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東發著呆,他確實是一直以來都希望林曉雅能夠遇到她喜歡的也喜歡她的男孩子,不過這消息也確實太快了,他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印象裡頭林曉雅還是那個倔強的一直粘著他不放的小丫頭,如今忽然間就徹底的離開他要去談戀愛了?王旭東一下子說不上來心裡頭是個什麼感受。

吳天看到他發著呆,因為他們實際上也都知道林曉雅一直以來對王旭東的感情,畢竟林曉雅從來都沒有藏著掖著,這幾乎是公開的秘密,所以牽扯到林曉雅特別又是戀愛這種事情,吳天就覺得尷尬,只能是咳嗽一聲說道:「那,哥,還是說不管她,隨便她去?」

王旭東這才從沉思當中回過神來,這事情他沒有聽郭鈺說過,林曉雅更沒有對他提起過,當然了,這畢竟是人家的私事,沒有必要非得跑來跟他說。不過也有可能是林曉雅瞞的結實,還沒有跟郭鈺說起過,這也是正常,女孩子害羞,如果這事情是真的,那這算是林曉雅第一次談戀愛,再說大學生現在風氣也開放,談戀愛都是自己的事情,不告訴家裡人也都是常有的。

所以王旭東本來想去問郭鈺的,想想還是算了,他去問也不合適。想了想對吳天說著:「沒事,她這個年齡的女孩子,本身又十分的優秀,有男孩子喜歡非常正常,談戀愛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不過首先要確定這個事情的真實性,兩個人對於感情的態度。」王旭東問著吳天:「消息確實嗎?兩個人進展到哪一步了?」

「應該算是比較確定吧。」吳天說著,「據保鏢說,兩個人經常一起上課自習,一起去吃飯,包括有時候還約著一起出去玩,言談舉止都非常親密,跟男女朋友差不多,她說林小姐之前對別的男生都從來沒有這樣過,大家都認定他們是在談戀愛。」

王旭東想了想,按照林曉雅的性格,確實如果不是很喜歡一個男生,是不太可能這樣親近的。因為以前她對自己就差不多是這樣,幾乎可以說是死纏爛打一樣千方百計想和他在一起。

而現在忽然間之間她就放開手,起跟另外一個人重複以前的事情了,王旭東覺得解脫也替她感到開心,但還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可能是不習慣吧,自己看著長大的小女孩,忽然間有一天戀愛了,總會讓人感覺失落,大概就是這樣一種心情吧。

王旭東想了想,對吳天說著:「還有就是這個男生的身份,以及性格方面到底怎麼樣,有沒有什麼不良的過往之類的,還有特別要注意,他接近曉雅,會不會是有別的特殊的目的。」

這個是沒辦法的事情,林曉雅的身份特殊,作為郭鈺的女兒,華海集團的公主,跟她在一起意味著將來有可能繼承整個華海集團,而背後的天價財富更是足以讓人瘋狂,先前的綁架案就足以讓人警醒,所以這一次即使是林曉雅談戀愛,王旭東也不得不警惕對方是別有用心。 「這個你讓保鏢想辦法去了解一下,然後如果確定男孩子人品各方面不錯,對她也確實就是發自內心的喜歡,那就不要管了,讓他們好好的相處。不過也要特別的注意,畢竟他們現在都還是學生,最好還是舉止有分寸……算了……」王旭東說著說著,才發現這些作為保鏢的身份顯然不可能去跟林曉雅去說這些,說到底還是他關心林曉雅放心不下。

而這些也只能是他或者最好是郭鈺去勸告林曉雅,哪怕是他,其實現在的身份和關係都已經不適合,不然就搞得好像他在干涉林曉雅的戀愛一樣。

「就讓保鏢加強防範,一定要小心那個男孩子對曉雅有沒有別的目的。」王旭東對吳天說著:「想辦法去調查一下吧,查一下他的來歷背景,反正任何事情都是小心為上。有任何的情況,都要及時向我彙報。」

他是真心拿林曉雅當自己的妹妹看待,說什麼都不希望林曉雅再出半點事情,尤其如果兩個人確實是在談戀愛,那這就是林曉雅第一次真正接觸感情,王旭東不希望她從一開始就要經歷傷害。

吳天點點頭:「我回頭就跟保鏢去說。」

而王旭東回去這一路上,也是心情複雜,翻來覆去地想著這件事情,他已經拿出來手機,找到林曉雅的號碼,想要撥出去問問她這件事情,但是想想,林曉雅一直以來都特別的討厭別人侵犯她的隱私,包括這個保鏢的身份一直都是隱蔽的,那如果讓林曉雅知道她的一舉一動包括戀愛這樣私密的事情都在別人眼皮子底下,她會怎麼想?肯定會特別的生氣。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王旭東跟她現在的關係,確實不適合去問。問了以後她會不會多想?本來兩個人好好的,現在王旭東忽然間橫插一杠子問東問西,關鍵他是以什麼樣的身份和資格去問?在他看來他是問心無愧,是以哥哥的身份去關心妹妹,可是林曉雅根本不願意承認不願意把他當哥哥看,再加上兩個人上一次還有過那樣的爭吵,還是因為王旭東,所以此刻他確實不知道該怎麼樣去過問林曉雅感情的事情。

所以最終,王旭東只能是給林曉雅發了個信息過去:「最近天氣變化厲害,多注意身體,勞逸結合。」

而一直到他開車到家,林曉雅都沒有回復他的信息,也可能是根本就不想回。

然後,王旭東回到家之後,就沒有心思再去想林曉雅這個事情了,因為他自己馬上發現自己面臨更大的事情了。

張曉芸並沒有像以往那樣在客廳裡頭等他回來,或者是在卧室里休息。王旭東找了一圈沒有看見她人在哪裡,滿心疑惑地給她打了電話,結果發現鈴聲是從另一間作為客房的卧室里傳出來的。

王旭東頓時就愣了,這才看到房間里隱約透出來的燈光,隨即他過去推開門,看到床鋪都已經鋪好了,張曉芸已經換上了睡衣,躺在床上看著資料,顯然是準備在這間屋裡休息。

「你這是怎麼回事?」王旭東有些傻眼了,這不就等於是分居嗎?

張曉芸很平靜地說著:「哦,我想跟你說來著,因為最近感覺大家作息都不太一致,你也知道的,我這懷著孕,特別是到了這個階段,休息不好,有時候你睡覺會打呼,還有的時候我想翻個身,感覺兩個人一起睡還是不太方便,本來想跟你說一聲的,先暫時分開睡吧。然後你沒回來,我就順手自己收拾了,反正也非常的簡單,就只是換個床而已,我就直接自己動手了。」

「反正,懷孕分床睡,這本來就是很常見的事情。我也問過醫生了,醫生也說,確實懷孕的階段,為了保證雙方的休息,建議是分開睡。你看你每天也這麼忙,我也是,要是在休息不好,那到時候搞不好身體都垮了,索性就暫時先分開睡吧。」

「不是……」王旭東看著眼前這一切,有點發矇,總感覺似乎哪裡不對勁,想了想是張曉芸的神情。

說實話懷孕分居這個事情,王旭東也知道無可厚非,也確實是經常有的事情,他陪張曉芸做過幾次產檢,自己也為了照顧張曉芸照顧孩子,惡補過許多這方面的東西,而且,說實話分床睡對他來說是個好事情,畢竟正式年輕血氣方剛的時候,每天身邊守著個老婆卻只能看不能動,這感覺換水都不好過。

可是張曉芸說這話的神情有點太平靜了,不像是兩口子之間商量分床睡這個事情,而像是直接下通知一樣的,跟她平時完全不一樣。兩個人之間一下子顯得非常的客氣又非常的生疏,哪裡像是正常夫妻的關係。

王旭東有些尷尬地笑著說道:「我睡覺打呼嗎?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可能人睡著了自己確實沒有聽到吧,很嚴重吵到你睡覺了?」

張曉芸點點頭:「估計也是因為太累了,其實沒有什麼,不算嚴重,只不過是我這個身體情況在這擺著,一懷孕以後睡得不踏實,而且怎麼都覺得不舒服,就等於是身體太小題大做了。」

「可是你晚上一個人睡怎麼行呢?萬一晚上起來或者不舒服,那你自己怎麼行?」王旭東說著,想了想說道,「要不我在房間裡頭擺個小床,我睡小床你睡大床,還在一間卧室裡頭,這樣方便萬一有什麼事情我好照顧你。」

張曉芸卻是很堅決地搖了搖頭:「不用,這樣太麻煩了,我本身現在這個階段行動沒有任何的問題,總不至於說還要你扶著上廁所,沒有那麼的麻煩,再說這樣分床睡跟不分,有什麼區別呢?還是沒有解決根本問題,萬一我休息不好再吵到你,咱們這就是個惡性循環。」

「所以,就這麼辦吧。」張曉芸淡淡地說著。

「可是醫生之前不也說了,兩口子最好是一起睡,這樣的話有助於放鬆心情,增加安全感,也能夠促進孩子的發育,再說也是促進夫妻之間感情的嘛。」

王旭東笑著說道,雖然說張曉芸說的很平靜而且有理有據的,但他總感覺不大對,似乎是只要同意了張曉芸分房睡這個事情,那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就會不一樣了。

總之他直覺這個事情沒有那麼的簡單。 張曉芸看了他一眼說著:「醫生也說了是在不影響彼此休息的情況下,像我們現在這樣子,彼此干擾,我在,你也心神不寧的老是擔心還生怕碰到我肚子或者怎麼樣的,而你在我也擔心我一翻身或者起來有動靜會不會吵到你,這明明就是干擾了大家的正常休息,所以還是先分開吧。」

王旭東再不情願,也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他索性坐下來,認真地看著張曉芸問著:「曉芸,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我們之間出了問題,是不是我最近太忙,沒有時間陪你照顧你,或者我其他哪裡做的不夠好讓你生氣了。」

張曉芸明顯地愣了一下,隨即飛快地說著:「你想什麼呢?要是你這叫做的不夠好,那天底下也沒有幾個好老公了。」

「你本身每天都夠忙的了,還把所有其他的時間和精力都抽出來照顧我,我又不是不懂,可我也不可能說一點都不為你考慮,再說也要考慮現實的情況。」張曉芸安慰著王旭東,「我知道你是恨不得把所有的精力都拿來照顧我,恨不得把我所有的方方面面都照顧到,但是這怎麼可能呢,再就是你確實儘力了,但是我也確實沒有休息好,你也是,所以,咱們就先相互妥協一陣子吧。」

王旭東看著她認真的樣子,再確認一遍:「真的是這樣?我沒有做什麼惹你生氣的地方?你真不是在跟我冷戰?」

張曉芸沉默了一下,隨即平靜地問著他:「那我倒是想問問你,你這麼心虛,是不是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惹我生氣了,所以才會這麼害怕?」

張曉芸看著王旭東,像是要把他給看個頭,這一刻她心裡頭確實是有著一絲幻想:如果王旭東肯主動說出來,那也許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有的救。

王旭東趕緊舉起手笑著說道:「天地良心,我可以跟你發誓,我絕對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我怎麼會是心虛,真的是因為不捨得你,雖然說還在同一個屋檐下,可是一想想以後醒來的時候身邊沒有你,想想就覺得心裡頭還是空落落的。」

王旭東確實覺得他心裡頭坦坦蕩蕩,因為他對秦可欣那的確就是朋友幫忙,並沒有摻雜別的什麼想法,更沒有做任何越軌的事情,所以他敢對張曉芸這樣說。即使張曉芸發現什麼苗頭問起來,他也可以坦白地告訴張曉芸,可是張曉芸卻什麼都沒有問。

「再說了,人家娶媳婦你也知道的,新婚燕爾都是感情最濃的時候,你這上來就是懷著孕,不能碰只能看,現在連看都看不著了,你說說我心裡頭能好受嗎?」王旭東嬉皮笑臉地說著。

張曉芸已經拿起了身邊的資料,顯然是打算結束話題不願意再跟他繼續聊下去,一邊淡淡地說著:「那我這也是為了你好,防止你每天都處在這種努力壓抑自我的情況下,最終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

「先就這樣吧,反正我床鋪也弄好了,先這樣各自休息吧,等孩子生完以後再說。」

王旭東很是無語,也意識到張曉芸確實不想跟他繼續交流下去,他賴著也只能是自討沒趣,只能是離開房間讓張曉芸休息。

但是他也確實意識到,張曉芸現在的態度變得很奇怪,兩個人的關係更是如此,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種的親密無間。但是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是怎麼也想不明白,最終只能是歸結於,可能懷孕導致是急速變化,也確實會影響心情。

這個只能是等慢慢去調整,王旭東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其實他也很想陪在張曉芸的身邊,可是看著張曉芸的態度,他還是決定讓她一個人靜一下對情緒更好。

而實際上等王旭東剛一出去並且帶上門,張曉芸就放下了手裡的資料,看著王旭東離去的背影,神情變得十分的複雜。

她已經非常的清楚,儘管她愛王旭東,可是當這份愛變成無窮無盡的痛苦的時候,那她能夠做的也就只剩下放手和成全,她寧可是選擇結束這段婚姻,也不要天天沉浸在懷疑和痛苦之中,這樣不管是對她還是對王旭東都好。

但她確實捨不得這個孩子,畢竟已經在她的身體里一天天長大,已經這麼久的時間了,這個屬於她自己的孩子一點點激發著她的母性,所以當選擇放棄的時候她是那麼的不捨得,臨時又更改了主意,最終是決定留下這個孩子。

但是她能夠留下這個孩子,卻無法挽回這段婚姻,更重要的是,無法挽回王旭東的一顆心。張曉芸也是一個有著她自己自尊的女孩,她也渴望著能夠得到一份全部的感情,而不是看著王旭東愛一個又一個。

所以,她最終的決定是留下這個孩子,然後等孩子出生以後再跟王旭東去談離婚,到時候孩子歸她,她一個人也可以好好地把孩子撫養長大。

所謂的因為懷孕而分居,不過是她為以後的打算所做的準備,她是孩子的母親,那以後肯定是要爭取這個孩子的撫養權,同時她也知道,王旭東也非常的在乎這個孩子,甚至於兩個人在一起的基礎就是這個孩子,為了這個孩子他肯定會不惜一切去維護這段婚姻,所以張曉芸決定是先從分居開始。

而王旭東的態度,在她看來無非是更進一步地印證了,他其實並不是那麼的愛她,從一開始就是因為責任和孩子兩個人才走到一起。

儘管是明知道這一切,可是看著王旭東轉身離開關上門,就好像是離開她的世界,那一刻心裡猛然而來的疼痛還是讓張曉芸無奈地閉上了眼睛。

王旭東這邊資產評估最終的結果出來,因為東琪這邊一個是處在穩定盈利的狀態,並且,隨著新增門店和產品線的增長,營收增幅每個月都在不斷上漲,所以不能是單純地按照市盈率的倍數去做估值,最終採納的是綜合評估的辦法,給出的估值是在一百九十個億。

而物業這邊,也是跟東琪類似的一個情況,分公司不斷擴張,暫時還沒有完全獨立出去,在資產結構上還是屬於東海這邊的物業總部,所以資產評估也要算進去,包括分公司的增長,還有業績的增長也是同樣,因為本身王旭東旗下的這幾個公司,其實都是用同一個模式在發展,都是先去站穩市場然後去開分店分公司這樣去擴張,所以估值方式也是同樣。

而最終,給到物業公司的估值是達到了八十五個億,要知道這畢竟只是個成立才短短一年時間的公司,能夠被估值達到這個數額,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郭鈺對於這個結果,卻是笑著說道:「這個結果,我都懷疑是不是我們華海的人給了評估機構那邊什麼好處,所以讓他們把東琪和物業公司的估值拚命往下壓,才壓到這麼低。」

「這個價位,是遠遠低於我的心理預期的,畢竟你的實力,你公司的發展前景,我都是看在眼裡頭,心裡頭更是有數,在我看來哪怕是目前來說,這個估值也足以翻一番。」

王旭東連連笑著說不敢當,實際上他對於這個數值還算滿意,因為,這個評估的結果只是目前的一個結果,而他無論是東琪還是物業,都處于飛速的發展之中,評估結果不可能說超前到以後的階段,那不符合市場規律,所以按照目前這個結果來說,王旭東還算滿意,特別是有工業園區的項目投資佔了大部分的現金流之後,還能夠有這個結果,那他算是比較滿意的。

「郭姐,你這麼說那是對我的偏愛,你眼裡我肯定是做什麼都好,什麼結果都好,所以才會這麼說。」王旭東笑著說道,隨即一本正經地說著,「評估機構那邊,因為這一次去的都是男性成員,可能是看我太帥,所以對我心懷不滿,那相應的就去壓低我這邊的估值。」

這當然就只能是他跟郭鈺之間的玩笑了,畢竟評估機構都要講究客觀公正的,不可能說有任何的偏袒,導致結果過高或者過低,那都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最終的結果是郭鈺這邊出資二十個億,分別持有東琪百分之五和物業這邊百分之十的股份,而王旭東則是用十個億的資金交換了華海這邊等值的股份。

至於說剩下的十個億,那當然是拿來作為回收東琪的資金了。

回收東琪的事情有林婷婷盯著,王旭東就沒有任何不放心的,反正林婷婷有任何擺不平的事情都肯定會來找他。

不過從頭到尾,林婷婷打從那一次跟他說了錢的問題之後,就再也沒有找過他,原因一是因為一切都進行得還算順利,再就是林婷婷他們都是同一個習慣,一般只要是自己能夠解決的問題一定會自己解決,那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就想辦法解決,總之到最後拿到王旭東面前的問題,都是他們實在想不出來什麼辦法的。

回收的過程當中就是如此,不可能一點問題都沒有,何況是從這樣一家流氓公司手裡頭拿來的爛攤子,首先最直接面臨的問題就是整個公司已經被掏成了一個空殼,因為老闆跑路資金全部捲走,員工的工資、還有欠下的那些投資者的錢,全部都沒有辦法及時發放,所以很多員工在走的時候就把值錢的東西能捲走的都帶走了。

然後等到投資者聞風趕來的時候,就是又一輪的洗劫,更是把空調、沙發、飲水機這樣的東西全部都給拿走了,甚至於連窗帘地毯都沒剩下,而其餘的東西沒法拿走的,就直接砸了甚至於燒了要破壞掉。

當時,每一個被查的金融公司面臨的全部都是這樣的狀況,一連許多天基層所有的警力都同時出動去維護治安,防止進一步的惡性事件發生,和更嚴重的後果。

本來,如果說林婷婷他們只是打算收購一家公司,那緣由的這一切反正也都要拆除重新置換,可以說他們完全沒有必要去管這些,直接等投資者他們死心了不再去每天這樣搞破壞和遊行示威,等公司進入破產清算然後是拍賣的環節直接拍下來進行重新的一番改造,完全就可以了。

但是林婷婷知道王旭東收購這家公司而不是別家的原因和目的,他想儘可能地保全洛美,所以林婷婷也是努力地阻止這樣的事件發生,所以她跟吳天去聯絡以後,吳天從安保公司這邊讓老三他們調動了許多精英的安保人員,去配合民警去維護秩序和穩定。這當然還有一個效果就是加強同警方的聯繫,也是同政府之間的合作,也有利於安保公司的形象和發展。

這一舉動確實為安保公司這邊贏得了很多的好評,也確實是減少了許多像是踩踏、還有惡意的哄搶和破壞的行為,也給警方減輕了許多的負擔。

至於說收購洛美的這一家,林婷婷則是直接派出了陳虎帶著人去鎮場子,這種場合,有時候用流氓混混比警察更管用,因為警方還要考慮執法手段這些,而陳虎他們顯然不用顧忌這麼多,所以對待一些無賴和故意製造事端的人,他們的手段更加不拘一格。

不用說,林婷婷本身是不可能說跟陳虎這種人去打交道的,當然還是李小天想的點子加上去出面找陳虎。而李小天之所以這麼賣力,一部分原因是他要為王旭東考慮,即使王旭東沒有把這活交給他,但是王旭東要收購洛美,那遇到了任何的問題,他都是義不容辭。

還有一個原因,則是為了討好蔣曉蝶,他平時沒有時間陪蔣曉蝶,而林婷婷是蔣曉蝶的閨蜜、最好的朋友,那為了讓蔣曉蝶高興,這事情他也沒少操心。

所以,林婷婷介入金融公司的時間,其實比任何一個想試圖收購洛美的公司都要早。

等到這些風波都平息下來,投資者們也漸漸的不再去鬧事了,加上案件的進展也到了一個尾聲,資產清查這些工作結束,那就是正式進入了拍賣階段。

因為都知道拍賣其實就是一個撿漏的過程,也就是說,起拍價往往是非常的低,主要是看拍賣過程當中的競價,如果說競爭者比較少,而出價又相對合理不至於造成流拍的情況下,那是可以以非常低的價格拍到的。再者,往往只要是沒有人故意的去虛抬價格,基本上像這種破產清盤的公司最終的拍賣結果都是撿漏。

所以這也就吸引了不少的競爭對手,尤其是洛美這一塊,因為之前那家公司別的不行,做產品爛的一塌糊塗,可是營銷和包裝上面確實是有一番水平,要不然也不至於說一路發展到現在。就是因為他們這樣的包裝,導致先前準備賣二號工廠的時候,報價可以虛高那麼多,卻還是吸引了許多的公司非常感興趣。 那現在既然是進入了拍賣階段,都知道沒有了原先的虛高價格,顯然一下子競爭也就越發的激烈。

林婷婷本來做事情是照規矩來的,她就打算好好去參加拍賣和競爭,無論如何把洛美拿回來。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跟她一樣願意按照規矩來,畢竟誰不想賺錢?尤其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並沒有王旭東和林婷婷他們那樣的情懷,他們為的不是洛美,而是利益,所以就更加的不擇手段。

這樣的事情林婷婷也碰到了,是一個同樣準備參加競拍的競爭對手,因為以前也是在道上混過的,用慣了不正當的競爭手段,這一次更是打算用最低的成本最簡單的手段去競拍成功,所以,好多準備參加競拍的公司,特別是一些外地想要進駐東海的公司,都遭遇了各種威脅,包括車子輪胎被扎,住處被扔一些死貓死狗、辦公地點被潑油漆等等一系列的手段。

當時就有不少的人選擇了報警,但是警方去查之後,因為這幫人做事情非常的隱蔽,再加上大多數是找一些人偽裝成流浪漢和醉漢之類的人下手,所以很難去抓,即使抓到了,直接來個不承認,那也確實沒有辦法去證明就是他乾的。所以後面有不少人考慮到安全和所有的因素之後,只能是選擇退出。

林婷婷同樣也遭遇到了,她的車子被人拿刀劃得亂七八糟,隨即還接到了匿名電話,警告她最好是退出競拍,否則的話下場會非常的慘。

這要是以前,林婷婷估計就害怕了,可是她從管理物業公司以來,沒少經歷各種風波,對於這樣的事情更是已經司空見慣,所以她根本沒有怕,首先是找李小天跟吳天,給她增派了幾個保鏢,在競拍的這段時間裡頭負責全程保護她的人身安全,一旦發現有人在她周圍出現意圖做出威脅或者對她不利的事情,就立刻抓住送交警方。

結果,確實抓住了兩三批人,保鏢們可都不是吃素的,一番的修理之後,很快就從這幫人嘴裡問出來背後的主使者以及要用的手段這些的。這樣一來,後面確實就沒有人敢再來騷擾林婷婷了。

本來蔣曉蝶知道這事情以後,非常擔心林婷婷的安全,打算去跟王旭東說,把這件事情轉交給李小天或者吳天去做,畢竟林婷婷一個女孩子,一旦出了任何的問題,那都會非常的嚴重,而李小天和吳天兩個老爺們,這方面的顧慮會少很多。更何況李小天沒少跟這樣的流氓惡性事件打交道,而吳天更是不用說,他自己的身手擺在那裡,誰敢招惹他那是不想活了。

但是林婷婷也是個不服輸的倔脾氣,洛美的事情拖了這麼久,她也是徹底的跟這家公司杠上了,所以她直接拒絕了蔣曉蝶的提議。

「王總最近多忙,咱們是都知道的,這件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拍賣環節了,很快就可以結束了,這時候交給小天,不是把功勞讓給他嘛。」

林婷婷開玩笑地跟蔣曉蝶這麼說,實際上她當然不會說去計較這些功勞,再說每個人做的什麼,結果如何,別看王旭東不管不問,其實他心裡頭都有數。

林婷婷主要是憋著一股勁不服氣,既然王旭東把這件事情交給她,那她就說什麼都要完成,更何況這是回收洛美,她之前作為蘇婉琪的助理,對洛美的付出是這些人裡頭最多的,對洛美的感情也是最深的,那她肯定比誰都希望把魯美圓滿地收回來重新改造好,這也是當初王旭東把這個事情交給她的一個原因。

「再說了,小天現在自己還不夠忙的嗎?再把這些交給他,他是你男朋友,我是不會心疼,可要是累壞了你不心疼啊。」林婷婷笑著拿他們倆的事情調侃著,「吳天做事情沉穩,但是他對洛美的事情畢竟不了解,而且這些事情需要許多的談判和商業手段,這些在靈活度上他還有些欠缺。」

「所以,交給他們也不合適,反正馬上就要結束了,我能堅持下來。」

結果就是林婷婷說到做到了,她確實堅持了下來。不僅如此,她還巧妙地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那個公司試圖威脅其他競爭對手退出競拍,她也就索性順水推舟樂見其成,等到這家公司把其他真正有威脅性的競爭對手逼退之後,她再讓李小天安排陳虎出馬,帶著一幫小弟跟保鏢,至於用的什麼手段就不知道了,總之目的當然是警告這個人,在接下來的競拍當中,即使是還打算參與,也老老實實地用正規手段,否則那就是吃不了兜著走。

而至於說效果如何,那當然是顯而易見的,最終在競拍過程當中,關於洛美和旗下兩家工廠的競拍,參與的公司並不多,而這家搞事情的公司雖然最終也派人參加了,但是始終舉牌的時候不敢跟林婷婷競爭,那最終的結果就是林婷婷獲勝,成功地拍下了洛美和一號、二號工廠。

王旭東知道這些的時候,簡直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要說李小天這麼做,利用這家公司逼退其他對手,再對這家公司下手,那他可以說絲毫都不會感到意外,畢竟李小天這傢伙鬼主意多,一向是不按照套路出牌,可是林婷婷一個女孩子居然也學會了這一招,這就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你這簡直是跟李小天學壞了,一個女孩子居然學會用這種招數,這都是流氓手段啊。」王旭東哭笑不得地說著。

林婷婷卻笑得非常開心:「王總,你這是性別歧視啊,女孩子怎麼了,東琪那邊從曉蝶到管理層到設計還有下面銷售,絕大部分都是女孩子,不照樣能撐起來東琪的生意紅紅火火的。」

「也別管他流氓手段,只要他們能用那我就一樣能用,總不能白白受欺負不還回去吧。」林婷婷非常得意地說著,任務完成,洛美收回來,她比誰都高興:「再說了,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他們,感謝他們用這種手段,幫我們減少了好多的競爭對手。」 王旭東笑著認錯:「不過看樣子,你這一年管理物業公司,沒少吃苦,才學會這些,什麼手段都能用上。」

林婷婷笑了:「吃苦肯定是有的,但是總結起來,還是收穫更多,不管是個人成長還是說金錢利益這些,都是我在別的地方不可能得到的,所以就這一點來說,我絕對不會後悔。」

總的來說,可以說整個回收洛美的過程,其實是非常的曲折,充滿了各種的意外,不過都算是平穩地度過了,而且,林婷婷說的沒錯,確實要感謝那位競爭對手,因為他的攪局,導致最終沒有多少人參與到洛美和工廠的競拍當中去。

原先預估的八個億,實際上是工廠跟洛美分開拍賣,最終兩個工廠這邊林婷婷是以一點四個億的價格拍下,而洛美公司這邊則是三點二個億,比當初預估的低了幾乎一半,這可以說都是林婷婷的功勞。

所以王旭東當場給林婷婷還有這次有參與的李小天他們都發了一大筆獎金,林婷婷直接發了六十萬,李小天、蔣曉蝶吳天這些負責出謀劃策的,則是每人四十萬。然後又另外拿出一百萬來,獎勵負責參與的保鏢還有其他員工。

這個獎金數額,在其他公司大概是無法想象的,但是對於王旭東來說,跟林婷婷他們省下來的相比,那簡直是微不足道的。當然了,這其實裡頭有一大部分的原因,要歸功於他自己,如果不是他那時候想到先去打擊金融公司,截斷他們的現金流,然後找張曉芸去徹查他們的罪惡,那恐怕這家公司不會這麼快垮台,恐怕還要繼續禍害許多的人,而洛美也不會說會弄到這麼快用這麼低的價格拍賣,恐怕還會被他們拿來肆意要價謀求更高的利益。

洛美的收購結束,按照王旭東和蔣曉蝶最終商量的結果,暫時就作為已經成立起來的東琪服裝品牌的一部分。

蔣曉蝶當時有不少的疑問,最主要的是因為王旭東和蘇婉琪這個關係,大家心裡頭都清楚是無可挽回了,而王旭東的意思也非常的明顯,收購洛美不可能是別的原因,只能說是為了蘇婉琪。

那麼,萬一有一天蘇婉琪回來,或者說王旭東打算把洛美還給蘇婉琪,現在放在一起,到時候分割就會變得很麻煩。

雖然說蔣曉蝶在蘇婉琪手底下工作了那麼久,跟著蘇婉琪學到了許多東西,無論是工作上還是私交上,兩個人關係都是非常好,但正是因為如此,她才知道公私必須分清,當然,一切都看王旭東的決定。所以她也就很直接地跟王旭東說了自己心裡的疑惑,她得要問清楚,王旭東對於洛美的打算。

王旭東自己倒是沒有絲毫好擔心的,主要是他老早就已經考慮好了:「洛美現在因為本身品牌等於還是屬於蘇氏或者說現在的楊氏集團,那我們現在收回來,也不可能繼續用洛美這個品牌,只能是暫時先以東琪的名義,再說東琪現在發展服裝品牌,也需要洛美的這些基礎,所以目前是互相需要互相配合的階段。」

「但是洛美將來是一定要還給蘇總的,這個是必須的確定的事情,而到時候的發展也並不矛盾。洛美本身的定位是針對白領人群,比較小資有品位的,而東琪走的則是跟鞋業這邊一樣,仍然延續以往的高端路線。這兩個品牌定位並不衝突。」

「所以目前在初期,在我們條件有限的階段,暫時先集中精力把東琪發展起來,先開創我們的高端服裝品牌事業,然後,等到工業園區落成,統一完成搬遷以後,無論是場地還是資金,我們都已經得到了緩解,那時候再把洛美單獨拿出來進行發展,也就是去重新做一個新的子品牌,去發展白領階層的輕奢品牌,也就等於是恢復以前的洛美。」

王旭東平靜地說著:「到時候等到把這個做起來以後,或者等蘇總回來以後,我會把這個完整的洛美還給她,也包括在我們目前這個階段,為了發展東琪服裝,所利用的洛美的資源,想要詳細具體的算清是不可能的,我到時候會大致地折算一下金額也都給她,還有東琪這邊屬於她的,也都一樣。」

蔣曉蝶沉默著沒有在說什麼,王旭東對蘇婉琪的感情,他們所有人都理解,可是誰也沒有辦法去說什麼,因為一切已經無法改變。

而東琪服裝有限公司也已經掛牌成立,張麗被從東琪皮具調過來,升任總經理,同時開始熱火朝天地進行接下來的各項工作,包括產品的發布,還有門店的開業。

因為已經有了東琪鞋業的經驗,所以東琪服裝這邊就順利了許多,而且之前的準備工作也做的十分的充分,所以張麗這邊從一開始就做好了規劃,東琪服裝這邊,直接是在東海市先開設一家旗艦店,外加三家門店,都同步進行。

但是這個工作量依然是十分的巨大,畢竟是新公司開業,到各個部門的成立,人員的招聘,選拔和培訓,再加上門店的選址,還有宣傳工作,都不能馬虎。

特別是東琪服裝這邊,王旭東的定位是跟東琪皮具一樣,針對的是高端市場,東琪皮具的名頭如今是如此響亮,那東琪服裝一方面是借了這個東風,一面世就理所當然地備受矚目,而另一方面,這也形成了一種壓力,因為東琪服裝必須一上來就要做到引爆所有人的視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同時最重要的,要有絕對過硬的產品,能夠以上來就吸引大批消費者,否則的話,不僅是浪費了東琪皮具這邊的名聲和資源,還反而可能會對東琪皮具造成不良影響。

這樣的壓力之下,所有人的努力都是可想而知。

秦可欣也從她那邊調了七八個人過來王旭東這邊,幫忙組建新的設計團隊,趕在門店開業之前設計了一批新款,這其中包括了秦可欣作為設計師身份,跟東琪品牌合作的一個聯名款。 秦可欣除了做設計非常專業以外,她畢竟是在服裝和時尚圈子裡浸淫多年,非常熟悉這裡頭的規則以及路子,而且這是她熟悉的領域,她做起來完全就是駕輕就熟,很快地拿出了自己的設計款。

王旭東對於服裝這一塊確實是沒有什麼頭腦和想法,因為鞋子本身是他的家傳,他從小就耳濡目染,所以積累了許多的東西,可以任意發揮,但是服裝這一塊就不是他的專長了,不過就憑著他最基本的審美來說,他依然可以看出來,秦可欣的設計的確是非常的獨到,不僅僅是非常有時尚感和美感,最主要的是,個人風格非常的強烈。

這一點王旭東也非常的清楚,在時尚圈想要打出名堂創下自己的旗號,不光是設計要有美感,還有一點非常重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風格,能讓別人一眼看出來是自己的作品。

這個跟鞋其實的一個道理,之所以東琪一開始能那麼迅速地佔領市場能夠吸引大批的人群,除了確實具有普遍的美感以外,再就是的確是做出了王旭東自己獨一無二的風格,在市面上沒有別人能夠做到,所以才會以它的品牌個性迅速獲得成功。

哪怕是現在,王旭東早已經不參與實際的設計和生產了,但是他要求設計師們也是在美感之外要突出設計感和個人風格,因為東琪本身的客戶定位都非常高端,這樣的客戶見多識廣,一般的產品根本打動不了他們無法進入他們的法眼,他們所欣賞的都是有個性、能夠體現和突出他們自己個性的東西。

「我現在明白,為什麼之前在洛美,老早時候說是你在國際上拿過獎項,但是卻並不是什麼很高的獎項,而等到你成立工作室以後,卻能夠那麼快地做出名堂,而且能夠拿到更高的獎項了。」

王旭東看過秦可欣的設計以後,由衷地對秦可欣說著。

秦可欣很感興趣地看著他:「說說看,你的想法是什麼。」

王旭東笑著說道:「因為洛美本身的市場定位,是白領階層,他們平時的穿衣是有需求的,要求以端莊大方、體現優雅氣質為主,往往還要走性價比的路線,這樣的大眾設計,其實是一種束縛,很難體現出個人的風格,所以在洛美其實你的發揮是非常受限制的,可以說是戴著鐐銬跳舞。你要考慮整個市場,所以在風格這一塊必須做出妥協。」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