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衆人一眼,隨後大笑着投入篝火中消失不見。隨後衆人被拉扯之力送回房間,周圍瞬間安靜下來,只有面癱的屍體還留在原地。

“什麼,12點之前離開?”徐淵聽完藍海辰的解釋,有些驚訝的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敢相信事情就這麼完了。

“不可思議是不是,我也這麼覺得。所以我們才更要謹慎,不能有絲毫鬆懈。” 歌武新紀元 藍海辰點點頭說。

“那你想怎麼辦,跟隨大部隊離開?”一旁的墨雅開口問,並且向門外看了看。

此時走廊裏十分嘈雜,大家都在忙着收拾行李,準備離開。

“這是個辦法,這樣吧,你們去叫幾個平常接觸比較多的人,雨煙也跟你們一起去,好有個照應。”藍海辰說着又看向莫非的房間,“至於我,我去看着波板糖。”

“這個有必要嗎?”江雨煙問。

“當然有,現在莫非已死,我們能看得到的敵人只有波板糖,多防着點總比不防要好。”藍海辰點點頭說。

“那好,既然這樣我們就快些行動,不要讓其他人先走了。”江雨煙隨即站起身來,催促大家開始行動。

於是行動開始,徐淵和墨雅開始收拾行李,並聯絡其餘助手。而藍海辰則來到莫非房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波板糖過了一會纔將門打開,此時的她狀態很不好,臉上寫滿了憔悴。

“幹嘛?”波板糖從門縫中看着藍海辰問到,語氣十分不耐。她並不知道是藍海辰設計殺死了莫非,否則恐怕早就跳出來與藍海辰拼命。

“沒什麼,過了看看你怎麼樣了。”藍海辰回答說。

“我很好,過一會兒就走了,以後也不會再見。”波板糖冷淡的直接回答,然後便關上門不再理會。

藍海辰聳聳肩,他敲門只是想看看波板糖在不在而已。至於波板糖的態度,藍海辰並不在意。

計劃進行的很順利,徐淵和墨雅很快找到幾名同行的助手,一起結伴離開灰樓。江雨煙一起跟着送行,一堆人浩浩蕩蕩的向來時的方向走去。

至於波板糖,則過了好一會兒纔出門離開。藍海辰遠遠跟在後面,發現對方的行爲沒有任何不妥,只是一個人默默的向出口走去。

“奇怪,她難道真的不打算幹些什麼?”藍海辰正暗自思索,手機卻突然震動起來。

“喂,海辰,墨雅他們已經成功離開了。”電話裏傳來江雨煙的聲音。

“離開了?沒有發生什麼意外?”藍海辰奇道。

“沒有,整個過程都很順利。”江雨煙回答,“這裏有一道光幕將我擋住,我出不去但還是能看到他們。他們已經走了,離開了遊戲管理方的控制範圍。”

“真的成功了,爲什麼一點意外也沒有發生?難道莫非筆記本上記的都是假的?”藍海辰越想越覺得奇怪,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大起來。

餘音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 藍海辰怎麼也想不明白,難道因爲莫非的死,整個計劃有了什麼改動?還是說沒有了莫非的配合,餘音的計劃已經無法完成,因此取消了整個行動?

“總覺得這不太可能,餘音計劃了這麼久,沒可能這麼輕易放棄的……”藍海辰最終還是搖搖頭,否認了計劃取消的假設。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還繼續監視嗎?”這時江雨煙開口問,她還是有些擔心。

“暫時不用了,等會我們聯繫一下徐淵他們,看看他們的情況就好。這次遊戲管理方應該沒有屏蔽我們的手機信號,可以打出去。”藍海辰想了想回答說。

“好,那我這就回來,你還在跟着波板糖嗎?”江雨煙點點頭說。

“我就在出去的路上,你回來肯定能看見我。波板糖也暫時不用跟了,她應該不會做什麼。”藍海辰說到。

於是藍海辰停下在原地等待,沒過多久江雨煙便來到。

“我遇到波板糖了,她的狀態好差,不像是裝出來的。”江雨煙見面就說。

“她既然能與莫非一起過來,關係肯定非同一般。既然莫非已死,波板糖或許就沒用行動的動力了。”藍海辰回答說。

“真是搞不清楚,這個餘音究竟在想什麼。”江雨煙氣憤的一跺腳,十分不滿的抱怨,“等會我就給徐淵他們打個電話,確認一下情況。”

於是兩人回到灰樓,進入房中繼續等待。刀尖等人正好看到他們,瞪大了眼睛指着藍海辰吃驚的開口:

“啊!你們這是早就認識,還是在遊戲裏看對眼了?”

現在遊戲已經結束,藍海辰他們也不用再掩飾什麼,自然住在同一間房裏,刀尖等人見到自然吃驚。

“這個是祕密……”藍海辰神祕的一笑,與江雨煙關上門回到房中。

藍海辰兩人在房中等待,直到12點過去,纔拿起手機撥打徐淵的號碼。

“喂,海辰你那邊怎麼樣了?”徐淵接起電話問到。

“我這裏一切正常,倒是你們在哪呢,中途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吧?”藍海辰問到。

“我們?我們就在那個小縣城周邊啊,閒來無事就四處逛逛。倒是你們到底在哪,不是叫我們過來有事嗎?”徐淵疑惑的回答說。

藍海辰和江雨煙聽後都皺緊了眉頭,徐淵的話好奇怪,似乎與藍海辰說的對不到一起。

“我明白了,法官說過,他們離開這裏後就會失去記憶。看來這個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他們不記得在這裏的事了。”藍海辰解釋說,江雨煙也點點頭,看來情況確實是這樣。

“什麼意思,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墨雅聽後也十分疑惑,連忙開口問。

“其實你們已經幫我們渡過第五輪遊戲了,就在剛纔你們才離開遊戲區域,只是忘記了而已。”江雨煙回答說。

接下來藍海辰將之前經歷的事簡單一解釋,只是由於顧及遊戲管理方的反應,說的十分含糊。但就算如此,徐淵和墨雅還是大吃一驚。

“你是說我們已經跟你們參加完第五輪遊戲了?”徐淵吃驚的表示。

“是的,都已經完事了。現在我們正在等待接下來的安排,你們就離開了。”藍海辰點點頭說。

“那徐淵的安全問題……”墨雅也問。

“應該也沒有事了,在遊戲裏解決了一些麻煩,你們能順利離開就已經說明了問題。總之接下來只要一切小心,就應該不會出事。”藍海辰表示。

徐淵和墨雅聽後都放心不少,餘音的計劃實在令他們很擔心。

“對了,我跟你們視頻一下看看,你們打開聊天軟件。”這時藍海辰突然說。

一旁的江雨煙先是一愣,然後立刻明白藍海辰的意思。

之前徐淵和墨雅就是被一個像極了藍海辰的聲音騙過來的,如果對方故技重施,單靠通話就無法分辨真僞。誰知道現在正與他們通話的徐淵和墨雅,到底是不是真的?

於是雙方開始視頻,在見到徐淵兩人正搭着便車在通往縣城的路上,藍海辰這才徹底放心。

“那不打擾你們了,記得回去後趕快離開,不要停留。”藍海辰最後囑咐完便掛斷了電話。

“看來是真的沒問題了,徐淵他們暫時安全。”江雨煙看着藍海辰說。

“是的,無論如何這是好事,暫時不用去擔心這方面的事了。”藍海辰點點頭說,“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要想想我們的問題。不知道今晚我們會遇到什麼情況,總之還是要做好思想準備。”

江雨煙聽後表示明白,現在遊戲應該已經到達最後關頭,每一步都必須十分小心。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兩人本以爲期間不會再出現什麼意外,但沒想到他們還是錯了。

當時間接近下午2點鐘時,走廊裏突然傳來一陣歇斯底里的叫聲。發出叫聲的是個女子,叫得極其悽慘,即使隔着房門也聽得十分清楚。

“這是?!”藍海辰一聽之下頓時站起身來,表情十分震驚。一旁的江雨煙也一臉不可思議,似乎這個聲音絕不可能出現在這裏。

因爲他們聽到的,居然是波板糖的聲音!

“她不是離開這裏了嗎?怎麼又會回來?”

藍海辰一把拉開房門,果然看到波板糖正跪在走廊上大聲叫嚷,表情恐懼至極。

周圍不少人都探出頭來,見到波板糖也十分吃驚。

“她不是莫非的助手嗎?怎麼沒有離開嗎?”海盜疑惑的說。

“時間很充裕啊,怎麼會沒有離開。”女強人也奇怪的表示。

藍海辰見狀立刻拉起波板糖,將她拽到自己的房中,一邊拽還一邊假裝安慰。

“不要哭,大不了晚一會離開。”

衆人見狀也沒有阻攔,畢竟莫非之前與藍海辰處於同一陣營,收留波板糖在情理之中。

藍海辰將波板糖拖到房中,關上門立刻開口詢問。

“怎麼回事,你到底爲什麼還留在這裏?!”

波板糖顫抖着半天說不出話,只是自顧自的在那裏哭泣,似乎真的很害怕。

“她到底在害怕些什麼?”藍海辰忍不住心想。 波板糖還在哭泣,情緒絲毫不見好轉,江雨煙見狀只得先給她倒了杯水,等待波板糖穩定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波板糖的心情才漸漸平復。藍海辰讓她坐到椅子上,繼續詢問起來。

“你怎麼會還留在這裏?不是已經離開了嗎?”藍海辰問。

波板糖聽後身體又是一哆嗦,過了好久才緩緩開口回答。

“我、我本來確實要離開的……但、但沒想到中途居然昏迷……醒來後已經過了12點,已經無法出去了!”

波板糖說完又開始顫抖,臉上的表情再次變得恐懼。

藍海辰聽完與江雨煙對視一眼,就是這樣?這也太草率了。

“難道這傢伙因爲莫非的事太過傷心,因此中途昏倒了?這是不是太扯了點……”藍海辰心想。

這個解釋看似合理,但其中巧合的成分太多。經過之前的事,藍海辰已經不認爲這些所謂的巧合是真的巧合。

“你爲什麼會昏倒?有沒有個判斷?”藍海辰又問。

波板糖聽後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原因。

“真的只是巧合?你覺得這裏面會不會有刻意安排的成分?”藍海辰再問。

這次波板糖的反應突然劇烈起來,她猛地看向藍海辰,似乎想到了什麼但又不太敢說。

“是跟餘音有關,對不對?”藍海辰挑了挑眉毛問。

波板糖不說話,但從她的表情來看,藍海辰說的八九不離十。

“果然,看來這件事果然與餘音有關。”藍海辰點點頭,隨後突然注意到江雨煙爲波板糖拿的那杯水。

“如果是餘音的話,想讓你留下其實十分容易。比如只要在水裏面加一點東西,就可以讓你倒在地上。”藍海辰說。

其餘人聽後都看向水杯,藍海辰說的對,如果是餘音的話,依靠她的影響力在水裏做些手腳並非不可能的事。

房間裏的食物和水每天都會更新,因此只要在其中稍微動些手腳波板糖就會中招,沒有任何難度。

波板糖聽後臉色更加難看,如果真的是餘音做的,那麼……

“她到底爲什麼要向你出手,之前你們不是在計劃對付徐淵?”藍海辰又抓着波板糖問。

波板糖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最後還是點點頭開口。

“其實具體的內容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知道他們想留下兩個助手而已。”波板糖回答說。

“徐淵和墨雅?”江雨煙問。

“有徐淵,但另一個好像不是墨雅……”沒想到波板糖居然搖頭否認了江雨煙的話,“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清楚這對他們的計劃十分重要。

原本莫非被殺,我以爲這個計劃已經被擱淺,沒想到最後居然是我留了下來……!”

藍海辰聽後眯起眼睛,他從波板糖的話中發現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

“莫非是與我們同一陣營的人,而這一輪遊戲又是按照陣營決定輸贏的。按照這個規則,莫非的死應該不會影響到你們的計劃。”藍海辰說。

確實,按照這輪遊戲的規則,莫非應該是勝利的一方,是有資格進行接下來的遊戲的。

哪像波板糖聽後慘然一笑,擡頭看着藍海辰開口:

“那你見他現在回來了嗎?”

藍海辰聽後一愣,確實,直到現在藍海辰他們還沒有見到莫非回來。原本藍海辰以爲這只是時間問題,但聽波板糖的語氣,似乎沒有這麼簡單。

“從莫非那裏我知道,這輪遊戲雖然表面上是按照陣營分輸贏,但每個玩家在其中的表現也是十分重要的。

這次法官沒有給你們評分吧?你覺得這是爲什麼?”波板糖又問。

“爲什麼?”

“因爲這次的評分似乎不是由法官進行的,而是另有其人。而這次的評分會直接影響到下次遊戲資格。

確實,只要遊戲勝利哪怕中途死掉也不會算失敗,但卻會切切實實影響評分。我不知道接下來莫非會被如何安排,但肯定會跟你們不一樣。”波板糖解釋說。

“居然是這樣……”藍海辰聽後暗暗點頭。

波板糖說的不無道理,從之前的比賽就能看出,遊戲管理方現在是在優中選優,因此每一輪遊戲玩家的表現都至關重要絕不能忽略。

而像莫非以及之前死亡的醫生,雖然也算勝利,但評分自然不會太高。如此一來他們接下來的“待遇”肯定會與藍海辰不同。

“也就是說,之前莫非準備的那些計劃,因爲在遊戲中死亡的緣故很可能已經用不上了。這也是爲什麼波板糖沒有任何行動的原因,只是她沒有想到,最終留下來的卻是自己。”藍海辰心想。

“那你知不知道,之前莫非將徐淵留下來是想幹什麼? 雙喜盈門 或者說你知道多少?”藍海辰又問。

波板糖聽後苦笑一聲,搖着頭緩緩開口。

“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就是了……”波板糖說。

接下來藍海辰又問了幾個問題,但波板糖卻已經不再回答。藍海辰知道對方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便不再詢問。

於是他們就讓波板糖待在房間裏,自己則繼續等待。

不知不覺天色開始變暗,終於在時間接近5點半時,衆人的手機一起震動起來。

是信息,遊戲管理方的信息。

“各位玩家,請將你們的裝備帶好到遺蹟集合,接下來的篩選馬上就要開始。”

藍海辰等人立刻背上揹包開始行動,衆人憑藉天邊夕陽的餘光快速趕到遺蹟,卻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什麼意思,也沒說具體在哪裏,就只提到了遺蹟。”礦工看着周圍抱怨說。

“應該是進入遺蹟就可以吧?既然他們沒提的話……”蝙蝠也皺眉說。

此時時間已經接近6點鐘,衆人只得坐下來靜靜等待。接下來隨着手機上的時間到達6點,衆人突然感覺一股詭異的能量將所有人覆蓋。

“這、這是將我們鎖定了?”海盜看着周圍說。

“不,沒有這麼簡單,恐怕整個遊戲區域都已經被這股力量囊括其中。”藍海辰看着天空說。

衆人也擡頭看去,發現天空中竟隱隱有一層藍色的光暈,將整個遊戲區域包裹,包括灰樓在內。 所有人都驚異的看着這層光暈,即使是對此一竅不通的人,也能感受出這股力量的強大。

之前法官展示過的那些手段,在這層光暈面前似乎都只是小兒科而已,不值一提。

“這、這到底是什麼,爲什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強大的力量!”海盜看着天空大叫到。

“莫非這就是所謂的篩選?”蝙蝠也皺眉說到。

衆人就這麼擡着頭等待了片刻,發現眼前的景象雖然不凡,但卻沒有讓衆人發生什麼實質性的改變。他們仍然安好的站在遺蹟裏,沒有任何不妥。

“這東西該不會就是曾防護罩吧?只是把範圍內的東西同外界隔離起來。”礦工猜測說。

“防護罩?”荷官有些聽不明白。

“是啊,很多科幻片裏不是都有嗎?罩在飛船外面,用來防禦攻擊的那種。”礦工又說。

“那種東西之前不就有嘛,遊戲一直在用這種方式阻止外面的人進來。”女強人沒好氣的說。

“不,不一樣。這股力量與之前遊戲管理方使用的那股力量有本質區別,不是一回事。”這時藍海辰突然開口說。

“什麼?你怎麼知道的?”刀尖奇怪的問。他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卻只是詢問,並沒有試圖反駁。

藍海辰之前的表現已經證明,他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的下結論。

“你是不是看出了些什麼?”小丑也看着藍海辰問。與藍海辰合作了這麼多天,小丑也多少感覺出藍海辰有些特別。

“是一種感覺,我也說不清楚。但我剛纔說的應該沒有錯,這層光暈與之前遊戲管理方的確實不一樣。”藍海辰回答說,依然擡頭看着天空。

藍海辰也不知道這種感覺究竟從何而來,或許是身爲初代玩家的感覺,或許是因爲別的什麼,總之十分強烈。因此藍海辰更願意去相信它,相信這種結論。

衆人正在七嘴八舌的議論着,周圍的環境突然就有了改變。

一片詭異的能量突然從衆人腳下升起,將衆人團團圍住。緊接着一陣劇烈的風突然出現,吹得衆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