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她剛剛跨出一步,下一秒,手腕就被猛地扣住。

戰御宸把她按回到床上,傾身過來,封嬈的身體不自覺的朝後仰,直到後背抵到了床頭,再也無可逃避。

戰御宸漸漸俯身,雙手撐在封嬈臉頰的兩側,將她牢牢禁錮在身前。

俊美的臉龐和封嬈貼得極近,他那灼熱的呼吸幾乎都灑在了封嬈的臉頰上了。

封嬈的臉上全都是慌亂,她雙手抵在戰御宸的胸膛,強自鎮定地說:「戰御宸,你幹嘛啊?」

戰御宸的黑眸幽遠深邃,定定地看著她,一字一句地開口:「封嬈,你還記得是誰救了你嗎?」

他的眸光太過犀利,封嬈感覺自己在他的面前佛無所遁形一樣。

她眼神閃躲:「我記得,只是剛剛……剛剛才醒來,所以一時沒想起來,我現在全都記起來了。」

戰御宸依舊一動不動地盯著她。

封嬈吞了口口水:「該不會是……是你救了我吧?」

戰御宸沒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孫嫂在門口敲門:「少夫人,你母親來了。」

「好,我馬上下來。」封嬈答應了一聲。

她手上一個用力,硬是把戰御宸給推開,她快步朝著門口走去。

戰御宸坐在那兒,黑眸定定看著她的背影。

封嬈的表現實在有點奇怪,她眼底一片茫然,似乎對被關在電梯的事情全然不知。

戰御宸眸底各種思緒湧現,卻一時又想不出一個所以然。



封嬈出了卧室門,這才拍著心口,鬆了一口氣。

幸好沒有被戰御宸看出,她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不過,如果她被關在電梯里了,難道真的是戰御宸救了她嗎?

腦袋有一些刺痛的感覺,封嬈專心一想就頭疼欲裂,她只好不去想了。

下了樓,見到秦麗來了,她趕緊走過去,喚道:「媽,你怎麼來了?」

「我路過,就順道來看看你。」秦麗道:「怎麼樣,結婚後一切都還好嗎?」

封嬈點點頭:「很好。」

「怎麼沒看到戰御宸呢?」秦麗問。

「媽,您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

回頭,就看到戰御宸穿著一身居家服,慢悠悠地從樓上踱步下來。

秦麗眼睛一亮,喜道:「御宸,我是順道來看你們的。」

戰御宸點頭:「吃飯了嗎?一起吃吧。」

封嬈有些驚訝,因為她是第一次見到戰御宸這樣有禮貌。

秦麗也有些受寵若驚:「還沒有,那我就不客氣了。」

飯桌上,秦麗一會兒和戰御宸聊一聊,一會兒和封嬈聊一聊,氣氛倒也和睦。

吃完飯,戰御宸彬彬有禮地說:「封嬈,你陪媽坐一會兒,我去書房工作了。」

「哦,你去忙吧。」

封嬈心裡吐槽,戰御宸真是個腹黑大尾巴狼,在別人面前裝得斯文有禮,在她面前就那麼變態!

秦麗顯然被這隻大尾巴狼騙得團團轉,無比滿意。

等戰御宸走了,拉著封嬈一個勁兒地說:「我之前還一直擔心你們相處不好,沒想到全都是我多心了。」

「我們還好吧。」封嬈心不在焉地說。

秦麗語重心長地說:「其實我今天來,還有件事情要提醒你,戰御宸到底打算什麼時候舉行婚禮?」

封嬈愣了愣:「婚禮的事情很急嗎?」

秦麗瞪了她一眼:「當然急了,你別忘了你是為了什麼和戰御宸結婚的。封氏和戰氏聯姻,這麼大的消息,竟然一直沒有對外公布。只有你們正式公開舉行了婚禮,別人才會承認你這個戰太太!」

封嬈不明白:「封氏不是已經開始收到投資的錢了嗎?舉不舉行婚禮,又有多重要呢?」

「你這個傻孩子,你到現在還不明白,你奶奶要的是戰家這棵大樹好乘涼,希望戰家成為封家的後台啊!」

秦麗這麼一說,封嬈才算是明白了,只是她的一顆心直直地沉了下去。

她雖然和戰御宸結婚了,但是只要沒有對外公布,封家就撈不到半分好處。

可她已經用緋聞逼婚戰御宸了,難道還要逼著他給自己一個婚禮嗎?

剛剛他們關係才緩和一點,她可不希望又把戰御宸給惹急了!

封嬈有些敷衍地說:「媽,我知道了。」

秦麗嘆了口氣,動容地說:「媽知道委屈你了,不過現在親眼看到,戰御宸對你還不錯,媽也就放心了。但是女孩子始終要個名分,你一定要儘快讓戰御宸舉行婚禮,公開你們的婚訊,知道嗎?」

送走了秦麗,封嬈的心又開始糾結。

她並不想逼戰御宸,雖然她的心底也期待著能和他有一個盛大又夢幻的婚禮。

封嬈嘆了口氣,看到戰御宸從樓上下來。

他問:「媽跟你說什麼了?」

封嬈嘟囔了一句:「喊得還挺順口。」

「什麼?」

「沒什麼。」

戰御宸的黑眸定定看著她,封嬈瞬間就泄了氣:「我去洗澡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封嬈吃過早飯,準備去上班。

然而,剛走到了帝苑門口,就看到戰御宸的車停在那裡。

他穿著一身修身的黑色阿瑪尼西裝,身材欣長,隨隨便便地立在車旁。完美的側臉,高貴矜持的氣質撲面而來。

她愣了愣,他怎麼還沒有走?

戰御宸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大步走過來,拖著她的手,把她塞進了汽車。

「戰御宸,你幹嘛?」封嬈完全莫名其妙的。

戰御宸跟著坐了進來,語氣淡淡地說:「順路,以後你不要坐公車了。」

「可是公司的人會看到啊!」封嬈嘟囔了一句,看到戰御宸神色淡漠地盯著她,她只好把抗議聲咽了回去。

到了公司的停車場,封嬈趕緊下車,戰御宸卻拉住她的手,動作極其自然地理了理她的衣服:「下班的時候一起走,我媽叫我們今天回老宅吃飯。」

「哦,知道了。」

封嬈說完,就趕快跑去按電梯。

她有些納悶,戰御宸到底在搞什麼?

不是說好了,不要對外公布他們的關係嗎?

怎麼現在還讓她坐他的車呢,要是被同事看到了,就不好了。

其實封嬈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因為全公司,整棟樓的人,昨天都看到戰大總裁親自跳進電梯救她了,還親自抱著她出來。

他們的緋聞早就已經傳得滿天飛了!

封嬈發現今天同事看她的眼光格外不一樣,有不屑的,有羨慕的,還有更多是殷勤的。

辦公室里之前擠兌她的同事,也換上了一副討好的面孔。

「封嬈,這是我老公專門從比利時帶回來巧克力,你要吃嗎?」

「封嬈,我正好去茶水間,你喝什麼,我幫你泡。」

「不用了,謝謝。」封嬈一一婉拒了。

辦公室的秘書凌玲看到封嬈,簡直咬碎了一口銀牙!

她趾高氣揚地沖著封嬈說:「封嬈,你去給我們買幾杯咖啡回來!」

封嬈抬眸:「為什麼是我?」

凌玲冷笑了一聲,雙手環胸說道:「你是實習生,知不知道什麼叫尊敬前輩?」

這個凌玲之前就把工作推給封嬈,讓她加班。

封嬈默了下,深吸了一口氣:「要幾杯咖啡?」

等到封嬈去買咖啡,辦公室里其他的人小聲地勸道:「凌玲,算了吧,封嬈現在可是總裁的新歡啊!」

「我呸,什麼新歡!明明就是不要臉的想勾引戰總,看見她那副狐媚的樣子我就生氣。戰總是什麼人,怎麼可能看得上她?」凌玲目中無人地說道。

因為凌玲進戰氏集團的時間最早,資格最老,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

封嬈在咖啡店買了八杯咖啡,沉得要命,提回公司。

在進電梯時,她慌張地喊道:「請等一下。」

裡面一隻修長的手臂按住了電梯,等著封嬈進來。

「謝謝啊!」封嬈感激地說。

「封嬈?怎麼是你?」一個驚訝的聲音。

封嬈抬眸,看到那人愣了一下,隨即不可置信地說:「肖學長?你怎麼在這裡?」

肖元君比封嬈大了兩級,是同一個學校的學長。

畢業后就沒見過了,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了。

「我在戰氏集團工作,之前一直在R市分部,剛剛調回來。你呢?」肖元君高興地說。

「我在這裡實習。」封嬈回答。

「你拿的是什麼?這麼沉,我幫你吧!」肖元君一邊說,一邊不由分說地幫封嬈。

「是幫同事買的咖啡,不用了學長,我自己可以。」封嬈急忙說。

肖元君笑笑:「你還是那麼傻傻的,一定是別人看你是實習生,欺負你。」

「哪有。」

電梯到了,肖元君幫忙把咖啡拿到了辦公室。

凌玲驚訝道:「肖經理,你怎麼親自送咖啡過來?」

肖元君笑笑,看了封嬈一眼,大方地說:「今天的咖啡我請客,封嬈是我的小師妹,希望大家多多照顧她。」

凌玲眼中立刻露出了不屑,面上還是保持著微笑:「肖經理放心吧,我們肯定會照顧她的。」

「那封嬈,你要加油了!」肖元君沖著封嬈比了個加油的手勢,說完就走了。

凌玲拿著咖啡,陰陽怪氣地說:「封嬈,你上班時間不要隨便和其他部門的人閑聊,這樣會影響工作!」

封嬈抿了抿唇,什麼都沒說。

她看得出來這個凌玲是故意針對她,她在戰氏集團只實習一個月的時間,她並不想把關係弄糟,所以決定忍耐。



下班的時候,封嬈急匆匆走到停車場,看到戰御宸的車果然停在那裡。

她走了過去,彎腰敲了敲車窗。

面容俊美的男子從裡面看了她一眼,才打開了車門。

「怎麼這麼慢?」戰御宸微微不耐煩地問。

封嬈一邊系安全帶,一邊回答:「剛剛才忙完。」

戰御宸嗤笑了一聲:「你一個實習生有什麼好忙的,比我這個總裁還忙。」

兩人開車去了戰家老宅,這是他們結婚後第一次回來。

戰母高興得不行,準備了一大桌子的美食。

「媽,我來幫你。」封嬈去了廚房幫忙。

「封嬈,你和御宸準備什麼時候要孩子?」戰母冷不丁地來了這一句。

「啊?」封嬈的手一抖,整瓶醋都倒進了紅燒肉裡面。

「糟糕了!」封嬈趕緊挽救,拿勺子把醋給舀出來。

戰母隨意地說:「沒事,這個紅燒肉就給御宸吃好了。反正只要說是你做的,他一定會全部吃光的。」

封嬈:「……」

「你們年輕,一年抱倆,最好再多生幾個,反正咱們家家大業大的,生多少都養得起。」戰母越說越興奮,眼睛都開始放光了。

封嬈垂眸:「我們現在還沒有這個打算。」

畢竟,戰御宸是因為緋聞風波才和她結婚的,指不定什麼時候風波過去就和她離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