煅鑄神石盤時,就是用了羅庚的推演能力。

這神石盤的存在,已經是極其逆天的了,因為有了它,讓神族一直屹立在各大陸的巔峰。不少人定期去朝聖,很多時候就是因為神族預測天機,幾乎極少失誤,除了有火智宸這樣的逆天的大法師的存在,餘下的一部分功力,都得歸功於神石盤。

「什麼!」

三個人幾乎都經歷一場驚雷,都不約而同地大喊一句。

「噓~」

「老黑」嚇一跳,連忙用小手輪番想捂住三位年輕人的嘴,不讓他們如此大吼大叫,好像他們身邊布滿了天帝的密探。

見三人安靜下來,「老黑」誇張地拍拍胸脯道:「我的小祖宗們啊,你們聽在耳里,消化在心裡,別咋咋呼呼的好不好?我都要嚇死了。」

魯獅奇道:「這是天界的秘辛,沒錯。但這四周只有我們,你怕什麼怕!膽兒真小!」

「老黑」翻翻白眼,不屑地說道:「難道你們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一種神瞳的人嘛?天界一樣有,陰間也一樣有。」

神瞳的修者,能探測天機、預知未來,是一個極其恐怖的人,他們能探測到千萬里之外的動靜,一旦被鎖定,你的一舉一動,似乎什麼都瞞不過他。即使你屏蔽了你的聲音,但神瞳者可以有千奇百怪的能力,比如讀心術、讀唇術等等,讓你防不勝防。

黑亦辰身邊就有不少這樣的人,他的師父黑雲主,碧眼聖者,後來還有彭先祖等逆天的存在,都讓他對神瞳者頗為嚮往和了解,但如果對方是敵人,一旦被盯上,就足於令人坐立不安的。

黑亦辰學著「老黑」遮擋住自己的嘴,傳音道:「你說天條不由天帝掌控,而是由羅庚聖器掌控,那誰掌管這羅庚聖器呢?」

「老黑」乾脆在四周打了幾個極小的結界,屏蔽了外界的窺視,才道:「這是遠古年前的事,說起來,可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

原來,如今的天帝的先祖爭奪了五界的掌管權之後,成為了五界第一代的天帝。

那時候,五界並沒有秩序,並不安穩,神仙和凡人居住在一個大陸,甚至是鄰居,凡人成為了真正的螻蟻,朝不保夕,每時每刻都有被人隨手一抹,就失去了生命的危險。

到了第三代天帝,還曾發生過被人篡奪天帝之位的事,雖然後來用鐵腕手段平息了叛亂,但五界傷痕纍纍,民不聊生,天地間一片黑暗。

後來到了第四代天帝,他的師傅叫羅經,是一個隱士高手,凌駕於世間一切的存在。他是一名鑄器天師,

第四代天帝的師傅羅經,為了徒弟,倒轉乾坤,盜取蒼穹壽元,煉化天地,利用了極其逆天的手段,煅鑄了一個羅庚。這個,就是羅庚聖器!

羅庚聖器,懆縱了五界的時間、空間秩序,逆轉了天地秩序,讓一切變得可懆控,讓一切原本無法執行的天條,成為了可能。

羅庚聖器的出世,是逆天而為的,是紊亂時空的,卻讓這片朗朗乾坤,真正成為了帝家的天下。

往後的多年,每一次篡奪帝位者,也不少,但都沒有一例成功,最關鍵的因素就是這羅庚聖器,規範了這一片天地的主宰者,即是天帝!

只要在這片天地中,天帝就擁有不可神聖不可侵犯的威嚴和實力,不可戰勝!

可惜,羅經為了徒弟的帝位,殫精竭慮,不惜逆天而行煅鑄了羅庚聖器,卻最終死在自己徒弟手中。

這不得不說是一種報應,也是一種諷刺。

黑亦辰道:「羅庚聖器如此逆天,如何掌控天界?」

「老黑」神神秘秘地說道:「何止掌控天界!你了解羅庚嗎?羅庚聖器,結構和普通的羅庚相似,也是由天池、天心十道和九天組成。只是它是以把五界作為一個羅盤去規劃,把整個五界,都變成了羅庚聖器的一部分,說句恐怖的話,我們每一個人、神仙,甚至是天帝,都活在羅庚聖器內,生活在由它掌控著的這片天地里,誰也跳不脫這裡的天規天條。」

眾人驚得下巴都差點掉地上了。把五界看成一個整體,都變成一個超越一切的羅盤?!

天界上廣袤的天池,滿池的水,都是由仙氣凝聚而成,仙氣飄飄,是羅庚聖器的一部分;天界的禁區——天心,是五界的靈氣只依託,也是羅庚聖器的一部分;天界的九重天,都是羅庚聖器的經緯度量。

這還不算,天地間一切的東西,或許就是羅庚聖器的一部分。這裡的一切布局,或許都能歸結於羅庚聖器。

光是想想,就覺得瘋狂。而羅經這個瘋子,居然讓這一切真正實現了。

最恐怖的是,據「老黑」所說,這羅庚聖器還孕育著驚人的靈性,會不斷地糾正偏差,讓天地一切變得有序。

黑亦辰一臉憂色,道:「既然這樣,這片天地豈不是非常穩固,誰也無法戰勝天帝?」

「老黑」撇撇嘴,道:「哪裡有這麼簡單!既然羅庚聖器如此恐怖,如此逆天,自然會有人惦記。有野心的人,怎麼能讓羅庚聖器安然無恙地維持這這片天地的秩序,怎麼甘心讓自己受控於這片天地,怎麼情願讓五界都成帝家的私有財產呢?」

羅庚聖器如此霸道,可以掌控五界,自然也存在弱點。它的弱點就是範圍太廣,掌控的天地太過廣袤,而且還紊亂了時空,自然會產生不穩定的因素。尤其是它的一切,都依靠這片天地支撐著,如果失去了這些基本要素——天池、天心十道和九天,羅庚聖器就無法逆轉乾坤,無法掌控處於不同時空的五界。

所以,天帝在天池、天心十道和九天,都布有恐怖的陣法加持,有最恐怖的迷陣,還有重兵把守。常人無法接近,分辨不出東西南北,更別說去破壞這些東西了。

可是,如果羅庚聖器只是用天池、天心十道和九天構成,也形成不了這麼大殺器,它必須在超越天界掌控的凡間、陰間,都布置有相呼應的聖器,由無數的小聖器,組成一個大的聖器,通過特殊的方法把這些聖器連接,最終成就了羅庚聖器那恐怖的控制能力。

這才是羅庚聖器最為核心的部分。 組成羅庚聖器的所有小聖器,都散落在五界的各個中樞核心部分,這些地方,與當地的天地融為一體,即使是神瞳者,也無法辨別這是一個小聖器。

也不知道是羅經這位鑄器天師,有意還是無意,組成羅庚聖器的許多小聖器,帝家並不知道,連他的天帝徒弟也不清楚。只有他知道如何布局,只有如何把這無數的小聖器,重組成這逆天的羅庚聖器。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羅庚聖器的本體聖器,一直寄存在天帝居住的宮殿梅雪密室內。

這個羅庚聖器,擁有帝家的歷代先祖的鮮血澆注而成,擁有帝龍家最宏大的能量激活而成。帝家憑藉著這些血脈,連接著與羅庚聖器的聯繫,讓羅庚聖器始終維護著帝家的利益,而運轉天地造化。

這就是所謂的帝王家的大氣運!

每一個大家族,顯赫的幫派等等,都需要一個浩瀚的氣運,才能支撐起整個家族、幫派的長久不衰。為了維持這種長久氣運,這些家族、幫派、帝國等,都會選擇一個風水好的地脈、龍穴,築建起一個帝國,或建幫立派,並不斷地把天材地寶埋藏在風水「眼」上,讓「氣」能持續生長,維持。同時,他們除了種植大量的靈草仙藥之外,還會不下聚靈陣法,讓這一塊成為一個靈氣充裕的地方,有助於維持氣運長久的目的的同時,又可以讓自己家族、幫派的後代有足夠的靈氣修鍊。

一旦風水「眼」的地脈被破壞,氣運就會流失,最終衰敗。氣運衰敗的結果,是這個帝國、家族,必然會遭遇到慘敗收場。

所以,帝家不但有上佳的地脈、龍穴維繫家族氣運,還有羅庚聖器興旺這種氣運,比任何一個帝國、家族、幫派,氣運都旺盛到了極點。

如此興旺的帝家,每一代都人傑地靈,棟樑翹楚林立於家族、朝堂,煌煌翹翹,出乎其類,帝家不但人丁興旺,人才輩出,而且個個都出類拔萃,在各個方面都各有建樹。

俗話說,「盛極而衰,否極泰來」,是社會的一個鐵定規律。

就在帝家感覺到有了羅庚聖器,可以高枕無憂之際,一場意外卻發生了。

第七代天帝在一次接受完五界大壽過後,精神異常疲憊,修為強大的他,當晚竟然陷入了可怕的夢魘。

夢,來自精神世界,來自神識。

像天帝這樣,神魔力已經強大到水火不侵,一般的神魔力攻擊對他是沒有用的。

可是,對方卻在他疲憊不堪精神最為脆弱時,引導他進入夢鄉,然後「重溫」第四代天帝慘殺其師傅羅經的片段,一遍一遍地演示,讓天帝陷入其中,幾乎不能自拔。

那不是普通的神識入侵,而是一次有預謀的陰謀。

天帝的這一次遭遇,許多人都有自己的解讀。

有人說是羅經的一縷魂魄,而是附在羅庚聖器之上,經過千萬年的溫養,又開始控制羅庚聖器,因為天帝與羅庚聖器血脈相連,才會容易侵入天帝的神識。

也有人說羅經根本沒有死,而是糾結其他勢力回來報仇。

也有人說是羅經的另一個逆天的徒弟所為。

反正眾說紛紜,最終也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因為,那人始終沒有露過面。

第七代天帝終於沖夢魘中掙扎逃出,驚得是一身冷汗,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他突然想起了什麼。

他撇開眾人,急匆匆來到他歷代天帝居住的宮殿內梅雪密室,當層層機關、陣法開啟后,他終於進入了密室。

可是,現實卻令他驚怒不已:面前被層層陣法保護的羅庚聖器的本體聖器,不翼而飛!

這裡機關、陣法重重,誰能毫無動靜地進來呢?天帝不覺得這世間有人做得到,可是,這一切就在他面前發生了。

羅庚本體聖器失蹤后,這消息即使秘不可宣,但依然在天界傳得沸沸揚揚。

帝家惶惶不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準備備戰,擔心有人趁機篡奪皇位。

不過,這個擔心足足有萬年之久並沒有發生,發生的,倒是不少輔助羅庚聖器的小聖器的崩塌,令原本穩固的五界秩序搖搖欲墜。

就在第七代天帝垂暮之年時,天地突然爆發了世紀大戰。這一次戰爭,由魔界發起,迅速席捲五界。

這一場戰爭,歷時百年之久,曠世而慘烈。這場戰爭中最值得人們紀念的人物,當屬神龍炎帝和他的兄弟們,他們分別鎮守在五界之巔,大大削弱了敵人的實力,阻止了他們的攻擊,讓這場戰爭從一邊倒的戰鬥,變得勢均力敵,最後還以弱取勝,贏取了最後的勝利。

這是一場不朽的戰爭,而不朽的戰爭,成就了不朽的人,人人都記住了神龍炎帝和他的八個兄弟!他們被載入了史冊,被人民永世祭拜。

當然,神龍炎帝戰死後,第七代天帝最後出手清理戰場時,並沒有得到帝家氣運的保護,更加沒有得到羅庚聖器力量的加持,最終和普通的帝尊實力相當,最終大戰帝尊,雖然戰勝了對方,自己也身受重傷。

當第八代天帝繼位之後,受損的羅庚聖器終於無法承受五界的時空紊亂,有兩界被天帝重新整合,最終變成了三界。

從五界變成了三界,損失最大的,當屬於魔界。經過這一次大劫,他們幾乎被天界從這一界域中,抹殺了,只剩下寥寥無幾的一些人。

當然,魔界的繁衍能力異常強大,經歷萬年後,他們又重新在三界中崛起,即使成為天界、凡間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依然強勢地生存著,重新在大陸中搶奪屬於自己的生存空間,他們的強大,讓他們在凡間佔有獨有的地位。

羅庚聖器維持著三界的運轉,似乎還勉強能支撐,雖然還存在小聖器持續崩塌、損壞的現象,但第八代天帝以強勢姿態,鎮壓異己,結交鄰邦。為了維持帝家的氣運,他還不惜以己之身,去溫養那些尋找到的小聖器,讓它們繼續維持著天之秩序,保持著帝王歷代的強勢和唯一。

也正因為如此,第八代天帝早夭,只活了不到五千年就隕落,這隻相當於人類的20多歲,正值青春綻放之際。

聽完「老黑」講述的這段天界秘辛,眾人都有些噓唏不已。

該發生的,都發生了,時光不能倒流。不過,如果時光能倒流,第四代帝王,不知道會不會還是選擇殺害自己師傅呢。

不過,即使帝王不出手擊殺自己逆天的師傅,似乎也沒有人會相信。歷代以來,帝王無情是公認的事實。「蜚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帝王要使用有才之人,但也忌憚有才之人,他們決不允許自己的帝國中,存在有不穩定的因素。

而這個不穩地的因素,就是那位逆天的師傅——羅經!

最了解自己師傅逆天本領的,莫過於他最信任最貼心的徒弟。

他不允許自己的師傅有如此逆天的本領,這會令他寢食難安;他更不允許師傅落在別人手上,因為這極有可能瞬間顛覆他的帝國;

歷史上有不少這樣的悲情臣子,幫主子殫精竭慮,甚至鞠躬盡瘁,奪取天下之後,都躲不過兔死狗烹的命運。

李利和魯獅感慨萬千的同時,也同時有點莫名的欣喜。

他們都知道自己的老大身負血海深仇,這種家仇國難,分分鐘會牽涉到天界,還有可能要獨身直面天帝。

而他這深仇大恨,始作俑者卻是九幽,他要面對的對手,有可能是再世的魔龍大帝。

天帝和魔龍大帝,都是極其恐怖的存在,在這三界內,也算是巔峰強者。

不管對手多強大,他們絲毫不懷疑自己老大成長起來后的恐怖,雄才偉略與血脈實力兼備,有何懼! 五界變成了三界,對他們老大來說無疑是好消息。得知三界也不穩,對他們來說更是振奮不已的消息。

黑亦辰想得更加深遠,他所考慮的,是那羅庚聖器,那個可以顛覆天界的聖器。

黑亦辰還是有點難以置信地問道:「老黑,你說了那麼多,是不是想要說,那失去的羅庚聖器本體,如今到了這荒蕪絕地來了?它符合羅庚聖器自成一片天地、自定一套規則等等的所有條件。而在荒蕪絕地內所掌控的人,絕對超越一般神仙的存在。為何只有他能存於凡間呢,那只有可能是羅庚本體聖器在此。」

「老黑」得意地說道:「也不止你一個人這樣猜測,九幽也這樣猜測,我想天帝也這樣猜測。無奈原來羅庚聖器制定的天規,還無法消失,任何一個神仙到了凡間,都無法撼動超越仙人巔峰的存在,更加無法對這片天地出手,無法震塌這片天地,更加無從去探測這荒蕪絕地是否有羅庚聖器的氣息。所以說,荒蕪絕地不但挑戰了天界的權威,也引起許多人的垂涎。」

他們無法對荒蕪絕地的這片天地出手,就只能在荒蕪絕地內搞破壞。本來靈氣濃郁的浩瀚秘境,卻成了一片靈氣枯竭的地域。

黑亦辰猜測,這個中最大的「功勞」,應該就是九幽。

九幽在荒蕪絕地堆積了海量的地獄之核,企圖想把荒蕪絕地也變成一塊九幽大陸那般的絕地。

九幽與天帝有仇,這主人或許與天帝有仇,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是九幽所打的精細算盤。而且九幽有理由相信,這荒蕪絕地的真正主人是不願意看到荒蕪絕地被毀,變得生機全無。

那到時候,這些籌碼,將會成為談判的關鍵。

而且,黑亦辰敢肯定,九幽一定在荒蕪絕地的各處湖泊,都神不知鬼不覺地堆放了大量的地獄之核,只有這樣,這片荒蕪絕地才顯得如此荒涼,如此蕭瑟。

對於讓不讓九幽得到羅庚聖器,黑亦辰內心有一些糾結。

一旦讓九幽得到這逆天的羅庚聖器,他們必然會野心勃勃,重懆舊業——顛覆天界的統治。不過,這樣會生靈塗炭,讓三界生靈都遭殃,龍族、人族和其他族群,都無法生存下去,這三界,將變成魑魅魍魎的世界。

但是,如果沒有九幽與天界的強勢衝突,將來要報仇的道路,將會異常艱辛。

國讎家恨,如此絕大的仇恨,怎能假借於人呢?必須自己親手去報!只有這樣,逝去的親人才能徹底放心。

既然這樣,就不能讓九幽繼續禍害荒蕪絕地!

我要把這一帶的地獄之核全部收走,一定要讓九幽的陰謀破產!

想清楚了這一切,黑亦辰開始快速地收取這海量的地獄之核。

……

外面的湖泊內,搶奪陰陽之火的戰鬥進行的如火如荼,混沌塔穿梭在眾人身旁,趁機出手收走對方好不容易得到的陰陽之火,打鬥雙方都以為對方收走了陰陽之火,造成了不少誤會,更是大打出手。

這種戰爭讓本來平靜的湖泊掀起萬丈波濤,身在湖泊中好像是一葉浮萍被放逐在颶風中的大海上,身不由己。即使是身在山峰底下的黑亦辰幾人,都起伏不定,必須得用混沌之氣把自己釘在水體中央。

湖泊邊上,還是有不少人靜靜地在觀察著,等待著,許多人都打著「不勞而獲」的搶劫念頭,還有不少大能,他們的眼睛始終鎖定那渺渺茫茫的半山腰,臉色凝重。

半山腰始終沒有動靜,只有一個看不透的陣法扭曲了虛空,阻擋了眾人的視線。

突然,有兩位關注這半山腰的大能,陡然面上一僵,好像被人憑空打了一拳般那麼難看。

天地的靈氣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慢慢悠悠地多了一些,不像以前那般稀薄,而且,被封閉在湖泊中的靈氣,少了一些吸引力之後,也被陸陸續續釋放到了虛空。

這種還不算非常明顯的變化,許多人都沒有察覺到,只有幾位大能感覺到這種差異。

這兩人一身灰色斗篷,好像有意在隱匿身份,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后,其中有一個袖口綉有一朵火焰的人,低聲喊道:「湖底有情況!」

兩人沒有再交流,都不約而同地飛速躍入水中。

令岸邊許多大能不解的是,這兩人入水后,並沒有加入到搶奪陰陽之火的行列中,而是箭一般往湖泊深處挺進。

一定有什麼問題!

一些站在岸邊觀望的大能開始不淡定了。有幾個人叮囑了一下門人之後,也躍入水中,追了上去。

……

黑亦辰終於把所有的地獄之核收完了,長長地舒了口氣,立即帶著兄弟兩人返回湖面,去尋找匕首刀靈「小黑」。

「哈哈,瓮中捉鱉,這感覺很爽呀。喂,你們三位別掙扎了,乖乖就範吧,老子不會吃你們,只會煉化你們,把你們變成肥料。哈哈哈!」

還沒等黑亦辰幾人浮頭,「小黑」囂張的聲音已經傳入他們耳內,惹得兄弟三人一陣無語。

「小黑」一見到黑亦辰,立即興奮地喊道:「亦辰,抓到三個,你快看!」

一道道無形的網根本看不見,卻見三盞好像燈芯火焰的東西擠在一起,好像被一股力量捆綁在一起,不得動彈。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