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雅想要嗎?我可以送你一個。”李南方在天界是名聲僅次於龍戰的戰鬥狂人,在閻羅修煉場內也是威名赫赫的。

如今卻像一個大哥哥一般,溫柔的對待一個女生,還真是叫人歎爲觀止啊。

“想!”波雅不會口是心非,重重的點點頭。

“你且等等。”他身好像有一枚從一個女武者身拿下來的戒指,那個戒指個頭纖小,較適合波雅的體型。

在空間裏搜索了一番之後,李南方成功的找到了一枚戒指,將那枚戒指取出,放到了波雅的手。 “哇!好漂亮!”波雅拿起那枚戒指藉着夕陽的餘暉一照,那一朵栩栩如生的小雛菊模樣的戒指間鑲嵌着一顆淡黃色的寶石,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的美好。

“這個是要戴哪兒的?”波雅拿起這個小圓環盯了半天,都不明白這戒指是要往哪兒戴的。

她對像戒指這類的飾品都沒有多少的概念。

“我幫你。”看到波雅如此可愛的模樣,李南方的心都快要化掉了,從她手裏拿過了戒指,再執起了她的右手,將戒指套在了波雅右手的指。

李南方給波雅戴戒指的一幕好似定格了一般,看的林寒跟冥王兩人不自覺的扶了扶額頭。

不知道該說李南方是有心還是無意,他到底知不知道,一個男人給一個女人的右手的指套戒指意味着什麼?

“原來是這麼戴的呀,好漂亮!”波雅很喜歡這枚看起來很細膩精緻的戒指,她擡頭揚起一張燦爛的笑臉。

這張笑臉對了李南方,惹得李南方臉色羞紅,想笑又不敢笑,想躲又不敢躲。那樣傻傻的四目相望,直到波雅率先反應過來,身子化爲一隻蝴蝶般,翩翩跑向了林寒,“哥!你看,好不好看?”說完,還將戴着戒指的手放到了林寒的面前邀功。

“好看。”林寒點點頭,收起了尷尬的模樣,滿眼寵溺的看着波雅。

再看李南方的眼神有些不那麼輕鬆了,而是帶着無的嚴肅。衝李南方招了招手,李南方好像意識到了林寒要說什麼表情也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波雅,到姐姐這兒來。”冥王看出了兩個男人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對勁,衝波雅招了招手。

中校的新娘 波雅又跑到了冥王那裏,給冥王看這枚空間戒指了。

“李大哥,你可知,給女人的右手的指套戒指,意味着什麼。”從李大哥初見波雅的面容開始,林寒明顯感覺到李大哥那顆沉寂了數千年的心開始變得鮮活起來。

他的臉不再除了一成不變的嚴肅沒有別的表情了。他在看波雅時,眼底還充滿了柔情。

“意味着什麼?”李南方是古人,怎麼會知曉林寒心裏所想的。

“意味着,你想要娶那個你給她戴戒指的女子爲妻,這是訂下她的意思。”林寒一本正經的說道。

李南方頓時驚了,立馬手足無措的手舞足蹈起來,因爲太過緊張,話也說不出來了。但是肢體動作也不能表達他內心的急切。

“淡定李大哥,其實喜歡人沒有什麼錯,只是你要看清自己的心,你是否真的喜歡波雅?波雅是蛇人族的,不過她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好女孩,你喜歡她沒有錯。但是你們之間,有着跨越不了的鴻溝,饒是如此,你還是喜歡她嗎?”波雅的體質特殊,如果不穿着冥王姐姐給她的一身衣服,怕是誰都不能觸碰她。

所以李南方如果真的喜歡了波雅,這未必是一件好事,因爲他們只能相守,不能觸碰對方。這對深愛的兩個人來說,太殘忍了。

“我喜歡她,無關乎身份,是喜歡她。看到她高興,我高興,看到她難過,我心裏也不是滋味。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喜歡。”李南方是一個老大粗,對喜歡的概念並不深刻,撓着頭,他開口跟林寒說了這麼一句話。聽得林寒嘴角微微的揚起,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是喜歡,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思了。我贊同你去追波雅,不過事後結果如何,你自己承擔。”這怕是千年鐵樹要開花了,只是他們之間的命運,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了。

夕陽西下,夜幕籠罩大地,林寒他們也總算離開了林子。

走出林子的一剎那,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什麼情況,竟然這麼熱鬧!

林子之外,竟然在舉辦一個大型的慶典,那些人的模樣長相都跟那些入侵他們世界的獵者無異。

林寒他們很是警覺,立馬先躲了起來。

依照他們的模樣,貿然出現在這個地方,怕是會引起轟動。所以最好的還是先僞裝一番。

思及此,他連忙施展靈力,將他們身的衣服全部變成了黑色的長袍,還是那種將腦袋也遮去的。

不過冥王不喜黑色,自己動手將黑色的長袍變成了紅色的。

看起來有些扎眼,不過勝在前面的慶典身穿紅色衣物的異世人也不少。所以冥王的打扮還不算會引起轟動。

“你們怎麼都弄得跟我一樣了?”波雅一臉費解的看着他們三人,幹嘛都換了一個裝束。

“這不是我們的那個世界,我們的模樣跟他們格格不入,屆時引起他們的注意不好了。”林寒跟波雅解釋了一句,順便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波雅乖乖的點點頭,不再開口。

四人這才從暗處走出來,擡步邁入了前方的慶典現場。

這個慶典具體是做什麼的林寒不清楚,唯一清楚的是,在這慶典的周邊竟然還有一些小攤販在進行交易。慶典心的一羣人在載歌載舞,看起來好不快活。

林寒對那些舞曲沒有多少的興趣,他有興趣的是那些交易貨品。竟然都是一些藥材,這些藥材對林寒來說彌足珍貴,其還有幾株是妖妖那個丹方記載的藥材。

“哥,我想要去那裏看看。”不知是蛇族天生對音樂敏感還是怎麼的,聽到那些異世舞曲,波雅的身體不自覺的跟這他們舞動起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最後乾脆跟林寒說想要跟他們一起去跳舞。

“讓李大哥陪着你。”林寒頭也不擡的說道。

波雅有些失望,不過還是同意了。李南方帶着波雅一起進入了那千人隊伍的舞蹈大隊。

不過跳舞不是李南方的專長,他明顯笨手笨腳的。看的波雅有些看不過去,伸出手牽起了他的,帶着他一起跟了節奏,兩人開懷大笑,笑聲滿滿的都是幸福。

“這個,需要什麼來兌換?”林寒撿起了一株仙藥,這仙藥通體呈現而銀白色,散發着微弱的銀色光芒。 是一種名叫歸魂花的仙藥,這也是林寒的丹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所以林寒對這株仙藥勢在必得。

“恩~”對方擡手,劃了一個數字,林寒愕然,有些不太理解,這數字意味着什麼。

“你說多少錢得了,幹嘛這麼神神祕祕的。”冥王不耐煩的開口,這人到底是不是來做生意的。

……

冥王的話讓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冥王姐姐的性子怎麼一點都沒有改變。

“十枚天仙階品的丹藥。”那人無言以對,睨了一樣眼前這兩個看起來行爲怪怪的人。這兩個人打哪兒冒出來的。

“十枚!你怎麼不去搶啊!”冥王聽完直接怒了,這分明是搶劫啊!

“噓……”林寒對着冥王劃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他轉過頭,對那個人。

“你看,這枚靈仙階品的丹靈,能夠抵消十枚天仙階品的丹藥嗎?”林寒身天仙階品的丹藥還真沒有十枚之多,但是靈仙階品的丹靈還有一隻,他取出了丹靈,放到了對方面前。

“不是吧!你居然要將我送人……”這丹靈也沒有意識到林寒竟然捨得將自己送人,自己可是神尊階品的丹藥啊!主子怎麼捨得啊!

“這丹靈認主了嗎?”竟然是丹靈!

那個人的眼底明顯閃過了一抹貪婪的神色,這一顆丹靈,可抵得九顆丹藥的說法他還是聽過的。尤其,這片大陸,能夠煉製出尊階丹藥的煉丹師屈指可數啊!這傢伙居然手持靈仙階品的丹靈跟自己兌換一株看起來一旦都不起眼的草藥!

對方激動極了,但是老奸巨猾的他選擇按耐住了激動的心情。

“未曾。”要是認主了,是會有氣息的。這些丹靈是當初在大赤宮煉製出來的大力丹丹靈。

對林寒來說是沒有多大用處的,畢竟自己還沒有達到神尊階品。

這丹靈放在自己這裏也是無用功。

“那可以吧……”對方說的極其勉強,一副很不樂意交換卻不得不交換的樣子。

“一顆靈仙階品的丹靈抵得九顆靈仙階品的丹藥,而一顆靈仙階品的丹藥,敵得過十顆天仙階品的丹藥。這筆買賣,於我來說,不怎麼划算,我看算了。”林寒閱人無數,儘管這人將自己眼底的貪婪掩飾的很好,但是他還是暴露了。

一個想要兌換十顆天仙丹藥的人在碰到了靈仙階品的丹靈不可能會說這麼勉強的話,他欲蓋彌彰下的真正意圖是很想要得到這枚丹靈。

而他這攤子的其他草藥對林寒來說都有用處,沒有哪個煉丹師會嫌棄藥材多的。

林寒打算全部收下,哪怕是做日後的練手之用,都是極好的。

“欸!別走啊!那你說,你想怎樣!”沒料到林寒轉身走,那人有些慌了。一把拉住了林寒開口問道。

“不怎麼樣,你這攤子的藥材全部都給我,我將這顆丹靈給你。”林寒開口提出了條件。聽得對方差點吐血,這小子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好!成交!!”這可是靈仙階品的丹靈啊!若是此時不要,他會後悔一輩子啊!而且看看這個人的樣子也不知道這靈仙階品的丹靈能夠賣到多少靈石,還是先不動聲色算了。

沒想到這樣的條件都答應了,看來自己這丹靈是不得了的存在啊。

林寒揣摩了片刻之後,還是將這丹靈交了出去,將他攤子的仙藥全部都收入了囊。

“修行者!”這些仙藥無端消失,引得那男人大吃一驚,竟然是修行者。

“可不止是修行者,這位,還是煉丹師。”冥王嗤笑一聲,看來這只是一個普通人的慶典,不然這個小攤販也不會在見到林寒的施展靈力時露出這麼驚訝的表情。

“煉丹師……”難怪,難怪出手這麼闊綽,一下子拿出了靈仙階品的丹靈作爲交換!

那男子一臉震驚的盯着林寒,實在看不出來這個黑袍的下面到底是何方神聖。

“走吧!”成功換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林寒自然不會多做逗留,他睨了這人一眼,擡腿要離開。

“好,等我去把波雅跟李南方叫來。”冥王點點頭,決定去叫人。

“那我在原地等你,你叫了他們立馬過來跟我集合。”林寒點頭,算是答應了。

只是讓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是,動盪在這一刻發生了。

冥王纔剛剛沒入人羣,忽然,人羣開始騷動起來。

“快走!那些修行者來了!”一道驚慌失措的叫喊聲傳來,此處的人都徹底的亂了起來。

許多人尖聲尖叫着要逃走,可是卻被一股威壓之勢逼的在原地動彈不得。

數十名修行者乘風飛來,將這方慶典的人團團給圍了起來。還設下了結界,讓他們無法離開。

“放了我們吧!我們只是在慶祝一下秋收慶典,沒有做多過分的事情!”慶典的舞臺一個年過花甲滿臉白鬍子的老人直接衝着這數十名修行者跪了下來。

看到如此一幕,其餘的人都紛紛跪了下來。苦苦哀求着這些修行者能夠放過他們。

這場唯一沒有跪下的人除了林寒是冥王和李南方還有波雅。

林寒一臉冷冽的看着漂浮在半空的十餘人,都是靈仙修爲,他們四個要高一個等階,不過自己還有真仙階品的鳳凰,想要鬥一鬥也未嘗不可。

但是這冰晶鳳凰在這個世界已經絕跡了,自己不能隨便暴露自己的底牌,李大哥好像擁有越級戰鬥的能力。這場戰役,看來只能靠他跟自己了。

“你們是何人?見到我們,爲何不跪?”那些修行者自然注意到了林寒等人,有些不滿的開口問道。

“男子漢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絕不跪小人!”李南方一番鏗鏘有力的話語過後,一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執起手的長劍,李南方眼底殺意迸出,林寒暗施展靈力,雙手掌心幻化出了兩團紫色的火焰,暗潮涌動,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凝固了起來。

【抱歉,更新來遲了,雞蛋昨晚失眠了,今天很艱難的爬起來碼字,抱歉抱歉。】 “一個散仙兩個天仙階品的螻蟻也敢對我們如此說話,真是勇氣可嘉啊……”數十人其一個爲首的修行者嗤笑出聲,看他們的眼神猶如在看三個死人一般。

“他們是誰?爲什麼大家都要跪他們?”波雅一臉困惑的看着這羣看似高高在的人,不明白他們到底有何不同,爲什麼所有人都一副懼怕的樣子。

波雅此話一出,全場皆驚。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生怕這嗓音甜美的少女會招來禍端。

“還有女人?”發現波雅是個女人時,對方的臉的諷刺模樣更甚。

“一定是長的見不得光的女人,所以才這般藏頭藏尾。”看看波雅那身將自己包裹的紋絲不透的裝扮,那羣人的嗤笑聲更甚了。

聽到波雅受辱,李南方的殺心更甚。將長劍拋向半空,靈力迸出,化爲數十把寶劍朝着那羣人刺了過去。

動作之快,讓人應接不暇。

林寒連忙跟,釋放出丹火將那數十把寶劍裹住,寶劍化爲了火劍朝着他們猛飛了過去。

“丹火!竟然是煉丹師!”那羣人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的看向林寒。

“既然知道他是煉丹師,那還快滾!”看來煉丹師的這重身份不管是在他們那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都很好用。

冥王那與生俱來的王者之氣一吼,驚得那些人有些沒反應過來。

情鎖珠玉 小小散仙,怎麼會有如此厲害的氣勢。

“小子,你可有煉丹師公會的徽章嗎?”這個世界的煉丹師雖然受人尊重,可也分爲兩種,一種是散修型的煉丹師,這種煉丹師是不受保護的。另外一種不一樣了,是煉丹師公會認可的煉丹師。這一類的煉丹師,是各方勢力保護的對象,這一類的煉丹師是不能招惹的。

這裏也有煉丹師公會?

林寒微愣,他自然是沒有這裏煉丹師公會的徽章,不知道他們那個世界的能不能用。而且看這些人的修爲在這個世界也算金字塔低端的存在,估計也沒有碰到過真正的煉丹師公會徽章。

林寒的眼珠一動,很快想到了一個主意,從空間裏取出了那個徽章,放到了那些人面前。

那些人見林寒竟然能夠拿得出徽章,眼底皆出現了忌憚之色。

見自己成功的唬住了他們,林寒長鬆了一口氣。

“怎麼?已經看到了這徽章了,還不滾麼!”冥王繼續狐假虎威,試圖將他們嚇走。

“呵呵。”一道輕笑聲傳來,隨即,一個身影踏空而來,落在了他們的間。衆人定眼一看,竟然是玄仙境界的大能!

林寒的腦子頓時響起了警報,這個人,不好糊弄……

“主。”那羣靈仙畢恭畢敬的衝着那名玄仙鞠了一躬,看的林寒大呼不妙,有種頭疼欲裂的感覺。

“讓你們來洗劫個村子都這麼費勁,要你們這羣廢物有何作用。”那人的模樣看起來不過才二十出頭的樣子,面貌清秀,但是略顯奸詐,一雙不懷好意的眼神直視林寒,好似在探究林寒身的真相一般。

林寒被那眼神瞅的有些頭皮發麻,故作鎮定的迎視對方,絲毫不虛對方半分。

修爲差過人家,但是氣勢絕對不能差!

如果說那羣靈仙還能對付對付,這玄仙階品的真的無法對付啊!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林寒緊張的手心冒汗,李南方等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兒去。

那數十把漂浮在半空的火劍這麼硬生生的停滯在了半空,一直髮出嗡嗡的響聲。林寒跟李南方對視了一樣,面色十分的難看。

男子擡手之間,那數十把火劍瞬間分崩離析,掉落在了地,消失不見。

“閣下說你是煉丹師公會的煉丹師,真巧,我剛好有朋友在煉丹師公會,可否借你的徽章一看?”男子微微一笑,衝着林寒伸出了手。

“已經給你們看過了,自然不會給看第二次,這徽章豈是能夠隨便拿出來的!”林寒又不是傻子,這傢伙自稱在煉丹師公會有朋友,若是自己將這徽章交出去他豈不是一眼能認出來了。所以林寒已經決定了,打死都不拿出來。

“呵呵,怕那徽章只是個假貨吧!”男子冷笑一聲,四周的威壓陡然降下,林寒李南方等人直接跪了下了下來。

而波雅臉的面紗也隨之落了下來,當那些人對了波雅絕美的容貌時,明顯閃過了一抹驚豔。甚至連那個玄仙階品的男人,都忍不住爲之一動的感覺。

“你們欺負我哥哥!”波雅見林寒跟李南方下跪,心裏惱怒不已,目光如火,似乎要將他們給吞噬一般。

“這麼無用的哥哥,留着作甚?小姑娘,不如認我做哥哥,哥哥會好好對你的。”沒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有如此絕品,要知道漂亮的女人都是修行者,而且修爲一般都不低。不是他們這個階品的人能夠遐想的。但是眼前這個女人不一樣了,除了美貌,看起來完全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那玄仙男子放大了膽子,走向了波雅。

“你想做什麼!”波雅警惕的看着步步逼近的男人,身子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

只是小小的一步,卻叫對方眯起了眼睛。

他所釋放下的威壓,連她的那幾個朋友都無法反抗,爲何這丫頭還能動彈?

當他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太對時,少女摘下了自己的手套,一雙如白玉般剔透的雙手伸向了他,臉掛着一抹惡笑,“你……讓波雅生氣了……”一聲輕喃,猶如從煉獄飄來的靡靡之音,令人不禁卸下了所有的防備,沉迷在了她甜美的聲線。

衆目睽睽下,少女的雙手捧起了對方的近在眼前的臉,對方的眼底從開始被對方的聲線迷惑所出現的癡迷轉變成了恐懼的模樣,還未來得及掙脫,他感覺自己的體內的能量在迅速的流失。

原本光滑的皮膚和烏黑的頭髮逐漸轉爲了蒼老,在肉眼可視的前提下變成了佈滿皺紋和雪白頭髮的模樣。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尤其是那些平民,更是被這一幕給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宛如一個殘破的老年玩偶一般被丟棄在了人羣,空所有漂浮這的靈仙都從天跌落下來,滿眼震驚的看着那個面容絕美但宛如一個修羅般存在女人,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能夠吸取掉人身的生命能量?

吸取掉普通人的也罷了,竟然連修行之人的生命能量都能吸收掉。

而他們主階品在玄仙階品啊!

這女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波雅的眼神從那個被吸光生命能量的玄仙身移開,冰冷的眼神對那些爲難平民打斷慶典的靈仙身。

只消一個眼神,嚇得他們紛紛跪地磕頭求饒。

“不!不可以波雅。”似乎感覺到了波雅的意圖,心急之下,李南方一把握住了對方的手。

在雙手相握的一剎那,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包括波雅,更是下意識的甩開了李南方的手,眼底出現了驚恐的神色,空氣在一瞬間都凍住了。

每個人都大氣也不敢喘,生怕李南方的結果會跟那個玄仙一樣。

不過很快,大家發現李南方一點事情都沒有。

看到這一幕,林寒忽然明白,波雅這個能力,對本土的修行者有用,但是對他們這些外來的修行者是無用的。她可以隨便觸摸他們這些人,完全不用有任何的顧慮。

李南方顯然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他滿臉驚愕的看着波雅。波雅也是激動的看着他,爲了確定他們之間真的沒有任何的問題,李南方壯大了膽子,伸出手,一把握住了波雅的小手。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們相握的那雙手,李南方緊張的手心都出汗了,這是李南方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女人的掌心溫度是這樣的。

這也是波雅第一次感受到,原來男人的手心溫度是這樣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