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這就放心了。

“那就沒事了。”

“喂,朋友,請你把自己的性命當作一回事好嗎,每個人到這個世界上不是讓你來浪費生命的,你要熱愛生命敬畏生命。”

王浩咧嘴一笑,“這世上的種種我都承受過也都享受過,足了,我不想死,但是我不怕死。”


侯悅兒剛想說什麼,有人開門。

“你不是一個人住嗎?”

“和我弟弟。”

侯悅兒正襟危坐,準備和王浩的弟弟打招呼。

誰知道門一開,就看到童南天抱着滿臉賤笑的王敢哭的上氣不接下氣,“三哥,我算是看明白了,女人都是浮雲!”

“是是是。除了我家老四,其他女人都是如衣物。”

童南天哽咽道,“可是我想要浮雲。”

“胖子胖子,快快快,二哥帶個了浮雲回來了。”

童南天連忙低着頭擦了擦眼淚。

騷氣的一甩頭。

正要來一個騷氣的開場白的時候。

“hi~”

看清楚竟然是侯悅兒。

童南天轉過頭就再一次抱着王敢哇哇哭。

“三哥,我心裏苦,我們再去喝點兒吧。” 王敢剛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啥意思。

但是仔細一看侯悅兒的雙馬尾和淡藍色的長髮之後立馬明白了什麼。

“走走走,三哥帶你不醉不歸,忘了這些浮雲。”、

侯悅兒打開一根棒棒糖吃着,“這是你…”

“黃頭髮的那個是我弟弟,胖乎乎的那個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

你看你把孩子傷的。”

侯悅兒啞人失笑。

“不至於吧,我和他明確說過我是女同,但是他非要給我秀他的雄性荷爾蒙,但是迄今爲止我還是沒有看到他的雄性荷爾蒙在哪裏。”

王浩咧嘴一笑,沒有說話。

侯悅兒沒有着急回去。

王浩心裏面盤算着要不要再進一次古墓看看能不能把剩下的天機圖給搞出來。

但是反過頭來一琢磨,還是再等等,萬一那個詛咒是假的呢。

暫時不想那麼多。

王浩把目光重新盯到了綜藝節目上。

這段時間節目還是如火如荼的進行着,雖然破爛張的離開的確是帶來了一些二影響。


但是這個節目現在的火爆程度立馬掩蓋了一切。

王浩之前提出來的方法的確是成功的帶跑偏了觀衆的注意力,很多人都在罵那些破壞破爛張生活的人。

開車到了公司。

一切照舊。

王浩的唱片公司已經成立起來了,那些在節目中嶄露頭角的基本上都被王浩給簽了下來。

節目之中火的歌都已經是王浩公司的財產了,轉手就賣了不少錢,,王浩給歌手分了大頭,自己只拿了一小部分。

創立這個公司完全就是爲了開心。

沒有想着去掙錢,就是想用真實的力量去帶給聽衆一場聽覺上的盛宴,而不是一些人搞着一些無病呻..口今的東西。

在公司忙了一整天。

晚上收到陸長青的消息,明天上課。

給學生上課的確是挺開心,但是相比之下,王浩更喜歡掙錢。

王浩沒有學習過教育之類的東西,所以怕誤人子弟。

雖然看起來輕鬆,但是每次上課之前,王浩還是會花一點時間去考慮下節課究竟要幹什麼。

每節課之後王浩還是會考慮自己做的有什麼不足的地方。


翌日。

清晨。

王浩光溜溜的站在鏡子前面照着自己的身上,看有沒有斑跡。

之前問了侯悅兒了,這個斑跡的位置不一定就是胸膛,也有可能是身體上的任何地方。

王浩正在對着鏡子看自己老二下面是不是有斑跡的時候。

童南天拉開了衛生間的門。

正在揉眼睛的童南天停下了自己的動作看着王浩。

王浩也是滿臉尷尬的看着童南天。

“那個…胖子啊,我…”

"二哥,我懂,大家都是男人,你好了叫我。"

童南天拉上了門。

王浩黑着臉,穿上褲衩子出了門。

正在沙發上坐着的時候。

童南天走了過來,遞給了王浩一個盒子。

“二哥,這個我送給你了。”

“這是啥?”

“這是我最愛的前女友,打氣筒也在裏面,我現在把她送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對她啊,對了,這是膠帶,上次我不小心給她弄漏氣了,你給粘一下還能用。

按照小澤瑪利亞一比一打造的。”

王浩黑着臉。

童南天忍痛割愛道,“二哥,以後用這個吧,別經常用手,用手對身體不好,真的。”

王浩被氣笑了。

"滾滾滾,帶着你的前女友給我滾蛋!"

“二哥你別害羞啊,我知道你好面子,那這樣,我把她放在沙發下,到時候你自己享用的時候拿出來用。”

“滾。”

童南天轉頭就走。王浩出門的時候,童南天道,“二哥,你可一定要替我好好愛她啊。”

“滾!”

在公司呆了一上午,吃過午飯王浩就去了學校。

往教室裏面走的時候,王浩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安然。


安然正和一個學生抱在一起。親熱之後,一轉頭就看到了王浩。

“我靠!畜生啊這。”王浩罵了一聲。

看到王浩之後,安然親了口女生讓女生先進去,安然走了過來。

“你來這裏幹什麼?”安然打量着王浩。

“有點事。”

“你來大學有什麼事?”

安然嗤笑道,骨子裏就看不起王浩,覺得王浩是一個泥腿子。

“那你來幹啥?”王浩反問道。

“我女朋友在這裏上課。”安然大大方方道。

王浩忍着笑。

“行,安總挺牛逼的。”

安然嗤笑了一聲。

“還行吧,比不了王總。怎麼,王總也是來這裏釣大學生的?要不要我幫幫你?不然就你這個土錘形象很難在這裏釣到大學生的,現在的大學生聰明着呢,你好歹穿一身名牌來這裏吊大學生啊。”

王浩咧嘴一笑。

“別介,這種畜生行爲我可做不來。”

安然神色冷了下來。

“怎麼?你這是羨慕嫉妒了?哈哈哈,羨慕嫉妒也沒有用啊,你的土是刻在骨子裏的,和你有沒有錢是沒有關係的,大學生嘛,都愛慕虛榮,還是挺注意形象的,就算是傍大款,也會找一個形象好的,像你這樣的,一身地攤貨,還是別想了。”

王浩咧嘴一笑。

“咱倆不一樣。我可做不來你那種事。”

安然得意的笑了出來。

“難不成你還是來釣女老師的?哦哦哦,對了對了,我記起來了,那個叫夏語嫣的女老師是不是?就憑你也i想吊人家?你知道什麼叫做門當戶對嘛?你知道人家父親是誰嘛?就算是你有錢,人家也不會把姑娘嫁給你這種泥腿子的。你就死了那份心吧。

涉世不深的女大學生你都釣不上,你還想釣女老師,你真的是在逗我笑。”

王浩看着安然,

“你腦子裏是不是除了胸就是屁股啊,我都說了咱倆不一樣,和你說話挺跌份的。別煩我了。麻溜兒滾蛋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