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程咬金答應自己,李承乾還是用了計。

至於大唐最強武器,那便是唐刀是也。

現在的唐刀一般指陌刀,與後世的唐刀有些不同。

李承乾要改造的便是後世的唐刀,一種專門的合金刀。

這種刀的殺傷力十分之強,在作戰的時候,只要用唐刀輕輕一砍敵人,便能深見肉骨。所以,大唐後期就是用這種刀橫掃倭國入侵者,但是因為製造工藝複雜,造價昂貴、費時費力,導致工藝難以繼續傳承。

根據資料考證,鍛造一把唐刀,需要工匠上百次的摺疊、鍛打,隨後再為刀覆土燒刃、包鋼夾鋼,所以唐刀作為一件冷兵器的製作時間很長,因為製造工藝精湛,唐刀後期的修養維護也十分麻煩。

所以李承乾想改造一下,用合金刀來強化唐刀,並且在工藝上改進,使得可以在短時間內鍛造出來,這樣的話,才有意義,否則事情本身就失去了意義所在。

因為,無法大批量生產,等同於沒有用。

這一切,還得讓程咬金幫忙。

提前將唐刀之優勢放到最大,又提升產量,強化大唐之軍隊。

如此一來,大唐必興!

因為,此時的大唐邊疆到處都是戰亂。

否則,李世民也不會為了戰馬馬蹄磨損一事而愁眉苦臉,那都是因為戰力的關係。

當唐刀介入之時,大唐只會更加強大。

程咬金聽了這麼多,整個人直接露出了笑。

「好好好,我答應你!」

傻子才不答應。

於是程咬金最終還是被誘惑了。

「好!你對天發誓!」

「還要這樣?」

「不然呢?」

「也罷!我程咬金對天發誓,往後太子殿下有任何事,任何需要,隨叫隨叫,否則天打雷劈!」

「很好,來來來,本王這裡有一方子,你直接按著方子來就好。」

因為李承乾的智力提升十分強大,所以他以前的記憶全部回來,特別是對於冶鍊一事,他是記得一清二楚的,因此他可以造成這些鐵,可以想到合金版的唐刀。

專業的事還是給專來的人,他能提代的,僅是一些方子。

程咬金接過方子一看,有些納悶。

「這個,似乎有些難啊!馬蹄鐵倒還好,就是那刀子有些困難。」

「這有什麼難的?」

李承乾不解,明明很簡單好嗎?

「不不不,很難,不然這樣好了,這刀就在東宮之中造!」

說白了,程咬金就是不想自己造,他想讓李承乾為他打造。

「好吧,本王讓工匠們過來打造一把厲害武器吧,你明天過來取吧。」

「哈哈哈,如此,多謝太子殿下!」

「不必謝,舉手之勞。還有別忘記了你今天的話!」

李承乾又提醒道。

程咬金哪裡敢說忘記。

他手中拿著方子道:「那是當然,有太子殿下之協助,俺老程不可能忘記您的恩惠的!」

這麼說來,程咬金算是與李承乾綁到了一起。

「對了,太子殿下,皇上給俺的時間不多,不如我現在就去準備。」

「去吧!」

李承乾揮了揮手道。

程咬金則是開心得像個孩子一樣,蹦蹦跳跳的出了東宮。

而李承乾則是說道:「來人,讓工匠再來東宮!」

「是!」

正好趁著這個時候,叫唐刀打造出來。

也算是幫程咬金一把了。

如此一來,東宮之中,又響起了大量的吵雜聲音。

而此時有一雙眼睛正盯著東宮的李承乾看,他的目光似乎要將李承乾給吞下去。

並且喃喃道:「李承乾,你竟然敢私造兵器,你完了!如果和同皇上說起,你這次怕是要完了吧!真是不務正業的太子!」

之後,那人便離開了原處。

寶石之翼 樂享全本首……發 當天,李承乾沒有出東宮半步。

只是在督促著工匠們處理,並且讓他們記住這一道道的流程,往後的時間,這些人可是寶了。

他們掌握了其中的精髓,那就不用自己出馬。

「太子殿下,我們還是第一次這麼造刀!半天時間就造好一把,這種速度太快了!」

有一工匠這麼說道。

「是啊,這種方法讓我實在是迷得很!這樣的刀子能用嗎?」

「這樣的方法能造出好刀嗎?」

「時間太短的話,刀的品質根本得不到保證。」

這些工匠在閑時偶爾聊了起來。

面對著大家的質疑,李承乾卻是表示道:「行不行,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合金刀的特性十分強大,它在強度上有保證,在韌性上面也是十分之高,不容易變形,不會生鏽。這樣子的一把刀放在這個時代,絕對就是一把神兵利器,如果這個時候有武林,一定會掀起一翻血雨腥風。

人們之所以以為刀要越打越好,那是因為他們控制不好一個極為重要的元素,那就是碳,只要在事先做好,就不用一直捶打。

而他的唐刀卻是可以直接可以成型,不管是硬度韌性方面都超過了現有的兵器。

「這刀子光是鍛造也花了大半天時間,還差一絲絲就完成了。一會兒我們要看看,它是怎麼樣的強大,或則是……」

這時,有一工匠用鐵鉗夾一把紅色的刀子說道。

這一把刀子的造型十分獨特。

「也不知道性能如何?」

沒有人知道,大概只有李承乾知道他們手中的刀子質量必是不差啊。

「快些造好,便可以一試了!」

李承乾在邊上說道。

而後又是說道:「若是成功,本王必定重重有賞!」

本來持懷疑態度的工匠們現在看起來,似乎覺得,這一次一定會成功。

不成功的話,他們拿不到錢。

僅僅是因為賞,這些人,全是人精。

接著李承乾又是說道:「你們幾人,若是今天的刀子成功了,往後後半生,你們的生活不愁!而且還會享受榮華富貴也!」

唐朝的工匠地位十分之低,如果能爬上去,自然是最好的。

「真的?」

「本王騙過你們嗎?」

李承乾笑了笑道。

這些人哪裡敢說不信。

而且一個太子說得話,一定會是真的。

所以,更加努力的打著鐵。

又是過了好一會兒時間。

聽得鐵匠在操作著唐刀。

滋……

他們將刀子浸入冷水之中,那水直接起了水花。

直接滾燙無比。

將唐刀淹沒其中,滾燙的水一時之間又變得渾濁不堪。

根本就看不到刀的樣子。

這是最後一次了。

成不成就看這次。

李承乾倒也淡定,因為他們都是嚴格按著自己的方法來造的,一定是差不了。

當唐刀一出時,其長三尺,刀身僅有兩指寬,弧度微小,血槽極深,就差刀柄一上,一把完美的唐刀就出來了。

噹噹當

最後工匠將刀柄一放,並且將其錘緊實。

安上了刀柄之後的唐刀,更加完美了。

便將刀子遞給了李承乾,李承乾的身高還是九歲少年的模樣,這一把刀子對於他而言還是有些長了。

「果然是絕世好刀!誰曾想到,本王僅用半天時間,就造出如此好刀!哈哈哈」

完后,他便交由薛仁貴道:「來,你來試試這刀如何?」

「是!」

薛仁貴手持唐刀,一揮而起,他對準了眼前的一塊鐵錠,一刀子下去,那鐵錠直接被削去小塊。

而再看看這刀表面,一點受損的地方都是沒有。

「果然是好刀!」

薛仁貴驚呼。

「真是削鐵如泥!」

李承乾發出了感嘆。

看樣子,他是成功了。

同時也引得了工匠們的驚奇。

真的,竟然成功了。

而且還是用了極少的時間。

有一個老工匠人接過了刀子,仔細看了看上面的情況,並沒有任何的破損。

他說道:「我打鐵數十年了,還沒有見過這樣的一把武器。就算是百鍊鐵也是需要千錘百鍊才能成,有時候往往七天都造不好一把好刀,而它,卻只用了半天時間,真的讓人驚喜啊!」

「如何?你們服氣嗎?」

李承乾笑著道。

眾人直言道:「小人等算是服氣了!」

「哈哈哈,好好好,這離不開你們的努力,每人賞錢十吊!至於榮華富貴,往後產量跟上,你們自然也是少不了,現在你們可是掌握著核心技術的人,本王希望你們可以再次改進,打出越來越好的刀。當然,本王自然不會虧待於你們。」

李承乾如此道,他出手十分大方,想讓人為你辦事,你就得這麼干,這是李承乾的人生信條。

眾工匠等直呼。

「謝太子殿下!」

並且行了大禮,不等他們起來,忽然有小黃門匆忙跑入。

「太子殿下不好了!皇上急匆匆的趕來了。」

李承乾一納悶,這是怎麼了?

「放輕鬆點,還有誰?」

「還有程大將軍也在,齊國公似乎也在!皇後殿下在最後趕來!」

李承乾十分不解,為什麼他們會如此匆忙趕來,難道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嗎?

他暫時也管不了那麼多,正要起身迎接李世民的時候。

卻聽得小黃門吆喝道:「皇上、皇後殿下駕到!」

「兒臣拜見父皇、母后!」

李承乾不敢怠慢,直接上前行了個大禮。

「乾兒,你這是在幹什麼?」

李世民劈頭便問。

啊?

李承乾更是不解,自己不就是在打造武器嗎?還能幹什麼?

這不是明顯著嗎?

他不理解為什麼李世民會如此生氣的過來了。

而長孫皇后則在一邊道:「皇上,乾兒也不是故意的。」

等等,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李承乾納悶了。

一直到後面的程咬金與長孫無忌趕來時,他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一切一定是因為長孫無忌這貨在搞鬼的。

因為這裡面,除了他之外,沒有人會對他不利了。

李世民與長孫皇后兩人不可能,程咬金更加不可能。

唯一可能的只有長孫無忌這貨。

「皇上,還請重罰太子殿下,否則如此下去,只會讓大唐危險!」

李承乾還是一臉茫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