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她就愕然發現,身上的乏力感已經消失不見,而且傷口貌似也不像剛才那麼疼了。

這是怎麼回事?

「是不是感覺腰不酸了腿不痛了……呃……不對,我是說你是不是感覺身體好了很多。」陳墨說道。

「嗯,我感覺身體好了很多很多。」簡詩琳如實道。

「那就行了。」陳墨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道:「現在你去收拾一下,然後我們就趕緊出發去那什麼玫瑰KTV吧!」

現在?

我們?

「陸十三跟我約的是晚上,現在時間還早,而且我們也還沒……還沒……」簡詩琳後面的話說不出口,反正意思陳墨能聽懂就行了。

「要是等到晚上的話,陸十三肯定早就做好了準備,就等瓮中捉鱉,我想先過去探探情況,萬一你那便宜老豆就管在那邊,我也可以看看能不能把他先給救出來。」陳墨顯然有自己的打算。

他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單憑陸十三那些烏合之眾,根本就不可能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熱兵器除外。

「那樣會不會很危險?」簡詩琳擔憂道。

「危險是肯定危險的,但陸十三估計不會輕易撕票。縱使她混的是黑幫,也不敢隨隨便便弄出人命吧!」陳墨頓了頓,又忽然道:「至於你的一血,就先欠著吧!等我順利把你那便宜老豆救回來,我再跟你要。」 先欠著?

簡詩琳有些疑惑。

這東西也能欠嗎?

那要是陳墨一輩子不拿,豈不是說她要當一輩子的黃花大閨女?

這樣一想,簡詩琳就有些難受了。

她雖然喜歡女人,但並不代表想當黃花大閨女啊!

女人之間可以玩的花樣也是很多的好吧!

「怎麼?我先讓你欠著你還不樂意?」陳墨看著簡詩琳道:「要是你真這麼急不可耐的話,那咱們就地解決也沒問題。」

陳墨在說話的同時,還欺身向前,雙手搭在簡詩琳柔滑的肩膀上,輕輕地摩挲著。

簡詩琳後退兩步,忙不迭道:「我還是先欠著吧!」

陳墨適時鬆開手,笑著說道:「那就先欠著,但我可把話說在前頭,你要是把一血給了其他男人或者女人,那我可就讓你一輩子只能躺在床上。」

「我知道了。」簡詩琳只能點頭,她是親身體驗過陳墨的點穴功夫的,並且印象極深,可不敢再亂來。

再說,她也沒有可以交一血的對象啊!

至於以後陳墨要收欠賬,那到時候再說吧,現在簡詩琳不想去考慮這個!

「那現在你把那個什麼KTV的地址給我。」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陳墨道。

「你不帶我一起去嗎?」簡詩琳忙道。

「帶你這個連走路都不利索的人去幹嘛?」陳墨反問道。

簡詩琳就又沒話說了。

是啊,帶她幹嘛去呢!

「你趕緊把地址給我說一下,我打計程車過去。」陳墨不耐煩地說道。

簡詩琳只能把地址給了陳墨。

見他雷厲風行風風火火的樣子,簡詩琳想了想,低聲道:「小心點。」

陳墨回頭,笑了笑道:「你要是一直保持這個態度,那以後咱們或許能好好相處,走了。」

說罷,陳墨就拉開門離開了。

回到辦公室這邊,陳墨只跟明雨卿打了個招呼,就直接下樓乘車,前往玫瑰KTV。

玫瑰KTV是陸十三的另外一處據點,比之前的酒吧要稍遠一些。

陳墨並不著急,老神在在的閉目養神,以期多恢復一點真力。

接連給明雨卿和簡詩琳做了渡氣治療,他縱使自覺是龍虎之軀,也不免有些發虛,得趕緊恢復一些真力再說。

不然要是等下有惡戰,那可就有些危險了。

片刻后,計程車停在了玫瑰KTV門前。

不同於酒吧,KTV這種場所是全天開放,全天都有人過來的。

玫瑰KTV門前牌匾閃爍著霓虹燈,客流量也還算可以,至少跟本草堂比起來要好很多。

陳墨走進去,門口的迎賓小姐笑吟吟地朝他媚聲媚氣道:「歡迎光臨!」

大城市的美女是真多啊!

陳墨不禁感慨。

這門口的兩個迎賓小姐雖然容貌不比明雨卿和簡詩琳,但妝容齊整,也算是嬌俏美麗,稱得上一聲美女。

大步走了進去,陳墨直接問前台小妹道:「陸十三是你們的老闆嗎?」

前台小妹遲疑了一下,還是道:「是……可是請問您是誰,找我們陸總有什麼事?」

陳墨道:「我是你們陸總的朋友,找她有很重要的事。」

前台小妹問道:「那請問您有預約嗎?」

陳墨笑著說道:「見朋友還需要預約嗎?你給你們陸總通報一下就行。」

前台小妹滿臉為難,「按照正常程序,想見陸總的話需要預約,這樣我們才能帶您過去的。您沒有預約,我不能就這樣貿然的去打攪陸總。」

「那小妹妹,陸總在哪個房間,我自己去找她。」陳墨道。

「不行的,陸總的辦公室在四樓,那裡只有做專用電梯才能上去,沒人帶您過去的話,您是用不了電梯的。」前台小妹年紀不大,顯然不是很老道,說話並沒有那種客套,反倒是很耿直。

陳墨又問:「難道四樓就沒有樓梯嗎?幹嘛非得坐電梯呢?」

前台小妹搖頭道:「這邊只有安全出口用的疏散樓梯,但通往四樓的樓梯口有保安把守,您還是先預約吧!」

「謝謝你小妹妹,預約就不要了,我改天再來就行。」陳墨笑著擺了擺手,然後直接走出了玫瑰KTV大門。

不過,陳墨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圍著玫瑰KTV繞了個圈,最後停在KTV後方牆面的一處外水管上。

掂量了一下,陳墨直接抓著水管,身形如靈猴一樣,順著水管攀爬了上去。

就這樣順利地跳到了四樓窗戶,陳墨一看窗戶沒關,就直接翻身進去,沒有驚動任何人。

落地之後,他才環顧四周,查看起周遭的情況。

不會這麼巧吧?

翻進來剛好是陸十三的辦公室?

看著辦公桌上那一塊金色的名片牌,陳墨又不禁疑惑起來。

前台小妹不是說陸十三在辦公室里么,怎麼這辦公室壓根沒人呢?

不對!

陳墨豎起耳朵,分明聽到了洗澡的流水聲。

循聲望去,他目光落在辦公室右邊的裡間。

這陸十三的辦公室也跟明雨卿辦公室的設計差不多,除了辦公的地方之外,還分隔了一個裡間。

不過陸十三的辦公室顯然沒有明雨卿辦公室那麼奢華,那裡間估摸著是洗手間和浴室,並沒有像明雨卿的辦公室那樣另設休息間。

陳墨大搖大擺地走了過去,但沿途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到了浴室門口,陳墨將耳朵湊在門板上,專註地聽著裡頭的聲響。

在聽到裡頭水流嘩啦啦的響,顯然裡面的人正在沖涼,陳墨就直接粗暴地踹開了浴室門。

在浴室門被踹開的同時,女人的驚叫聲也響了起來。

陸十三果然在洗澡。

陳墨直接向前,捂住了陸十三的嘴,然後飛快地在她身上疾點了幾下,制住了她的穴道,讓她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做好了這些,陳墨這好整以暇地看著陸十三。

「別人不是常說,女孩子的美三分靠長相,七分靠打扮么,怎麼你不化妝比化妝要好看十倍,不穿衣服比穿衣服要好看十一倍。」

陸十三怒視著陳墨,胸口劇烈地欺負,額上更是青筋暴起,但偏偏身子不能動,嘴巴不能說。

「我看電視劇,那些反派把美人逼到絕境的時候,總會說:你儘管叫,就是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可我不是反派,也不想讓你叫喚一大票小弟過來,所以就只能讓你先閉嘴一會兒了。」

陳墨一邊說著,一邊從兜里拿出手機,鏡頭對準陸十三的身體,兀自拍攝起來。 足足拍攝了十分鐘,陳墨才意猶未盡地按下手機,將視頻給保存起來。

「現在我解開你的穴道,然後在外面等你,咱們好好談談。」陳墨笑了笑,又道:「對了,希望你冷靜一些,別想著喊小弟過來對我動粗。因為在你對我動粗之前,我會先把視頻發到網上去。」

說罷,陳墨就直接解開了陸十三的穴道,然後離開浴室。

「該死!」陸十三憤怒地罵了一句,然後飛快地開始穿衣。

至於陳墨,則在外頭沙發上愜意地躺著,一邊欣賞著手機視頻里陸十三那姣好的身材。

看不出來,這個社會大姐頭卸掉了濃妝,竟然長得這麼好看,越看越覺得好看,而且身材也是無可挑剔,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而且身高腿長,簡直是模特身材。

有這麼一副皮囊,幹嘛非要做黑社會呢?

幾分鐘后,陸十三從浴室里出來,只是一張臉卻是陰沉如水。

「陸總,你的身材很不錯喔!」陳墨見陸十三出來,便笑著打開了手機視頻,大大方方的將手機放到桌上,播放著剛剛在浴室里拍攝到的景象。

陸十三看著視頻,臉色更加陰沉了。

隨後她突然伸出手,拿過桌上的手機,飛快地找到視頻文件,直接按下了刪除鍵。

陳墨起身,將自己的手機從陸十三手裡奪回來,然後鼓搗了幾下,剛剛被刪除的視頻就又重播了。

「你刪掉也沒用,我已經把視頻保存到自己的雲盤上面了,而且還發了一份給簡詩琳。要是你敢輕舉妄動,這視頻就會在各種貼吧論壇微博上面出現。」

「你想怎樣?」陸十三並沒有太過意外,顯然是早已預料到陳墨有這種後手,剛剛只不過是存有僥倖心理,想試探一下陳墨有沒有留存備份罷了。

「我想怎麼樣難道你還不知道嗎?」陳墨反問。

陸十三道:「你想要簡漢?」

陳墨點點頭。

陸十三就道:「只要你刪掉視頻,我可以放了簡漢。」

陳墨這次卻是搖頭了,「放掉簡漢還不夠,順便把他的欠賬給清了。」

幾十萬能換回自己的隱私視頻,陸十三覺得還是很值的,再說這次事了,她一定會讓陳墨付出相應的代價,於是她便爽快地答應下來,「可以。」

「除了上面說的這些,我還要你……」

陳墨的話還沒有說完,陸十三就喝道:「不可能!」

「你別著急,我話還沒有說完。」陳墨擺了擺手,接著道:「我是想說,我還要你做我小弟。」

陸十三立即道:「這個也不可能,我堂堂蛇幫幫主,怎麼可能當你小弟!」

陳墨就晃了晃手機,道:「不做我小弟,我就把視頻發出去,其他人不說,蛇幫上上下下的大小夥子都能看到他們老大美妙的身體,到時候我看你怎麼當他們的大姐頭。」

「你到底想怎樣!」陸十三怒聲道。

「我想怎樣已經說得足夠明白了,你要是不答應,我就發視頻。」陳墨道。

「你要是敢把視頻泄露出去,我就讓人把簡漢剁成肉醬喂狗。」陸十三一臉氣急敗壞。

然而,陳墨不為所動,反而一臉的無所謂,「剁就剁唄,簡漢又不是我老豆。」

陸十三冷冷地盯著陳墨,「難道你不是為了救簡漢才過來的嗎?我要是把他剁了,你那女朋友豈不是要哭死?」

「都說了,簡詩琳不是我女朋友。」

陳墨解釋道:「我只是受了她的委託才過來救人的,如果實在救不了,那也不能怪我不是?反正我都是先收錢后辦事的,怎麼著我也不吃虧。」

「總之,我可以放了簡漢,把他的舊賬一筆勾銷,但是不可能做你小弟,你想都別想。」陸十三道。

「那就是沒得談咯?」

「讓我當你小弟絕對沒得談。」

「那行,簡漢我也不救了,你愛怎麼折磨他就怎麼折磨他,我只管把手裡的視頻發布出去,讓你的小弟們都好好欣賞欣賞,緩解緩解寂寞。」

陳墨刷刷刷地按著手機,嘴裡還念叨道:「你們這玫瑰KTV還有公眾號呢,我先把視頻發到你們的公眾號上前去,讓玫瑰KTV的員工率先欣賞。」

「等等,別發。」陸十三連忙道。

陳墨抬起頭,擺著一副「你不早說」的樣子。

陸十三的一顆心沉到谷底,聲音有些顫抖地問道:「你發了?」

陳墨沒說話,只是嘆了口氣。

陸十三忙上前,急道:「你說話啊,發上去沒有?」

陳墨道:「沒發。」

陸十三額頭青筋爆起,「既然沒發,那你嘆什麼氣!」

「嘆氣又不分時間地點,我沒事嘆嘆氣不行么。」陳墨緊接著又道:「對了,你讓我先別發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我剛剛沒開美顏模式,你想再讓我拍一遍嗎?」

「我是想答應你的要求,做你的小弟。」陸十三嘆了口氣,然後兀自走到辦公桌那邊,坐了下去。

「你真這麼想?」陳墨問道。

「那我總不能讓你把視頻發出去吧?要是讓我底下的人看到,我還怎麼在蛇幫立足?」陸十三在說話的時候,右手卻是悄悄伸到桌面下,在摸索著什麼東西。

「沒錯,你想的很對。」陳墨笑呵呵地說道:「你放心,這是咱倆的一個契約,我不會說給其他人知道,只要你聽我的話,為我所用就行。」

「嗯,那咱們這就算是達成契約了?你可以把視頻刪掉了吧?」陸十三面色如常,但心裡卻是有些著急。

她明明放了一把手槍在桌底下,作為應急用的,怎麼摸了半天,還沒有摸到?

「我當然會刪掉視頻,但想達成契約,還需要走一個程序。」陳墨說道。

「什麼程序?」陸十三下意識地問道。

我的師父是一眉道人 陳墨從口袋裡摸了摸,拿出一個口紅大小的玻璃瓶,「這是毒藥,只要你把這個吃下去,契約就算達成了。放心,這雖然是毒藥,但只要定期服用解藥,是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什麼傷害的,反而還能增強你的免疫力呢!」 陸十三沒想到陳墨還有這一手,但這世上真有什麼定時的毒藥?

這又不是演電視劇。

沒等她開口,陳墨又從身後拿出了一樣東西,遙遙指著陸十三。

赫然是一把銀色的小手槍。

「我看你在下邊摸了半天,是不是在找這把槍?」陳墨拉開了保險栓,笑著說道:「這樣的話,我只要按下扳機,子彈就能射出去了吧!」

「你要是在這裡把我殺了,我蛇幫的弟兄不會放過你的。」陸十三不敢動彈,唯恐稍有動作,陳墨就會條件反射般的扣下扳機。

「不想死的話,就先把葯給吃了。」陳墨甩手把裝著藥丸的玻璃小瓶丟到陸十三桌面上。

「這是什麼葯,我要是沒得到解藥的話,會有什麼後果?」陸十三拿起玻璃小瓶,面色陰晴不定地問道。

「自製的藥丸哪有什麼名字,但你服下毒藥之後,沒能定期服食解藥的話,會遭受萬箭穿心之痛。」

陳墨的話差點沒讓陸十三笑出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