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顏當然聽到了九鬧出的動靜,他不緊不慢的睜開眼睛,打量起九來。

「你現在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九。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無顏通過九臉上的面部表情,他大概已經猜到了九來找自己的原因。

不過,無顏卻裝作一副不知情的樣子,他想看看九的情緒是否依舊像以前那樣暴躁。

「你這傢伙…別裝糊塗了!

除了我以外,組織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明天有一場重要的作戰行動。

你為什麼要對我隱瞞這件事?我是十夫長,我有權利知道這些!」

九質問著無顏,她很清楚,除了無顏意外,其他人沒有理由對自己封鎖消息。

「那你想過沒有,為什麼只有你不知道這些呢?

你難道還以為,你還能像以前那樣霸道、放縱嗎?

你經歷的事情也不少了,可你為什麼還是不夠冷靜呢?

如果管理這裡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那他也會做出和我相同的決定。

你太衝動了,九,你沒有參加這次行動的資格。」

無顏這麼回應著九,他的臉上帶著一抹淡然的笑意。

「不…你不能隨意剝奪我的參戰資格!

而且,你最近一直把我限制在訓練場內,這根本不符合規定!

雖然你是千夫長,可你沒有權利限制我的自由!

如果你不讓我參戰,那我會找賢者集團舉報你的!」

九正處於氣頭上,她的言辭也變得激烈了許多。

「你說這不合規定,那我問你,當初是誰想要變強來到這裡的呢?

是你做出的選擇,而不是我強迫你留在這裡,我並沒有干涉你的自由。

如果你不願意訓練了,你大可離開。不過,你依舊不能參戰。

雖然你擁有參戰的權利,但你現在受我管轄,你想要參與戰鬥就必須得到我的同意。

而且,你說你要去找賢者集團舉報我,你以為那群賢者們願意管我們的事情嗎?

不要拿這個威脅我,十夫長,九。」

無顏這麼回答著九,他說的有理有據,他把九嗆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無顏說得太含糊了,我補充一句,現在已經沒有願意管閑事的賢者了。」

雖然九氣的一時說不出話來,但這時蝶卻走了進來,接上了無顏剛才的話。

「你…!」

蝶的出現讓九本能的握緊拳頭,她對蝶投去了強烈的敵意。

「放輕鬆,小九,經常生氣的話,臉上是會落下皺紋的。」

對於九的敵意,蝶只是無奈的笑了下,然後就吐槽了九一句。

蝶並不擔心九會在這裡動手,她知道,如果九動手了,那無顏一定會阻止九。

「看來你們聊的很投機呢。我們明早就跟著大部隊出發,你的裝備應該都收拾好了吧。」

蝶沒有過多理會九,而是轉頭問起了無顏。

「上次你也去了,你應該知道,對付那些傢伙,我沒有必要帶武器。

不過,我總覺得組織這次有點小題大做了,居然安排了三個千夫長負責這次行動。」

無顏並不認為自己需要帶武器,因為他已經猜到這次行動的結局了。

無顏很清楚,殤等人即便再強,他們也不可能抵擋住三個千夫長的進攻,更何況這次行動除了三名千夫長以外,還有十名百夫長參與。

很明顯,無顏這邊佔據了絕對優勢。

「上次…難道是這次行動的目標還是那些傢伙?」

九從無顏和蝶的對話中聽出了一絲不對勁的地方,她立馬就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是,還是那些傢伙,你很想去對吧?」

蝶在聽了九的疑問后,她笑了,她的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神情。

「我…必須去!那些傢伙奪走了十的性命,我必須要親手制裁他們!」

九推開了蝶,她上前一步,將手用力拍在無顏身前的桌上。

「正因為你的執念太重了,所以你才不能參與這場戰鬥。」

無顏當然不會同意九的話,他眯起眼睛,回盯著九。

「你為什麼要阻止我!我必須為十復仇!

你之前也說過,只要我變強了,你就不會限制我了!

可是,我已經變強了,而你為什麼還要限制我!」

無顏的一再拒絕讓九變得歇斯底里起來,她這回是真的怒了。

「我可不記得,我曾經許下過那種承諾。

而且,你說你變強了,那你有什麼證據?」

無顏很冷靜,可九現在卻幾乎要失去了理智。

她不想錯過這次為十復仇的機會,她想要親手處決奪走十性命的塔可。

「證據…證據就在這裡!」

終於,九再也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她掀桌而起,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而向無顏發起了攻擊。

九的出手速度很快,她直指無顏,這讓蝶根本就沒有插手的機會。

雖然無顏擋下了九的攻擊,但他卻因為九這一擊而變得認真了幾分。

「剛才那一擊,就是你的全力了嗎?」

無顏能感覺出來,九那一擊已經有百夫長的水準了。所以他這麼問著九,想知道九的實力究竟到了何種地步。

「這怎麼可能是我的全力!你看好了,千夫長,我已經變得足夠強了!」

九見無顏並無反擊的意思,她隱約感覺無顏似乎並不打算和自己戰鬥。不過,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處於衝動之中的九還是對無顏發動了攻擊。

一下,兩下,三下,九的攻擊全部被無顏接住,但無顏卻依舊任由著九攻擊自己,他似乎還想進一步試探九的實力。

而九也沒有停止攻擊,他們兩個人就這樣把房間里能破壞的東西全部破壞了。

蝶為了避免被波及到,她也只能先從房間里出來,透過被打爛的玻璃看著屋內的兩人。

這場戰鬥並沒有持續太久,最終無顏還是制止了九的攻擊。

「你的確變強了,以你現在的實力,你已經可以晉陞為百夫長了。」 鏡頭重新迴歸帝都皇宮,一切準備就緒,秦守和大皇子龍傲天面對面。

“此人真是膽大包天,而且不自量力,他……竟然要跟大皇子生死鬥?!”

“真是可笑之極!大皇子是聖域之下第一人,被譽爲近千年來第一天驕,我皇城天才,早就可以步入聖域,但是隱忍不發,期待一飛沖天的那天!聖域名宿都要嚴陣以待!”

“此子太年輕了!比大皇子還要年輕十歲,修爲更是不到圓滿,潛力再驚人又如何?!這是必死的局,蚍蜉撼樹!”

不僅僅是皇室的人目露嘲諷和冷笑,但凡是前來觀禮的聖域名宿所在的大勢力,同樣並不看好秦守。

“罷了,就算是請動父親,也未必能救下這個孩子,而且這孩子心高氣傲,與其讓他庇護在羽翼之下,恐怕他更想要在輝煌中戰死。”艾瑞莉婭幽幽的嘆了口氣,搖搖頭道。

黑龍默不作聲,靜靜的如同一根木頭一樣,守護在身側。

“好傢伙!熱血的好男兒啊!如果他能不死,就讓你這個臭小子跟着他鞍前馬後又如何!”玄冥老祖金石夷讚道,目露異彩。

金小胖氣的咬牙切齒,隨後下了決定:“老爹,我要**內!”

金石夷頓時精神一震,大喜道:“你同意會族內接受洗禮了?竟然開竅了!”

“等我成就十聖位,我要掀翻整個皇族,給我老大報仇!”金小胖滿腔怒火的叫道。

轟轟轟!!

擂臺上一陣地動山搖,隨後尖銳的爆鳴聲此起彼伏的響徹而起,可怕的氣勢幾乎要凝練爲實質,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吸引到了這一場,千年來最強天驕之間的生死鬥上,如果換了旁人,恐怕同階位無法與大皇子匹敵,但是秦守的血脈實在是太強悍了,可以說千年都難得一見,擁有的潛能更是讓聖域名宿都深深震撼,一眼看不到盡頭!能見識到二者之間的絕世戰鬥,不虛此行!

大皇子真龍之氣加身,那一條金光璀璨的五爪金龍栩栩如生,比起太子龍淵還要粗壯、凝實,彷彿真正擁有生命的金龍環繞,每一寸的鱗甲活靈活現,翕張之間,彷彿有血液在流淌,發出雷鳴之聲,這條五爪金龍傳遞而來的威勢,不弱於聖域強者,如果秦守沒有仙術查克拉可以剋制其場域,恐怕想要獲勝幾乎沒有希望!

被真龍之氣加身的發皇子,丰神俊朗,身形矯健,若真龍盤踞的身軀偉岸,彷彿神明的子嗣,眸光深邃,每一寸的血肉都傳來雷電肆虐的轟鳴,山洪奔騰一般的咆哮,他的血氣旺盛,肉身被加持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恐怕憑藉他現在的肉身,甚至可以完美的壓制海龍血脈的觀瀾!

“聽聞你近戰是強項?讓我來試試!”

龍傲天神色清冷,倨傲而平淡。

“那就來試試!”

秦守雷遁護體,三代雷影淬鍊出來的強大身軀被秦守徹底掌控,一層黝黑的雷遁鎧甲被附身在了體表,防禦力強悍到極致,雷電圍繞着秦守嘶鳴,電光盤踞,呼嘯之間彷彿雷神降世。

大皇子要立威,而且要以絕對優勢摧枯拉朽的戰勝秦守,擊碎秦守全部的驕傲,讓他絕望和屈服。

五爪金龍盤踞在身側,若神明之子,瞬息出現在秦守的身側,這速度比起秦守交手過的每個對手都要快!比起雷遁加持的速度不遑多讓!

“喝!”

秦守正面拼鬥,迅速戰作一團,大皇子的格鬥近戰能力非常的強悍,每次下殺手都正對秦守的弱點要害,毫不留情,狠辣果斷!越發戰鬥,恐怕越發會感受到無邊的壓力而在真龍之氣的絕對壓制之下露出心靈的破綻和畏懼,秦守沒有留手,現在就是萬花筒寫輪眼的狀態,恐怖的瞳力加持下,洞察力達到了頂峯。

大皇子的那快若鬼魅,與自己不相上下的速度漸漸的慢了下來。

一倍、兩倍、三倍……

十倍!

龍傲天的所有動作清晰的倒映在秦守的眼中,在絕對的緊張感和壓力之下,秦守狀態達到了巔峯,大皇子的速度被放慢了十倍,而且大皇子身上出現了虛影,不斷的移動着,那虛影是寫輪眼預測出來的下一步動作,清晰的被捕捉到了!

“砰!!”

看破了大皇子龍傲天的動作破綻,分毫不差的躲避開龍傲天的一擊鞭腿,秦守勢大力沉的全力一擊,正中龍傲天的小腹!

龍傲天蹬蹬的後退,吃了小虧。

秦守臉色並不是很好看,奮力一拳的效果並不顯著,彷彿一拳打在了鐵板上,真龍之氣的加持效果太驚人了,竟然能讓身軀防禦強悍如斯,足以媲美秦守的雷神鎧甲。

“此人竟然能在近戰上佔據優勢,看樣子大皇子吃了小虧。”

“了不起,竟然能與真龍之氣加身的龍傲天戰鬥到這種程度,那不錯的戰技也起到很強的作用。”

“哼!他們的戰技不相上下,嚴格說起來,還是飽經廝殺的大皇子更勝一籌,之所以吃了虧,那是因爲秦守的眼睛能看破弱點,捕捉到大皇子的破綻,戰技近身戰鬥是大皇子的弱項,在這一領域都能與秦守的強項持平,那麼真正施展出底牌的時候,秦守必敗!”皇室的族老眯着眼睛,淡漠的說道。

“不錯的眼睛,很有研究的價值!”龍傲天舔了舔薄薄的嘴脣,冷冷的說道。

“沒人說,你能穩贏!”秦守漠然的開口!

“仙術?雷遁?僞暗!”

秦守咒印模式啓動,迅速的進入了咒印二的狀態,黑色的十字印記浮現在鼻前,氣息直奔準九階星辰階位,迅速結印,纏繞着黑雷的雷遁粗大的雷光柱虛空炸裂,八道粗壯的黑色雷電同時匹向大皇子,大皇子龍傲天冷笑一聲,擡手硬接,真龍之氣加持之下,卻並沒有絲毫的削弱,黑色的雷電完完整整的劈在了他的身上,大皇子悶哼一聲,手腳發麻。

他面色驚異,露出震驚之色:“你竟然能抵抗真龍之氣的削弱場域?!這黑雷到底是什麼?!”

“影分身之術!”

原地嘭的一聲出現一模一樣的秦守,只不過白煙中出現的秦守並沒有雷神鎧甲纏繞在身。

“分身術法?”海皇嗤之以鼻,聖域之下的分身術統統都是雞肋,只有聖域以上的身外化身才具備絕強的戰力,而且是獨立的個體,具備作戰能力。

“大玉螺旋丸!”

纏繞着通體雷光的秦守右手中,被一模一樣的秦守制造出藍色的瘋狂旋轉的能量球,體積足足有半人高。

“這麼大的能量球,不斷的旋轉着,恐怕威力不弱,到底是什麼鬥技,簡直聞所未聞!”在場的觀衆紛紛都被秦守層出不窮、聞所未聞的祕術所震撼。

“火遁?灰塵隱之術!”

沒有雷遁護體的影分身張口一噴火遁,灼熱的粉塵頓時瀰漫了整個擂臺,灼熱的氣息遍佈,所有的蹤影全都被遮擋,遮蔽了龍傲天的視覺,而觀戰的聖域名宿只能眼觀,而不能用神念感知,否則就算插手比賽,紛紛被矇蔽了視野,秦守消失在煙塵中,場外只能看到擂臺正中央的大皇子本人。

大皇子龍傲天冷笑一聲:“雕蟲小技!”

盤繞在大皇子身上的五爪真龍發出一聲清越的嘶吼,隨後升騰到頭頂,平穩的降下一片場域,在這場域中,萬法不侵,百邪辟易,毒霧、灰塵統統都被隔絕在外側,與此同時,龍傲天雄渾的鬥氣翻涌,周遭灼熱的灰塵紛紛都被攪得翻滾不休,修爲上的差距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大皇子的鬥氣雄渾,隨着一聲聲低沉震撼的吼聲,六條鬥氣真龍緩緩的化形,活靈活現的翻涌着,圍繞着龍傲天的本尊盤踞,守護着。

“真龍學院的‘時御六龍’的絕學!”副院長沉聲說道。

嗖!

灰塵被破開,秦守的身影突然出現在身側,雷神之劍披荊斬棘,銀光瀲灩,鋒利的劃破煙幕,急速對準他的心臟刺來,鬥氣真龍翻滾,兩條長龍張開大口,撕咬住秦守的手腳,那雷神之劍被第三條鬥氣長龍擋住,三龍用力的撕咬,秦守慘叫一聲被撕裂,嘭的一聲化作煙霧。

“分身?”龍傲天眼神一眯。

雷神之劍無力的落在龍傲天的面前,大皇子沒有在上面停留一分一毫,他不知道秦守到底玩的是什麼把戲,花費這麼大功夫弄來一個分身送死,還把兵器丟在這裏,到底是爲了什麼?

“看招!大玉螺旋丸!”

秦守高聲一喝,一躍而起,所有的灰塵通通都被螺旋丸的高速轉動而攪動的空氣分成了兩半,一掃而空,與此同時,秦守的大玉螺旋丸近在咫尺,藍色的高速運轉的查克拉瘋狂的襲來,大皇子冷笑一聲,瞬間擡手,六條鬥氣巨龍擋在了身前。

“六龍回日!”

大玉螺旋丸落下,一接觸那真龍之氣的場域,頓時縮水一半,威力驟減,大皇子眼神一亮,心道果然只有那黑雷才能剋制真龍之氣,其他的鬥技都會削減,螺旋丸的能量瘋狂的旋轉,大玉螺旋丸迅速擊毀了三條巨龍,但是消耗殆盡了力量,剩下的三條龍迅速的撕咬住秦守,但是奈何秦守的雷神鎧甲防禦力極爲強悍,這的確是本尊,但還是擊傷了秦守,雄渾的鬥技滲透到了臟腑,秦守受了傷,嘴角溢血的被擊飛,但是卻露出陰謀得逞的笑意。

飛雷神!

但是大皇子嘴角的冷笑還沒凝固,猛然渾身一震,豁然回頭。

秦守的影分身竟然突兀的出現在自己的場域之中,確切的說,是出現在跌落的那雷神之劍的旁邊,與此同時,秦守手中的另一枚大玉螺旋丸蓄勢待發,照耀着秦守的臉龐倒映出一片瀅藍。

“不好!”

雄渾的鬥氣迅速被調動,但還是晚了一步,距離太近了,而且無從防備!

“仙術?大玉螺旋丸!”

(有書友說,正在看盜版不好意思來書評,梨子現在的書是免費的公衆版,不收費,所以來起點支持正版給作者增加一下收藏和點擊也是極好的。也有書友在羣裏說,看完更新馬上睡覺,梨子笑了,卑微的人類啊!真的以爲梨子今天只有區區兩更麼?真的以爲梨子今晚會睡覺麼?!你們太天真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確變強了,以你現在的實力,你已經可以晉陞為百夫長了。

可是,你真的覺得你已經準備好戰鬥了嗎?」

最終,無顏還是制止了這場如同鬧劇一般的戰鬥,他如此質問著九。

「我早就準備好了!我不斷訓練變強的目的,就是為了戰鬥,就是為了清除那些異類啊!

既然你承認我變強了,那你還要阻攔我嗎!你沒有理由阻攔我!我就要參與這場戰鬥!」

九說了很多,她覺得無顏仍然會阻攔自己參與戰鬥,所以她的拳頭依舊緊握著。

「我會把你編入百夫長的隊伍,你明天跟著五和重四行動。

如果你擅自脫離隊伍,一個人行動了,那我之後就會把你調入善後組,正好善後組現在缺少一個頭領。

不過,要是那樣的話,你以後就再也沒有參與戰鬥的機會了。

利與弊,你自己考慮吧,你也不是小孩子了。」

無顏盯著九,他這次竟然同意讓九參與明天的行動了。

九一開始認為自己聽錯了,但她在看到無顏認真的神情后,她明白無顏剛才沒有開玩笑。

正因如此,九緊握著的拳頭開始顫抖起來,她無法剋制自己激動的情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