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驚擾陛下,老奴死罪!”

“萬歲爺,皇后娘娘宮中走水,太

子殿下被困房間之中,是皇后娘娘讓老奴前來請萬歲的!” 朱皓和韋小寶兩人趴在自己房間的門口,偷偷的伸出兩顆小腦袋,望着門外發生的一切。

朱皓看見自己穿越後的這個老爹一臉的不悅之色,一甩袖袍冷哼一聲對着那個老太監說道:

“皇后宮中走水,你們不趕緊去救,在這裏找朕做什麼?”

“難道說讓朕親自去滅火嗎?”

說完轉身欲要離去,那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老太監臉上盡是爲難的神色,想要叫住朱常洛,但是又怕忤逆皇帝不敢。

朱皓看出了老太監的爲難,心中暗歎一聲,自己這個老爹還真的是對自己那個大哥不怎麼關心。

如果自己老爹對大哥多一些關心,恐怕自己大哥以後也不會沉迷於魯班術。

朱皓明白老爹真的賴在這裏,不去皇后宮中,皇后肯定會遷怒於他們母子,恐怕以後他們母子在宮中的日子就會更加難過。

這樣想着,朱皓從房間之中跳了出來,用着撒嬌的語氣對朱常洛說道:

“父皇,兒臣好久沒有見到大哥了,父皇帶兒臣去見見大哥好不好?”

朱常洛看着朱皓眼神中看似很是希冀神色,心中微微有些不忍,臉上也有些動容,深吸了一口氣,用溺愛的口吻道:

“難得由檢你們兄弟情深,好吧父皇現在就帶由檢去見你大哥!”

朱常洛說完,對着還趴在地上的老太監冷哼一聲道:

“別再地上裝死了,趕緊給朕滾起來,前面帶路,朕現在就跟你去皇后宮中看看!”

說完一手抱起朱皓,坐上御攆,同那個老太監前往了皇后寢宮的方向。

夫君是個妖孽 ,那矯健的身手,完全和這個老太監的年齡不符,那老太監爬起的瞬間,用着充滿感激的眼神看了朱皓一眼。

朱皓知道自己剛纔的行爲,又在這宮中給自己結了一個善緣。

前往皇后寢宮方向的路上,朱皓乖巧的待在朱常洛的懷中,而朱常洛則開口詢問老太監道:

“太子不在東宮好生待着怎麼去了皇后宮中啊?”

經過老太監顫顫巍巍的一番敘述,趴在朱常洛懷中的朱皓將事情的始末聽了個大概,原來今天晚上皇后晚飯特意召太子一同用膳。


用膳過後皇后便留太子在皇后宮中玩耍,並且吩咐讓太子今晚就住在宮中的偏殿,以敘母子之情。

不成想三更時分,守夜的宮女發現太子所在的偏殿有隱隱的火光伴隨着濃煙而起,上前查看才發現,太子所在的偏殿失火。

這個老太監來此,便是奉了皇后的命令來請皇上,老太監來之前,大火還沒有撲滅,而太子也尚沒有就出來。

聽完了老太監的敘述,朱常洛也感覺到了自己小看了這件事,畢竟太子是一國之儲君,如果太子真的在皇宮之中如此死於大火。

會讓他這個皇帝也會顏面掃地,朝廷威嚴當然無存,這樣想着,朱常洛催促着擡着御攆的內侍加快速度。

皇后的儲秀宮是處於所有嬪妃寢宮的正中間,劉妃因爲深得皇帝寵愛所以所居住的寢宮,距離皇后的寢宮非常近。

一行人大概也就用了一炷香的時間便到達了皇后的寢宮。


距離皇后寢宮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朱皓就聞到了一股焦糊的氣息,不過已經看不見火光,只有淡淡的煙霧慢慢飄起。

到了皇后寢宮外,那個老太監高聲喝道:“皇上駕到!”

隨着老太監的聲音落下,就見到一個身着華麗的一個三十許的貴婦人跪倒在地道:

“臣妾參見皇上,恭請聖安!”

看着地上跪着的貴婦人,朱皓心中暗暗道:

“這個大概就是自己老爹口中的那個毒婦皇后吧?”

朱常洛聞言哼了一聲,看都沒有看那貴婦人一眼,用一字一頓的語氣道:

“朕、不、安!”

“嘶!”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恭請聖安,其實就是一種問好的形式而已,無論任何情況皇帝都會回答:

“朕安!”

可眼下朱常洛卻回答說:“朕不安!”可見其現在的憤怒程度了,這也讓一旁的朱皓看出自己這個老爹與皇后的關係已經糟糕到家了。

那貴婦人連忙開口道:“陛下息怒,臣妾惶恐!”

朱常洛聞言再次冷哼一聲道:

“惶恐?”

“你惶恐有用嗎?”

“朕的太子呢?”

“他現在在哪裏?朕要見太子!”

“你的事情,朕回頭在和你算賬!你先起來吧!”

那貴婦人在朱常洛的話說完,便瑟瑟發抖的站起來,不過朱皓卻看見了那貴婦人眼神之中那一抹怨毒之色。

那貴婦人特別還有意無意的瞟了朱皓一眼,就這一眼,就讓朱皓感覺到後背發寒,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冷戰。

雖然朱皓此刻對這個皇后沒有一絲的好感,但畢竟皇宮之中規矩森嚴,朱皓還是老老實實的給郭皇后行了一禮道:

“兒臣參見皇后娘娘!”

那郭皇后哀傷的神色之中擠出一抹笑容道:

“原來是由檢啊,你也來了,不必多禮!”

說着還伸手扶了朱皓一把,表現的極爲慈愛。


朱皓心中暗罵:“丫丫個呸的!這個老毒婦,TNND如果穿越去二十一世紀,奧斯卡小金人老子以後就永久的頒給你!真他孃的能演!”

對於郭皇后的表演,朱皓此刻雖然極爲不快,但也只能忍了。

畢竟如果現在出什麼幺蛾子,可是會在自己老爹的心目中丟分的,那可就得不償失。

郭皇后在朱皓面前演了一會慈母,纔開口繼續對朱常洛道:

“陛下,太子已經救出來了!”


“只是吸了一些毒煙,太醫已經查看過了說並無大礙,還請陛下寬心!”

朱常洛聞言哼了一聲道:

“寬心?”

“你讓朕如何寬心?”

“我看以後太子還是不要再來皇后宮中爲好,免得朕的祖宗基業後繼無人!”

走進了內院,朱皓看見一所已經被大火燒的幾乎要坍塌的偏殿,一衆宮女太監們正在處理着善後工作。

偏過頭朱皓看向正殿,看見一衆太醫正在圍着一個十五六歲的孩子,那孩子臉上還有一道一道的灰痕。

不用問朱皓也知道,這個孩子就是未來大明的“木匠皇帝”朱由校了,也是自己穿越後的大哥,現在是大明王朝的太子爺。

朱常洛雖然不喜歡皇后,但朱由校畢竟是他自己的兒子,看着灰頭土臉的朱由校,朱常洛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因爲厭惡皇后,朱常洛對這個太子平時也很是疏遠,要不是祖宗家法要立嫡立長,朱常洛恐怕早就廢掉這個太子了。

可現在看着形象非常悽慘的朱由校,朱常洛眼圈還是不自覺的紅了起來,一旁的朱皓,看着自己的老爹動情了,知道到了自己表演的時候了。

朱皓迅速的衝向了躺在殿中的朱由校面前,哇的一聲便哭了起來,然後邊哭邊道:

“大哥!大哥!你怎麼了?”

“大哥你快起來啊!臣弟來看你來了!你快點起來啊!”

童聲的稚嫩更能觸動人們的心絃,朱皓的這一舉動,讓在場的一衆太醫們都不禁暗暗垂淚,爲了避免君前失儀,他們不得不偷偷的用衣袖擦掉眼中滑落的淚水。

朱常洛見狀也是仰天嘆息一聲,避免眼中的淚水滑落有失君威,不過即便如此,朱常洛還是用手偷偷的抹了一下眼睛。

隨後向前走來,一衆太醫自覺的分跪在兩側讓出一條路來。

朱常洛上前先撫摸了一下朱皓的頭,然後凝視看了看朱由校開口道:

“難得你們兄弟情深!”

“你皇兄他沒有事情,他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

“由檢不哭啊!不要吵醒你皇兄!”

朱皓淚眼婆娑的看着朱常洛道:

“父皇說的是真的嗎?父皇可不要騙由檢哦!由檢最喜歡和大哥一起玩了!”

朱皓可謂真的是將不要臉這門藝術發揮到了極致,他穿越到明朝這是第一次見朱由校,結果竟然在這裏口是心非的說最喜和朱由校一起玩。

可朱常洛哪裏知道這麼多事情,只當是朱皓說的是真話,便再次寵溺的拍了拍了他的頭道:

“父皇是皇帝,皇帝君無戲言,當然不會騙由檢了!”

“你放心好了,明天起來朕就讓你大哥陪你玩好不好,這麼晚了你也該回去休息了!”

朱常洛說着便吩咐道:

“來人送五皇子回去休息!”

隨着朱常洛的聲音落下,便有一對禁衛軍進來護送朱皓回到了住處。

朱皓不知道後面自己離開之後都發生了什麼事情,第二天清晨,朱皓才聽人說皇后被自己老爹軟禁在了寢宮當中,不得隨意外出。

朱皓心中知道恐怕經過這麼一折騰,恐怕郭皇后會更加的記恨他們母子,眼下他行事需要更加的小心和謹慎了。

穿成爽文女配

“殿下,太子殿下來看殿下了!”

朱皓聞言先是一陣的詫異,心中對於和這個未來大明的皇帝見面既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 朱皓期待的是,這畢竟是未來大明的皇帝,如果能在兒時便與其打好關係,那麼未來對於他的助力絕不會少。

忐忑的是,如果兩人之間話不投機,那恐怕他未來在這個偌大的皇宮之中,將會更加的舉步維艱,況且朱皓此刻還存有跳過這個大哥,直接當皇帝的打算。

雖然說昨天晚上他已經見過朱由校了,可那時候的朱由校畢竟是昏迷狀態,並沒有和他有任何的交流,生怕自己不能和朱由校有共同語言,讓其發現自己的不對。

不過身爲演技派的朱皓,還是很快有了自己的思路,那就是四個字投其所好。

既然歷史上朱由校是出了名的木匠皇帝,那麼一會就與其多談一些關於木匠製作的事情,不怕這個朱由校不感興趣。

下了決心後,朱皓便跟隨韋小寶三步並做兩步的來到了門外,此刻朱皓的門外正站着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

少年一身衣着華麗,顯得尊貴無比,只是少年臉上的木訥表情,與這套華服的所應該襯托的氣質完全不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