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意識就覺得是李岩耍了什麼花招。

「肯定是你們李岩耍了什麼花招!」

其中一名老生導師站起身來,指著另外一邊的新生導師們說道。

聞言,霍毅然這個暴脾氣直接是怒目圓瞪,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

「沒聽清楚嗎?!肯定是那小子耍了什麼陰招!」

「你是要打一架是嗎?!」

霍毅然面色有些兇悍,壓了壓手指,發出咔咔的聲響。

見到霍毅然這番模樣,那一眾老生導師都是站起身來,滿臉敵意地看向霍毅然這邊。

「我們會怕你們嗎?!」

一時間,中心看台上也是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

「幹什麼?你們還真是要造反嗎?不看就給我滾。」

傅歡那聲音如同響雷一般在眾人耳中炸響,頓時讓一眾導師都是有些失神。

武皇的修為可不是開玩笑的,對於這些修為最高不過武王二階的導師們來說,武皇是一個遙遠的目標。

頓時,眾人便是偃旗息鼓,狠狠地對視了一眼后,坐了下來。

此時,在決鬥場中。

張三火感覺到眼前一片漆黑,使勁地抹了抹自己的眼睛,良久之後,才慢慢地恢復了視力。

卻看到李岩正背對著自己,蹲在地上,似乎在扒拉著地面的沙土。

「小子!你敢耍花招!看我要你的命!」

話音落下,張三火就想要再次動手。

而李岩趕緊站起身來。

「小莫快跑!」

心中一聲呼喊,李岩感覺到腳下如同生了風一般,輕飄飄地。

看著朝著自己而來,滿臉憤怒的張三火,李岩的嘴角揚起了一抹陰謀的笑意。

「哈哈哈!」

不知為何,李岩的嘴中忽然傳出了前世提莫的笑聲,讓李岩自己都是一怔。

張三火聽到那極具嘲諷的笑聲,臉上殺意更濃,絲毫沒有去考慮剛才李岩蹲在地上是在幹什麼,直接朝著李岩追了過去。

而李岩直接是連同小莫快跑和幻影步一起催動,直接以一種飛快的速度躲開了張三火的攻擊。

躲開攻擊之後的李岩,站在一旁,皺著眉頭看著剛才自己扒拉過的地面。

「嘶,這咋還不炸呢。」

提莫的蘑菇是帶有隱身屬性的,只有李岩能夠看到,其他任何人是無法看到蘑菇所在的位置的。

正好,李岩此刻看向的位置,是張三火的身後一米的位置。

在外人看起來,此時李岩看向的是張三火的胯下。

「哈哈哈!難道你們的偶像李岩是有龍陽之好的奇人?!竟然看上了我們的張三火導師?!哈哈哈哈哈!可不要笑死我了!」

「哈哈哈哈!真的誒!你看!李岩正看著張導師那裡呢!」

老生們語氣中滿是鄙夷地說道。

而丁宇和一眾新生聽到這話,則是無言以對,畢竟此時此刻,場上確實是這麼個情況,李岩也確實是在看著張三火的那個地方。

這讓丁宇回想起當初在小木屋裡,李岩看向自己的眼神。

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旋即看向李岩的眼神中帶著一絲異樣的神色。

「李兄……不會真的有這個癖好吧……」

此時,決鬥場中。

李岩看著張三火身後的蘑菇,臉上滿是疑惑的神色。

「難道是太小了?」

低聲呢喃了一句。

而這麼一句話,正好傳到了張三火的耳中,順著李岩的眼光看去,正好看在了自己的那個部位上,頓時臉色一黑。

「你這小子,留你不得!」

話音落下,張三火手掌猛然一握,靈力瞬間從掌心處狂涌而出,只是一眨眼,便是凝聚成了一把火紅色的火焰大劍。

「是烈火劍!張導師竟然用出了烈火劍!看來李岩死定了!」

「是啊!張導師烈火劍出手必見紅啊,不殺人也是重傷,這李岩看來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老生們見到那烈火劍出現,紛紛驚呼不已。

而新生們則都是滿臉凝重的神色,就連文章,站在一旁都是眉頭微微一皺,顯然覺得有些過頭了。

「李兄,希望你不要有事啊。」

中心看台上,一眾導師見到張三火祭出了烈火劍,臉上神色各異,老生導師興奮不已,新生導師擔憂不已。

而傅歡和顧老兩人,則是面不改色地坐在椅子上,淡然地看著下方。

歐姿此時也是萬分擔心李岩,畢竟她對於張三火的烈火劍也是有所耳聞,威力極大,就算是高張三火一階的武王,都只能是勉強招架,甚至是要避其鋒芒。

此刻張三丰竟然祭出了如此殺器來對付李岩,這不禁讓歐姿心頭懸起了一塊石頭。

……

「小子!你現在如果投降,我還是會放你一條生路,若是再不醒悟過來,恐怕!你只能是被抬出去了!」

張三火臉色鐵青地看著李岩洪聲說道。

聞言,李岩微微一愣。

之後嘴角揚起了一抹賤賤的笑容。

腹黑老公別太作 「你來啊!你來抓我啊!打我啊!你打得到我嗎?」

聽到李岩這番話語,張三火眼眸中閃爍過一道殺意,腳下猛然一蹬,身形激射而出,朝著李岩就掠了過來。

「小莫快跑!幻影步!」

心中沉喝,李岩催動起身法,飛快的逃竄起來。

一時間,兩人的速度竟然是不相上下,張三火無法拉近距離,李岩也無法拉開距離。

不一會兒,張三火似乎有些心煩氣躁。

站定身形,猛地抬起手中的烈火劍,指著李岩。

「你是個孬種嗎?!你就只會跑嗎?!」

李岩拍了拍雙手,臉上帶著一絲滿意的神色微微點了點頭。

「嗯,差不多了。」

獨自呢喃了一句之後,抬起頭,看向張三火。

「來吧,你來打我,我不動。」

聞言,張三火先是一愣,旋即眼眸中閃過一絲陰狠的神色。

「哼,小子,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了!」

嗖!

只見張三火的身形猛然啟動,提著手中烈火劍,攜著炙熱的氣息,直接朝著李岩砍了過去。

「李岩!」「顧老!我們!」

「李兄!」

歐姿以及一眾新生導師,還有傅歡顧老二人,都是一聲驚呼。

觀眾席上的新生們都是閉上了眼睛,彷彿以及預見到了李岩被那巨大的烈火劍砍到的模樣。

老生們都是一臉期待的神色,想要看到李岩被打倒的情景。

但是,他們失望了。

啪!砰!

只見那張三火的腳底踩到了一坨大便,剛想收腿,一聲爆炸的悶響,隨即一股紫色煙霧升騰而起。

頓時!張三火整個人就如同被染了色一般,整個人變成了紫色的模樣,嘴唇烏黑,顯然是中了毒的模樣。

「嘿嘿,還有呢。」

正一臉獃滯看著自己腳下的張三火,聽到李岩的聲音,猛地一抬頭,只見一根紫色的小針,再次嗖的一聲,射到了自己的身上。

致盲!

「小子!你要幹什麼?!」

忽然失去視覺的張三火本能的想要保護自己,所以瘋狂地甩動著手中的烈火劍,以至於腳步虛浮,不停地晃動著,在方圓十米之內不停地搖擺著。

砰砰砰砰!

這決鬥場中頓時響起了一連串的悶響。

張三火身上的紫色毒素越來越深。

良久之後,張三火哼了一聲,僵直在原地,恢復了視覺,但是雙眼已然無神,身體彷彿以及達到了極限,緩緩地向後倒去。

砰!

一聲悶響,張三火倒在了地上,嘴唇不停地哆嗦著。

良久,才憋出一句話。

「這,這屎里有毒。」 全場所有人都是一臉獃滯,滿臉的不敢相信。

沒有人敢相信,張三火這麼一個武王境界的高手,竟然會輸在李岩這個武師境界的菜鳥手上,這讓一眾老生導師以及老生們根本無法接受。

「哈哈哈!我看你們不是很囂張嗎?!」

霍毅然猛地站起身來,笑容滿面,隨即朝著另外一邊的老生導師們吼道。

而一眾老生導師沒有說話,都是深深地把頭埋了下去,臉上滿是羞愧的神色。

畢竟自己之前那般嘲諷對方,最後張三火不但沒有將李岩一鼓作氣給擊敗,反而是讓李岩用非同尋常的手段將張三火給毒倒了。

而那非同尋常的手段,竟然是一堆大便。

這讓老生導師和一眾老生最無法接受的,一堆大便能有多大的威力,最多就是噁心人一下罷了,張三火的心理承受能力未必這麼差么。

……

看著那渾身發紫的張三火,李岩微微一笑。

「絕對不要低估大便的威力!」

這句話忽然從李岩的喉嚨中傳出。

聞言,所有人都是一怔,旋即整個決鬥場當中爆發出巨大的笑聲。

觀眾席上一個個笑的人仰馬翻。

「哈哈哈哈!我的天啊!這個李岩真的太賤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是啊,你沒有覺得有點想打他嗎?」

而李岩站在原地,臉色有些不好看。

這樣看的話,豈不是自己就變成了以大便取勝的男人了?

這定然不是自己的意識控制的,旋即就回想起剛才在戰鬥當中,李岩會在適當的時候,不由自主地說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話,而那明顯就是提莫的台詞。

「還真是很嘲諷啊。」

心中念罷,李岩用一絲憐憫的眼神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不停抽搐,口吐白沫的張三火,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要怪我,怪就怪這個系統為什麼這麼噁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