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兒終於受不了王明成的勇猛和威武,她劇烈抖動全身顫慄,放開大聲喊叫:“老公,你是最棒的!我愛你!”

王明成受她刺激也不得不繳械投降,他忍不住迴應她:“寶貝兒,你最ing感迷人!我愛死你!”

他們就像兩隻雌雄鳥兒一起暢快地比翼雙飛在人間天堂的雲峯雨霧中!

王明成摟着琴兒親密相擁而臥:“寶貝兒,我又聽見你叫‘老公’了!還是這個稱呼最好聽!”

琴兒爬在他的胸膛上嗅着他的男人體香:“老公,你煙又抽兇了吧?我都聞不到你自己的氣息了,淨是菸草味!

你今後還抽這麼多煙的話,下次就不要親我了!”

王明成誠惶誠恐地:“寶貝兒,我聽你的話!今後少抽菸。有你的愛陪伴,我今後就不會抽這麼多了。

我知道你擔心我身體!我會好好活着的!因爲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幸福日子還很長很長呢!”

琴兒此時不想深究他們一家三口在一起幸福生活的多大可能性。

她只想慵懶地在他溫暖的懷裏小憩,只想抓住此時此刻而已!

第二天上午,上海,宋成仁的靜仁高科技公司大會議室裏。

宋成仁是董事長,周靜是董事,他們都參加了今天上午的會議。

會議進行很順利,差不多在11點半結束了所有議題。

散會了,宋成仁主動問候周靜:“小靜,身體差不多康復了吧?”

周靜謝謝他的關心:“謝謝宋總,我差不多好了,只是還需要休息和靜養。”

宋成仁客氣地:“那你就好好休息,多補充些營養吧!告訴明成多關心你的身體!他今天正常上班了?”

周靜不高興地:“昨晚他就飛到北京出差了,說幾天後回來。”

宋成仁馬上臉色大變:他知道王明成去北京幹什麼了!琴兒爲什麼不告訴自己王明成將去送他們母子呢?

周靜狐疑地:“宋總,你臉色好像不太好!怎麼啦?不舒服嗎?”

宋成仁不想告訴她:你丈夫去北京送前妻和兒子了,卻沒告訴你實情!他怕她立即打電話詢問王明成,那樣王明成只會離她越來越遠!

琴兒和小飛是明天中午飛美國的航班,他本來可以再飛到北京送他們的。

但今天上午到公司上班後發現:今天下午和明天一天的日程排得滿滿的!全是會晤高級別的主管單位負責人和銀行負責人!

因爲新的一年裏,公司要搞好這些關係才能長足發展!

宋成仁忙碌了一下午,晚上請一個很重要的主管單位負責人吃飯。

他必須全程陪同!

晚上零點過後,公司公關小姐完成任務去了。

他要談的公司所有事情都已談妥解決,按理說他應該爲今天的公關勝利特別高興的,但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爲琴兒今天一天沒給他打電話和發信息,他爲王明成去北京的事也有點生氣沒找她。

他今晚也有點喝多了,被大妹夫也就是他的貼身司機蔣孝全送回自己的高級公寓。

蔣孝全這是第一次光臨這套高級公寓,以前一直在裝修,聽說是去年底才裝修完成的。

他將宋成仁扶到牀上躺下後,準備給他泡茶醒酒。

他一擡頭瞧見了客廳裏那張三個人的合影大相片,再瞅瞅門口的女人和孩子拖鞋,他有點得意地笑了:原來大哥也有軟肋!

宋成仁喝了幾杯醒酒茶後神智慢慢清醒了,他上衛生間後不願回去躺牀上,坐在客廳裏看着他們三人的合影出神。

蔣孝全好奇地問:“大哥,既然你那麼愛她,爲什麼不娶她回來?這樣也有個人照顧你生活,免得爸爸媽媽一直擔心你!”

大相片裏這個女人和孩子蔣孝全認識:那次在她家裏,就是自己和大哥的銷售經理一起設計,給她和大哥的茶水裏放了東西,想用此手段幫大哥將她追到手的!

誰知到現在,大哥還是未能如願以償!如果是自己,早就將她解決了!大哥的心就是太軟太善良了!

宋成仁苦笑:“我非常願意娶她,還得她自己願意嫁呀!我總不能綁她回來和我結婚吧?”

蔣孝全出壞招:“你將她孩子綁回來,她自然就願意嫁給你了!”

宋成仁馬上呵斥他:“你們不準隨便亂來!不管是她還是孩子安全出問題了,我拿你們治罪!

我已經沒事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還得上班。”

蔣孝全臨離開前,看了一眼那張大相片:這麼大的一筆上市公司資產,這女人竟然一點不動心!她有點傻吧?

蔣孝全離開後,宋成仁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還是撥通了琴兒的電話。

她過了很久才接電話:“喂!”她好像還在喘氣!

宋成仁明知道這件事肯定會發生,但他還是想親耳聽到她的確認:想讓她告訴自己真相!

宋成仁儘量剋制自己極度惡劣的情緒:“寶貝兒,你還沒睡嗎?”

琴兒早已知道是他的電話,她本來不想接:她正和王明成在大牀上chan綿悱惻呢!明天要啓程遠赴美國了,今夜是最後的瘋狂了!

但琴兒不接電話,宋成仁就執着地一直撥號!直到她接電話爲止!

他今晚聽不到她的聲音和真相,他就不睡覺了!

長痛不如短痛,還是告訴他真相吧!

琴兒猶豫片刻終於接了他電話!

王明成體貼地從琴兒身上翻下來,爲兩人披上睡衣靠坐在牀頭。

王明成摟住琴兒的香肩,靜靜地聽她打電話。

琴兒悲傷地:“宋師兄,對不起!我和明成已經和好了!他到北京送我和小飛了!”

宋成仁心都要碎了:琴兒不再叫自己“老公”了!她還和以前一樣稱呼自己“宋師兄”了!才一天時間,她就不再是自己的未婚妻了!

宋成仁強忍悲痛:“寶貝兒,你別忘了!明成還沒離婚呢,他上海有家,有妻子周靜呢!你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疼了!”

琴兒倔強地:“我等他離婚後再娶我,多久我都等他!我心裏最愛的還是他!他是我這輩子唯一想嫁的男人!

對不起!宋師兄!我知道我這麼說你很痛苦,但這就是真相!

你今後還是徹底忘了我吧!我這種不識好歹的女人不值得你愛!”

宋成仁仍然不放棄最後一線生機:“寶貝兒,他向你承諾過離婚的,但他做到了嗎?你千萬不能再相信他!否則你又會大失所望的!”

琴兒不得不再重創他:“宋師兄,對不起,即使你沒幹過以前那件錯事,我也不會嫁給你!

因爲我根本不愛你!和你在一起也只是被你感動而已!感動不是愛情!所以我不會爲了感動嫁給你的!你就放手吧!也放你自己一條生路吧!”

宋成仁的愛情魔力球“啪”地一聲碎了一地!炸得他五臟六腑全都痛:

這才是真相!這丫頭根本不曾愛過自己!她真會假裝!她真會演戲,竟然騙過自己這只老狐狸的眼睛!

琴兒最後決然面對:“宋師兄,你送我的訂婚鑽戒我讓明成給你捎回去!真的對不起了!

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和小飛的照顧!我辜負你了!再次說聲對不起!再見!”琴兒果斷地掛了電話,並關機了!

宋成仁呆呆地看着變暗變黑的手機屏幕,他突然有種解脫的感覺:他不用再爲自己過去做的錯事自責了!

因爲已經沒有必要!他在她面前不用自慚形穢了:因爲她比自己品質還惡劣!她是最大的騙子!

他站在桌子上將他們三人的合影大相片取下來:這個位置可以掛他和其他女人的婚紗照了!

沒有感情的軀殼活的真輕鬆!既不悲也不喜!沒有眼淚也沒有失望!

如行屍走肉一般地活着真好!這樣的人所向披靡!戰無不勝!

而北京酒店的琴兒掛斷電話後,任憑傷心的淚水奔流而下!她的心很痛!痛徹心腑!

她自己在撒謊:她對他不僅僅是感動!還有愛!雖然這份愛沒有像對歐陽平和王明成那樣深,但她還是喜歡他!愛上了他!

她的心底已烙上了愛他的痕跡!只是從此以後她將他永遠放在心靈深處!因爲她和他是永遠不可能在一起的:她就是解不開心結!

就讓他永遠恨自己吧!恨得越深越好!這樣從此以後他就會徹底忘了自己重新開始了!

祝你比我活得更幸福!

王明成將淚流滿面的琴兒緊緊地抱在懷裏,吻了她!幫她吻掉淚水!吻遍她全身!

自己是她最愛的男人!感覺真幸福!但願這次和周靜的離婚能早日實現,他要早日兌現自己的承諾!這是他最後的機會!

這一夜,琴兒比昨晚還瘋狂!就好像這是最後的親熱一般!

這一夜,琴兒比昨晚還狂野!就好像明早他們不再醒來一樣!

這一夜,琴兒比昨晚還悲傷!就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般!

這一夜,琴兒比昨晚還性感和嫵媚,就好像明天的她不再是她自己一般!

這一夜,琴兒比昨晚還投入和煽情,就好像明天的她不再有愛一般!

這一夜,琴兒比昨晚還如癡如醉,就好像明天的她不再有任何感動!

這一夜,琴兒比昨晚還眷戀王明成,就好像明天他將要消失一般!

這一夜,琴兒比昨晚還知足和陶醉,就好像明天不再有希望降臨!

第二天早上,如果不是小飛早早起來喊醒琴兒和王明成,他們寧願緊密相依、相擁而臥睡到生命最後一刻來臨!

小飛餓了,找爸爸媽媽要吃的東西了!

琴兒笑了:“寶貝兒,媽媽錯了!媽媽和爸爸忽略你了!”

昨天和今天半天,王明成帶他們母子遊覽了北京的幾大名勝古蹟。

小飛這兩天特別高興:爸爸和媽媽終於在一起了,而且很親密很開心的樣子!

中午吃過午飯,琴兒帶着兒子要登機了。

他們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吻別!琴兒最後笑的竟然很蒼涼和悲愴!

王明成最後一次摟緊她和兒子:“寶貝兒,一定等我!”

目送着他們母子消失在通道盡頭,王明成竟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琴兒接兒子小飛回到美國後,母子倆仍然相依爲命地堅強生活。

德國培訓任務完成後,新年假期回來上班後,琴兒的職位升遷了。她的工作比原來更忙了,她現在是服務部門一名經理。

琴兒覺得這樣平靜恬淡的生活才是自己最想要的生活!

她的心已明顯蒼老,她的情已定格在過去,她不想再談戀愛!

她已經愛不起了:愛人和被別人愛都是一種沉重的負擔!

回到美國後,劉清明一如既往的關心着她們母子兩人的生活!

從琴兒去德國培訓開始,然後她回中國接兒子,最後他們母子一起返回美國結束,這三個多月的時間裏發生了太多的故事,琴兒回到美國後未曾告訴劉清明一點事情。

因爲她不需要同情和安慰,也不需要憐憫和施捨!她更害怕劉清明聽說她和宋成仁分手後再向她表白求愛!

她現在除了愛兒子和自己,沒有能力愛別人了!甚至包括王明成在內,她都不敢愛了!

雖然她以自己與王明成和好爲藉口氣走了宋成仁,但她內心卻是不敢奢望王明成能順利離婚並娶她的!

因爲她自己心中更內疚和矛盾:從小的家庭環境教育她不能破壞別人的家庭!

ps:今天白天有事出門,早一點更新。希望小夥伴們閱讀愉快!祝你們週末快樂哦!今天這章內容多一點,只能一更了!明天精彩將繼續!別忘了收藏和推薦哦! 一年所有的月份中,黃麗榮就一月份和十二月份最忙了!

因爲她是總公司的財務部經理,宋成仁的靜仁高科技公司的上市公司年報按規定必須在一月底編制完成。經會計師事務所審覈無異議後於二月中旬發佈。

而上一年的十二月份必須彙總所有分公司的全年財務數據!

所以一月的日子,黃麗榮恨不得一天掰成兩天來過。她和她部門的人全都忙得焦頭爛額!

這天週五下班後,宋成仁竟然意外地光臨他們辦公室了。一般情況下,他有事情都是祕書通知黃麗榮他們去他辦公室談。

他看見大家意外和緊張的神情,輕鬆地安慰大家:“今天晚上,大家加班辛苦了!你們一會兒工作幹完後,晚飯我請客!我已經通知祕書爲大家訂好飯店了!”

大家又驚又喜:今天宋總有喜事嗎?這麼體貼關照員工!實際上宋成仁在公司也不是個吝嗇的老闆。

宋成仁不理會大家異樣的眼神,直接進了黃麗榮自己的辦公室。

黃麗榮剛纔在自己辦公室已經聽見他在外面的談話了,還在猜測:他今天怎麼啦?這麼體恤民情?

黃麗榮看見宋成仁進來,馬上站了起來:“宋總,你找我有事?”

宋成仁在沙發上坐下,端詳着她俏麗的容顏,苗條高挑的身材,指着自己旁邊的另一個沙發:“你先坐這兒吧!我有點私事找你!”

黃麗榮謙卑地坐下,她覺得宋總今天瞧自己的眼神和以往不太一樣了!她有點害羞!

宋成仁此時有點生自己氣:他的眼前明明是黃麗榮這位高個大美女,可爲什麼自己腦海裏浮現的還是那個丫頭清純的笑臉?

他終於下定決心:“你父母在家怎麼叫你呢?只有我們兩人時候,我希望這樣叫你。”

黃麗榮不好意思地:“我爸媽在家叫我‘小榮’。你可以這麼叫我,只是別讓同事們聽見了。”

宋成仁定睛看着她:“小榮!你現在有男朋友了嗎?”

黃麗榮臉紅了:“宋總,還沒呢!工作太忙了,沒時間找。”

宋成仁和藹可親地:“小榮,只有我們兩個人一起時候,你別叫我宋總了,太客氣了。

你可以叫我名字,如果名字叫不出口,就叫我成仁哥吧,我比你大8歲吧!”

黃麗榮已經意識到什麼事情要發生了,雖然自己做夢都想着這一天的到來,可真的來了,自己卻忐忑不安!

她是標準的東北姑娘,說話辦事一向直率,她不再猜測了:“好,我今後就叫你成仁哥吧!你今天找我有什麼私事?”

宋成仁喜歡她豪爽的性格:“小榮,曾經有人告訴我:你愛我,對嗎?”

黃麗榮感覺特別尷尬:“成仁哥,你這樣直白地問一個女孩,她即使心裏愛你還好意思回答嗎?”

宋成仁非常抱歉地:“對不起!小榮,我嚇着你了!可能是我表達方式不對吧!

你現在工作時間很緊,我就不和你拐彎抹角了,我今天來只想問你一句:

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你今天不用急着回答我,你可以考慮兩天後再告訴我。”

黃麗榮很想再矜持些,但她馬上就到30歲了,她不想再錯過機會成爲剩女了:“成仁哥,不用再等兩天,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非常樂意做你的女朋友!”

宋成仁伸出大手握住她的纖纖玉手:“今晚下班後,我等你!我們一起共進晚餐。”

他站了起來:“我先回辦公室了,還有很多資料我沒審完,審完後你們才能用。晚上等我吧!”

黃麗榮送他到外面大辦公室門口,大家都伸長脖子看熱鬧:黃經理現在看起來滿面春風,宋總找她有好事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