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想過問一下他們的工作,每次話到嘴邊又收回去了,這些人可能自己明白在幹什麼吧,這就足夠了,他不可能掌握每一個人的每一件事。

「這裡得安置一個人管理。」況且道。

紀昌笑道:「那就是將來的指揮同知大人的事,您的副手。」

「哦。你可以嗎?」況且問道。

「我……」紀昌一下子愣住了。

「不行,大人,我不行,級別差的太遠了。我才是百戶,我看趙二爺倒是可以。」紀昌道。

況且不是沒想過趙陽,卻怕這人三分鐘熱度,靠不住,又是至親,他也沒法管理,所以才打消這念頭。

「行,這職位給你留著,先不安排人,等你以後立功了,就當這個角色。」況且道。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紀昌急忙跪下感謝。

「起來吧,不用謝我,你以後得自己爭取這個位置。」況且道。

「大人放心,紀昌誓死追隨大人。」紀昌發誓。

這些天各種勢力來探詢的人不少,都是想為某公子到第六衛謀個百戶、千戶、指揮僉事的職位。因為況且還在看管期,前景不明,他們就一邊觀望一邊等待機會。他們的心理況且很清楚,萬一皇上給他定罪,這第六衛就不知道花落誰家了。

況且對此不急,軍官的事好辦,他準備總旗小旗這些職位全部空著,留給下面的人賞功用,百戶也要空出幾個名額,只有千戶以上的才有必要從外面遴選。下面的人就是立功,升到千戶也不知得多少年,他等不了。

另外他沒有著手這些人選也是不確定皇上是否安置人,或許哪天一張紙下來,所有職位皇上全給安排好了,這種事也不能排除。

「大人,咱們這兒真不像錦衣衛,而是像作戰部隊。」紀昌笑道。

他在錦衣衛多年了,錦衣衛的人員從沒這樣訓練過,力士校尉這些人也就是練練摔跤、擒拿、格鬥這些,在體力耐力各方面要求的沒有這樣變態。

「我也不知道,一切按照皇上的指示辦。」況且道。

「大人說的是。」紀昌應道

「紀昌,你這個百戶怎麼得來的?」況且問道。

「大人,屬下的爺爺是宣府總兵官,屬下這個百戶是蔭襲來的。」紀昌道。

「那下面的力士校尉這些人升到百戶一般需要多長時間?」

「大人,這一般不可能。他們升到總旗就停止了。這就像千戶,升到指揮同知也就是最高了,不可能憑功勞升到指揮使的位置,中間有無法跨越的障礙。」紀昌笑道。

「是這樣啊,那你還是可以升到指揮同知的位置。」況且跟著笑起來。

「屬下感謝大人栽培,決不會讓大人失望。」紀昌道。

況且這裡暫且不說, 我師兄實在太謙遜了

劉守有是什麼人,那是全國上下最可怕的人,稱之為魔王都不為過,哪怕他是名臣子弟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這倒不是說劉守有多麼殘酷,而是北鎮撫司那地方就是那樣,你就是放尊菩薩在那裡,也得變成地獄魔王。

「皇上這是什麼意思啊,從來沒有北鎮撫使兼任都指揮使的,錦衣衛成立以來就沒有過。」都指揮同知唐遂聽到這消息,恍如晴天霹靂。

他原本是錦衣衛里最高官員了,還以為自己有機會「倫序當立」,而且也花錢疏通關係,打通上面,結果全白費了。

「大人,這是要血洗咱們嗎?」龔繼業兩股戰慄。

他們關係最好,這次兩人在城外也算撞上了好運,另外一個指揮同知帶隊的人馬全軍覆沒。

「難說。」唐遂也是心神忐忑。

總部上下籠罩著一層恐怖氣息,人人自危,看來以前一直傳說的皇上要清理整頓錦衣衛的消息果然不假,而且可能更加嚴厲,甚至殘酷。 ?劉守有走馬上任,召集所有人開會,傳達皇上的旨意。

他依然溫文爾雅,白面書生的樣子,待人和藹可親,那一陣對況且口舌刻薄,是他故意為之,也是變相提醒況且時刻牢記職責。可是他沒想到,況且天生不吃這一套。

劉守有越是和藹,下面人越是緊張,他要是上來就是一頓痛罵,一頓訓斥,下面的人反而安心了。

所有人都流著冷汗,聽著他在上面說話,說的無非是重整錦衣衛,把錦衣衛打造成誓死忠於皇上,能完成皇上交給的任何任務、又能公平執法嚴格執法文明執法的隊伍。

下面人聽了半天套話,都把重點放在整頓二字上,這就是要血洗的信號。

「況且那小子怎麼沒來,他就不怕上面那位收拾他?」司徒登左右看了兩遍,也沒找到況且。

「人家第六衛是獨立的,直接歸皇上指揮, 海賊之低調的王者 。」曹化騰道。

「對了,聽說他被皇上放了,只是罰了半年的俸祿。」司徒登道。

「就是啊,秦端明死的冤啊,兩人罪過差不多,說起來還是況且的人先動的手。」馬天宇道。

「也沒什麼冤的,那樣死最乾淨利落了,要是落到上面那人手裡,比死更糟踐。」司徒登道。

這句話,猶如一股洶湧而來的洪荒之力,讓所有人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起來!可惜一時沒機會表達。


會開完后,不少人開始寫信,給自己的所有關係,一是打聽這次皇上任命劉守有的緣由,二是提前為自己找好退路或者保護傘,現在誰能在大清洗中生存下來,只能各憑本事了。

我是不是到況且的第六衛避避風頭?駱秉承這樣想著,給況且寫了一封信,請他來鎮撫司拿回自己的東西。

「人人自危啊,駱秉承也慌了手腳了。」況且看到信后對紀昌道。

「誰能不害怕啊,劉大人兼任都指揮使,那就是鐵血的標誌。」紀昌為總部的人感到悲哀。

「他兼任都指揮使,得按照皇上的意思辦事,也不能一手遮天。」況且道。

「大人,不是誰都像您這樣,有張大人做保山的。」紀昌覺得況且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那類人。

的確,敢跟劉守有公然叫板叫囂沒聖旨別來找我的也就況且一個,絕無第二人。

況且沒心思理會總部的事,那裡的人他覺得駱秉承人還不錯,也跟劉守有了交代,讓他照顧,其餘的就沒有挂念的事了。

傍晚時,又有兩千多人被淘汰,還是昨天的那個景象,抱頭痛哭一陣后,也就死了心,然後拿著十兩銀子歡喜地的回家了。


「訓練是逐步加強的,以後淘汰下來的人會越來越多了。」周鼎成道。

「變態,一群變態的傢伙。」趙陽替那些被淘汰的人感到冤枉。

「這標準可是你老爹給訂立的,教頭也是你老爹給請的,有牢騷回家發去。」周鼎成毫不客氣地頂了回去。

「體能訓練就能淘汰下來一萬人?」況且覺得是否該適當降降標準了。

「一萬人可能都不止,體能耐力兩項是最主要的,只要體能耐力過關,各項技能倒是都不難練,頂多笨些的多花些時間,可是體能耐力是硬指標。」周鼎成道。

按說技能方面科目更多,馬術、射箭、刀術、槍法以及斧頭、長戟等等,至於火器這一項,現在還沒有編入技能科目,那得由神機營的人專門培訓。

潛伏、收集情報、偵察情報、偵緝和抓捕是最後訓練的科目,這些科目只能挑選有天賦的人來訓練,不存在中選不中選的問題。沒有天賦,就是練死了也沒用。

況且暫時放棄了訓練水師,他接受了武定侯的意見,可以從江南水師和福建水師那裡調人。水師在京城的訓練科目,定位在不暈船並且能在船上進行戰鬥。憑一個衛的編製無法打造水陸兩棲型的全能部隊。

兩天下來,三分之一的人遭到淘汰,這還真有些出乎況且的預料,十選一的概率看來完全有可能。

況且不想放走那些基礎非常好的人員,好不容易招來了,怎麼也得留下一萬人吧。

他記得蒙古軍團就是以萬人為最大編製,蒙古最興盛時期,一個萬人軍團就能跨越千里獨立作戰,輕鬆滅掉一個國家。

他也想打造這樣一支強勢的萬人軍團。

他相信有這樣一支萬人軍團的話,在沿海無論是對付海盜還是倭寇,都有了充足的底氣,至少能讓他們不敢輕易上岸,至於海上的戰鬥,那是將來的事了。

「對了,關於編製的事老侯爺怎麼說。」況且問趙陽。

「還怎麼說?皇上怎麼跟你說的?」趙陽聽到這個,氣就不打一處來。

「怎麼了?」況且一頭霧水。

「你別問怎麼了,先跟我說皇上給你的旨意。」趙陽黑著臉道。

「皇上只是讓我從頭打造一支全新的錦衣衛,也就是錦衣第六衛,說是經費不限,人員我自己挑選招募訓練成軍,這就是全部內容了。」況且道。

「是啊,那關於編製是怎麼說的?」

「沒說編製的事啊?」

「你怎麼不先問個明白呢,我老爹倒是替你苦心籌劃,還特地聯絡幾個國公府,厚著臉皮跟人家要來幾百個編製,人家答應了,然後又在都督府給你準備三千人的編製,費了不少的人情,都督府可不是我老爹一個人說得算的。然後我老爹跑到兵部商量,這事得兵部批准啊,結果你猜人家兵部怎麼回答的?」

「兵部怎麼回答的?」況且急忙問道。


「兵部說了,你這個第六衛跟錦衣衛都指揮使司是一樣的,編製沒有上限,最多可以擴充到六萬人。」


「六萬人?」 禁愛總裁,7夜守則

「你沒聽錯?」周鼎成不信。

「錯個毛啊,可惜我老爹到處厚著臉求人,花費了一大堆人情,結果全是無用功,根本用不著。我說你小子以後辦事靠譜點行不行,嘴上沒毛,辦事不牢。」

趙陽總算逮到機會了,黑著臉把況且罵的狗血噴頭。

「不,不,這事准嗎?」況且還是不敢相信,現在的錦衣衛都指揮使司下轄只有兩萬多人,還有大批當官不幹活的,真正做事幹活的也就一萬多人,大部分還是官員。

「不相信自己去兵部問,兵部的話還是不相信,那就去問皇上。」趙陽黑著臉道。

「我暫且信吧,哪天真得問問張鯨張大人。」況且道。

「你不用問,這是皇上給兵部的旨意,你以為兵部敢亂說?」趙陽道。

「皇上的旨意?」況且大叫起來。

皇上幹嘛惜墨如金啊,幹嘛不加上這一句啊。況且此刻無比抓狂,卻只能揪著自己的頭髮。

「我老爹還要找你算賬呢,這麼多人情費怎麼算?」趙陽故作威逼道。

「怎麼算都行,多少銀子我掏,不賴賬。」況且道。

「你以為是錢的事,我家缺銀子?這可不是銀子的事,人情重如山,這個你不懂嗎?」趙陽不依不饒道。

「我說小子,你見好就收吧,別得瑟的過頭了啊。」周鼎成實在看不過去了。

「六萬人的編製,那就把招募來的人全收了吧,不用再淘汰了。」況且有些暈頭了。

「不行,標準堅決不能降,最後幾項不合格的人可以留下來,訓練他們偵緝、抓捕科目。這些事不需要太強的體能和耐力。人員以後可以逐年招,不要一下子滿額。」周鼎成還能保持清醒。

「我老爹回去也說,標準定的太高了,原來是按五千人的編製定的。」趙陽道。

況且這才明白,難怪啟動經費就是四萬,隨後二話不說又給了五萬,這應該也是啟動經費。

「可是已經有錦衣衛都指揮使司了,皇上幹嘛還要讓我打造一個全新的?」

「可能是派你去沿海鎮守,皇上不是很信任武將總督。」趙陽附在他耳邊道。

「一定是這嘛事了。」況且現在也相信,皇上給他的使命就是在南方,在沿海。

「標準不降低,打造一個五千人的核心隊伍,然後再打造一個五千人的第二層的隊伍,這是一個萬人軍團,其他的可以留五千左右,訓練他們偵察、收集情報、偵緝、抓捕。」況且一下子有了底氣,可以隨心所欲地打造這個全新的錦衣衛了。

「那就是頂多再淘汰一萬人,其餘的都能留下了,不過這些人按照體能耐力的通過程度定個一二三等吧。」周鼎成道。

「好,就這麼辦。」況且大手一揮,彷彿江山在握。

「二哥,侯爺那裡,我哪天登門謝罪去呢。」況且假裝羞愧地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