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塵的速度又豈是縹渺靈可以追上的,說起來,源塵也很同情縹緲軒這個人,一個太子,一個男子,五歲被殺,以犧牲妹妹生命爲代價獲得重生,重生之後,以女兒身活了十五年,然後得知自己竟然是哥哥,是自己一直追逐的太子,本來都已經慢慢接受這個事實,可是她的哥哥又半死不活的出現在她的面前,對她而言,打擊實在是太大。

源塵給她一巴掌,也是希望她能早一點醒悟過來,不然未來當了皇帝,她會更加頭疼的。

當過女子的他,還能否面對後宮佳麗三千人呢。

縹渺靈追不上源塵,最終累趴下,大汗滾滾流下,縹渺靈的心情也變好了許多。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首領,快過來,我們挖通了。”


源塵等人來到皇室陵墓另一處入口,入口的土是新的,顯然是剛剛挖通,源塵大大鬆了一口氣,這一點足以證明裏面的那個東西沒有太大的力量。

這樣就只需要防備一件事情就行了。

源塵先交給歐陽靈兒、焱天火、縹渺靈一人一張符籙,這些都是他利用冥主力量煉製的。

遇到你是一個意外 ,叫道:“張楓你過來。”

張楓自從被源塵提點過之後,就成了源塵身邊的貼身侍衛。

源塵讓張楓站好,然後毫不猶豫的脫下了少年郎的戰甲,並且將裏面的衣服也脫了下來,露出了已經洗白後的上身,或許是因爲小時候底子打得好,上身的線條非常完美。

張楓被涼風一吹,雖然現在已經入秋,但是他還是覺得臉頰發燙,兩手都不知道往哪裏放。

“站着別動。”源塵咬破自己的手指,開始在張楓皮膚上用湛藍色血液塗畫。

以血爲墨,以手爲筆,以人皮爲畫卷,創鬼怪之王者。

源塵筆下,龍頭開始浮現,角、耳、眉、眼、額、鼻、腮、水須、鬍鬚、觸鬚、發、舌、齒、撩牙、脣等一一被勾勒出來,龍頭之後,緊接着是軀幹,強有力的龍軀皮膚光滑,龍軀伸展,四肢、尾部一一浮現。

張楓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他似乎有種錯覺,自己變成了源塵筆下的龍,沒有龍鱗和龍爪的龍。

源塵手指漸漸有了力道,張楓的皮膚被很輕易的劃破,鮮紅的血流出,一層一層如水波一般在湛藍色龍身上擴散,源塵手指在勾勒,心中卻在催動萬靈源法恢復着張楓的身體。

隨着時間的流逝,張楓身上的龍已經被鮮紅色龍鱗覆蓋。

張楓感覺自己渾身都是力量,但是四肢卻軟綿綿的。

下一刻,源塵的右手食指停在了空中,距離張楓皮膚龍爪處僅僅只有一寸。

此時源塵的額頭上已經出現了大顆大顆的汗珠,也在同時,張楓看到了源塵的真面目,那張本不該存在於紅塵中的臉,竟然讓張楓感受不到接下來的疼痛。

誅仙劍之銳,可以說是世間最鋒利的神器之一,用它來繪畫,首先它自己就不樂意,所以在繪畫途中經常給源塵下絆子,有好幾次,源塵都能感覺到劍氣將張楓給捅穿了,令源塵欣賞的是,張楓竟然沒有喊痛。

這倒讓源塵對他動了收徒的念想。

殊不知現在的張楓,已經陷入癡呆狀態,相比起能夠飛天遁地的不歸派弟子,他的實力更弱,所以陷入的更徹底。

誅仙劍的痛苦直擊靈魂,誅心劍之銳的本意是讓張楓痛苦而死,但是適得其反,竟然將陷入癡呆的張楓漸漸拉出深淵。

畫完龍爪後,源塵一指點在了龍那空洞的雙眼中,但是源塵只是點醒了一隻眼。

張楓清醒過來,深深呼吸,隨着他胸腔的變動,那條龍也在移動,但是無論它怎麼移動,都離不開張楓的身體。

張楓自己看向那條龍時,只見那條龍朝張楓的脖子張口呲牙,似乎下一刻就會將張楓的脖子咬斷。

神龍觸鬚飄動、霞發奮揚、威風凜凜、神采奕奕,只可惜一隻眼睛是瞎的,空洞洞,很不對稱與完美。

張楓正要說話,突然一節龍鬚飄到了他臉上,在那裏晃來晃去,很是惹眼,並且還有些癢。

源塵手指輕輕撫摸龍頭,神龍頓時乖巧地發出舒服的龍吟。

“乖,別鬧,以後你就陪着他,保護他,我不畫你另一隻眼睛,是因爲還不到時機,時機一到,他便會幫我完成最後一筆,助你脫困。”

神龍緩緩收回龍鬚,重新盤踞在上半身,但是由於這條神龍的身軀太大,龍尾又如掃把一樣,垂到尾椎之下。

源塵隨手佈下一個陣法,背對張楓平靜開口:“張楓,我叫源塵,你可願拜我爲師。”

張楓毫不猶豫地拜倒在源塵腳下,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大聲道:“弟子張楓,拜見師傅。”

源塵轉身將張楓扶起,笑道:“你是我收的第二個徒弟,你的大師兄叫雲狼,代號白狼,是一個人如其代號的好徒弟。” 穿好衣服和白銀戰甲,張楓感覺自己渾身都充滿力量,有種脫胎換骨、涅槃重生的錯覺。

再看向源塵時,張楓那雙眸子中只有崇拜與尊敬。

源塵看着那黑白雙眼,心想:“混沌開,陰陽現。我對於這陰陽眼的認知,也不過是從一些野史中讀到的,而今,素來被成爲神話中才有的眼瞳出現,這還真是撿到寶貝了。”

撤掉陣法,源塵才察覺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但是令源塵驚訝的是,周圍竟然沒有一個人存在。

張楓抽了抽鼻子,臉色大變,對源塵道:“師傅,我聞到空氣中有一股死氣,這裏曾有不乾淨的東西來過。”

幾小時前。

源塵的貼身護衛叫天洋,是死前大首領的紅人,曾經在戰場上被大首領救過,心存感激,不管事情危不危險,他都盡力完成。

其實天洋早就察覺源塵版大首領不對勁,雖然他爲真正的大首領做過很多傷天害理的事,但是大首領對他的態度依舊不鹹不淡,經常就是大吼大罵。

可是大首領和二、三、四首領自從去過樹林之後,就像是完全換了一個人一樣,冒牌大首領雖然變化細微,但還是讓他從細節中察覺到了不對,冒牌二首領暴露出來的問題非常的離譜……天洋只要看着一位五大三粗的漢子走貓步,就有種萬貓鬧心的感覺,那種恨不能插瞎自己眼睛的衝動實在太強烈。

冒牌二首領自然是縹緲靈,當了十五年的公主,走路自然要小心,但是私下裏,她也會妖嬈的走路,久而久之,就改不回來了。

三、四首領似乎沒什麼問題,但卻是問題最大的兩人。

自從他們倆回來後,除了與大首領說過幾句話,其他人,哪怕說話的是他們的貼身護衛,也會被他們的冷哼聲嚇跑。

當然,最令天洋感到不可思議的還是他自己,他明明發現了這些冒牌貨,但是心底卻始終迴盪着一道聲音,讓他保護這些人,而他的身體也非常願意去保護這四人。

不僅僅是他,就連那四位被源塵扇了一巴掌的小隊長,也在幫助四人隱藏,一旦有士兵說出懷疑四位首領的話,他們都會將這種聲音扼殺在搖籃裏。

天洋找到他們,趁源塵和張楓消失的那段時間與幾人碰頭,說出自己的來意後,四位小隊長竟然淚流滿面,他們相互吐露自己的身不由己。

五個人組成的小聯盟就此成立。

同是天涯淪落人,合夥弄死首領們。

五人躲避二、三、四首領,暗地裏進行策劃。

A計劃剛剛策劃完,天洋就吃驚的看到了三、四首領,此刻的二位首領正站在他們身後,用極爲詭異的目光盯着他們看。

他們嚇了一跳,急忙找一些理由糊弄了過去,準備開始策劃B計劃。

三、四首領站在一起,感覺莫名其妙,他們兩人自然就是歐陽靈兒和焱天火,雖然他們聽不懂這五個人在密謀一些什麼,但是光看那五人鬼鬼祟祟的樣子就知道有問題。

小聯盟五人本想誘騙二、三、四首領進入最開始的那個黑窟窿中,當然,這個計劃層層展開,一環套着一環,中間過程十分完美,沒有絲毫破綻,就算是首領們死去,也不會想到是他們動的手。

如此精心的設計,如此完美的過程,連他們都感嘆自己的智慧。

只是A計劃被三、四首領聽了去,不能再用了,而相對而言B計劃就更加驚險,不僅需要用到所有的士兵,還需要使用他們手中的刀劍等鐵質武器。

因爲B計劃是要佈下一座天雷陣,將冒牌首領引入陣中,統統滅殺。

只不過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這天雷陣的佈置方法是怎麼來的,又是怎麼突兀出現在他們腦海中。

他們手底下的兵都是精銳之兵,雖然都沒有上過戰場,未經過戰場鮮血的洗禮,但是這些士兵各個都是精挑細選入宮保衛皇城的,豈能弱小。

天洋找了一個理由,帶着全部士兵浩浩蕩蕩離開皇室墓穴數百米,但是他們依然還是在黑雲籠罩下,因爲只有這樣,天雷陣的佈置纔不會被察覺。


因爲黑雲下的雷聲本來就不小。

天洋只是說了一遍,百位士兵不禁聽懂,而且已經融會貫通,能夠接引天雷之力。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樹林中有四個人走出,一開始時,四人走路還有些歪歪扭扭,像是剛學會走路的孩子,隨時都有可能倒下,但是隨着靠近黑雲籠罩範圍,他們走路卻越來越自然,原本蒼白的面容也漸漸有了血色。

其中一人朝着天洋中氣十足的喊道:“天洋!你小子死到哪去了,我不是讓你等着我嗎?你跑哪裏去了?對了,我讓你看管的那羣盜墓賊呢?你小子不會給我放了吧。”

天洋聽到熟悉的語言風格,頓時感覺懸着的心落了下來,轉過身來,想要衝過去,但是腳步卻沒有動,手指更是不受控制地背後,做出一個手勢,百名士兵接收到命令,開始蓄力。

黑雲之下,恐怖的大陣正在被喚醒。

四個‘赤’條條的青年在黑暗陰影中,像極了亡靈,看着正在朝他們走過來的天洋。

天洋原本打算說一下情況,但是嘴巴一張一合,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正在此刻,百米外的皇室陵墓中,新挖好的山洞內,一個染血的盜墓賊跌跌撞撞逃了出來,虛弱的喊了一嗓子:“裏面有怪物。”

說完,便氣絕身亡,鮮血咕咕冒出,染紅了新挖開的山洞。

但是下一刻,死去的盜墓賊竟然爬了起來,朝着就近的縹渺靈、歐陽靈兒、焱天火衝來。

焱天火一把火燒死了盜墓賊,和縹渺靈。歐陽靈兒直接進入了染血的山洞中。

天洋回頭看向山洞時,似乎聽到自己身後傳來吞嚥唾液的聲音。

黑暗從四面八方涌來,夜幕重新降臨。

幾小時後。

張楓蹲在剛挖出的山洞口,右手捻起一些土壤湊到鼻子上聞了聞,眉頭皺了起來,他沉默了一會兒,剛要起身鑽進去,只聽一道聲音在他心底響起:“喂喂喂,臭小子,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發現了什麼怎麼也不告訴你師傅啊,難道你也是隻白眼狼?”

張楓收回邁出去的腿,他確實是忘了自己的師傅,十幾年以來他都是自己一個人在闖蕩,剛纔只是下意識所爲。


“你是誰!?”

源塵還在遠處,根本不可能與他對話,張楓有些吃驚的聳了聳肩,然後又試探似的扭了扭腰,只見一道聲音氣急敗壞道:“臭小子,你想幹啥,本來擠在你身上就有些勉強…別…彆扭屁股,我的腰……”

“你是那條龍,你不是一幅畫嗎?怎麼會說話?”是了,師傅當時也曾撫摸着龍頭,讓他別鬧,本來張楓還以爲師傅是使用了什麼祕術呢,不曾想這條龍竟然能夠說話。

“我是你師傅耗費心力、精力、血氣等通過畫工創造而出,如果不是他,我是不會開靈智的,但是他怕我離開你,所以沒有給我自由,他說我的自由只有你才能賦予我。”

神龍似乎很不開心這樣的安排,開始報復似的張開龍口向張楓脖子咬去,張楓感覺有些瘙癢,有些生氣道:“別鬧。”

“臭小子,你竟然也這樣說我,我怕你師傅,我還怕你不成!”

張楓身穿白銀戰甲,遠遠看去也算是一位鐵血戰士,但是此刻卻是突然趴倒在地上,來回翻滾,嘴中‘哈哈’笑個不停,眼淚都笑出來了。

“神龍,我錯了,快放過我吧。別咬那裏……好癢,別抓那裏……哈哈哈哈,師傅,快來救我,我快受不了了。”張楓滾來滾去,一溜煙滾到山洞裏面去了。

源塵剛與源初碰面,還未說些什麼,自己弟子就迫不及待地滴溜溜滾進了山洞。

再回頭時,哪還有張楓的影子。

熟練地抱起源初,左右護法隱藏身形跟在後面,四人保持這樣的陣勢進入了山洞。

剛進入山洞,源塵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氣息,還有一種血腥都掩蓋不住的腐爛味道。

睜開血冰眸,一紅一藍雙眼綻放霞光,源塵看到前面不遠處,地面上似乎有一道黑影在晃動,還有一種捂住嘴才能發出的聲音。

突然,在源塵眼中,那道黑影站了起來,緩緩地向着一面石壁而去,然後那道黑影站在牆壁前,一動不動。

源塵眉心先出現了一條豎着的裂痕,裂痕左右分開,無數灰色波紋如漣漪一般向周圍擴散,第三隻豎曈緩緩睜開,灰色眸子看破虛妄,直接看到了一切的本質。

張楓身穿白銀戰甲,剛纔翻滾竟然沒有沾染上鮮血、泥土,但是張楓周圍飄動着一縷縷微不可查的黑氣。

此刻的張楓,一隻手正在撫摸石壁上的刻字,而那隻手已經被黑氣網格覆蓋,看上去就像是戴上了黑色手套。

源塵緩步向前,走出沒幾步,便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看向地面時,竟然有無數黑色觸鬚朝源塵抓來,還有一些朝着左右護法而去。

源塵心下一驚,沒有絲毫猶豫地召喚出鎖仙子環,扔到左右護法腳下,鎖仙子環化作了兩個大圈,分別將左護法和右護法保護起來。

對於黑氣,源塵還是接觸過的,對付它們還是有些經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