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提耶拉甚至還輕輕的敲擊了沒一塊地板,每層書架,尋找有沒有什麼暗格,但是——

還是沒有。

提耶拉最關心的東西他始終沒有找到。

翻遍了整間藏書室之後,提耶拉找到的唯一一本筆記還是尼克勒梅他夫人的言情摘抄筆記。

提耶拉在書桌上看到了尼克勒梅和他夫人的合影——

兩個乾屍一般的人,站在一顆樹底下的合影,這張合影似乎攝於照相技術發明之處,合影裏面的兩個人都有些緊張,同時有些興奮,而且照片比較模糊,就像是打上了一層薄霧一樣。

提耶拉還在抽屜裏面翻到了他和他夫人往來的通訊——

他的夫人,吳女士,比尼克勒梅小三歲,今年正好吳女士六百六十六歲的生日,介於之前有將近六百年的生日他們都是一起過的,今年的生日吳女士決定回娘家過——

是的,尼克勒梅的夫人,吳女士,英文名佩蕾內爾,真名吳佩容,是個中國人——

這從他們的合照上完全看不出來。

吳女士幾乎每隔幾十年就會回娘家住幾年,正好今年趕上她六百六十六歲大壽,六六六在西方是個不吉利的數字,但是在東方卻正好相反,所有吳女士乾脆回老家過自己的六百六十六歲大壽,召集幾個老姐妹一起搓搓麻將,或者調戲調戲幾個幾百歲的晚輩。

吳女士的遠去對提耶拉來說多少有點遺憾——

因為提耶拉在抽屜的最底層找到了幾個中餐菜譜。

看來吳女士也是個有生活情趣的人,這讓提耶拉對於這位素未謀面過的吳女士心生好感——

如果這位吳女士沒有離去,提耶拉或許有機會能嘗到久違的正宗中餐。

尤其是當提耶拉知道自己在尼克勒梅這裏只能喝稀釋過的長生不老葯當飽的時候,他對這位吳女士的好感就愈發強烈了。

提耶拉在尼克勒梅這裏一直待到七月末,雖然在飲食上,這一個多月對於提耶拉來講是地獄,但是從獲取知識的角度上來看,這一個多月簡直就是天堂——

尼克勒梅先花了幾天的時間給提耶拉講解一些魔法和鍊金術的基本原理,即——

魔法的力量就是維度的力量。

是的,尼克勒梅對於魔法原理的理解和《死靈之書》黑魔法原理篇對於魔法的解釋一模一樣——

即巫師是由物質,靈性和精神三個維度組成的,這三個維度也是鍊金術裏面所謂的「下界」,而鍊金術的目的就是通過複雜的計算和大量的儀式,魔法,物理和化學手段將三個維度完美的融合,找到三維坐標交匯的「原點」,也就是魔法石,或者賢者之石。

賢者之石是三維的原點,亦是第四維度的起點——

是物質,靈性,精神與神性的交點,是連接下界與上界的橋樑,亦或者可以稱之為——

「門」

魔法石是成神儀式中的「門」。

利用賢者之石點石成金,利用賢者之石煉製長生不老葯,都只是透過「門」的鑰匙孔短暫的窺探和藉助神性維度的力量。

以成神者自身的物質,靈性和精神維度為「基石」,踏上法則具象化的「階梯」,利用由無數危險儀式組成的「鑰匙」,打開賢者之石的神性之「門」,進入神性維度,進入上界,或者說彼岸——

再通過自己錨定在此世的紐帶,從神性維度,也就是上界返回下界,從而完整的佔據物質,靈性,精神和神性四個維度,成為不滅的四維生物——

這就是成神儀式,「基石」必須是能被自己完全掌握和控制的三維,「門」必須是賢者之石,除此之外的「鑰匙」和「階梯」都可以自由選擇。

這也是提耶拉為什麼敢在一年級入學之前,哪怕冒着被鄧布利多發現,哪怕冒着被開除的風險也要偷走魔法石——

他不僅僅是為了長生不老葯和點石成金——

魔法石更是成神儀式之上必不可少的「門」。

那個時候的提耶拉已經基本上通讀完了梅林留在圖書館的筆記,對於成神儀式有了一個大概的概念,當時的他雖然還沒有決定走成神儀式,但是既然一個活生生的魔法石就放在他面前,他絕無放過的道理。

只要能得到魔法石,哪怕他被開除也值得!

7017k 盛城沒有防備,盛湛這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他臉上。

他身子晃悠了一下,隨後穩住了,他看著盛湛,也沒生氣,甚至還露出笑呵呵的表情來。

姜喬搞不懂這兄弟倆是怎麼回事,她也推開車門下去了。

盛城轉眼看著姜喬,居然還關心她,「你沒事吧?」

姜喬可笑不出來,她撞的臉疼。

也就是她這張臉純天然,要不然今天可就得開花。

她聲音稍冷,「差點有事。」

司機也已經下了車,他估計是被嚇到了,說話聲音有點哆嗦,「大少爺,你這是幹什麼呀?」

盛城摸了摸自己被打的稍微有些泛紅的臉頰,舔了一下嘴角,「你追尾我,你說我幹什麼,這可是你的責任。」

司機有口難辯,半晌后只能看著盛湛,「大少爺突然停車又倒車,我……我也想不到。」

盛湛只是看著盛城,整個表情都是冷的,「你給我收斂點,要不然我第一個拿你的會所開刀。」

盛城呵呵一下,完全不當回事,「是么,那你就試試,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

他說完,轉頭看了看自己的車屁股,也沒有多心疼的樣子,停頓了幾秒鐘,轉身上車了。

車子性能不錯,後備箱凹陷下去,可別的影響沒有,盛城啟動車子,直接開走。

姜喬看了一下盛湛的車,車頭大燈都碎了,也有一點凹陷,不過看著也不嚴重。

盛湛等了一會轉頭看著司機,「沒事,先走吧,一會我讓人把車子開去修理。」

姜喬重新上了車,這次不敢睡了,也睡不著了。

車子一路開到家門口,姜喬下車朝著屋子裡走,盛湛在外邊打電話。

姜喬沒管那麼多,上樓去洗了臉,然後翻了一下衣櫃。

衣櫃里沒有她的衣服,盛湛的也沒幾件,她在考慮,要不要把自己的那些舊貨搬過來。

她倒是無所謂,主要怕盛湛覺得給他丟人。

還在這麼思索,盛湛就過來了,他還挺懂禮貌的,在門口敲了一下門。

姜喬嗯一聲,算是同意他進來。

盛湛推開門,也沒進來,站在門口說,「我有事,先出去一趟。」

姜喬點點頭,也沒問他要去幹什麼。

盛湛隨後從兜里拿了個錢夾出來,抽了一張卡,「這個給你,額度不小,應該夠你用的。」

姜喬看見這個表情可就不一樣了,她頓時就有點激動了。

她過去把卡接過來,「好,知道了。」

盛湛等了等又說,「醫院那邊,晚一點我們過去一趟,總要去看看老人家。」

姜喬抬眼看他,挺意外的,盛湛說這個話挺真誠,不像是嘲諷。

這一點和儲穗可不一樣,倆人為人處事不同的地方太多了,說不是親母子,肯定有一大把的人相信。

姜喬說好,然後又說,「那我等你回來。」

盛湛沒說話,轉身離開了。

姜喬去窗口那邊站著,等了一會樓下就有車子開過來,把盛湛接走。

她低頭看了看手裡的黑卡,半晌之後捏著一個角,在手上拍打兩下。 就在墨然思考着要怎麼找人挑戰的時候,婉留就是收到了好幾條挑戰的信息。想到自己曾經的遭遇,墨然不由笑了起來。到現在他都沒辦法戰勝婉留,更何況那些傢伙。婉留自己也是微微一怔,她才剛出現,沒想到就是有人盯上她了。

婉留微微一怔后,無奈地笑了笑,隨後就是戰鬥了。正好她自己也是想要買一些東西,對手也是三支艦隊打婉留一支雙宇航級戰艦編隊。因為婉留很少來模擬大廳,她的戰績眾人自然是可以查到的,而一個戰鬥很少,卻是滿勝率的人自然更容易被人盯上。

墨然自然是留下來觀看婉留的戰鬥,一邊為對面的幾人默哀。這個時候,大多數有自知之明的人都是回去練習聯合作戰手法了,而這幾個人卻想着佔便宜,隨意找幾個人湊數。至於結果不言而喻,婉留靈活多變的戰鬥讓對方完全不知道要防禦什麼地方,當有人被逼的最後要動用主炮的時候,婉留卻是將被鎖定的宇航級戰艦遷躍到已經忙得不可開交的他的同伴身後,然後稍稍偏移一些,就是簡單的戰敗他們兩艘宇航級戰艦,沒有能量的宇航級戰艦近戰能力還不如戰列艦編隊的火力。

就這樣,婉留很是輕鬆的完成了戰鬥,損失更是不成比例。

而婉留這一戰自然也是有幾人在一旁觀察著,這些人大多數是排名前一百的人,他們自己衡量了一下,若是他們在婉留的角度,可能誰也沒有婉留做的好,甚至會損失更多。婉留退出戰鬥之後,就是出現在墨然身邊。

「我也是聽說這裏的規則改了,沒想到一進來就是被人挑戰了。」婉留輕聲說着,而周圍還有幾人,看了墨然和婉留一眼之後就是離開了。他們並不想現在就和九十六,九十七號戰鬥。九十七號他們或許還有一點辦法,但是就九十六號,他們知道的事情就是少多了。

「你先回去吧!現在這裏也是沒有多少的事情,我看看然後就回去。」墨然笑着說。「回去之後我還要和你戰鬥一次試試,最近新學了一套戰術,似乎效果還是不錯的。」

「嗯。」婉留應了一聲,隨後就是退出了,墨然看了看周圍。不過很快他就是看到了不遠處二七四七號走來,同時他也是收到二七四七號的挑戰。

對於這個用亡靈族戰艦的傢伙,墨然還是有印象的,周圍的人基本上都是使用神族戰艦,使用亡靈族戰艦的人幾乎沒有。畢竟不同種類的戰艦有着很多的不同。但是墨然卻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想到這個時候自己也是沒有什麼事情,也就是接受了對方的挑戰,不過勝點只有三十。但聊勝於無吧!

很快墨然就是出現在對方設定的一個場景中。墨然是一支雙宇航艦隊,正在護送一批物資,算是押運吧!墨然暗想着。而他的任務就是保護身旁的那十艘運輸艦。這十艘運輸艦貨物的價值可是比他的雙宇航艦隊貴重多了。

而遠處,三艘亡靈族艦隊正在靠近,不過還是有些距離。

墨然立刻組織整艘艦隊進行防禦,但是亡靈族的艦隊卻是率先攻擊,兩束高能粒子炮向墨然的兩艘宇航級戰艦飛來。

警報聲立刻響滿了整個旗艦。「能量防護罩給我拉滿,擊中在對方的軌道上。」墨然的戰艦還是側面對敵的,這讓他感覺到自己全身都是涼了。而貨船也是發現情況不對勁,正加速逃向最近的一顆行星上。這裏就留給護衛他們的雙宇航艦隊了。

劇烈的撞擊和晃動讓墨然的身體都是飛了出去,不過好在周圍立刻有一股緩衝的力量讓墨然不至於摔的太狠。看了看周圍,一片狼藉。雖然墨然的兩艘宇航級戰艦保住了,但是能量卻是直接降到了四成左右,恢復的時間也是需要十幾分鐘,而亡靈族最後一艘戰艦上的高能粒子炮已經在充能了。若是被擊中的話哪怕墨然在厲害也無法用一艘宇航級戰艦對陣亡靈族三艘宇航級戰艦的。

「怎麼會有這麼坑人的設定,至少讓我有準備吧!」墨然哀嘆著,但是模擬戰就是要模擬所有可能會出現的戰鬥場景,而偷襲也是其中之一。

沒有辦法,墨然只能是讓戰艦在雙方戰場的中間引發一個遷躍點,並不是為了遷躍,而是為了讓對方的粒子炮遷躍。正如墨然所想的,他的急中生智再一次挽救了艦隊,而那高能粒子則是直接被遷躍到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剩下的事情就比較好辦了,要在對方主力戰艦能量恢復之前將對方打殘。所以墨然直接讓艦隊衝上前去,他的宇航級戰艦能量比對方要多一些。就是這一些能量,讓墨然的戰艦給予己方艦隊大量的保護。無數的動能彈和能量武器互相射擊著,而更多無人機糾纏在一起。這種大規模的戰鬥,墨然已經無法做到精確控制了,但是他能做的就是在局部地區佔據優勢。當雙方的戰艦糾纏在一起的時候,墨然就是讓所有的武器自由設計,而自己則是控制少量的戰列艦編隊在局部地區的戰鬥。

雖然亡靈族艦隊的艦船威力強大,但是相比於神族的艦船強的有限。雖然整體作戰上雙方是膠着的,但墨然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對一側的亡靈族艦隊進行圍殲。至於對方的宇航級戰艦,墨然更是在無人機佔據優勢的時候,直接進行了登陸作戰。隨後剩下的戰艦就是向另外兩艘亡靈族戰艦包圍過去,不過墨然知道自己的損失也是巨大的。他的面前顯示著整個戰場的動態,同時艦橋周圍也是顯示旗艦附近的景象。

他的右手邊有着一長串的傷亡報告,一艘艘戰艦的損毀只是那長串信息中微不足道的一個數字。

墨然看着自己旗艦周圍大量的無人機纏鬥着。攜帶着動能彈的無人機一次次向他的旗艦飛來,然後將一顆顆炸彈扔向墨然的旗艦。而那些使用能量武器的無人機射出的能量卻是被旗艦外圍的能量護盾擋住。

周圍的景象是壯麗的,一艘艘數公里長的戰艦在宇宙中粉碎,一圈圈藍色的漣漪在護盾上泛起。一團團碎裂的艙壁迸射出大量的裝甲碎片。

不過這些無人機對宇航級戰艦的損傷是有限的。戰列艦編隊也是不斷有無人機損毀和加入戰鬥,一些被擊傷的無人機撞向周圍的艦船。

不過墨然現在根本無法關注這些,現在他右側的艦隊已經被擊潰,那些瀕海級戰艦和驅逐艦編隊開始向中央的亡靈族艦隊攻擊。若是中路也被擊破的話,那麼墨然自然會對他們第三支宇航級戰艦進行圍殲。

不過,就在墨然調動戰艦牽制最左側亡靈族宇航級戰艦編隊的時候,墨然卻是突然收到副官的警告。

「地方戰艦周圍引力異常。」副官立刻說道。

墨然立刻將周圍的引力圖拉了出來,通過副官的計算,對方竟然是準備逃走。而面對地方的逃走,墨然是無法攔截的,更不會去追擊。誰也不知道對方遷躍的地方最後會不會蹦出來五六艘埋伏好的宇航級戰艦。但是對方這一戰的損失卻是巨大的。雖然跑掉了一艘宇航級戰艦。

墨然收拾了一下心情,戰鬥還沒有結束,對方還有兩艘宇航級戰艦在戰場上。不過很快墨然就察覺到不對勁。「所有部隊撤退。」下一刻,副官的警告也是傳來。「艦長,地方宇航級戰艦能力異常升高,在動力區和引擎區。」

這個時候要去登陸控制那兩個地方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墨然只能一邊讓部隊撤出戰鬥,一邊將宇航級戰艦的能量護盾開到最大,保護周圍的戰艦。

隨後猛烈的爆炸傳來,伴隨着劇烈的晃動和能量的傳輸,墨然也是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飛了出去。而這次卻是沒有保護,但是好在是模擬,他並沒有摔暈過去,只是狼狽很多而已。

「報告艦隊損失情況。」雖然墨然已經發出了撤退的命令,但是亡靈族剩下的那些沒有遷躍逃走的艦船卻是死死纏住了墨然的戰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