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東嘆了口氣,他知道林曉雅那個火爆的脾氣,必然是因為老王剛才說的事情,周啟文見了她說了分手,可是她還是不願意相信不能夠接受,所以認定是他的錯,現在來興師問罪了。

「曉雅……」王旭東接起來電話平靜地說著,然而隨即下一秒鐘就被打斷了,林曉雅憤怒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王旭東!你到底是想怎麼樣?」

「你到底是為什麼非得逼著周啟文跟我分手?你到底是對他做了什麼?」林曉雅哭喊著,「他以前對我那麼的好,可是現在見了我卻恨不得繞路走。」

「他跟我說什麼不合適,早就想分手了!我不信!明明昨天他還好好的,還對我那麼的溫柔,陪我一起吃飯一起去上課,還跟我說畢業以後的打算,早就想分手的話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一定是你,王旭東!我知道是你威脅了他,不讓他跟我在一起!」林曉雅憤怒地說著:「你到底是為什麼這樣做?你不願意跟我在一起,難道說就真是打算讓別的人誰也別想跟我這一切誰也不要接近我?」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早說啊,我說過要等你,哪怕沒有結果我也願意等一輩子,可是你呢,你不讓我等。結果我真的跟別人重新開始了,你又從中作梗。」

林曉雅哭著說道:「王旭東,你這不是在害我,你是害了別人!周啟文做錯了什麼?你不想讓我跟他在一起,你跟我說,我可以跟他提分手,可是你不該這樣子做,不該背後對他下手!」

王旭東的心像是被針扎一樣,狠狠地疼了一下,他只能是平靜地說著:「曉雅,戀愛是人生當中必經的一個階段,不管是美好的還是痛苦的,這一生你都要經歷。」

「而分手也是戀愛當中會遇到的正常事。你如果不能夠坦然地接受和面對,非得要把這個怪罪到我頭上,那我也會去承擔。」

「總之還是那句話,分開了只能說明你們並不是那麼的合適,感情的事情有時候不是兩個人喜歡就一定能夠走到最後,你以後會遇到更好更合適的。」

林曉雅歇斯底里地喊著:「我不要聽你說這些廢話!」

「王旭東,我真不明白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完全不考慮別人的感受,根本就不在乎你會給別人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和影響!」

「我現在最後悔的就是當初為什麼會愛上你!我會恨你一輩子!」

林曉雅哭著掛上了電話。

王旭東握著手機,久久地沒有鬆開。林曉雅的那些話就像刀子一樣,狠狠地插在他的心裡頭。

他知道林曉雅說到做到,大概這輩子都會恨死他,不肯再原諒他,而他也不能夠有任何的解釋。

他沒有妹妹,所以也的確是真心拿林曉雅當成妹妹來看待,他也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夠像林曉雅這樣任性單純天真善良,他一再地拒絕林曉雅對他的感情,也想過早晚有一天林曉雅會遇到那個真正值得她愛的人,以後會慢慢的覺得他不再是那麼的重要,他就可以作為一個真正的哥哥,一個朋友那樣去關心林曉雅。

可是他做夢也沒有想過,會有一天他和林曉雅的關係變成這樣,他會讓林曉雅如此地恨她。

王旭東沉默了很久很久,直到面前的煙灰缸都堆滿了煙頭,這樣的結果是他不想看到的,可是也是他必須面對的。

而且,現在這樣子也許反而是最好的,林曉雅也徹底認清並且放棄了對他的感情,以後就不會再有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可以好好地開始屬於她的人生。

只不過,王旭東能明白這些,可是心裡還是像是有一根刺梗在那裡,讓他很不舒服。

林曉雅帶來的這個麻煩,只不過是王旭東個人的麻煩,對於東琪的這個選秀決賽並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決賽如期地選出了冠亞季軍,以及其他各個選項,包括最佳服裝和最佳設計等等。

而最令人震撼的,不是獎項有多大,冠軍直接是簽訂了東琪接下來的合作合同,作為東琪的模特,享受高額的薪資待遇,包括首獎直接是兩百萬元的獎金,還有專屬的形象包裝等等這些,而是在於模特本人。

因為獲得首獎的這個模特,直接就是一個體重將近兩百斤的女孩,當初在海選的時候,她就曾經引起了廣泛的關注,一度也在網路上被嘲笑為是醜人多作怪、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得到底什麼樣,站在台上都是對模特這個行業的侮辱等等等等,一系列十分難聽的言論。

可是實際上,這個女孩子曾經也有一張很漂亮的臉孔,還有一副魔鬼身材,她曾經最大的夢想就是當一名光彩照人的模特,穿著精美的衣服站在台上接受著所有人羨慕的眼光。

可是因為身體容易胖,所以她採取了過度節食的方式,最終導致了身體機能的紊亂,直接重病被送進醫院,甚至於生命垂危,不得不靠含有激素的藥物來維持生命,而最終的結果就是她開始發胖,並且再也瘦不下來。

這樣的形象,顯然是不可能再重新站在T台上,甚至於走出去都會被人笑話,她也一度十分的痛苦和自卑,甚至於想過輕生,好在是她最終還是勇敢地活了下來。

而最後是東琪的這一次的選秀,讓她重新看到了希望。所以她不顧一切地報了名,也成為了當時的一大熱點,那時候東琪還特地聯合電視台,挑選出幾個熱門的人物做了專訪,其中就有她。

本身圍繞著她的都是一些負面的信息,都是一些罵她丑罵她沒有自知之明不配站在舞台上的言論,直到專訪被播出來,看到她從前的那些經歷,那些潮水一樣的謾罵逐漸地消失了,而她的支持的票數卻在不斷地上漲。 因為本身就有模特的功底,也很懂形象氣質的搭配和打扮,所以最終,她一路過關斬將,到最後居然成為了冠軍。

頒獎典禮是張麗強烈要求的,要求王旭東必須親自出席為冠軍進行頒獎。

而按照王旭東的意思,東琪服裝有限公司是由她來全權負責,這次活動更是她親自帶領著整個團隊,不眠不休加班加點那麼多個日夜,最終才取得了這樣的結果,這個功勞和展現的機會,說什麼也應該留給張麗。

但是張麗卻比哪一次都堅決也比哪一次都更加的鄭重。

「王總,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讓我們都能夠獲得更多,不僅僅是金錢和物質方面的,你想讓我們得到更高的社會地位和尊重,想讓我作為東琪的代表。你的這個心思我明白,也非常的感謝你。」

「可是到什麼時候,東琪都是你的,哪怕你就當一個甩手掌柜,你也是東琪永遠的精神領袖。我們大家都是因為有你,才能夠在這裡,才能夠合作出這麼好的成績,可以說沒有你,沒有你的支持,我們再多人也沒有辦法做到今天。」

張麗笑著說道:「而且,這也是大家的願望,誰不知道東琪的幕後老闆是你,都在說我們的老闆太過於低調,明明長得十分的帥氣,可是卻就是不喜歡拋頭露面,所以都在期待著,這一次頒獎禮能夠看到你出現,親自為獲獎的選秀冠軍頒獎加冕。」

張麗說著,補充道:「這可不是我信口開河,是網上網友們自發組織的一個投票,結果就是百分之九十多的人一致同意想看到你出席頒獎儀式為冠軍加冕。」

「王總,你總不會讓大家失望吧?」張麗笑眯眯地說著。

王旭東也是無可奈何,他不喜歡拋頭露面,不過,自己家企業這麼大的活動,於情於理確實他該出來撐個場面。

所以,最後冠軍的這個頒獎禮就是由王旭東親自舉行。

前三名的獲獎者除了獎金還有跟東琪簽約以外,還有皇冠的加冕儀式,這也是正常選秀都會有的一個環節。

王旭東親自走到台上,為冠軍戴上了那個象徵榮耀的皇冠,那一刻,底下的歡呼聲幾乎能把會場掀翻,而冠軍也是直接在台上失聲痛哭。

王旭東很有風度地微笑著擁抱她,等她把眼淚平息下來,隨即把話筒遞給她:「我們這場選秀的跨度經歷了幾個月,可以說是一個漫長的比賽,而因為我們不設置門檻,放棄了傳統的選擇模特的標準,所以最終我們的報名人數是達到了八千多萬,這個數字大概是任何一場選秀當中都不曾出現的。」

「也就意味著,能夠在今天走到這個台上的,都是從千萬人當中選出來的,最美麗的女孩子。而當她們站到這個舞台上,更是在全世界的眼光中一步步走上來的,而這一刻的她們也都是最美麗的。」

底下響起了經久的掌聲,都知道王旭東這話並不誇張,現在外網到處都是關於東琪選秀的報道,很多視頻國內網站更出來,就被人連夜搬運過去。所以說這完全是一場世界矚目的比賽。

王旭東笑著對冠軍說道:「今天你是全世界的主角,那現在我們把話筒交給主角,來聽一聽她這一路走來的心得。」

冠軍不停地擦著眼淚,接過來話筒哽咽著說道:「首先我除了感謝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感謝東琪這一場沒有門檻的比賽,感謝王總舉辦了這樣一場比賽,否則的話這一輩子我可能都沒有這樣的機會。」

「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可以站在這個舞台上。現在回想起來幾乎都像是做夢一樣,當時東琪的這個比賽從預熱從徵集活動方案開始,我就一直在關注,因為我喜歡東琪的服裝,喜歡你們的設計你們的精心製作,但是我也只能喜歡,根本不敢走進店裡去,因為覺得我這樣的身材,是對那麼美麗的衣服的一種褻瀆。」

「一直到我看到正式的活動方案出來,當時我看到模特的標準特別註明了不限身材,放棄國際標準,當時我就驚呆了,覺得這完全不可能,但是反應過來以後,我第一時間報了名,因為我知道這是我這輩子站在舞台上唯一的可能也是最後的機會,如果沒有這個活動,那我一輩子不會再有任何的機會。」

「那時候網路上鋪天蓋地都是質疑的聲音,大家都不相信這是真的,不相信這麼大的一個企業搞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選秀,最後卻完全不按照標準來,只有我在不停地祈禱,祈禱它一定是真的……」

台下原本的掌聲已經安靜下來,現在是一點別的聲音都沒有,都在聽著她顫抖的聲音慢慢的訴說著,都被她的講述所感染著。

「然後,等到終於確認了活動是真的,我反而幾乎是不相信,直到第一次的海選,走上舞台的時候,我都覺得像是做夢一樣,一直到下台,我完全不知道是怎麼走的。」

「後來的結果,大家也都是一直關注著這個活動,也都知道的,我通過了海選,進入了下一輪,但是也收穫了無情的嘲笑,很多人甚至於因為我而質疑這個活動,覺得東琪是為了吸引眼球博取熱度,而故意製造出來這樣的一個完全不符合審美的選秀。」

「包括我知道很多人都有質疑,覺得我這樣子不配做一個模特,我自己對著鏡子也會一遍遍地懷疑和否定自己,甚至於想把鏡子砸碎,希望裡面的人不是我。」

「那段時間甚至於我家裡人都在勸我放棄,不要再繼續出現在大眾面前,不要給自己找難看,本來已經變成這樣子,哪怕是當個普通人也要受人指指點點背後笑話,更何況是去重新當一個模特,這不是受人笑話嗎?」

「可是我必須要面對現實,因為這是我為曾經的無知付出的代價。曾經我以為自己可以為了美連命都不要,但是現在經歷過很多的事情之後我才知道,如果沒有生命和健康,那麼就不存在所謂的美。」

「而真正讓我堅持下來的是東琪的那些言論,它告訴我們,美應該是多樣化的,而不應該只有瘦才是美,讓我們更多的去關注去擁有一個真正的更健康的審美觀,這樣的話我們才能夠看到更多的美,這個世界也才會更美。」

「我在被攻擊最嚴重的時候,也是心情最低谷壓力最大的時候,就反覆地看那段發言,然後在心裡反覆地去想,如果早一點有人站出來告訴我這些,如果早一點有這樣的異常比賽,讓我看到不同的身材高矮年齡,都有著不同的美,或許我對美的定義不會這麼狹隘,也就不會變成今天這樣子。」 王旭東在一旁一直認真地聽著,這時候才舉手示意打斷她的話:「對不起,這裡我必須插一句話,我並不覺得你現在這樣子不好看,相反,其實我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就非常的美。」

「我看過東琪製作的專訪節目,以前的你可能是很美吧,但是缺少現在的成熟與自信,還有那種從容與大氣,我並不覺得那時候的你比現在更美,相反我還是更加的欣賞現在的你。」

這下子底下跟炸了鍋一樣,很多人都在吹著口哨鼓起了掌。冠軍愣了一下以後,眼裡泛起了淚花,微笑地說著:「謝謝王總,我想正是由於王總這樣包容的心態,這樣沒有被標準化的審美,才能夠帶領出東琪這樣的企業,也才能夠為我們帶來更多更美的衣服。」

「大家很多人也都知道我的故事,知道我是什麼樣的原因變成現在這樣子,可以說我就是一個過去的畸形審美的受害者,現在東琪給了大家這樣一個機會,重新去界定審美,也給了我的夢想一個重生的機會,所以我想,我也應該做點什麼,用我自己的例子告訴大家,不是只有瘦才叫做美,只有當你真正開始愛自己,接納自己,這時候才是真正最美的你。」

一直到冠軍的發言結束,掌聲都遲遲沒有平息下去。

而隨著她的發言,以及整個選秀的結果、頒獎禮還有最後的慈善拍賣,整個流程下來,先前那些質疑東琪的選秀其實是作秀的聲音早已經消失得一乾二淨。

這也就是王旭東一直所堅持的,面對質疑和污衊的時候,一味的否認,不如用結果去證明。

頒獎儀式順利的進行,而接下來的活動也同樣是如此,包括後面最佳設計獎的服裝被拿出去拍賣,拍賣所得也都直接捐出去。

這樣的層層比賽之後最終選出來的最佳設計獎,顯然是驚艷全場的,最後被人以八百萬的價格拍下來,然後是其他的服裝,再加上當天晚上各個明星的私人物品拍賣,最後所得款項一共是六千多萬,東琪又單方面拿出一千萬,一同捐了出去。

這個行為也再一次受到了東海市文化宣傳部的高度讚揚,特地在報道裡面進行評論:「東琪服裝有限公司與東琪皮具有限公司一脈相承,都繼承了優良的企業文化,不僅僅是注重經濟價值,更注重社會效益,不斷地奉獻社會和回報社會,我們需要更多像東琪這樣有責任心和社會公德心的企業,希望在東琪的帶頭作用下,大家都能夠廣泛關注社會問題,都能夠積极參与並幫助解決。」

宣傳部的這樣的讚揚,等於是徹底奠定了東琪在行業內的領先地位,而且,也為東琪贏得了更好的聲譽。張麗還一鼓作氣,又設立了一個客戶專屬的愛心基金,每成交一件衣服,東琪就會向貧困地區的失學兒童捐助五十元,由基金會安排,贊助貧困地區兒童的營養餐和書本學費等等。

這次活動東琪本身投資不算小,遠遠超出了當初所預計的幾百萬的規模,因為前前後後持續的時間,投入的人力物力各方面的資源,都是不可估量的。

不過,好在活動本身因為關注度高,很多都是與各個媒體聯合舉辦,再加上場地也是東琪自己的,費用大大的降低,中間張麗又搞了許多的聯合活動,而所有衍生節目因為備受關注,所以光是版權費用這一項就賣出去上億,反而是不少的收益。

尤其是活動為東琪帶來源源不斷的客流,營業額幾乎都是翻了幾倍,所以,最後算下來還是大大的賺了。

本來,按照王旭東的意思,活動結束以後安排東琪路邊的公司全體放一個大假,然後組織大家出去好好玩一趟,順便還有論功行賞這些的,本來這也是大家所期待的。

結果就是,等活動結束,王旭東試著提起這件事,立刻是所有人一致反對。

「王總,你要是想出去玩就自駕游去吧,我們準備放到年底再說。」

「就是啊,哪有時間跟心思出去玩,還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忙。」

張麗直接舉手,當初是她提議等結束以後一定要獎勵這些的,但是現在她皺著眉頭:「王總,現在是真沒時間,我這邊現在好幾個市主動聯繫我們招商,想要東琪服裝儘快地在當地鋪開門店,還有我們東琪的內部人員調整,還有我們準備以後每個季度上新的時候,都搞一個秀展,這些都要策劃要忙。」

「現在全公司上下,估計只有你一個人有時間去旅遊。」

王旭東是徹底的無語了,別的公司大概都是恨不得上班划水摸魚,聽到說出去玩都能高興瘋,結果他這倒好,想安排休假旅遊都沒有人理他。

不過他也能夠理解,畢竟活動是全盤的成功,這時候最應該做的不是休息而是趁熱打鐵,利用活動的效應把接下來的業績和擴張計劃進一步的進行鞏固,這樣才能夠爭取到更多的成績,也是能夠把活動的作用利用到最大化,畢竟,當初籌辦這個活動是有多麼的辛苦,他們都是感受最深的,那現在當然是希望能夠取得更多的結果。

王旭東沒辦法,當然,其實他自己也忙,只不過本來是想抽時間盡量去犒勞一下大家,畢竟他體諒這幫手下,知道他們比誰都累,那現在大家既然是不願意出去玩而寧願是工作,王旭東也只好讓張麗給他們每個人多兩天休息,大家輪流調休,算作是一個小小的獎勵。

至於其他更大的獎勵,就放到年終的時候一起。

而王旭東自己這邊,因為安保公司也要成立分公司,也要逐步地搬遷過來工業園區,所以工地的建設加上宿舍這些,儘管很多事情不需要他直接去處理,可是他也還是忙的像陀螺一樣。

沒辦法,這樣高速的擴張和發展,基本上每個人都要頂兩三個人用,要讓他在這個時候當甩手掌柜什麼都不敢看著底下人累,那他是做不到。除非是等到一切的發展都趨於穩定,大家都能夠停下來休息,那時候他才能真正的輕鬆。

這天,他在核對財務提交上來的報表,第一期的宿舍已經完工,涉及到裝修這些的,王旭東基本上也都是嚴格把關,因為他想給員工打造的不僅僅是一個睡覺休息的地方,而是一個真正的可以當做是家的地方。所以,所有的材料、裝潢、家電傢具,他都要求用市面上最好的。 王旭東正跟財務和裝修設計師商量著,然後電話就響了,他隨手就接了起來,聽到傳來的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有些為難地說著:「王總,林小姐這邊有些事情,我覺得應該跟你彙報一聲。」

「你說,曉雅她怎麼了?」王旭東立刻跟財務和設計師示意暫停討論,他出去繼續聽著電話。

電話是林曉雅的保鏢打來的,當初周啟文對林曉雅下藥那個事情之後,王旭東直接跟林曉雅的保鏢交換了聯繫方式,為的就是有什麼事情李小天未必能夠做主,還是要向他請示彙報,萬一再出現什麼情況,那就浪費許多的時間。

「林小姐最近的狀況很不對勁,可能是周啟文的分手給她帶來的打擊太大,她現在整個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保鏢如實地說著:「以前林小姐是一個標準的好學生,用心學習,跟身邊的人相處的也不錯,只不過跟異性打交道非常的少。」

「包括跟周啟文談戀愛的過程當中,她也都是非常的有分寸,兩個人之間也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

「但是現在,周啟文已經徹底跟她斷絕了聯繫和往來,也很少出現在校園裡,就是為了躲避她。」

「結果,她從那以後到現在的狀態非常的消沉,幾乎連課也很少去上,經常性地發獃,也很少跟她的朋友在一起。」

「這都還不算什麼,最主要的是,她現在對於感情的態度完全是一個急轉彎……」保鏢說到這裡,有點吞吞吐吐的,顯然也是感到為難。

王旭東皺起了眉頭,但還是平靜地說著:「沒事,你照實說現在是怎麼一個情況。」

保鏢猶豫著但還是說了出來,林曉雅的作風一下子完全變了,她以前很少跟異性打交道,不是沒有喜歡她的男生,相反其實有很多,只不過是她都給拒絕了,而現在她似乎總是是和好幾個男生都保持著比較密切的關係,已經是有些超出正常同學朋友的範疇了。

而且,她還開始經常地出入那些夜總會之類的地方,有時候跟別人喝酒之類的經常是玩到半夜,也都玩的很嗨,雖然說還沒有過分出格的事情,但是這樣下去顯然是不好的,而且,那些夜店裡出沒的大多是一些混混,一旦知道了她的身份,那她豈不是更危險?

即使不知道她是華海的大小姐,可是林曉雅也是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花樣少女,她本身就很美很有吸引力,在那樣的場合,難保不被人盯上惹來麻煩。

但是保鏢負責的也只能是暗中的跟隨和保護,而且她的身份擺在那裡,她沒有權力去限制林曉雅的所作所為,再說林曉雅倔強起來,也根本不會聽任何人的勸。

保鏢說的很委婉也很小心翼翼,但是這個情況王旭東一聽就明白了,因為曾經的林曉雅也有過這樣荒唐的時候,只不過那時候她還年少無知,還只是個中學生。

而且,她那個時候也根本不懂感情,更沒有說遊戲一樣的對待,王旭東一直都知道,在她心目中感情是一個神聖的嚴肅的事情。

可是她現在已經是個大學生了,已經是一個成年人,而且口口聲聲自己懂得很多的東西,可是到頭來卻變成這樣,拿感情當兒戲,到頭來傷害別人更傷害自己。

這讓王旭東怎麼可能不生氣。

王旭東冷靜地對保鏢說著:「這個情況我知道了,我來處理。」

「你暫時先按兵不動,不要去干涉她。但是一旦發現她有可能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或者是她身邊的人對她圖謀不軌,就立刻採取行動,不管怎麼樣,保護她的安全都是第一位的。」

「然後,你繼續牢牢地看守著她。晚上看她會不會還繼續出去,去那些地方跟那些人一起,只要發現有那樣的情況,立馬發信息把你們的位置告訴我,我會直接過去找她,後續的事情我來處理。」

保鏢連忙答應以後,掛上了電話。

而王旭東則是好一會還是沒法平靜下來,他知道這一次跟周啟文的戀愛失敗,對於林曉雅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可是他玩玩沒有想到,林曉雅會因為這連自己的原則和底線都不要了。

他一直覺得林曉雅都是一個自尊要強也很自愛的女孩子,可是現在這樣子,一次戀愛失敗就自甘墮落,這算怎麼一回事?

更何況,萬一真的發生了什麼後果,最後還是要她去承擔更多的痛苦。王旭東不相信她會想不到這些。

但是現在他也只能是收拾情緒繼續回到工作當中,林曉雅身邊有保鏢,而且這個保鏢是個能力非常強也非常盡心負責的人,要不然吳天和李小天當初也不會把她派到林曉雅的身邊。所以有她在,王旭東暫時不用擔心林曉雅的安全問題。

至於說林曉雅內心的那些情緒,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化解的,也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夠解決的,林曉雅自己也是學心理學的,有很多問題其實她可能比王旭東更懂怎麼用專業的理論去面對,但她畢竟太年輕,見識和經歷還是不夠,也沒有經歷過真正的失敗和挫折,所以才會一次感情的失敗,就用這樣消極的方式去對待。

王旭東只能是等待著合適的機會,去跟林曉雅好好去談一談。

結果就是到了晚上的時候,王旭東剛忙完,準備洗漱休息,保鏢的電話又打了過來,王旭東一接起來就聽到她憂慮的聲音:「王總,林小姐現在又到了夜總會裡頭,而且她現在身邊好幾個不三不四的男人,他們現在正在喝酒。」

「林小姐這邊喝了不少,我擔心那幾個人會對她不利。那我現在要不要出面把她帶走?」

王旭東想都沒想,直接地說著:「你把定位發給我,我現在就趕過去。」

他的確是可以讓保鏢直接把林曉雅帶走,甚至於把那幾個人趕跑或者是恐嚇一番,讓他們再也不敢接近林曉雅,可問題是這一次可以這樣做,但是下次呢。

林曉雅內心的疙瘩不解開,她就會重複這樣的生活,來麻醉自己逃避現實。而王旭東也不可能任由她一直這樣下去。

保鏢顯然也是明白這些,所以才會去跟王旭東去說,顯然也是希望王旭東能夠從根本上上解決林曉雅的這些問題,畢竟解鈴還須繫鈴人,問題看似出在林曉雅自己身上,其實根源還在於他。 保鏢答應著,掛上電話,然後緊跟著就把地址發了過來。王旭東一看見就皺緊了眉頭,這個地方正是林曉雅以前小太妹那個時期經常混跡的地方,東海市出了名的夜總會酒吧聚集的地方。她後來轉變以後再也沒有回去過。沒想到,這都隔了這麼多年,林曉雅在已經成年之後還會選擇這種在王旭東看來十分幼稚的發泄方式。

現在,她顯然是重新開始放縱自己,而且這與從前的無知不一樣,王旭東不相信她會不明白那是什麼地方,不會不知道可能遇到什麼情況,只能說她現在是什麼後果都不管了。

和那個周啟文的分手,對她的傷害原來是這麼的大。王旭東是又生氣又痛心,但是唯獨沒有後悔,他不後悔他為了保護林曉雅所做的這一切,林曉雅誤會也好,恨他也好,他依然相信林曉雅是個明白的女孩,一時的痛苦過後她會重新反省振作起來。

可是,總比留下周啟文在她身邊最後毀了她一輩子好。

王旭東開著車往保鏢給的地址趕過去,現在時間已經是很晚了,街上已經是車輛稀少,畢竟大家都要休息睡覺第二天還要工作和生活。

可是王旭東趕到夜店的時候,這裡依然是整條街燈火通明,到處都是喧囂的音樂聲,門口更是停滿了車輛,不時地還有男男女女經過,無一不是衣著暴露酒氣熏天,還有的摟摟抱抱粘在一起,男的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對女人下手。

這樣的場景讓王旭東還沒有走進裡面,就已經開始是怒氣衝天,以前的時候他最早認識林曉雅的時候,知道她經常出入這樣的場合,但是誰年少的時候沒有個叛逆期,那都不算什麼,可是成年以後那就是完全兩個性質。

王旭東沒法容忍的是林曉雅居然如此承受不住打擊,為了一個周啟文就自甘墮落。

王旭東推門走進去這家夜店,一進去就是小軒震天的音樂,讓人頭昏腦漲,裡面的空氣更是混雜了酒氣、各種汗味還有說不上來的味道,男男女女伴隨著音樂聲瘋狂地甩動著身體和腦袋,基本上都是穿的非常的清涼。而且,射燈光閃來閃去,光線非常的昏暗,想要找人非常的困難。

王旭東忍著一肚子的火氣,在人群裡頭擠著,到處地去找著,終於他在舞池的角落裡頭看到了林曉雅的身影。

也不怪他費了這麼大的勁才找到林曉雅,因為他一開始根本就沒有認出來那是林曉雅,只見她穿著非常暴露的弔帶,低腰牛仔褲,可以說大半個上身都露在外面,頭髮編成許多的辮子,化著濃重的妝,根本就沒有半點之前清純美麗的樣子。

林曉雅正在舞池裡跟其他人一樣,都在瘋狂地旁若無人的扭動著,而且,在她身邊圍著三四個男人,都是些流里流氣的小年輕,一個個臉上帶著猥瑣的笑容,不斷地往她身邊靠近著,很明顯是在藉機揩油。

而林曉雅就跟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一樣,甚至於在王旭東看來,她不是沒有感覺到,而是絲毫不介意。

這一幕讓王旭東感覺腦海里的怒火蹭一下徹底被點燃了,他二話不說,大步擠進去,隨即一把拉住林曉雅,硬生生地把她給拽了出來。

林曉雅正自顧自陶醉著,忽然間被打斷,隨即一抬頭就看到王旭東正一臉憤怒地站在她面前,她頓時嚇了一跳,但是隨即就冷靜下來,冷冷地問著:「王總想幹什麼?」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看看你自己的樣子,你又是在幹什麼?」 首長的萌狐妖妻 王旭東壓抑著怒火,努力冷靜地說著。

林曉雅只是冷笑一聲說著:「要你管嗎?我有我的人身自由,我想做什麼跟你並沒有多大的關係吧。不要跟我說什麼你拿我當妹妹,你跟我之間並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你根本管不了我。也別說什麼朋友關係,朋友之間更是不應該干涉我的自由。」

她一臉挑釁和不服地看著王旭東:「怎麼? 名門天后,億萬總裁極寵妻 我想做什麼要做什麼,跟你有任何的關係嗎?王總你是不是管的太寬了,我談戀愛你要管,我做別的事情你也要管?你有沒有問過你自己,到底有什麼資格管我?」

王旭東不願意跟她有任何的廢話,他知道這時候跟林曉雅說再多都沒有用,不如直接最乾脆的,所以他直接拉著林曉雅就往外走。

「你幹什麼?」林曉雅急了,用力地掙脫,但是她哪裡是王旭東的對手,她的力氣根本沒法跟王旭東相比,被王旭東硬拽著眼看就要拽出去了。

林曉雅徹底急了,她一張嘴,直接咬在了王旭東的手腕上,死死地咬住,想讓王旭東鬆開。

她這一下幾乎是用盡了全力,王旭東瞬間感覺到手腕上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只不過,哪怕是再疼,林曉雅把他手腕咬斷,他都不可能鬆開。所以他忍著疼,依舊不管不顧地拉著林曉雅往外走。

這下子原先那幾個圍在林曉雅身邊的小青年不幹了,一個個圍了上來:「喂,什麼人,幹什麼的?跑到這裡來玩霸王硬上弓?把我們這哥幾個當不存在?」

「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

林曉雅也拚命地想要掰開王旭東的手,一邊說著:「放開我,你這是綁架!再敢動手動腳我就報警了!」

那幾個小青年一聽到這話立刻來勁了,站在最前面那個連忙說著:「曉雅,不用報警,有我們幾個在,誰也別想動你半分!」

隨即他沖王旭東大吼著:「聽見沒有?曉雅根本不想理你都要報警了,還不滾蛋,別怪我們不客氣!」

王旭東連看都沒看他們幾個,他怎麼會把這幾個小混混放在眼裡,所以只是冷冷地說著:「滾開!」

「他媽的這小子誰啊,瞎眼了是不是?敢在我們鎚子哥跟前這麼囂張,不想活了是吧?」

那個領頭的大概就是所謂的鎚子哥,也不知道這個外號是怎麼來的,這時候冷笑著對身邊的一個小年輕說著:「今天就讓這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開開眼,去,多叫幾個人來,把那些保安,能叫來的都叫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