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昃笑道:“表面是這樣沒錯,但其實……呵呵,我是爲了自己。國家現在對我有些猜忌,還給我下了慢性毒藥,你認爲我真的會忍?這番作爲我就是要告訴全世界的人,別惹我,惹了我我什麼事都乾的出來,即便是發動一場戰爭。你看,其實要把世界變得瘋狂很簡單,如果我現在就留下核彈在遠走高飛,再按動按鈕……嘿嘿,這世界並沒有想象中的堅強,相反,它太脆弱了。”

女神大人聽完思考了一會,突然幸災樂禍道:“哦!完了,你變成那什麼……對,過街老鼠了!哈哈哈哈!”

王昃滿頭的黑線,不過心底卻是無限甜蜜。

女神大人心底的小心思,他哪能不知道。

笨手笨腳發動了車子,經過幾個小時的磕磕碰碰,王昃驚險而又平安的離開了這座古老而又多事的城市。

他不由得嘆了一聲,說道:“現在,麻煩纔剛剛開始。”

正應了他的推測。

兩天後,王昃出現在了大海邊,面前就是北冰洋。

他一身破衣爛衫,腿上打着繃帶,就連女神大人也是一臉的疲憊。

僅僅兩天時間內,他受到了不下二十次攻擊。

而其中竟然沒有一次是來自毛國本身的,都是境外。

有米國,有香水國,最可氣的居然有靴子國,他們一遇到戰爭首先批量生產白旗,到底是湊的哪門子熱鬧。

反而在王昃預計中的戰車國和島國卻沒有出現。

毛國沒有攻擊,王昃可以理解,畢竟誰也不想核彈在自己國境內爆開,王昃也是接到了上官無極的電話,才儘可能竄梭於市區之間,趕往這個匯合地點。

王昃苦笑道:“這幫人還真是不要命啊……”

女神大人同樣苦笑,說道:“他們的目的反而是要引爆核彈,而不是擊殺你,核彈爆炸後都同歸於盡了,他們還要什麼命?”

“敢死隊真可怕。”

“不過……這讓只傷不殺,真的好嗎?”

在生死對決中,殺人遠比傷人來的簡單,而且沒有後顧之憂。

王昃略顯青澀的撓頭傻笑道:“你知道我的……”

女神大人嘆了口氣,苦笑着搖了搖頭,卻沒有再說什麼。

是的,她知道他的。

王昃看了一眼手錶,皺了下眉頭,視線就又移動到海上。

時間到了,卻沒有船。

正這時,他的電話又響起來了,接通後上官無極在電話那頭急忙告訴他一個消息。

船到了,卻在五公里之外,由於某種原因靠不了岸,讓王昃想辦法在半個小時之內趕到,如果晚了……他們就會走。

王昃下眼皮一陣抽抽,看着空蕩蕩,茫茫大海,不由得嘟囔道:“這他孃的怎麼過去?遊嗎?!”

蹲下來伸手摸了摸海水。

“真他孃的冰!”

說完就開始脫衣服。

女神大人趕忙往四周看看,臉紅道:“你要幹什麼?!”

王昃道:“游泳啊,他們把船停在好遠的地方了。”

“所以我在問你幹什麼啊,爲什麼要游泳?”

王昃愣了愣,疑惑道:“那……怎麼過去?”

女神大人一副看白癡的樣子說道:“跑過去啊!”

“呃……這是海,是水啊。”

女神大人盯着他,就是不說話。

王昃心有點虛,試探道:“我跑?”

“快點!”

王昃硬着頭皮閉上了眼睛,沒命似的往海面上跑去。

剛接觸水面,就感覺腳下一軟,‘啪啪~’的聲音就穿了出來。

他一咬牙,不管會不會沉底,雙腿舞得好似車輪一般。

如果有外人看到這種場面,一定驚訝的下巴脫臼。

就看一個少年人,宛若一陣清風,急速的在水面上疾馳而過,腳下掀起一陣滔天浪波,在無盡的汪洋上劃出一道瑰麗的白色直線。

上官無極焦急的站在甲板上。

他身後的小雞捧着一個軍用筆記本,不停的敲動着鍵盤,慌張道:“不行了,最多堅持十分鐘,我們馬上就要被衛星發現了!顧問再不來我們就走不了了!”

上官無極緊咬牙關,喝道:“那就再等十分鐘!”

正這時,他突然看到水平線上出現一條白色光帶,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睜眼光線已經到了眼前。

他眯着眼睛,突然看到光帶的最前方,一個人正緊閉着眼睛雙腿雙手舞的飛快。

他下巴差點就撞在地板上,好半天才費力的喘了口氣,猛然大喊道:“操!睜眼啊!馬上要撞上了!”

就見王昃也不睜眼,雙腳猛然一停,整個身體突然‘飛’了起來,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圈,雙腳‘嘭’的一聲站在甲板上。

他睜眼看了看上官無極,伸手笑道:“嗨~咱們出發吧!” 王昃不用睜眼,因爲他閉上眼睛比睜開看得更清楚。

女神大人說這是‘視覺移嫁’,曾經在舍利塔的時候就用過。

上官無極急忙轉身喝道:“快開船!”

這是一艘小船,如果跟‘爲民號’比起來的話,甚至比‘王昃號’都要小上一些,又有些像遊艇又有些像漁船。

正是傳說中的‘偷渡船’。

唯一的區別就是在船頭有一塊巨大的金屬棱角,看起來十分堅固。

王昃有些扭捏的問道:“你們……不認爲我能在水面上跑,很神奇嗎?”

誰知上官無極用一種看白癡的表情看着他,說道:“我驚訝只是因爲你竟然閉着眼睛還能跑到這裏來。水面上跑?你回去問問飛刀,看她會不會。”

王昃小臉一陣抽搐,尷尬道:“難……難道這是個很普通的技能?”

上官無極揉了揉額頭解釋道:“即便是平凡人,經過一定的訓練也可以在水面上跑出去幾步,何況這裏是海洋,水的密度更大,水面的張力也更大,雖然我們不見得……咳咳,是你的對手,但說實在的,‘水上漂’要比‘草上飛’簡單多了。”

……

船行駛了兩個多小時,海風變得更涼。

女神大人警覺道:“來了!”

王昃轉頭一看,果然天空中一個黑點在急速的接近這裏。

上官無極也跑了出來,站在甲板上極目望去。

他跺了下腳大罵道:“他媽的,怎麼還是讓他們給發現了?!竟然拿出這種東西來追……”

王昃疑惑道:“怎麼了?”

上官無極道:“那是T-50戰鬥機,稱得上世界最先進的了,可是現在還處於測試階段,沒想到竟然派出來追你!”

王昃尷尬笑了笑,說道:“你眼神真好……”

上官無極老臉一紅,道:“其實……是小雞透過衛星監控發現的……”

沒錯,他就是想上來跟王昃顯擺顯擺。

女神大人突然有喝道:“那邊!”

王昃扭頭一看,幾艘快艇正向自己的方面駛來。

說話間,快艇就到了。

上官無極有些放心下來,只要不是戰鬥機直接扔導彈,事情就還有轉機。

離着還有幾十米,噠噠噠的槍聲就響了起來。

長毛等人急忙從船艙裏衝了出來,拿出傢伙對拼了起來。

王昃笑道:“原來你們都來了。”

除了上官無極的六人組,還有一些明顯是高手的特戰人員,數量在二十多人左右。

長毛吐了口口水,說道:“這時要是飛刀在就好了!”

一場大戰如火如荼的進行着,王昃毫無辦法,最多就是從船上扔下點東西,還別說,真砸到幾個人。

漸漸的,傷亡就出現了。

王昃剛經歷過一場直面生死,這次倒也沒表現的太過不適,只是眼看自己這邊開始有人負傷,他心情又不好了起來。

女神大人的作用在這個時候顯得尤爲明顯,就看她左跳右蹦,拼命的將子彈反彈回去,如果沒有她,早就出現死亡了。

王昃焦急非常,他知道發生了這些都是因爲自己,他本來是想自己單獨回國,可這茫茫大海……一個人又實在沒有辦法渡過。

只能答應了上官無極的提議,只是……

他狠狠咬了咬牙,從船上扣下一塊鐵皮,直接扔了過去,鐵皮夾雜着風聲,正中一名敵人的肩膀,伴隨着一聲痛呼,那人整個臂膀都被削了下來,讓王昃心神一陣顫動。

看到他臉色蒼白的樣子,旁邊一名特工打趣道:“怎麼?你是第一次見這場面吧?”

王昃點了點頭。

那人又道:“不要怕,子彈吶……就是亂飛的蚊子,被叮一口也不打緊。小子,躲在我得身後,我‘老虎’在此,看誰能傷你一根頭髮。”

一番話把王昃說的信心大增。

可就在這時,遠處那些快艇的中央,竟然出現了一艘小船,船上坐着兩個人,正在划着漿,還站立了一個人,低頭正在瞅自己的手指,好似能從裏面摳出金字。

‘事情有異,必爲妖!’

王昃心中想着,他馬上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這艘小船的身上。

突然那站立的人擡起了頭,一披金髮迎風飄揚,俊朗的面容好似六七十年代的好萊塢明星,透着一股男人味。

而王昃則注意到他的眼睛。

是閉着的。

可王昃總感覺他正在看自己。

“這人怎麼這麼奇……”

王昃想詢問身邊的人,頭就下意識的轉了過去。

“小心!”

‘老虎’突然暴喝一聲,一把將王昃推到一旁。

很慢,很慢……

王昃一瞬間繃緊了神經,世界的一切在他眼中都變得慢了起來。

所以他能清晰的看到‘老虎’驚慌的神色,清楚的看到一束奇異的光線,從他的身體中穿了過去,正中,心臟,光線連接衣服的部分還散發着絲絲白煙……

‘噗通’,老虎的身體倒在了地上,他一生中最後吸進的一口氣,用盡全身力氣逼了出來,化成一句笑罵。

“馬勒戈壁的!老子還是處男吶!”

聲音嘎然而止。

世界一瞬間變的極其安靜,起碼在王昃的感官中是如此,即便一顆子彈劃過他的臉頰留下一絲白痕。

很靜,很靜。

“我操你姥姥!!”

轉身,暴起,飛奔,衝越。

一條黃色的殘影后遺留下零散的衣服碎片。

天暗了,不是錯覺,是真的暗了,儘管明明還是正午。

王昃全身的煞氣再不受一點控制,腹中兩條巨龍如蛟龍遇水,撒歡着,雀躍着。

他身體籠罩着層層黑霧,卻依舊擋不住兩道紅色光芒刺穿透出,那是他那血紅的瞳,如同女神大人一樣的紅。

靈氣意味着‘生命和救贖’,而煞氣就簡單的多,它只代表毀滅。

‘嘭!!’

一拳,王昃的拳頭,好似從亙古開始就一直停在這裏,而不是跨越了幾百米的距離。

它擊中了,那個雙眼可以放出死亡射線的英俊男子。

拳頭籠罩着黑霧,從前胸透入,從後背伸出,英俊男子的表情卻看不出一絲痛苦,有的僅僅是驚訝,還有那麼一點……解脫。

王昃懷疑自己沒有打中,因爲沒有血。

沒有一絲的血也沒有一絲的肉屑。

天地間猛一個定格,連海面的波浪好似都停滯了一瞬。

‘叮~’

就像玻璃碎裂的聲音,英俊男子瞬間化作一捧黑色粉末,不用風來吹散,就四散到這天地之間,消失的點滴不剩。

女神大人大吼一聲‘不好!’,黑色霧氣就將她擠回了王昃腦中。

而此時的王昃,卻是徹底的呆住了。

他看着自己依然伸出去的拳頭,空無一物的拳頭,甚至讓人遺忘了,就在剛纔它還穿透這一個人,活人。

王昃的嘴很艱難的一釐釐的張開,良久才吐出幾個字。

“殺……殺人了?!”

好似被自己這一句話嚇到了,王昃整個腦袋嗡的一聲。

女神大人現在的處境十分的不妙,層層黑霧已經把她的‘小家’給侵佔了,僅有那棵怪樹還能看到一絲白光,她緊緊摟着怪樹,一臉驚駭的說道:“完……完了!心魔!”

在女神大人那個年代,心魔是一種最爲弱小的魔物,甚至太陽光的照射就可以讓它消亡。

但……它又是最強的魔物,因爲它永遠藏在修煉者的心中,永遠殺不絕。

一旦精神出現鬆懈,它就捲土重來。

無數神靈都曾經敗在它的腳下,那麼如今的王昃吶?

王昃整個人已經呆滯了。

不管是煞氣還是靈氣,都不加控制的四處飛散着、損耗着。

就連砍向自己的兩把尖刀他都沒有看見!

這個船上一共有三個,兩個划槳的。

他們是‘侍衛’,整個生命都是爲了保護那英俊男子,可如今男子死去了,他們自然就沒有再活下去的理由。

一絲懼怕都沒有,兩把刀就出現在了王昃的脖頸,只要在過百分之一秒,王昃的頭顱就會離開他的身軀……

一秒、兩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