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都特么信馬克思了,你這些什麼鬼畫符啊,什麼咒語啊,都不過是電影和電視里騙人的玩意罷了!

這些『混』『混』才不相信這些呢!

焦濤看著周瑩和凌風等人寫名字時的爽快樣子,心裡暗罵:「一群傻嗶啊!這玩意可是能要你們命的東西!真以為凡哥跟你們鬧著玩呢?」

這些黃紙當然不是「厄運符」,而是鹿一凡從《太上寶典錄》上學到的一種控制人的符籙,名為——傀儡符。

「寫完了,我們可以走了嗎?」凌風腫著一張臉問道。

「別急,別急,且待我把符籙完成。」鹿一凡笑著,咬開自己的手指,體內真元涌動,對著那幾張黃紙一陣塗塗畫畫。

重生八零:我撿到一個穿越女娃 不一會兒,幾張巨丑的「傀儡符」就完成了。

「行了,你們可以走了。」鹿一凡笑著道。

凌風和周瑩等人見狀,扶著牆就想往外走,卻沒想到鹿一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念一動,對著兩人的符籙下達了一道命令。

只見凌風突然拽著自己的頭髮,狠狠的往天上提,頭皮都快被撕裂了,他仍然不停。

「風哥,你神經病了嗎?快停下!你頭皮都快被撕下來了!」其他『混』『混』見狀趕忙勸說道。

凌風哭著說道:「我沒想拽啊,是我的手他……他自己動的!」

此時,周瑩也動了起來。

她不斷的扭動著自己妖『艷』的身子,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直到脫的就剩下一條內『褲』了,『露』出了上半身已經被人玩的發紫的葡萄,這才停下了脫衣服的動作,自己卻在那不停的扭動,擺著各種『性』感的舞姿。

但是她的臉上卻是一臉驚駭。

「瑩姐……你……你幹嘛脫衣服?就算你再饑渴,現在也不是要的時候啊!」『混』『混』們看出周瑩表情不對勁,疑『惑』的問道。

「去你麻辣隔壁的,老娘根本就沒想脫。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就動起來了!」周瑩叫罵道。

「不用問了,是凡哥做的。」焦濤嘆了口氣道。

話剛落,所有寫了名字的『混』『混』驟然間臉『色』蒼白了下來,額頭冷汗點點滾落,雙目不由自主的流『露』出驚恐的目光。

之前還沒覺得有什麼,如今他們再看那幾張寫著歪歪扭扭字體的「鬼畫符」時,卻覺得格外的刺眼,甚至透『露』著意思『陰』森和可怕!

「你……你究竟想怎樣?」親身經歷了如此詭異的事情,凌風幾人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大哥焦濤會對鹿一凡如此恭敬和害怕了。

再看鹿一凡那張俊美的臉時,也如同看惡魔一樣。

「我不想幹什麼,只是想幫你們脫離苦海罷了。」鹿一凡嘴角抹過一絲微笑,繼續道:「從今天開始,焦濤你帶著他們幾個跟著楊健進富土康打工。

以後就別干違法『亂』紀的事了,聽到了沒?」

「什麼?!這怎麼行!」凌風聞言大怒。

讓他們安安分分的打工賺那點兒辛苦錢,那比殺了他們都難受!

過慣了吃喝玩樂的日子,凌風等人怎麼可能會去過安分日子?

焦濤啪的一巴掌扇在凌風臉上,狠狠道:「凡哥發話,有你還嘴的份嗎?」

這群傻嗶,命都在人家手裡握著呢,還敢在這兒bb!

焦濤真是恨鐵不成鋼!

「行了,今天的事兒到此為止了。楊健,以後這幾個人就跟你『混』了。楊嬋我帶回江東了,她跟著你我不放心。

對了,今天在這裡發生的一切,讓他們都不要『亂』說。」鹿一凡說道。

「凡哥你放心吧,我會把他們幾個管好的。」楊健恭敬的說道。

自己妹妹跟著這樣的大能人,他是一千一萬個放心。

鹿一凡點點頭,然後扭頭看了一眼周瑩,冷笑道:「這妞你想玩就玩,不用給我面子。這種碧池,不知道騙過多少人呢!」

對於周瑩這種千人騎萬人上過的公『交』車,鹿一凡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而且經常與楊嬋、唐夢瑤這種絕『色』美『女』接觸,對於周瑩這等姿『色』的『女』人,鹿一凡已經免疫了。

臨行前,送給楊嬋哥哥,權當是這段時間他照顧楊嬋的禮物了。

楊健聞言,感『激』的說道:「多謝凡哥了。這『女』的騙我騙的那麼慘,今天晚上我非艹死她不可!」

「好了,我帶著楊嬋先走了,要是他們幾個敢反抗,給我打電話,我把這符一燒,他們的小命就玩完了。」鹿一凡說道。

傀儡符控制不了修道者,但是控制這種普通人還是易如反掌的。

「行,凡哥,我知道了,這些人我一定好好管教,讓他們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好良民。」楊健說道。

扭頭看了一眼還在震驚當中的楊嬋,鹿一凡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聲附在耳邊道:「傻丫頭,還愣著幹嘛?跟你凡哥走吧!」

「啊?哦……哦……」被鹿一凡突然這麼親昵的動作一『弄』,楊嬋一顆芳心不禁猛跳,紅著臉趕忙點頭道。

「走吧。」鹿一凡看到楊嬋紅著臉,忍不住有些心動,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大口,然後摟著她,拿著那一箱子錢,瀟洒的離開了棋牌室。

「這特么才是真正的大哥風範啊!!」楊健看著鹿一凡離開的身影,忍不住脫口讚歎道。

「可不是嘛,當初在監獄里,多少不聽管教的凡人都被凡哥打的服服帖帖的。哎,栽在他老人家手裡,我不冤。」焦濤同樣感嘆的說道。

「濤哥,這位凡哥到底是何方神聖啊?難道是江東的道上的大佬?」凌風好奇的問道。 焦濤仰頭望著天花板,想到在牢里看到的那一幕,不禁感嘆的說道:「他是不是江東的大佬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手段通天,鬼神難測。

當初有一對父子就是因為惹怒了凡哥,被他一張符搞的家破人亡,下場特別慘!」

凌風等人聞言,不禁打了個冷顫。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他們還真不敢相信世上會有如此厲害的人物。

……

……

乘坐在飛往江東的飛機上,雖然吹著空調,鹿一凡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涼爽,反而感覺有些燥熱。

楊嬋今天穿的是短裙,一坐下來,一雙潔白勻稱的長腿反射著象牙般的光澤,在鹿一凡的眼中熠熠生輝。

她的上半身是一件乾淨的T恤,雖然沒有任何暴露的地方,但是因為她本身身材太火爆和豐滿,將整件T恤都撐起來老大一片。

鹿一凡不時的將目光從楊嬋腿上挪開,又聚焦在她的胸上。

他想不通為何長著一張無辜清純臉蛋的楊嬋,為何總能撩撥起自己內心最強烈的獸(和諧)欲。

飛機一陣小的顛簸,讓楊嬋高聳的胸因此有了起伏,燈光下顯得格外誘人。

見鹿一凡用那種眼神看著自己,楊嬋臉上抹過一抹紅霞,趕忙起身道:「我去給你要點喝的和水果吧。」

楊嬋的個頭有一米七二,兩腿圓潤修長,胸更是不用說,豐滿堅挺的秒殺同齡女生!

這一起身,想從座位裡面出來,那被T恤束縛這的豐滿堅挺胸(和諧)部朝著鹿一凡的臉壓迫而來。

正面給鹿一凡來了一個「洗面奶」!

這時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太過迅猛了易邪,楊嬋的臉更加滾燙了,急匆匆的去找到空乘要了兩杯果汁,回來了。

「用得著跟我這麼客氣嗎?」鹿一凡笑著說道。

「不不,這次多虧了你來,要不然我和我哥就麻煩大了。一凡,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連那個老大都那麼怕你。」楊嬋又是感激又是崇拜的望著鹿一凡問道。

「哈哈哈,傻丫頭,區區一個小混混,你凡哥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瞄了一眼楊嬋高聳的雙峰,鹿一凡邪邪一笑繼續道:「不過你說的沒錯,這次確實是我幫了你。老鹿家的規矩是什麼,你懂得!」

說著,鹿一凡故意邪惡的做出抓波龍爪手的手勢,欲要往楊嬋身上抓起。

楊嬋輕輕一躲,臉紅道:「又拿人家開玩笑了。飛機上這麼多人,你低調點。」

「我不管,反正老鹿家的規矩,人情債,還不起你就得肉償!這次你欠了我200萬價值的人情債。

我算你一炮500塊,按照一星期來三發的頻率,你給我算算你得多久才能還清我的人情呢?」鹿一凡調侃著說道。

可是沒想到楊嬋卻真的認真算了起來。

「一星期1500的話,一個月差不多就是6000塊,一年差不多七萬多一點……天哪!我感覺我幾十年都還不清!」楊嬋認真的表情,在鹿一凡看來是那麼可愛。

他捧住楊嬋精緻的臉蛋,微微一笑道:「幾十年還不清就用一輩子來還咯!餘生請指教!」

說完,鹿一凡對著楊嬋柔軟的雙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良久,唇分。

楊嬋漲紅著臉,坐在座位上有些不知所措。

這麼優秀的男人,居然能輪到她楊嬋,真是她三生有幸!

「不過老楊,我覺得我應該對你坦白。其實我這個人……怎麼說呢,挺花心的。對其她女人我可以不用坦白,但是對你,我不想隱瞞。

其實我……」

還未說完,楊嬋柔軟的小手捂住了鹿一凡的嘴巴,溫柔的搖頭說道:「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沒見過世面的學生了。

在富土康打工的時候,優秀點的男工同時交往幾個女工人的事情屢見不鮮。

像你這麼優秀的男人,要說就我一個女朋友,我都不信。

你心裡有我就好,其他的事情,我不管,也不想管。」

鹿一凡點點頭,柔聲道:「好。」

下了飛機,鹿一凡拿起電話打給了自己老媽:「媽,你閨女我已經幫您救回來了。以後就讓楊嬋在你店裡幫忙吧。工資我想給她開兩萬一個月,你看行嗎?」

楊嬋和鹿媽媽已經很熟了,鹿媽媽經常在外人面前稱楊嬋是自己的「親閨女」。

鹿媽媽聞言馬上道:「人沒事就好。你跟我閨女說,親媽現在也是有錢人了,來店裡給我幫忙,別說兩萬,五萬我都開的起!」

手機開的是外揚,楊嬋聽到鹿媽媽這麼說,兩行熱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她欠鹿家的太多太多了,恐怕用一生去還都還不完了。

「你就別回你那個破房子住了,現在我姐和我姐夫買了新房,已經搬出去住了,你就先暫住我姐房間吧。

等開學了,我就在江大附近買套別墅,咱倆搬進去,然後開始做羞羞的事情。」鹿一凡一本正經的說道。

楊嬋聽到最後一句話,芳心不禁一顫。

默默的紅著臉點點頭,像個小媳婦一樣,跟在鹿一凡身後回家了。

回到家鹿媽媽見楊嬋臉上的胎記居然沒有了,還變漂亮那麼多,一下子就又動起了做媽媽的歪心思。

這次鹿一凡倒沒反對,而是直接開口道:「媽,您放心,這絕對是正房老婆!以後娶的,都是小老婆!」

「嘿,你小子還挺貪心哈!討打是不是?」鹿媽媽白了鹿一凡一眼道,扭頭又摟著楊嬋,柔聲道:「親閨女,以後這小子要是敢欺負你,你就來媽這兒告狀!我保證打的他屁股開花!」

「媽,我是您親生的嗎?」鹿一凡不滿的說道。

鹿媽媽仰起頭,感嘆的說道:「那一年風雪交加,只聽灌木叢間一聲羸弱的啼哭聲,我和你爸好奇的走了過去……」

好么,為了楊嬋,居然要說我是撿來的孩子了!

「媽,我懂了,我會對楊嬋好的。」

「真是媽的親兒子。」

「媽,其實我就這麼問就是想看看你對我好不好。」

「灌木叢里發現了一隻貓。」

「媽,我在外面還有一個情人,好幾個小老婆。」

「嘴裡叼了個孩子。」

「好,夠了!stop!我輸了!」

聽著鹿一凡和鹿媽媽鬥嘴,楊嬋的嘴角不自覺的翹了起來。

這一家人……

好溫暖……

(本章完) 江東龍王別墅區。。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這是江東四大家族的葉家所在之處。

在別墅的大廳內,年約三十五,正直人生『精』力和事業巔峰的葉向東正襟危坐的看著陳耀輝慢悠悠的喝著茶水,眼中流『露』出一絲畏懼。

這個陳耀輝雖然和江東某計程車司機兒子的名字一樣,兩人在其他方面卻一點也不同。

他乃是八極『門』的太上長老,今年已經七十八歲,一手八極拳練的臻入化境,在雲遊四海之後,成功突破到了化境大圓滿境界。

也正是因為有他在,葉向東一直不敢動手的才向白家的老爺子動手了。

「陳長老,這次江東第一武道大會一事,您有幾成把握?」葉向東小心翼翼的客氣問道。

正在喝茶的陳耀輝聞言,眼睛微眯,氣勢徒然外放。

嘭嘭嘭!!!!

錦鯉男神來配音 別墅從一樓到三樓的玻璃全部被陳耀輝的真氣震成了粉末!

看的葉向東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非常滿意葉向東的表情,陳耀輝『陰』著臉冷冷道:「我八極『門』竟然被白家請來的化境強者給滅掉了,這次武林大會,老夫倒要看看,究竟是誰那麼大膽!

敢動老夫的『門』派!」

「哈哈哈,有陳長老在,我葉家第一武道會拿第一一定是易如反掌!」葉向東開心的笑道。

「哼,區區江東而已,彈丸之地,我還沒放在眼裡。真正厲害的武林高手,都在帝都的大世家和隱世古族以及大『門』派里。

只要他們這些高手不出像,我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拿下第一!」陳耀輝高傲道。

「帝都的那些大世家還有隱世古族怎麼會看得上江東這小小的彈丸之地。要是他們看得上,江東早沒了我們四大家族了。」葉向東想起那些帝都大世家和隱世古族的恐怖實力,忍不住身體打了個哆嗦道。

「行了,我今天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了。」說完,陳耀輝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等陳耀輝一走,從別墅的『陰』影中,走出了一名渾身散發著森然鬼氣,皮膚黝黑,身軀幹癟瘦弱的老頭。

見到此人,葉向東眼中竟出現了比剛剛見到陳耀輝更加尊重的眼神。

第一次見到龍『波』宋這個泰國人時,葉向東是打心底里對他所謂的「鬼神」嗤之以鼻。

直到他親身體會了被「小鬼纏身」之後,這才對龍『波』宋充滿了畏懼。

他是一名真正能與鬼打『交』道,並擅長蠱術和降頭術的泰國養鬼師!

「大師您來了。」葉向東神『色』一凜,尊敬的說道。

「能不來嗎?我的孩兒們,被那莽撞的傢伙吵的都快煩死了。」龍『波』宋說著,從他的肩頭爬出了兩隻森森的白嫩小手,駭的葉向東身體一哆嗦。

吞了口口水,葉向東道:「陳長老也是無意,望大師別與他計較。」

「哼,區區化境大圓滿,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罷了,我懶得與這種小人物計較。」龍『波』宋冷冷道。

化境大圓滿,在江東武林中可以說是一等一,絕對無敵的存在!

在龍『波』宋的口中,居然只是「小人物」!

可見他實力之恐怖!

「對了,大師,我想請大師辦的事,不知道可否辦到?」葉向東說著,腦海里略過白嵐那玲瓏的嬌軀,眼中閃過一絲貪『欲』。

「一個普通『女』子而已,想要控制她還不好說?」說完,龍『波』宋從他的身上掏出一尊巴掌大小的金佛送給葉向東。

「你想辦法把這尊佛像送到你想要控制的『女』子的房間里去,不出十日,她必定會被佛像中的『曼童鬼蠱』附身。

到時候,她就會對你死心塌地,言聽計從。」龍『波』宋說完,身形再度隱匿入了黑暗的『陰』影中。

葉向東拿著那尊佛像時,只感覺渾身一涼,彷彿聽到了有詭異的嬰兒在笑一般。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