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幻聖柱與之前的海之矛聖柱以及海馬聖柱都不一樣。那兩根聖柱雖然不同,但都是具體的形態,可眼前的海之幻聖柱卻極為奇特。虛幻的藍色光影在海中海中心位置處飄蕩著,淡淡的光芒瀰漫在海上,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像是淡淡的煙雲一般。

在這藍色煙雲的影響下,根本無法看清楚海中海中央的情況,自然也看不到聖柱台和聖柱具體的樣子。

那與其他聖柱匯合在空中的金光,就是從那藍色煙雲中射出的。連聖柱和聖柱台都看不到,自然也看不到其上的守護斗羅。

雲川並沒有急著用火眼金睛看穿,對於他來說,對戰七聖柱守護者,與其說是考驗。不如說是切磋戰鬥,玩鬧的性質居多。而這一關對於他而言,簡直是太簡單了。

眼前這光霧應該是屬於天賦領域,海幻海幻,既然有個幻字,很明顯就是精通於精神幻術的聖柱守護者。姑且不說雲川本身的精神力有多麼強大,單說他的火眼金睛就足以看破一切虛幻了。

所以這一關對他而言,應當是最簡單就能通過的關卡。

原地駐足了片刻后。雲川終於騰身而起,朝著那藍色的煙雲飛去。半空之中,他沒有施展出其他手段,而是就這樣直接闖入了對方的領域之中。

當自己的身體進入煙雲之中后,雲川的感覺立刻發生了變化,這似乎並不是一片空氣中蕩漾的雲霧,卻更像是海洋。進入其中,他明顯發現自己的速度變得遲滯了,周圍的禁錮感很像是在大海之中。彷彿連呼吸也變得極為困難。

雲川並沒有急於使用火眼金睛去破眼前的領域,只是將自己的精神力釋放開來。如同一張大網般侵入煙雲之中。

精神力進入煙雲,他立即感受到了不同的地方,與在空氣中探測相比,眼前這煙雲內的阻力至少要大了百倍不止。

精神力散開的速度很慢,而且探知到的東西也都顯得極為模糊,並不真切。同時,雲川的精神力就像是引動了煙雲的鑰匙一般,伴隨著精神力的刺探,周圍的藍色光霧急速涌動起來,他只覺得眼前景物一變,所有的煙雲已經消失,而且他腳下竟然傳來了腳踏實地的感覺。

貌似是處在某個密閉的房間內?

周圍煙霧繚繞,還帶著淡淡的濕氣。

一股如蘭似麝的香氣撲面而來。

頭頂上方有著暖黃色的吊燈,淡淡的光芒揮灑下來,照亮了周圍的一切。純白如鏡的壁磚,因為霧氣的關係顯得模糊,帶上了一層淡淡的潮意。

而此時呈現在雲川眼前的,是一副他做夢也不敢想的場景。

那是一個容納幾人也不嫌擁堵的大浴缸,其中盛滿了熱水。

水面上漂著鮮艷的花瓣……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在這浴缸中,正有兩名不著片縷的女子沐浴其中……

「小川,快過來呀~」其中一名金髮的女子沖著雲川招手,旁邊另一名女子看起來年長她幾歲,兩人的樣貌頗有幾分相似,不是姐妹就是母女。

「川兒,還愣著幹什麼?」另一名女子微笑著,完美的身姿潛藏在水面下,鮮艷的花瓣擋住了雲川的視線。這種若隱若現,誘惑力往往比起完全暴露要強上百倍不止。

「嗞!」

雲川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尼瑪,這種夢幻般的場景誰tm頂得住。

哪怕是小時候,仗著小孩子的身份。他也只是分別和其中一人共浴而已,至於母女兩人一起,這純粹就是想象之中。乃基本上不可能實現的事情。

「可惜呀,都是幻象。」

輕輕的閉上眼睛,他還不至於被這點幻象所迷惑。清楚的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完全就是一種基於自己內心渴望所營造的幻術。真的把這一切當真的,那樂子可就大了。

「不過,我原來喜歡這種小調調嗎?」他的心情有些微妙。

「假的終究是假的。」

雲川搖了搖頭,並指點在額頭上,湛然神光驟然從烙印中噴發而出,與此同時,他雙眼內迸射出兩道恐怖的金光,與那藍色光芒融為一體。

只是剎那間,周圍所有的景物都如同冰雪一般消融著。藍與金,兩色光芒混合在一起,化為一圈雙色光環飛速擴散開來,瞬間清掃著周圍的一切。

光芒所過之處,景物變成了藍色光霧,藍色光霧再被凈化成透明的空氣。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當一切都重新變得清晰時,雲川已經站在一個六邊形的平台上,平台中央,是一根高約十五米,修長筆直的六邊形柱子。上面的魔紋虛幻不定,顯然正是海之幻聖柱。

而在聖柱前,站著一個臉色愕然的中年男子,看上去五十歲左右,相貌還算英俊,只不過此時臉色十分蒼白。在他身上,兩黃,兩紫,五黑,排列著整齊的九個魂環。身穿黑色長袍,身體周圍虛浮著一條蛇狀的光帶,顯然是他的武魂,極為奇特。

雲川當然不知道,眼前這位海幻斗羅的武魂,乃是一種極為神奇而稀有的海魂獸,名叫虛幻之蛇,介於獸武魂與器武魂之間,所以海幻斗羅身上出現的才不是附體的情況,而是虛浮在他身體表面。

此時的海幻斗羅是極其吃驚的,他明明看到自己的領域已經完全將雲川拉入了幻境之中,照這樣發展下去,眼前這個接受考核者必敗無疑。

可就在這時,雲川身上釋放出那神奇的雙色光芒不但破掉了幻境,甚至破掉了他整個領域。對他產生了強烈的精神衝擊。以至於他這個有海神之力加持的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一時間都緩不過氣來。

7017k 說實話,自從秦凡前世發達之後,就再沒來過這種小清新風格的KTV了。

這種大學城附近專門針對大學生的KTV才是真正的能夠唱歌的KTV。而像秦凡前世發達後去的那些什麼夜總會,都不是奔著唱歌去的。

唱歌,秦凡其實是喜歡的,而且唱的還不錯。即使以前因為應酬跟生意的需要,經常混跡在各種夜總會裡,偶爾,興緻上來了,也會唱上幾首,技驚四座。

就連那些自認為唱歌還可以的陪酒妹子,很多這個時候都對秦凡刮目相看。秦凡不像很多土老闆,暴發之後,錢是有了。但是那種粗鄙下流的作風改不了,而且唱起歌來極度要命,尹亞光的奪命歌聲在這些人跟前也不過是弟中弟的級別。

偏偏因為生意的關係秦凡還不得不帶頭鼓掌,包房裡的妹子們也不得不犧牲自己的耳朵跟掌聲。而且,更多的時候,這些妹子寧願選擇這些人唱歌,難聽是難聽點,至少那剛剛摳過腳丫,玩過鼻屎的手,不會在她們身上四處游弋。

「劉哥,別摸了,咱們唱個歌吧!」

每次秦凡聽到那些妹子對著自己的客戶無奈的陪著笑臉的時候,心裡也是哭笑不得。

當然,那些妹子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得學會受這種罪,畢竟錢不是那麼好賺的。

「好久沒真真正正,乾乾淨淨,簡簡單單的唱幾首歌了。」

走進那帶著小清新格調的KTV包房,秦凡感慨的想道。

周安琴這次定的房間是面對面的兩間大包房,一個是401,一個是402.

401基本上已經坐滿了,不過全部都是男同學,煙霧繚繞的,各路麥霸也已經開始輪流霸場了。

402坐了八九個女孩子,還算寬敞,只是每個人都矜持的坐在那裡,還沒人點歌。

「咳咳咳~!我說,你們能不能少抽點煙,眼淚都嗆出來了!」

班長周安琴走進401把音樂暫停了,一邊咳嗽一邊說道。

「劉敬麒,你把咱們男生這邊的人數點一下啊,報名交錢的男生有18個!女生那邊我已經讓周彥嵐在統計了,女生是14個,咱們今晚總共32個人啊!」

說完這些,周安琴趕緊一邊咳嗽一邊退了出去。

劉敬麒開始清點人數,秦凡也大致數了數,除了熊健,其他的十七個人都到了,整個401塞得滿滿當當的。

秦凡把煙掐了,站起身子對著尹亞光他們三個說道:「咱們走。」

「去哪?」

尹亞光問道。

「去402呀!這一屋子全他媽大男人,你他嗎跟他們在這一屋子拼刺刀啊!」

秦凡沒好氣的說道。

大學生嘛,絕大多數是心裡想的很,嘴巴說得大,但是一旦實際行動起來了,一個比一個慫。明明每個人的心思都已經飄到了402那邊,都還在401心不在焉的插科打諢。

尹亞光跟趙凱還有趙輝三個人何嘗又不是?但是現在有了秦凡打頭炮,他們三個也心裡暗喜不已。

秦凡帶著302的三個兄弟直接走進402房間,房間內的女生裝作不經意的看了看他們四個人,臉上沒有表露出來,心裡卻是有點小激動。

今晚的目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女孩子來說,那也不想整個房間全是女同學,唱歌都沒有表現的慾望,有男同學在,那又不一樣了。

在座的女孩子分分往旁邊挪了挪,讓出了一塊地方。秦凡笑呵呵的說道:「謝謝美女們,我們302宿舍的兄弟們過來跟大家認識認識啊。」

說完秦凡落落大方的率先坐了下來,尹亞光也喜笑顏開的拉著趙凱跟趙輝坐了下來。

401一些反應快的,跟膽子大的男生,看著秦凡帶著302宿舍的全部進了402,一下子就坐不住了,有四五個人也趕緊到402。臉皮更厚點的,想辦法擠出來一個位置,其他的就這麼杵在那裡。

這種KTV大包房,最多12個人是比較舒服的,現在一下子有了十七八個人,基本上也就到了極限了。其他的男生在門外往裡面看了看,實在沒什麼餘地,也就懊惱的重新回到了401繼續喝著悶酒。

「凡凡,還是你牛逼啊,有先見之明!」

尹亞光看著自己宿舍幾個兄弟都佔據了有利的位置,環顧了下房間,今晚要來的女孩子大部分都在這裡了。

周安琴,周彥嵐,蔡雪琴,劉佩,黃顏葉,李璐,蔣園園。。。。。。

不過雖然擠滿了人,但是安安靜靜的,沒人唱歌,也沒人喝酒,男的就這麼尷尬的相互看著,女的呢大部分低著頭。

只有周彥嵐若有所思的看著秦凡他們四個人,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秦凡看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拍了拍尹亞光說道:「亞光,幫女生們點歌去!」

「好咧!」

尹亞光頓時領悟了秦凡的意思,屁顛屁顛的跑了上去。

「凱子,輝哥,把啤酒開了,咱們喝起來。」

「好。」

趙凱跟趙輝兩個人一個人開啤酒,一個人擺杯子,開始忙活了起來。

秦凡則招呼著房間內的其他男生一起喝酒。

一下子房間內的氣氛就熱鬧了起來,周安琴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對於他這種學霸型的女生來說,實在不適合組織這種活動。

「蔡雪林,你要唱什麼歌?我幫你點。」

尹亞光則開始利用剛到手的權力用來謀私了。

「我不要,你自己點。」

蔡雪林紅著臉搖著頭死活不肯點。

尹亞光無奈,只能鼓起勇氣看向周彥嵐問道:「學委,你要唱什麼歌?」

周彥嵐落落大方的說道:「幫我點一首梁靜茹的《我喜歡》」

周彥嵐一邊說一邊朝著秦凡的方向看了看。

「好勒!」

尹亞光立刻答應,然後開始搜索著這首歌曲。

很快,伴奏聲響了起來,402房間的男生們,都激動的注視著周彥嵐,他們第一次有機會光明正大的不用避諱的可以這麼盯著周彥嵐看。

而周彥嵐今天也特意在穿搭上花費了不少的心思,熱褲配弔帶,剛好展露出小蠻腰跟修長的大長腿,火辣又性感。

臉上精緻的妝容讓她本就漂亮的臉蛋變得更加亮眼,拉直的黑髮配合著精緻的造型帶著一種成熟嫵媚的感覺。

而當她天籟般的聲音響起的時候,402房內所有的男生,頓時都淪陷了。

「看藍藍的天空下綿綿的白雪停在你臉上

愛在巴黎的賽河畔上面眺望

趕不上的玻璃船卻不覺得遺憾

早已沉醉在你暖暖的手掌

緊握住我不放偷偷的聞著你

帶孩子氣的男人香

呼…我喜歡就這樣靠在你胸膛

呼…我喜歡沒有時間沒有方向

呼…我喜歡像這樣愛的好自然

不用管別人投什麼眼光

隨你帶著我四處的遊盪

。。。。。。

」 葉一寧聽了,忍不住先笑了下:「你還懂口紅?」

「當然」,寧修羽說起這個,有些悠然自得的靠在櫃枱上:「口紅的顏色,可以細分成幾十種了吧?」

葉一寧笑了起來:「是幾百種好不好?」

寧修羽哦了聲,道:「是在下輸了!」

說完,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在商場里蹉跎了一小天的歲月,給葉一寧的父母買了好看的骨瓷咖啡具和進口的高爾夫球干,就連兜兜,寧修羽也給他準備了最新款的變形金剛。

再加上一些其餘東西,林林總總也有不少。

寧修羽實在沒有辦法拿太多,所以叫了司機過來幫忙,把東西都給拿了上去。

正是盛夏,商場里即便開着空調,感覺也有些悶。

葉一寧倒還好,本身就穿着條碎花連衣裙,胳膊和腿都露在外面。寧修羽卻一直穿着西裝外套,引得葉一寧忍不住問他:「怎麼穿這麼多?不熱嗎?」

「還好」,寧修羽說,他手臂上至今還纏着厚厚的紗布,襯衫的袖子有些窄,遮蓋不了,所以穿上西裝外套,除了遮掩這些話痕迹之外,也顯得更加正式一些。

為了轉移開這個話題,他抬手指著不遠處的一家奶茶店:「要喝奶茶嗎?」

葉一寧笑着點點頭:「要的要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