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如洪流一般的精純能量在體內炸開,在這股洪流不斷的灌輸下,林寒氣勢不斷拔高擋住他晉陞的那一層屏障也在此時開始悄然變得淡薄了起來,林寒似在隱隱間有著一絲髮覺,察覺那一層阻礙開始浮現出了裂紋。

「快了!」

感應到來自體內的那一種變化,林寒內心開始情不自禁地湧現出了一絲欣喜,眼神變得越發堅毅,抓住極品晶石的手掌一捏,開始配合著對於血源果的吸收,同時攝取晶石之內的能量。

嗤嗤!

兩股力量形成並駕齊驅的熱流,那精純度顯得格外樂觀,不停湧入到龐大的蓮花法陣之中去,通過逐漸的煉化和吸收,成為一股宣洩的勁氣洪流,瘋狂地灌輸到了林寒的氣海之中。

咔!

彷彿有著薄膜碎裂的聲音響起,林寒的氣勢勃然噴發,宛如狂暴的火山堆砌,一瞬間湧現出來,在周遭的空氣中組成擴散狀的氣浪,所過之處,碗口大的碎石紛紛爆裂成為了粉末。

嗡!

同一瞬間,林寒體內氣勢徒然高漲,彷彿被澆了涼水的滾油,一瞬間變得無比沸騰,在這般狂暴的氣勢湧入之下,他的境界也終於突破了那層瓶頸,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周圍的天地靈氣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肉眼可見的洪流風暴,被他蠻橫地吸扯進了丹田之中,不斷滋潤著膨脹起來的氣海,使之變得越發的堅固和凝實。

「成功了!」

林寒緊閉了兩天的眼睥突然張開,好似有著四月星辰在其中閃爍,幽暗而深邃,伴隨著數不盡的鋒芒與銳利。

「氣境四重,感覺真是奇妙,我體內的勁氣凝實程度,比較先前起碼強橫了三分不止。」

一臉陶醉地感受著體內那沸騰如海的勁氣波動,林寒的臉上掛滿了源自內心的欣喜,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之內,直接將修為拔高到氣境四重,如此可怕的實力提升速度,怕是足以冠絕夢天古域所有妖孽級別的天才了。

氣境四重,距離他最終的目標又邁進了一步,此刻的林寒,當才能夠稱得上在任何一個層面,都達到了妖孽級別天才的地步。 不一會,這些器靈們的氣息也開始轉變起來,這是要突破的節奏。

「五行本源齊,我們乾坤世界自成一界,看來老祖的仇有得報了。」島子感嘆說了一句,其他人也配合點點頭。

「所有人先回去閉關,突破之後,在乾坤世界里開始挑選化道者仙人進駐乾坤島,是時候積攢實力了。」說起報仇,在場除了雪姬外,沒有人能比他更加心切。

雪姬的話,其他人沒有否決,也沒有贊同。

畢竟,乾坤世界現在的主人是白瑜。

白瑜也清楚的感受到乾坤世界的變化,不一會就睜開雙眼。

“你收了金本源珠?”火人身上的火焰明顯的暗淡了下來,而且漸漸的露出了本來的面貌.

白瑜心裡一驚,該不會他收了金本源珠救了這個火人吧?如果這個火人沒有歹意,救了就救了.這傢伙本來就是為了金本源珠來,他豈能不覬覦自己的金本源珠?

“不錯,我收了金本源珠,而且和自身融合為一體了.告訴你,我也等於救了你一命.如果你還敢唧唧歪歪,我馬上再取出金本源珠.”白瑜威脅了一句.

“不會,不會,好東西有德者據之,我只有高興,高興……”火人連忙擺著雙手說道.此時他身上的火焰完全消散了,是一名看起來猶如樹皮一般的蒼老仙人.

白瑜正想離開這裡,護住他的朱雀真火忽然傳來了激動的信號.

“你想要這裡的火焰?既然如此,自己去吧.”白瑜立即就明白過來,之前朱雀真火被金本源珠壓制住,儘管很想吸收周圍的火焰,也不敢亂動.如果不是因為主人要它出來護住,它甚至不敢出來.

現在金本源珠被白瑜收取了,朱雀真火火焰立即就躁動起來.聽到白瑜的命令,一團白色的火焰瞬間擴散開來,這岩洞中的火焰迅速的在減少.

留下不少金之本源結晶,白瑜立馬悠哉悠哉撿起來。

“哎呦,留點給我……”樹皮一般的火人看見白瑜收走了金本源珠,對這裡的金本源晶也瘋狂搶奪,趕緊逃出岩漿湖邊緣,也開始剝金本源晶.

白瑜見狀,也隨手在岩壁邊緣剝了十數枚金本源晶.

此時朱雀真火火焰完全變色,從白色變成了灰白色,哪怕是白瑜對火焰並不是非常了解,也知道他的火焰到了一個巔峰狀態.

樹皮火人收穫也不小,他羨慕的看著白瑜收起朱雀真火,還是不死心的小心問道:”請問朋友,那乾坤道府距離這裡還有多遠?”

白瑜一聽對方的話就知道這傢伙想要去乾坤道府,他笑了笑:”我勸你不要去乾坤道府,除非你成為了聖者,否則你根本去不了,告辭.”

白瑜知道這個樹皮火人修為比他強很多,對方現在很是虛弱,誰知道等他恢復過來會不會對他動手?和這種高手在一起,還是謹慎點好.

樹皮火人並沒有在意白瑜離開,依然在一邊喃喃的自語:”乾坤道府,這小子應該是乾坤道傳人?好東西這麼多,神識居然也這麼強悍,看來三道天要亂了,乾坤道終究還是有傳人活下來……”

白瑜衝出這個無人星球,揮動了天鳳翅.儘管他不想回海睬,不過木一城還是要回去的.至少要去跟雲浩然打一聲招呼.

強大的神識讓白瑜在星空中猶如一道淡影,不但速度迅疾無比,也並未覺得疲倦.

整整飛行了半個月,白瑜查看到木一城距離他不是很遠了.

就在這時,一種若有若無的威脅湧上心頭,白瑜還沒有來得及查看是什麼威脅,一個巨大無比的手就伸了過來,似乎要將他抓走.

白瑜來不及細想,破心劍祭出,劃出一道強大的劍意痕迹轟了出去.

“嘭!”那巨大的手掌被白瑜這一劍完全轟散,白瑜也被反噬力量震飛了出去.

“咦,一個連道星都沒有聚集起來的化道者仙人,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劍意,了不起……”

一聲輕咦傳到了白瑜的耳邊,白瑜這才發現有兩個人在下棋.

他差點要揉揉自己的眼睛,沒錯,確實是兩個人在星空中下棋.兩人一個是中年文士打扮,還有一人是腰間掛著個酒葫蘆的亂須男子.加上這個亂須男子渾身髒兮兮的,看起來彷彿上千年沒有洗澡一樣,要多臟有多臟.

一副被陣法控制的巨大棋盤橫亘在兩人的面前,棋盤上全是一枚枚隕石煉製成的棋子.

“東南兄,到你了,你剛才沒抓到隕石,想要抓一個化道者小子也失敗了,哈哈,認輸吧……”說話的是中年文士.

白瑜此時有些明白了,這兩個傢伙應該是在這裡下棋,至於棋子就是在星空中隨時抓到的隕石煉製而成.剛才那個叫東南兄的邋遢男因為一時沒有找到隕石,無法出棋,這才抓向了白瑜,看樣子想要將白瑜當成棋子.

“輸就輸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乞丐將面前的棋盤一掀:”真是晦氣,和那幾個老傢伙對賭輸了一通,沒想到下棋運氣也這麼背.不過那個小子你過來,我看你劍法不錯,說說你那一劍的來歷.”

這是一個強者,白瑜發現自己根本就看不到對方的修為,隱隱約約就有五六道星,甚至還多有一層星雲。

“晚輩喜歡在星空中尋找一喧緣,這一劍是一名晚輩不認識的前輩傳授的,當時那個前輩只是演示了一下,晚輩到現在也只是領悟了一些皮毛……”白瑜連忙回答道,不經意間將自己和那個厲害的前輩聯繫在一起了.

“哦,那你將當初那個前輩如何演示的也演示給我看一下.”邋遢男哦了一聲,點點頭說道.

白瑜無法不演示,只能舉起破心劍帶動一道空間弧線轟了出去,強大的劍意將眼前的空間隱約化出了一道影子.

“嘭!”恰好一枚隕石飛了過來,還沒有接近白瑜的破心劍,就被白瑜強大的劍意直接轟成碎片.

邋遢男拍手叫道:”好,好劍法,好劍意.”

那名中年文士也站了起來,讚賞的說道:”劍意好,但是神識更強大,有前途.”

白瑜心裡一驚,他隨意的一劍,竟然讓對方看出了他的神識強大無比,這太驚人了.

“小子,我看你有些潛力,要不本王收你做一個弟子,你看如何?”邋遢男笑吟吟的看著白瑜.

白瑜連忙惶恐的說道:”回前輩,當初那個傳授我劍法的前輩說過,等我領悟到這一劍的精髓后,就可以去青雲星域去尋找他.沒有那位前輩的吩咐,晚輩不敢拜師.”

這傢伙自稱本座,說不定是一個域主.做一個域主的弟子,白瑜吃飽了撐的,如果他什麼都沒有,還可以考慮一下.他的秘密太多.跟在這域主後面,誰知道還有沒有明天?

“這樣啊.”邋遢男露出一絲失望,不過他並沒有詢問那個叫白瑜去青雲星域的人是誰.

“那晚輩就告辭了.”白瑜實在是不想在這裡多留片刻.他甚至做好了準備,一旦這兩個強者動手.他馬上用天鳳翅逃遁.逃的走逃不走是另外一回事,他可不願意被這種強者抓住.

想到這裡,白瑜心裡也是暗嘆,星空中強者實在是太多了.古木星域聽說還是一個普通仙域,也有這麼多的星空強者過來.如果去更強大的星空,遇見一個心情不好的強者,他這點修為還不夠人家兩個手指頭捏的.

邋遢男猶豫了一下說道:”相見即是有緣.我沒有什麼可送給你的,這個影像牌倒是可以送給你,希望可以幫你一次,哈哈哈……”

白瑜趕緊恭謹的接了過來,握在手中,直到這兩名強者遠去.

兩人遠去后,白瑜這才單獨取出一個戒指,將這枚影像牌送入戒指,又將戒指反覆打了十數道禁制,這才放下心來.

影像牌的作用白瑜很清楚.這是強者用自己的神識溝通出來的一個牌子.關鍵時候,可以將影像牌拿出來對敵.

這個影像牌可以發揮出製作影像牌仙人實力的一點點,關鍵是起震懾作用.

這種牌子一般都是長輩留給晚輩的保命符.如這個邋遢男隨手送給白瑜這樣一個陌生人,還是比較少見的.

正因為弄不懂邋遢男的想法,白瑜才沒敢將影像牌放入乾坤世界.這東西可以讓那個邋遢男窺探到他的秘密,他才不會這麼傻.

不過白瑜也沒有將這影像牌丟掉,無論那個邋遢男留下影像牌是什麼意思,白瑜都想要利用一下.

原本白瑜是不打算回木一城的,現在有了這個影像牌,他決定回一趟木一城.

再次回到木一城,白瑜並沒有易容.如果沒有那個邋遢男的影像牌.他就算是要回到木一城,也會易容回來.那個邋遢男至少是一個域主的大人物.有這種人物的影像牌,他根本就不需要擔心會有什麼危險,也沒有人敢不要命冒犯這樣的大人物。. 一直以來,勁氣修為都是林寒最大的一處短板,兩年時間的廢物生涯,帶給了他很大的損失,至少僅從勁氣修為這一項來看,相比同時間內的其他絕頂天才,他便要遜色不少。

然而在林寒這兩年時間內契而不舍的努力下,這些差距已經漸漸有了一個明顯縮小的趨勢,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便可以儘快追趕上所有人的腳步。

「能量還沒被完全吸收,也好,剛剛突破四重,我的境界還有些不太穩定,勁氣漂浮的狀態很難將威力發揮到極限,不如藉助這些殘餘下來的力量再將勁氣好好錘鍊一番。」

順利完成突破,林寒感覺體內還殘存著很大一部分能量,這些能量若不能被儘早吸收,只怕很快就會隨風消散,白白浪費掉。

他是一個務實的人,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這些能量被浪費,因此在經過短暫時間的欣喜之後,趕緊收斂起了心神,再度盤坐下來,抓緊時間煉化著體內的能量。

轟!

而就在林寒重新入定之後,不久時自這座孤峰的其他方向,也同時有著幾道仿若雷鳴一般的爆炸聲響徹起來,整個山體皆在這種狂暴的氣勢影響下陷入了微微的顫抖。

「哈哈,突破到氣境四重,感覺就是不一樣!」

一道天然形成的山澗之中,磅礴的紫色光柱暴湧出來,紫火渾身洋溢在強悍的氣勁籠罩之下,兩隻腳掌重重地跺向地面,堅硬的岩石地表,很快便在這一腳的威力之下直接蹦毀出了道道裂縫,呈龜甲狀不斷蔓延。

「你這傢伙,還是這麼張揚!」

配合著一道冷厲的長嘯聲響起,全身籠罩在厚重血煞氣息中的韓楓也同時衝出了自己修鍊的山洞,粘稠的血影彷彿拉成了一道光柱,隨之輕輕落足到了紫火身邊。

「嘿嘿,你也突破氣境四重了,看來就咱們出來得最早!」

察覺到韓楓體內傳來的濃鬱血煞氣勢,紫火一咧嘴唇,摸著後腦勺訕笑道,言語中有著毫不加以掩飾的欣喜意味。

「嗯,不曉得林寒這小子怎麼樣了,現在距離咱們閉關的時間都過去接近兩天了,以他的速度,想來應該老早就已經煉化了那顆血源果。」

韓楓淡笑著點了點頭,只有在面對林寒和紫火的時候,他才會表現出被潛藏在骨子深處里的隨和,面對其他人,他一直都是冷冰冰的。

「沒事,進入這裡也這麼久了,每天都在東奔西走,不妨趁這個機會,咱們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順便參悟參悟武訣也好。」

紫火隨意揮動著拳頭,骨節處傳來噼里啪啦地脆響。

除了勁氣修為之外,還有很客觀條件能夠成為決定一個人戰鬥力強弱的關鍵,功法也是其中一種。

「好吧,反正我們此行的收穫也算蠻大的,偷下懶也不是不可以。」

韓楓含笑點頭,肩扛血魔大刀,緩緩走向了孤峰的一塊空地。

紫火同樣也找到了一片還算不錯的修鍊場地,是一個巨大的山洞,裡面同時生活著好幾頭四級妖獸,在等待林寒出關的時間內,倒可以用那幾頭妖獸拿來練練拳。

繼兩人離開后不久,鄭狂也緊接著出關,實力達到了氣境二重巔峰的層次,懷中血源果還有一顆沒用完,被他小心翼翼地存放在了空間戒里,打算等到衝擊氣境三重的時候再使用。

實力的提升,必須通過穩紮穩打的方式來獲取進步,他若一下子將所有血源果用完,固然可以突破到氣境三重,不過那會造成比較嚴重的後果,從長遠利益上來看,根本得不償失。

出關之後,鄭狂的選擇與紫火二人一樣,同樣趕緊尋找了一塊空地,修習自遺址中獲得的各種武訣。

來到此地之前,眾人基本上都已將原本的武訣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大成境界,想要提升戰鬥力,就必須依靠修鍊他們自遺址中尋到的其他武訣功法,好在他們這一隊的運氣十分不錯,收穫到的武訣數量顯得極為驚人。

眾人依次從各自修鍊的山洞中走了出來,開始藉助難得的閑暇機會修鍊武訣,唯獨只有林寒所在的山洞陷入了一片沉寂,沒有絲毫動靜傳出。

幽暗的空間之內,林寒彷彿一座木雕般坐在青色巨石的表面,體內沸騰的氣勁早已變得平復下來,他的臉色一片安詳,如同陷入到了沉睡之中一般,然而意識卻早已潛入了靈魂深處,尋找到劍狂所棲身的那一片空間。

「臭小子,來找我做什麼?」

劍狂背對著林寒坐下,背影凝實得好似一座山,雖然只是一縷殘魂,帶給林寒的壓迫卻絲毫不弱與天凰精血所帶來的威壓。

「大人,我有許多事情弄不明白,所以想要請教一下你。」

如今的林寒對於精神力的運用已然達到了頂點,只差一個契機便能凝聚出靈魂力,因此倒也能夠自由出去自己的識海,來到劍狂所在的「住所」。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只在與劍狂並未排斥他,否則以一位神境大能所構建出來的空間,只憑一絲波動也足以將他碾壓得神魂俱滅。

「說下去!」

今天的劍狂和以往表現出來的那種遊戲風塵的性格有些不一樣,語氣也顯得十分穩重,沒有半點猥瑣氣,反而顯得無上威嚴。

「我在接受天凰精血灌頂的時候,那片空間…還有那兩道影子之間的戰鬥,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夢還是…」

林寒內心躊躇良久,還是決定將這個疑惑說出來。

「你可以把它們理解成為夢境,一個不可觸摸到的夢境。」

劍狂的身影仍舊顯得那麼沉穩,似乎不帶半點情感上的波動,然而他越是這樣,林寒便越覺得反常,內心疑惑也變得越來越深。

「是夢嗎?可是…我卻看到了你,是你帶我逃出夢境的,你們能不能不要總是拿我當個白痴,我很清楚,這應該不是夢!」

說到這裡的時候,林寒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激動,聯想到飛雲宗的雄天似乎同樣也在自己身上發現出了什麼,卻從來不肯對自己明言,內心就好似堵上了一團火焰,感覺說不出的難受。

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林寒比誰都清楚,雖然那場遭遇的確很像是夢,然而像他這種意志堅定的人,卻很容易就能分得清楚夢境和現實,任何人想要糊弄他,都是不容易的!

「唉,大人早就料想到會有這一天,卻沒想到竟然來得這麼快!」

體會到林寒態度之中的堅決,劍狂唯有轉過身來,臉上掛滿了無奈和苦笑,接著長嘆一聲,語氣變得十分沉重,

「林寒小子,我只能告訴你一部分…」

林寒緊盯著劍狂,全神貫注地聽著他接下來即將要透露出來的信息,然而在說出這句話之後,劍狂卻是直接陷入到了沉默。

一名神境強者是不會撒謊的,能夠達到這種層次的人,一言一行都需合乎自己的本心,方才能夠體悟天道,求得實力上的精進,只不過劍狂卻很踟躕,一時還不知道究竟應該挑出那一部分內容告訴林寒。

「臭小子,你可知在我遇見你的第一秒,內心是什麼反應嗎?」

沉默許久,劍狂突然將目光轉向了林寒,語氣中帶有很複雜的情緒。

「不知道,」

林寒搖了搖頭,如實回答道。

「我想直接抹滅掉你,」

劍狂深邃的眼瞳中突然爆發出了一絲寒意,卻是稍縱即逝,轉而卻又流露出了不少的溫情,

「我還記得,在第一次得到七星劍的時候,你只有十三歲,那時候你還沒有丟失掉天賦,在飛雲外宗屬於很受人矚目的天才,然而少年得志,性格難免有些飛揚跋扈,那時候的你,很不遭我喜歡。」

說到這裡,劍狂頓了頓,轉而流露出一絲微笑,接著往下說道,

「不過,在那之後一年時間左右,你就被宗門選去參加那個勞什子的荒蕪神境了,大人瞧著你遊走在花叢間到處神龍擺尾…咳,不得不說,你在荒蕪神境中的表現還是很能讓大人讚許的。」

「咳…其實你可以省略這一段,說點正事。」

聽到劍狂提起自己在荒蕪神境中的種種,林寒不由老臉一紅,心思回到了曾經與那幾名女子相伴的歲月,內心多少湧現出了幾分尷尬。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