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交出閃現,拉開距離,準備放大,配合秒掉這個只有半血的復仇之矛!

“只殺ez!”

林天聲音清冷,眼神充滿了凝重。

趙玉波也是深深呼吸一口,什麼都不用管,直接也是閃現追着ez去殺。

傷害很高!

ez最終被追死了!

不過還是被他臨死前放出了大招!

ez簡直要氣死了!

誰都不打。偏偏打我,交出閃現也要打!

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

雖然ez陣亡,但是狼人身上的血量也不多了,被劫收掉人頭。

大樹的q技能給了劫減速,讓他不能最快的去殺復仇之矛。

可憐的吳建現在已經被武器大師敲的頭都是暈的,跳也跳不起來。

雙招都交了的復仇之矛,此刻覺得非常的無力!

不過終於,錘石的q技能冷卻好了,剛纔忘塵敢上去開出大招打團,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錘石的q空了,所以纔敢上去。

此時林天面不改,勾子在手,卻沒有先出,而是拉起了大招!

減速!

武器大師被減速百分之九十九,幾乎是靜止的。

復仇之矛這時才終於是鬆了一口氣,雖然身上只有三分之一的血量了,但還是集中注意力去平a武器大師!

“劫!”

林天淡淡的道。

吳建也是一愣。

隨即就看見w上來的劫剛準備q出手裏劍,繼續壓低復仇之矛的血量時,錘石的勾終於是出手了。

此時豬妹在左邊,武器大師被減速在右邊,走的十分緩慢,而剛收掉狼人的劫正朝着復仇之矛走去!

三人站的很近!

但是……

即使很近,也有空隙!

就是這裏!

妖魔哪裡走 林天目光一凝,隨即按下“q”鍵!

邪惡的勾子。與武器大樹擦身而過,在豬妹的眼皮子底下,勾中了劫!

“叮!”

“恩?錘石是想勾武器大師的。”

“應該是的。否則那麼近的武器不勾,爲什麼要勾劫啊。”

“不是。如果真的就是要勾劫的呢?”

“啊?劫最遠啊?而且身邊就是豬妹和武器大樹,我就不信他是真的要勾劫!”

“對的,一定是這樣,武器大師給了復仇之矛很大的威脅。所以就勾武器,結果不小心就勾中了劫。”

可是下一刻!

“大樹!”

林天低聲一喝,隨即將劫狠狠的往會唰!

“砰!”

劫撞在了錘石的大招身上!

“噗!”

錘石套上了點燃!

吳大秀有些懵逼,老子站的這麼遠。就打我?

可是林天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劫!

大樹也是跟上去爆開大招!

而復仇之矛在被武器大師棒子敲死的最後一下,按下了e!

“咻!”

長矛拔出!

“洗巴!”

吳大秀罵了一句,隨即復仇之矛的長矛狠狠的穿透出來!

血量很慘了!

狂婿 還有點燃!

大樹兩隻粗大的手腕狠狠的砸向了劫!

傷害夠了。

劫。被點燃燙死。

可是復仇之矛也死了。

雙方的c位都死了!

但是lta的狼人也是陣亡!

此刻忘塵眉頭一皺,開出了這麼好的大招,打的優勢還不明顯啊。

“武器,追大樹。他沒閃現!”

忘塵冷冷的道。

武器大師也是憤怒的上去追,而忘塵和布隆則去追擊錘石。

也就在武器大師剛要去追擊大樹的時候!

一個燈籠忽然出現在了大樹腳下!

郭仁一愣,隨即點燈籠!

“唰!”

又回去了!

這把武器耍了一遍,憤怒又繼續準!

可是接着,錘石閃現過了牆,武器大師憤怒的跳眼追擊!

“快走!”

林天淡淡的道。

郭仁見自己的血量也實在是不高,狠下心來,繼續走。

可是眼看着要被武器大師追上的時候。郭仁心裏急的很,要是現在有一個小兵給自己w位移就好了……

剛想着,忽然一顆眼插在了紅buff那裏,而紅buff還安安靜靜的在窩裏休息着。

郭仁大喜。震驚,感激的看着林天,隨着朝着紅buff,按下了w鍵!

大樹,捆了過去!

武器又有些懵了!

“怎麼又逃了?!靠!”

可是現在的他沒有閃現,沒有跳眼,怎麼追?!

只能用眼神去殺死大樹了!

可是現在還有一個錘石,憤怒的武器大師把所以的怒火都發泄在了錘石身上。

錘石身死!

但是剛纔神來之筆真的是有些讓衆人驚呆了。

“錘石是故意插的眼嗎?還是不小心插的啊?”

“廢話。肯定是故意插的啊!好讓大樹w野怪位移啊,這樣武器大師就追不到了。”

“我的天訥,這纔是真正的輔助啊!”

“是啊,把每一個隊友都保護的淋漓盡致!”

“燈籠。閃現,再插眼給視野,讓大樹w過牆!真的很瀟灑!真的很強勢!”

這一波團戰打下來,lta陣亡了四個。kg戰隊還有三個人活着!

一個“完美的”的二換死?!

可是死的都是c位,所以kg戰隊也不說是賺在了哪裏,不過可以安心的拿下小龍,而且還推掉了中路一塔,所以說,這波kg戰隊還是大賺的。

“我覺得剛纔那波團戰,lta戰隊已經處理的很好了。”小欣笑着說,“在被kg戰隊開出了完美的團戰之後還打的這麼堅強。”

“尤其是狼人捨命換掉了ez,還有錘石驚天一勾中劫換掉,c位被秒,也一定程度上的緩解了壓力。”

“雖然這樣說,但是這波團戰還是kg贏了,而且還拿下了小龍。”鳥哥說道,“而且我們從這波團戰也看的出來,lta戰隊還是太年輕了,太不謹慎了。”

“我預測,這波團戰就是lta戰隊轉爲劣勢的一個轉折點!”鳥哥自信的說。

小欣微微皺眉,雖然她很不想承認,但是打到現在,又之前的焦灼到現在不知不覺中,kg戰隊已經領先了五個人頭!

三千的經濟優勢!

還有兩座防禦塔!

勝利的天平,似乎開始傾斜了……目標編號004 隨着時間的推移,lta戰隊五人打的感覺越來越艱難。

視野的不斷壓制,野區的不斷入侵,團戰爆發的位置離方高地越來越近。

kg戰隊可以說是步步緊逼,明明只是領先兩三千的經濟優勢,卻打的像是領先一萬,實在是太兇了。

趙玉波看着對方的武器大師肆無忌憚的把兵線帶進了二塔,似乎還有推的意思。深深皺眉,準備去阻攔一下。

但是無奈中路幾人一直在糾纏着,似乎要爆發團戰,缺少了狼人的團戰,lta不敢硬接,於是連連後撤。

澤拉斯的poke也被布隆的盾牌抵消了大半,隨着撤退到了中路二塔這裏,塔早就被破掉了,可是lta不能再退了,再退就是上高地了。

必須開一波!

“等我,我馬上來。”趙玉波說道。

於是操縱着狼人緩緩的從側面靠近,尋找着有利位置。隨時準備開出大招。

林天目光一動:“武器大師單帶……”

話還沒說完,郭仁便轉身就走:“我去攔,你們守住。”

對面豬妹和布隆兩人一直擋在前面,不好poke。反而是ez和劫不停的扔q,只要中一個就很疼。

這個時候,lta陣容脆弱的一面就顯露出來了。

“lta如果缺少了大樹,是不敢打團的。”清風說道,“前排抵擋不住傷害,復仇之矛和澤拉斯根本不敢上去輸出。”

“就連狼人也是出的半肉半攻擊的裝備,他們不能被poke太久,否則這個團戰太難打了。”小欣也是這樣說道。

隨着兩邊拉扯的時越來越長,kg戰隊反而不着急開團,反正自己就是poke,要開團等對面,損失的也是對面。

在這種情況下,趙玉波最先忍不住了,狼人大膽的衝了出去,閃現到了劫的身前。

可是劫好像早就有防備,直接w拉開,ez也是在第一時間e出去位移,狼人失去兩大目標,頓時一頓!

布隆冷笑一聲,扔出q。減速了狼人!

正處在四人圍攻之下的狼人大招只能給了豬妹!

忘塵淡淡一笑:“可以上了。”

布隆管也未管狼人,直接閃現貼身澤拉斯,大招砸下!

澤拉斯猝不及防被大招大了起來,ez也在旁邊輸出,很快就被打出了被動。

此時復仇之矛貼着劫和ez來打,最大程度的扔出長矛,但是沒扔出去多久,豬妹的大招也來了。

吳建直接閃現走來。雖然躲開了但是也斷了自己繼續平a的機會。

林天面不改,在ez全力輸出澤拉斯的時候,在人羣中勾中了他,隨即一套連招,大招加e全部撞在了ez的臉上。

“我靠!”

ez皺眉,再次被勾中了,身上也被澤拉斯放出的w技能打出了很高的傷害。

隨即開出治療,不過就在這時豬妹的大招來了,一下子定住了三個人!

除了復仇之矛!

這下真的有點爆炸了,觀衆們再次驚呼忘塵的這個大招如何完美,位置找的真好。

“這個大招一下去,對面不得團滅了啊。”

“還有一個大樹呢?”

“話說武器大師應該要把上路二塔給推掉了。”

“是啊,這個四一分帶真的很厲害,武器大師最擅長這個了。”

四大四的情況下,lta戰隊連連敗退。

被豬妹的一個大招直接搞的有些崩,澤拉斯被劫切死,狼人想要拼死換掉劫,但是沒有成功,自己也死了。

錘石爲了保護復仇之矛撤退也死了,只有不斷風箏的復仇之矛還在奮力的逃竄。

重生僞蘿 “噢。上路的二塔要掉了!”

觀衆驚呼一聲,大家的頓時都看向了那裏。

只見大樹奮力的清兵線,但是無奈他清兵實在是太慢了,而且也沒有什麼傷害,武器大師什麼都不管,也不打大樹,直接對着二塔敲着!

“砰!”

“砰!”

“砰!”

二塔被武器大師硬生生推掉,而且是直接當着大樹的面推掉的。

郭仁實在是很尷尬,無奈的只能後撤,不過武器在推完塔後,直接拿起棒子,對着大樹一頓猛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