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基因融合,他們的未來,還是未來嗎? 周霜霜慢吞吞放下手機,整個人也跟外頭的其他人一樣,陷入了懵逼中。

她來這裏快一個月了。

這一個月裏,她是親眼見證,每一位公民,對於未來的期待,還有對於生活的熱愛。

他們所有人,從嬰幼兒時期,就被灌輸“不能這樣認命”的念頭,所有人都期盼着,努力着,想要改變自己,讓自己,能夠爲社會的貢獻更多些……

時間,更長些。

而不是一代一代,身體持續衰弱,最終走向消亡。

這一點,從周霜霜在拉麪館裏顯示神力,被大家起鬨着要她去參軍時,就已經很明顯的表現出來了。

人,天性複雜,永遠不知道滿足。

但也正因爲這份不滿足,才促使他們不斷的成長,不斷的進步!

在這個平均年齡不過四十歲的世界,他們卻還能保持跟現實中相當的科技水平,其中所付出的,又豈止是“死而後已”四個字。

而陳伯倫,固然因爲他性格乖張不羈,但是他的頭腦,也同樣馳名海外。

十年前他提出的“基因融合”,所有人覺得天方夜譚的同時,心裏也不是沒有鬆一口氣的。

所謂“華國第一人”的稱呼,從來不是隨便就能給誰的。

到現在……

這個項目,被終止了?

所有人的心頭,都只剩茫然。

…………………

陳伯倫獨自一人行走在安靜的走廊上,此刻別墅區所有的警衛都被臨時調去會場維持秩序,僅餘寥寥幾人把守在重要關卡處。

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沒有無處不在的警衛,喧囂的頭腦也終於得到片刻的寧靜……

陳伯倫長長吐出一口氣。

——既然已經沒有時間了,那自己又何必再猶豫?又何必還要在跟一羣庸人一起,汲汲營營那片刻的意氣?

那麼……

就動用最後的方法吧。

他不信命,爲了小侖,無論如何,他都要去掙一掙!

……………………

會場中,在經過爭分奪秒的新聞撰寫和發佈後,有記者突然低聲說道:

“陳伯倫自視甚高,總覺得沒有他,我們就做不成任何事。可現在,他既然把這項目放手了,自然有更優秀的人,取而代之……”

話未說完,便自後腦勺兒憑空捱了一巴掌。

“哎喲!”

他怒而轉頭。

“你是傻逼嗎?!”

此刻,常活躍在中央臺臨時播報的新聞一姐,正帶着兩眼熊熊怒火瞪視着他,什麼優雅知性的範兒,統統被埋在這從未從她口中聽聞的“傻逼”一詞下。

“基因融合的提出,最初就是陳院士!”

“後續完整理論的提出,還是陳院士!”

“整個項目從立項到如今取得重大突破,以及下一步的臨牀……所有的一切,都是源自於陳院士!”

“現在,你說有更優秀的人取而代之?你告訴我,誰他媽能取而代之?!”

年輕人張張嘴,半響,卻仍是諾諾,說不出一句話來。

………………

這就是時代的悲哀。

二十歲,許多人才剛剛成長,學業仍在進行,但是這個年紀,陳伯倫已經聲名鵲起。

並在同年,提出了“基因融合”。

不是沒有優秀的人才,只是,陳伯倫的光環,實在……太高高在上了。

如今所謂的“優秀的人才”,當年,還都是他的學生呢。

就算不是,年齡,也都差不多二十七以上了。

………………

這是個天才萌發的時代,一代代人,僅憑着十年的巔峯期,就能營造這樣一個繁榮的社會。

這也是一個悲哀的時代,誰都躲不過時光。

而壽數,對他們來說,太殘酷了。

當然,不是沒有天才存在。

可問題的最關鍵,仍是在於陳伯倫。

在這個世界的法律下,作爲“基因融合”的概念提出者,還有後續理論的完善者,陳伯倫保有關於“基因融合”的所有相關產權。

也就是說,除了他,沒有人能夠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再次開啓這個項目。

國外那些實驗,哪怕被新聞播報全球也依然欲蓋彌彰,至今仍在偷偷摸摸,就是因爲未曾取得授權……

這,纔是最致命的。

快遞寶寶:總裁大人請簽收 此刻,會場中所有的記者看着自己的新聞稿發佈,都在心頭涌上一抹寒意來。

………………………

房間裏,陳侖仍在昏睡中。

而周霜霜看了看關閉直播的手機,心頭茫然之餘,也慢慢從之前的危險預警中恢復過來。

她的直覺至今沒出過錯。

那麼,陳伯倫這樣一個弱不禁風的男人,又能對她造成什麼樣的危險呢?

她下意識攥了攥拳頭,右手出,又突然感覺到開元通寶凸起的痕跡。

她看了看陳侖,對方呼吸微弱,微微張着喉嚨……但是,其餘體徵都還算正常。

她側過身子,將掌心打開。

此刻,原本只靜靜懸浮在掌心的銅錢卻突然不停的顫動着。

周霜霜心下大急——

這是,怎麼一回事?!

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啊!

但不論如何,銅錢的顫動都越來越劇烈。

下一瞬,它突然停止了顫動,然後,順時針方向,不斷旋轉着……

速度,越來越快!

周霜霜出衆的目力根本沒來得及反應,便直勾勾黏在上頭,拔都拔不出來。

她瞳孔微微放大,視線渙散,眼神茫然——

在開元通寶旋轉出的一片黃澄澄中,透過最邊緣處茫茫的瑩白色光芒,周霜霜的視線被越拉越遠——

直至,她的身體,猛地閉上了眼睛。

………………

門發出“咔噠”一聲。

陳伯倫打開門進來了。

他打開門的一瞬間,突然皺起了眉頭。

下一刻,他又重新打開門:“周小姐出去了?”

警衛一愣:“不,並沒有。”

警衛們是直接從武警部隊調來的,警覺性和觀察力,都相當不俗。

陳伯倫表情未變:“我知道了。”

關上門的一瞬間,他打開了監控。

屋子裏空蕩蕩的,除了依舊昏睡的陳侖,根本沒有別人。

監控錄像中一片雪花,什麼都看不清。

——這不可能。

陳伯倫心道。

這棟別墅的任何一個角落,所有的監控,都是當今最新的技術,目前爲止,從來沒出現過任何失誤。

而周霜霜一個人,在這密閉的房屋中,沒有通過門,又是通過什麼手段離開的? 周霜霜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仍在剛纔的小屋中。

但是此刻,屋子裏空空蕩蕩,牆壁都有了些微斑駁的痕跡。

很明顯,已經沒人了。

與億萬總裁同枕:早安,小逃妻 可是……怎麼會啊!

她就晃神了一會兒,屋子裏的人,怎麼都轉移了?

她並沒有回到現實,那麼這次出神,時間自然也不會無限慢……

在別人眼裏,自己又是怎麼回事呢?

又或者,沒有人把她帶走嗎?

………

此刻,她腦子思緒翻涌,一片糊塗。

這從未出現過的狀況,縱然她自詡不怕死,卻仍舊有些不安。

周霜霜咬咬牙,試探性的擰上了門把手。

出乎意料的是,原本該有人防護的走廊,此刻也空無一人。

整個別墅靜悄悄的,之前那些喧囂的記者,如今竟連半絲動靜都聽不到了。

明明……記者發佈會的現場,就在樓下啊!

此情何時休 周霜霜壓下心頭的不安,緩步出了門。

………………

周霜霜緩步經過走廊。

在這別墅最高層的地方,透過走廊拐角的觀景窗,她能看到,整個別墅周邊的草木,似乎與之前有所不同。

相比較於之前那些被園藝人員精心修剪的造型,這次看來,似乎生長得更加肆意。

落葉,殘枝,還有明顯被踐踏的草坪……

周霜霜愣了一下。

這邊的風格,爲什麼與別墅區其他地方都不一樣?

難不成,是因爲這邊視角獨特的緣故?

…………………

她心煩意亂,只能強壓下心緒,一步一步朝前走着。空氣中,都彷彿瀰漫着令人不安的味道。

周霜霜心神不定,左顧右盼。直到這時,她才發現,整個走廊的地面上,竟已經有了厚厚一層灰塵。

她終於覺出不對勁了。

——因爲要保證安全,別墅區的走廊,基本也是封閉的。 我的女友是偶像 只有一個一個小小的觀景窗,才能讓人覺得暢快些。

而另一方面,因爲別墅內各處都是不同的實驗室,對衛生要求尤其嚴格。走廊無時無刻,都有機器人來回打掃,務必使它不沾染一絲塵埃。

而如今,周霜霜的腳底踩在地面上,都能印出淺淺一個鞋印來,最起碼,這裏大半年都沒人打掃了。

……………

就在這時,迎面走過來一個警衛。

周霜霜認得他。

他是負責別墅守衛的警衛隊長徐峯,莊敘平時有什麼事,最愛找他來辦。

於是她張口喊道:“徐峯!”

然而下一刻,眼前高大的男人便直直從她身邊走過,連眼角餘光都沒分出一絲來。

周霜霜看着他的背影,渾身戰慄着,又是惶恐,又是難以置信。

她驚訝的舉起了自己的左手臂——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