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起來我連洪荒系統都懟!你們系統男主龍傲天有這個膽子?

“呵,垃圾系統,果然是慫了吧?”青辰不屑地說,“不然你還真以爲我跟你同歸於盡啊,咱們和諧一點,正常溝通交流不好……”

話還沒說完,眼前的畫面就從意識海中消失,他又回到了太陽神殿中,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該死的系統,還跟自己鬧起脾氣來了。明明整天都大威天龍大威天龍的粗獷男中音,還擱這兒跟咱擺妹子脾氣。

呸,渣男。

他看着眼前的諸神,有些尷尬地說:“我剛纔說到哪兒了?”

靈寶道人小聲地提醒他:“你剛纔說,我有一言,請諸位靜聽……”

“什麼鬼?”青辰滿臉黑線,“我爲什麼會說出諸葛孔明的臺詞?”

太上老君有些納悶地問道:“諸葛孔明是何人?”

“哦,一個掐着指頭算的。”

“哦,”太上老君若有所思,“原來是會推演因果之術啊,也算能窺探得天機了。”

“好吧,其實都一樣,無論是你長得醜,”青辰從燭九陰那裏轉過來,“還是會算命,總之,我現在有個很好的提議,大家如果能坐下來好好談和作,那也免動干戈,是洪荒生靈之福。”

祖龍突然發出一陣粗重的喘息聲,從鼻腔之中吐出一陣濃厚的氣。

青辰差點笑了,不知道祖龍這一聲喘息,是不是跟他剛剛那句燭九陰長得醜有關係。

咳咳,忍住,咱是專業的好吧,說業務呢。

“所以,爲此我特地建立了安全防務盟,這是一個完全爲了治理洪荒,由現在的四大種族,共同治理洪荒的機構。”

“共同治理?”燭九陰冷笑着說,“這說法倒是第一次聽見,各族之間有各族的自由,憑什麼要共同治理?”

他來這裏還假扮成羅睺,是跟祖龍提前就商量好的,不過祖龍能拼命到這種程度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現在不僅沒有殺掉鴻鈞,自己還被眼前這個人嘲諷長得醜,雖然對這種事情也沒有那麼在意,但是還是忍不住想嘲諷兩句。

然而青辰似乎壓根就沒聽出這話裏帶着刺。

“當然是爲了,讓強者不恃強凌弱,讓弱者也有話語權,洪荒之中不再有流血和戰亂。”青辰很自信地說,“當然,這得有強大的執行力,各族都可以派出族中駐紮代表。”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彷彿成了外交官上了國際舞臺一樣,那叫一個光榮偉大,自豪感油然而生。

鴻鈞很是不爽的看着他,站了出來,“哦?那如果有人不願意加入,或者做事與這個盟會的宗旨不符合,你們要怎樣?況且誰都能進來插一嘴,最後主意是誰來定?”

“當然,安務盟成立的目的就是要以正義之師,打倒那些恃強凌弱者,讓各族之間和諧相處,”青辰很篤定,“至於決策,以各族代表商議爲準,最後執行令,則是由盟主來決定的。”

“誰是盟主?”

青辰站在太陽神殿的中間,指着自己說,“我。”

此時可惜釋迦牟尼不在,要不然就得罵人了,當然了,接引還在。

“不行!”鴻鈞立刻說,“你跟羅睺的關係可不一般,你們之間的偏袒,讓其他人怎麼信服?”

青辰早有準備,“所以啊,這個盟主,是百年一任的。”

“百年一任?”

所有人都迷惑了,他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說法。

青辰很是高興,他們已經在糾結百年一任這個話題,而並非在討論安務盟是否能成立和推行,不知不覺間,這些人已經被動接受了這個組織的存在。

他非常豪邁,像個演說家一樣激動地向所有人宣佈:

“是的,我是第一任,百年後我卸任盟主,然後由各族選舉代表,公平投票,來決定下一任盟主是誰,同一個人擔任盟主之位,最多不超過三百年!”

所有人都在思考,包括受傷後就一直躲在開天斧分化成的東皇鍾後面的東皇太一,,思考這個組織存在的合理性,能否對自己造成利益的牽動,是好處還是壞處。

這個時候,就需要有個帶頭的人,而那個人,看來心中已經跟他約好了。

青辰又來到了祖龍前面,“祖龍前輩,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他看着祖龍的眼睛,祖龍也知道,臉上的表情,都說明了彼此的心照不宣。從剛剛的意識海域中,祖龍就能透過那片意識海的隔離看到他的本我。

奇特,青辰都快懷疑祖龍和揚眉的關係了,這種能力也至少得有揚眉那樣在體內創造世界,看破宇宙本質級別的高手纔能有。

“我,祖龍,”祖龍蒼老的聲音,終於第一次出現在衆人的耳畔,“代表龍族,願意加入安務盟,成爲安務盟常務種族,遵從這裏的決策和規定,爲洪荒的發展,貢獻自己微薄的力量。”

青辰作揖,向祖龍告謝,“感謝祖龍前輩,前輩太客氣了。”

話說完之後,全場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因爲哪怕一點風吹沙響,都容易導致他們對自己道行產生懷疑,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耳鳴幻聽這種凡胎肉體纔會出現的現象了。

“並且……”祖龍支撐着自己站起來,青辰趕緊去扶他。

“我還任命此人爲我龍族新任長老,協助選舉出龍族下一任首領,我周身之靈力與證道法則暫傳授於此人,待新族長誕生之後,再由青辰小友,將功力與法則傳度!”

青辰皺眉,這件事情果然是真的,祖龍最後,還是把位置傳給了他,是想託孤給他。

他不由得想起還在雲霞洞關在乾坤鉢裏的龍崎和上萬龍族後輩,現在族中實力雄厚的老人估計早在三族鬥爭中也所剩無幾了,雖然龍族是贏家,可是贏得也沒有那麼多。

神界之中衝出去一股盪滌宇宙的浩然之氣,龍生於雲,雲乃風和水交感所化,其化成之行,卻能掌握掌握五行之術,能通混沌法則,可行五雷正法,可通元精、氣功,各種功法於一身。

這樣的種族,註定不死,即使形體消滅,靈力也會永遠貫注世間。

祖龍的身體倏然間潰散,變成一團青色氤氳的氣氛和一串濁色的鏈條狀物,在太陽神殿上方環繞許久,終於落入青辰的靈府之中。


“前輩!”

祖龍殞落了。 祖龍就在諸神衆聖的面前,完成後事交代後,這麼殞落了。

洪荒之中,起初便是神獸三族最爲強盛,即使是先天聖人,在他們統治洪荒的時候,也不得不暫避這三族強勢的鋒芒。

而如今,三族中最爲強大的三個原始神獸中,最後一個祖龍也死了。

換言之,靈獸們的時代過去了,以後的天下,就是這些靈長類的天下了。

嗯,基本上把妖族巫族魔族都統稱爲靈長類,青辰覺得自己還算是挺聰明的。

不過,說到靈長類,就容易想到猴。

不知道這個時代六耳獼猴生了沒有,有的話,早點去找他將他收服了當作手下,等穿越回去西遊世界,興許他就會記起來在洪荒時代他其實還有個老主人呢?

嘿嘿,比無天還要早些,雖說六耳獼猴後來因爲偷聽鴻鈞傳道而被責罰不許學藝,但是自己從來也沒有鳥過鴻鈞。

相當靠譜的一件事情。

然而眼前,還是要收拾掉殘局的,至少在今天這一場之後,得讓各界各族,都知道安務盟的存在,不敢輕視自己。

“我知道,你們有些人很高興,但是即使他死了,開天斧和造化玉碟也都碎了,並且我還繼承了祖龍前輩的無上靈力修爲和混沌法則!”


儘管有點小人得志的意思,但是龍族的名號,確實很適合用來助長聲勢。

祖龍前輩爲什麼會對他另眼相看,還這麼信任他他不知道,但是就算永遠都不知道原因,他也至少不能辜負這份信任。

“如今的我,你們沒有任何人是對手,所以,如果不加入安務盟,那就是安務盟的敵人,就是整個洪荒生靈的敵人,就是與天道爲敵!”

此言一出,萬籟俱寂。

誰也沒有想到,青辰居然會臉皮這麼厚,連天道都搬出來了。

天道本就是虛無縹緲的東西,誰都沒有見過,就算是修煉道行最深的鴻鈞,到今天爲止也說不清楚天道是什麼東西。

這個人居然敢自己成立了一個組織,就說是天道的意思。

“那,至少得讓我們先回去,商議一段時間吧,”燭九陰說,“畢竟這也不是一件小事,你強歸你強,其他人一起聯合起來對抗你和魔族,天道也不是你家養的,勝負其實還是兩說之間!”

這話……話糙理不糙。

其實,青辰又何嘗不知道自己是以卵擊石,即使這個盟會成立了,即使他在場的這些人都不是他的對手,連他曾經以爲最強的揚眉道人,如今都敗在他的手下了。

但是他心裏仍然沒有底,他不知道前進的路里,是否真的可以有達到他目標的方向。

他們這些人不知道,可是青辰知道,心中不可能沒有這種擔憂。因爲量劫這種東西,真的不是靠着一兩個人的力量可以阻止的,不知不覺中神獸三族已經都滅絕了。

接下來,就算他拼命阻止,想創造和諧洪荒,但是羅睺還是會率領幾千萬魔族捲土而來,和洪荒生靈大戰,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那就各自回去吧,凡間遭遇到今日這場大戰的影響,生靈已經死傷無數了,”青辰看着鴻鈞,“道長,就算我是魔族,你也不會不顧衆生的安危吧?”

鴻鈞沉着地說:“你在威脅我?”

好嘛,這傢伙總是聽不懂人話,總喜歡把人往壞處想。青辰那真叫一個頭疼,總有那種人,你也知道他不壞,你也不想跟他關係那麼僵,但他就是看你不順眼。

死犟死犟的。

“各位,就此別過。”

話音剛落,青辰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太陽神殿。

好傢伙,來的時候還是乖乖飛上來的,收穫了這一趟,就學會用閃現了,龍族的靈力和混沌法則果然是好東西。

這個決定性的力量一離開戰場,剩下的人組成的局面,就顯得非常微妙了。

東皇可能是今天失去開天斧,再也不敢出來浪,即使天庭是自己的,也打定主意,一直躲在東皇鍾後面苟着,直到這些強盜離開爲止。

畢竟他的哥哥帝俊,目前還在閉關之中,他一個人實在是搞不過來。

鴻鈞雖說是站在他這邊的,但是真打起來是會幫忙還是坐山觀虎鬥,他壓根就不敢相信這個老傢伙。

接引完全就是個外人,他雖是個大羅金仙,但是也清楚在場各位的斤兩,青辰走了,他剛剛猶豫了半天也沒敢把金蓮搶回來,這會兒留在這裏就更沒有什麼用處了。

想了想,他只好硬着頭皮一拱手:“在下也告辭了,以後若有緣分,與各位再相會不遲。”

這一場大戰,讓他深深認識到了實力和勢力的重要性,同時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和師弟韜光養晦,慢慢發展出自己的勢力,具有足夠的力量的時候,才能獲得話語權。

這種打擊下衍生出的野心,也正培育了後來西方佛教的崛起,這是青辰沒有想到的。

鴻鈞手裏拿着造化玉碟,身後還站着他的三個徒弟,分別爲他暫時執掌着新得到的三件法器,然而,按照情理來說,這法器是應該還給東皇太一的。

東皇這時候自然是不敢開口說這話,因爲他真的覺得自己打不過鴻鈞。

就看誰臉皮厚了。

突然,鴻鈞看着手上已經裂紋彌補的造化玉碟,仰天長嘯,聲音悲愴,如泣如訴,頃刻之間,已經有兩道悲天憫人的淚痕從臉頰上滑過。

燭九陰看這情況,腳底下抹油,一溜煙也走了。


東皇太一能夠感受到這哭聲中所蘊含的絕望,那似乎是發自肺腑的,對自己赤誠的救世願望達不成,爲世間生靈將要繼續受苦,爲自己的無能爲力而哭泣。

他忍不住問道:“道長,何故如此呢?”

“我只恨,技不如人,學藝不精,到今天這個地步,連魔頭羅睺的真面目都沒有見到,就要受他的要挾,來配合他的統治,爲禍天下蒼生啊!”

東皇也嘆道:“只可惜我兄長在閉關,不可打擾,否則只會前功盡棄,要是他在天庭的話,何至於這些邪魔妖道,來此撒野?”

身後的靈寶道人眉毛挑了一下,大哥你說邪魔和妖也就算了,道你也確定要帶上?

東皇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已經不知不覺中得罪了日後的通天教主,靈寶天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