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望見那張臉時,驚訝的姜尤珍,緩緩起身,久久說不出話……

他跟江別辭交接的時候,聽說沈東明就讓木兮一個人上去了,擔心木兮的姜軼洋,進來后,立刻質問姜尤珍,「書房在哪兒?」

「在,我,我帶你去……」激動的姜尤珍,想都沒想,就過去給姜軼洋帶路。

居然是姜軼洋,早知道來的是姜軼洋,她就換一套衣服,這樣就能儘可能的讓兒子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

擔心木兮的姜軼洋,一直在超越姜尤珍的步伐,光顧著看姜軼洋,都忘記看路的姜尤珍差點踩空摔下樓梯。

及時扶住人的姜軼洋,因為擔心木兮出事,語氣有些不耐煩,「姜女士,您能快點嗎?」

「好,好。」開心的姜尤珍收回被姜軼洋鬆開的胳膊,提速往書房那邊小跑。

到了書房門口,姜尤珍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就……」

沒等她話說完,姜軼洋就開門進去了。

門一打開,看到一把劍刺向木兮,衝過去的姜軼洋,一手攬住木兮的肩膀將人往旁邊帶,另外一隻手抓住刺過來的劍。

當鮮紅色的血染紅鋒利的劍刃時,失聲的姜尤珍愣了一下才衝進去,「東明,你幹什麼!」

他沒想到,姜軼洋會闖進來。

握住劍柄的手顫抖了一下,對上姜軼洋憎恨的眼神,沈東明只能用力握住劍柄,不敢收回,怕收回會造成二次划傷,「你,誰讓你進來的!」

姜尤珍看到姜軼洋還握著那把劍,趕緊喊道,「姜助理,你快把手鬆開。」

「她要是少了一根頭髮,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用你的命嘗!」過去,他做了太多的錯事,他絕不允許,任何人危及到紀總的幸福。

在姜尤珍緊張的勸說中,姜軼洋用力掰斷劍刃,手指夾著斷劍飛向沈東明。

姜軼洋出手的速度很快,沒來得及躲過的沈東明,臉被鋒利的劍刃劃出一道血痕。

四目相對時,沈東明,看到了那雙跟他極其相似的眼眸里,燃燒起了熊熊烈火,恨不得將他化成灰燼。

沒在身上找到手帕的木兮,拿過姜尤珍的手帕,給姜軼洋裹住流血不止的手。

在木兮給姜軼洋包紮的時候,拿了醫藥箱回來的姜尤珍,拉著姜軼洋的胳膊,「去那邊包紮傷口。」

「不用了,謝謝!」姜軼洋用力甩開姜尤珍的手。

姜軼洋低頭看了眼木兮,「太太,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們走吧。」

「嗯。」

姜尤珍看到姜軼洋跟著木兮走了,想追過去,剛追了幾步就被叫住,「不許追!」

回頭的姜尤珍看了眼手上還拿著那把斷劍的沈東明,氣得直接過去,要去奪沈東明手上的劍,「你還拿著這把東西幹什麼,你還嫌把兒子傷的不夠重是不是,他就是靠那雙手吃飯,他的手要是出事了,你讓他吃西北風去是不是?」

沈東明抬起胳膊擋住姜尤珍過來奪劍的手,「你就是一個婦人之仁,你懂什麼!」

「我不懂?」看著地上那把沾滿血的斷劍,撿起的姜尤珍雙手捧住,「他可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心肝寶貝,才那麼小,就被人帶走了,我都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都給他,去補償他,你倒好,還把他傷成這樣,他那雙手,要是廢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你以為,他是棉花做的,一剪就爛,他跟著紀澌鈞那麼多年,生生死死走了那麼多回,用得著你在這裡哭什麼。」臉上一陣刺痛的沈東明,把劍放到書桌上,回頭看了眼還捧著那把斷劍在哭的姜尤珍,「還不過來給我處理傷口。」 所以,雲夢恬才有了這個搬出去,租房子的餿主意。

一方面,她想著,自己住在外面,為了自己的安危,表哥肯定會去調查這個所謂的朋友。

等他查到葉一朵的時候,如果能想起了什麼,那就更好了。

這樣的話,她就不用隱瞞路彥琛失憶的事情,他想要怎麼處理感情上的事情,全由他。

另一方面,在路彥琛對之前的事情,沒有記憶的時候,雲夢恬並不想讓葉一朵知道,路彥琛也在倫敦。

這樣的話,她不至於因為喜歡的人忘記了她,而難受。

所以,雲夢恬綜合考慮了一番,才打算出去住。

路彥琛聽到雲夢恬說自己失憶的事情,他的眸子沉了沉。

只不過,他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他的確是失憶了,除了記得家人,家裡的情況,其他的很多事情都忘記了,甚至還有記憶紊亂的情況。

可是,他忘記了很多事情,卻對自己出事前,那一槍記得特別清楚,子彈向著自己飛來的時候,他似乎心裡一片空白。

但是,他又覺得,他還是忘記了很多重要的事情,至於是什麼,他真的無從得知。

他看了雲夢恬一眼:"搬出去的事情,再說吧,等你朋友提出來我們家的時候,你可以臨時搬出去,就這樣!"

路彥琛說完,像個暴君一樣,不給雲夢恬任何申訴的機會,直接轉身上樓。

雲夢恬站在客廳里,一個勁的翻白眼。

沒了朵朵,表哥變得不近人情了,好像比前面二十七年,活的更冰冷了。

只不過,現在表哥不記得葉一朵了,雲夢恬也深感無力。

她盯著路彥琛的背影看了許久,路彥琛都走了,她還傻站在哪裡,半天回房間。

話說,葉一朵前一天在附近的超市遇到了那個熟悉的背影。

這天晚上,她就做夢了,夢中,她追著那個背影不停的跑。

可是,她的速度在加快,前面的人也越走越快。

葉一朵越來越著急,她終於忍不住喊了一聲:"路彥琛!"

然後,她猛地起身,直接從睡夢中,喊著路彥琛的名字驚醒了。

看著空蕩蕩的房子,葉一朵突然覺得心裡難受到了極點。

她猛地伸手捂臉,低聲啜泣。

這樣的感覺,旁人是不會懂的。

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找到路彥琛,心裡這種空洞的感覺,越來越嚴重。

她祈求上天,只要能讓她見見路彥琛就好,哪怕她把自己心裡,想說的話告訴她,她也無悔了。

可是,現在的情況是,她根本找不到人,這樣的感覺,真的很磨人。

這半年時間,她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是不是自己當初分手的時候,說的那些話,真的傷害到路彥琛了,他才會離開的這麼乾脆,絲毫不拖泥帶水。

當然了,這只是一個猜測而已,像路彥琛那樣的人,其實並不像想象中那麼脆弱。

葉一朵不願意相信,路彥琛是個受了情傷,就會轉身離開的人。

可是,現在找不到路彥琛,事實好像就是如此。

葉一朵越想越亂,她伸手抽了一張抽紙,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她在夜裡,想起路彥琛了。

只不過,今天的感覺更深刻。

葉一朵想,這可能是因為昨天那個熟悉的背影,因為看到了那個熟悉的人,所以,她就忍不住胡思亂想。

然後,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想到這裡,她無奈的嘆口氣,看了看時間,現在才晚上四點多。

可是,她卻一點點睡意也沒有了。

葉一朵拿過來手機看了看,看到雲夢恬的聯繫方式,她點擊去看了看。

她突然就覺得,只要自己能聯繫上雲夢恬,有朝一日,肯定會見到路彥琛的,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畢竟,雲夢恬是路彥琛的表妹,路彥琛就算是真的躲著自己,他也不可能躲著自己家裡人一輩子吧!

想到這裡,葉一朵的心裡反而是鬆了口氣。

腹黑邪少賴上門 她把手機扔在一邊,最後也沒有睡著,反而是瞪著眼睛,等著天亮。

天亮了之後,葉一朵快速的起床,收拾了一番。

本來,她今天是打算寫論文的,可是,盯著電腦,她的腦海里,就浮現出昨天那個背影。

葉一朵感覺心慌意亂的,一點也看不進去。

她思前想後,半天時間,才收起電腦,打算去昨天去過的超市,碰碰運氣。

誰知道,她剛出門走了幾步路,就看見昨天才見過的,那個雲夢恬的同學,雲熙。

她打算裝作沒看見,直接目不斜視的,向著前面走去。

誰知道,她剛走到雲熙兩三步外的地方,雲熙就喊:"葉一朵,是吧!"

葉一朵側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是我,怎麼了? 夫人你瑪麗蘇人設又發作了 有事嗎?"

雲熙勾唇笑了笑:"沒事,就是想找你,做個朋友!"

葉一朵並不怎麼待見雲熙,畢竟,昨天是他和一幫小混混堵自己。

可是,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

再說了,雲熙是雲夢恬的朋友,就算是她真的不喜歡這個少年,也要給雲夢恬面子。

想到這裡,她平靜的開口:"哦,現在認識了,也算是朋友了,沒事我就先走了!"

雲熙的俊臉變了變:"不是吧,你平時就是這麼招待朋友的?"

葉一朵皺眉,不解的看著他:"招待?我們就是路上遇見了而已,你想讓我怎麼招待你,再說了,我說把你當朋友,也就是給小夢面子,你以為你還真是我朋友啊!"

葉一朵不想跟雲熙糾纏,所以說話也變得不客氣。

雲熙臉上的笑容變濃:"葉一朵,有人說過嗎?你真的很有意思,我還沒有見過你這麼有意思的姑娘,我是真心想跟你做朋友的!"

葉一朵冷著臉:"那可真的要抱歉了,我沒有跟大街上帶著混混堵我的人,有任何做朋友的打算!"

雲熙笑了笑,神情有些玩味:"葉一朵,話別說那麼絕對嘛,你第一眼看到的我,並不一定是真實的我,昨天在小夢面前,我已經給你道歉了,你還想讓我做什麼,你儘管說,我只要能做到,肯定義不容辭!"

葉一朵看都沒看他:"那還真是對不住了,我真沒有什麼事情,需要你幫我做,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會做,沒事的話我就走了!"

葉一朵的語氣,已經帶上了不耐煩。

可是,雲熙像是沒有看見她不耐煩的表情似的,他依舊熱臉貼冷屁股。

他說:"葉一朵,好吧,就看在雲夢恬的面上,你能回答我幾個問題嗎?"

葉一朵皺了皺眉,壓下心裡的不愉快,她問:"說吧,什麼問題?"

雲熙立馬笑的像個孩子,好像葉一朵的態度,絲毫不影響他的情緒。

他笑眯眯的開口:"是這樣的,我昨天看你跟那幾個街頭混混打架,感覺你出招很厲害,你是不是練過啊!"

葉一朵翻了翻白眼,她感覺,這個雲熙真的很幼稚,昨天明明看完了整場打架,現在還來問自己。

況且,他這個問題,自己有必要回答嗎?

她的語氣很不好:"難道你不是那些個混混的老大嗎?怎麼?現在問我是不是練過,還想讓我加入你的混混組織啊!"

雲熙立馬眉開眼笑:"你真的很有趣,我就是想問問你是不是練過,你跟我說了好多話啊!"

葉一朵的小臉一下子黑了,她算是明白了,自己無論什麼態度,都不會影響面前的人的態度。

這樣的無賴,她只想早點說完,早點閃人。

想到這裡,她冷聲道:"是不是回答完這個問題,我就可以走了!"

雲熙聽到葉一朵的話,眸子閃了閃,眼珠子軲轆軲轆的轉著,看起來很是狡黠。

他說:"如果你真的現在想走的話,回答我三個問題,當然了,包括剛才的問題!"

葉一朵不想跟他廢話,直接開口:"練過,跆拳道黑帶,常常打架!"

雲熙吃驚的張了張嘴巴,葉一朵長得這麼好看。

他本來以為,她所謂的練過,就是用來防身的,他可沒想到,這位美女經常打架。

只不過,就是這樣的美女才夠味,讓人充滿了激情。

他笑的像是一隻小狐狸:"那你有沒有男朋友啊?"

葉一朵愣住了,她緩緩的轉過頭,冷冷的看著雲熙:"你很無聊!"

雲熙笑的不以為然:"這是人看見美女的本能反應嘛,你就跟我說說,你有沒有男朋友嗎?是或者不是!"

葉一朵實在不想跟他糾纏,直接回了兩個字:"沒有!"

雲熙這下笑的嘴角都要上天了:"真好,最後一個問題,我可以追求你嗎?"

葉一朵的耐心,徹底被用完了:"你果然很無聊!"

她說完,頭也不回的向著昨天的超市走去。

雲熙不死心,繼續跟在她身後:"葉一朵美女,我說的是真的啊,你看,我長得也不醜,當你男朋友,肯定不會讓你掉價的,你就當是給個面子嘛,最起碼,也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啊!"

葉一朵突然轉身不耐煩的看了他一眼:"你以為你是誰,我為什麼要給你面子,我現在跟你說話,都是看在小夢的面上,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西涼城,在小飛仙的帶領下,林楠第一次進入到天國的城池中,第一次見到諸多的天國之人,見到了他們的生活方式。

乍一看,竟然和想象的中華古城類似。

百萬人口的城池,放在古代那便是超級大城,畢竟沒有那麼多的高樓大廈,但在這天國之中,西涼城只算是偏僻之地的邊緣小城而已。

一百萬人,幾乎都是修士,最弱的也大都普通修士的水平。

正常成年人,都在高品作用,大修士更是極其多,甚至宗師境偶然間也能看到不少。

重生南非當警察 街道上很寬廣,也很乾凈,無數修士高手聚集,原本林楠還以為會有什麼不同。

但真正見識到,林楠明白了。

修士聚集的地方,其實也是一樣,都要生活,該需要的都還是要有。

商鋪,飯館,客棧,乃至一些街邊小販等等,應有盡有。

唯獨不同的是這些人實力比地球的那些人更強!

大街上,小飛仙一輛酷炫的改裝敞篷跑車,林楠坐在副駕駛,出盡了風頭,轟鳴聲不止。

身後,十幾輛跑車跟隨,浩浩蕩蕩。

放在地球,絕對是最頂級的豪華車隊,任何一輛都在數百萬以上,小飛仙的這輛更是高達上千萬之巨。

轟鳴聲不止,哪怕是在這小城中,依舊速度不慢。

路上行人都是修士,反應都不慢,一聽到這轟鳴聲,很多人很是自覺的讓路。

一路上,林楠不停的打量著,饒有興緻,小飛仙作為地主,一路上興緻勃勃,主動給林楠介紹著,身後的這十幾輛車,坐著十幾名少男少女,完全以小飛仙為首。

在這西涼城周圍,因為她家老頭子的原因,小飛仙無疑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尊者境,在這天國中稱得上高手,但只有突破到化靈境才算是真正的強者。

西涼城這般,一城之主也就尊者境中期而已,化靈境高手在這萬里區域內,都屬於無上霸主級存在,自然無人敢招惹。

再加上小飛仙最近生意的火爆,成功的吸引了這些少男少女們,讓他們都成為自己的下線銷售人員。

否則哪怕小飛仙一個人再厲害,也賣不動那麼多。

小飛仙這段時間大賺,成為通天店鋪的尊貴VIP客戶,這些人也一個個的也跟著賺了上百萬點靈氣值,多的一位賺了五六百萬點靈氣值,自然一個個的跟著闊綽了不少。

得知小飛仙到來,一個個的呼嘯而至。

能結交到小飛仙的,有不少是城內頗為權勢的人,身後都有宗師境或者尊者境的後台。

這些人便算是西涼城的小主人了,連城主府的少爺都在此列之中,屁顛屁顛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