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下已是進退維谷。

下面的那隻螳螂精已經上來,他手裡拿著鐮刀,眼睛很大,瞳孔卻只有那麼一小點,孩子一看就愣住了。

屋子裡面又追出來一隻天牛妖,天牛妖背後兩個小翅膀不停揮舞,帶著他變成村民的身體飛離地面幾寸,看起來詭異極了。

孩子嚇得靠在旁邊的牆上呆住。

暮昔之也追了來,正與從灌木叢里出來的小酒碰了面。

還沒等小酒提醒,他又已經回身格擋住那隻跟著他從屋裡出來的螳螂精。

他格擋的手再一轉,紫炁劍繳械了那螳螂精手中的鐮刀。

再回手用鐮刀擋下了天牛妖打過來的狼牙棒,同一時間右手一甩,「劍訣·劍鎖!」

紫炁劍的劍氣射向剛上來的螳螂精,螳螂精突然腳下像是被無數把劍封在了地上,無法再挪動一步,如此被鎖在了屋子的拐角處。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絲毫不慌亂,難怪他一個人也能對付。

小酒上前幫忙,那天牛妖向她錘了一棒,體力消耗一半的小酒只能是堪堪躲過。

天牛妖緊接著噴出一口毒液,小酒在毒液的侵蝕下,整個人都被麻痹住了。

她能聽到暮昔之在喊她,一聲聲地喊,一聲聲「小酒」像是從遠方傳來,一聲比一聲著急。

暮昔之一個人對戰兩隻妖精,又要護著孩子,幾個回合下來,他漸漸處於下風,小酒這才緩過神來。

說來幾個回合,其實一切都不過只在須臾之間,只是現在時光寶貴,爭分奪秒都不一定能安全救出孩子。

那邊被劍鎖鎖住的螳螂精不停掙扎,劍氣消散,他又能加入戰鬥,便氣勢洶洶朝著暮昔之而去。

小酒搖搖頭,拿腳勾起剛才紫炁劍卸下的鐮刀,勾住那天牛妖的腰身往後拽,天牛妖回身就是一棒。

她正好腰身往後一讓,躲過狼牙棒,雙手狠狠往上推出鐮刀,劃過了天牛妖的脖子。

眼看自己要掉落在地上,小酒單手一撐,一個飛身起來,從上劈下。

暮昔之面前的妖精沒了鐮刀,雙手就化為捕捉足,上面全是倒刺。

只不過他用雙手擋住鐮刀便擋不住暮昔之的紫炁劍,最後只能是在劍下化為了烏有。

兩人配合,最後一隻螳螂精很快也沒有了,二人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整晚高強度的攻擊,還受了傷,此刻只想狠狠地呼吸,最好還能躺在地上全身放鬆。

可是屋裡傳來「嗚嗚」的哭聲,好不容易休息了一會兒的二人站起來,異口同聲道:「繼續!」 清晨,彷彿一幅寫意畫,清雅而純樸。清涼的微風拂過天郎那堅毅的面頰,穿過薄薄的晨霧,隱約可見樹木卓越的英姿。

昨日,天玄眼的回答,徹底解開了天郎一直以來的疑惑。

重生前與海王星師父的交談,他聽出弦外之音自己很有可能再回去。

但如果自己在這邊,待了上百年才回去,豈不是物是人非了?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這也說明了,各時空時間概念比例不同。當然了,至於真的是不是這種情況,這一切目前都只是自己的猜測……

後山。

天郎席地而坐,喃喃自語道:「先鞏固一下修為,這兩天確實有些鬆懈了。」他閉目探查,卻發現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體內丹田不翼而飛,竟被縮小版的天玄眼取而代之。除此之外,一顆泛著幽藍光暈的水珠,正以天玄眼為中心,循環運作。

「這是什麼情況?」天郎略顯好奇,將神識探入水珠。

霎時,場景劇變。

只聽「撲通」一聲,失重的天郎直接墜入深海,而周圍竟是一望無際的水之領域。

還沒等他弄明白,原本平靜的海面形成巨大漩渦,強大的吸力直接將其捲入其中……危命當頭,天郎掙扎不止,卻無法改變他正迅速下沉的事實……

「哼!」

一聲厲喝,將其拉回現實。

「好奇心害死貓,小子。這次神識如果強行切斷或者被吞噬,你就廢了。」危難時刻,天玄眼暗中出手,這才得以倖免。

「太,太危險了~」

驚魂未定的天郎大氣連喘,略顯狐疑的說:「前輩,您這是?」

「不必詫異。老夫已跟你的丹田合而為一,至於旁邊這顆小水珠嘛~是你師父提前給你開的後門。」

轟!

天郎如遭雷擊,內心再一次被觸動,久久不能平靜,「又是海王星師父。」

下一刻。

他的目光變得更加堅毅,迅速盤坐靜心,開始吸收周圍靈氣,納入天玄眼。

隨著靈氣的納入,天郎驚奇不已。

因為同階段,天玄眼容納的靈氣竟是之前丹田的兩倍。

匪夷所思!

太過匪夷所思!

不過,天玄眼是獨立且擁有自我意識的存在。

這也意味著,自己根本無法看透其中的情況,只能依靠靈氣吸收量來判斷。

「沒錯,武徒中期了!」

當靈氣再也無法納入天玄眼中,他便將靈氣滿周天運行,從而鞏固實力……

許久。

天郎吐出一口濁氣,自言自語道:「雖然剛取代感覺有點亂,不過相信以後會習慣的。」

「你能這樣想最好不過,下面老夫要正式開始對你指導。」天玄眼突然道。

一聽此言,天郎雙目流光縈繞,欣喜萬分,迫切的說:「就等您這句話了。」

「呵呵!!能找點樂子了。記住,你體內的水靈珠不要忽視它的存在,要去嘗試摸索。」

天玄眼話音剛落,一股仿若泰山之勢的厚重壓力憑空出現,這突來的情況令天郎一個沒站穩,直接單膝跪地。

「是不是感覺身體很重?不著急,後面還有。」

見天郎咬牙挺直身板,天玄眼特意提醒道:「如果受不了,隨時可以喊停。」

下一秒。

周圍地面的碎石塊被某種力量喚醒,朝同一個點彙集……最後,竟組成一個高二米,滿是黑疙瘩的石頭人,我們暫且稱之為——小灰灰……

…………

呼!

出拳猛銳,風勢浩大。

根本不給天郎反應的機會,小灰灰一擊命中其英俊的帥臉。

踏踏踏……

天郎連連倒退,虎口破裂,一口淤血直接噴出。

「好強的力量!」

左臉火辣辣的疼痛讓他意識到,跟之前大壯切磋相比,眼前這個大傢伙真的會殺掉自己。

轟隆隆……

沒有絲毫猶豫,小灰灰挾披荊斬棘之勢,徑直朝天郎襲來。只見它每奔一步,地面便搖晃震動,誇張的威力簡直令人聞風喪膽。

「一上來就那麼變態?」

天郎見狀,臉都白了。

但他卻沒有選擇閃躲,而是去除內心妄念,雙手交叉護在面前,竟是要正面迎擊。

「呵呵呵!!!」

天玄眼暗觀此景,大笑連連,道:「不錯!不錯!竟然不躲,看來是理解了老夫的良苦用心。」

嘣!

二者相撞,沉悶厚重的聲音在後山炸響,肆虐的餘波差點將周圍樹木連根拔起。

「嘶~」

天郎單膝跪地,盯著不遠處的小灰灰,倍感壓力。

強悍!

堅守如山,侵略似火,無懈可擊。

僅僅初次交鋒,天郎體內氣血便翻湧不止,五臟六腑更是因為劇烈震擊,欲有炸裂的燒灼感。

他心裡明了。

天玄眼安排小灰灰跟自己對戰的用意,正是為了磨練自己的皮、肉、骨,這剛好跟《百戰不滅》的基礎相對應。

至於為什麼要給自己施加重力?便是防止被擊飛。

還有一點。

如果自己慢慢適應目前這個重力,等重力卸除,身體各項都會有不小的提升。

當然了,天玄眼也是根據天郎自身實力擬定的對手,不然他估計一個回合都撐不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快到了日落黃昏之時。

後山。

散落的土堆!

刺眼的紅流!

奄奄一息的天郎!

這一切,正是小灰灰無情摧殘下的傑作。

「感覺怎麼樣,小子。」天玄眼看著無比凄慘的天郎,莫名的感覺有些酸爽。

「咳~」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