”

葉凌雲喘着粗氣歇息都沒歇息,拉起葉晨的手便往來處跑。

神級農場 怎麼了?”

葉晨有些疑惑地問道。

“異族來襲,咱們葉家也要負責守城,不過葉家的子弟自從資質得到提升後都在進行深度修煉,根本沒有足夠的人手,只能拉着你來了。”

葉凌雲匆忙地解釋了一句,腳步又是快了幾分。

聞言,葉晨恍然,點了點頭後不再多問,任由葉凌雲拉着向城牆趕去。

雜貨鋪的位置位於城池的偏僻地帶,兩人匆忙趕了半個小時才趕到了城牆邊。

此時,高達十幾米的城牆上,密密麻麻站滿了人。

大部分的人是身穿紅色甲冑,而且城牆旁邊的走道上還有不少赤甲軍的人在等待着,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是孤寒城內各大家族的人,而且據葉晨觀察,那幾個家族的人都不是最精銳的武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