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隊里的一個肌肉男哈哈大笑了起來,其他隊員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然而在另一邊,鹿一凡卻站在專門為自己而來的啦啦隊前問道:「允兒、雅妃、老楊你們仨怎麼也來了?」

「我不是還在實習期么,怎麼著也得把這段日子給熬過去吧?」藍允兒吐了吐粉舌俏皮道。

「凡哥比賽,我怎麼能不捧場?凡哥加油! 不平凡的婚姻 么么……」王雅妃同樣拋著媚眼說道。

「真是的,比賽也比提前通知人家一下。啦啦****也沒怎麼練好……」楊嬋幽怨的望著鹿一凡道。

「好了,姐妹們,輪到咱們上場了!」

唐夢瑤指揮著其餘五個大美女,上場開始表演了。

鹿一凡忍不住開啟了無妄法眼,將這幾個美女的身子透視的一清二楚。

卧槽!

業界良心啊!

打底褲之下,居然沒有內褲!

這幾個美女,一個個雙腿又白又長,腰間是一絲一毫的贅肉都沒有。

尤其是當唐夢瑤身體到里,雙腿一百八十度劈叉時,對於其他人只能看到打底褲,但是對於開著透視眼的鹿一凡來說,那簡直是要了命了!

尺度大的嚇人!

比島國的小片片還要讓人心臟砰砰跳!

(本章完) 噗嗤!

突如其來的福利讓鹿一凡的鼻子瘋狂的飆血,這讓正在場上跳舞的楊嬋急忙拿著紙巾趕了過來。

「一凡,你沒事吧?」楊嬋關切的問道。

可她一過來,鹿一凡的鼻子飆血飆的更厲害了。

尼瑪!

我現在開著透視眼啊喂!

你這兩坨白花花的巨物距離我這麼近,還這麼大幅度的晃動!

不行了不行了!

老子要失血過度了!

「沒事沒事,你趕緊上場繼續跳啦啦操吧,我就是有點兒上火了。」鹿一凡趕緊把無妄法眼給關掉了,以免自己還沒上場就失血過多而死了。

比賽開始前,雙方隊員登場互相握手表示友好。

嘭!

就在握手的時候,陳白隊伍里的一個大個子突然從褲襠里掉出來一把大鐵鉗。

瞬間,場上一片寂靜。

只見那大個子不慌不忙的撿起大鐵鉗塞回褲襠,笑呵呵的解釋道:「我業餘在汽修廠打工,隨身帶一把鐵鉗不過分吧?」

剛說完,大個頭身邊的精瘦中等個圓寸男褲襠里也咣當掉出了一把鐵鎚。

「正如我剛剛所說,這位兄弟呢,是跟我一起在汽修廠打工的,隨身帶一把鐵鎚,也很合理吧?」大個頭笑呵呵道。

班長袁野看著對方戲謔的表情,臉都嚇白了。

尼瑪!

這是打籃球還是打架啊!

這是要命啊!!

比賽終於開始了。

陳白不愧是去美國打過比賽的主力隊員,在爭球的時候,縱身一躍便將球搶走了。

那紅色的身影快如閃電,連連饒過了三個鹿一凡的室友。

嘭!

籃球貫穿了籃心!

暴力空中灌籃!

陳白這一記漂亮的灌籃,頓時讓二班隊員氣勢高漲,看台上來支持他的人也是歡呼一片。

「陳白你好帥!」

「陳白我愛你!」

「啊啊啊!!我要給你生猴子!!」

「卧槽!!」

「暴力扣籃!!!」

看到陳白的表現,現場掀起一片歡呼聲,那些花痴女球迷的雙眼已經開始冒星星了。

陳白對著自己的球迷飛了一個吻,再次返場后,他的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在身後比了一個手勢。

隊員們心領神會,褲襠里的武器蠢蠢欲動。

再次開球,周龍果斷出手搶球。

然而一個巨大的身軀突然縱身躍起,一個扣殺,將球準確無比的扣到了自己隊友那。

唰!!

一記漂亮的三分球!!

二班再次得分!

短短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內,二班就已經率先拿下五分,這讓袁野沮喪無比。

又過了十分鐘后,球場上突然傳來一聲慘叫。

肥牛抱著膝蓋,額頭滿是汗水的在地上哀嚎。

鹿一凡急忙上前去查看。

「喂喂,你打球怎麼這麼不小心啊!」

隱婚,總裁請淡定 「長這麼胖也敢來打球,真是笑死人了!」

陳白和一名隊友嘲弄的笑著說道。

鹿一凡仔細檢查過後,現肥牛的膝蓋已經碎掉了!

這麼重的傷,顯然不是普通的摔傷,結合上場前,陳白隊友掉東西的情景,傻子都能猜得到是怎麼回事。

「來人,先把肥牛抬到醫務室去,一會兒比賽結束我會過去幫忙治療。」鹿一凡陰沉著臉道。

場上只剩四個人了,球一直傳不到鹿一凡手中。

第一節比賽結束時,比分居然達到了誇張的6o:o!

一班休息區。

隊員和一班學生一個個的都垂頭喪氣的。

「不打了!這比賽沒法打!你們幾個根本就沒打過籃球,就算我再厲害也帶不動你們!」袁野憤恨的說道。

他將責任全部推卸給了鹿一凡和他的室友。

「袁野,你這話什麼意思?哪次搶球我們不是優先把球傳給你?你特么一個都投不進,怪我們?」

「就是!哪次你特么不是被陳白給斷球!現在卻把責任全部推卸給我們?」

「哼,本來就是!」袁野冷哼一聲:「這場比賽雙方就不是一個量級的,你們拿球不會被陳白給斷下?

尤其是剛剛那個肥牛!

看看那身上的膘,像是打籃球的樣子嗎?帶著你們仨這樣的,不輸才怪!」

袁野其實也看出來剛剛肥牛是被人用器械給打成那樣的。

但是他不敢明說,因為怕得罪陳白。

現在他只能用這種方式把責任全部推給鹿一凡三人,然後好結束這場愚蠢的比賽。

「袁野,我看你是話裡有話吧?你身為班長,沒有一點班級榮譽感,現在又開始埋怨同學,你認為你這個班長做的合格嗎?」鹿一凡眼神微眯冷冷道。

「哼!隨便你怎麼說,反正有你們仨在,這比賽根本就贏不了!」說著,袁野將衣服脫下來摔在地上,嘲弄的看著鹿一凡道:「這比賽我反正是不打了,有本事你們三個打贏這場比賽!」

「不用了,我一個人就能贏。」鹿一凡淡淡道。

「什麼?」袁野好笑的看著鹿一凡,彷彿在聽天方夜譚一樣。

「你一個人就能贏?搞笑的吧!要是你一個人能贏這場比賽,我特么直播吃翔三斤!」袁野嘲弄的笑道。

「這可是你說的!李輝,周龍,你們兩個換衣服下場,現在就給老子去廁所弄三斤翔來!」

鹿一凡是徹底怒了!

對方隊員再怎麼嘲諷自己都無所謂,他最恨這種窩裡反的二五仔了!

「凡哥,我知道你厲害,但是你一個人怎麼也不可能贏啊!要不還是讓我們上吧!」李輝道。

「說了,我一個人就我一個人!哪那麼多廢話!快去給我弄翔!」鹿一凡一甩身上的毛巾,兀自一人登場了。

第二節開始。

見到場上只剩下鹿一凡一人了,陳白不禁好笑道:「鹿一凡,你的隊友呢?」

「我一個人就足夠了!」鹿一凡自信且霸氣的說道。

「哈哈哈哈!傻嗶吧!一個人打我們五個?」

「這貨肯定是自暴自棄了!」

「我估計啊,是他們隊友看我們太強了,不敢跟我們打了。」

陳白和他的隊友一個個譏諷的笑著道。

「試試就知道了,而且……」

鹿一凡眼睛一眯,體內的真元涌動。

「我會讓你們嘗一嘗,剛剛你們在肥牛身上痛苦一萬倍的滋味!」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第二節開始了。

見場上只剩鹿一凡一人了,啦啦隊的校花們更加賣力的叫喊了起來。

不過鹿一凡以前根本就沒打過球,甚至連運球都不會,前面有人來攔截他時,他下意識的抱著球居然直接快一閃!

噓噓噓……

哨聲響起,裁判示意鹿一凡走步。

與此同時,賽場周圍各種噓聲四起。

「擦,我以為多牛逼呢,敢一打五,特么居然連運球都不會!」

「好失望啊,原來只是長得帥而已,中看不中用。」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剛剛看到沒,他剛剛拿著球,跟拿個炸藥包似的就往籃筐跑!」

「哈哈哈,這下鹿一凡丟臉丟大咯!」

場外觀眾的嘲笑聲傳遍全場。

場上陳白幾人更是捂著肚子,笑的都站不住了。

「原來根本就不會打球啊!難怪敢一打五,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陳白一邊笑一邊嘲諷道。

卧槽,丟人了!

鹿一凡心裡極其無語。

但是他是真的不會打球啊!

以前每天那麼辛苦起早貪黑的幫母親出攤,哪有功夫去研究籃球啊!

鹿一凡急忙一道意念傳入了最強仙機,從網上搜索到了籃球所有的規則,灌輸到了自己腦中。

「咳咳……那啥,剛剛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再來再來!」

再次開始,輪到陳白運球。

「你們幾個,都別動!我逗逗這小子!」陳白不屑的一笑,一邊運球,一邊在鹿一凡面前囂張的晃來晃去。

鹿一凡也不吭聲,兩眼微眯,默默的攔在陳白前面,等待著機會。

突然!

陳白縱身一躍,居然從鹿一凡頭頂躍過!

全場一大半的人都震驚的站起來了!

這陳白居然想暴力扣籃,而且是要隔人扣籃!

這是有多麼瞧不起鹿一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