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早已經陷入了癲狂狀態,他實在不明白眼前的大漢為何中了自己這麼多拳都還不倒下,此時他的心中,也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打倒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似乎已經打上了隱,狼王的拳頭不斷的落在庫夫卡斯基的身上,就彷彿曾經訓練的時候打在沙包上一樣,一拳又是一拳,狼王整個人已經沉迷在這種快感之中,可就是這個時候,他猛然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傳來,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見到一個砂鍋大的拳頭自上方落下,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那塊拳頭已經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頭頂之上。

「咔嚓!」隱隱約約間,狼王似乎聽到了什麼骨頭斷裂的聲音,接著就感覺到自己的頭上一陣劇痛,那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痛得讓他根本不想再活下去,漸漸的,意識開始模糊,狼王七竅,全部流出了鮮血,他那高大的身體,更是緩緩的倒了下去,整顆腦袋,已經徹底的凹陷了進去。

將軍夫人嬌寵日常 「砰!」狼王的身體重重的倒在地上,發出巨大的響聲,不管是葉星辰,還是歐陽俊,又或者紫楓,都是滿臉詫異的望著站在那裡的庫夫卡斯基,一拳,只用了一拳,緊緊是一拳,就徹底的滅殺了狼王,這個號稱黑暗世界三大高手之一的恐怖存在?

龍王也是滿臉詫異的望著這一切,他實在難以想象,本以為必死無疑的庫夫卡斯基竟然奇迹般的滅殺了狼王,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庫夫卡斯基那血紅的雙眼慢慢的散去,臉上的猙獰之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低頭望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狼王,口中輕聲的說了一句:「我勝了,我終於勝了,我終於打敗你了……」話音剛剛落下,庫夫卡斯基的身體也是仰天就到。

「老庫……」葉星辰三人心驚,就朝庫夫卡斯基撲去,而他們背後的龍王卻再也在這個時候發動了進攻。

紫楓和歐陽俊二話沒說,轉身就迎向了敵人,多年的默契讓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思考,而葉星辰卻幾步跨出,來到了庫夫卡斯基的身前,一把扶住了庫夫卡斯基那巨大的身體。

「老庫,你他媽的可別掛啊!」葉星辰扶住庫夫卡斯基之後,趕緊探了探他的鼻息,發現還有微弱的呼吸,稍微放下心來。

「我……我還死不了……只是太累……」庫夫卡斯基看到葉星辰那緊張的樣子,眼角竟然泛起了兩滴晶瑩的淚花,他是一個粗人,雖然這些年來讀了很多的書,可是在外人看來,他就是一個粗人,甚至連人也算不上,只能說是一個怪物,一個全身長著長毛,滿嘴獠牙的怪物,不管是誰,都將他當成了怪物來看待,又或者當成了奴隸,只有葉星辰,只有他身邊的人將自己當成人看待,不僅是人,還是最親的人。

庫夫卡斯基的心裡,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關係的溫馨,第一次感受到了親人般的那種關愛,更是感受到了兄弟之間的深刻情意。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只是自己不能夠死,不能夠這麼離開,自己還要陪著他,還要看著他走向世界的最巔峰,淚水自庫夫卡斯基的眼角滑落,他的臉上,卻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

葉星辰慢慢的將庫夫卡斯基放了下來,本想再檢查檢查庫夫卡斯基的傷勢,卻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出現在不遠處,不由自主的朝那個方向望去,就見到一名全身穿著黑色休閑裝的男子站在那裡。

他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邪惡的笑容,和自己的平常的笑容是如此的相似,他的眼眸很一般,只是偶爾閃過淡淡的憂傷,他的個子不高,大約一米七五左右,他的樣子還算帥氣,可是臉色卻有些蒼白,就彷彿得了什麼大病一般,他的頭髮很凌亂,看上去很是頹廢,整個人慢慢的走來,就彷彿一個剛吃過晚飯的人在散步一樣。

「小心點!」庫夫卡斯基一手趁著自己的身體,輕輕的朝葉星辰說道,更是要葉星辰明白,自己不會有事。

其實以庫夫卡斯基現在的體質,除非是心臟等重要部位受傷,否則要徹底的殺死他還真是很艱難,只是斷了幾根胸骨,短時間內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慢慢的站了起來,同樣一步一步的朝男子走去,他的步伐不快,也不慢,似乎想要跟上男子的節奏,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卻要麼快上一點點,要麼慢上一點點,難道是自己已經懼怕了么?

葉星辰心中,迷惑了。

在相隔十米的時候,兩人的步子同時停了下來,就這麼相互的對望著,沉默的對望。

從男子的眼中,葉星辰看到了自己,不僅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甚至還看到了真的自己?彷彿自己和他本就是同一個人?

可是,卻有一點不同,他全身的氣息頭內斂了,若不是出現在這種環境下,葉星辰只會以為他是街上最為平常的一人,而自己呢?自己卻是那種光芒萬丈,不管走到那裡,都會引來矚目的星辰,難道自己就是他的過去?而他,就是自己的未來么?

恍惚間,葉星辰的心裡,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念頭。

也就是在這一恍惚間,對面的男子忽然動了,或者說,他身前的空氣抖動了一下,接著就見到一道亮麗的刀芒破空飛出,瞬間,已經來到了葉星辰的眼前。

「咻!」對於死亡的危機,讓葉星辰避開了這致命的一刀,可是那犀利的刀芒卻在他的臉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更是有一道血花濺起,這已經是葉星辰第二次破相,他的心中,沒有憤怒,有的只有深深的震驚,不知不覺間,自己竟然著魔,而且是如此輕鬆的進入了他所構造的夢魘么?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他會幻術么?

葉星辰還在震驚,對手的第三把飛刀已經破空而出,眨眼之間,已經再次來到了他的心口…… 眼見這比剛才還要快速的飛刀,葉星辰想也不想,單手一翻,抬手就是一刀,直接將那已經到了心口的飛刀盪開,卻也震得虎口一陣發麻,而他手中緊握的小刀,更是多了一道裂痕,竟然直接從中間斷成兩截,足以看出了這一刀的力量有多麼的恐怖,速度有多麼的迅速。、「不錯,能夠接下我三刀不死者,你是第一個,憑藉這一點,這一次,我不殺你,不過下一次,你就沒這麼好運了,龍王,我們走!」男子看到葉星辰竟然閃電般的擋下了自己的一刀,當下淡淡的說著,卻彷彿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那種語氣,就彷彿葉星辰是螻蟻一般。

葉星辰心中暴怒,從來沒有人敢於這樣藐視他,他很想留下他,哪怕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在強烈的戰意之下,他不允許任何人藐視他,可是他卻忍住了心中的那股澎湃的戰意,不為別的,只為庫夫卡斯基那嚴重的傷勢。

面子沒了,可以再找,兄弟沒了,卻再也找不到。

庫夫卡斯基雖然身體強悍,但畢竟受了那麼重的傷,雖說短時間內可能不會有性命危險,但誰知道要是真的和他打起來,會花費多久?到時候庫夫卡斯基的傷勢惡化怎麼辦?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若是他執意要擊殺自己等人,那是迫不得已,可是既然他選擇了改日再戰,自己又何必如此意氣用事呢?

望著那人遠去的背影,葉星辰轉身就朝庫夫卡斯基奔去,而正在和歐陽俊兩人纏鬥的龍王卻也快速的退了出去,紫楓和歐陽俊雖然很想拿下他,可是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他在,也只能夠任由他離去。

三人一起將庫夫卡斯基送往了醫院,也幸好庫夫卡斯基身體素質極強,要是換成其他的人,受了這麼重的傷,又耽誤了這麼久,早已經一命嗚呼,可是庫夫卡斯基卻彷彿沒事人一樣,甚至連在動手術接骨的時候,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經過了治療,葉星辰派人將庫夫卡斯基送回了靜海市,現在擊殺了狼王,他已經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而胸骨斷了幾根,可不是幾天就能夠復原的,而湘江如今一片混亂,他留在這裡也是極其危險,倒不如送回靜海市,安心養傷。

這一晚的戰鬥也算結束,葉星辰等人雖然沒有大舉的進攻龍雲街,但畢竟牽制了付應天很大一部分人,而蔡俊嶂也當真牛B,靠著邊雲雪給自己的五百名精銳,硬是打得付應天的手下毫無喘息的機會,最後硬是佔據了龍雲街三分之一的地盤,這讓付應天很是一陣鬱悶,自己的人手都派去了幫助龍耀會抵擋葉星辰和蔡俊嶂了,卻哪裡想到他們兩個竟然同時朝自己進攻,一時之間哪裡守得住?

最讓付應天鬱悶的卻是馬俊傑答應了他這一次葉星辰必死,可第二天,卻發現葉星辰依舊活得好好的,只不過他的得力屬下庫夫卡斯基受了重傷,中午就被送回了靜海市,一想到那個恐怖的巨人離開了湘江,他那顆受傷的心靈,也多少有了一些安慰。

對於葉星辰等人竟然安然無恙的活著,馬俊傑也很是一陣鬱悶,「天王」是克林克請來的,可是這些強者都有著自己的脾氣,繞是克林克身為黑手黨如今的黨魁,也不敢強制性要求「天王」的三巨頭做點什麼?

特別是在狼王身損之後,克林克更是不敢多提一句,萬一正在悲痛之中的兩位巨頭翻臉不認人呢?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有本事抵擋住兩位巨頭的攻擊。

不過他們卻難以明白,為何葉星辰一伙人殺掉了狼王,本應該憤怒的兩大巨頭怎麼會放過他們的呢?

而本應該悲憤的兩大巨頭,如今卻居住在湘江最簡樸的一座民宅之內,他們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殺手,更是最為恐怖的強者,也因為如此,他們的仇人也實在太多,所以他們的行蹤從來不會讓其他的人知道,更不會讓僱主幫他們找住的地方。

此時,一身黑衣的龍王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他的身邊,正是那幾番救助狼王更是放過葉星辰等人的男子。

「為何你要放過他們?狼玩雖然去了,可以我們的實力,完全能夠擊殺他們幾人啊?」龍王滿臉不解的望著眼前的男子,他實在無法明白,在那種情況下,他竟然選擇了放棄,要知道,「天王」三巨頭從來沒有一起行動過,可這一次一起行動,卻連續兩次讓目標逃走,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恥辱,一個極大的恥辱。

「你覺得寂寞么?」男子沒有馬上回答龍王的問題,反而輕聲問了一句,聲音很平淡,沒有任何的出奇,而他更是輕輕的端起桌上的一杯苦茶,倒進了嘴裡。

「寂寞?」龍王一愣,不過看到男子那平淡的神情,他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高手寂寞,這麼多年來,三人雖然同在一個組織,雖然都被稱為三大巨頭,但是三人之間的實力卻有著天壤之別,就說他和狼王之間,他可以不費吹之力的擊殺狼王,可是他呢?這麼多年來,他卻從來沒有見過他用過最強的力量,繞是如此,自己在他的手中,也走不過三招。

他當初加入「天王」就是想著不斷的挑戰自我,可是這麼多年來,卻從來沒有遇到過對手,怪不得他會如此的寂寞,他放過那個叫葉星辰的,也是希望他將來有能力和他一戰吧?

只是龍王卻是不解,短短几十天內,一個人能夠成長到什麼地步?難道他想不顧組織的命令,暫時放過葉星辰等人么?

可是即使猜到了他的想法,龍王又能夠如何?今日葉星辰等人的戰力,他也是看到了,若是單打獨鬥,他有信心勝任何一人,可要是三人聯手,他毫無勝算……

「可是……」龍王正想說可是組織的命令不能夠不完成,卻忽然見到感覺到有人接近,不由的眉頭一皺,而旁邊的男子,臉上卻掛起了淡淡的笑容……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走進了一名身穿碧綠色紗裙的女子,女子長得極其美麗,就彷彿畫中的人兒一樣,不過她的臉上卻沒有一絲笑容,甚至連那眼神,也是一片冰冷,而她的身上,更是散發著一股極其冰冷的氣息,整個人就如同在冰窖里冰封了數百年一般。

「真沒有想到,『天魔』竟然親自前來湘江,到底你們那一位的顧家給了你們多少錢呢?」看到來人的面容之後,龍王的口中淡淡說著。

「暗夜之魔可是你們所殺?」女子徑直走到了大廳前,以及其冰冷的聲音說道。

「不錯,是被狼王所殺,不過你要找狼王報仇的話,還是去地府吧!」龍王點了點頭,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

『天魔』聽聞此言,不由的眉頭一皺,難道狼王真的身損了么?

「怎麼?似乎『天魔』不相信我的話?」龍王一層不變的臉上,忽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調侃,眼中戲謔。

「不管怎麼說,狼王都是你們的人,既然你們的人殺了我的人,總要付出點代價吧?」聽到龍王這等調侃的口氣,『天魔』很是憤怒的說著,一直以來,『天王』和『天魔』都是兩個極其對立的組織,不過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卻哪裡想到暗夜之魔在追殺葉星辰的時候竟然被狼王給殺了,死一個人是小,可是這面子上卻過不去,也因為如此,『天魔』組織如今最具權威的人士『天魔』親自出馬,就是要為自己的組織討回公道。

「呵呵,討回公道?就憑藉你么?」龍王卻是毫不在意的說著,莫說身邊還有他在,就算是自己獨自面對『天魔』她也有著十足的把握。

「龍王,你可不要欺人太甚?」『天魔』眼見龍王竟然如此不將自己放在眼裡,很是憤怒的說道。

「我……」龍王正要開口繼續調侃『天魔』,一旁的男子卻忽然動了動嘴,一陣極其懶散的聲音響起:「反正目標也沒有死,作為補償,這一次讓你們先行動,在你們覆滅之前,我們保證不動手,如何?」

天魔一愣,這算什麼?在自己等人覆滅之前,他們決定不動手?難道他就這麼肯定葉星辰等人能夠擊敗自己的人馬么?

不過天魔顯然也知道男子的厲害,既然他都這麼說了,哪裡還有不答應的道理,不過面子還是要爭一爭的:「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只要你們不做手腳,這筆買賣,我們一定能夠完成的!」

「天魔,你可以不相信我,當你應該相信他吧!」龍王卻是冷冷說著。

天魔看了看坐在位置上掛著淡淡笑意的男子,眼中閃過了一絲奇異的神色,最後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就朝外面走去。

「你就不擔心他們真的殺了葉星辰?而完成任務?」龍王看著天魔離去之後,朝著男子說道。

「任務,真的如此重要?」男子淡淡說著,一雙眼眸卻是看向了龍王,只看到龍王一陣詫異,不等龍王開口,他已經繼續說道:「況且,以『天魔』的能力,想要滅殺他們,根本不可能?除非……」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男子的眉頭第一次皺了皺。

龍王也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原本自然的神色竟然露出了一絲恐懼,不過也只是一閃而逝而已,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恢復了那平淡的樣子。

「若是他們能夠不死,我定以最強的姿態降臨!」男子這個時候忽然淡漠的丟下這一句,然後起身就朝外面走去,這裡,既然已經被天魔發現,那就不能夠再呆下去。

看到男子那遠去的背影,龍王遙遙嘆息了一聲,雖然覺得男子的做法極其的不對,可是面對這個三招之內就能夠擊敗自己的恐怖存在,他卻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夠起身隨著他離去。

離蔡俊嶂突襲付應天的龍雲街已經過去了三天,在這三天的時間內,原本一直被壓抑的蔡俊嶂和葉星辰兩方勢力竟然逐漸的開始控制兩條街,龍耀會雖然不斷的湧現出高手,可是卻也經不起兩方的聯手,而付應天為了維護自己控制的地盤,也將一部分精銳駐紮進了龍雲街,可是蔡俊嶂和葉星辰卻毫不在乎,除了攻殺龍耀會外,依舊不斷的騷擾付應天,根本不給付應天喘息的機會。

夜色美人休閑中心,如今已經完全屬於星曜會的地盤,此時三樓的一座巨大的澡堂之中,正是蒸汽瀰漫,雲煙裊裊,渾身赤裸的葉星辰躺在巨大的浴盆之中,浴盆上還灑滿了鮮花,旁邊兩名只披著一件紗衣的女郎正為他擦拭著身體,而他臉上的刀痕已經結疤。

這兩名女子都是這裡最出名的洗澡師,不僅長的漂亮,而且手法極佳,搓澡的同時給予了葉星辰最程度的放鬆,不過兩女的目光卻時不時的朝葉星辰的下跨望去,那裡,正有一條巨龍盤在那裡。

左邊的一名女郎輕輕的蹲下身子,慢慢的為葉星辰搓著大腿,然後一把握住那巨龍,受到刺激的巨龍瞬間傲然挺立,可是葉星辰本人卻彷彿沒事人一般,依舊閉目養神,對於這一切根本不在意。

「轟隆……」一聲巨響,浴室的門竟然被人從外面撞開,兩女頓時嚇了一跳,可是看到來人的面容之後,這才微微放下心來,這一段時間幾大勢力之間的戰鬥,已經下破了她們的膽子。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葉星辰淡淡說著,卻並沒有睜開雙眼。

「我操,你讓我跑去查著查那的,你傢伙倒是在這裡享受這麼好的待遇……」陳小龍看到葉星辰如此享受的模樣,當下很是不滿的說著,不過卻揮了揮手,示意兩女下去。

「說吧,到底什麼事情讓你如此驚訝?」葉星辰懶得理會陳小龍的抱怨,這傢伙昨晚還和三個女子大戰了三百回合呢。

「我查到了韓肖宇,唐正風,陳其三人的住所了!」陳小龍滿臉的興奮。

「那好,通知蔡俊嶂吧?」葉星辰依舊漫不經心的說道。

「什麼? 神醫小農民 你不自己解決?」陳小龍一副驚愣的目光,這可是他好不容易得來的情報,怎麼能夠拱手讓給他人?

「有人急於要當幫主,自然會幫我們解決,而且你不也可以賺一筆錢么?」葉星辰依舊淡淡說著。

「似乎……這主意不錯?」陳小龍微微思量了片刻,輕輕的點了點頭,當下就朝外面奔去…… 接到秦冰的電話之後,李天也感覺自己做的有些欠妥當了,之前的時候並沒有考慮到鄭家人的想法,現在終於是冷靜下來了,如果一個勁的給珠寶集團加碼,可能會讓鄭伯雄感覺到有壓力,雙方之前的合作雖然非常不錯,但如果李天佔據的股份越來越大,鄭伯雄可能會想著自立的。

鄭伯雄跟鄭秋不一樣,鄭秋只是一個湘江公子哥,可鄭伯雄卻是一個大集團的老闆,又曾經是鄭氏家族的頭面人物,讓他當一個小股東,這怎麼可能呢?可鄭伯雄手裡的資產並不是很多,這一次應該是鄭伯雄最後一次增加投資了,如果李天繼續增加投資的話,恐怕鄭伯雄就沒有任何能力了。

想到這裡,李天再次撥通了鄭伯雄的電話,得讓這個老傢伙消除心裡想法才行。

「鄭老伯,我這邊真的是有難處了,你看看能不能想辦法幫我籌措一筆資金,數目也不用太大,大約5億元左右,這筆資金我真的是有急用的,我已經把集團當中的所有資金抽調出來了,就為了這50家門店,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可沒想到超市集團那邊擴張太大,現在有5億元人民幣的缺口,如果跟別人開口借錢的話,恐怕市場上的消息就滿天飛了,咱們雙方可是戰略合作夥伴,你總不能把我的消息給散播出去吧,我要是垮了對你可沒好處。」接到電話的鄭伯雄感覺有些納悶,李天竟然跟自己借錢了,鄭伯雄的腦子微微一轉,基本上也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原來這50家門店是李天購買下來的,購買這50家門店再加上李天投資進來的錢,幾乎就是李天的所有流動資金了,鄭伯雄對李天也很了解,知道遠華超市是李天的心血,所有的地方缺錢也不可能讓遠華超市缺錢,這就好像是李氏集團的門面一樣。

「你小子可真是難為我了,我雖然比你年長几歲,但是我的資產就只有那麼多,這一次你增加了50家門店,我如果要保持原來的股份,至少要投進去10億元左右,你說我上哪給你弄這個錢去,我這還是要變賣掉一些湘江的物業。」鄭伯雄無奈的說道,如果是其他的時候,肯定會想辦法給李天湊上這些錢,而且這些錢對於他來說也並不是很多,但現在真的是缺錢了,珠寶集團發展的也是太快,這才幾個月的功夫,就已經是排名前幾了,成為華夏大陸地區的珠寶大鱷。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採取一個折中的對策吧,這50家門店進入的股份算咱們一人一半,這樣你給我提供5億的現金,你也得在湘江有一個落腳的地方吧,總不能把屬於你的物業全部賣了吧,哪還不知道有多少流言要說呢,這樣我有了發展的現金,你的股份也沒有變少,你覺得怎麼樣呢?」李天想到了一個刀切豆腐兩面光的辦法,雖然這樣讓李天獲得的收益少了一點,但是為了以後的團結,必要的犧牲也是得做的,這樣李天可以獲得現金,但是這並不是一個平等的交易,很多人的手中都有現金,但如果想要在短時間內把錢轉換為門店,這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實際上還是李天在吃虧的。

「怎麼說我也算是你的前輩,就這樣占你的便宜可不行,我核算過你的那幾個門店,咱們一人一半的話,我得付給你5億5000萬元人民幣,如果你同意的話,這個事情咱們就成交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就當你沒提過,我鄭伯雄從來不佔別人的便宜。」鄭伯雄斬釘截鐵的說道,這也讓他鬆了一口氣,的確跟李天說的那樣,到大陸發展才一年的時間,如果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資產都賣掉了,誰知道這些湘江人會說什麼,還以為自己經營失敗了呢,現在保留一些必要的物業,對於鄭伯雄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他也沒打算放棄湘江市場,以後這些地方還都用得上呢,李天這個辦法的確是不錯,既保存了自己的物業,又讓自己的股份跟李天同等量的增加。

兩個人都笑著掛斷了電話,兩個人也都鬆了一口氣,李天這邊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跟鄭伯雄之間緩和了關係,如果雙方因為這個事件埋下了刺兒,以後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雖然秦冰也能夠支配珠寶集團,但現在珠寶集團的盤子實在是太大了,秦冰畢竟是一個年輕人,而且對於這麼大的一個集團,秦冰並沒有多少的管理經驗,如果是存在了很久的,那應該是沒問題的,可現在還要全速擴張呢,秦冰感覺自己有些不足,所以現階段鄭伯雄還是很有作用的,老將出馬一個頂倆。

其實按照李天的想法,他手裡現在還有將近20億的現金呢,如果有可能的話,當然是要把鄭伯雄手裡的物業都給買下來,那可都是資產非常良好的物業,那些房產在未來的幾年後會翻好幾倍的,而且那個時候有錢也買不到,湘江開阜以來,一直都是地少人多,房子的價格就從來沒有下降過,現在還不到房子瘋長的時候,等到房子瘋長的時候,恐怕鄭伯雄會心比流血吧,好在自己也讓他保存了一半的物業,不然到那個時候真的是要哭的,沒準要把自己給恨死了,如果沒有這50家門店的話,鄭伯雄也就不需要增加投資了,也就不需要處理自己名下的物業了。

之前李天用各種方法買下的那一座凶宅,現在的價格也已經開始翻倍了,在湘江這個地方,雖然一段時間內是凶宅,但經過一段的宣傳之後,買房子的人還能夠佔到大多數,就算是凶宅的話他們也會買下來的,況且後來居住的人又沒什麼事情,這些人當然就不害怕了,經過裝修之後,所謂的凶宅也變成豪宅了。 湘江九龍凌家灣,一座靠近海邊的別墅外面,一群身穿黑衣的男子將這裡圍得嚴嚴實實,而一名身材高大男子更是被眾黑衣人圍住,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四公子,我們已經年過包圍了這裡的一切,要不要現在就開始進攻?」這個時候,一名看上去有些猥瑣的男子來到了高大男子也就是蔡俊嶂的身前,很是恭敬的說道。

「走!」蔡俊嶂冷冷的說完一句,自己率先就朝別墅內走去,不過他的步伐矯健,眼神犀利,手中更是握著一把三尺長的血紅色戰刀,看上去一股凌厲的氣息彌散開來,讓想要上前勸說他的那名猥瑣男子收住了聲音。

這個時候,別墅之內,卻是一片燈火輝煌,似乎正在舉行著什麼巨大的酒會,就連守護大門的兩名門衛也是喝得滿臉通紅,當他們不經意間抬頭望向外面的時候,就見到十多名黑衣男子走了過來,手中似乎還擰著什麼?

「喂,他們這是幹什麼呢?難道也是來參加宴會的么?」其中一名保安雙眼迷離的看著前方的一切,朝著自己的同伴說道。

「或許是吧,不過他們拿的什麼東西?似乎好像是刀呢?」另一名也有些醉醺醺的說道。

「喂,你們……」這個時候,蔡俊嶂已經來到了對方五米處的距離,其中的一名正要開口詢問他的來歷,卻忽然見到眼前人影一花,接著就感到自己的脖子一陣疼痛,似乎有什麼東西噴了出來,低頭一看,自己的鮮血竟然狂噴而出,而自己的意識更是逐漸的模糊,想要發出叫喊通知別墅的人,卻哪裡還喊得出來。

蔡俊嶂一刀之下,兩名保安瞬間失去了性命,而蔡俊嶂身後的眾人卻是驚訝的看著這一切,這麼快的速度,這麼強大的身手,似乎已經達到了S級甚至更高吧?這個從來不顯山露水的四公子什麼時候有著這麼強大的戰力?

不過隨著蔡俊嶂的一聲令下,所有人,包括周圍潛伏的人群,全部從別墅的個個角落衝進了別墅之中,就見到一群年輕男女正在那裡舉行著一場別開生面的群交大會。

當看到偌大的大廳有著數百名赤裸的男女走來走去的時候,蔡俊嶂的整顆眼睛都直了,這……這龍耀會的首領難道就是這等貨色?這樣的人物能夠將龍耀會發展到這等地步?

當那群群交的男女看到幾十名黑衣人拿著砍刀衝進來的時候,一個個露出了驚恐之色,就在蔡俊嶂要發動命令問出龍耀會首領的時候,外面忽然響起了刺耳的警笛聲?

「糟糕,這是一個陷阱?」剎那間,蔡俊嶂瞬間想到了這種可能,雖然他不將湘江的警察放在眼裡,但若是真的因為這件事被警察抓住,多少也給自己的人生留下污點,當下,殺伐果斷的蔡俊嶂帶著自己的一干人等轉身就朝外面奔去,不過他的心中,卻將葉星辰等人咒罵了個遍,收了自己三百多萬不說,竟然還是一個陷阱,這讓他如何不怒?

就在這個時候,離這幢別墅不遠處的一座三層的小洋樓的樓頂之上,三名男子悠然自得的站在天台之上,那裡,還架著三架遠程望遠鏡,此時,他們正以望遠鏡觀望著不遠處別墅所發生的一切。

「嘿嘿,韓少,還是你精明,知道狡兔有三窟,不然這次我們可就死定了!」陳其穿著一套灰色的休閑服,看著別墅內所發生的事情,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且止死定了,簡直是死無葬身之地,不過那個陳小龍也當真厲害,竟然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被他查到了我們的住所,連洪門都無法知曉我們的下落呢?」一旁的唐正風也是心有餘悸的說著。

「南文之名且是浪得虛名,只是沒有想到他們會將這件事情告訴蔡俊嶂,而蔡俊嶂還真的想當門主當瘋了,竟然真的帶了這麼多人來擊殺我們,看來他對這次比賽還真是勢在必得呢?」韓少不屑的說了一聲,卻是收回了目光。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陳其淡淡說著,三人雖然都是天門會當初的堂主,但自從離開天門會後,就一直以韓肖宇為首。

「如今『天魔』和『天王』的人都來了,這趟水也越來越渾,不過事情到了這種地步,除了堅持下去,我們還能夠做什麼?通知馬俊傑,這邊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蔡俊嶂被戲耍了一頓,又怎能夠輕易的放過葉星辰?他們的合作關係多少也要出現點裂痕吧?」韓肖宇冷冷的說著,卻是轉身朝樓下走去。

「你要去哪兒?」陳其問道。

「我總覺得這個地方不能夠繼續呆下去,我們還是儘早的離開吧!」韓肖宇卻是頭也不回的說著。

陳其和唐正風對望了一眼,皆是點了點頭,既然那座別墅都被人發現了,這裡應該要不了多久也會被人發現,而他們為了避開眾人的耳目,來到這裡的時候可沒有帶上一個保鏢,要是被人發現,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可是當三人從天台回到大廳的時候,卻看到了大廳之中正坐著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三人的臉色同時一陣劇變。

「葉星辰%……你……你怎麼找到這裡的?」陳其很是驚恐的說著,這裡雖然離那幢別墅只有一千米左右的距離,但卻是以其他人的名義買的,而且經過了好幾次轉手,要調查根本查不到這裡,至少短時間內絕對難以查到這裡,而且為了隱蔽,不引人注意,他們更是一個保鏢都沒有帶,卻哪裡想到依舊被葉星辰找到。

「對我來說,天下沒有絕對的秘密之地,雖說你們很早就喬裝離開了別墅,可是對於我來說,你們就算化成灰我也認得,又何況還是人呢?對了,忘記告訴你了,這一次我們所有人都出動了,只不過是我先發現了你們而已!」葉星辰淡淡的笑著,卻是慢慢的站了起來,而隨著他一起,韓肖宇,陳其,唐正風三人的臉色皆是一變,因為他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猛然爆發……

其實早在陳小龍敲詐了蔡俊嶂一筆錢財將韓肖宇等人的消息透露出去之後,葉星辰等人就親自來到了他們所居住的別墅周圍,本來只打算看看蔡俊嶂以及他的手下如今的實力,可是卻哪裡想到韓肖宇,陳其,唐正風竟然似乎早得到了消息一般,及早的就從別墅中搬出,更是趁著夜色來到了這裡,而且一個保鏢都沒有帶,這讓葉星辰等人很是好奇,當下悄悄的跟了上來,卻發現這裡竟然是他們的另一處秘密的地方,當下,歐陽俊,紫楓,王小虎,林翱翔,羅隱等人全部守在了外面,而葉星辰就這麼一個人走了進來,對於一個達到SS級的高手來說,韓曉宇三人的實力他還不放在眼裡。

當然,紫楓等人守在外面,也是為了預防自己等人被反包圍,對於韓肖宇這樣經常和馬俊傑打交道的陰險人物,沒有人敢小覷。

「那個……葉兄,好歹我們也是同一個地方來的人,也算是老鄉^」……」唐正風滿臉畏懼的望著葉星辰,正要求饒,卻被葉星辰冰冷的聲音打斷。

「上次我已經放過你一次了,這一次就算你怎麼求情也沒用!還是少花點心思吧?」葉星辰臉上露出了冰冷的笑容,雖然他對於洪門門主的位置不是很感興趣,但既然參加了這場比試,總要儘力去爭取一番不是?而且這幾人竟然和馬俊傑合作,就憑藉著這一點,他們就必死無疑,當然,在死之前,葉星辰不介意從他們的嘴裡得到點什麼有用的東西。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唐正風原本驚恐的神情忽然變得一片猙獰,猛然從懷中掏出一把裝有消聲器的手槍就朝葉星辰射去,在唐正風掏槍的瞬間,葉星辰的身體已經快速的朝前邁出,作為一個SS級強者,雖然還不能夠達到抵抗子彈的程度,但在這麼緊的距離下,趁著對手開槍的時間格殺敵人,這還是能夠辦到的。

唐正風三人只感覺眼前一花,葉星辰的身影已經來到了身前,而自己握搶的雙手更是忽然被什麼鐵鉗夾住一般。

「死吧!」葉星辰口中冷哼一聲,握住唐正風的手爪一陣用力,就聽到清脆的骨裂聲傳來,接著就見到唐正風的口中就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而他手中的手槍更是直接掉落下來,發出噹啷的響聲,就在葉星辰襲擊唐正風的瞬間,陳其,韓肖宇的身影瞬間就朝外面奔去,他們自知不是葉星辰的對手,哪裡還會和他硬抗?

至於唐正風這個兄弟,現在連生命都沒有了,兄弟拿來做什麼?最重要的一點,就算他們想要救援唐正風也沒那個能力啊?

早在幾年前,葉星辰的戰鬥力就已經名震靜海市,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實力到底增長到什麼樣的境界,他們u雖然不知道,但也明白,能夠讓「天王」三巨頭折返的人物絕對不可能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看著兩人就朝外面奔去,葉星辰並沒有馬上追擊的意思,紫楓等人守在外面,他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難以逃走,單手又是一陣用力,直接卸掉了唐正風的另一隻手臂,接著全力的一腳踹出,踹在唐正風的小腿骨上,巨大的力道頓時就將唐正飛小腿骨踹得粉碎,整個人更是直接跪倒在地,口中慘叫不止,他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我們是這麼繼續玩下去?還是直接做個了斷呢?」葉星辰慢悠悠的蹲了下來,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可是在唐正風看來,這笑容卻是如此的恐怖。

「你……殺了我吧!」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唐正風哪裡還去想其他的,這種圖痛苦實在不是他這種一直沉浸在酒色中的人能夠抵擋的。

「那好,我問什麼,你答什麼,到時候我會讓你死的很輕鬆!」葉星辰淡淡說著,語氣卻是出奇的冰冷,不管要問什麼,先把對方打趴在地再說,這一直是葉星辰詢問口供的宗旨。

唐正風用力的點了點頭,劇烈的疼痛讓他忘記了一切美好的生活,巴不得能夠馬上死去。

看到唐正風如此配合,葉星辰當下也不多說,直接問出了心中的疑惑,而唐正風也是全部答了出來,他實在不願意忍受這樣的痛楚,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訴了葉星辰,讓葉星辰明白了他們早在年前就已經來到了湘江發展龍耀會,而龍耀會之所以能夠發展的這麼迅速,請幫在這裡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不僅青幫,如今黑手黨的,山口組竟然也和馬俊傑走到了一切,勢必要消滅葉星辰等人,當然,最讓葉星辰吃驚的卻不是這些,而是馬俊傑安排他們在這裡,所要幫助的人並不是付應天,而是另外一個人,至於那個人是誰,就連他們三人也不知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