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我聽完眼角不由得抽了一下,合計着只有我看見了,寶兒沒有看見,這麼說來,王大媽不是專門讓我看見的嗎?她該不會真的要讓我照顧彩霞吧?

“完蛋了。”我心裏想着,之前說的那番話,我和彩霞是沒當真,可是王大媽當真了,要是我說話不算數,估計她一定會整死我。

我心裏害怕得不行,連忙拉着寶兒加快速度向家裏走去。

很快,我和寶兒就到了家門口,遠遠地,我看到家裏的大門上竟然掛着兩個白色的燈籠。 那兩個處理屍體的保鏢回來了,他們居然就守在了這個通道的角落,想要繼續往前走,畢竟解決這兩個人。

「我來處理這兩個人……你來找那個什麼高人留下的手段吧。」唐巧說道。

樂天點點頭。

「你真的確定這裡有你說的那種異常?」唐巧懷疑的看著樂天。

「確定!你沒看到我的障眼法都失效了嗎?如果貿然走進別墅的深處……你可能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樂天點點頭。

唐巧這才點了點頭。

她身形一動居然就這麼溜了過去。

樂天看了看,這個女人的身法的確是厲害,她借著別墅裡面的各種裝飾來掩藏自己,居然就這麼靠近到了一個極佳的攻擊距離。

好孕連連:狼性大叔纏上癮 樂天沒有去關注唐巧了,他開始四下看著。

唐巧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吹管,這個東西是一件暗器,不過早就不知道失傳了多少年了。

她的舌頭動了動,一根銀針居然出現在唐巧的嘴巴里。

這是一種極高的技巧,所謂的舌底藏刀就是這種技巧,據說高手可以在口中隱藏數十枚銀針而吃飯喝水沒有任何影響。

「吐!」

唐巧通過這隻吹管,將口中的一枚銀針吹了出去,也不知道有沒有插到人。

她的嘴巴又動了動,另一根銀針也出現了。

「噗!」

她第二根銀針剛剛吹出去,兩個保鏢中的一個就突然倒地。

另一個保鏢驚詫的看著自己的同伴。

他張開口剛要大喊,可是一陣眩暈襲來,他也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唐巧沖著樂天做了個手勢。

樂天點了點頭,這女人還真的是有點本事……這種陰毒的手段還真的是讓人防不勝防。

樂天的目光突然落到了一株奇怪的植物上,這是一種泰國的裝飾植物,一般大公司或者私人別墅裡面都喜歡擺上這一兩株,據說這種植物有鎮壓風水的作用。

這種植物據說可以長到一人多高,一人抱的粗細,而眼前的這一刻就比樂天多的身高還要高一些。

在這株植物上纏繞了一種奇怪的繩子……

樂天的目光就落到這種繩子上。

唐巧拍了拍手,她走了回來。

「你還沒找到異常嗎?」她問。

「找到了。」樂天回答。

「什麼?」唐巧看著樂天。

樂天指了指面前的這隻植物上面的草繩。

「這是什麼?」唐巧奇怪的伸手碰了碰。

樂天無語的看著唐巧,這個女人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吧?

「你完了!」樂天說道。

唐巧嚇了一跳,她看了看樂天。

「我怎麼了?」她問。

「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你就敢亂碰……本來我就懷疑你已經中了術,現在我基本可以肯定,你一定是中了術!」樂天說道。

唐巧看了看將自己的身體,中了術,自己沒有任何感覺啊?

「這個東西……叫做陰陽草!」樂天說道。

唐巧眨了眨眼,只是這麼一根草繩就能讓自己中術嗎?

「這是一根陽草……理論上來說,這種草應該是相伴相生,一根兩頸,一粗一細,粗為陽,細為陰,通常會並生在一起!這是一種怎麼說呢……類似於冬蟲夏草一樣的存在,你看著它只是一根草繩,其實它是活物!」樂天慢慢的說道。

唐巧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到底想說什麼?

「活物又能怎麼樣?我的身體也沒有任何異常啊!」她說道。

「你慌什麼……等你的身體有了反應,就算大羅神仙來了也晚了!這種草一旦有人觸碰,或者一旦有人站在陰草和陽草的中間,都有可能中術!中術后一開始沒有任何異常反應,其實這個時候陰陽草已經在中術者的體內瘋狂滋生……」

樂天看著唐巧。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唐巧被樂天看著渾身涼颼颼的。

她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然後呢?」她問。

「中降者會莫名其妙發起高燒,接著就會發狂而死!死時陰陽草會透體而出,死者的屍體有如稻草人般,極其恐怖……」樂天說道。

唐巧的臉都白了,她突然感覺自己的體溫好像高了一些,急急忙忙的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卻發現是自己的錯覺。

「你不會是嚇唬我吧?」她懷疑的看著樂天。

「你這樣的心態很好,繼續保持……」樂天似笑非笑的看著唐巧。

「為什麼?」唐巧直覺的樂天的話裡有話。

「這類降頭的可怕之處,在於這類降頭是目前降頭界最為難解的絕降,中降者幾乎只有等死一途。」樂天說道。

唐巧吸了口氣,她好一會都沒說話。

「你不在嚇唬我?」她仔細的看著樂天的神色。

樂天搖搖頭。

「我會死?」唐巧又問了一句。

「應該活不過三天……第一天你會全無反應,第二天你應該就會開使發燒!用任何藥物都無法壓制,第三天你就會發狂而死……第四天你就會變成一具稻草人!或許……你會成為某一座寺廟內的展覽品!」樂天掰著手指說道。

「我不要!」

唐巧嚇的連連搖頭。

「你救我……你一定要救我!」她哀求的看著樂天。

「這種降術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我必須要找到那根陰草!可能會有辦法!」樂天皺眉說道。

這可是絕降,那是他說解就能解的,以前據說有大師級的人物解過這種降術,但是後果卻是中降的人活了,解降的人卻死了……

一命換一命的話……還有誰會去解這種絕降?

唐巧咽了口口水,她急急忙忙的去找陰草。

樂天則是慢慢的伸出手,他的手中金色的光芒時隱時現,依靠六丈金身的防護,他應該是可以擋得住陽草的威力!

陽草被樂天收了起來,樂天用了十幾張黃紙將陽草包裹了起來,他這才鬆了口氣。

這種術法其實有一個弱點,如果不站在陰草和陽草的中間,這種術幾乎就不會起到作用!

唐巧的目光突然落到了面前的兩個保鏢的身上,她驚訝的發現原本應該暈過去的保鏢其實早就死了。

而他們的七竅有一些奇怪的植物冒了出來。

「樂天……」唐巧的聲音都變了。 樂天過來看了一眼。

「咦?有點意思……這兩個人早就中了陰陽草頭降,居然一直沒死?可惜……你發現的晚了一些,要不然倒是可以逼問一下他們用了什麼方法才壓制了這種絕降!」他惋惜的說道。

唐巧看著兩個死人,那種植物居然還在生長階段,有一些已經完全伸出了兩個保鏢的體外,唐巧看到死去的保鏢不單單是七竅長出了草,就連皮膚也被這種陰陽草扎破了……

草人?

一想到自己也會變成這副樣子,唐巧就不寒而慄。

「走了!」

樂天說道。

唐巧點點頭,急忙和樂天離開。

「你知道往哪裡走嗎?」唐巧詢問。

「知道。」樂天點點頭。

唐巧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個家剛剛不是說還找不到路?怎麼又突然知道往哪裡走了?

「這種陰陽草有一個特性,就是陰草和陽草會相互吸引,我們得到了陽草,就很容易找到陰草了。」樂天解釋道。

唐巧點點頭,她還是對樂天抱以極大的希望。

兩個人在別墅裡面轉來轉去,一直轉到了地下室!

「媽的!這別墅也太大了。」樂天簡直是無語了。

兩個人走進了地下室,沒想到這根本不是地下室,這就是地下一層……

這座別墅居然還有地下一層?

「樂天……是不是這個!」唐巧驚喜的指著地下一層盡頭的一株植物。

樂天看了看,在那株植物上,的確有一根奇怪的草繩纏繞在上面。

「過去看看!」

他說道。

這裡的保鏢極少,估計是別墅的主人認為這種陰陽草頭降足以擋住任何人了。

兩個人慢慢的靠近這株植物,樂天看到這株植物上的那根草繩的確是陰草。

「呼……你運氣不錯,有了這一株完整的陰陽草,我就可以試試能不能解掉你的降術!」樂天吐了口氣。

唐巧也鬆了口氣。

兩個人剛剛走進了這株植物的區域,唐巧突然有一種寒毛倒豎的感覺。

「不對!」她低聲說道。

「怎麼了?」樂天奇怪的看著她。

「不對!這裡不對……我們馬上離開!」唐巧急聲說道。

這種大事不妙的感覺實在太強烈了,每一次自己有這樣的預感都必須馬上離開,否則自己可能真的會死!

「轟……」

可是兩個人還沒來得及離開,一座鐵柵欄從天而降,將兩個人堵死在了裡面。

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只有樂天和唐巧,外加這一株觀賞植物。

「完了!」

唐巧臉色發白的說道。

樂天看了一眼,他伸手晃了晃這鐵柵欄,發現這鐵柵欄是特製的,強度和硬度極高!

他又去看那株植物。

「你幹嘛?」

唐巧奇怪的看著樂天,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時間去管那株植物?

「反正也出不去!」樂天回答。

他將陰草用黃紙封了起來,放進了口袋。

「你讓開!」

樂天說道。

唐巧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吸了口氣,他的拳頭完全被金身護住。

「給老子開!」

他一拳砸了出去。

「轟……」

鐵柵欄一動未動,而樂天卻被巨大的反震力頂的倒栽了一個跟頭。

唐巧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居然有如此的蠻力?

「這是精鋼的柵欄……人力不可能破壞。」她說道。

樂天看了看自己的拳頭,拳頭倒是沒事,但是胳膊被震得有點疼,他站起身看了看,無奈的攤了攤手。

「我們不會死吧?」唐巧看著樂天。

「你會,我不一定會。」樂天回答。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唐巧瞪著樂天。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