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我一直以爲孟老只是煉神還虛後期而已,早知道孟老已經進階煉虛合道,我還擔心個屁啊。

我一直覺得平等王深不可測,也曾懷疑過他是煉虛合道境界的高手。但他現在如同喪家之犬,被孟老一路追殺,毫無氣勢可言。

“你們沒做到的事情,不代表我孟輕塵做不到。兩界秩序,是時候重建了!”孟老的聲音如同滾雷一般,震的我渾身顫抖。

我擦,孟老真是太牛叉了,這纔是千古第一高手的風範!此時的孟老似乎又年輕了幾十歲,看起來只比我大幾歲而已,渾身氣勢驚人。

“孟輕塵,你會後悔的!歷代逆命者,比你天才之人比比皆是,最後都不得不認命。聽我一句勸,收手吧!”平等王眼看着也逃不掉,索性停了下來,直面孟老。

孟老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我孟輕塵絕對不認命!逆命者,自當逆天改命!”

這句話說的太和我胃口了,我本來就只是個普通人,想過着安安穩穩的小日子,狗屁的逆命者身份,讓我經歷這麼多的磨難。

如果我還是以前的我,過着平淡無奇的日子,我可以認命,因爲我跟別人沒什麼不同。但既然我是逆命者,那必定要逆天改命,不然對不起自己受過的磨難!

“哼,你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逆天改命?只是個笑話罷了,我們的存在就註定是個悲劇,鎮守無間地獄千年,我早就熬夠了。”平等王突然變的很癲狂。

“你以爲我願意管你的閒事?我的使命已經完成,會化作精純的力量,修補無間地獄。活了兩千年,早就活夠了!只是,你如果妄圖改變兩界秩序,會毀了兩界啊!”

平等王的話聽的我一愣,我看了孟老一眼,發現他也微微皺眉。但很快,孟老冷哼了一聲:“錯了,你們都錯了!從第一代逆命者開始,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逆命者要做的不是修補天道,而是修改天道!”

“修改天道?”平等王大笑:“你以爲我沒試過修改天道?你所受的苦,我們同樣受過。歷代逆命者都嘗試過,但無人能成功。”

孟老深深嘆息:“那是你們的實力不足,天道會在我的手中修改!”

平等王依然癲狂大笑,像是瘋了一般,大吼道:“好一個孟輕塵!夠狂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如何成功修改天道!”

說完這句,平等王直接飛上了天空,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孟老也並沒有攔着他,深深的嘆了口氣,不住的搖頭。

“孟輕塵,我只能暫時壓制無間地獄。希望歷代逆命者沒做到的,你能做到。時間不多,你好自爲之!”平等王消失之後,天空中又傳來這麼一句。

平等王消失了很久,我還沒從震撼中清醒過來。孟老竟然打敗了平等王,我估計這在歷史上,也是頭一遭。

孟老確實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千年前宿命之戰,他短短時間內,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普通人,成爲修道界第一高手。

而後千年,孟老依然無人能超越。而且,他竟然成功的進階煉虛合道,連比他多活了一千年的平等王,都不是他的對手。

“羅漢,你跟我來吧!”孟老突然把我從震撼中叫醒。

我木訥的點了點頭,片刻之後才意識到,天地大亂從孟老回來之後,就結束了!那羣鬼王,已經撤軍,有孟老在,他們根本翻不起什麼浪花。

所有的修道者,也都從屍山上撤了下來,就地休息。經過半個多月的苦戰,修道界也元氣大傷,沒個幾十上百年的功夫,無法恢復。

孟老帶着我到了一處安靜之地,大手一揮,佈下禁制,外界根本聽不到我們的聲音。在孟老回來之前,我覺得有很多話要跟他說,但真的見到他之後,我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羅漢,對我今天的所作所爲,你很震驚吧?是不是有些難以理解?”孟老面無表情的問道。

我點了點頭,隨後又搖了搖頭:“震驚是肯定的,但我理解師傅的做法。如果是我,我也會這麼做。”

孟老點了點頭,嘆息道:“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並不在乎自己這條命。鎮守無間地獄千年又如何?身化清氣,修補天道我也毫無畏懼。只是……”

我並不懷疑孟老的話,以他的性格,確實不會擔心這些。鎮守陰陽陣千年,多麼無聊的事情,他也從未有過怨言。

“師傅,你是擔心長此以往,那些被強制鎮壓的孤魂野鬼,會更難以管理吧?”我問道。

對那些孤魂野鬼的處理,確實是個大麻煩。如今孤魂野鬼的數量越來越多,哪怕是一千年一次的天地大亂,也無法將其徹底清除。

短時間內,或許那些孤魂野鬼還成不了氣候,但只要這個問題一天不解決,威脅就依然存在。我曾去過孤魂野鬼放逐之地,那裏面經過多年發展,看起來比陽間都要廣袤。

孤魂野鬼的強大,比修道者更容易,他們只需要吞噬,就可以輕輕鬆鬆的變的強大起來。這次天地大亂,就是一個例子,孟老從孤魂野鬼帶回來的鬼王,簡直比修道者中的煉神還虛高手還要多。 第4094章

「你用的什麼迷.葯?我怎麼一點都沒察覺到?」白未央好奇的問道。

「這個,我給它取名叫做一句倒!」墨九狸拿出一個瓷瓶笑著說道。

一句倒的意思,就是墨九狸下藥后,說出一句話對方就會被放倒!

甜寵蜜戀:覃先生,別撩我 聽完墨九狸的解釋,白未央和鶴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墨九狸!

本來兩人以為是因為他們對墨九狸沒有防備,然後墨九狸提前在進屋后,和他們說話的時候就對他們下藥了,所以剛才墨九狸問他們的時候,兩個人才紛紛中招!

誰知道,原來墨九狸並沒有提前給他們下藥,而是在問他們感覺如何的時候,才下的葯,加在一起,鶴說了半句話,自己說了半句話,他們兩個高手一共說完一句話就昏倒了過去,這還真的是一句倒啊,簡直恐怖啊!

這還是迷.葯,如果是毒藥,剛才他們兩個豈不是死翹翹了,想想白未央和鶴都冒出一身冷汗來!

看著墨九狸的眼神中,都忍不住帶著崇拜了!

兩人也是活了無數年,見過不少市面的人了,但是如此強悍的迷.葯絕對是他們第一次見到!

「九狸,你這葯有多少?給我們一點防身吧!」白未央看著墨九狸討好的說道。

鶴也期待的看著墨九狸!

「給你們是可以,但是你們必須再幫我試兩種毒藥才行!」墨九狸微微一笑的看著兩人說道。

「試藥啊,沒問題,只要你有解藥就行!」鶴直接說道。

「放心吧,我是不會讓你們有事的,我就是一時也找不到實力跟你們差不多人的去試藥罷了!」墨九狸笑著說道。

白未央和鶴一點沒事,徹底放心了,直接答應了墨九狸,然後兩人也沒看墨九狸做什麼,只是聽墨九狸說了一句好的,接著看著他們笑了笑……

「你們的主子是誰?」墨九狸忽然間開口看著白未央和鶴問道。

「千源!」白未央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千源現在在什麼地方?」墨九狸再次問道。

「在東域的麒麟秘境內……」白未央和鶴繼續說道。

「鶴,你可有喜歡的女人?」墨九狸看著鶴問道。

「沒有,因為沒有女人能夠配得上我!」鶴直接說道。

墨九狸聞言嘴角狠狠一抽,沒想到鶴如此自戀!

「那你可有喜歡的男人?」墨九狸忽然好奇的問了一句。

另類保鏢:美女總裁愛上我 「我喜歡暗,但是不敢告訴他!」鶴直接說道。

墨九狸有些詫異的看著鶴,原來不喜歡女人的鶴,真的喜歡男人啊,還好自己這次煉製出來的真言丹加強版,是讓對方在無意識下,如實回答字的問題。

要是之前的真言丹,回答問題的人,都是有意識的,也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只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言語而已!

墨九狸慶幸真言丹被自己改良了,不然鶴要是知道自己說了什麼,自己也會很尷尬的啊!

墨九狸看向白未央問道:「白未央,你可有喜歡的女人?」 孟老搖了搖頭:“這只是一方面的考慮,其實我之所以這麼做,也有很大的私心。”

我愣了愣,孟老看起來不像是李元子說的那種人啊。如果孟老真的在意什麼名利、權勢,以他的實力,在這一千年間,就算把所有的修道者統一成一股勢力,也不是不可能。

孟老的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你也清楚爲師的性格,我並不喜歡爭名逐利。對我來說,鎮守無間地獄,反而是個不錯的選擇。”

我點了點頭,這一點我確實得承認。在停屍房看大門這種工作,孟老都能怡然自得,鎮守無間地獄這種事,他也沒理由會推脫。

“羅漢,秦晴現在已經被孟婆帶走了吧?”孟老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關於秦晴的事情,我確實也很着急。但孟老在這個時候提起這茬,讓我有些摸不着頭腦,難道孟老所謂的私心,就是因爲孟婆?

要是這麼說的話,也確實有可能。孟婆在奈何橋駐守千年,好不容易找到了接班人,但孟老卻又要去無間地獄。

而且孟老這一去,可就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歷任平等王,都會鎮守無間地獄千年之後,化作精純的力量,修補無間地獄。

這老兩口,從一千年前起,就沒在一起過。孟老要真是那種至情至性之人,說不定還真的會怒髮衝冠爲紅顏,索性直接重建兩界秩序。這種魄力,估計也只有千古第一強者孟輕塵纔有。

“師傅,你是爲了師母才這麼做的?”我訕笑着問道。

孟老的臉上露出難見的羞澀,其實現在孟老看起來就是個有儒將風範的青年,至少在心理上,我不再把他當成個垂暮的老頭子。想必孟婆年輕的時候也多不可多見的美女,不然怎麼可能讓孟老有這麼瘋狂的想法?

“唉,說來慚愧。這一切,都是我欠她的!”孟老嘆了口氣,眼神中流露出追憶之色。

以前孟老回憶起往事的時候,我都下意識的當成是老年人的嘮叨,並不是很用心聽。也只有我自己感興趣的,才能記得住。

但今天聽孟老追憶曾經跟孟婆的點點滴滴,我覺得像是在跟朋友聊天,也有八卦的心思,聽完孟老的回憶,我唏噓不已。

孟婆跟孟老,也是姻緣天註定,他們兩個之間的愛情故事,可比我和秦晴要曲折的多。不過兩人感情很好,像我和秦晴一樣,彼此之間都能捨生忘死。

奈何,這命中註定的姻緣,其實就是個大圈套。在宿命之戰結束之後,孟老才知道,原來孟婆也有自己的使命,不可能像預想中,跟自己廝守千年。

這對兩人都是個打擊,在之前兩人可是不止一次的幻想着以後的生活,按理說孟老有一千年的時光,可以跟孟婆在一塊享受生活。鎮守兩界裂縫這種事情,只需要讓自己的分身去做就好。

歷代逆命者,在完成宿命之戰之後,就要迎接天地大亂,鎮壓孤魂野鬼。隨後的一千年間,將會駐守兩界縫隙,維護兩界平衡。忙完這些,還要鎮守無間地獄千年,最後化身清氣,修補無間地獄。

而逆命者的天定姻緣,更是一個悲劇。逆命者的妻子,或者說最愛的女人,卻要在天地大亂之後,接替上一任駐守在奈何橋上的使者,駐守奈何橋千年。

這一千年間,兩人不能相見。比如孟婆,在這一千年中,就沒見過孟老,也對孟老怨氣頗深。她不過是一個想過着平淡小日子,和丈夫一塊享受生活的小女人而已。如果不是因爲孟老的身份,她根本不會過着如今的生活。

千年期滿,在這次天地大亂之後,孟婆也會化成精純的力量,修補奈何橋。奈何橋上等千年,卻只能是香消玉殞,無法與孟老重逢。

尼瑪,這事要是擱我身上,我也不能忍。怪不得之前平等王的情緒那麼崩潰,千年前,他的摯愛,應該已經以身補橋。

只要不是狼心狗肺之人,都不會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摯愛的女人承受這種痛苦。歷代的逆命者也掙扎過,卻如平等王所說,沒一個人能成功。

孟老已經夠能忍了,足足忍耐了千年,纔開始行事。千年前孟老絕對沒有進階煉虛合道,時機不成熟,不知道這一千年,他都是怎麼忍過來的。

我只顧着爲孟老的感情故事唏噓了,卻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就算孟老能成功的建立兩界秩序,那秦晴能否成功被救下來?我可不希望接下來的一千年,她都在奈何橋上苦苦承受煎熬。

我把內心的疑惑毫不遮掩的告訴孟老,孟老淡笑道:“我當然會考慮這些,奈何橋和無間地獄,還有兩界裂縫,之所以每過千年就需要修補一次,是天道的失誤!我要修改天道,重建兩界秩序,自然不能按照老套路來。”

我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我對孟老有種盲目的信任,總覺得一切事情都難不倒他。修改天道,在別人手裏不會實現,不代表孟老不行。

“師傅,我能做些什麼?” 豪門獨寵:寶貝別再逃 我問道。

知道秦晴未來的命運,我也焦急萬分。我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她駐守奈何橋千年,然後以身補橋。 撿來的萌寶:繼承者的隱祕新妻 我相信,我也有爲秦晴逆天改命的資格!

孟老眼神中露出讚許之色,沉聲道:“修改天道,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我,也只是有一半的把握而已。你如今的實力還太弱,什麼時候進階煉虛合道,或許能幫上我。”

“煉虛合道?”說實話,我有些發憷。

煉虛合道高手可不是大白菜,兩界內煉虛合道境界的高手,也屈指可數。如今我是煉神還虛中期境界,在修道界已經算是高手,可在煉虛合道高手面前,還跟孩童一般。

煉神還虛,就是修道者的一道大坎。如果我不是吞噬了寂寞和韓羅的靈魂,讓自己靈魂圓滿的同時,也獲得了不少額外的實力,恐怕就算是再過個三五年,也不一定能進階。

而煉虛合道,更是跟煉神還虛有着天差地別。煉神還虛還算是修道者,但煉虛合道境界的高手,已經可以稱之爲陸地神仙。

傳說中的平等王,閻羅王,也只是煉虛合道境界而已,跟孟老持平。要真打起來,孟老不會輸給這兩位。

“不錯,煉虛合道境界,才能感悟天道。如果你也能進階煉虛合道境界,那爲師修改天道的把握,將會高達八成。”孟老神情嚴肅。

以孟老嚴謹的性格,他說八成把握,那就說明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五成把握確實太低了,要冒着很大的風險。

萬一失敗,那天道大亂,整個世界都會生靈塗炭。那孟老就會成爲徹頭徹尾的千古罪人,我就更別想改變自己的命運了,只有被命運碾壓的份兒。

我深吸了口氣,咬牙道:“拼了,師傅,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進階煉虛合道!”

時間緊迫,平等王那邊最多隻能堅持十天而已,奈何橋也撐不了多久。相比較而言,兩界縫隙算是最安全的。

奈何橋斷,鬼魂無法進入陰間,很快就會引起騷動。無間地獄崩塌,那裏面鎮壓的無數厲鬼,也會造成大麻煩。

現在那些鬼王都已經被孟老制服,所謂的天地大亂,也暫時告一段落。有孟老坐鎮,兩界縫隙暫時不會出現紕漏。

但孟老告訴我,這只是表面現象,隨着兩界縫隙的擴大,陰間和陽間早晚會徹底貫通,那纔是真正的麻煩。

跟孟老深談很久,他老人家總算是想出了一個能讓我快速進階的方法。但不管是孟老還是我,都需要冒很大的風險。

孟老準備帶我潛入地府,讓我進入輪迴,感受天道。閻羅王可不是善茬,出名的鐵面無私,他不會眼睜睜看着孟老崩壞兩界秩序,肯定會出手阻攔。

對閻羅王來說,兩界秩序是不可撼動的。如果不是他一直無法走開,只怕上次來討伐孟老的,就不是平等王了。

孟老可以肯定,閻羅王現在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孟老敢動手修改天道,他便會出手阻攔。到時候,兩人之間難免有一戰。

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孟老帶着我進入地府,無疑是對閻羅王的挑釁。如果被他發現,我和孟老甚至都可能徹底的栽在閻羅王的手中。

雖然孟老自恃跟閻羅王相比,實力略高一籌,但地府高手如雲,危險重重,他根本不敢擅闖。比如地府的崔判官,一樣是煉虛合道境界的高手,他和閻羅王聯手,可以把孟老留在地府。

“羅漢,你可要好好考慮。我不會逼你,但你如果做了決定,就無法再回頭。”孟老無比嚴肅的叮囑道。

我咧嘴笑了笑:“這還有什麼可考慮的?師傅你都能怒髮衝冠爲紅顏,我作爲你的徒弟,能給你丟臉?放心吧,我決定好了,跟你去地府走一遭,我還等着你和師母重聚,喝杯喜酒呢。” 第4095章

「有,但是不能喜歡?」白未央道。

「為什麼?」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但是聽到白未央的回答后,墨九狸就後悔自己多嘴問了為什麼了,真的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因為白未央對墨九狸說:「我喜歡九狸,不過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也不可能喜歡我,所以我不能喜歡她……」

墨九狸聞言無語的看了眼鶴和白未央,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的目光獃滯,墨九狸都要懷疑兩人是不是故意整自己了!

驗證加強版真言丹的效果還是很滿意的,但是過程讓墨九狸十分的尷尬,因為她從未想到白未央會對自己……

墨九狸給兩人服下了解藥,等到兩人的真言丹解了之後,一臉好奇的看著墨九狸問道:「試過了嗎?我們怎麼沒感覺呢?」

「你們剛才一點感覺都沒有?」墨九狸看著兩人問道。

「剛才?我們不是在等你試藥嗎?」白未央皺眉問道。

「對啊,主子,你不說要讓我們幫你試藥嗎?試過了嗎?」鶴也好奇的問道。

墨九狸一直盯著兩人的眼睛,察覺他們確實對剛才的事情,沒有任何印象后,證明他們說的也是真話,但是墨九狸為了確保萬一,還是打算親自檢查一下!

「還沒有,馬上開始測試!」墨九狸看著兩人說道。

白未央和鶴聞言,沒有說話,等著墨九狸給他們試藥,很快兩人還沒反應過來,忽然間意識一黑,直接昏倒了過去!

墨九狸來到兩人身邊,直接把手放在兩人的頭頂,查看了今天兩人的記憶,發現果然沒有剛才被自己問話的記憶后,墨九狸才徹底放心!

幫兩人解開一句倒的毒后,等到兩人醒來后,墨九狸看著兩人說道:「你們兩個現在開始攻擊我!」

「啊……攻擊你?你現在打不過我們的吧!」白未央聞言道。

「我知道,你們攻擊我就是了!」墨九狸直接說道。

白未央,鶴兩人對視了一眼,直接朝著墨九狸攻擊了過去,但是他們都是只用了一層的靈力,按照他們的實力,就算一層也足以擊敗墨九狸的!

何況他們還是兩個人!

不過很快,兩人就察覺到不對勁了,因為他們的靈力,忽然間就沒了,攻擊還沒打到墨九狸的身上,兩人的靈力就完全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靈力沒了……」鶴傻眼的看著自己的丹田震驚道。

「我的也沒了!」白未央也詫異的說道。

「看起來這藥效果也還行,這是解藥,吃了吧!」這時墨九狸遞給兩人解藥笑著說道。

白未央和鶴服下解藥后,感覺靈力一下子就全部恢復了,看著墨九狸的眼神,簡直是崇拜不已!

「這是你們兩個想要的一句倒!」墨九狸又拿出兩個瓷瓶一人一個丟了過去!

然後直接轉身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墨九狸又頭也沒回的說了一句:「先把裝迷.葯的瓷瓶滴血認主,用的時候,只要把裡面的丹藥拿在手裡捏碎就行了,」 孟老面色一紅,笑罵道:“你這小子,越來越沒大沒小了。罷了,這算是爲師欠你的,以後不管你有什麼困難,爲師都不會袖手旁觀!”

我撇了撇嘴:“再怎麼說你也是我師傅,難道我要不去,以後你就會對我袖手旁觀?”

其實我只是隨口開開玩笑而已,沒想到孟老還真的重視起來,嘆息道:“那爲師以後再想辦法補償你吧。”

“師傅,你可別……這對我來說,也是好事,煉虛合道境界,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進階的。而且我也是爲了救秦晴,就算你不說,我也會上趕着要幫忙。”我趕緊解釋道。

孟老苦笑了一聲,沒再說話。話說我到陰間不止一次了,但還沒真正去過地府。那個地方連孟老都有些諱忌莫深,不敢讓我單獨闖進去。

這次孟老要帶我潛入地府,自然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走進去,也要避開裏面的鬼差。如果被閻羅王發現,我們倆甚至可能會被留在那裏。

我被孟老帶着在地府轉來轉去,始終沒見到一個鬼差,我還以爲地府的防禦很鬆散。但是孟老隨手給我指了幾個地方,我瞬間緊張了起來。

原來孟老帶我走的路,都是地府鬼差的防禦死角。如果我稍有疏忽,沒跟上孟老的步伐,就會被鬼差發現。

估計孟老也沒少來地府探路,竟然把這裏摸的那麼清楚。這也難怪,孟老可是告訴過我,從一千年前,他就開始謀劃今天的事了。

兜兜轉轉了一大圈,孟老總算是把我帶到了目的地。輪迴,在我看來,一直都是很神祕的事情,但當我看到真實的情況之後,卻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密密麻麻的鬼魂,被鬼卒驅趕着,進入一個奇怪的坑洞內。那場景,簡直比春運的火車站更喧囂,雖然這些鬼魂都已經失去了記憶,但還是不肯消停。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