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警方正在徐英華家中保護着徐英華,那些人不知情,去了,便能夠直接拿下來。

安倩似是也想到了這一點,很明顯的眼中多了幾分精芒。

“你說的這些都會成爲我們警方抓捕徐英華的呈堂證供,如果有半點虛假,那我們警方也不會放過你,還會給你定個擾亂警察辦案的罪名,你明白麼?”安倩提醒道。

“我說的話句句是真的,我只求你們先把我關在這裏吧,我是不想出去了,真的不想出去了,等你們將徐英華抓了,我再出去,求你呢。”警衛連連點頭說道。

安倩眉頭微皺,沉默許久,點頭答應了下來。

我看着警衛,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警衛應該是害怕那紅衣女鬼再找他,這才死活不願意出去。

不過這樣也好,如果出去了,又出事了,那就麻煩了。

“還有……”安倩看向了我。

“你看看。”我自然是知道安倩要說什麼直接將早就準備好的手機遞給了安倩。

“裏面有我從徐英華那裏得到的一些資料,我用照片拍了下來,你可以用電腦看看。”我說道:“我相信有這些東西,在加上他的舉證,拿下徐英華是沒問題的。”

安倩有些奇怪的看着我,但還是接過了手機,將手機裏面那一百來張照片上傳至電腦後,安倩便開始仔細查看起來。

當時我就開了幾張就忍不住了,也不知道安倩能夠看多少。

“啪!”

然而,我纔剛剛在思考,安倩就一巴掌扇在了桌上,把我嚇了一跳。

“人渣!豬狗不如的東西!這種人,殺一千次一百次都值得。”安倩臉上滿是怒火。

門也在這時候推開了,幾名警察衝了進來,滿臉警惕的看着我。

因爲這時候我是站在安倩跟前的,所以他們一進來,就把我當成了危險目標。

“出什麼事了?”一名警察問道。

“沒事,一時激動。”安倩搖了搖頭,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

我揉了揉鼻子,這一激動,差點沒讓自己被那些警察給逮起來。

不過這也說明了,自己好不容易拿到的那些資料確實有用,對於指證徐英華還是很給力的。

離開警局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五點鐘了,前前後後折騰了三四個小時,這讓我有點鬱悶。

原因很簡單,我作爲舉證人,要經過很多手續,若不是因爲安倩在,沒準我還要折騰更久,保不準還得在警局裏面呆一晚上。

這對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和我出來的還有安倩,她剛好這時候下班,便跟着我出來了,說要感謝感謝我。

這可把我樂開了花,先不說感謝不感謝的問題,就說有這麼一個美女陪着,就算是隨便吃一頓飯,那也是值得的啊。

“張凡,你真的只是一名廚師麼?”走在路上,安倩看着我問道。

“不信的話你可以到百宴飯店問問,今年已經是我在那做廚師的第四個年頭了。”我點了點頭,說道。

“我看也不像啊,哪有廚師會像你這樣?”安倩看着我,臉上滿是不信。

“人不可貌相,就算是你,現在你看起來哪裏像警察了?”我笑着說道。

此時安倩穿着一身白色短裙,看上去頗有點俏皮可愛的感覺,儼然就沒有一個警察該有的模樣。

“確實是如此。如果不是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我也不相信,徐英華會是這樣的一個人。”安倩感嘆道:“不過這樣也好,等將徐英華繩之於法,日後,這江市也就少了一大禍害。”

“但願吧。”我笑着點了點頭,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我心中總有種不踏實的感覺,總覺得徐英華的事情還沒完。

按理說,現在證據確鑿,就只剩下抓捕了,但是我卻一點也不覺得輕鬆。

“對了,你要吃什麼?我請你。”安倩看着我說道。

“隨便吧,不過要我請你。”我說道:“對了,你的傷好點了麼?”

“什麼傷?”安倩疑惑的看着我。

“你不是被那東西給打了一下麼?現在感覺怎麼樣了?”我問道。

之前一直沒機會問,現在有機會了,我自然要好好關心一下。

“那個啊,沒事,之前還有點胸悶,不過現在好了,沒什麼感覺。”安倩笑着說道。

“那就好。走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麪館不錯,我們去嚐嚐。”我點了點頭,隨後又說道。

“好,正好我也想吃麪了。”安倩說道。

達成了共識,一切也都算是愉快。

這對我來說,更算是我這二十多年來的第一次約會。

還別說,我長這麼大了,還沒談過女朋友,而安倩,更是算是第一個讓我心動的女人。

麪館離我的宿舍並不遠,我們兩人打車也就十來分鐘就到了,安倩對此並沒有什麼問題,吃頓飯,既然已經說是我請的了,去哪裏自然是聽我的。

“兩位,要點什麼?”我和安倩一進去,老闆便走了過來,笑着問道。

“就來兩碗你們這裏最好吃的牛肉麪吧,肉多放點。”我笑着說道。

“好勒!”老闆應道。

我和安倩在角落找了個位置,面對而坐。

麪館很安靜,雖然有不少人在這裏吃麪,但是奇怪的是,卻沒有人交談。

這讓我有點疑惑。

“誒,張凡,你有沒有感覺好奇怪,他們怎麼都不說話?”安倩看着我問道。

“不清楚,我以前來的時候,這裏還很熱鬧,今天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遇見。不過可能是剛好遇到不喜歡說話的客人吧。”我搖了搖頭說道。

“應該是了。”安倩點了點頭,不過卻和我一樣,眼中依然帶着疑惑不解。

不多時,老闆便端了兩碗麪上來,應了我的要求,肉特別多。

“老闆,問你個事。”我拉住老闆問道。

“什麼事?”老闆看着我。

“今天是怎麼了?怎麼這麼安靜,他們也都不說話。”我問道。

“有些事,不要問,有些東西,看到了就當做沒看到,年輕人,吃飯不要說話,安靜是一種美德。”老闆聞言,笑着說道,隨後便轉身直接離開了。

只是我卻有點摸不着頭腦的感覺。

看到的當作沒看到?也不要問?

這是什麼原因?

至於後面那句,直接被我忽略掉了。

“老闆這話是什麼意思?”安倩也是不解的看着我。

“誰知道呢。”我搖了搖頭,收回了心神,說道:“我們還是先吃飯吧。既然老闆說了不要說話,那我們就安靜的吃完。”

“好吧。”安倩點了點頭。

在我和安倩都沒有再說話後,四周顯得更加的安靜了,最不可思議的是,竟然連吃麪的聲音都幾乎聽不到,似乎在這裏的客人都生怕發出一丁點聲音來。

一切都太過詭異了。

我還記得上一次來到這裏的時候,這裏還不是這樣的,而是十分的熱鬧,來到這裏的客人無一不是有說有笑,談天說地的,而今天卻是如此。

突然,安倩的手機響起。

聲音打破了麪館的安靜。

我突然感覺到一股股涼颼颼的感覺,扭頭一看,只見那之前安靜吃麪的客人,在這個時候目光全部看向了我和安倩這邊。

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們的目光沒有一絲神采,空洞無神,麻木得宛若死人。

臥槽!

我心中忍不住罵了一句。

安倩並沒有注意到這一些,此時她放下了手機,臉色有點難看。

“徐英華出事了。”安倩說道。

“什麼?”我一愣,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安倩,也顧不得旁邊那些詭異的人了。

“收到消息,徐英華在半個小時前,暴斃在別墅裏面。”安倩說道。

“這消息屬實?”我問道,眉頭皺了起來,徐英華如果真死了,那麼事情就又變味了。

“應該不會有錯。”安倩點了點頭,而後一臉歉意的看着我,“可能不能再留下來了,我需要去一趟。”

“我跟你去吧。”我說道。

安倩看着我,點了點頭,“好!”

安倩的心情明顯一下子變得不好了起來,而我也是一樣。

千辛萬苦弄到了抓捕徐英華的證據,如果徐英華就這麼死了,那就一切都白費了,這不是我想看到的,也不是安倩願意看到的。

而且徐英華的死還是在那麼多警察的目光下,如果傳出去,那些警察也難辭其咎了。

一切,似乎更加的麻煩了。 我和安倩趕到徐英華的別墅時,徐英華的別墅已經進入了高度警戒。

不過有安倩在,我很順利的就進到了別墅。

此時正有法醫已經有法醫在檢查屍體了。

我和安倩走了過去,我的目光放在了那具屍體上。

確實是徐英華沒錯,雙眼瞪得滾大,眼中帶着幾分恐懼,臉色煞白,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似是死前經歷了什麼。

然而我的心卻沉了下來,徐英華的死狀,和他的妻子幾人竟然一模一樣!

這怎麼可能?

英嫂的兒子不是已經答應過我了麼?而且他現在不是在英嫂的家中才對麼?

徐英華爲什麼還會有這樣的死狀?

難道說……

我目光不由自自的看向四周。

但很快,我又打消了這個念頭,這應該是不可能的纔對,我相信英嫂的兒子不會騙自己,而且我也可以肯定,這別墅裏面,沒有其他的東西。

“死者生前應該是經歷了什麼,沒有任何外傷和內傷,應該是被嚇死的。”片刻之後,法醫站了起來說道。

“確定?”安倩看着法醫。

“不會有錯。”法醫點頭肯定的說道。

安倩沉默了下來,同時看向了我。

我眉頭緊緊皺着,心中滿是疑惑不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情似乎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安倩說道。

我微微點頭,腦海中卻不斷的思索着。

從那一場喪宴,遇到了那個老人,再到最開始的遇到英嫂一家,還有那三個鬼,然後便是英嫂的兒子,這其中,牽涉到的亡魂很多,死的人也不少。

到現在,徐英華一家都死了,無一倖免。

還有那場喪宴和徐英華的事件看上去並沒有什麼關係,但我還是不由自主的將其聯繫上了。

因爲如果沒有那場喪宴,我也不會捲入這些事情裏面。

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只是我卻怎麼也想不出來,自己忽略的到底是什麼?

原本以爲事情應該告了一段落了,現在,卻更加的撲朔迷離,一切都是因爲徐英華的死。

如果是自己知道的那幾個亡魂所殺,那還好說,至少知道原因,而如果不是的話……

安倩卻在這時候蹲下了身子,看着徐英華。

“張凡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安倩問道。

我不解的搖了搖頭,“沒有吧。”

“按照法醫所說,徐英華是被嚇死的,但是你有沒有發現,徐英華的雙手,這個時候卻是緊握着的。”安倩看着徐英華的右手。

我也看了過去,眉頭微皺了起來。

我現在也明白了,安倩感覺到的不對勁的地方是哪裏。

按理說,如果徐英華是被嚇死的,死前,根本不可能還緊握着雙手,那個時候,徐英華應該是已經被恐懼所覆蓋纔對,哪裏還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而且看徐英華雙手指甲幾乎已經要嵌入手心裏面,這完全就是另一種反應。

最有可能的,應該是……

憤怒!

我雖然並不是學醫的,但對一些基本的我也懂的,一個人的憤怒,最直白的反應就是緊握雙拳,這種時候,不是在忍受,就是準備爆發。

而徐英華的憤怒,又會是什麼?

家人被殺?使得徐英華憤怒?如果是這樣,那他的恐懼又來自哪裏?

種種疑惑,讓我有種要抓狂的感覺,不明白,想不通,讓我心裏不由得恨的牙癢癢。

這特麼的什麼事啊,到底是誰在搗鬼?

“徐英華的死不簡單。”我想了一下說道:“看情況,的確是被嚇死的,但是從他的肢體反應上看,他的恐懼還夾雜着別的東西。”

“沒錯!”安倩站了起來,手放在下巴下,說道:“徐英華死前應該是先經歷了憤怒,然後突然被嚇死。”

“也就是說,徐英華應該是遇到了什麼讓他憤怒,但在他要發火的那一刻,突然出現了什麼讓他極度恐懼的東西,也是因爲如此,纔會被活活嚇死。”

聽了安倩的話,我微微點了點頭,安倩雖然算是一名新人,但也不是沒有兩把刷子的,能夠看出這一些,說明安倩的洞察力也是很強的。

而我也是在安倩的提醒下才會想到這些的,就這一點,我就比不上安倩。

“只是徐英華會是因爲什麼纔會憤怒呢?”安倩低頭沉思着。

“安隊,已經檢查過了,四周沒有發現任何可以人員。”一名警察走了過來說道。

“這裏是徐英華死的第一現場麼?”安倩問道。

此時這裏是大廳,如果這裏是第一現場的話,那那些警察是幹什麼吃的?

“不是,徐英華死的時候,是在二樓。”那名警察搖頭說道。

“什麼?”安倩瞪了他一眼,“那誰讓你們把屍體移下來的。”

“我……”那名警察撓了撓頭。

“算了,張凡,你跟我上去看看。”安倩擺了擺手,而後又看向我。

我點頭,跟了上去。

二樓,依然是那個房間。

我眉頭皺了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