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懸念,自然都是蘇穆贏了。

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蘇穆發來個再見的表情,就退出了房間。

那兩人水平不錯,有時間可以讓林沐沐約著一起玩玩。

蘇穆心裡表示,對於這次林沐沐約的人,自己還是滿意的。

遊戲那頭的林沐沐可不知道蘇穆的心思。

看到蘇穆連贏三盤后就直接下線了,林沐沐有點著急了。

林沐沐確實也沒有想到蘇穆的水平會這麼高。

而且一開始玩的時候,蘇穆明顯是干不過那兩個人的。

怎麼突突然的,蘇穆的水平好像一下子上了不止一個台階。

那兩個一個大師級別,一個宗師級別的人怎麼就干不過蘇穆了呢?

林沐沐害怕蘇穆以為自己又找了兩人湊人數,以後會不理自己。

覺得還是解釋一下的比較好。 刷!

伴隨着一道微光閃過,楊磐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現實世界一條陰暗的街道當中。

看這這條污水橫流,蒼蠅亂飛的陰暗小巷,楊磐有些嫌棄的撇了撇嘴,「真是糟糕的環境。」

呼!

赤紅色的灼熱龍火憑空燃起,在將周圍的污穢全部焚燒殆盡后便開始緩緩熄滅。

當灼熱龍火完全熄滅之時,楊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這條陰暗的小巷當中。

開啟著秩序權能的隱身技能,楊磐直接展開了槍翼,飛到了空中。

在四下打量了一圈之後,楊磐的目光鎖定在了附近最高的一座高樓上。

嗖!

龍氣噴涌,不過短短几秒鐘,楊磐已經飛到了高樓頂部的天台。

在釋放電流干擾了周圍的攝像頭之後,楊磐取消了隱身,收起槍翼緩緩落在了天台之上。

掃視了一下四周,楊磐緩緩點了點頭,「不錯,視野還挺開闊。」

開啟無限印記,打開秩序地圖,正當楊磐準備好好查看一下自己所負責的區域範圍時,卻是發現了一個問題。

在反覆打量了秩序地圖數遍之後,楊磐皺着眉頭向無限空間詢問道,「空間,我負責的區域面積是不是發生了一下變化。」

「是的。」空間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嗯,有所變化我能理解,可這變的是不是太大了一些。」楊磐看着秩序地圖上那的龐大面積,有些艱澀的說道。

「你兩次與高級執行者發起的領域生死戰都通過了,自然需要承擔一定的空間義務。」

嘆了口氣,楊磐點了點頭,「唉,好吧。」

雖然這麼說,但是看着秩序地圖上那幾乎囊括了一整個省份的負責與區,楊磐還是感覺一陣牙疼。

要維持這麼大一片範圍的秩序,他還真得想點對策。

對着秩序地圖比照一下,楊磐皺着眉頭喃喃自語道,「並不是在區域中心,看樣子還得換個位置。」

【高等傳送術】發動,一陣晦澀的空間波動立刻報過了楊磐的身軀。

只見微光一閃,楊磐的身影已經從百米高樓的頂層天台移動到了他剛回到現實世界時的那條陰暗小巷當中。

看着周圍的環境,楊磐不由得微微點頭,「針不戳。」

很顯然,對於這【高等傳送術】的效果,楊磐是十分的滿意。

秩序權能開啟,楊磐發動了一個特殊技能生物驅逐,將附近的人類全部驅趕走,然後便開始準備做正事了。

空間通道打開,五具骷髏亡靈依次從中走出。

這五具骷髏有三具為人形,一具為犬形,還有一具是鳥形的,實力倒是都不強,也就比終結者要強上一絲。

在放出骷髏之後,楊磐又使用血統能力血肉控制在它們那堅如鋼鐵的骨架上蒙了一層血肉。

在一番操作之後,楊磐算是將這五具骷髏弄成了活物的模樣。

「這樣應該就差不多了。」看着面前這五具與活物無異的骷髏,楊磐點了點頭,然後不知從哪裏取出了一張報紙,看着上面的內容喃喃道,「下面就是找一個據點了。」

【高等傳送術】的光芒再次亮起,待光芒消散,楊磐與那六具骷髏已經消失在了小巷中。

與此同時,楊磐之前看過的那張報紙正緩緩飄落到地面,而在那報紙的角落中正有着一條老動物園即將倒閉的新聞。

……

看着這座傾注了自己半輩子心血,如今卻門可羅雀瀕臨倒閉的動物園,老李不由得深深嘆了口氣,額頭上的皺紋都彷彿深邃了許多。

在叮囑了園中唯一剩下的飼養員要定時飼餵動物后,老李騎上了自己那輛老舊的電瓶車準備趕往醫院。

他的老伴在不久前查出了癌症,雖然老伴不想為家裏添麻煩,想要放棄治療,但在老李和兒女們的一致要求下,她還是住進了醫院。

那之後,因為老伴的病,老李也沒有心情再去管理本就有些蕭條的動物園,以至於現在動物園的員工已經基本走光,就連動物園本身也瀕臨倒閉。

眼看家中積蓄被一點點掏空,動物園也瀕臨倒閉,而老伴的病卻是沒有絲毫好轉,本來一向樂天的老李也是感覺心中一陣悲涼,就連那挺直的腰板也是有些佝僂起來。

「唉!」

再次嘆了一口氣,正當老李準備擰動把手的時候,卻發現動物園的門口出現了四個人。

動物園有遊客了。

當即,老李調整了心情,放下了手中的電瓶車,十分熱情的迎了上去。

可這剛一靠近,老李的心裏卻是不由得打起了鼓。

這幾個人真的是來遊玩的嗎?

也不怪老李會這麼想,實在是因為眼前這幾個傢伙實在太古怪了。

眼前這四個人,連帶着那條大狗,一個個都面目表情,跟水泥澆出來的一樣,讓人看着都感覺瘮得慌。

特別是站在最前面的那個大個子,老李感覺這人簡直比動物園裏的獅子和老虎都要凶上幾分。

不過雖然眼前這幾人讓老李感有些不舒服,但是出於職業道德,他還是十分禮貌的上前問道,「幾位,請問你們是來動物園遊玩的嗎?」

楊磐打量著面前這個飽經滄桑的和善老人,並將其與報紙上的照片進行對照。

片刻之後,楊磐微微點了點頭,沒錯,就是眼前這個人。

「老李對吧,我能治好你老伴的病。」

……

噗嗤!

楊磐揮舞着手中的結晶利刃直接給眼前病床上的老婦人來了個大開膛。

而站在一旁的血肉骷髏見狀猛地伸出手,一把將對方胸腔中的內臟下水給一股腦的扯了出來。

看到這血腥一幕,楊磐搖了搖頭低聲自語道,「還好把家屬都趕出去了,不然還真不好解釋。」

一邊說着,楊磐劃破手指,向眼前這老婦人空空如也的胸腔中滴了一滴鮮血。

血滴落下,老婦人胸腔中的血肉立刻開始蠕動起來,被骷髏扯掉的內臟開始快速再生,不僅如此就連老婦人那被病疼折磨的幾乎崩潰的蒼老身體都煥發出了新的生機。

趁著老婦人身體修復的空檔,楊磐讓一旁正捧著一掛血淋淋下水的骷髏把手裏的東西處理了,別待會人剛一治好又給嚇死過去。

一小時后,老李和他的一對兒女瞪大了雙眼,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面前這位貌似只有三四十歲左右的女人。

「老伴?」

「媽?」*2

楊磐帶着五具面無表情的血肉骷髏看着這有些古怪的一幕。

說實話,楊磐此時已經有些後悔了,因為之前沒有試驗,所以這次的葯勁有些大,後面可能會給他惹出一些麻煩。

不過現在既然都已經這樣了,楊磐也懶得再多想了,先把他要做的事情做完再說吧。

楊磐抬手打了個響指,他身後的血肉骷髏們立刻將房間的出口全部堵住,而老李一家也是將目光投向了楊磐。

在經過一番威逼利誘,外加一點點的【心靈控制】之後,楊磐也是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從今天開始,他招來的五具血肉骷髏便是老李動物園的員工了。

當然,員工什麼的都只是偽裝而已,這些血肉骷髏真正的任務是為楊磐完成秩序者的義務,解決這個城市中可能會出現的,由執行者引發的特殊問題。

當然,考慮到血肉骷髏的實力,楊磐還給特意給了他們一個許可權。

若是遇到了無法抵抗敵人時,這些血肉骷髏便可以直接打開空間通道,呼叫亡靈天災的支援。

嗯,想想就感覺刺激。

在安排好了這批血肉骷髏后,楊磐便直接開啟隱身,張開槍翼離開了這座城市。

本來楊磐還準備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的挨個安插類似血肉骷髏這種代替他維持區域秩序的亡靈,可是在接連跑了三個城市之後,他便不得不暫時放棄了這種想法。

無他,實在是工作量太大了。

眼看太陽即將落下,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楊磐也是感覺有些焦急,他還要準備與暗魂的領域生死戰,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在這裏消耗。

此時的楊磐正位於他所負責區域中心位置的一座小縣城中。

眼看天色暗下來,楊磐索性暫時放下了工作,邁步走向了一家路邊的燒烤攤上。

還沒等楊磐坐下,一個穿着一件黑色背心的中年人便笑着迎了上來,十分客氣的問道,「兄弟,幾位?吃點啥呀?」

一邊說着,中年人還為楊磐拖出了一張凳子放在了那張有些油膩的木質圓桌旁。

「就我自己。」一邊說着,楊磐直接坐到了那張圓桌旁。

「唉,好嘞。」中年人將一張用塑料膜封住的菜單遞向了楊磐,並說道,「兄弟,我們這邊瘦肉,肥肉,五花,腰子,魷魚,扇貝啥都有,你看你吃點啥?」

楊磐伸手接過了菜單看了起來,然而正當他準備點菜的時候,確是想起了一個問題,他身上好像沒有錢。

雖說楊磐現在實力不俗,但是白吃白喝這種事,他還是有些做不出來。

「下次一定要先搞點錢再出來。」

懷着這種想法,楊磐伸手從兜里摸出了一塊雞蛋大小的金塊丟到了面前的桌子上,「有什麼就上什麼吧。」

「額,這,好,好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和凱說清楚了,接下來的日子裡,清風大部分時間要獨立修行。

他是宇智波一族,體術進展神速,但是忍術修行也不能落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