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電視報紙全部都是這些案子的負面報道,他一天要接幾十個上級詢問案情的電話!

「局長……您是不知道,這案子根本毫無頭緒,咱們的偵查手段沒有一點用武之地啊。」高大山苦著臉說道。

「也就是說你今天會辭職?」局長看著高大山。

「不!局長……您再給我三天時間,我如果拿不出個結果,我馬上引咎辭職!」高大山不得不放出了狠話。

他離開局長辦公室,回到了自己的隊長辦公室。

這簡直是一籌莫展啊……

腦子裡突然想起了什麼東西,他馬上拿出手機。

「小王……你過來一下。」他說道。

時間不長,一個年輕的警察跑到高大山的面前。

「隊長……」他喊道。

「你上次和我說……有個什麼代理事務處?帶我去看看!」高大山看著他。

「好嘞。」小王點點頭。

兩個人徑直離開了雲城警局。

「高隊……現在壓力是不是很大啊?」小王開車,他隨口問道。

「可不是,今天好不容易和局長要了三天時間,三天如果還沒有進展,我就捲鋪蓋滾蛋了。」高大山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

他是一個老煙鬼,每一次案子到了節點,那煙是一根接一根的抽。

「局長不可能讓您辭職的吧?撐死了嚇嚇你。」小王倒是很了解的說道。

高大山吐了口氣。

「這可說不準,局長現在的壓力不比我們小!」他說道。

警車停在了一個不是太繁華的街區,這裡不算是市中心,但是也不算太偏僻,屬於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一個位置。

「就是這了。」小王指了指。

高大山抬眼一看,一大群人圍在一個店鋪的外面,那家店鋪大門緊閉看起來已經倒閉了一樣。

他看了看店鋪的門頭,上面寫著……代理事務處。

「你們是幹什麼的?」

高大山喊了一嗓子。

店鋪外面的人齊齊的看向高大山。

「你是什麼人?不關你的事……趕緊滾蛋。」其中一個年輕人喝罵道。

高大山挑了挑眉,他拿出自己的警察證晃了晃。

「警察同志……誤會啊,這本來就是我們家的店鋪,被一個人租了以後,這都小半年不給我們房租了,我們一來他就關門,我們一走,他就開門營業……你說這不是無賴嗎?今天他要是不給房租,我豁著砸了這道門我也要收鋪子。」剛剛罵人的年輕人說道。

高大山一聽,他看了看旁邊的小王。

「這就是你說的那個人?這連房租都付不起……能處理什麼事?」他哼了一聲。

封神之竈王爺奮鬥史 小王也是傻眼了。

「高隊……這我也只是聽說啊,具體這個人是個什麼樣子,是個什麼人,那我也不清楚啊。」他解釋道。

高大山無語。

「行了!你們先讓開,讓我和他談談。」他說道。

一群人讓到了一邊,高大山走了過來。

「砰砰砰砰……」

他敲了幾下捲簾門,發出巨大的聲音。

「警察!開門……」他喊道。

「沒用的,他不可能開門的……」一旁的房東氣呼呼地說道。

「嘩啦……」

門居然開了,一個鬍子拉碴的男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現在已然是又到了初夏了,這個傢伙汲著一雙拖鞋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

「卧槽……房東你們還沒走啊?」他看到房東怒視自己的眼神,好像是嚇了一跳。

「我走什麼走?今天你要麼付房租,要麼就給我滾蛋!」

房東破口大罵。

這個男人連忙點頭。

「有房租,有房租……」他說道。

聽到有房租,房東的臉色緩和了許多。

這個男人看了看高大山。

「有事?」他問了一句。

「有事!」高大山點點頭。

「進來談。」男人轉身走了回去。

高大山看了看,也跟了進去,房東和他帶來的人也跟著進來了,小小的一間出租屋裡面擠得滿滿當當。

高大山看著這個小門市,他有點無語了,這傢伙這是直接把這裡當家了啊。

除了一個破舊的辦公桌以外,旁邊還有一張床,床上的被子亂七八糟的。

「你們幾個先出去!」他對房東說道。

房東不願意,可是高大山一直瞪著他,他也不得不帶著自己的朋友離開站在門外。

那個男人坐到了辦公桌的後面

「我這裡代理一切事物,只要你有要求……我就能滿足你!」他看著高大山。

「我是警察!我想請你幫我去幾個案發現場看一看……如果你可以看出異常,我可以給你很高的價錢。」高大山說道。

這個男人仔細的看了看高大山。

「嘖嘖嘖……你最近霉運當頭啊,是不是那幾個案子不都破不了?」他笑呵呵的問。

高大山點點頭。

「我告訴你,你非但破不了著幾個案子,你還有可能會因為這幾個案子丟了自己的性命,我勸你一句……還是放棄吧!」對面的男人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

「我是警察,我放棄什麼?我是來找你幫忙的,不是來找我給我算命的……如果你沒有這個本事,想騙我,那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了!正好你也交不起房租,我將你帶回去也正好讓房東收鋪子……」高大山威脅道。 高大山將這個男人帶回了警局,房東看著被帶走的這個傢伙,一臉解氣的表情。

「房東……別著急收房子啊,我回來就給你租金。」被帶走的這個傢伙說道。

房東無語。

看著警車離開,房東想了想。

「算了!再等他一天……哥幾個,喝酒去。」他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

高大山看著這個弔兒郎當的男人。

「別人都喊我李萬全!說我什麼事都能辦……」男人回答。

「李萬全?你真的什麼事都能辦?」高大山懷疑的問。

李萬全點點頭。

「那你給我從隊長提拔到局長。」高大山說道。

「這個辦不了!」李萬全倒也實在,直接就搖頭。

「那你能辦什麼事?」

高大山哼了一聲,就知道這小子是在吹牛。

「唔……打架鬥毆、算命看向,驅鬼捉邪,抓貓捉狗都是可以的。」李萬全回答。

高大山微微點頭。

他看了看開車的小王。

「小王,去現場……」他說道。

小王點點頭,方向一轉就向案發現場駛去。

「我先說好了……一次的費用是五千!不講價。」李萬全開口說道。

「你要是能給我找出這個案子的線索,我給你五萬!」高大山說道。

李萬全馬上就不開口了,自己欠了五千的房租,如果這傢伙給五萬那更好。

來到了案發現場,高大山讓小王警官打開了門。

「進去看看能不能看出什麼?」他說道。

李萬全倒是一點也不客氣,邁步就走了進去。

不過他也是只站在門口,看著這棟屋子久久不語。

「看出什麼來了?」高大山詢問。

「我有些奇怪……這樣的場面我好像在哪裡見到過!你以前認識我嗎?」李萬全扭頭看著高大山。

高大山看著這傢伙疑惑的眼神,搖搖頭。

李萬全再次扭頭看著這個案發現場。

「說說……」他說道。

「現場有三名死者,父母和他們的兒子,父母死在客廳的沙發上,眼神帶著驚恐,兒子站在客廳的門口,死狀奇特……是站著死亡的!」高大山簡單的將現場情況說了一下。

李萬全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他說道。

「你知道什麼?」高大山奇怪的問。

「這家人死有餘辜……你就不用替他們申冤了。」李萬全回答。

高大山眨了眨眼,你這傢伙開什麼國際玩笑。

「什麼死有餘辜?這是很明顯的他殺……你到底能不能行?不行的話趕緊給我走人。」高大山哼了一聲。

李萬全突然伸出手。

「幹嘛?」高大山一愣。

「給錢……」李萬全說道。

「什麼錢?」高大山莫名其滅。

「五萬! 邪王盛寵之名門嫡女 我現在讓你看看誰是真兇。」李萬全說道。

高大山眯了眯眼,他猶豫了片刻,喊來了小王吩咐了一句,小王驚訝的看了一眼李萬全,他快步的離開了。

時間不長小王又回來了,遞給了李萬全一個小袋子,李萬全看了看,滿意的笑了笑。

「我告訴你吧……這家人在養小鬼!結果小鬼養的太好……上了他們兒子的身,這家的大人就是被自己的孩子嚇死的!」李萬全說道。

高大山眉頭緊鎖。

「你有什麼證據?」他問道。

「養這樣的小鬼必須先弄到小鬼……想要弄到小鬼可不簡單了!必須去一個地方!」李萬全神秘的說道。

「哪裡?」高大山問。

李萬全沒說話,他示意高大山跟自己走。

「高隊……去醫院幹嘛?」小王奇怪的問。

「你問我,我問誰?」高大山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這個總裁要不要 他看了看李萬全。

「我告訴你……這個錢是我私人的財產,你如果不能給我一個交代,這個錢你別想拿到手!」他威脅了一句。

李萬全一點反應都沒有。

高大山想了想,用手機拍下了李萬全的正臉,李萬全看了看高大山,也沒有說話。

到了醫院,三個人都下了車。

「去太平間。」李萬全說道。

來到了太平間,一個看起來很蒼老的老頭出現在三個人的面前。

他看了看高大山,就想轉身離開。

「站住!」

李萬全開口。

老頭停下來了腳步。

「我只是一個看守死人的……和警察打不著關係。」他說道。

「是嗎?你雖然是個守屍人,但是你卻掌握了養小鬼的方法……醫院內的死孩子是不是都在你的手裡?」李萬全冷冷的說道。

老頭看了看李萬全。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他哼了一聲。

李萬全突然伸出手指點了一下老頭的額頭。

老頭猛地一頓,他突然張開口,高大山驚訝的發現,這個老頭的口中居然含了一塊肉?怪不得這個傢伙說話模模糊糊的。

「你……你怎麼知道?」老頭驚訝的看著李萬全。

「我當然知道,養小鬼的人必須要吃實心肉……否則小鬼會反噬主人,不過你倒是聰明……你不吃,你只是含在嘴裡!」李萬全笑了笑。

「真的是你?那些案子裡面找不到兇手都是因為這些東西?」高大山看著這個老頭不可思議的問。

老頭不說話。

「去他的房間……應該有證據!」李萬全說道。

「小王!去看看!」高大山說道。

小王急忙去看了。

結果沒有出乎李萬全的意料之外,這個老頭果然是個養小鬼的。

老頭被帶走了,李萬全也拿著五萬快喜滋滋的離開了。

高大山回到了警局,和局長彙報了案情,局長也長長的鬆了口氣。

後續的工作一直忙活了兩天,高大山終於是鬆了口氣,他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突然看到了李萬全的照片。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