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猜錯的話,裡邊有很多貨,出乎預料的多,多到他們不得不豁出命守在這。雖然他們知道,跟警方僵持時間越長,他們越沒有勝算。

他們在等,等一個絕佳的機會,一個可以連人帶貨一起離開的機會……

就這麼光明正大,唐宋雙手插著口袋,面帶微笑的朝著圖書館大門口走去。

後邊的指揮官等人真是捏了一把冷汗,明知道有匪徒把守,他愣是這麼吊,不愧是那個層次的人!

叮!

距離大門還有十米,子彈便激射在地上。唐宋停下腳步,抬頭望著子彈飛來的方向,輕聲喊著:「怎麼,你們不是在等我?你們要的機會,就是現在咯。」

話音未落,忽然迅猛的朝著大門口飛撲而去。殘影一閃而過,躲在上方的匪徒立即開槍,子彈叮叮的激射在地上。

超神機械軍團 十米的距離,瞬間就沒了。連開了幾槍,愣是沒能擊中唐宋,反倒是讓他衝到了大門下邊,進入匪徒的盲區。

這速度,看得遠處的指揮官等人暗暗翹舌。他們嘗試了大半天都沒進去,這丫一來就進去了……

靠著石柱,唐宋沒有著急進去。他知道,二樓躲在櫃檯後邊的那個匪徒應該已經盯著自己,只要超出石柱範圍,對方一定會開槍。

吐了口氣,唐宋忽然拉開嗓門大聲喊著:「你們要等的大人物,我已經來了。說出你們的條件吧,我可以好好考慮。」

聲音很大,再加上圖書館內非常安靜,回聲陣陣。

叮,叮!

上方飛來子彈,正好擦過石柱。可惜柱子太大,唐宋安然無恙的躲在後邊,絲毫不擔心被擊中。

約莫二十秒,唐宋終於看到二樓樓梯方向出現人影,立即順著石柱快速往上爬行。跳起來抓住上方的橫樑,迅速將自己的身體甩出去。

如同彈簧一般,整個人在空中飛舞。也在這一瞬間,側頭朝著左側的匪徒甩出手術刀。

嗤!

噗通!

手術刀擊中對方的同時,唐宋正好落到樓梯轉檯。並沒有衝上去,而是順著樓梯放下翻滾。

噠噠噠……

槍聲頻繁響起,子彈不要錢的順著樓梯掃下來。遺憾的是,唐宋速度太快,子彈愣是沒擊中。

靠著樓梯,唐宋吐了口氣,陰險的再次大喊:「怎麼樣,覺得我這樣裝逼合理嗎?」

依舊沒有任何回應,安靜得讓人發毛。氣氛變得更加壓抑,隱約還有血腥味。

唐宋就是故意施展實力,讓對方知道自己有多吊。只有這樣,才有機會談判。畢竟,他們手裡的人質太多,還有小孩……

果然不出所料,過了大概三十秒,二樓上傳來一個沙啞的男人聲音:「我要一輛中巴車,開到裡邊來,否則我殺了人質。從現在開始,十五分鐘殺一人!」

聽到聲音,唐宋反倒露出笑容。看來效果不錯,對方果然著急了……

呼,呼,呼!

三個呼吸一過,唐宋豁然衝上樓梯。衝到轉檯,果然見到有個人蹲在上面,手裡拿著一把手槍對準轉檯。

唐宋並沒有順著轉檯繼續衝上去,也沒有甩出手術刀,而是抓起轉檯右側上方的廣告掛繩,猶如猴子一般順著繩子飛躍上去。

等到他飛到二樓的高度,對面那人才反應過來,趕緊扣動扳機。

啪,啪!

子彈擊中二樓玻璃欄杆,玻璃爆裂,可唐宋已經快速滾到書架後邊。

又進了一步!

槍聲停下,唐宋躲在架子后沒有出來,再度大喊著:「怎麼,你的人就這點能耐?那你們等著被我屠殺吧!」

豁然抓起架子上的書本,朝著對面砸過去。啪啪的槍聲再次響起,扔出去的書本被擊中。

也在這一瞬間,唐宋翻滾出來,手術刀再次甩出……

咻!

相當精準,手術刀劃過對面那人的脖子。忽然的疼痛,讓對方本能縮著脖子,心頭髮涼。

唐宋沒有趁機攻擊,也不管對面那人還拿著槍對準自己,悠然站起來,撇嘴道:「真不咋地,就這實力,我都不稀罕動手!」

諷刺,赤裸裸的諷刺!

對面的匪徒臉色發黑,緊咬著牙關憤恨快速扣動扳機。可是手槍只是噠噠的,已經沒子彈了!

唐宋嫌棄的聳肩:「我都說了,你真不怎麼樣。這種槍一共八發子彈,你剛才開完了。」

就是這麼自信,看到槍就能斷定有多少子彈了……

「你很可怕,」對面隔著有十幾米的書架後面冒出一個黑衣青年,手裡也拿著槍,面色凝重的盯著唐宋,「你就是這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鬼吧?」

唐宋不可否置聳肩:「也許是吧,我不太懂。是打算,坐下好好談談呢,還是打算玩正常套路?」

一邊說著,一邊抓起一本書,還非常清閑的翻閱,「正常套路呢,你們繼續挾持人質,我解救跟外邊的夥伴們解救人質。人質可能會有傷亡,你們也會被滅,然後完美結局。當然啦,也有可能需要一點時間,畢竟天快黑了。」

天一旦黑下來,對他可就是極大優勢了……

黑衣青年沒有說話,半邊身依舊擋在書架後邊,隨時可以縮回去。看著唐宋低頭看書,真很想一槍蹦過去。

可他很清楚,這人殺不死!

這段時間鬧得滿城風雨,他不可能不知道鬼有都可怕。屠殺,對鬼來說似乎並不是什麼難事……

想著,黑衣青年還是往外邊挪了一步,依舊綳著臉色保持警惕:「我的條件是,我要一輛中巴車。」

不等說完,唐宋忽然抬起頭微笑:「你不要把我當傻子,人想走,貨也想拿走,你太貪啦。我要是你,就選擇人先走,反正你們的總部雲山那邊已經要出事,拿著貨你又沒地方去。」

黑衣青年臉色一變,近乎本能驚呼:「你已經對雲山動手?」

忽然又覺得不對,雙眸一凜,「你怎麼知道雲山?誰給你的送出來的消息?」

看他那警惕的樣子,唐宋放下書本,喟然長嘆:「你們啊,做事太狂。幹這一行呢,中等狂就行啦……」 蘇華想着想着,又開始擔心伊恩,他還不清楚伊恩到底在螺旋塔處於什麼地位,上次的那個陷阱明顯是針對自己的,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了伊恩在生死一刻的反常動作,伊恩又會如何解釋自己的失誤。回去會不會受到非難呢?

胡思亂想中一個晚上很快就過去了,蘇華直到後半夜才眯着眼迷瞪了一會,可惜很快就被門鈴聲驚醒了。

蘇華迷迷糊糊地拉開門,在看清來人之後,殘留的睡意一瞬間飛到了九霄雲外。

“蘇華少校,給你五分鐘進行梳洗,我在這裏等你。”來人是熟人,一大清早着裝整齊的中校面無表情地站在蘇華門口。

蘇華沒有做聲,默默地按照中校的要求梳洗完畢,跟着中校出了門。

“中校,今天要做什麼?”蘇華忍了又忍,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中校的沉默給他莫大的壓力。

“不要緊張,蘇華少校,我們並沒有惡意。”中校看着蘇華如臨大敵的養子,反而放柔了聲音,嘴角也翹起了一絲幾乎不可見的弧度。

“嗯。那我們現在是去哪裏?”

“不要着急,到了你就知道了。”

蘇華聽着這個模棱兩可的回答,心裏越發緊張,心裏總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錯覺,心開始不明不白地慌起來。

蘇華不再試圖套話,默默地跟在中校身後,兩人不知不覺經過了訓練室門口,這時門被拉開,滿身大汗的埃蒙走了出來,和蘇華臉對臉打了個照面。

蘇華自從回到基地,還是第一次看見埃蒙,他很自然地對着埃蒙笑了笑。埃蒙卻是明顯地一愣,看了中校一眼之後,躲開了蘇華的視線。蘇華因爲埃蒙的這個反常的小動作,愣了一愣,無邊無際的恐慌隨即鋪天蓋地而來,幾乎令他窒息。

蘇華心裏咯噔一下,心知這是那個莫名其妙的第六感在提醒着他一些什麼。可是這個時候,他沒有去想到底接下來會遭遇什麼危險的事情,反而對第六感的感應起了興趣,跟着中校走了這麼久,只不過是有點心慌,可是隻不過見了埃蒙一面之後,心慌的感覺就鋪天蓋地地強烈起來,難道這個第六感還會對人的情緒起反應?

難道埃蒙知道些什麼?蘇華想到這裏,又仔細地打量了埃蒙一眼,埃蒙的表情明顯很侷促,不敢去看蘇華的臉,急忙對着中校點了點頭就轉身要走。

中校冷淡地點了點頭,側身帶着蘇華離開,蘇華只得放棄從埃蒙那裏套出點什麼的想法,跟着中校走遠。

“等等。”蘇華回過頭,埃蒙從遠處跑來,對着中校微微行禮說道:“我也一塊去。”

“埃蒙中校,歡迎參與,我想蘇華少校也會很高興你能在場的。”中校挑了挑眉,沒有對埃蒙想要同行的做法表示任何異議。

蘇華詫異地看着埃蒙,自己的事情與埃蒙有什麼關係?難道埃蒙也是審訊官之一?不管如何,蘇華肯定埃蒙知道今天到底要做什麼。

埃蒙閃爍着眼神躲閃着蘇華的注視,沒有回答中校的調侃,只是跟着繼續前行的中校。埃蒙的頭低着,蘇華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從側面看到他的嘴角緊緊抿成了一條直線,用力到甚至都能看見嘴角的細紋。

中校帶着蘇華幾乎穿越了整個基地,蘇華可以肯定這是整個基地的最深處,他從來沒有來過這裏。他心裏泛起了深深的無力感,就連這整個基地他還不瞭解的地方都那麼多,更不要說基地之外了。蘇華苦笑了聲,真不知道自己一門熱血在伊恩面前表示要查清這件事,究竟是哪裏來的自信。

中校帶着蘇華來到了一個放滿了機器的房間,房間的正中有一個透明的玻璃房,玻璃房裏面除了一張躺椅,就沒有別的物件,但是從玻璃房中拉出了很多線,一根根都接在玻璃房外的各種大型機器上。

卡羅爾博士靠在玻璃房旁邊,一臉沉思的表情,就連中校帶着蘇華、埃蒙進來也沒有發現。

“博士,我們來了。”

“啊?哦。蘇華,你來了。”卡羅爾博士明顯有些心不在焉,愣了一愣纔回過神來。

萌妻乖乖吻上來 蘇華看着玻璃房,心越來越沉,忍不住再次開口詢問,這次詢問的對象是卡羅爾博士。

“博士,究竟要讓我做什麼?”蘇華舔了舔嘴脣,心裏忐忑不安。

“哦,蘇華。別擔心,沒什麼,就是檢測一下的你的身體。你說那架紅色機甲的機師和你爭奪機甲的控制權,還持續了好幾天,我怕你的神經吃不消,檢查看看有沒有損傷。”卡羅爾博士笑了笑,拍了拍蘇華的肩膀。

蘇華懷疑地看着卡羅爾博士,沒看出任何破綻,他轉頭看向中校,中校仍是一貫的面無表情,可是等他看見呆立一旁的埃蒙時,心裏咯噔一下。埃蒙正張着嘴呆呆地看着卡羅爾博士,滿臉的不可置信。

蘇華這下肯定埃蒙知道真相,看來只有從埃蒙這裏下手,他笑了笑,對着埃蒙說道:“可我覺得很正常,不用做檢查,你說對吧,埃蒙隊長。”

“啊……哦,嗯,這個,我……”埃蒙沒想到蘇華會轉頭來問自己,一時張口結舌,看看中校又看看卡羅爾博士,又轉回蘇華的臉上,看着這張臉上信任的表情,定了定神握緊了拳頭,說道:“我也覺得不用。博士,我看就算了吧。”

“埃蒙!”卡羅爾博士呵斥了一聲,又笑着轉回蘇華臉上:“檢查很快,不用擔心。”

“博士,你再想想!真的,你也不想失去蘇華的對吧?”誰知道埃蒙卻忽然像爆發了一樣,開始一個勁地勸卡羅爾博士。

中校擡手止住了埃蒙語無倫次的話語,沉着一張臉說道:“埃蒙中校,這是整個聯合軍部的決定,這也是爲了蘇華少校本人着想。何況,事情還是有轉圜餘地的,戰爭勝利了,自然一切都會恢復原狀。蘇華少校,請吧,時間不多了。”

埃蒙再沒有說話,只是擔憂地看着蘇華。卡羅爾博士把蘇華帶進玻璃房,褪去了蘇華的上衣,用安全帶把蘇華全身固定在椅子上,開始在蘇華的身上接線。

一根根電線被壓進蘇華的體內,有些甚至用銀針固定,蘇華的整個上半身都像是刺蝟一般被插滿了電線,電線最多的是蘇華的頭部,密密麻麻地令人看了就心慌。

埃蒙貼在玻璃房外,手撐着玻璃,一瞬不瞬地看着蘇華,在卡羅爾博士不停往蘇華身上插入電線的時候,蘇華的作訓服褲子扭動了一點,露出了側腰的位置,一個明顯的紅色印記露了出來。正在忙於插線的卡羅爾博士沒有注意,中校則是遠遠地站在一旁並沒有上前,蘇華本人似乎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這樣一個痕跡,而埃蒙盯着那個印記,露出了疑惑。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卡羅爾博士把蘇華一個人留在了玻璃房裏,和埃蒙並排站在了玻璃房外的儀器旁,卡羅爾博士低着頭一邊操作儀器對埃蒙說道:“你說得對,消除蘇華的記憶太危險了,也很殘忍。如果他不是間諜,那這一切本來就不是他應該承擔的。”

“博士!”埃蒙有些激動。

“可是我們的確冒不起那個風險,我想了一晚上,決定封印蘇華的記憶,我這裏還有一種酶,它可以把人體的記憶鏈條中與思維調動的那條路線封住。這樣一來蘇華就相當於沒有了以前的記憶,但是卻不會改變他腦部的固有構造,不會有任何影響。等戰爭勝利之後,我可以把那種酶用特定的物質注射進去,消耗掉,這樣記憶就會完美地恢復。”

“博士,蘇華還會有感情嗎?”

“當然會,雖然感情是基於記憶的基礎上人體分泌的一些荷爾蒙,但是我只是封存蘇華從大學到來這裏之間的記憶,所以他對我們,對機甲戰隊的感情會仍然存在,沒有問題。”

博士說完,按下了開始按鈕,蘇華的身體在躺椅上猛地彈跳了一下,又恢復了平靜。

埃蒙急忙衝到玻璃房前朝裏望去,蘇華已經陷入了昏迷。

作者有話要說:博士到底是好還是壞呢,真糾結……

沒勢力有實力也沒用啊 「沒錯,有人給我送情報,但別誤會,不是你們的人,是個超級高手。」唐宋如實回答,「很厲害的那種,可具體是誰,我不知道。反正呢,這會兒大部分警力應該已經到雲山,逃出多少,我不知道。」

說得相當隨意,可在黑衣青年聽來卻是毛骨悚然。難怪這裡的警力一直都這麼點,他還以為是因為擔心引發騷亂,原來是另有大任務!

唐宋繼續說道:「知道我為什麼不想大開殺戒么?」

黑衣青年回了神,擰著眉頭看著他。確實想不到理由,以他的實力,潛伏進來然後一個一個突破,殺光他們也就在天黑之前的事情。即便可能會讓人質損傷,可到他這個層次,應該不是很關心這種才對。

嘆了口氣,唐宋抬起手指著黑衣青年身後:「我不想讓孩子看到太多血腥。對,就這麼簡單的理由。」

黑衣青年嘴角一抽,不由回頭看了一下被控制在書架後邊的一幫人質。

那四個小孩正捲縮在大人的懷裡瑟瑟發抖,看起來確實有點可憐……

深吸了口氣,黑衣青年把槍放在書架上,抓起胸前的紐扣對講機沉聲喊道:「集合到二樓,所有人!不要問為什麼,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說罷,轉身無奈的嘆息,「讓他們走。」

「老大……」

「讓他們走!」黑衣青年不滿的提高聲音,「就算殺了他們,又能怎樣?讓他們走吧,不過是無辜之人。」

後邊兩個匪徒沒話說了,咬著牙收起槍。一幫人質趕忙起來,快步朝著樓梯口飛奔而去。

確實有四個孩子,三個男孩一個女孩,都被嚇得臉色發青。

唐宋沒有過去,站在對面靜靜地看著他們下樓。他真的沒撒謊,如果不是顧忌四個孩子的感受,他會大開殺戒。

這種殺戮對他來說,並沒有多大難度。殺死一個人容易,要救一個人一輩子,不容易……

等人質離開,樓上樓下陸陸續續有人集合過來了。有男有女,但不是每個人都有槍。

不出唐宋所料,並非只有七個,而是十一個。不,準確的說應該是十二個,剛才死了一個……

看了一眼對面的唐宋,黑衣青年轉身掃視眾人,嘆道:「現在我們眼前只有兩條路,一,離開,被追殺一輩子,因為雲山那邊已經出事了;二,監獄,等到審判。我無權干涉你們的選擇,接下來要怎樣,你們自己看著辦。」

眾人一怔,戴眼鏡女人擰著眉頭:「鐵林你什麼意思?我們明明可以繼續對峙,等有機會就衝出去,為什麼突然放棄,還把人質給放走……」

不等說完,鐵林苦澀的搖頭,指著對面的唐宋:「沒機會了,他的出現,意味著我們的希望已經徹底沒了。」

戴眼鏡女人不以為然,掃了一眼唐宋,抬起手槍冷哼:「不就是一個人,我崩了……」

後邊的話硬生生卡死在喉嚨,眼珠差點沒擊碎眼鏡飛出來。其他人也都是倒吸了口涼氣,心臟直接驟停了。

瞬移,絕對是瞬移!

中間明明隔著樓梯,他竟然瞬間就到戴眼鏡女人跟前。

怎麼來的?就算是飛,也得有個時間吧?

抿著微笑,唐宋抬起手慢慢將戴眼鏡女人的手槍壓下:「女人要溫柔,不要這麼衝動。你看,像這樣慢慢的聊天,多好,對不對?」

安靜,十一個人愣是一點呼吸都沒有,包括鐵林在內,一雙雙眼珠直勾勾的看著。

太震撼了,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震撼的場面。

這不是中等狂,是非常狂!

媽媽呀,這樣的實力,滅殺他們不費吹灰之力!

唐宋沒有理會他們,順著書架掃了一眼,又拿了一本書翻閱,隨和的繼續嘮叨:「我呢,給你們第三條路。當然,這條路僅限於少數人,因為你們當中有人已經成了癮君子,我無法控制。」

抬起頭微微一笑,「我需要兩個人給我打下手,做點正經事。作為條件,我會給這兩個人相對的自由和合理的身份。」

這下眾人又驚了,意思是,有兩個人能安然無恙?

可是,為什麼只能兩個?

鐵林回了神,皺著眉頭:「你是想讓我們自相殘殺?」

「不啊,」唐宋理所當然搖頭,「我是真心誠意的,你比我更清楚這兩個人留下之後會有多痛苦。在外邊,比在裡邊艱難,相信我。」

這一提醒,反倒讓鐵林明白過來了。掃視眾人,嘆道:「那兩個人,必須照顧好其他人的家屬……」

「我選擇監獄,反正大不了就是一個死。」

「我也不留,好歹進去有個伴。哈,我聽說裡邊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得去見識見識。」

「好像有的選一樣,逃出去又怎樣,貨丟了,他們能放過我們……」

眾人紛紛表態,竟然全都是選擇自首,還紛紛把槍扔掉。不是他們心甘情願,實在是太可怕。

這丫一個瞬移能十幾米,特么殺起人來會不會,血都沒飈就飛了?

唐宋沒有管他們,靠著書架專心的翻閱書本,看得津津有味。就好像,這邊的選擇,跟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實際上,剛才那一下,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好在他現在實力提升不少,天象之氣足以支撐這樣的裝逼技能……

好一會沒聽到有聲音,唐宋才抬起頭來,依舊保持著笑容:「都選好了?」

戴眼鏡女人微微翻白眼:「我們有選擇的餘地?你,根本不是人。進去就進去,無所謂。最好到時候安排我們在一個監獄,那才熱鬧。」

「你想多了,」唐宋合上書本,「那麼,真不打算留下兩個人處理後面的家屬?」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