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無線電靜默的消息,第一時間就發給了方面軍指揮部,不管是沒有離職的松井石根,還是馬上接替松井指揮的畑俊六,第一時間就通了電話。

川軍有陰謀。

川軍不同於其他中國軍隊,善於主動進攻。

華中方面軍戰力的三省交界地方並不牢固。

分散在蕪湖,當塗,廣德的鬼子,應該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最高級別警戒。

命令一發,這幾個地方駐守的第三師團各部,如臨大敵。

以為七戰區有什麼反攻的行動。

直到劉湘渡江以後開機,這幫鬼子停下了工事構築,仍舊把所有兵力縮在城中,隨時準備戰鬥。

日軍情報特課在全力查詢,川軍究竟有什麼軍事行動。

跟66軍恢復了聯繫,馮天魁知道老杜出川抗戰,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給老杜回了鼓勵的電報。

任命他為168師副師長。

讓他協助周小山,統籌兩個旅的行軍訓練,藏身在二十二集團軍當中。

因為生病,因為蝸居後方,錯過了六十六師升格,也錯過了66軍的幾場大勝。

得到馮天魁肯定的杜副師長汽車都不做了。

跟著弟兄們一起趕路。

一萬人舉著火把,在黑夜裡像是一條長龍。

第一次進行這樣的拉練,周小山不敢走太遠,也不敢走太狠,到了天馬山寨外的兵站,兵站駐紮的一個新兵團,早就搭建好了帳篷,讓疲憊的士兵們休息。

「弟兄伙些,這次國戰,為國打仗,榮耀,為國流血,值得。我66軍的弟兄,都是好漢,那個要拉稀拐帶,趁現在還沒離開四川,全部給我爬遠點!「

一覺睡醒,周小山發現老杜跟打了雞血一樣,那著個鐵皮喇叭,對著訓練場內一萬多弟兄吼。

說的像他親自上過抗日戰場一樣,搞的一幫新兵熱血沸騰的。

「周副官來了,在我們66軍里,周副官可是個神人。但凡他參加的戰鬥,就沒有輸過,哪怕是對上小鬼子,一樣打出我們66軍的威風,讓我們周副官幫大家講兩句!」

你們全家才是神人。

老子剛起床,臉都沒洗,快被你們吹成刀槍不入了。

當特務營長,警衛連長期間,周小山手下的兵,跟走馬燈一樣換的很勤。

很多基層軍官,都是周小山帶過的。

見面就開始敬禮,張口就是老長官,他的軼聞軼事又很多,廣泛在新兵口中流傳,士兵們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

雖然周小山想來崇尚以勢服人,以權服人。

這可是人家自發的佩服,不是吹牛拉人頭,搞傳銷騙來的。

被送上神壇的感覺。

挺好。

厚著臉皮周小山到了弟兄們圍起來的圈子中,拿著喇叭也開始吼。 「那麼,小斯萊特林先生,說說你吧。」審視。

「我是英格蘭最後一個斯萊特林,」娃娃坐在椅子上,「如你所見,我只能暫時凝聚實體,但是同時,只要斯萊特林還有一個人,我就能依舊存在。

就像學生們的叛逆生成了皮皮鬼,我依靠斯萊特林的信仰而存在。

而我還活著的時候……」

娃娃說到這裡停了一下,看了眼斯內普,「曾叫湯姆.瑪爾沃.里德爾,」他伸手將自己的名字寫在空中,然後一點,字母重新排列組合在一起,「你可以當我在四年級的時候死了,之後那個瘋子活了下來。」

「I』mLordVoldemort.」

「咔嚓」

娃娃皺了皺眉,把破損的被子和裡面潑出的牛奶清理一新,「作為一個魔葯大師,你應該愛惜自己的手。」

「抱歉。」

斯內普呼出一口氣,他清楚,眼前這傢伙不是黑魔王,作為雙面間諜,他這點判斷能力還是有的。

「他們需要你。」娃娃輕聲說,他認真的看著斯內普,「那些孩子。」

「西弗勒斯.斯內普,我以斯萊特林最後的公爵之名向你請求,守護那些孩子。」

……

還有五周,這個學期就結束了,但霍格沃茲沒有一點緊張的氣氛,學生們大多歡聲笑語,組團遊樂。

娛樂項目是什麼?

勇斗斯萊特林!

開始的三天,其他的小動物們還畏手畏腳的,只是偷偷摸摸的弄一點小動作。

不過斯內普連續幾天不見人影,甚至連課也不去上,讓他們大膽了起來。

他們堂而皇之的在走廊上用咒語攻擊小蛇們,他們結團在地窖堵小蛇們,他們在斯萊特林的餐桌上放各種各樣的惡咒,魔葯……

五天時間,已經有七個小蛇受傷到課都不能去上了。

他們不敢去醫療翼,他們知道小動物們在那裡等著他們。

校長室。

「接下來的五周,」斯內普沒有管鄧布利多驚愕的眼神,「斯萊特林全體請假,備考期末。」

「西弗勒斯,五年級和七年級需要認真備考,但是其他……」

「我只是通知你。」黑色的袍角揚起一個凜冽的弧度,斯內普頭也不回的走進壁爐。

與此同時,霍格沃茲各處的小蛇們都聽到一個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所有斯萊特林回休息室,立刻!」

同時,他們的腦海里出現了返回斯萊特林休息室最近的路線,有好幾個是密道。

正在上課的小蛇們對視一眼,起身。

「你們要去哪裡?!」今年的黑魔法防禦課教授滿臉怒容,他也是看不慣斯萊特林的,「斯萊特林每人扣十分!」

可惜,他怒歸他怒,小蛇們沒有一個理他的。

休息室里,一襲黑袍的斯內普正在給受傷的小蛇們治療,在給最後一個小蛇上好葯之後,他掃視了小蛇們一圈,看向七年級的那一片。

「家裡怎麼樣?」他的語氣平靜好像只是在問早上吃了什麼,「五周后,霍格沃茲無法再庇佑你們,準備好了嗎?」

「院長,您有什麼安排?」小蛇們面面相覷,最後七年級首席站了出來。

「我美國的顧客很樂意在三周后帶幾位探親訪友的朋友一起回去。」斯內普的目光掃過那幾個小家族的孩子,他們的家族本就搖搖欲墜,這次黑魔王倒台,他們撐不過了。

「院長,謝謝。」一個疲憊不堪的小蛇出來,很認真的和斯內普道謝,但是,「我不會離開,我們家永遠不會離開。」

斯內普等了一會兒,果然,有三條小蛇一臉沮喪毫無生氣的出來了,「院長,我們……準備去。」他們低著頭,不敢看周圍的人。

斯內普給了他們一人一個令牌,「這三周好好收拾。」

之後,他再次面向小蛇們,「放棄現在的名字,我能保七個人。」他停頓了一下,「包括你們已經在阿茲卡班的家人。」

小蛇們大為震撼,但是斯內普又說,「他們不能殺過人。」

這要求就高了,小蛇們有不少露出苦笑。最後七個中立家族瓜分了名額。

「放棄記憶,重來一次。」斯內普這一次的話讓小蛇們有點聽不懂,「十一歲前在麻瓜世界長大,十一歲恢復記憶……」他看向幾個家裡脫不了罪的,「可願意?」

「院長,您的意思是?」

「返老還童,重來一次。」

。將軍府後院有個特別大的練武場。

此時的練武場上,一名身穿紫色勁裝的年輕男子正在練成刀,他的速度很快,刀風罡烈,十來名親衛遠遠的站在一旁,而不敢靠近半分。

即便離得這麼遠,他們仍舊有種麵皮被割裂的刺痛感,所以一個個都恨不得退的更遠一些,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毀了容,他們還都沒娶媳婦

《帶着空間在異世》第205章白墨禹 見老人消失在了遠處,胡天坐在原地,抽了一支煙,然後也準備回去了。

這個時候,胡天發現自己身體內的仙氣,竟然又恢復了一點。

而且這個不是自然恢復了,而是因為某中學原因。

想到這裡,胡天看向了手裡的葫蘆。

這個葫蘆里的酒,肯定不是一般之物。

因為這個葫蘆里的東西,壓根就不是酒。

至於具體是什麼,胡天也說不出來。

胡天把葫蘆打開,然後又喝了一口這所謂的酒,發現身體里的仙氣又有反應了。

原本幾近乾涸的仙氣,竟然又生出來了一些。

「這……」胡天不禁感到很不思議了。

剛才那位釣魚的老人,絕對不是一位普通的老人!

他能隨手送給胡天一壺能幫助快速恢復仙氣的酒,證明他這個人非常的不凡。

至於那位老人是什麼境界,胡天也說不準。

在胡天看來,那位老人至少是仙境一層之上的高人,不然解釋不了。

只是胡天沒有想明白。

無緣無故的,這位老人為什麼要幫自己。

胡天回到了車上,然後把葫蘆里的酒一飲而盡。

緊接著,胡天原本有些蒼白的臉色,變的紅潤了起來。

只見胡天體內的仙氣,竟然成倍的增長了起來。

而胡天的境界,也從普通人飛快的恢復了起來。

普通高手!

超級高手!

超級隱世高手!

一直到超級隱世高手巔峰,胡天的境界才停止了突破。

這個時候,胡天的臉色露出了驚駭之色。

只是一葫蘆酒而已,自己喝下竟然有這麼厲害的效果!

這都算得上是仙藥了!

要知道,胡天不只是整個人都滑落了谷底,而且身上還有著反噬的內傷。

現在喝下一壺酒後,不僅傷勢全好了,而且整個人的境界,也恢復到了超級隱世高手的水平!

想到這裡,胡天有種衝動,想去找到那位老人問個清楚。

畢竟這位老人的來歷太神秘了,絕對不是普通人。

於是胡天從車上下來,然後快速的順著老人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但是沒多久,胡天就有些沮喪了。

因為翻過一個山頭后,全都是荒山野嶺,壓根就荒無人煙,看不到任何有人居住的痕迹。

看來,剛才那位釣魚老人是故意的了。

胡天站在山頂上,默默地感謝了一下那位老人,然後準備回家了。

等胡天回到家后,已經是傍晚了。

美女助理已經給胡天準備好了飯菜。

於是胡天吃完后,洗漱了一下,然後就休息了。

胡天躺在席夢思上,計劃著自己下一步的打算。

因為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胡天一直都沒有靜下心來思考。

像那天那位從華宗出來的少女,絕對是天之驕子。

雖然她身邊的那位老人,是仙境五層的超級存在。

但胡天隱約感覺,那位少女比老人還要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