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裏面藏着一個人,被凍結成黑色冰晶了。

“雲姐,這人死了嗎?”有一個女孩輕輕問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感到很不可思議,竟然在這裏碰上飄在宇宙星際空間裏的人。

“這人是誰?”

“怎麼會在星際空間飄着?”

“好慘啊。”

他們看着被包裹在黑色冰晶裏面的神祕人,看着渾身皮膚,肌肉都萎縮,變得灰白,彷彿完全失去了生機。

被無數高強度的宇宙射線,星際輻射,高能粒子侵蝕,一般人肯定死了,他們認爲這個人死了。

“艦長,這人身上聚集着各種宇宙射線,高能粒子,強度太高了,若不穿戴防護服靠近,肌肉都直接萎縮壞死。”

“基因組都直接崩潰,這人,死得真慘,不知道是誰造成的。”

“沒想到,首都星的外星際空間裏,竟然還有人慘死在這裏,到底是誰害死他的?”

“那人太殘忍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都爲眼前黑色冰晶裏面的那個人感到惋惜,有些同情這人的遭遇了。

這樣慘死,簡直就是讓人震驚,誰那麼狠心?

爲首的那位雲姐沒說話,雙目緊緊的盯着黑色冰晶裏面的模糊人影,能依稀看到他的輪廓,是一個青年。

他臉上沒有一點痛苦的表情,彷彿只是睡着了,若非渾身皮膚,肌肉都灰白了,甚至沒感應到任何的生命能波動,還以爲他只是真的睡着了。

“不管是誰,既然我們碰上了,那就帶回去葬入太空墓地吧。”

沉默許久,她緩緩開口,做了這個決定,要將這個神祕人帶回去,安葬在太空墓地。

在聯邦首都星上,有着兩個大型太空墓地,專門安葬死去的人,聯邦,有着一些大型墓地,或者是一些被改造成墓地的星球。

總之,碰上了就帶回去安葬,算是讓他安息。

“先將他身上包裹的射線,高能粒子,輻射等等有害物質一一消除,做成骨灰帶回去吧。”

她語氣平靜的說完,就轉身走了出去,大家面面興趣,並沒有多想,準備開始爲這人消除身上的有害物質,輻射,高能粒子等等。

不過這神祕人的身上,包裹着的射線強度太高了,而且各種高能粒子交織成一團,灼熱的,冰冷的,相互糾纏,很難消除。

這耗費了很長時間,才消除了一點點,但這時候,意外出現了。

金牌特助:總裁給我當小三! 咔嚓!

一聲脆裂之音從隔離艙裏面傳來,兩名正在操作儀器,消除黑色冰晶上的有害物質輻射的人愣了下。

“你聽到什麼聲音沒?”一人開口詢問。

另一個人愣了下,驚疑道:“好像是隔離艙裏面傳出來的,是什麼東西裂開了?”

“快看看!”

兩人緊張了,立刻上前,從透明的隔離窗戶看去,裏面那一坨黑色冰晶發生了變化,一道道裂痕交錯蔓延。

這一幕,讓這兩個人臉色大變,因爲,他們從儀器上面忽然探測到了一股微弱的生命能波動。

“嘀嘀嘀…”

警報聲傳來,隔離艙裏面,傳來了一股生命能量波動,讓這兩人臉色大變,震驚的看着這一幕。

“他,他,他還,還沒死?”一人驚恐的尖叫,嚇到了。

另外一人更是驚悚,看着不斷龜裂的黑色冰晶,裏面的人有了生命能量的反應了。

“快,快通知艦長!”

他驚喝一聲,立刻拿起一個通訊器通知了商船上的艦長,那位英姿颯爽的美女艦長。

“什麼事?”

那名美女艦長接通了通訊,蹙眉詢問,感到很不滿,她正準備鏈接首都星的通訊系統,驗證身份,準備進入首都星的太空領域。

“艦長,你,你快過來,他,他活了。”那人戰戰兢兢,驚恐的說出這樣一句話。

那雲姐愣了下,心裏一震,面色變了變,立刻丟下了通訊器急匆匆的跑向了隔離艙那裏。

她來到這裏,已經有大批人聚集,正滿臉驚駭的望着隔離艙內,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儀器上,閃爍着一股生命能量波動,越來越強,彷彿裏面有着一個生命體存在。

“怎麼回事?”她呵斥一聲,走上前去。

一羣人紛紛讓開,露出一條通道,讓她走過去,往隔離艙內一看,頓時臉色大變。

“這…”她滿臉震驚,看着隔離艙裏面的那一坨黑色冰晶,正開始裂開了,裏面流露出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

那是一種生命磁場,很強烈,讓人震撼,充滿了不可思議,裏面的那個神祕人竟然還活着?

“艦長,他,他還活着?”

“天吶,他是人是鬼?”

“難道是屍體被宇宙射線輻射變異了?”

一個個開口,說出了驚人猜測,顯得很震驚,不可思議的看着裏面的黑色冰晶,裏面的人,沒死?

他,還活着!

所有人面色凝重,變得有些緊張了,一個本來被認定死去的人,竟然沒死,還活着,這簡直就是驚悚人心。

不得不驚悚和緊張,他們不清楚,這人到底是還活着,還是因爲宇宙射線的影響,讓屍體產生了變異。

若是前者還好,若是後者,那就可怕了,有可能帶來血腥的可怕後果,難以預料。

“艦長,怎麼辦?”

重生七零:神醫小嬌妻 大家齊刷刷看着那名美女艦長,她,名叫雲舒,是商船的艦長。

雲舒臉色凝重,盯着不斷龜裂的黑色冰晶,下令道:“關閉所有艙門,開啓隔離艙的武器系統。”

嘀嘀…

隔離艙內,一道道極光炮口探了出來,做好了攻擊準備,這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

所有人緊張的注視着,旁邊儀器上,那股生命磁場波動越來越強烈,讓他們內心都開始緊張的跳動了。

雲舒等人屏起呼吸,一瞬不瞬的盯着隔離艙,此時,裏面的黑色冰晶開始碎裂下來,那包裹着的神祕人正一點一點甦醒。

轟!

突然一聲爆炸,黑色冰晶嘩啦的碎裂,化作無數黑色晶片飛散開來,擊打在隔離艙的四周,傳來一陣陣爆裂悶響。

一個個激光炮口直接被打碎,牆壁甚至被刺穿,隔離的特種玻璃窗當場龜裂開來,密密麻麻,嘩啦的碎了。

“退!”

雲舒臉色大變,驚喝一聲,率先後退避開了那些黑色晶片,大家狼狽的躲避後退,還好沒有人受傷。

但一個一個的臉色很難看,震驚的看着隔離艙內,那被黑色冰晶包裹的人徹底浮現在他們眼前。

那是一個青年,閉着雙目,盤坐在那裏,渾身灰白色的皮膚開始泛着一絲絲紅潤的光芒。

本來萎縮的肌肉,正在一點點充盈起來,彷彿煥發生機,由死而生,經歷了一種可怕的蛻變。

我和男主是死對頭 壞死的肌肉,皮膚,一一龜裂脫落,甚至他們看到了這人的身體裏鑽出一根又一根骨頭,碎裂的骨頭鑽出體外掉落下來。

叮叮叮…

一根根碎骨掉落,壞死的皮膚,肌肉等等一一脫落,堆積成一堆,讓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本來一個皮膚灰白,肌肉萎縮,毫無生機的人竟然變成了一個渾身肌體晶瑩,換髮強大生命磁場的一個年輕,英俊的青年。

他,就是柳塵!

消失了十幾天的柳塵,竟然飄入了首都星外的星際空間,正好被這一艘從天河深處回來的商船碰到了。

這一刻,雲舒等人一個個呆滯的看着隔離艙內的人,大家都是一臉的震撼和不信。

“天,天啊!”

“他,真的還活着?”

“是死了還是復活?”

在場的人,個個心神顫顫,看着緩緩睜開雙目的那個神祕人,雙眼之中透着兩束神祕的光芒,一閃而逝。

剛一醒來,柳塵就愣了,看着四周破碎的隔離艙,散落的碎骨,壞死的肌肉和皮膚,再看看前面正一臉呆滯看着他的一羣人。

唰!

幾乎本能的,柳塵以最快速度取出一套全新衣服,穿戴整齊,在別人還沒反應過來前穿上了衣服。

因爲之前有過一次經歷了,柳塵看着眼前一大羣人,第一反應就是穿衣服,果然沒錯,自己真的又光溜溜了。

“嘶!”

大家倒吸一口冷氣,紛紛後退,面上表情很古怪,有驚疑,懷疑,震驚,不信的目光,都落在柳塵的身上。

而云舒美麗的臉龐悄悄泛起一抹紅暈,剛剛這人就是光着身子的,之前太震撼沒注意,現在一看對方穿衣服,立刻醒悟過來。

“咳咳…”一聲咳嗽驚醒了所有人,大家齊刷刷看着柳塵。

只見他面帶一絲尷尬,走了出來,所有人自主的後退,一臉警惕的看着他,武器悄悄擡起。

“別緊張!”柳塵露出一絲苦笑,說道:“我是天河學院的一名學生,我叫柳塵,請問,這裏是哪?”

“天河學院的學生?”

雲舒一聽面露驚訝,打量着眼前的柳塵,感覺他不是在說謊,心裏反而更爲驚訝了。

“你好,我叫雲舒,這裏,是我的商務戰艦,你…”

接下來,雲舒鬆了口氣,一五一十的解釋着,讓柳塵聽得一臉恍然,想起了自己之前被吳鋼斷掉能量鎖,直接放逐太空的事情了。 蕭老頭指著第一次發現的壇說了句:「你看,那個壇里的靈嬰煞已經出世了。蔣家那幾個人的死,應該是它的傑作吧!但它此刻又在哪裡呢?又是誰飼養了這麼多靈嬰煞呢?」

「誰?出來?」蔣亦夢的一聲暴喝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朝蔣亦夢所看的方向看去。

一個青灰色的小孩身影一閃而過,在祠堂後面的房間消失了。

「走!去看看吧!」蕭老頭拿出一塊系著紅繩的古玉遞給了蔣亦夢:「你把這個帶在身上吧!可以辟邪的。」

我拔出腰間的青銅匕首握在手裡,然後朝祠堂後面的房間走去。

祠堂後面房間的地上有一個小小的地洞,洞的走位乾乾淨淨的,彷彿經常有東西在這裡爬來爬去,把粗糙的地面摩擦的光滑起來。

「哇!哇!哇!」幾聲嬰兒的哭聲從地洞裡面傳了出來。

蕭老頭的臉色一變,急忙拉著我和蔣亦夢往後面退了兩步:「小心,那東西在地洞裡面。」

蕭老頭的話還沒有說完,一股黑色的氣體從地洞裡面噴了出來,一個小小的影子出現在洞口。

「這是哪裡來的小孩子啊?怎麼在這裡啊?你快點過來,到姐姐這裡來,那裡有危險哦!」蔣亦夢朝那個嬰兒的身影走過去。

「小心!它不是嬰兒,它就是靈嬰煞。」我急忙拉住蔣亦夢。

「哇!哇!哇!」那個嬰兒身影大張著嘴巴發出幾聲凄厲的叫聲,然後用充滿怨念的惡毒目光死死的盯著我們幾個。

雖然外面此刻驕陽似火,可祠堂後面這個房間沒有一點陽光,靈嬰煞身上散發出的陰寒氣息讓人渾身上下寒冷刺骨。

「哇!哇!」靈嬰煞大叫了兩聲便揮舞著利爪朝我們撲了過來,蔣亦夢閃身一避,然後一個老龍擺尾,一腳把靈嬰煞踢飛了好幾米。

「哼!我還以為是多厲害的怪物呢!也不過如此啊!」蔣亦夢笑著說道。

「糟了!你剛剛已經惹怒它了。」蕭老頭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說道。

「我說蕭先生,就算它怒了又如何?我的空手道可不是開玩笑的。」蔣亦夢若無其事的說道。

靈嬰煞的身體夾雜著一股凌厲的勁風向蔣亦夢疾射而來,眼看靈嬰煞越來越近,它那小小的嘴裡長滿了鋒利的牙齒。

而我的耳邊只聽到呼呼的風聲,顧不上被靈嬰煞所傷。我一把衝上去抱住呆若木雞蔣亦夢,然後又使出了一招兔子十八翻,在地上滾了好幾個圈才停了下來,然後扶起被嚇呆的蔣亦夢。

靈嬰煞一擊落空,巨大的衝擊力道把前面的全部轟出一個大洞,碎石泥土落了一地。

我反握著青銅匕首擋住蔣亦夢的前面,蕭老頭則從腰間拿出一把奇形怪狀的匕首死死的盯著靈嬰煞。

也許剛剛蔣亦夢的一腳已經徹底激怒了靈嬰煞,它揮舞著利爪又朝我身後的蔣亦夢飛撲過了。

「畜生,還不灰飛煙滅,更待何時。」蕭老頭一聲怒喝,然後念起了咒語:「天清地明,神劍無形,誅邪破煞,大道玄清,神劍誅魔。」

只見蕭老頭手中那把奇形怪狀的匕首散發出幽藍的光芒,漂浮在空中。蕭老頭不斷地做出各種手印操控著那把奇形怪狀的匕首。

靈嬰煞彷彿十分懼怕那把匕首,瑟瑟發抖的竄來竄去,似乎在躲避匕首。

「哼!現在知道害怕了?晚了!」蕭老頭雙手合十,那把奇形怪狀的匕首朝靈嬰煞射了過來。

「砰!」匕首直接插入了牆壁裡面,只露出一個刀柄發出嗡嗡的聲音。靈嬰煞一下避開了匕首的攻擊朝蕭老頭撲了過去。

在它看來,剛才踢它一腳的人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可以操控這把可怕匕首的老頭子。

可它哪裡料到,蕭老頭嘴角微微上揚,又是一個手印,之前射入牆壁的匕首又掉頭朝半空中的靈嬰煞飛射過來。

一直往前飛的靈嬰煞忽然感到一股寒意襲來,正欲躲避的時候。卻感覺胸口傳來一陣劇痛。

靈嬰煞低頭一看,只見那把奇形怪狀的匕首正從後背插入自己體內,從胸口露出了匕首的刀尖。

自己不是靈嬰煞嗎?不是刀槍不入嗎?怎麼還會被這把小小的匕首射穿胸膛?

靈嬰煞的身體直挺挺的從半空掉在了地上,把地面砸出了一個小小的坑,它在地上掙扎了幾下就不動了。

蕭老頭朝靈嬰煞的身體伸出手,那把射穿靈嬰煞胸膛的匕首瞬間回到了蕭老頭的手中,蕭老頭用衣袖仔細的擦了擦匕首上沾帶著的液體,然後將它重新插回了腰間。

靈嬰煞的屍體也發生了變化,胸前那個血洞里飄出股股黑色氣體,隨著黑氣越來越少。靈嬰煞的屍體也在瞬間變得乾枯腐朽起來,很快就變成了一堆焦臭難聞的墨綠色液體。

「靈嬰煞這就被秒了?」我吃驚的看著一臉淡定的蕭老頭。

「嗯吶!已經被滅了,要不然你還想打多久啊?」蕭老頭笑了笑看著我。

站在我後面的蔣亦夢被蕭老頭操控飛劍消滅靈嬰煞的手法驚的目瞪口呆,半響才說了一句:「厲害了,蕭先生這是道術還是功夫啊?我也想學呢!」

「這是道術,一般人學不了的。我曾經是茅山派的掌門,所以我會啊!」蕭老頭笑了笑。

「那你會不會御劍飛行啊?」蔣亦夢瞪大眼睛看著蕭老頭問道。

「什麼?御劍飛行?不行不行,我才不會呢!這個世間也沒幾個人會。那可是仙人才會的東西呢!我只是肉骨凡胎,哪裡會那種法術啊!」蕭老頭笑著擺手解釋道:「你是仙俠劇看多了吧!那東西根本不存在呢!除非他不是人類。」

「咔咔」幾聲清脆的瓷器碎裂聲音傳了過來,我忽然好像想起了什麼,急忙朝祠堂前面大廳走去。

果然沒錯,發出碎裂聲音的正是祠堂角落那一大堆飼煞靈壇。

絡繹不絕的碎裂聲音響徹大廳,嬰兒的哭聲也響了起來。

「老蕭,怎麼辦啊?一下子來了這麼多。」我看到地上的每一個飼煞靈壇都裂開了一個個小口子,焦急的問蕭老頭。

「它們還沒有吸食過血肉,現在最怕火和太陽。我們想辦法把屋頂打穿吧!讓陽光來對付它們就好了。」蕭老頭指著屋頂說道。

「好!我們用罡氣化成掌力吧!」我趕緊凝聚起身上的護體罡氣,然後運氣在掌心。

「轟,轟,轟」三聲巨大的轟響,屋頂被我和蕭老頭用罡氣化成的掌力擊穿了,一束陽光直直的照射在飼煞靈壇上面,一股股黑色煙霧夾雜著凄厲的嬰兒哭喊聲傳了過來。

「各位孩子,你們生不逢時,被壞人煉製成了不能入輪迴的靈嬰煞。今天我在這裡替你們超度一下,希望你們下輩子投胎可以找個好人家。」蕭老頭盤腿坐下,雙手合十念起了超度亡魂的經文。

也是,這些小孩子還在母胎時就被人害死,還煉製成了窮凶極惡,陰邪惡毒的靈嬰煞。也不能完全怪它們,要怪就怪那些修鍊如此天地不容邪術的人。

隨著蕭老頭所念的超度亡魂經文響起,飼煞靈壇里的聲音漸漸的變小了。在那一剎那間,我彷彿看到許許多多的小孩子笑嘻嘻的看了看我們,彷彿在說謝謝。 萌寶令,爹地我要了 然後那些小孩子的身影慢慢的遠去,直至消失在遠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