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開門見山地說道,如果把所有的人都調動過來,萬一在這個地方全軍覆滅了,那麼熊貓重生以來所獲得的一切都沒有了,熊貓之所以會培養這些人,就是希望自己不在的時候也能夠有一個完整的權力機構,除了熊貓自己訓練的這些人之外,鑽石集團和殺手集團的人也全部調動過來了,這些人熊貓內心當中是不怎麼心疼的,準備讓他們去當炮灰的,熊貓也給了他們不少的神水,也給他們做了一些賺錢的鼓勵,這些傢伙明知道是去當炮灰的,但為了以後的獎勵,他們也都心甘情願的到這邊來了,反正一切的事情都是需要拼搏的,這一點他們都是非常清楚的,原來也是拼搏過來的。

「你說的這一點我完全明白,坦白說現如今能夠有這樣的基業,我們這些人也是相當佩服的,如果你沒有這麼小心的話,恐怕不可能發展那麼快的,這年頭想要對付你的人多了去了,只不過大家都是害怕你的實力,之前我知道你一直在鍛煉你的手下,所以遇到事情自己是不出手的,除非是遇到了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要不然就是今天這種情況,我們魔教這邊已經是精銳進出了,我們魔教在全世界也是能夠進入前三名的大型勢力,但我們面對你的時候也是沒有任何的計策,所以我估計他們也是這樣的想法,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是絕對不會跟你鬧翻的。」

副幫主嘆了一口氣說道,原本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想法,包括這位副幫主在內,都希望能夠對熊貓進行忍讓,這樣換來他們的生存空間,但無奈熊貓不是一個這麼好脾氣的人,就跟剛才這個情況一樣,不管你自己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反正最後的時候還得按我們的意思來,現在副幫主已經是歸順了李氏集團了,包括自己手下的100多口的人,要知道這不是100多口子的普通人,這些人全部都是非常厲害的,如果把他們扔到社會上去的話,他們很快會換來一省之地的,而且這些傢伙力量非常的強悍,沒準會顛覆其他的勢力的,所以熊貓這一站是10分值得的。

「先別說這些沒用的了,這都是以前的事情,如果出現了寶貝相當厲害的話,我相信任何人都是會跟我翻臉的,包括你們魔教在內,就算我把你抓到這裡,恐怕你們也不會跟我翻臉的,但如果有個東西能讓你們的實力增長10倍以上,你覺得那些人還能夠繼續跟我保持友好的關係嗎?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所謂才不動人,心僅僅是一點的小甜頭,我相信就有很多人會動心的,更何況還有那麼多的好東西了,相對於這一點來說,我更加相信眼前的一切,所以你還是別再分析這些問題了,給我說說那些潛在的敵人就可以了,你們得到的消息要比我得到的消息早得多。」

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熊貓也是皺著眉頭的,說實在的,有些事情是超乎自己預料的,本來到中東地區只是為了解決酋長的問題,現在酋長的問題順帶手就解決了,根本就沒有什麼人在這裡說這個問題,最主要的竟然變成了這一件寶貝,這樣的天才地寶,如果要出來的話,京東的大型勢力肯定不是一家兩家的,魔教只不過是得到的消息比較早,世界上很多人也會得到消息的,對於熊貓來說也是一個機會,自從重生到現在,熊貓還沒有碰到能夠威脅自己的人,這一次也可以讓自己稍微的嘗試一下,看看到底是什麼人能夠對自己造成威脅。

「如果這麼說的話,我認為你應該想到了,那就是你的合作夥伴,錢家在國內不是一個小家族,雖然他們在武力方面並不怎麼樣,跟我們的一個分舵比起來都趕不上,但他們卻是一個實力超強的大家族,他們也有很多的合作夥伴,跟你們是第一等的合作夥伴,但下面還是有很多的合作夥伴呢,如果他們要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的話,我想現在知道的人應該已經很多了,錢家也不是鐵板一塊的,如果他們是鐵板一塊的話,這類事情應該不會發生,在前幾天的偵查當中,我們已經感覺到了,教廷方面的人已經來了,而且來的還不是先頭部隊,都是一些非常厲害的傢伙。」

說到這個問題,那也就沒什麼好隱瞞的了,在這裡呆了那麼長時間,雖然他們看到了很多大型勢力的人,但那些人都是常住在這裡的,對於這些大型勢力來說,全世界都有他們的消息來源,就是因為這些偵查分子了,現如今來了大批的武裝分子,那就是一個10分值得可疑的事情了,如果這裡沒有足夠多的利益的話,這些武裝分子是絕對不會到這裡來的,就好像現在的情況一樣,如果現在這些人只是偵查分子,那麼副幫主不會有任何疑慮的,都認為這些人只是到這裡來探查消息的,但是當這些武裝分子出現之後,那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這些武裝分子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對於歐洲聯盟這個勢力,熊貓老早就跟他們交過手了,歐洲聯盟是一個非常大的勢力,他們內部分為各種各樣的流派,就好像之前的銀行團一樣,熊貓在金融市場上讓他們損失慘重,這一次他們派出的是他們的武力方面,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看來雙方的碰撞是不可避免的了,在金融市場上讓人家吃了一個大虧,如果人家不在這方面找回來的話,那以後人家在國際上該如何露臉呢?原來鑽石集團和殺手集團也屬於歐洲聯盟,只不過熊貓回來了之後,兩大集團就從歐洲聯盟里撤出來了,這讓歐洲聯盟方面損失慘重,對於歐洲聯盟來說,熊貓真的是一個天敵。

說到自己的合作夥伴,熊貓非常清楚是怎麼回事兒,那麼大的一個大家族,在國內控制了那麼多的鋼鐵產業,內部肯定有各種各樣的勢力,雖然主流方面是跟自己合作的,甚至把這些地區都讓給自己了,如果他們真的對這個寶貝有想法的話,完全沒有必要把自己引到這邊來,而且當初把這個地區讓給自己的時候,並沒有談到這裡會有什麼寶貝,這說明當初他們根本是不知道的,現在這件事情鬧得那麼大了,他們的情報人員也肯定知道了,至於他們國內的那些子弟是怎麼做事情的,恐怕就連他們的家族也不知道,這個消息散播出去也是非常正常的了,所以熊貓不會怪他們的。

「除了這些事情之外,根據我們的偵查,還有美國聯盟的人在這裡,聯盟的那些人是怎麼回事兒?相信你比我更加的清楚,他們老早就感覺到你在這裡有事情,所以他們雇傭了我們那邊的人,但我們那邊的人跟他們的交情也不怎麼樣,前一段時間直接就鬧翻了,在你進行的一系列反擊當中,他們暫時是受到了傷害,但我必須得提醒你一句,中東地區他們的實力很深,自從當年的那場戰爭之後,他們在這裡就留下了很多的人馬,如果我們要跟他們交手的話,或許我們這邊會損失慘重的,所以有的時候必須得小心才行,就算以你的實力在這裡也得小心的應對他們才行。」

說到那些傢伙,這個副幫主也是有些害怕,畢竟那些人不是鬧著玩兒的,雖然他們跟聯盟的人鬧翻了,但那些人的實力怎麼樣,他們這些人都是一清二楚的,尤其是那些生化人,之前來的全部都是一些二類生化人,如果說到一類生化人的話,那就是跟白大少爺進行比武的那一個,那個人的實力到底怎麼樣?熊貓自己可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來上一大堆那樣的人,現在的熊貓真是沒有辦法應對的,況且那些人數量方面不明,美國也不知道培養了多少那樣的人,真的在這裡鬧騰起來的話,對熊貓他們來說沒什麼好事兒,咱們這邊的人是有數的,人家那邊的人卻可以源源不斷。

「為今之計也不用著急,畢竟他們都是非常忌憚你的,如果他們不害怕你的實力的話,恐怕老早就把自己的人給派過來了,現在你知道了他們的情況,完全可以從容的應對,畢竟咱們這邊是佔據優勢的,另外還有一個敵人就是我們魔教了,雖然我帶領的人全部都投降了你,但我們的教主可不是鬧騰著玩兒的,他的實力比我強出去了好幾倍,最要命的就是他手下的親衛隊,那些人每一個都非常的厲害,由他們所組成的魔門大陣,那絕對是其他人不可匹敵的,我知道你的實力強橫,可不代表你的手下實力都夠強悍,一旦他們落單的話,恐怕就要出事兒了。」

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副幫主還是帶著一些驕傲的,畢竟副幫主在魔教那麼長時間了,如果立刻就讓副幫主轉化自己的身份,那恐怕在心理上也是做不到的,這一點熊貓也是非常明白的,說到魔教的魔門大陣,當年熊貓的確是破了這個大陣,可組成大鎮的人並不是最為強悍的,現在聽了副幫主的話之後,熊貓才算是明白自己擔心的什麼,組成一個大鎮需要很多人,這些人的實力直接影響這座陣法的威力,如果還是當年的那些人,根本就對熊貓形不成任何的威脅,可如果是換成了一群厲害的人,就跟副幫主所說的一樣,難道自己的手下都能夠出得來嗎?

「你所說的非常正確,就算我不願意相信,但我也得告訴你1點魔門大陣是地球上最厲害的陣法,至少目前我還沒有看過,比這個陣法更加厲害的,而且我也沒有找到這個陣法的弱點,當初我之所以能夠從裡面衝出來,完全是因為我個人實力比較強悍的原因,我想這座陣法應該是有所弱點的,你在魔教待了那麼長時間,對這個陣法也應該是有所研究的吧,如果你能把這個弱點說出來,對我們的人來說也是相當不錯的,現在你已經不是魔教當中的人了,我知道這會給你帶來一些心理負擔,但你也應該明白現在該做什麼,現在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投名狀的,跟我聊聊魔門大陣。」

熊貓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雖然副幫主已經是自己的人了,但熊貓還是需要這個傢伙更多的幫助自己,外面的人在看魔門大陣的時候,很多資料都是沒有辦法得到的,就算熊貓在玄幻世界當中是一名陣法大師,但是看這個東西還是有些看不清楚的,畢竟熊貓對這個東西的資料太少,雖然能夠憑著記憶把圖畫給畫出來,但裡面到底是怎麼安排的,熊貓當時就沒有記得那麼清楚了,畢竟當時作戰的時候實在是太快了,現在熊貓不擔心這個,最主要的就是自己的手下了,他們的實力都不夠強悍,一旦被困在裡面的話,鬼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說到這個問題,副幫主的臉上也有些難堪,剛剛歸順了熊貓這邊現在就要出賣整個魔教的最高機密嗎?雖然這個傢伙是魔教的副幫主,但有些事情他也是不知道的,魔門大陣就是魔教能夠立足的基礎,別管魔教在其他方面多麼的厲害,但魔門大陣真的是他們最為重要的一個武器了,如果魔門大陣被別的人給侵犯了,那麼有些事情就真的沒辦法去做了,教主那邊也絕對不會輕饒了這些人的,自己的很多家裡人和朋友還在那邊呢,如果敢於把這個秘密泄露出去,就算熊貓給了承諾,那邊也肯定會把這些人殺了泄憤的,所以副幫主不準備把這個秘密說出來。

「李先生,請恕我不能從命,並不是我不忠心於你,但這件事情關乎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而且我所知道的這個秘密也不一定是真的,如果就因為一個假秘密讓那麼多的人喪命,這一點我是絕對做不到的,不過我可以給李先生分析一下,你們幫派的那位廖忠誠先生曾經衝出來過,他到底是如何衝出來的呢?或許他自己非常的清楚,只要能夠對三個人同時動手,而且能對這三個人佔據優勢,那麼魔門大陣其他的優勢就發揮不出來了,至於說到一些正眼什麼的,這東西我就不能透露了,就得靠大家自己去解決了,我能說到這裡已經是冒著極大的危險了,不知道我的家裡人會面臨什麼樣的結果,請李先生恕罪。」

當這個傢伙說完的時候,腦袋上的確是流了很多的汗,在魔教的時間太長了,當然知道魔教的這些人有多大的能耐,如果要是稍微做不好的話,絕對有可能是人頭落地的,雖然他是魔教的副幫主,但很多地方他都是不知道的,包括一些神秘組織什麼的,如果要是真要他的命的話,魔教的教主會有180種辦法的,畢竟魔教只有一位教主,但下面卻有三名副教主,他只是排名最靠後的一名副教主,負責的事情也並不是很多,除了他手下的這些人之外,其他方面根本就不了解了,魔教能夠在全世界佔據前3,那絕對是擁有他們自己的能力的。

熊貓點了點頭表示理解,畢竟這個事情就是這樣的,如果要是做不好的話,有些事情真的會引起血流成河的,這個傢伙之所以會歸順自己,一方面是對魔教失望,另一方面也是自己能夠保證他家裡人的安全,魔門大鎮到底有多麼重要的地位,熊貓這個人是非常的清楚的,如果要是弄不好的話,的確會讓這些人人頭落地的,所以熊貓沒有繼續的追問下去,讓這些人下去好好的休息吧,既然該問的都已經問完了,那接下來就要加強這一地區的監控,如果這一地區不能夠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麼這些人就會來去自如的,到時候對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處,必須得加強這一地區的監控。

這個時候熊貓就想到了小酋長,如果要加強這一地區監控的話,當地的老百姓肯定是最為重要的,如果這些老百姓能夠給自己幫忙,那這個事情就完成了80%了,可如果這些老百姓不給你一條心的話,那很多事情你就等於是白做了,現在的情況已經是表明了,這些老百姓一大部分已經歸順了小酋長,所以這件事情讓小酋長去做的話,絕對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熊貓讓人把小酋長給叫來了,想起來已經是很長時間沒這個人了,這個傢伙內心也是非常焦急,真以為熊貓把自己給忘記了,聽說熊貓要來見自己,趕緊的就跑到辦公室這邊來了。

「親愛的李先生,我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幾天我們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下面的老百姓也知道該如何跟我進行接觸了,我們的長老們也十分的出色,那份報告已經打上來很長時間了,我們就在等著李先生給我們一個決定呢,如果李先生決定了的話,我就準備跟我的叔叔攤牌了,早些年他奪走了屬於我的東西,現在我應該把這些東西拿回來了,就是不知道李先生的意思是怎麼樣,這跟咱們原來預測的全部都是對的,李先生如果覺得時間也到了的話,咱們是不是應該早些動手呢?我也想著辦完了這些事情能夠回到歐洲,我也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過我的家人了,實在是想念的很。」

看到熊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小酋長真的是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了,他從長了這麼大到現在,根本就沒有跟自己的家人分開過,原本以為很短的時間就能夠結束呢,但沒想到竟然持續了那麼長的時間,原來的時候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到位,所以他也不敢回歐洲,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熊貓的手中,雖然熊貓把它當做朋友,但有些事情咱們也不能夠做的太過分了,如果你真的做得這麼過分的話,朋友之間也就沒有什麼所謂的友情了,到時候熊貓一旦翻臉的話,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所以這個傢伙現在找這個機會就會跟熊貓說,一口就咬定了當初所說的協議問題。

「你先別著急,我也知道這一段日子你過得非常苦悶,所以我已經跟英國那邊說好了,你的家裡人會到這邊來陪你的,當然不會在這個地方,這個地方也沒有什麼好遊玩的,我在迪拜給你購置了一座高級公寓,你可以跟家裡人到那邊去放鬆一下,主要是因為本地區可能會出現一些事情,這些事情會影響到你的安全,所以你到那邊好好的放鬆一下,制約最後該怎麼做,我這邊是有一個時間表的,你在那邊放鬆完了之後,這邊的事情也基本上解決了,你的家裡人也已經同意了,他們也希望能夠跟你見面,可能你最近沒有跟家裡人通電話吧,如果有機會的話就跟他們聊聊。」

熊貓的話也讓小酋長有些臉紅,這一段時間的確是沒怎麼通電話,主要是因為熊貓這邊給他找了一個當地的姑娘,本來以為這個傢伙是正人君子呢,誰知道這個傢伙三兩天的就墜入愛河了,而且還給了這個姑娘很多錢,對於這一點,熊貓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可能說的就是這個問題,如果沒有這樣的能力的話,某些人也就不會胡思亂想,但如果一旦有了這樣的特權的話,在誘惑之下做出類似的事情,這也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聽到熊貓說這些話,小酋長的內心也是有些難過的,沒想到這才半年的時間,自己就已經墮落至此了。

既然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小酋長也就沒有其他可要求的了,人家說的都這樣了,如果你還有其他的想法的話,那就實在是對不起人家了,小酋長這邊就立刻告辭了,馬上回去收拾東西了,至於那位姑娘那邊小酋長也準備不見了,面對自己家人的時候,小酋長也知道自己做錯了,如果把這些事情帶到家人那邊,那就是自己這個人做的太過分了,對於這一點小酋長可是十分清楚的,所以這個傢伙就趕緊的離開了,現如今的時候如果這些都看不明白,那也就白在這裡混呀,至於以前獲得的那些特權,小酋長認為是那些東西腐蝕了自己,最好還是不要有那些東西出現才好。

看著小酋長離開的背景,熊貓也是無語的搖了搖頭,這傢伙之前的時候不願意來這裡,而且不願意幫助自己,沒想到現在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這也是一個正常的心態,如果這個人沒有轉變那麼快的話,熊貓怎麼可能會知道自己的成功呢,按說一個人的性格是很難改變的,但熊貓已經改變了很多人的性格了,這就是實力的重要性,如果自己沒有那麼強悍的實力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人跟著自己呢,這些人把自己的一輩子都放到了他自己的身上,如果要是失敗了的話,真不知道這些人以後的日子該如何去做,所以熊貓就仔細的考慮了這件事情,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畢竟自己已經參與進來了,那就得參與好才行。 說實在的,小酋長的內心的確非常希望能夠解決這件事情,但現在這個情況他也明白,李天肯定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如果要是不聽李天的話,恐怕整件事情都沒有辦法解決,別說是自己返回英國了,恐怕在這裡的食宿問題都解決不了,小酋長一度認為自己非常的厲害,但現在也基本上看清了,如果沒有李天發話的話,恐怕小酋長在當地是寸步難行的,別以為自己現在非常的厲害,這一切全部都是李天給自己的,如果李天不給你的話,恐怕這些東西也到不了你的手裡,你自己得很明白這1點才行,人家不可能對你負責到底的,有利益才能負責到底。

按照小酋長的想法,原本以為雙方是合作者,雙方的地位基本上是平等的,但現在小酋長基本上明白了,根本不可能是平等的,雙方之間可能會發生對立關係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小酋長認為自己的自尊受到了傷害,但是對於普通的人來說,就算你的自尊受到了傷害,你真以為那些大人物能夠放在眼裡嗎?大人物根本不會管這一點的,就好像現在的李天一樣,只不過在嘴巴上隨便的說說就是了,至於你以後是個什麼情況,恐怕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跟我這邊完全沒有關係,我們也不會為此而買單的,這就是李天現在真正的想法,小酋長也明白的。

所以小酋長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是返回房間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幸好李天對他還是非常不錯的,到迪拜去玩兩天也是可以的,原本就經常在旅遊畫冊上見到,但那個時候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醫生而已,想要到這個地方來還是不怎麼樣的,所以現在也算是一個機會,以前不是總說沒時間陪自己的家裡人嗎?現在也算是有機會了,至於那位年輕漂亮的姑娘,在小酋長的心裡並沒有多少的印象,最多也就是緩解自己的一些孤獨就是了,現在家裡的人已經來了,小酋長恨不得這個姑娘離自己遠一點,萬一要是被家裡人發現的話,對自己這邊可沒什麼好處的。

看到小酋長上了自己安排的飛機,李天的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這個傢伙也是十分重要的,暫時幫不上自己什麼忙,所以得讓這個傢伙離開漩渦的中心才行,最主要的就是這個傢伙沒有什麼抵抗能力,如果讓他繼續留在這裡的話,很有可能會成為自己的軟肋的,那些人可不會管什麼普通的老百姓之類的,只要能夠達成他們的目的,什麼樣的事情他們都做得出來,所以還是讓小酋長離開這裡比較好,要不然的話這邊做事情也會畏手畏腳的,沒準最後還會讓小球長壞了自己的事情呢,所以這個時候得老老實實的讓這個傢伙到迪拜去玩兩天吧,包括那些長老們在內。

當然李天還留下了一名長老,這一個傢伙就是給自己辦事兒的,想要把整個區域給監控起來,老百姓就必須得站在咱們的這邊,李天這個傢伙非常會辦事兒,當然明白什麼樣的東西能夠讓這些老百姓站在自己這邊,無非就是一些金錢而已,李天已經是給下面發下話了,只要他們發現了一些可疑的人員,立刻就會向李天這邊報告,那麼李天這邊就會給他們一定的錢的,就算他們發現不了的話,那也可以在這裡領取一定的好東西,比如說麵粉什麼的,這些東西都是他們急需的,他們可不想繼續吃當地的那些雜糧面,那些東西吃下去對自己的身體也不好,這些人都非常的清楚。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李天已經是在這裡撒下了大網,至於那些人什麼時候過來?這就不是李天能夠決定的了,只要是這裡的東西能夠讓他們滿意,恐怕那些人會很快的過來的,除非他們不喜歡這裡的東西,如果他們不喜歡這裡的寶貝的話,那對於李氏集團來說絕對是一個不錯的結果,正在想這些東西的時候,副幫主就從外面急匆匆的過來了,這也是發生了了不得的事情,要不然的話不會連門都不敲的,副幫主今天接到了魔教方面的反應,魔教的教主已經在趕來的途中了,對於副幫主的背叛他是隻字不提,並且把副幫主這些人的家裡人都給送過來了,沒有等著李天這邊說話,這也算是人家那邊的一個好姿態。

「李先生,這是我今天早上接到的消息,魔教的教主已經帶著親衛隊過來了,他們這些人可都是非常厲害的,跟我手下的那些人不同,他們這些人如果要做事情的話,那就必須會趕盡殺絕的,雖然他們把我們的家裡人都給帶來了,但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目前我這裡還真是不清楚,如果要讓我來說的話,現在我的心都在怦怦的跳,包括我手下的那些人在內,恐怕大家都不知道他們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魔教對於背叛者一向是下手狠的,但這一次不知道什麼樣的原因,竟然把我們的家裡人都給帶來了,而且聲稱要還給我們。」

在李天的印象當中,這個副幫主還算是非常鎮定的,但現在不管是說話還是動作,這個傢伙都感覺到有些害怕了,李天在他的對面坐著都能感覺到這個傢伙聲音當中發出的顫音,這說明這個傢伙的心態已經被改變了,這也難怪了,當任何人面對自己的家裡人的時候,而且這些人又是受到威脅的時候,他們發生一些變化也都是正常的,如果這些人不發生變化,那才是有些問題呢,現在的情況已經表明了,如果這些人真的死了家裡人的話,可能他們沒辦法繼續給李氏集團工作了,畢竟這些人也都是血肉之軀,怎麼可能會不顧及這個呢?

「這件事情你先不要著急,畢竟他們今天晚上才到這裡,我如果意料的不錯的話,今天晚上你們的教主會跟我進行會談的,到時候他會提出一些要求,如果我答應了這些要求的話,相信他不會為難你們的家裡人的,就算把你們的家裡人都給幹掉,恐怕他也得不到應得的利益,對於你們的教主來說,這完全是不划算的一種行為,你以為你們的教主想不明白嗎?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如果你們先自亂陣腳的話,恐怕就中了人家的計了,這個時候如果你們想當騎牆派,恐怕最終什麼好傢夥也沒有,我這邊不會給你什麼好結果,就算你們再回到魔教,你以為你還能成為那個副教主嗎?」

李天非常嚴厲的說,到這個時候必須得讓這個傢伙明白,如果你們現在搖擺不定的話,對你將來的事情絕沒有任何的好處,其實副教主他們真的是有些害怕,當牽連到自己的家裡人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完全亂了方寸,根本和原來不是一個人了,原來他們可以做到沙發果斷,不管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他們都可以保證這些事情完美的運行,但現在這個情況根本不一樣,現在這個情況讓他感覺到一陣心亂,如果要是這些事情解決不了的話,他真知不道以後該如何的去做事情,那可是自己全部的心血,自己的家裡人絕對不能夠有事兒,這跟任何人的想法是一樣的,如果家裡人都死了的話,自己還拼搏的什麼呢?

「我知道你現在的想法,其實你現在著急也沒有什麼用處,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的家裡人全部被抓住了,恐怕我比你做的還要亂一些,但我作為一個有理智的人,我還是得提醒你一句,現在沒有必要搞得這麼高招,你還是繼續的在這裡呆著,對於晚上能夠發生什麼事情,這不在我們的預料之內,但我們應該有一些準備才行,你把手下的人都集合起來,最好全部都是精銳,而且還得是你能夠信得過的人,今天晚上我們在機場跟他們會談,不管他們想要做什麼事情,我都會盡全力幫你救出家裡人的,這也是當初我給你的承諾,我想你們的教主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跟我對戰的。」

李天說的這些話是完全在理的,雖然魔教的教主非常的憤怒,但想到李天的恐怖實力,恐怕這個傢伙也不會做出什麼傻事兒的,如果要是真的惹怒了李天的話,可能魔教的精銳就會全部損失在這裡,本來是到這裡來尋找寶貝的,尋找到了寶貝也能夠提升魔教的勢力,但如果要是被李天給幹掉的話,那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什麼樣的寶貝也沒有拿在自己的手裡,反而讓自己最為精銳的親衛隊死在這裡,那才是一種巨大的災難呢,恐怕魔教教主都沒有辦法繼續維護自己的統治,所以他不會做這樣的傻事的。

聽完了李天的話之後,這個傢伙也是點了點頭,李天所說的基本上是正確的,如果這個時候亂了方寸的話,對這邊的事情完全沒有任何的幫助,包括自己手下的那些人在內,他們也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快速的解決,李天已經答應自己了,在機場解決這件事情,這就讓他們的內心非常高興了,原來李天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其實李天自己非常清楚,如果這件事情解決不了的話,副幫主和他的手下就不能為我所用,很有可能還會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這個時候必須得解決他們的難題,只要能夠把他們的難題給解決了,將來的事情也就比較好做了,這些人也就不會做的太過分了,到時候也就能夠為自己賣命了。

副幫主直接就出去了,他接受了李天的命令,這個時候沒有那麼多的功夫去胡思亂想了,還是趕緊把自己手下的人集合起來,到時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恐怕他們這些人也是想不到的,魔教教主心狠手辣,別人不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但副幫主跟這個傢伙打了半輩子的交道了,雙方之間都是非常清楚的,雖然副幫主的實力不如魔教教主,但是雙方之間的心性都是非常了解的,在面對背叛者的方面,魔教教主可是非常的厲害的,幾乎不可能會給這些人留活路的,但對於李天這樣的超級強者,恐怕他也是治不了的。

李天無語的摸了摸自己的眉頭,這兩天真的是出的事情太多了,不過這件事情是在意料之中的,你把人家的手下全部都給搶過來了,難道還不能讓人家發火嗎?這也不是一個小型勢力,這在地球上也是橫著走的,一般人都不敢招惹上他們,就算唐門那樣的大型門派,碰到這樣的敵人還要掂量一下呢,更何況是把人家的人給挖走了,這件事情李天做的的確是過分,但李天也是為了快速穩定當地的情況,如果沒有辦法穩定當地的情況,雙方的人員就要在這裡繼續的打下去,到時候便宜的肯定是後來來的這些人,畢竟咱們都已經兩敗俱傷了,他們這些人還是完好的存著的。

當天晚上的時候,飛機還沒有在當地降落,但李天的人已經是控制了機場了,李天在當地也算是知名人士,畢竟李氏集團在這裡大舉買入了很多的企業,這也讓機場方面把李天列入了黃金VIP,當李天站在這裡的時候,機場的很多保安還過來執勤呢,如果不是李天用不到他們的話,沒準這些人還會搬過一大堆的沙發來,反正只要把這個大財主給弄好了,他們每年就能夠增加很多的收入,就現在李天的一些飛機的停機費用,這就已經比以前多了很多了,如果要是李天不怎麼滿意的話,人家完全可以選擇另外一個機場的,只是增加幾十公里而已,所以對待這樣的大客戶絕對不能夠馬虎。

李天看了看旁邊這些魔教當中的人,他們都在焦急的看著遠處,其實這個時候飛機還沒有降落呢,你們一個勁的盯著出口也沒什麼意思,如果這個時候能夠從裡面走出人來,那才真的是見鬼了呢,不過李天也沒有開口說話,人家現在這個時候正在著急呢,換成誰自己的家裡人被俘虜了,恐怕這些人都是沒辦法站在一邊的,就現在這個情況來看,這些人的內心也是非常緊張的,所以李天也就不對他們說什麼了,就看看這些人一會兒是個什麼情況吧,沒準還得讓他們選擇呢,反正現在的情況是瞬息萬變的,就不知道魔教的教主準備了什麼。

就在他們在這裡等著的時候,飛機從遠處直接衝下來了,看著遠處下來的飛機,這些人的手都攥起了拳頭,李天在旁邊還是非常的鎮定的,對於魔教這個組織,李天以前的時候就非常的忌憚,認為這個組織有一些旁門左道,現在魔教的教主來了,這可以說是一個大奸大邪之人,當這個人站在李天的面前的時候,李天差點把自己的下巴給掉下來,原本以為是一個老怪物呢,沒想到竟然是一個陽光少年,如果不仔細分辨的話,真看不出來這個傢伙是魔教的教主,根據副幫主所說的,這個傢伙修鍊了一種返老還童的功法,所以看上去就跟20多歲的少年一樣。

當這個少年出現的時候,副幫主這些人全部都低下了頭,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當他們看到自己原來的主子的時候,內心當中的確是有一種害怕的,畢竟這些人都是背叛了魔教的魔教,這些年也給了他們很多的幫助,這個少年的眼神帶著一種殺氣,當這股殺氣看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已經是渾身打顫了,當然這僅限於魔教當中的人,李天這邊的人都是直接掙回去了,他們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他們對李天有著一種盲目的自信,就算你這個傢伙再怎麼厲害,恐怕也不是我們老闆的對手,我們的老闆不知道擊敗了多少的人,就你這樣的也不在話下,根本不需要害怕你。

魔教的教主點了點頭,很久都沒有見過這麼精銳的手下了,雖然這些人的功力並不是很高,至少在魔教教主的眼中看著是一般的,但這些人的膽量的確是非常不錯,就目前這種情況來看,如果這些傢伙真的跟自己對上的話,80%的人都不敢跟自己直視了,但這些人不但敢於直視自己,甚至眼神當中還帶著一絲憤怒,光是這一點這些人已經是贏了,全世界的高手有那麼多李氏集團能夠把這些人給收入手中,這也說明了李氏集團的實力,原來這個少年也不知道李氏集團是如何發展起來的,今天看到這麼多厲害的手下,終於也算是明白怎麼回事兒了,人家也是有自己的底蘊的。

「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我們還需要解決很多問題呢,所以我們最好還是離開這裡,比如說旁邊的候機室那裡,我認為那裡有不錯的咖啡,如果大家有意思的話,咱們完全可以在那裡進行會談,如果教主感覺到我們沒有必要進行會談的話,那你盡可以帶著你的人離開就是了,只不過這些人需要給我留下,有什麼條件你直接提出來就行,如果你沒有條件的話,又或者是想要跟我比劃兩下,咱們這邊完全是可以奉陪的,不知道教主到底是一個什麼意思呢,千萬不要為難我手下的這些人,現在他們已經不是魔教教眾了,他們是李氏集團的員工,換句話說也是我的兄弟了,他們的家裡人就是我的家裡人。」

當李天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很多人都是非常感動的,很久都沒有人給他們說這樣的話了,現如今李天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李天竟然把他們這些人當成兄弟,要知道對面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對面的人是魔教的教主,魔教的教主對外可是非常厲害的,現如今這樣的話人家都能說得出來,那很多事情也就很容易去辦了,就現在這種情況來看,雙方很有可能會打一場的,魔教也不是那種三兩句話就被嚇住的,尤其是教主親臨了,再加上教主的親衛隊,看看這些人都是十分的惡劣的,他們這些人可不在乎打仗,最願意的就是打仗了。

「既然李先生都這麼說了,作為第1個破壞魔門大陣的人,我要給李先生充分的尊重才行,任何事情都是需要談判的,這些人直接交給你們就可以,這也算是我們魔教的一個領域,畢竟這些人在我們這裡也沒什麼用處,反而會引起我們雙方的仇恨,至於這些背叛我的人,暫時就先把他們的命記住就是了,將來有一天他們如果不在李先生這裡了,恐怕有些事情就不是李先生能夠決定的了,我會好好的跟這些人談一談的,至於最終的結果怎麼樣,那就請李先生拭目以待吧,那邊有個不錯的咖啡室,不如我們到那邊去商談吧!」

這個傢伙十分和藹的說道,很多魔教的教眾都有些看不明白了,他們的教主什麼時候會那麼好說話呢?而且他們的教主還沒有為難他們,直接就把家裡人放了,這些人的內心是不放心的,趕緊的給自己的家裡人檢查一下,畢竟魔教當中有很多的毒藥,暫時可能不會為難你,但等到一定時間之後,這些毒藥就有可能毒發了,當給家裡的人檢查完畢之後,他們這些人也都放心了,真的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如果要是沒有這些毒藥的話,他們當然敢於相信這是真的,但這些毒藥來了的話,他們這些人也是非常的害怕的,盡量不要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你們實在是太小看我了,就算我要是有毒藥的話,恐怕也不會這樣做的,畢竟現在還有李先生在這裡,如果讓人家笑話的話,咱們魔教算是怎麼回事兒呢,所以你們不用在這裡檢查了,他們的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老老實實的帶回去就是了,至於他們所受到的驚嚇,那就不是我能說的了,如果你們還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對他們進行全身的檢查,那個時候或許會傷到他們的神經,但你們能夠在旁邊看清楚,我看還是不要這樣了,我們已經是進入了談判階段,該有的事情我不會去做的,你們也相信我一次,畢竟咱們以前是在一個鍋里吃飯,如果連這個都不能相信的話,恐怕這一次的談判就要就此結束了,不知道你們以為呢?」

魔教的教主有些無奈的說道,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難道還會在這方面坑你們嗎?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老早就能夠把你們給坑死了,現在大家都要互相相信才行,不過魔教的口碑在外面放著呢,絕不可能那麼容易的,就這樣的,所以這些人的內心還是有些害怕,不過要是讓教主全身檢查的話,那對一個人的神經損失實在是太厲害了,所以這些人是完全不放心的,他們也都點了點頭,李天也沒有干涉這樣的事情,畢竟魔教當中的一些手段咱們不知道,如果這個時候貿然干涉的話,或許會讓這些人的身體不適,李天也就直接跟著這個傢伙進去了,看看這個傢伙想說什麼。

外面的人誰也沒有跟進去,大家都知道這是高層之間的會談,和自己這些人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如果咱們這些人進去的話,不但不能夠起到一些作用,沒準還會讓裡面的人討厭咱們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他們都在咖啡廳的門口待著,但雙方之間畢竟是敵人,所以這些人之間都是用眼神來交戰的,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恐怕這些人已經是殺死對方好幾次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也知道談判不能夠拖的時間太長了,必須得趕緊的給外面的兄弟一個解釋才行,要是有些事情解釋不了的話,恐怕今天的談判就沒什麼用處了,到最後還得打。

剛才李天也觀察到了,除了他們這些人在這裡之外,還有很多人剛剛走下飛機,這些人也是來這裡尋寶貝的,連魔教的教主都出動了,這些人怎麼可能不當成一回事兒呢?當魔教的教主下飛機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裡給自己的老大彙報,有些事情就是這樣,觸動一個副幫主的時候,很多事情還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單張魔教的教主出動的時候,這就不是一個小事情了,所以這些人很想知道這裡出了什麼事情,但魔教的教主也不會簡單的告訴他們的,所以這件事情就這樣拖延下來,他們只能是依靠自己了,只要自己能夠探聽到消息,這也就代表著一個極大的勝利了,至於最後是個什麼樣子,那就不是他們能夠判斷的了。 說起來現在的場景有些詭異,兩個年輕人在裡面坐著,外面反而站著一大堆的大汗,從他們的這個角度看,過去外面的這些人才應該是厲害的,裡面的兩個年輕人並沒有什麼值得害怕的,但現在的情況正好反過來,別看外面的這些大個子那麼的強壯,但其實他們都是裡面兩個人的手下,裡面兩個高中生模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掌權者,當副幫主看到這兩個年輕人的時候,副幫主都感覺到自己在顫抖,雖然自己也算是一代梟雄,但如果跟裡面的兩個人比起來,自己實在是差的太遠了,根本沒有辦法和裡面的這兩個人相提並論,所以這個傢伙感覺到萬分的不舒服,誰讓自己跟不上人家呢?

「咱們之間也算是老相識了,雖然咱們兩個沒有見過面,但咱們之間也算是有多次的接觸了,只不過李先生這次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呢?連我手下的副幫主都給挖走了,先不說這次的寶貝怎麼樣,就算我得到了這一次的寶貝,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好結果,我這邊的人都已經不存在了,我的損失應該是最大的,不知道李先生準備如何賠償給我呢,剛才我的確答應放了他們的家裡人了,但我們魔教在世界上也是有頭有臉的,總不能憑李先生一句話這件事情就過去了,我也需要給其他的人一個交代,李先生終歸得給我一個交代,這一點總是沒辦法拒絕的吧?」

這個傢伙開門見山的說到,現在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反正具體的事情就在這裡放著,如果你認為這些事情不對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說的,反正大不了大家出去過招就是了,魔教的教主之所以這樣說,這也就說明這件事情是可以迴轉的,如果咱們能夠把這件事情談成了,接下來的事情也就比較好做了,如果這件事情談不成的話,以後很多事情也就不用談了,乾脆在這件事情上就拉倒吧,熊貓也在想著這個問題,雖然熊貓想要付諸武力,但對方所說的也是實情,沒有必要因為這件事情雙方打起來,如果說到賠償的話,熊貓給錢對方也不會要的,對方可能想要一些其他的東西。

現在這個情況熊貓也看明白了,如果雙方要在這裡發生衝突的話,對雙方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外面的人也都已經到來了,所以這個時候更加不能動手了,就算是要動手的話,那也得有足夠的收益才行,現在最主要的就是那件寶貝了,如果那件寶貝還沒有出來,雙方的人已經在這裡打成一鍋粥了,那他們來這裡幹什麼了呢?難道是給其他的人表演嗎?其他各大勢力當然願意看到這一點,他們真的希望兩大勢力全部都打得兩敗俱傷,這樣對於他們來說才算是一個有機會的事情,如果兩大勢力都完好無損的話,他們對這件寶貝那就真的是無能為力了,誰讓他們的實力不夠強大呢?

現在所說的這一切也是正確的,現在這些人在周圍進行偵查,希望能夠找到其中的一些漏洞,但這些漏洞是沒辦法進行解釋的,目前你就算是找到這些漏洞,但是也沒有辦法對待這兩大勢力,實在是這兩大勢力太強悍,他們也在等著裡面的談判結果,如果談判結果出來的話,他們也就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如何去做了,這些人來自全世界各地,他們可不希望剛下飛機就被人追擊,這裡的兩大勢力無比強大,就算他們總部的人員來了,恐怕也絕不可能抵擋得過的,所以他們只能是看著咖啡廳里的兩個人,這兩個人能夠決定很多人的生死,包括他們在內。

「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著我們,如果你真的想把這件事情搞大的話,那你儘管獅子大開口就是了,我當然知道這件事情不可能就這樣善終了,你們肯定會得到一部分的賠償,而且這些賠償也絕不會是金錢的方式,我不知道你們想要什麼,但我可以賠償給你們一部分的神水,這一部分的數量大約是100平,當然你先不要著急,我說的是每個月100瓶,只要我們雙方沒有任何的攻擊,這個賠償就會一直持續下去,持續到你滿意為止,不知道我的誠意怎麼樣呢,如果要是連這個也不滿足的話,那可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們李氏集團也不是軟柿子。」

熊貓能夠說出這樣的話,這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的,包括魔教教主在內,在他的印象當中,熊貓這個傢伙一直都是非常強勢的,如果你給他開口提出賠償的話,恐怕這個傢伙會直接跟你動手的,魔教教主剛才說完之後,渾身上下也都是把精氣神給提起來了,就害怕熊貓這個時候跟自己動手,雙方都是最高層次的強者,如果在這個地方動手的話,恐怕雙方會有各種各樣的損失,包括這座機場在內,恐怕都會被夷為平地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雙方都不想在這個地方動手,周圍可是有很多新聞媒體的,事後要把這些膠捲全部摳出來,那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這裡的一切都有可能會被曝光的。

「李先生的誠意真是讓人害怕,根據我對李先生的了解,李先生從來都不會開出這樣的條件,除非剛才是我的耳朵出問題了,要不然的話我絕不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不知道李先生還沒有沒有其他的要求,如果要是有其他的要求的話,那我們直接說出來就是了,沒有必要在這裡兜圈子,大家也都是明白人,也都過了那個做夢的年紀了,任何東西想要拿在自己的手中,那必須得獲得一定的時間才行,而且很多人也都明白,這些東西也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不認為我們的賠償有這麼昂貴,所以李先生還是開門見山的說吧,我能夠承擔這一切。」

跟聰明人談話就是舒服,兩個人這個時候說的一切都是很正常的,而且兩個人都不會白日做夢,這就是兩個人能夠成為兩大組織老大的原因,很多人都認為是兩個人的運氣問題,但其實真的不是這個樣子,很多人也都明白,如果真的靠運氣的話,只能是在底層前進一番,如果想要到上層的話,那絕對不能靠運氣的,必須得全部按照自己的意思來才行,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恐怕你就不配成為一個上等人了,現在這兩個傢伙就是在討價還價,不要以為上層的人很大度,在面臨他們不在乎的事情的時候,他們的確是非常的大度,但說到具體的利益,恐怕就沒有人這樣做了。

「教主先生也是一個聰明人,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就把之前的話再說一遍,我希望能夠跟你們成為合作者,在這件寶貝的爭奪上,我們雙方最好還是抱起團兒的,你看看周圍的這些人,你真以為他們都是來旅遊的嗎?如果你的眼睛沒有問題的話,估計就能夠分辨清楚他們是怎麼回事兒,他們都是全球各大勢力在這裡的探子,只要是稍微有一點的風吹草動,這些人肯定會把自己的人都給帶過來的,那個時候這裡就會亂成一鍋粥,如果我們雙方還是這種敵對狀態,恐怕就會給這些人機會了,不知道我所說的這一點,教主閣下認為如何呢?」

熊貓喝了一口咖啡,然後指了指周圍的這些人,表面上看這些人都有自己的事情,但如果你仔細觀察他們的話,就能夠明白是怎麼回事兒,這些人根本就沒有老老實實的喝咖啡,他們的眼睛有意無意的掃過這個房間,他們也知道這房間里的兩個人是誰,而且這周圍的所有事情都是這兩個人決定的,雖然聯盟那邊還沒有過來人,但話又說回來了,那邊的情況跟這邊不一樣,這邊的兩個人是掌握實權的,那邊的那些人可能會需要開會,這就是他們那邊最不熟的地方,雖然表面上看實力強大,但是指揮並不在一個人的手裡,沒辦法強力的集中起來。

對於熊貓提出的這個話,也在魔教教主的意料之中,雙方畢竟都是華夏人,雙方如果要進行合作的話,那就肯定能讓這些外國人出局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雙方在這件事情上有著無比正常的利益,如果雙方能夠在這件事情上合作,80%的人都要從這裡滾蛋,前提是雙方擰成一股繩,如果雙方互相扯後腿的話,那麼這件事情也就沒辦法進行了,所以此刻雙方都在互相看著,都希望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能夠明白的話,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如果雙方還是不明白的話,這些事情也就沒辦法談了,所有的決定權都到了教主的手裡,熊貓只是在旁邊看著。

對於周圍的這些人來說,他們也都是非常緊張的,不知道今天這個事情該如何的結束,如果雙方之間沒什麼好談的,這對他們來說就是皆大歡喜的,只要這兩大集團之間有一些縫隙,他們這些人就能夠鑽進去,最害怕的就是兩大集團之間非常的友好,現在雙方談的還算是可以,至少雙方並沒有釋放出什麼作戰的氣息來,如果要是有作戰的氣息釋放出來,那這件事情基本上就可以肯定了,現如今的情況大家也明白,但是大家都不敢站出去表態,裡面的兩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除非咱們這些人是不要命了,要不然的話是真的不敢跟他們對抗,除非自己的腦子進水了。

「雖然我10分討厭你,但我不得不說你說的是正確的,現在如果跟你對抗的話,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對你們李氏集團來說也沒有什麼好處,之前你跟我們的副幫主達成了協議,現在我們完全可以按照協議來做,我們兩家最好聯起手來,以現在的機場為分界線,北面的所有敵人已清楚,南面的所有敵人我來清楚,然後剩下的咱們一起幹掉他們,把這一地區控制成我們的,到最後我們兩個一起面對那些強者,我得提醒你一句,那些人可不是鬧著玩的,得拿出咱們的真憑實據來,這些人可都是一些老妖怪了,視力方面非常的強悍。」

對於魔教教主的這個提議,熊貓在旁邊是舉雙手贊成的,對於熊貓來說,老早就想著有這樣的結果了,這些蒼蠅也實在是討厭,他們就想著能夠撿便宜,在兩大組織之間撿便宜,天底下哪裡會有那麼好的事情呢?基本上就是這樣做的,他們真不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過分,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他們想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這裡找到比較好的情況,如果能夠找到的話,那他們這些人真是投資醉了,就算是找不到的話,他們也沒有什麼損失的地方,完全都可以從頭再來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剩下的事情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大家一起在這裡結束就是了。

「你說的這個事情我完全沒有意見,其實就算你不說的話,我也準備這樣實行的,只不過我害怕你有其他的想法,既然現在大家都說的這麼好了,這就是我對你的第1筆賠償,我先放在這裡了,只要我們之間沒有其他的危害,這筆賠償就會繼續下去,我相信你這邊也是不吃虧的,雖然第1次的數量並不是很多,但以後卻是一個長遠的買賣,你可以把你們那裡的人發展起來,我相信有了這些東西之後,你所損失的那些人員在兩年內就可以補充完畢,兩年之後是個什麼情況,恐怕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以你的運作能力,兩年的時間是絕對可以的,這一點是不需要害怕的,我們都非常明白的。」

熊貓從下面拿出來一個箱子,裡面裝的就是水了,對於這些東西,魔教也是弄到了不少的,畢竟他們的實力也超強的厲害,但話又說回來了,那些都是花錢弄來的,跟眼前的這個是完全不一樣的,眼前的這個並沒有花一分錢,這是李氏集團賠償給自己的,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傢伙的內心有些高興,如果要是以後每個月都有一些,完全可以給下面的人好好交代,至於下面的人滿意不滿意,這就不在自己的考慮範圍之內了,反正這些傢伙買也是這個樣子,不滿意也是這個樣子,要不然就讓他們跟熊貓去拚命,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這樣的能耐,能不能有那個膽子去跟熊貓拚命。

「李先生果然是個辦正經事情的,我還以為要在這個事情上跟你扯皮呢,沒想到李先生如此的豪爽,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也就沒什麼好說的,咱們兩個人就把這個地區給獨霸起來,休息兩個小時之後,我的人馬上就要開始行動了,至於李先生的人什麼時候開始行動,我希望李先生能夠跟我這邊一塊,這樣他們的漏網之魚就會少一點,咱們也不說誰領導誰,咱們也不說誰是那個1號,只要咱們兩個互相商量一下,選取一個最佳的進攻時間,這應該就是最好的了,他們絕對不會想到,我們會在這個時候會進攻他們的,他們還在想著我們鬧內訌呢,所以此刻他們是沒有什麼準備的。」

魔教教主看了看手錶說道,熊貓也在旁邊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就是要做到出其不意,如果我們能這麼容易的幹掉他們的話,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結果,如果這其中我們拖延時間的話,那麼就會給他們反應時間,這些人也都是非常靈活的,如果他們的腦子不夠靈活的話,他們的組織也不會把他們派過來的,既然都已經這麼做了,這也就能夠說明一個狀況,這些人非常願意這樣做,至於以後是個什麼樣的結果,這就不是他們現在能夠考慮的了,所以有些事情只能是慢慢的來,至於最終的結果是個什麼樣子,那就看以後發展成什麼樣子了,現在的合作還是可以的。

兩大首腦既然已經確定了,那也就不需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兩大首腦一起離開了這個地方,外面的人都把耳朵給豎起來了,但他們還是沒有聽到任何的好消息,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兩大首腦打起來才是好消息,但兩大首腦最後還握了握手,這也就代表雙方已經達成了協議,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最壞的事情了,如果他們還想在這一地區分一杯羹,恐怕以後就沒有那麼好的機會了,之前的機會是最好的,但無奈那個寶貝並沒有在這裡出來,誰也不知道那個寶貝是什麼,但已經出動魔教的教主了,誰敢說這個寶貝不值錢呢?

兩批人都走出了機場大廳,機場的一些負責人也鬆了一口氣,這兩批人給人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如果再讓他們在這裡呆一陣子的話,對他們來說都是相當驚人的,現如今這些傢伙也明白了,這些人都不是鬧著玩的,如果要是真的鬧騰起來的話,對他們沒有一點的好處,現在這些傢伙都已經準備好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至於最後的結局怎麼樣,那就看這些傢伙的事情了,現如今他們也都非常明白,如果能夠解決這些事情的話,對他們來說就沒有什麼好著急的,如果沒辦法解決這些事情,那有些事情就得看著辦了,扮成什麼樣子,也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別人插不了手。

下面的人也想知道談判結果,但這兩個人都是一言不發的走向了汽車,這也就說明了一件事情,雙方已經是達成了共識,包括副幫主這些人在內,他們也都是鬆了一口氣,真害怕雙方真的在這裡打起來,要是他們在這裡打起來的話,對他們這些人可是沒有任何好處的,現在雙方之間已經是握手言和了,至少在某些方面已經有了共同語言,至於最後的結果怎麼樣,目前還真是不好說的,就按照他們的想法去做吧,至於做成一個什麼樣子,那就只能是聽天由命了,旁邊那些人沒來由的後背涼颼颼的,看來整件事情已經是決定了,對他們來說沒什麼好消息,至於最終會是什麼樣子,那就給上帝禱告吧。

臨上車的時候,雙方的首腦還互相點頭示意,上了車之後,終於是有人忍不住了,熊貓並沒有回答他們這些人的任務,反而是立刻從車上找出了一張地圖,然後從中間分開了,中間位置就是這座機場,熊貓在屬於自己的區域打了一個大叉,這些人也就明白是什麼意思了,有些話並不需要說出去,下面的人自己理解就好,熊貓的意思也非常明白,咱們要清理的就是這一塊區域,至於到時候該如何的清理,這就是咱們這些人的事情,只不過時間方面有些緊張了,不過大家也都是久經沙場的,當然明白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了,這時間敵人沒有任何的反應。

魔教那邊也是一樣的想法,魔教的教主直接下達了命令,他的親衛隊在中間就下車了,因為他們在這裡還沒有出去過呢,所以他們得花費更多的時間,他們必須得把周圍好好打探一番,跟熊貓那邊完全不一樣,除了親衛隊的人之外,之前還有一些小嘍啰在這裡,雖然他們知道一些消息,但魔教的教主並不相信他們,隨著副幫主的叛亂在這一地區所有的人都不值得相信,這也是魔教教主做事情的一貫方式,正是因為這一點,剩下的事情也沒什麼好說了,至於最後的結果怎麼樣,那以後就看大家的意思了,死活就是一回事兒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在這場會議完成之後,很多人其實都在後面跟著呢,他們都想知道最終的結果是什麼,但這件事情讓他們感覺到失望了,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商量了什麼,只知道他們的武裝四處進發,好像周圍有多麼強大的力量一樣,這些人的心裡也納悶了,周圍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強大的人呢,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如果他們要進攻的話,並沒有多少人能夠阻攔他們,所以他們不認為周圍有什麼強勁的敵人,可李氏集團和魔教這邊就是這樣做的,包括魔教教主的親衛隊在內,所有的人就這麼衝出去了,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呢,自己的窩點兒就被人家給抄了,他們來自於世界各大勢力,也沒想到李氏集團的人如此厲害。

兩世愛,一家人 按照他們的想法,就算是要動手的話,那也絕不可能這個時候動手,至少得給他們一定的反應時間才行,畢竟魔教當中的人剛剛抵達這裡,所以他們需要一定的反應時間在這一段時間裡,他們總得對周圍的地區進行調查,看看周圍這些人的實力如何,如果上來就動手的話,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倉促了,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還算是一個國際性的大型組織嗎?必須得沉得住氣才行,如果沉不住氣的話,現在這情況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的都得做好,不該做的也就沒辦法去做了。

對於下面這些人的行動能力,李天和魔教的教主都是非常相信的,這都是自己手下最為精銳的隊伍,如果他們連這些事情都完不成的話,那純粹就是這些人的腦子有問題了,就現在這種情況來看,他們的動作都是相當可以的,他們的戰術也是相當成功的,周圍雖然那些人的勢力加起來比較強大,但那些人都不是一家人,所以做的還是比較快的,當天色蒙蒙亮的時候,所有的人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基地,他們這邊雖然有些損傷,但是相比起其他的大型組織來說,他們已經是相當幸運的了,其他大型組織的人已經是全軍覆滅了,在這裡卻沒有了自己的眼線,他們以後會更加的困難。

經過一天晚上的奮戰,也算是鍛煉了自己手下的隊伍,讓自己手下的這些人明白了,他們的實力只能算是中等偏上,跟魔教教主的親衛隊比起來,他們這些人還是有不少的差距的,李天也得到了一個確切的情報,都是在做同樣的事情,魔教的親衛隊比他們的速度要快50%以上,誰讓人家配合的時間比較長呢,而且人家做的任務也比較多,咱們這邊都是臨時拼湊起來的,四五個人之間的配合是沒有問題的,如果要是說到大規模的配合的話,恐怕跟魔教那邊相比就比較遠了,這也是自己這邊的一個弊端,短時間內也沒有辦法改變,這一點李天是相當清楚的。

李天在觀察魔教的親衛隊,魔教那邊的人也在觀察李氏集團的人,雖然他們知道了自己比較強悍,但魔教當中的人並沒有任何高興的地方,因為他們十分清楚的知道,就算是李氏集團的人行動速度不如他們,但是李氏集團最為強大的地方是什麼呢?絕不在這些普通人的身上,最強大的就是他們的董事局主席李天先生了,如果沒有這個人的話,李氏集團只能算是二流勢力,在某一個地區稱王稱霸是可以的,但如果想要在全世界大放光彩的話,恐怕他們這些人是沒有可能的,所以魔教這邊也沒有什麼好高興的,誰讓人家的領導人這麼的強勢呢,這也是他們的一定優勢。

兩大集團並沒有多麼大的損失,但其他人可真是苦了,包括歐洲和美國聯盟在內,他們這些人已經損失慘重了,如果要是讓他們繼續增加兵力的話,他們這個時候還不知道該如何的增加,最主要的就是不知道前途怎麼樣,這一地區的寶貝還沒有出來,如果能夠衡量這個寶貝的能量,又或者是知道這個寶貝的價值,那麼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把人給派來的,但現在什麼東西都不知道,這邊的損失又如此巨大,所以最後也沒有什麼好結果,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的情況也很難說,至於以後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那就以後再說吧,說到底還是他們這些人需要考量,最終該怎麼樣?那得靠最後了。

做完了這些事情之後,李天快速的調整了手下人的心理思想,之前我們跟魔教還算是半個盟友,但現在所有的人都被清除出去了,必須得增加對魔教的境界心才行,鬼知道這些人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所以李天這個時候必須得讓手下人警惕一點,其他的那些人都是烏合之眾,並不能夠給我們帶來多大的傷害,但魔教親衛隊的戰鬥力大家都知道了,如果他們對我們突然襲擊的話,這些人真的是堅持不下去了,就算李天到時候自己的實力非常厲害,但是面對那麼多的魔教中人,李天也不可能逆改戰局的,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搶奪寶物的時候是需要群體力量的。

這麼大的一片區域,李天雖然能夠用自己的神十覆蓋,但出現在什麼地方確實李天不知道的,那個時候就算李天的速度再快,萬一寶貝的旁邊有魔教當中的人呢,人家可以立刻收到自己的懷裡,然後用一些其他的東西給遮掩住,那麼多的人呢,難道李天能夠每個人都去搜身嗎?李天自己一個人當然是做不到的,所以李天手下的這些人都是非常寶貴的,在即將到來的大戰當中,他們很有可能會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李天讓他們必須得保持警惕,防備魔教親衛隊的突然襲擊,真要是過來的話,咱們這些人得有所準備才行,至少也得有反擊的能力。

通過這件事情,李天基本上算是明白了,自己跟魔教那邊還是相差太大了,如果雙方都有一定的能力的話,很多事情就不需要這樣做了,但無奈這些事情現在也說不明白,如果要是現在能夠增加自己的實力的話,李天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去做的,在之前的評測當中,李天認為自己這邊的實力已經夠強了,再加上鑽石集團和吸血鬼殺手集團,這樣的實力在全世界已經可以稱王稱霸了,之前也解決了一個鐵礦石集團,但沒想到那都是一些三流勢力,在真正的排行榜上,魔教這樣的才能夠排到前3,那些東西都只不過是狐假虎威就是了,他們並沒有多麼厲害的地方。

「按照你對魔教的理解,現在大部分的人已經是被我們驅逐完畢了,你們的那位教主會不會突然對我們動手呢?我雖然跟這個傢伙見面不多,但我也知道這個傢伙是一個雄才大略的人,內心當中的野心極度膨脹,如果他真的認定了我沒礙事兒的話,我覺得這個傢伙會對我們突然動手的,所以我覺得你應該知道一些事情,畢竟你們之間合作的時間比較長,如果讓你來分析的話,你覺得他會在什麼時候動手呢?或者說他會不會動手呢,這一點我需要更多的分析,咱們這些人當中,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沒有多大的用處,畢竟我們這些人沒有跟他接觸過。」

李天讓人把副幫主給叫來了,這傢伙知道的東西比較多,雖然這傢伙並不算是魔教教主的心腹,但至少也是魔教的副教主,對於雙方之間的脾性也是非常了解的,這個時候李天也沒有辦法去問其他人,畢竟其他人也不了解這些事情,只有他手下的人才了解這些事情,親衛隊當中的很多人都十分的忠心,就算你把他們都給弄來,恐怕那些人也會咬舌自盡的,他們絕對不會告訴你半點消息的,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教主的生命就是最大的,哪怕犧牲自己所有人的性命,那也絕不可能讓教主的安全出現什麼問題的,正是因為了解了這一點,李天才沒有想著把他們的人給抓來拷問,因為一點用處都沒有。

「如果讓我來說的話,這一次可能不會動手的,教主的思想也是非常先進的,跟李先生處在同一個層次上,要不然我們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積澱,我當然沒有其他的意思,如果李先生覺得我說錯了的話,那就當我沒有說這些事情就是了,這一次出現的寶貝非常厲害,厲害到一個什麼程度呢?如果讓我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可以讓我們魔教的實力增加一倍,我們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自己的組織,能夠讓我們的視力增加一倍,這個寶貝的確是相當厲害的,所以在沒有拿到寶貝之前,我相信我們的教主不會節外生枝的,這對他沒有任何的好處。」

副幫主說的話還是十分中肯的,不過副幫主說話的時候也帶了一些小心,萬一要是誇讚自己的教主引起了李天的不舒服,沒準李天可能一巴掌把自己給拍死了,他們這個層次的人或許都是這個樣子的,所以副幫主的內心有些害怕,不過當看到李天的臉上還是剛才那種臉色,副幫主的膽子也就大了起來了,李天應該不是一個那種小心眼兒的人,既然是這樣的話,該告訴你的東西就得告訴你,如果要是不把這些東西告訴你,那純粹就是我們這些人的不對了,畢竟大家都在一個鍋里吃飯,至於吃成一個什麼樣子,那就得看我們之間該怎麼相處了,這需要雙方共同努力。

「但願你說的是對的,我通過那天晚上跟他的交談,我也認為這個傢伙不會在這件事情上胡作非為的,如果要是我們兩個打起來的話,那還是會給其他人一些機會的,不過有些事情我們必須得注意才行,你告訴你手下的人,讓他們分佈在周圍的據點當中,他們做什麼事情我是不會幹涉的,但他們必須得自己感應周圍的情況,一旦感應到魔教當中的氣息,那麼這些人必須得發出警報才行,如果這些人知情不報的話,那以後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不管這些人跑到什麼地方,最終我都會把這些人給抓回來的,我相信以我的能力你們應該是知道的,沒有人可以從我的手裡跑出去。」

對於副幫主這個人,李天的內心還是非常相信的,但副幫主帶來的那些人呢,李天就不覺得這些人值得相信了,他們這些人既然能夠背叛魔教,以後也有可能會背叛自己的,對於這些人來說,這也是他們這一輩子的悲哀,如果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盡量還是不要去當一個叛徒的,只要你成為一個叛徒,以後你的日子就很難說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人盡量避免在大家的面前出現,因為他們容易引起大家的不舒服,到時候要是真的打起來的話,對他們這些人看是沒什麼好處的,所以這些人都待在自己的房間當中,就當自己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情,這也是一種麻醉。

「請李先生放心就是了,我手下還有一批信得過的兄弟,這些人都跟我有過命的交情,既然當初我已經為他們打了保票,那現在所有的任務我也會為他們打保票的,我現在就安排這些人馬上下去,他們遇到親衛隊作戰不行,但是他們的感知能力還是不錯的,畢竟我們修鍊的時候都有相同的功法,而且一些氣息只有我們自己能夠感覺得到,你下面的一些人雖然也厲害,但那些人的感知能力是沒有辦法跟我們相比的,只要我們能夠有足夠的預警時間,魔教的親衛隊對我們是沒有辦法的,況且我們雙方的差距並不是很大,再加上你的坐鎮,對方不敢胡來的。」

副幫主稍微的估算了一下,雙方的實力差距並不是很遠,只要是魔教的人腦袋沒有問題,他們絕不會在這個時候胡來的,不過李天對他們並不了解,在李天的印象當中,他認為魔教當中的人都是沒有腦子的,如果這些人想要做什麼事情的話,他們隨時都能夠幹得出來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去相信他們的,李天這個時候做出警戒行為,這也是對自己這邊的人負責任,副幫主雖然覺得該出言相勸,但自己畢竟是一個剛剛投降的人,話語權方面並不是太多,如果想要得到李天的信任,必須得經過一定的事情才行,但現在這些事情還是沒辦法完成的。

「還有一件事情,這個事情你去做,你把我們的人都分配在周圍地區,要把周圍地區給我圓圓滿滿的監控起來,如果有其他大型勢力過來的話,必須得知道他們屬於什麼地方的,如果他們的人數超過5個人,要馬上對他們做出標記,這個時候我們沒有功夫跟他們在這裡兜圈子,只要是他們的人超過5個,那就必須得對他們予以剷除,尤其是在機場方面,動用大筆資金對他們進行收購,包括周圍的兩個機場,不管他們開出什麼樣的價格,現在都必須得掌握在我們的手中,一旦有人通過機場過來的話,我們必須得把他們掌控起來才行,還有就是那些偷渡來的人,也必須得把他們掌控起來。」

李天對著白大少也說道,這件事情就沒有辦法交給副幫主了,畢竟副幫主這邊指揮不動李天原來的那些人,雖然副幫主已經投降過來了,但是投降跟投降還是有所區別的,就現在這種情況來看,下面的那些人還得交給白大少爺,如果要是交給副幫主的話,沒準還沒有走出這座大樓呢,雙方都已經是產生了很多糾紛了,這樣的事情也是李天不願意看到的,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還得把手下的人分開才行,只要經過一兩次的合作戰鬥,雙方的人才真的能夠算是一家人,在這一家人的道路上,雙方都是需要付出才行的,得看真心是個什麼樣子。

「老闆放心就是了,我已經把我們手下的密探都給放出去了,經過我們這一次的清剿行動,雖然還有不少的殘留在這裡,但那些人對我們形不成什麼威脅,他們都只是小範圍的存在,根據今天早上得到的情報,這些人都已經是歸縮在自己的房間當中,他們鬧不明白我們的清剿行動要什麼時候結束,他們都認為現在的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所以他們一個個的都在自己的房間里待著,並不敢真正的到外面來打看消息,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結局,畢竟不能夠把這些人全部給幹掉,如果把他們全部給幹掉的話,那可能會引來更多的人,這一點我們都是明白的。」

白大少爺彙報了一下這些情況,其實這也是人的一個正常想法,一個國際大型組織裡面人是很多的,他們在這一地區並不需要維持多麼高的出鏡率,他們只是想著自己在這裡有人就是了,如果我們對他們趕盡殺絕的話,那麼他們會認為之前派來的人能力不夠,那麼他們就會讓更高能力的人過來,如果到了那個時候的話,這些更高能力的人會非常難以對付的,對我們這邊的人來說也沒有什麼好處,所以這個時候只能是保留著這些人,又讓他們沒有任何的偵查能力,讓他們都待在自己的房間當中做,這樣他們的組織也就不會派新人來了,算是李氏集團這邊做的很正確的一件事情。

李天點了點頭,其實對於其他的各大勢力來說,李天並沒有多麼的看重他們,最主要的就是瓊斯女士那些人了,那些人到底有多麼大的戰鬥力,這是李天現在所不明白的,在昨天晚上的戰鬥當中,並沒有發現那些生化人的存在,本以為會跟他們產生比較大的基站,誰知道李氏集團和魔教都沒有發現他們,好像他們這些人一夜之間都消失了,如果他們不知道這裡的情況的話,他們面對如此嚴格的絞殺消失,那還是一個非常正常的事情,可他們都非常清楚知道這裡的情況,所以他們絕不可能消失的,除非他們的腦袋都有問題了,要不然做不出這種事情來。

此刻距離李天他們不足5公里的一座房子,這裡是被一個當地人買下來的,但是當門被關上之後,這個當地人就露出了他的真面容,昨天晚上的絞殺行動當中,他手下的大部分人都被幹掉了,只有這個傢伙自己活下來了,但這個傢伙卻代表著一個巨大的勢力,這個巨大的勢力就是李天之前所追查的天網,天網在整個地球上都非常的厲害,但他們背後到底是什麼人在控制,這恐怕就沒有多少人知道了,這麼多年很多大型組織都想追查他們,因為他們找到的消息實在是太準確了,準確到當事人都感覺到恐怖,所以都想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但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還是安安全全的存在。

反而是追查情報的那些人都丟掉了自己的姓名,久而久之的,大家也都得出了一個結論,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最好不要去調查天網這個組織,如果你真的想調查的話,那你得先把你的人頭給捐出來,如果你沒有這樣的想法的話,那你就不要去做這件事情,因為這件事情十分危險,不管你背後站著的是什麼人,又或者是哪個國家的官方組織,這恐怕都不是你能做這件事情的理由,如果天網當中的人要報復的話,那你這邊還真是堅持不住的,就好像昨天一樣,雖然他們損失慘重,但他們在這一地區還是有人存在的。

這個傢伙倒吸了一口涼氣,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清剿行動,內心現在還是怦怦的跳呢,昨天晚上實在是太可怕了,如果給他一個選擇的話,他真的是不想回到這裡了,但無奈上面還有命令呢,讓他繼續在這裡等著,支援人馬馬上就到,本來他們在這一地區潛伏的不錯,他們也不想去管李氏集團和魔教的情況,因為他們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這點人絕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就在這裡好好的呆著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但沒想到清剿行動來的那麼快,對自己這邊產生了非常大的動亂,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傢伙現在還沒有平復下來,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做。

這個傢伙有些害怕了,打開了自己的電腦,雖然此刻自己的內心非常害怕,甚至說可以是恐懼了,但該做的事情還必須得做的,此刻必須得給總部回報情況才行,萬一要是還有別的倖存者的話,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彙報情況,那麼組織對他的追殺可是十分嚴厲的,天網這個組織跟其他的組織不一樣,他們最厲害的就是可以得到所有人的情況,只要你能夠出得起錢,他們甚至可以為你出售一些政客的情況,別看這些政客每天都出現在電視上,如果你能夠出得起錢的話,他們什麼樣的事情都能夠做得到的,甚至還會不留下一點的痕迹,這就是他們的厲害了。

這個傢伙接通了電腦上的訊息,經過了一陣亂碼之後,終於算是有了加密頻道,天網的所有消息都是非常值錢的,絕不可能使用普通的消息渠道的,如果使用普通的消息渠道的話,那他們的消息也就不怎麼值錢了,表面上看並沒有人監聽你,但實際情況是什麼樣子呢?鬼知道這個社會是什麼樣子的,隨便一個看上去無害的紐扣,很有可能就是一個竊聽器,所以他們必須得使用加密組織,這些東西全部都是他們話費巨資自己建立的,之前李天如果不是有了科技集團的話,那他們也很有可能會被別人竊聽的,所以每個大型組織在消息保密方面,每年都需要投入巨額的資金的。

也有人會說了,很多國際通訊集團會為你提供加密頻道,你每年只是需要給他們一定的錢就是了,但他們所提供的加密頻道是真的嗎?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他們肯定在這方面留了後門了,表面上看不會探查你的消息,畢竟他們要靠這個來賺錢,那是因為他們沒有獲得足夠的利潤,比如你每年所交的錢是10萬美金,但當他們一下子獲得100萬美金呢,你所交的錢也就不算什麼了,他們可以一下子賺夠10年的錢,這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不過他們的消息也得賣得非常保密,絕對不能夠砸了公司的牌子,如果要是砸了公司的牌子的話,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畢竟還有很多的客戶呢。 天網可能在別的地方有些掛不住的,但是在通訊加密方面,這絕對是別人不能夠比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天網在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比其他的組織更加的得心應手,現在天網這邊損失了那麼多人,如果在當地沒有一個交代的話,這就是他們歷史上最恥辱的時刻,這些人是絕對不會願意類似的事情的,所以他們肯定會有其他的一些想法的,等通訊接通之後,對面的人表現的十分驚訝,對面的人根本就不相信這一點,你們這邊到底是怎麼弄的呢?口口聲聲的說什麼事情都能夠搞定,但最終真的能夠搞定嗎?看你們這邊的情況就知道了,反而是把這邊的所有陣地都給損失了,這就是天網當中的人應該做的嗎?簡直就是一群垃圾做的。

「啟稟老大,這跟我們真的沒什麼關係,實在是這些人太厲害了,根據我們原來的估測,他們至少需要幾個小時的時間,但沒想到他們從機場離開之後,立刻就對我們的據點發動了襲擊,其實不僅僅是我們這邊,包括周圍的幾個據點在內,那些人都沒有發現什麼樣的好處,那些人也全部都被掀掉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我們實在是沒什麼好說的,所以我們此刻希望能夠有新的資源,在新的資源沒有到來之前,我們真的沒有辦法在這裡進行監視,我們甚至出門都不敢,到處都有人盯著我們。」

這個傢伙非常恐懼的說道,說這個傢伙被嚇破膽子也是正常的,剛才那種情況大家都清楚,如果你要是跑得慢的話,很有可能就被對方給留下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這個傢伙的速度比較快,在所有的天網人員當中,也只有這個傢伙逃出來了,或許還有其他的人逃出來,或許人家到了其他的安全點,但現在大家都不敢聯繫,逃出來的人也跟沒逃出來是一樣的,如果要是被李氏集團的人給監聽到,那咱們這些人可沒什麼好說的了,很有可能會被李氏集團的人給抓回去了,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等於什麼事情也沒做,最後倒霉的還是我們。

「你們這些蠢貨,難道不知道魔教教主的辦事方式嗎?之前我到底是讓你們怎麼收集資料的,魔教的辦事方式一直都是這樣的,李氏集團成立的時間雖然不太長,但他們的真正實力也是非常強大的,現在既然出了這樣的事情,責怪你們這些人也沒什麼用處,因為你們就是一群蠢貨,你現在老老實實的在你那裡待著吧,我這邊會立刻調配人手的,當我們的人手抵達之後,你立刻跟他們進行匯合,這件事情看起來非常的厲害,要不然也不會兩大巨頭都到了,世界上買這個消息的人也會很多,或許到最後我們自己會親自插手的,你自己保重吧!」

對方說完之後就關了視頻,他們這個時候既然不傳輸數據,那就應該最快的速度關掉這些東西,如果要是被有心人找到的話,恐怕這個傢伙是沒辦法活下去的,這個傢伙自己也非常的明白,所以當關掉視頻之後,這個傢伙的心裡也好像是鬆了一口氣,如果要是繼續維持視頻的話,這傢伙才感覺到自己的末日要來了呢,因為現在這種情況非常清楚,誰知道兩大組織有沒有電子監控在看著他們,萬一要是有人能夠找到的話,他們這些人基本上是沒活路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傢伙現在終於是踏實了,因為上面已經傳達下命令來了,讓他不要出去跟那些人胡鬧,老老實實的在家裡呆著就好。

這個傢伙做過最壞的預測,那就是讓自己出去繼續搜集情報,天網是以販賣情報起家的,如果要是做不好的話,他們這些人隨時都能夠人頭落地,外面很多人都在給他們購買情報,包括各大組織在內,他們都不清楚中東地區的情況,他們自己的人也在這裡被幹掉了,甚至沒有人能夠逃脫剛才的追殺,剛才的情況這傢伙還記在心裡,那兩股人就好像瘋了一樣,只要是感覺到你身上有危險,直接就是一刀殺過來,那個時候他們根本沒辦法躲避,也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所以外面的人更加想知道這裡的情況,購買消息的金錢也就會一路上升了。

關掉電腦之後,這個傢伙來到了窗戶旁邊,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大街上也是警車很多,但是他非常清楚,這些警察做不了的,根本不可能找到什麼線索的,兩大組織的人都非常厲害,如果讓他們這些人找到了線索,兩大組織的人這些年也就白混了,所以此刻應該做的就是在這裡待著,看看外面到底有什麼消息傳進來,安全屋裡有很多的糧食和水,只要自己能夠耐得住寂寞的話,完全可以在這裡生活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是個什麼情況,那就可以讓其他的人去打聽一下了,畢竟時間是最好的催化劑,當時間抵達一定的程度之後,什麼樣的人也會有一些消退的,自己就可以出去了。

在整個城市當中,很多人都跟這個傢伙一樣,趕緊的掐斷了再給他聯繫,因為他們知道李氏集團的科技力量,在全世界各大組織當中,李氏集團的成立時間是不怎麼長的,但李氏集團的科技力量非常厲害,誰都知道李氏科技集團的能量,包括美國各大科技集團在內,他們都要跟李氏科技集團進行合作,如果他們不進行合作的話,或許他們引領世界的技術就會被公布出來,這已經是一個潛規則了,每年都得給他們繳納一部分保護費,如果這一部分保護費沒有到位的話,恐怕你們這些人是沒辦法過下去的,李氏集團收保護費已經收到了手軟,所以在面對自己的敵人的時候,他們下手當然是狠的。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外面並沒有其他的風吹草動,所以這個傢伙開始享用自己的晚餐了,原來在據點當中的時候,每天都是提心弔膽的,雖然天網比其他的組織要秘密的多,甚至可以說是安全的多,但畢竟是一個情報組織,在這種情況下必須得保持足夠的警惕心態性,尤其是他們那裡還有很多的東西,一旦被別人盯上的話,可能損失就是慘重的,那個時候沒有一天能把自己的心放到肚子里,現在這個時候就不一樣了,不管那裡是個什麼情況,反正自己可以享受生活了,這裡的一切都是屬於自己的,想怎麼玩兒就怎麼玩兒。

就在這個傢伙吃完晚飯的時候,他不知道周圍已經有人跳過來了,在剛才這個傢伙開機的時候,李氏科技集團的人已經偵測到這邊有情況了,對周圍地區進行排查之後,只剩下這幾間房子了,因為電腦已經關機了,所以就沒有辦法對周圍進行排查,這個時候李氏集團也知道該怎麼做了,反正就只有不到5個房間,把這5個房間的人全部都抓起來,到時候回去好好的審問一番,這就是他們這些人應該做的,至於這些人是個什麼情況,這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如果你是各大組織的成員,那你只能是說你自己倒霉了,如果是當地老百姓的話,那也只能說你自己倒霉了。

很多人也會說什麼人權之類的,但現在這個時候說這個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還是要達成自己的目的才行,如果自己的目的也沒有辦法達成的話,那這些人才是腦子裡有毛病了,當大門被踹開之後,床上空無一人,這傢伙也算是身手比較好的,能夠在剛才那種情況下逃脫,如果說這個傢伙是個笨蛋的話,恐怕絕對沒有人相信的,當人看到窗戶的時候,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這傢伙聽到樓洞里有一點聲音,所以這傢伙直接跳窗逃跑了,雖然不知道這個傢伙是哪個組織的人,但既然這麼警醒的話,應該是組織當中的高手,所以大家立刻追了過去。

帶隊的人看到了外面的情況,大街上可以說是沒有什麼人,這個時候傻子才出來呢,老百姓都知道街面上充滿了恐怖,如果你想在外面溜達的話,那純粹是你自己找死了,所以很容易看到這個傢伙,它的奔跑速度絕對超過世界級運動員了,不過咱們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既然能夠被請來做這件事情,那就說明大家的身手能夠信得過,當下這些人也沒有猶豫,直接在3樓上跳下來了,幸好現在大街上空無一人,如果要是有人拿手機拍下來的話,都以為這個世界上多了那麼多的超人呢,而且這些超人也十分的厲害,根本就是還不會死的,到底哪個組織有這樣的人呢?

奔跑著的這傢伙實在是嚇壞了,剛才自己只是例行跟組織進行聯繫,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厲害,他們到底是如何偵查到的呢?難道就因為一個信號嗎?如果就因為一個信號的話,自己這些人可真是夠吃苦的了,所以這個時候也沒什麼好說的,除了趕緊跑路之外,恐怕沒有其他的想法,現如今的情況大家都明白,如果被人追上了吧,自己還能夠有好結果嗎?肯定會被這些人給拉回去的,到時候到底是槍斃還是五馬分屍,恐怕全部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雖然天網那邊會說給自己一定的支援,但這些資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呢,沒準兒等這些人來的時候,也就是給自己收屍了。

這傢伙的奔跑速度相當快,雖然現在後面有很多人追她,但這個傢伙沒有被後面的人影響,因為這個傢伙十分清楚,如果自己的呼吸亂了的話,那恐怕就沒有辦法跑出去了,所以這個時候必須得有一定的速度規律才行,在自己的速度規律內,敵人是不可能追上自己的,後面的人也發現了,他們的距離在一點一點的被拉遠,雖然這個距離是很小的,但如果時間長了的話,很容易被這個傢伙跑出去的,後面的人也只能是分批追擊了,很多人開始繞路,而且給指揮中心的人打了電話,讓他們安排其他的人攔截,要不然的話是真的抓不住這個傢伙的。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並沒有覺得這是一個硬茬子,反而認為這件任務非常容易完成,畢竟咱們這裡那麼多人呢,想要抓這個小子的話,那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可經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這個小子並不是那麼容易抓的,這個小子每次逃脫的路線都是不重複的,就算咱們想要把這個傢伙給抓住,但也是非常的無奈,這個傢伙每次都能夠逃脫得了,雖然上面也安排了人支援了,但是這個傢伙總能夠找一些比較閑的路線,也正是這樣的跑路方式,讓這麼多人都沒有把這個傢伙給弄過來,在清晨的時候,這個傢伙竟然是逃脫了,這讓追捕的十幾個人感覺到有些丟人了。

「你們這些人難道都是蠢貨嗎?你們足足有20多個人,還擁有各種各樣的器具,可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竟然讓這個傢伙給逃脫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知道這個傢伙是誰嗎?這個傢伙絕對能夠給我們帶來危險的,這個傢伙應該是非常厲害的,所以你們這些傢伙應該明白,等會兒給我進行全程搜查,這樣厲害的人絕對還能夠找得到,一旦把這樣的人給抓回來,對我們來說就是相當有用的,這個傢伙肯定就是大組織的情報人員,而且他手中的情報還不是鬧著玩兒的,所以你們這些傢伙最好好好的努力,如果要是讓老闆知道的話,沒準兒你們的飯碗也就砸了。」

孫強抵達這裡之後,內心當中可以說是無比的憤怒,這麼多人來這裡抓一個人,最終竟然是讓人家跑了,你們這些人幹什麼吃的呢?連這點事情都完成不了嗎?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就不該養著你們這些傢伙,實在是太給咱們李氏集團丟人了,聽到孫強的話語之後,這些人也都低下了自己的頭,這件事情也實在是丟人,先不說人數方面的差距,就算是咱們這邊這些人的辦事能力,那也是實在夠丟人的,都已經是圍追堵截了,但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讓人家直接給弄回來了,咱們這些人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能耐,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們現在都卯足了勁兒,必須得抓住這個傢伙。

就在孫強訓斥他們的時候,衛星圖畫也已經出來了,從昨天的衛星圖畫上看,他就消失於眼前的這些人所在區域,而且從今天早上到現在,並沒有任何人從這裡離開,畢竟咱們的人已經抓住了,然後孫強下令讓人檢查下水道,下水道也是一個容易逃脫的地方,如果要是你把這個地方給漏掉的話,恐怕真的會讓人家給逃掉的,當有人回報之後,孫強算是定下了自己的心,既然下水道當中沒有被破壞的痕迹,那麼這個傢伙肯定還在這裡,剩下的就是對這一地區的搜查了,除了原來的這些人之外,還有幾十個人在周圍進行測驗,對這個人也算是動了很大的力氣了。

之所以會這樣進行,那也是因為重視這個傢伙,在下面進行的彙報文檔當中,孫強發現這個傢伙的速度非常快,能夠擺脫幾十個人的追查,這樣的人能是一般的小柔弱嗎?我們面對一般的小嘍啰的時候,肯定會有所輕視,但這樣的人應該是他們的負責人,他的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情報,如果能夠把這個人給抓住的話,對我們來說就是相當不錯的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才調動了那麼多人過來,而且孫強有一種感覺,這個人跟其他組織的人不一樣,昨天在攝像頭上拍下的照片,讓自己俘虜的其他組織的人看了看,其他組織的人都說不認識這個傢伙。

這說明了什麼事情呢?這說明這是一個嶄新的組織,並沒有在其他各大組織面前出現過,這也引起了孫強的好奇心,其他的各大組織也非常的厲害,他們也有自己的情報組織,如果連這個人的面貌都沒有出現過,那這個人應該屬於什麼樣的組織呢?所以大家也就想著是不是來更改一下這件事情,如果要是這件事情能夠做得更好的話,很多事情也就不需要去查了,有很多的謎底也有可能會解開,所以才會調動那麼多的人手,李天對於這邊的事情也知道一點,他知道孫強不是一個胡鬧的人,當然也就放開手,讓手下的人跟著過來,只要能夠抓住這個人,那咱們這邊就佔有先機了。

這傢伙此刻就在一座民房當中,昨天晚上的一切讓他感覺到萬分緊張,鬼知道這些李氏集團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他都已經是把吃奶的力氣給使出來了,但最終還是沒有在這個地方跑出去,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這個傢伙想著自己該如何的跑出去,現在看看周圍的情況,都已經落入了人家的天羅地網當中了,想跑出去當然不是那麼容易的,如果想要在這裡跑出去的話,恐怕還得有其他的一番計較才行,但這一番計較該如何的去做呢,恐怕現在還是弄不好的,所以這個傢伙只能是隱藏起來,看看有沒有漏洞留給自己,如果有漏洞的話,那必須得出去。

就在這傢伙尋找漏洞的時候,他手裡的電腦已經被破譯出來了,雖然對於普通的黑客來說,他們絕對沒有那個可能破譯這個電腦,但是對於李氏科技集團來說,這樣的東西也是非常容易破譯的,只要是給咱們足夠的時間,此類的事情還是非常容易的,只要我們能夠把這些東西破譯出來,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純粹就是咱們的腦子有問題了,這些東西也是非常合理的,現在這些東西就擺在李天的面前,這竟然是一個叫做天網的組織,至於說裡面的其他內容,目前還是沒辦法弄出來的,用了很詳細的加密方式,必須得拿到這個人的視網膜才行。

「老闆你說什麼?這個人是天網的人嗎?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還得給下面的人下達一個命令,一定要保證這個傢伙的活口才行,如果要是這個傢伙被我們給幹掉的話,恐怕有些事情就沒有那麼容易了,請老闆放心就是了,我們已經把這個傢伙控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了,如果這個傢伙想要跑出去的話,恐怕他得把自己的腦袋給留下來,到時候一樣會有這個傢伙的視網膜的,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在咱們的鬥爭當中,恐怕這是第1次找到天網的線索,以前也找到了一些編輯,但從來沒有這樣正規的遇到過,看來我們的好運起來了。」

這個傢伙樂呵呵的說道,對於所有理事集團的人來說,他們一直都在調查天網的情況,但最終調查到什麼東西了嗎?什麼東西也沒有調查到,這個組織實在是太神秘了,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自己的一些線索,但如果想要調查他們的話,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這些人不會給我們機會的,就算他們給了我們機會,我們也沒有辦法從中找到他們,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如今必須得想辦法找到線索才行,就現在的情況來看,眼前這個人就是唯一的線索,只要能夠把這個人給控制住,將來的事情當然是非常容易的,就看咱們如何去操作了,所以李天才會打這個電話,給足了這個傢伙重視了。

當李天這邊打開電腦的時候,遠在千里之外的天網據點也找到了,他們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如果要是沒有這些情況的話,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可擔心的,但現在這些事情已經擺在眼前了,說明咱們的人已經是陷落了,要麼這個傢伙背叛了天網的組織,要麼這個傢伙已經被敵人給俘虜了,要麼這個傢伙丟掉了自己的電腦,可不管是哪一種的情況,這個傢伙總歸給組織帶來了巨大的麻煩,天網這邊開始快速的刪除資料,雖然電腦當中也可以進行遠程遙控,但是電腦硬碟在敵人的手中,這是一個硬性的東西,如果敵人的技術夠強的話,早晚能夠把這些資料給恢復過來。

「趕緊的給我查清楚,這個傢伙的電腦當中到底有什麼樣的資料,立刻撤退跟這些資料有關係的人員,李氏集團的嗅覺是非常厲害的,不要小看這個剛剛成立的年輕集團,如果他們要跟我們對著乾的話,這個年輕集團能夠給我們帶來巨大的麻煩,這一點你們這些人也相當的清楚,如果連這些事情都做不到的話,那有些事情也就不要給我說了,所以有的時候你們得明白,當我們的人暴露之後,我們就必須得在這方面進行一定的改變,現在這些損失都是暫時的,如果我們的人真的被抓的話,那對我們來說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在遠處的據點當中,天網當中的人也在快速的行動,他們的反應能力是非常的驚人的,至少比其他各大組織要厲害的多,而且這些傢伙也是不顧後果的,雖然他們的撤退會帶來巨大的一個虧損,但是對於整個網路的安全來說,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一旦被人查到他們現在的情況,恐怕有些事情就沒有辦法這樣做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該損失的東西就得損失,如果你老是想著不去損失的話,那你們這些人就沒辦法辦事兒了,所以他們這些人在快速的做事,再快速的拋棄一下人,這些人都是對組織多麼不重要的,只要是這些人被抓住了,可能會轉移李氏集團的注意力的。

這些人分佈在世界各地,他們還在幫天網做事呢,他們絕對想不到他們的老東家會拋棄他們,他們用了自己的生命去收集情報,可沒想到臨門一腳的時候,竟然被自己所效忠的組織給拋棄了,這樣的想法讓他們感覺到頭爆無門,其實對於這些人來說,根本就沒有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的事情,我這邊問你在賣命,你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把我給拋棄了,而且是原原本本的拋棄在李氏集團的面前,這樣一個世界型的大型組織,你以為他們真的這麼容易被你們騙到嗎?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李氏集團早就可能被別人給挖了,而且他們的根基還這樣的不穩定,那位李先生真的是如此的無能嗎?天網實在是太容易獲得勝利了。 其實對於他們這些大型組織來說,類似的事情可以說是經常出現,如果不懂得壯士斷腕的話,那有些事情也就沒辦法進行下去了,就好像現在的天網來說,難道他們真的要這樣繼續下去嗎?如果要是被李氏集團連根拔起的話,對他們這些人來說有什麼好處呢?他們當然會想著辦法讓自己這邊保存最大的實力,至於說李氏集團這邊以後是個什麼情況,暫時先跟他們沒什麼關係,先把現在曝光的部分給解決掉,至於其他地方完全可以以後來觀察的,正是因為他們的這種行為,讓李氏集團在接下來的鬥爭當中獲得不了多少的優勢,即便他們已經曝光的部分,他們也完全可以保留下來,這就是他們的一種特性。

壯士斷腕這種行為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明白,但大多數的人都是做不出來的,對於這些人來說,平常大家都在一塊兒吃喝,這就說明了大家都是一個鍋里吃飯的兄弟,都可以把自己的後背讓給自己的兄弟,靠著他們的時候心裡就無比安心,現在這個時候卻要拋棄他們,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真的是很難以堅持這樣的行為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很多人都沒有辦法理解這一切,當他們沒有辦法理解的時候,這些人就要犯生命當中的錯誤了,他們沒有辦法壯士斷腕,沒有辦法把自己曝光的部分給弄出去,也正是因為他們的這種想法,讓他們在鬥爭當中吃盡了苦頭,沒有辦法在鬥爭當中獲得一定的勝利。

李氏集團的抓捕終於還是有了效果,當找到這個傢伙之後,李氏集團立刻進行了突擊審問,但最後的結果卻讓他們感覺到吃驚,就在他們突擊審問完畢之後,天網所有的組織也已經是撤退完畢,李氏集團在全球範圍內展開了新一輪的追捕,但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不帶什麼東西都沒有找到,反而讓自己這邊勞心勞力,沒準還把自己這邊的一些據點給曝光了,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李氏集團這邊是吃大虧了,天網那邊反而是賺了一些消息,在這些消息上,他們也獲得了一定量的補充,對於這一個結果,李天真的是很難以接受的,所以準備開會檢討一下,看看天網到底是如何取勝的,自己這邊又是如何失敗的。

「今天把大家給找來,其實也沒有其他的事情,我想對我們最近的一系列行為進行總結,你們也知道我們最近在忙什麼事情,我們的確是把這個傢伙給抓住了,而且在最短的時間內進行刑訊逼供,把這個傢伙肚子里的東西全部都給弄出來了,可我們並沒有得到我們想要的,我們在這一次的鬥爭當中完整的失敗了,最後的結果你們比誰都清楚,如果要是我們繼續這樣做事的話,在跟天網的鬥爭當中,我們這些人根本佔據不到任何的優勢,他們的優勢實在是太大了,所以我們必須得改變現在的策略,至少得改變我們現在的態度,要不然的話以後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我們該何去何從,大家直接暢所欲言就是了,不需要在這裡藏著掖著的,我們已經面臨失敗了。」

李天非常無可奈何的說道,對於李氏集團來說,他們以前曾經面臨各種各樣的失敗,他們也曾經在這條道路上走了很多的彎路,可是話又說回來了,他們也取得了很多的成功,大家都是互有勝負的,但這一次失敗的實在是太徹底了,包括李天在內,所有的人都接受了巨大的打擊,他們已經發展到現在了,在全世界範圍內也是非常龐大的組織,可這又能夠怎麼樣呢,這也很難以掩飾他們現在的失敗,現在他們沒有辦法摸到天網的一些跟進,但是天網對她們還是了如指掌的,就算在這一地區把天網的人給拔起來了,但他們的人實在是太厲害了,很有可能路邊的一個清潔工都是他們的人,該如何避免這些人出現,李天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做?

「老闆,最近發生的事情我也在關注,其實我們可能是犯了一個錯誤,我們在用對付其他組織的辦法來對付天網,在最開始的時候,雖然我們已經把天網列為了我們的鬥爭對象,而且也給了他們極大的關注,但我們得到的消息實在是太少了,在我們得到的消息當中,我們也沒有用盡全力進行分析,主要是因為那個時候我沒有太多的事情,比如說我們正在非洲開採鐵礦,我們還跟其他的集團進行鬥爭,這都用去了我們太大的精力,那個時候我們並沒有分清楚自己的主要鬥爭對象,現在當天網來到我們面前的時候,雖然我們也採取了積極的態度,但我們跟人家畢竟有太大的差距,人家崛起的時候我們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呢,所以雙方的實力差距是在面前的。」

知道了這邊失敗的情況之後,莊嚴也從京城那邊趕過來了,這些人都是理事集團的老班底了,在這些年的成長當中,這些人也都不是原來的那個眼光了,他們都已經是比其他的人更強了,而且這些人也知道該如何的去做事了,在分析全球大型組織的時候,也完全把過去的一些眼光給拋棄了,就他們現在說話的口氣,就好像是全球大型組織的掌舵人一樣,跟原來一個縣城的小型團體是完全不同的,原來他們的手下只有幾百人而已,現在他們的小弟手下都有幾千個人了,對未來可以說是有非常大的質量區別,不過這些人也經過了很多的學習,現在他們的腦子也是10分不錯的,能說出這麼一番話,李天的腦袋裡也是非常高興。

在李天的印象當中,這些人的進步速度是用肉眼能夠看得到的,跟隨自己的兄弟,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麼李天的內心真的是非常的難過的,就現在的這種情況來看,這些傢伙都還是非常不錯的,如果他們能夠把這些都發揚光大的話,以後可以負責更廣更深的項目,目前李氏集團的擴張實在是太快了,在全球範圍內拿下一個又一個的大工程,跟各地的勢力也進行了一個又一個的合作,如果手下的人成長不起來的話,那就必須要在全世界範圍內雇傭其他的人,李天並不是一個願意相信其他人的人,主要也是因為這個世界實在是太險惡了,你怎麼知道人皮面具下的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所以必須得萬分小心才行。

「我覺得庄哥說的非常正確,當初我們知道天網的時候,也只是在全球範圍內下達了一個命令,讓我們的人好好留意就是了,至於說到其他的方面,恐怕我們就沒有那麼正經了,當我們遇到他們消息的時候,也沒有把他們當成是第一等的對象,只不過在調查其他事情的時候,捎帶手的調查一下天網的事情,在這一方面我們已經是失敗了,如果我們一直要這個樣子的話,對我們可真是沒什麼好處的,所以現在這個時候我們得注意,在這方面要做好我們的一些工作才行,至少得扭轉我們的態度,只要找到他們的消息,就應該窮追猛打的追過去才行。」

剛子也從山上下來了,這次的事情實在是有些過分,咱們這邊已經出動了最強力量了,但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並沒有把人家給打趴下,反而咱們這邊出現了不少的壞處,而且曝光出來的缺點讓咱們這邊也感覺到無奈,雖然想到該如何的去解決了,但解決的問題還是太多了,如果要是全部都列出來的話,那也就不需要去做其他的事情了,李氏集團一直都是一個新興集團,要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如果連這一點都搞不定的話,那隻能是怪我們這些人沒有頭緒,一艘正在前進的航空母艦,這個時候得需要轉彎了,該如何轉彎才給自己帶來最小的壞處,這是他們需要學習的。

「這樣恐怕也不好吧,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這恐怕會給我們原來的調查帶來一定的困難,我也知道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容易,但話又說回來了,有的時候如果我們真的這麼做的話,對我們也不見得有多麼大的好處,我們現在必須得有其他的做法才行,比如說增加人手什麼的,雖然我們每年也在增加人手,但現在我們必須得開闢出一個專門的隊伍來,這支隊伍最主要的就是要對天網進行調查,他們才是最為正確的,一旦各地發現了消息的話,要立刻把消息通報給他們,讓他們對天網進行專門的調查,這一個才是我們應該要做的,如果說的不對的話,還請各位指正。」

在這樣重要的場合,所有的人都過來的時候,白大少爺是基本上不開口說話的,因為白大少爺十分明白,這個時候坐在這裡的都是一些前輩,雖然他是李天的徒弟,但這些人比他更加的厲害,這些人可都不是鬧著玩兒的,他們都有自己的一些事情,所以白大少爺就算是有很強的關係,這個時候也是不敢說話的,畢竟這些事情由不得他,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傢伙說話的時候有些害怕,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做這件事情,反正人家都已經說了,自己在這裡只是一個小輩,說錯了的話也沒有人敢跟自己說什麼,正是因為這一點,白大少爺做事情還是有很多人支持的,畢竟這小子還是十分謙遜的。

在大家的心目當中,白大少爺雖然也是他們的兄弟,但這些人還是有其他的想法的,畢竟這個傢伙身份跟其他的人不一樣,這個傢伙還是李天的徒弟,在所有的人當中,大家的地位都是一樣的,但這個傢伙是李天的徒弟,這就代表著跟其他的人是不一樣的,這也算是李天比較欣賞的後背,況且白大少爺的家裡也不是鬧著玩兒的,在西北地區可以說是全清天下,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大家也是有些讓著這個傢伙的,本來這個傢伙也是囂張跋扈的,但聽說了這個傢伙所說出的這些內容之後,大家的心裡也是表示支持的,這傢伙跟以前比起來變了很多。

對於這個傢伙所提出的內容,大家的內心也都是明白的,如果真的按照這個傢伙的辦法去辦,對咱們來說也不見得是一個壞事,畢竟有了這樣一隻專營的人嘛,對於其他的工作部門來說也是不錯的,那麼他們就可以放下心來去做別的事情了,如果要是一直是這個樣子的話,大家也可以分工明確,不至於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荒廢另外一件事情,這也是大家都明白的事情,如果連這一點都不明白的話,恐怕很多事情也就沒得談了,有可能是談不明白的,很多人都點了點頭,很明顯對白大少爺的這個想法是支持的,就看後續應該怎麼做了,誰來負責這件事情。

「我覺得小白的這個提議不錯,在以往的工作當中,雖然咱們已經準備追查他們的消息了,但咱們的很多人也不是沒有事情做的,他們的手裡還有自己的正經事情,所謂一心不能夠二用,這一點我們大家都非常清楚,如果連這個都鬧不清楚的話,那純粹是我們自己人的問題了,現在的情況大家也明白,天網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對手,如果我們把他們當成一個簡單的對手,那就是我們這些人不會辦事兒了,所以我們必須得明確這些事情才行,在有些時候得有專人負責,這對我們來說會增加一部分的經費,但做起事情來應該是相當不錯的,我支持小白的想法。」

在以往的一些行動當中,關於天網的事情都是張哥在負責的,所以張哥非常支持這件事情,如果這真的能夠完成的話,這也對自己手下的人有莫大的好處,自己手下的那些傢伙也非常的無奈,此刻他們不是並不想關注天網的事情,實在是他們根本就沒有那個能耐了,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也就是他們這些人自己的問題,他們也希望能有一些專門的人馬來做這件事情,這對他們來說也是異常重要的,正是因為這一點,此刻這些傢伙都是舉手支持的,省得以後完不成任務自己出問題,當然增加的經費也是驚人的,這就看李天這邊該如何的去決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