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兩杯金黃色的威士忌,推到了兩人面前。

“兩位,請慢用~”

“謝謝~!”

蘇夢妍謝完,就將酒杯端了起來。

“來!”

說話間已經將酒杯遞到了小八的面前。

小八疑惑的看着那金黃色的酒,接了過來,碰杯之後學着蘇夢妍的樣子抿了一口。

“嗚哇~”小八伸着舌頭,怪叫一聲。

“呵呵~”蘇夢妍輕笑一聲,說道:“怎麼?這個也喝不習慣嗎?”

“沒有~就是感覺像是喝了一口辣油似得,不過還挺好喝的~”

…. 第454章我會負責,你老老實實的躲在後面

這一夜唯有地上散落的衣服,可以看出兩人多瘋狂。

翌日清晨,容幼儀想要動一動身體,只覺得渾身酸痛,簡直比吊一天威亞還難受。

怎麼會痛成這樣,昨晚發生了什麼?

這麼想法一冒出來,容幼儀臉色瞬間慘白,她被灌了迷藥,烈性葯,導致意識迷糊,只知道是隋諾策劃了綁架。

難道昨晚和他——

容幼儀的手指被握的咯吱咯吱作響,這時身後一雙大手突然襲來,摟住她的腰,將她抱的更緊一些,隨後還貪戀的摸了摸。

「隋諾,我和你拼了!」

容幼儀蹭的從床上起來,入目是男人極好看的劍眉星目。

「秦——秦——」

容幼儀被驚的連話都說不利索。

「好好說話。」

「叔叔,我們——」

「容幼儀,看清楚場合,這時候叫我叔叔,你覺得合適嗎?」

秦凌予板著一張臉詢問道。

「啊!秦凌予,昨天謝謝你!」

「這件事情我不會亂說的,我絕對不會在你的身上抹黑,我現在就走!」

九陽絕脈續 容幼儀慌慌張張的說,隨後一把扯過被子捂住布滿吻痕的身體。

卻也恰好因為這樣,男人健美的身材通通暴露。

容幼儀眨了眨雙眼,怪不得今天她會這麼痛,原來原來!

「看夠了嗎?」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容幼儀立刻低下頭,隨後將被子重新為他蓋上。

秦凌予原本就討厭她,昨天發生那種事一定恨死她了。

容幼儀的眼眶紅了紅,她想哭,但秦凌予最討厭女人哭哭啼啼,只能努力憋著。

「容幼儀,你剛才那句話的意思是不準備對我負責嗎?」

「嗯?」

「嗯什麼,結婚!」

「現在就和我去醫院見姐姐。」

容幼儀徹底懵了,事情的發展與她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秦凌予不理會,拿起手機播出一個電話。

「身高168cm,體重45kg,胸圍85cm,腰圍63cm,臀圍80cm,按照這個標準買一套女士衣服。」

「保守些的。」

「還有再準備一套男士西服,莊重些。」

秦凌予囑咐完掛斷電話。

容幼儀的小臉都快紅透了,僅僅只有一晚,她身上有多少肉都被他摸清楚了。

很快專人送來衣服,兩人穿戴整齊,秦凌予先一步出門,副官正守在門外。

「恭喜少帥,昨晚動靜不小。」

「副官,雲城那似乎缺人鎮守,我覺得你挺合適。」

秦凌予皮笑肉不笑的說。

「少帥,我錯了,我什麼都沒有聽到。」

「識趣就好,隋諾那人留著是個麻煩。」

「廢了他,再丟進男子監獄,懂我的意思嗎?」

「是,明白。」

副官點了點頭露出腹黑的笑,隋諾那小身子骨丟進男子監獄,只怕會很得男人們的喜歡吧。

容幼儀磨磨蹭蹭的出來,秦凌予大手牽住她的小手往外走去。

「你能不能慢一點,我腿疼。」

龍珠之武天宗師 寵婚撩人:小嬌妻,有點甜 容幼儀小聲的說,每走一步都感覺酸軟無力的很。

「沒用。」

男人不屑的撇了她一眼,出力的人是他,她都能累成這樣,一看就是缺乏鍛煉。

秦凌予親自開車和容幼儀抵達醫院門口。

到了這一刻,容幼儀心中都有一股不真實的感覺。

原本容幼儀都想著要放棄了,卻沒想到還會有這樣的轉機。

雖然這一切都是靠著不正規手段得到的,但她沒出息的還是很高興。

「吱嘎——」

秦凌予和容幼儀一同推門進入病房。

秦箐見到兩人,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

「你們兩人是說好一起過來的嗎?」

「吃過早餐沒有,我讓世隱多買些。」

「這樣也好,有些正事等用過早餐再說吧。」

秦凌予斟酌后說,他是擔心事件太具爆炸性,會影響胃口。

很快容世隱買了錦都獨具特色的早餐,豆漿,油條,焦圈,燒餅。

「嗯,蔥油燒餅真是絕了,又香,又脆」

「爸爸,你是從哪裡買來的,我改天還想吃!」

「看看這孩子,還說是大明星,永遠吃沒吃相,坐沒坐相。」

秦箐寵溺的笑著說。

「或許是昨晚累到了吧。」

「噗~」

秦凌予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一句讓容幼儀噴飯的話來。

「咳咳,咳咳。」

「幼儀,你慢些吃,沒人和你搶的。」

「好。」

容幼儀擦了擦嘴角,臉頰紅的不像話。

一頓早飯,在容幼儀哀怨無辜的小表情中結束。

「姐姐,姐夫,今天我們過來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通知。」

「都是自家人,這麼嚴肅做什麼?」

容世隱一邊削蘋果一邊說。

「關於人生大事,我覺得還是需要嚴謹些。」

「我決定娶幼儀,希望你們能夠同意。」

此話一出,整間病房陷入安靜。

「我剛剛是不是聽錯了?」

容世隱將蘋果放下,不敢置信的說。

他的女兒和他的小舅子準備結婚,這說出去,別人會怎麼看秦家?

「沒有聽錯,不管你們同不同意,我都會對幼儀負責。」

「負責?」

「這又是什麼意思,你們兩個人之間——」

秦箐詢問道。

「是的,就在昨晚。」

「秦凌予!」

「阿姐認為你從小就是懂事的,我!我給你介紹這麼多千金名媛,你各個看不上眼!」

「原來,原來你是存了這樣的齷齪心思!」

「你知不知道幼儀是你什麼人!」

秦箐情緒很激動,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媽媽,媽媽你不要怪秦凌予,都是我的錯。」

「你給我閃開,你這個糊塗蛋!」

秦箐氣的臉色泛青,容世隱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背。

我怎么當上了皇帝 「凌予三十,幼儀也二十了,還要我老婆操心你們的事,現在統統給我出去。」

容世隱給兩人打了個眼色,暗示他們將問題交給自己。

「對不起,都是我的問題,害你被姐姐——」

容幼儀吸了吸鼻子,眼看著就要哭出來。

「床上哭,床下哭,你是水做的嗎?」

「我都不在意,你有什麼好難受的。」

「說了我會負責,你老老實實的躲在後面就行了。」

秦凌予掐了掐女孩的臉蛋,酷酷的說。

容幼儀即將掉下來的眼淚,聽到這句話,立刻縮了回去。 “好喝就試着喝吧,這個可比白酒有韻味的多了~”,蘇夢妍神祕一笑。

“呵呵”

小八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音樂節拍動感十足,小八的身自也不住的跟着晃了起來。

“走!下去試試!”

蘇夢妍說着,就拉起了小八的手。

“哎哎哎?”小八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到了那舞池中。

周圍人將小八擁擠在當中,蘇夢妍已經跟着那首DJ,一點一點的搖晃起了身子。顯然,她也並不是很會跳。

酒杯裏的酒,已經被小八一飲而盡。隨着周圍的燥熱氣氛,還有那濃濃的酒香,小八的身體感覺越來越熱,隨着那奔放的音樂節奏,不禁間也是扭了起來。

左屁股搖~

右屁股搖~

搖頭晃腦,滑稽無比。

眨眼間,這個舞池中就多了一個極品“舞王”。頓時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全都站在一旁,偷偷得笑着。

而小八仍然陶醉的扭動着他那僵硬的身體。動作十分的滑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