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都尉最後一句話特意加重了語氣,李宇心中一動,他點頭道:「我會注意的。」

李宇看向衛青:「衛兄,我們倆一起去看看情況吧。」

衛青一口答應下來,衛家也有幾名十八歲以上的年輕武者來參加武院選拔,最後便是四人成行。

相比李家,衛家由於有兩名先天境高手坐鎮,雖戰死一人,可剩下的一位大高手也足以確保衛家的安危。

在天命城破時,衛家的損失還未到傷筋動骨的程度。

李家則是傷亡慘重,李家家主特意讓部分年輕武者暫不參加武院選拔,就是怕他們在選拔中陣亡,那對李家的打擊就太大了。

四人都有著戰馬代步,他們挑選了一個方向,離開喪魂谷口沒多久,李宇就發現他們身後跟了不少武者,其中正是由楚文彥帶隊,其餘人也都是楚寧郡城的家族子弟。

李宇驅使戰馬停下:「楚文彥,你跟著我是意欲何為!」

楚家天才排眾而出,他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李宇:「誰說我跟著你了,我這是去與蠻子大戰,哪有心情在你身上浪費時間。」

楚文彥雖這樣說,可他實際做的便是跟著李宇,不管李宇往哪個方向,他都形影不離。【零↑九△小↓說△網】

這次的武院選拔禁止私鬥,為了對付李宇,楚文彥已為他準備了一套大餐。

李宇懶得跟楚文彥廢話,他跟衛青對視一眼,便率隊沖入一片荒野,沒想到真的在附近發現了蠻族武者的蹤跡。

六名蠻族探子遠遠的看到了這一大隊年輕武者,他們紛紛轉身撤退。

若是人數相當的情況下,蠻族絕對會如餓狼一般撲上來。

可人族這邊人數佔優,蠻族探子自是乖乖退卻。

「追上去!不能放過他們!」楚文彥呼喊一聲,眾多天才武者驅使戰馬追了上去,其中有幾人彎弓射箭,直接將其中兩名蠻族射落馬下。

追上落馬的蠻族之後,楚文彥和古瑞直接出生,將重傷的蠻族斬殺,人頭滾落在地。

如此這般,這群蠻族探子很快就被斬殺一空,楚文彥的戰績積分也隨之提升到十幾點。

楚文彥將染血的寶劍歸鞘,他看著從後方趕過來的李宇:「這些蠻族真是不堪一擊,你速度太慢,就只能跟在我們屁股後面吃灰了。」

「我可是說過,要封殺你,就一定會讓你無功而返,你就準備在武院選拔里以零蛋的成績被人恥笑吧!」

楚文彥顯然已打定注意要噁心李宇了,若是他們這群人始終跟著李宇,那他可能連一名蠻族都沒法斬殺,就要結束武院選拔了。

衛青表情一冷:「好好的蠻子不殺,你偏偏要在這裡噁心人,真是不知所謂!」

「欺人太甚!」衛家的其他兩名天才也紛紛怒視對方,他們嘗試著向其他方向突圍,可始終有著幾名家族子弟死死跟著他們,根本不給他們出手的機會。

在衛家子弟要與蠻族交手時,這群家族子弟立馬開始射箭,搶奪他們的戰果。

甚至有一名衛家天才被一根流箭射傷,鮮血沾滿了衣襟,轉身去看,卻連到底是誰出手的都沒能看清。

看著多番掙扎,始終顆粒無收的衛家子弟,楚文彥得意的哈哈大笑道:「不用做無謂的掙扎了!」

李宇巋然不動,他看著楚文彥做出諸多安排,只是淡淡的問了一句:「楚文彥,你這樣恐怕自己也沒法獲取太多戰績積分吧。」

「你就甘願這樣跟著我們一起在這浪費時間么?」

武院選拔的名額畢竟有限,若是按照楚文彥現在的戰績積分,他肯定沒法加入五大武院。

「我有眾多家族兄弟幫襯,自有人會助我獵殺更多的蠻族,我不僅要加入武院,還要以前三的名次沖入楚風武院的選拔範疇!」

楚家天才身後的武者有不少是家族中的年輕侍衛,在武院選拔放寬參加年齡后,楚家就可派出更多武者來相助楚文彥。

李宇毫不因楚文彥一方的人多勢眾而怯懦,他直視對方:「我勸你不要跟著我一路,不然你可能會很危險。」

楚文彥姿態擺的很高:「怎麼?開始威脅我?想讓我放過你了?」

「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

李宇懶得與這種人繼續廢話,他帶頭沖向另外一個方向,再次遇到一隊蠻族探子后,楚文彥指揮眾多家族子弟將蠻族全部擊殺。

他們有意識的將擊殺的機會讓給楚文彥和古瑞等幾人,顯然他們的家族內部已達成協議,要犧牲一部分人的機會來助幾人加入武院。

「哈哈,把這些蠻子都趕盡殺絕!」楚文彥大笑著指揮手下的武者去追殺倖存的蠻族,不時有蠻族被射殺。

其中有一名氣感境的蠻族勇士,與一群煉體八九層的天才武者大戰一番,仍然是雙拳難敵四手,受傷之下搶了一匹戰馬就開始奔逃。

「不要放走這個值二十點戰績積分的蠻子!」

蠻族勇士奔逃的方向正是李宇這邊,他怒喝道:「給我滾開!」

楚文彥看到這一幕,他嘴角微翹,這名蠻族勇士只是受了點輕傷,若是李宇在攔截他的時候被他打成重傷或是活生生打死,這種結果倒也不錯。

李宇如楚文彥所想象的一般直面蠻族勇士,兩人同時抬掌對拼了一記。

結果卻與楚文彥所想的完全相反,李宇一掌就把蠻族勇士打得吐血倒飛出去,落地之後就徹底癱軟下來,眼見是不活了。

「楚兄,我們合作的真是愉快,謝謝你把大魚往我這邊趕。」李宇笑著碩大。

一名氣感境的武者就抵得上三個煉體境的武者,李宇擊殺此人後,戰績積分據達到了二十點,縮小了與楚文彥的差距。

李宇如此說,楚文彥就感覺好像真的是自己在幫李宇獵殺蠻族一般,這讓他表情難看,冷哼一聲繼續去追殺其他蠻族。

正在楚文彥追殺得非常興奮的時候,從四周陡然衝出了數隊蠻族騎士,之前被追殺的蠻族武者怒吼道:「兄弟們!到了我們反擊的時候!」

「把這群人族小子全部殺光,祭奠其他兄弟的在天之靈!」

蠻族居然有意識的在引誘人族武者進入伏擊圈,此時圖窮匕見,就連受傷的蠻族軍士都奮勇轉身沖了過來:「殺啊!」

血雨紛飛,瞬間就有幾名人族天才被斬落馬下。 湧出來的蠻族探子之中,均有一名蠻族勇士帶隊,加上數量眾多的蠻族,連楚文彥都臉色一變:「中埋伏了! 獵愛遊戲:早安,金主大人 馬上撤!」

「還想走?乖乖留下項上頭顱!」幾名蠻族勇士齊聲怒喝,他們對楚文彥等人恨極,為了引他們入伏,蠻族可是吸收了十幾名武者的生命。

蠻族勇士均是氣感境,煉體境的武者需要聯手才能與之抗衡,現在幾名蠻族勇士一齊出手,含怒而發之下,楚文彥這邊一輪交手就倒下了近十人。

在眾人後面,也有兩隊蠻族軍士衝過來,他們截斷了退路。

李宇似乎早有所料,他低聲對衛青等人說道:「走!我們也撤!」

他們幾人本就落在隊伍的後面,在蠻族衝出來后,李宇等人的形勢比楚文彥等人要好上不少。

神力掌!

李宇飛躍下來一掌便將攔在面前的一名蠻族武者轟得吐血軟倒在地,以他現在的掌力,一掌便可轟殺一名煉體境的武者。

衛青等人也相繼出手,以最強大的招式轟飛了對手,要打開一條生路。

「還敢逞凶,給我死來!」一名蠻族勇士直奔李宇,他舉起一柄飲血大刀,揮刀之下便有凄厲的哭嚎聲。

鬼哭狼嚎!

蠻族勇士所使用的居然也是一品靈武,加上鬼哭刀法的威力,誓要一刀斬下李宇的頭顱。

人影一閃,李宇以飛火流星步躲開刀鋒,那蠻族勇士的反應了極快,陡然調轉刀鋒,正好迎向李宇的拳頭。【零↑九△小↓說△網】

「先收你一隻手臂!」

蠻族勇士想象中鮮血淋漓的場景並未發生,他只感覺到刀鋒一震,一階靈武居然被李宇震開,第二拳隨之落在蠻族勇士身上。

降龍伏虎!

抓住機會,又是連續三掌,李宇便將這名氣感二層的蠻族勇士打死。

「走!」李宇呼喝一聲,他與另一名蠻族勇士對了一掌,落回馬背上后,他催動戰馬全速離開此地。

衛青等人連忙跟上,楚文彥取出一柄寒光四射的寶劍,居然催動劍氣一劍便將攔路的蠻族勇士斬為兩段!

三品靈武!

楚文彥手中所持的是三品的靈武寶具,可外放威力可怕的劍氣,靠著這柄靈武,楚文彥就足以和氣感二層的武者正面對抗。

在戰場上情況複雜,本次武院選拔並未禁止武者攜帶靈武寶具。

像楚文彥這類受家族重視的天才子弟,都有著靈武寶具傍身,一時之間,各種寶具的光華交輝呼應。

他們藉助寶具之威,瞬間就重創了截路的蠻族,追向李宇等人的方向。

靈武寶具畢竟只有氣感境的武者才可完全發揮出其威力,煉體境的天才雖可激發靈武寶具的部分威能,可卻不能持久,自是要趁機撤退才好。

「殺!不能讓他們跑了!」蠻族武者瘋狂追殺上來,從後方湧出了更多的蠻族。

從幾個方面都有蠻族包抄過來,李宇等人只能選擇往喪魂谷的方向逃,起碼那邊有著燕都尉和其手下的數千軍士。

不時有慘叫聲傳來,在李宇等人側面,居然也有一批人族天才在被追殺。

李宇瞧得很清楚,那是之前離開喪魂谷附近前去獵殺蠻族的年輕天才。

他們信心滿滿的想要獵取戰績積分,現在卻是形勢逆轉,成為了蠻族軍士的獵物。

「死!」一名額頭上紋著圖騰的蠻族勇士怒吼一聲,他投擲出一桿青銅長矛,其猶如一道閃電劃破長空,將一名人族武者釘死在地面上。

長矛破空的聲音幾乎是和慘叫聲一齊響起,那蠻族勇士的攻擊極為可怕!

「不好,那是圖騰勇士,是蠻族的精銳戰士!」衛青一眼就認出了出手的蠻族勇士。

圖騰勇士是蠻族中天才武者的代表,只有天賦異稟,獲得蠻族部落圖騰認可的武者,才可在額頭中間紋上對應的圖騰,獲得圖騰之力。

像這名圖騰武者額頭上的是雷霆圖騰,那他便是金氏部落的族人。

因為金氏部落所供奉的圖騰便是雷霆之力,要成為金氏部落的圖騰勇士,便需要承受雷霆淬鍊,僅僅是引雷入體這一關,就不知轟死了多少蠻族天才。

這名蠻族勇士才氣感四層,可卻已成為圖騰勇士,他的體質比很多氣感六層的武者還要強大,加上雷霆之力,他的戰鬥力遠超同級武者,完全可以越級挑戰。

他又是兩根長矛投擲而出,將兩名人族天才射殺,他手中的青銅短矛就像是索命的閻王,每次飆射而出必定帶走一人的性命。

「金流勇士威武!」

蠻族軍士紛紛被金流的勇猛所鼓舞,他們呼喊著圍攏上來。

金鷹跟在金流身後,他也讚歎道:「二哥,你此次成為圖騰勇士后剛剛出山,就碰到了與人族的大戰,正是你威名遠揚的好時機。」

金流提起一桿長矛,他淡然說道:「這些人族武者居然以獵殺我族武者作為選拔條件,我自是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殺得他們死傷殆盡!」

在蠻族武者之中,可不止金流一位高手,不時有氣感二三層的蠻族勇士出手,以雷霆手段截殺人族天才。

一時之間血流遍地,不時有年輕的生命消逝,有蠻族提著人族武者的頭顱大笑道:「聽說這些人族天才的性命值不少軍功,大家全力出手,不要讓他們逃走!」

李宇也發現了後方的危機,他一掌轟飛一名蠻族武者:「再衝出一段距離,我們就能衝到喪魂谷附近了,到時候燕都尉應該能掩護我們。」

此時幾乎所有離開喪魂谷的人族天才都在被追殺,情況緊急下,李宇連續出手,連斬兩名氣感境高手。

李宇的表現也引起了眾多蠻族的注意,金鷹更是一眼就認出了這個讓他恨之入骨的人。

「二哥,那個就是我跟你提起的人族小子,他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在煉體境居然轟殺了氣感四層的炎天雄!」

「若是讓此子成長起來,絕對是我蠻族的大患!」

金鷹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此番話,上次李宇將他俘虜,還從他口中翹出了重要情報,最後將他掛在懸崖上,可謂是讓他顏面盡失,在氏族中時常有武者取笑他。

因此,金氏英才恨不得吃下李宇的肉,現在見到李宇后,他興奮不已,認為終於有機會報仇了!

金流與金鷹時同父同母的嫡系兄弟,他也聽說了弟弟的遭遇,他冷哼一聲:「那我就把他活捉,再交給你好好蹂躪一番!」

雖然李宇曾經擊殺了氣感四層的炎天雄,可金鷹卻百分百相信金流可輕鬆戰勝李宇。

金流可是金氏一族的天才,他更是成為圖騰武者,一個人足以干翻三四個炎天雄。

「看我的奔雷電矛!」

金流說完,他便踏前一步,手中的青銅長矛劃破虛空,長矛上甚至帶上了一絲雷光。

他雖說要活捉李宇,可這一矛卻比之前的攻擊更為兇狠,若是李宇連這一矛都擋不住的話,根本就沒有資格被活捉。 李宇感覺到了身後那尖銳無比的刺痛感,似乎他已被長矛貫穿身軀一般,這一矛的銳氣就足以震懾得一般的武者癱軟在地。

他反身連續轟出一拳,在硬碰了青銅長矛后,李宇只感覺一股可怕的力道傳來,他的手掌一陣刺痛,座下的戰馬更是發出一聲悲鳴,直接前腿一跪,李宇隨之摔倒在地。

身形一轉,李宇在地面上踩出一道深坑,有些狼狽的滾落在地,他的手臂還有些酥麻,青銅長矛上真的攜帶有一絲雷霆之力,帶來了強烈的刺激。

「還不錯,居然能不受傷就擋住我一矛,這個實力足以媲美氣感一層的武者了。」金流居高臨下的看著李宇說道。

此時李宇身下的戰馬被震死,他很快就被眾多蠻族武者追上,金鷹更是哈哈狂笑道:「小子,你沒想到還有落入我手裡的一天吧。」

「我要把你捉回金氏大帳,以最酷烈的刑罰來對付你,我要將你施加在我身上的恥辱和痛苦百倍千倍的還在你身上!」

李宇一掌震死一名蠻族武者,他臨危不懼:「手下敗將還敢如此囂張,信不信我再把你擒住一次,這次就不會讓你活著回去了!」

金流驅使座下的獨腳虎衝上來:「有我在,你還敢逞凶?」

他怒喝一聲之後,一矛刺出,這回他的長矛比投擲時速度更快,真的如同一道彎曲的閃電,只在眾人眼前留下一道殘影!

金流成為圖騰武者之後,便可簡單的動用雷霆之力,使得他的出招速度比常人快上三分。【零↑九△小↓說△網】

僅僅是這一個優勢,就足以讓他碾壓同級武者,很多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刺死!

李宇也只能勉強捕捉到長矛的軌跡,他揮掌橫拍,拍中長矛之後,他也被那股巨力推得倒退數步,金流的實力比同級的十星武者還要強上幾分。

「小小的煉體境武者居然能擋住我的長矛,難怪能擊敗我弟弟。」金流低哼一聲,他的表情稍微認真了一點。

李宇則是如臨大敵,他修鍊地獄無相經,加上吸收靈晶中的靈氣,他的五感已極為敏銳,可也才能勉強捕捉到金流的出手軌跡。

要是他的出手再快上幾分,那李宇真是擋不住了。

降龍伏虎!

李宇搶佔先機,他全力一掌拍出,在龍吟虎嘯聲中,他的手掌按在金流的青銅長矛上,在對手驚訝的目光中,他將青銅長矛硬生生拍斷,殘餘的掌力拂向金流。

冷酷總裁霸道愛 在領悟罡勁數月時間內,李宇一直在嘗試靈活運用罡勁,隨著不斷的練武,他在拳掌之中都可隨意夾雜罡勁,使得武技的威力大增。

靠著罡勁的剛猛和神力掌的雄渾,李宇將精鐵打造的長矛一掌拍斷,金流也被掃中,可他身上卻是穿著一件一品靈武寶具的鎧甲,只是受了點小傷。【零↑九△小↓說△網】

「不陪你們玩了,再見!」李宇借力躍升,他腳步連點,人影連閃,以極快的速度沖向喪魂谷的方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