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有美女主動找自己幫忙,這樣的事情,他是不知道更不會開口拒絕的。

只是,事情發展就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進了店之後,她就當著那群傳說中的怪叔叔,主動把電話號碼給了他。

看著那些人不善的眼神,Frank心裏面就更加迷糊了。

他知道人家這是在拿自己當擋箭牌。

但為什麼就不像之前她設想的那樣,直接叫他偽裝成她的男朋友呢?

那樣的話,大概她是會挽著自己的手臂一起進來的吧?

嗯。

那樣就算是其他人的眼神可以殺人,或者割開他的皮膚,讓他頭破血流,他也是不會在乎的。

而現實卻是被她給搞得不痛不癢。

Frank都有些覺得,這樣白白承受一群人的仇恨,是不是有些不值得啊?

好歹他也不是那麼廉價的類型嘛。

「這下我可以走了嗎?」

想想Frank還是輕聲問了她一句。

其實他這是覺得自己完全沒有什麼收穫。

而且她在達到目的之後,好像就不怎麼在乎他了。

這樣讓他感覺到了一絲不悅。

「那麼著急幹什麼?還是再逛一逛吧。我還準備帶你見我們店長呢?」

這算什麼?

Frank一邊在裡面東一下西一下地閑逛,一邊嘴裡咕噥個不停。

她卻是笑容滿面地和那些客人,還有同事周旋著。

看起來也是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

根本就不需要他幫什麼忙嘛。

看來,自己這是被套路了啊。

一不小心,就被拉近了店鋪。

還要完成一定時長的參觀任務。

不過,他也沒有太多的反感。

——都是美女開口央求他做的,好像拒絕起來也很不容易哦。

「要我買給你嗎?」

Frank指指那個最大號的毛絨玩具,像是個鱷魚還是什麼的東東。

她才走過來一秒鐘,Frank就這樣迫不及待地說了起來。

——大概他是有了一點緊迫感。

之前她可是一直和某一個矮矮胖胖,頭髮有些稀疏的中年男子一起聊著天。

臉上居然完全就沒有把他晾在一邊的歉意。

對於他流露出的哀怨,也是視若無睹。

「不要。我才不喜歡那樣的幼稚東西呢。」

「幼稚,那你怎麼還要在這裡上班?」

「因為這個很輕鬆啊。你看,我就在店裡,或者是門口站一會兒,自然就有不少男客人光顧哦。」

真是讓人無語的回答啊。

搖搖頭,Frank趕緊就選擇了離開。

他可沒有那麼多的閑工夫,來陪著她刷業績。

但他也是不得不承認,這樣的攬客方式,雖然有些利用人的嫌疑,但真心就是非常有效啊。

再上一層樓,在轉角的飲料店。

Frank又看到了那個女營業員。

那是多久以前,他最初逛到這邊來的時候。

就跑去和人家搭訕。

沒想到現在還在這裡。

看來,周圍的環境,還有人物,雖然多數都是在不停變化當中。

但也會有些不變的地方。

她還是老樣子。

沒有胖也沒有瘦下來。

就是比較標準的成熟女子體態。

只是相貌比普通女子更加艷麗一些。

但卻很不巧的,屬於單身母親的序列。

不過,那時候Frank對那樣的群體,還沒有患上什麼恐懼症。

也是和她聊過好一陣子的。

她的要求也不高。

只是希望Frank能夠照顧她和孩子就行。

答應下來,就可以馬上和他在一起。

Frank當然就還是很固執地認為,那並不是自己需要的。

於是立即就拔腿逃之夭夭了。

現在也不知道她還記得他這樣一個莽撞的搭訕者不?

不過,Frank也不想再去招惹人家。

要是再一次破壞她的希望,那就像是在搞惡作劇了不是?

遠遠地貼著牆壁轉過去,就是背後區域的美容區。

當然也有不少的髮型店。

這個大概就是最受本地女子喜歡的地方之一了。

無論是如何的忙,過來搭理頭髮的時間總是會有的吧?

而對她們來說,根本這就是一種身心的放鬆調劑手段。

同時,那消費也不太高。

幾乎就是最普通的打工一族,也都享受得起的服務。

門口都貼著那價目表呢。

最簡單的洗髮,理髮,不過才一百菲元。

嗯。

也就是說,這樣的美髮店,最低消費就是一百起了。

如此一來,家家店鋪都客滿,門口還有一排長沙發供排號的顧客休息,也就不足為奇啦。

當然了,Frank也只是碰巧路過而已。

這樣的地方,不是他應該多做停留的。

而且,那些排隊的女子,對他也不是那麼感冒。

之前倒是有過一個。

主動和他打招呼不說,還自我介紹說是他的鄰居。

——因為,那時候聽她講,人家可就是住在他酒店對面的那一片棚戶區裡面。

其實就是那裡世代的土著。

也是小飯店女店主的鄰居。

聽對方那麼一解釋,Frank也覺得好像是有幾分眼熟。

或者說是有一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至於那具體發生在什麼時間,Frank都記不清楚了。

就連對方的相貌也是。

反正他的印象就是,那是一個很神奇的女孩子。

從第一次在這裡遇到之後,就再也找不到了。

不管是在這SMCity裡面,還是她家附近。

說起來,她那家住的至少也是一樓一底的木結構房屋吧?

還在女店主旁邊。

那就應該更醒目,而且也更容易遇到啊?

但Frank真的就是從來沒有在小飯店周圍,遇到過她。

在美髮店遇到之前和之後都是。

所以,現在再路過這裡,他就難免會感覺到意興闌珊。

要在這裡再次重逢,那概率怕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計吧?

而且,他也深切地體會到,那人生裡面,其實並沒有那麼多的似曾相識。

那所謂的熟識感覺,不過就是似是而非的錯覺。

現實的人生之中,要麼就是真的見過。

要麼就是純粹的認錯了人。

根本就沒有那麼多的緣分。

本來就只是那麼枯燥的一幅畫面。

大家不過就是拿著想象的筆墨往上面塗抹,增添自己想要的顏色罷了。

只是,眼下Frank也還沒有覺得,那會是多麼大的一個損失。

——對於背景複雜,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女孩子,還是不去招惹的好。

就是找到了,誰又知道迎接自己的會是什麼呢?

適合於他的道路,也就只是一門心思地找一個單純的女孩子做朋友了。

儘管直到現在,他也沒有往那道路上走了幾步。

說起來就是他屢屢受挫,一事無成。

並不是他無法安心和某一個女孩子,安安穩穩地過下去。

他其實是很渴望那種從一而終的生活。

但那些事實,都要束縛著他。

把他五花大綁,限制在要麼孤獨,要麼非常短暫,幾天或者一兩個星期那樣的聯繫之中。

而且,那些女孩子,從來都不肯也沒有給過他精神世界的滿足。

搞得那事實看上去就是她們也就只是想要現實而短暫的身體滿足一樣。

——這豈不是讓他扮演了受害者的角色?

只是為著對方的願望,犧牲了自己?

不過,話說回來,好像現在就是他想再次犧牲自己,時間也很緊迫了吧?

要是他還是堅持著不願意從面前那些來來往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中選擇一個,重新開始的話。

那麼,很大可能的結果就是,最後的一點時間很快一晃而過。

而那時候他的願望也是同樣的,一點都沒有實現。

想要留下什麼紀念也成空。

更是帶不走任何東西。

那樣的情況,可就很不好了。

多半他就是會再一次陷入絕望當中。

甚至就是最後一次絕望了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