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沫輕輕拉了拉木在雪地的剪瞳,輕聲說道。

剪瞳點點頭,隨即與無樂、歐陽黛玉、王沫三人,向著雪谷的外面走去。

只是,他們在出口的時候,卻遇到了伏擊,來自人族的伏擊。

在伏擊中,因為猝不及防,歐陽黛玉與王沫迅速被擊倒在地,都受了重傷。

令四人驚訝的是,伏擊他們的,竟然是剛才已經離去的宋子玉、齊笑笑和卧長天。

他們迅速迎敵,只是,讓他們奇怪的是,卧長天竟然一反常態,變得無比兇猛起來,宛若已經脫胎換骨。

剛才,卧長天連無樂的一招都接不住,但是此刻,卧長天竟然將無樂逼得在後退。

剪瞳此刻一邊與宋子玉、齊笑笑打鬥,一邊冷聲問道:「這是為什麼?」

宋子玉冷笑道:「因為你們幾人中,你和無樂都喝了龍血,修為比我們都高!」

齊笑笑則用羽扇為武器,大笑道:「你想想看,如果我們一起出去,有你和無樂在,論功行賞的時候,哪裡還有我們什麼事情?」

重生八零甜蜜軍婚 「所以你們想要殺人滅口?」剪瞳冷聲喝道。

「不要說得那麼難聽,我們只是想將你們留在乾坤海而已!」宋子玉說完,便越發加緊了攻勢。

見一下子將無樂和剪瞳兩人攻不下,宋子玉忽地身子掠起,向著倒在地上的歐陽黛玉而去。

隨即,她的手中拿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對準了歐陽黛玉的喉嚨,大聲喝道:「無樂,你再不住手,你的小情人,可就沒有了!」

黑色豪門,女人誘你成癮 無樂望著匕首在歐陽黛玉的脖子上,頓時呆住,隨即,他一掌推開卧長天,對著宋子玉的方向,臉色扭曲,憤怒到了極點,眼睛能冒出火來。

「你無需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明明是北方的狼崽子,卻非得南下,卻還愛上了一個人族的女子,真是愚蠢之極!」

宋子玉冷笑道。

無樂冷聲說道:「你想怎麼樣?」

宋子玉目光閃爍,忽地說道:「怎麼樣?你現在給我跪在地上,束手就擒,不然,現在就殺了她!」

說完,她的手動了一下,頓時,歐陽黛玉雪白的脖子上,流出了一絲鮮紅色的血。

無樂頓時沒招,他忍著屈辱,竟然真的跪了下去。

剪瞳望見無樂下跪,歐陽黛玉被擒,心急如焚,對著齊笑笑的出手便絲毫不再留情。

很快,齊笑笑的身上,便多了幾個劍痕。

無樂忽地冷聲道:「愚蠢的女人,你還待在這裡幹什麼,為什麼不趕快走?」

這話,顯然是對剪瞳說的。 剪瞳沒有走,無樂乾脆將話挑明,說道:「你如果出去了,我們還有希望,但是如果你也死了,我們便連希望也會失去!」

剪瞳似乎忽然想通了,她將齊笑笑擊退三步,隨即她的身子忽然輕盈地向著遠處掠去,轉眼便消失在了雪地。.

而無樂,此刻已經被卧長天用不知什麼材料的繩子捆綁了起來,隨著無樂一聲狼嚎聲,似乎有什麼東西,扎進了他的身體。

宋子玉望著躺在地上的歐陽黛玉和王沫,以及被綁在地上在喘息的無樂,忽地笑道:「你們說,留下這三人,該如何處置?」

「那還用說,直接殺!」卧長天的眼神中,充滿了暴虐之氣。

齊笑笑卻搖著羽扇,輕聲說道:「這就不必了,萬一皇尊真的追究起來,我們落個殺害九大武卿的罪名,豈不是糟了!」

「我們何不讓他們在這裡自生自滅?」

宋子玉點點頭,冷笑道:「我的想法,出去后就說這兩個女子,被無樂這個狼崽子誘惑失身,然後想偷襲我們,被我們打敗了!」

「只是,剪瞳已經出去了,她可是皇尊最小的女兒!」齊笑笑沉吟道。

宋子玉卻冷冷的道:「哼,她可從來沒有享受過公主的待遇,也從來不受待見,不然為什麼會讓她進入這乾坤海危險之地?況且,我可是聽說,她的母親,曾經犯下滔天之罪,讓皇尊生厭!」

齊笑笑沉吟道:「你的意思,我們三人說的話,分量不會比剪瞳說的差?」

「必定如此!」宋子玉冷聲道:「更何況,我們宋家、齊家、卧家三個大家族,如果真的能夠聯合起來,哪怕是皇族,也不能不惦量一下分量的!」

只是,他們卻沒有注意到,卧長天此刻的暴虐之氣,已經更重了,他有點不耐煩地道:「你們兩個屁話說完了沒有,說完了,我們趕緊走!老子再也不想呆在這個鳥地方了!」

說完,他迅速向著乾坤海出口的方向掠去:.

宋子玉與齊笑笑對望一眼,迅速跟了上去,只是他們在奇怪,為何卧長天的修為忽然變得這麼厲害了,而且脾氣也見長。

乾坤海,本是人族守候和控制的區域,只是,在這一場詭異的角逐中,魔族、妖族、靈族甚至另一個大陸的巫族,都混了進來。

陳天一和孫若離,成為最先出去乾坤海的人。

隨即出來的,是宋子玉,卧長天和齊笑笑。

只是,其他人再也沒有出來,哪怕是終於到了三個月的期限,也沒有人出來。

在盧海洲的死海村,

公孫不滅望著出來的五個少年少女,心中充滿了一種悲憫之色。

進去十一個,出來只有五個,雖然比例與往年相比還算是高的,但是,最關鍵的人物,卻一個都沒有出來。

五個人都被帶著去隔離分頭進行問話,只是,無論怎麼問,五人的語氣,竟然都出奇地相似。

在他們的描述中,魔族等種族入侵了乾坤海,任性等人,都因為在大戰中受傷,要麼不敵,要麼死了。

他們,則通過自己的勇氣和力量,成功逃了出來,成為了最終的勝利者。

五人被分開后,又被迅速集中。

邪凰歸來:廢柴逆天太子妃 公孫不滅的臉拉得更長了,腮幫鬍子翹得老高。

他眼神冷峻地從五人身上掃過,他們大多突破了一個武修等級,有的突破了兩個等級,但是這一點在公孫不滅的眼裡,卻絲毫沒有意義。

他想知道的,是裡面到底發什麼了什麼事情。

他隱隱覺得,有些什麼事情發生了,只是,他卻不能進去,也不能從這五個年輕人身上得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

這位觀星國的第一神將,心中卻在嘆息,只有五人出來,便意味著,今後大量帝國的大局,就要變化了。

這五個家族,無疑將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只是,剪瞳公主呢?

皇城那邊,絲毫沒有傳來任何關於乾坤海的消息,彷彿魔族等其他種族進入了乾坤海,皇城根本就不知道。

按照慣例,公孫不滅將五個從乾坤海出來的年輕人,送上了回皇城的金色的車輦,這是屬於勝利者的榮耀,他們在沿途,以及回到皇城后,都將受到隆重的歡迎。

身材魁梧的副神將高仰,望著一臉苦逼的公孫不滅,不解地問道:「公孫神將,您為何如此不高興?」

「觀星國的公主沒有出來,你說,我應該高興嗎?」

公孫不滅輕哼道:「看看出來的那些人,除了陳天一還算有點節操,孫若離資質還算可以,其他人,哼,遲早會將觀星國攪得天翻地覆!」

高仰輕聲說道:「可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在乾坤海裡面,優勝劣汰,更何況,裡面出現了變數……」

「你以為,那些變數,是應該出現的嗎?」公孫不滅冷哼道:「我告訴你,這本是絕對不會出現的情況,但是現在,他們出現了!」

「魔族、妖族、靈族,甚至還有巫族,他們是怎麼得到的消息,知道乾坤海一個月前是自然守候最脆弱的時候?」

「他們為什麼要進去,又從裡面得到了什麼?」

高仰顯然無法回答這些問題,他輕聲說道:「可是,皇尊不允許咱們進去,不然,倒是可以一探究竟……」

「那是說不許你們進去,但可沒說,不許我進去!」公孫不滅冷冷地說道。

「可是……」高仰似乎猜到了公孫不滅要做什麼,急忙說道:「公孫神將不可!皇尊曾經說過,公孫神將您可以進去一次,但是你一旦進去了,出來后,便不能再擔任這乾坤海的守將!」

「這浩瀚的乾坤海,沒有您守候,恐怕會有大難!」

公孫不滅的神色陰晴不定,許久,他輕聲說道:「這裡,就拜託你了!」

高仰看著公孫不滅的身影忽然向著乾坤海的方向,而且,欲言又止,他知道,自己已經到了必須站在前台的時候了,因為公孫不滅,一旦進去,出來后,便要離開這裡。

他哪裡知道,公孫不滅的心裡卻在冷笑:我若進去一次,再出來的時候,這乾坤海是否還能存在,都是個未知數! 皇城,天卧城。

時間已經離九大武卿進入乾坤海,已經過去了一年時間。

這一年,發生了兩件令人矚目的事情,都與乾坤海有關。

第一件,是九大武卿中的五人,從乾坤海榮耀歸來,這五個家族,分別是皇城四大家族中的陳家、齊家、宋家,以及聚星離宮的孫若離,以及荊武州的卧家。

五個出來的年輕人,被視為觀星國未來的希望,各種修鍊資源往他們傾斜,讓多少年輕人羨慕不已。

他們的修為,也迅速跨入了幻星境的巔峰,甚至陳天一和卧長天,竟然直接跨入了移星境初期。

這讓很多年輕人明白,進入乾坤海並不是目的,只有從出來的那一刻起,才更值得他們去奮鬥。

因為那些修鍊資源,那種培養強者的方式,讓他們只能羨慕和嫉妒,卻無法恨。

觀星國年輕的一輩,所有的光環,都被這五人佔據,而最讓人奪目的,則是宋子玉。

她不僅是大家閨秀,更是皇城五魅之一,加上天賦和修為的光環,更是讓她成為了很多年輕男子追逐的對象。

而第二件事,則是二十多年前從乾坤海出來人中,一個叫做卧無垠的人,觀星國的太子殿下,忽然宣布,其實他才是詬月神的傳人。

在一個祭天的日子,他向文武百官,向著天下武修,展示了他右手內側的一個月形標誌,那是狂暴星宮!如假包換的狂暴星宮!

在經過觀星國十大國老鑒定后,他已經成為了繼承皇尊之位的唯一人選。

許多曾經聽說過任性身上那個印記的人,此刻才明白,原來任性的那個竟然是假的更新快,.站頁面清爽,少,

連任性的父親任天笑,也站出來宣布,他的兒子任性身上那個月形標誌,其實只是一個尋常的胎記,根本就與狂暴星宮無關。

只是,讓人奇怪的是,在任天笑宣布這件事情之後不久,狂劍山莊便被一支不知哪裡來的黑衣人隊伍屠戮,整個香蘭山血流成河。

有人說,整個狂劍山莊雞犬不剩,全死了!

也有人說,他看到了任天笑帶著一男一女兩個人,逃了出來,從此隱姓埋名。

不管如何,狂劍山莊,這個曾經顯赫一時的地方勢力,從此淹沒在了觀星國。

與此相反,在龍翔州大戰中一敗塗地的霸刀堂,竟然又忽地死灰復燃,崛起壯大。

何不滅還將霸刀堂整體搬到了皇城,成為了皇城一股新近崛起的勢力,其崛起速度之快,讓人為之側目。

只是,那些曾經在乾坤海湮沒的人,依舊沒有任何消息,讓很多等待的人死了心,這些人,包括弄月、趙萌萌,以及那些任性曾經認識的人。

只有兩個人,卻依然不相信任性竟然死了,他們正在想盡辦法提升修為,想要在還有兩年便舉辦的新一輪武卿大比中,進入九大武卿,這樣,他們便能進入乾坤海,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兩個人,是任性的摯友、兄弟,王天保和卧罪貳。

盧海洲,何月城。

這是一座離乾坤海不遠的小城,在觀星國的版圖上絲毫不起眼。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這裡對觀星國來說,卻異常重要。

因為這裡,有一個通往乾坤海的暗流通道,它起自這個何月城城北高山上的小湖何月湖,終點,則在乾坤海的靈海區。

只是,這個被觀星國暗兵把守的地方,卻忽然出現一個美麗的女子。

女子站在湖中間的一個亭子之上,似乎在自上而下,眺望著遠處的風景。

她的頭髮是雪白雪白的,卻又絲毫不會讓人晃眼睛,彷彿這種白色,是真正的白雪,能與周圍的環境很自然的融合。

最讓人驚訝的是,這女子的臉,美得讓人窒息。

守候在這裡的,是四個和尚,他們則在湖中間的另外一個亭子里,歪歪斜斜地坐在那裡閉目養神。

只是,哪怕是和尚,看到這個女子,也不由自主地睜大了眼睛,看得痴獃了許久。

四人的眼睛看上去無比慵懶,其中一個瘦高的和尚忽然笑道:「這個鳥不來拉屎的地方,竟然居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大美女,真是讓人感到意外!」

另一個胖乎乎的和尚,此刻正在扣著腳丫子,他眼睛直直地看著隨著微風飄展,露出了的充滿青春誘惑力的白皙大腿,久久不願眨一下眼睛。

他口中嘟噥著道:「嗚嗚,牛大,好久沒開葷了,莫非,這是佛祖派過來犒勞咱們的仙女?」

剛才那個瘦高的和尚咧嘴笑道:「阿彌陀佛,真是我佛慈悲……牛二、牛三、牛四,給我上!」

白衣女子卻絲毫沒有理會四個和尚猥瑣的眼神,依然目光滯滯地望著遠處的湖面發著呆。

四個和尚的身子忽然掠起,宛若四隻輕燕,迅速落在了白衣女子所在的亭子里。

瘦高的牛大笑著說道:「姑娘一個人站在這裡,莫非是在等你的情郎?」

胖乎乎的牛二則嘻嘻笑道:「大哥,人家姑娘分明在等你呀,這地方因為水是臭的,鳥都不會來拉屎,還能有誰回來啊!」

其他兩個和尚則大笑起來。

白衣女子卻沒有任何錶情,依然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美麗的眼睛望著平靜的湖面怔怔地出神。

四個和尚面面相覷,紛紛猜疑這姑娘莫非是個聾子?

牛大對著牛二使了一個眼色,胖乎乎的牛二見了,心中會意,身子忽然向著白衣女子飛去,胖乎乎的手,抓的地方,竟然是女子的胸膛。

只是,就在牛二的手將要抓住的時候,卻忽然碰到了一股無比堅硬寒冷的冰塊。

但見牛二與白衣女子之間,一塊不知從哪裡來的冰塊,恆更在了他們之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