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實在不行時打不過逃應該沒問題。唐春是兩手準備著的。這邊也大為嘆息『運背』,這破猴一句話居然招來一條強悍的龍。麻痹滴,什麼叫禍從口出講的就是這種狀況了。

而且,朝武島域涅槃境強者好像到處都是似的。

這不,還沒過去幾千里路程居然遇上了兩涅槃境了。其實即便是朝武島域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涅槃境強者的。無非是唐老大剛好運氣罷了。

「不一樣,『小天海』雖說叫『小』,但那海可是不小的。那海佔據了整個朝武島域五成的地盤。就是一直飛也得飛上幾個月才能到邊上。

而且,傳說那片海根本就不在朝武島域,而是一個外掛在本島域上的大海。

並且,小天海『雲龍游天』這個紈絝龍少可是在朝武島域出了名的。

朝武島域強者的可是也不少,但是,沒有哪家敢去教訓這小子。前年一個一星半宗派的宗主之女就是給雲龍這紈絝大少給糟蹋掉的。

結果,找到女兒後人比黃花瘦。而那個一星半宗派也找了靠山要跟小天海死磕。

最後,人家二星宗派那靠山沒吭聲,一星半宗主只好認了這個啞巴虧。


而在這幾年時間內,這傢伙連續惹貨,被他糟糕了的良家女子不下百人。全都認了。當然,這傢伙也不傻。二星宗派不去惹。

畢竟,真惹惱了二星宗派再聯手一個的話小天海也有些麻煩。估計是出門時老龍王有交待什麼了。」趙門主趕緊說道。

「專門撿軟柿子捏啊,不過,難道就任由這個混蛋傢伙糟蹋下去不成?」唐春冷哼道,興起了一股要閹了這傢伙為天下婦女們除害的衝動。

「有啥辦法,龍族有魂神秘術。誰敢害死這紈絝龍子啊。誰一動手當場影光就會傳回小天海。龍族之怒沒有幾個人能抗得住的。所以,還是趕緊忍忍。反正他也不要咱們的命,把那什麼血給他就是了。」趙門主說道。

「你看我像是怕事我的主嗎?」唐春冷笑了一聲。

「這個……唉……你不是。」趙門主閉嘴了,知道勸也沒用。只能趕緊念叨著這事兒千萬別弄自己頭上。

「小天海,沒聽說過。」唐春淡淡哼道。

「哈哈哈,笑死人啦。」雲龍游天那龍身笑得直抖瑟。

「笑死人。你丫怎麼滴也不算是人,一條蟲罷了。而且,還是蟲中的渣貨。」唐春冷笑。

「你……你敢罵老子龍少是蟲,你……活膩味……」雲龍游天差點氣炸了肺,早把唐春剛才發出的驚天氣勢給拋九宵雲外了,那傢伙一張龍嘴,大吼一聲道,「『亂卷雪雲千萬堆』」

只見空中雲團翻卷,居然在瞬間就形成上百堆的雪花雲團猶如几上百座雪山狂浪樣的翻騰著,帶著驚天地泣鬼神的可怕氣浪襲卷而來。

唐老大一看,頓時心裡一動。感覺這『亂卷雪雲千萬堆』應該是龍族的秘技了,來勢果然不凡。於是,龍眸一掃全都複製下來了。

這邊身體一側往生一拳朝天一捅破浪而出騰到了雲龍游天的頭上。(未完待續。。) 不過,剛想教訓一下這小子。發現頭上居然還有翻騰著的雪山。原來,這『亂卷雪雲千萬堆』居然是一套疊加的秘技。

此套秘技就是在小天海也是鎮海之術,只有老龍的血親一脈才有得傳授的。本來按這小子的功境層次現在是不該傳這套秘技的。

不過,小天海那隻老龍也著實寵著這敖飛。

所以,私下傳授給他的。唐春手一盪布下南明離火陣,頓時,身體周圍騰起了熊熊燃燒的可怕離火。

道道赤霞仙火往外噼哩啪啦著燒了過去,火克雪,不過,龍宮秘技的確不凡。

這含有仙力的赤霞之火居然一時半分兒燒不化那百堆疊加的雪山。

「小子,就你那點屁火就能燒化老子小天海的萬年雪髓的話這也不叫『亂卷雪雲千萬堆』了。」雲龍游天一臉不屑。

不過,雖說唐春的南明離火仙陣燒不毀這雪山,但是,雪堆也無法壓塌唐春的火陣。

雲龍游天覺得掉面子了,那傢伙突然張口,往空中幾百丈範圍的雪雲上噴出一口龍精血。頓時,雪堆上居然隱現出了一道道紫色霞光。

頓時,唐春感覺壓力增加了幾倍不止。就連南明離火陣都給壓縮得小了一倍左右。而身體上的痛楚感越來越旺。

「哈哈哈,萬年雪髓,我說,難怪你這雪如此堅硬。正好了,把它也奉獻出來吧。」唐春一聲狂笑,雷術奧義夾於南明離火陣中。外掛整出一百個丹在離火陣中爆炸開了。

轟然一聲天地震動。日月無光。

那百堆壓頭上的雪山頓時給炸得四散碎開,而雲龍游天也給震得狂噴了一口精血。

氣得那傢伙一張口,居然噴出一個雪晶球來。

晶球排球大,閃得人眼都睜不開。而且,晶球上映出五彩之光來。

頓時,給唐春炸碎的雪堆居然活物一般詭異般的合攏成一座高達千丈的巨山壓將了下來。

而且,巨山上發出的彩霞居然有凍結空間作用,唐春好像突然間掉進了一個雪髓織成的網狀物中似的。

「『一掌乾坤掃清空』!」唐老大突然一聲狂笑,張口噴出了一江天水衝擊而出。

而『來世一掌』夾著毀天滅地的氣勢把一江天水當兵器往上捅了上去。

十裡外的巨樹咔嚓聲中被這風暴直接摧倒,地下的泥土飛捲起千丈高。

整個十里範圍的空間一片風暴狂動。雲團翻騰。空波震蕩,天地失色。

來世一掌直接拍碎了風卷雪雲千萬堆,而且,直接一掌把雲龍拍得像是坐火箭樣升空而去。而空中一枚雪髓球也跟著往天上飛去。

看得趙門主心兒顫慄。兩腿發軟。想不到唐春如此強大。而且。膽大包天,居然打傷了雲龍游天。

而且,唐春后一伸。無風也起浪那驚天巨掌往上一捏就把雪髓球給捏住收入了戒指空間。這種好東西不用想也知道是寶貝。

萬年雪髓的確是好東西,而且,還是小天海龍族的鎮宮寶物之一。

應該是雲龍游天這紈絝從祖宮中偷來的。這傢伙的確紈絝,龍宮中不少寶貝都給他偷出賤賣掉了。有的時候隨手賞給青樓女子的都是龍宮的神兵利器。

唐春八對翅膀一煽,帶著風雷滾滾直上九天而去。

一下子就閃到了雲龍游天身上,這貨操起大掌先啪啪啪狠煽了雲龍游天幾巴掌。

直到煽得那傢伙龍頭都快腫大成三個,鼻血狂流三千尺才收了手。

而且,唐春又照準雲龍游天的心臟部位狠來了一拳。頓時,雲龍游天那龍嘴痛得張得老在。而心臟處的龍精血像噴泉一般的噴了出來。


唐老大那是趕緊收血了,足足收了一缸發現雲龍游天已經焉焉一息進氣少出氣多時才收了手。

估計此紈絝那心臟精血被抽了六分了。再的下去估計就得要了這傢伙小命。

初來朝武,惹下小天海龍族這強敵也實屬不智。所以,命就不要了。這貨低頭看了看,在雲龍游天胯下那根柱子上看了看。

一聲陰笑,一把寒光閃閃的大刀出現在了唐春手中。

「小龍,我替你割了這玩意吧。小爺這是替天下婦女除害!儘早除了這禍害也好,免得你再去害人。到時遇上強者時丟了小命。小爺這是善良,發善心,替你保命,沒辦法了。」唐春陰笑著舉起了大刀。

「啊,我跟你拚啦!」雲龍游天那龍身突然膨脹開去。

「玩自爆,那你自個兒死去吧,小爺就不陪你了。」唐春一看,連下刀子的時間也沒有了,那是趕緊一騰翅膀閃到了幾十里開外。

因為,自爆這玩意兒說快就快的。天曉得他啥時就爆了,而且,涅槃大境中『寂滅階』強者自爆,估計就是顛峰的『圓寂境』強者都難以抗衡的。

就是道境中的『人階』境強者也會受傷的。這個除不值得冒了。

「哈哈哈,小子,你龍大少去了。我記下你了唐春小兒,大少下回定必扒你皮喝你破血。而且,要讓千名娘們搞得你精盡人亡。」想不到雲龍游天居然一下子縮小了龍身,化成一溜黃光瞬間遠去了。那速度,唐春尋思著就是全力也追不上了。

居然給小子開唰了一回,唐老大有些鬱悶了。

「娘們個屁,你猴八爺來個屁股!」想不到前方傳來猴八一聲陰笑,而雲龍游天那龍屁股給猴八狠踢了一腳。那傢伙慘叫著飛得更快,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唐春的視線之中。

當然,猴八臂也只是偷襲一腳,也不敢跟進。

這傢伙境界比自己高。而且還是龍族。要不是剛才見唐春拚斗為的是救自己。猴八根本就不可有出手偷襲的。

「看了半天了是不是?」唐春冷冷的掃了猴八一眼,覺得這傢伙太姦猾。居然不早點出手截住雲龍游天那紈絝。

「這個……這個,主子,我也是剛融合完畢就埋伏著,剛才不是給了那傢伙一下嗎?」猴八臂給唐估看得有些頭皮發麻。剛才唐春掄拳狂揍龍少的威武壯舉可是歷歷在目。


連涅槃大境中的寂滅階的龍少都給狂揍了,自己更可能會被打得慘慘的。

而且,那位龍族大少差點慘遭『太監』。這不得不讓猴八心生忌憚啊。

「你以為本少眼瞎了是不是?」唐春從鼻腔里哼出的聲音,嚇得猴八卟哧一下就跪在了地下,趕緊叩頭道,「少主饒命啊。猴八不是個東西。少主救我,我反倒不敢出來相助。」

叭叭叭……

猴八還真下得了手,照準自己猴臉就狠來了好幾下。絕對是真抽而不是裝樣子,因為。連鼻血嘴血都打出來了。

「記住。下不為例。不管作人作獸都要有行事的準則。咱不管怎麼說總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一個對恩人如此的人跟畜牲又有何兩樣。」唐春敲打起這傢伙來。

「是是。小八我記下了。下不為例。」猴八腦袋點得像是拔浪鼓。

「你好像到了滅度階的顛峰了,差一點就能進入寂滅階了是不是?」唐春問道。

「沒錯,可惜了。就差了一顆黃階的破境丹。」猴八一臉鬱悶。

「嫌老子沒給你是不是?」唐春一哼,嚇得猴八一啰嗦,趕緊說道,「不不不,主人說是還沒空煉製出來,到時定會給的。小八我只是覺得可惜罷了,並沒別的意思。」

「那就好,展開翅膀讓老子坐一坐休息一下,咱們直接去海冰城。」唐春說道,猴八展開了翅膀。

唐春騰了上去,感覺這傢伙飛起來相當的平穩。而且,速度不慢。比自己飛來得舒坦得多了。

「對了少主,你去海冰城幹嘛?」猴八問道。

「去天一聯盟買地標,對了,你是八臂山之王,應該有朝武島域的地標吧?」唐春問道。

「沒有,我的也殘缺不全。而且,正是因為沒有地標所以迷路了。不然,也不會這麼倒霉。」猴八說道。

「你丫堂堂的涅槃境強者連份完整地標都拍不下,還紅風山之王,王毛病啊。」唐春沒好氣的訓道。

黑帝的復仇女神 唉,我這,剛才吹了些牛皮。像我這種身手的凶獸朝武島域可不少。

而且,人族生靈最喜歡咱們凶獸的皮毛鮮血了。因為,是煉丹跟制器的好材料。

平時我們哪敢去海冰城這樣的大城市晃蕩。除非好幾個結夥去,不然,差不多就成材料了。

聽說海冰城城主就是一涅槃大境中『無為階』強者。

不過,雲龍游天這紈絝少主得注意著了。這次吃了大虧定必報復。」猴八有些焉頭耷腦了。

「朝武島域這麼大,怕啥。而且,小天海難道就能霸了朝武不成?」唐春淡淡的搖了搖頭。

「小天海是霸不了朝武島域,但是,小天海那隻老龍據說是『半道境』強者。

其實力無限的接近『道境』中的『人境』。那老傢伙平時都是很招搖的,最護短了。

一出來八匹涅槃大境中滅度階的強龍拉著龍鸞。試問在朝武島域誰有此大手筆,也僅有空天教的凰鸞出來時才有此氣派了。

而且,每到一處各大勢力都會熱情的招待他。有一次一個一星半宗派招待不夠熱情,結果那隻老龍大發脾氣了。

一氣之下駕御著他的龍鸞直接就滅了那個倒霉的宗派。所以,後來只要一見到那個描著一個巨大龍頭的鸞車所有人都趕緊閃。」猴八臂說道。

「看來,空天教的教主也氣派不凡啊。」唐春說道。

尋思著啥時也整八個涅槃境第一層次的凶獸拉車威風一把。這要是回到域外島域絕對能驚爆人的眼球,浩月島域就更不必說了。(未完待續。。) 「當然,那凰鸞卻是八隻涅盤第一層次的地凰拉著的。跟老龍的龍鸞一個層次。當然,空天教想一統朝武,各大勢力看到視為仇人,自然不會熱情接待了。當然,這凰鸞基本上很少在各大勢力之間遊盪的。」猴八說道。

它娘滴,老子這身手在朝武島域就拉車的份頭。唐老大不由得有些鬱悶。更是激起了他的豪情。它年,一定要站在這朝武的頂尖層傲視群雄才是。

在猴八的背上後唐春進入了小花果福地。

爾後拿出了萬年雪髓晶來,發現雪髓冷得嚇人。

即便是唐春身周噴著南明離火陣相助,但還是感覺那股寒意直往魂魄中鑽一般。好像此寒意有股子能凍結魂魄的恐怖能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