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也是有一定的侷限性,想要藉助外力,所需要的天時地利人和,是十分苛刻的。

不過,人和源塵是具備的,他已經達到了陣師宗師境,只要給源塵時間,大宗師不是夢。

‘天地禁’大陣下,寒潮之峯現出本來面貌,那真的是寒潮之峯。

寒潮的高度非同凡響,彷彿一道山峯佇立在那裏。


源塵能夠如此輕鬆,也多虧此地的神異之處,這裏不僅有無窮無盡的寒潮可以補給能量,更有祖級大陣守護他。

是的,在源塵的暗箱操作下,大陣正在以飛快的速度癒合,此時已經有餘力守護源塵了。

當然也對虧大陣本身受傷不重,不然修復祖級大陣也不會那麼輕鬆。

自從源塵一躍成爲宗師後,他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改變了。

在別人眼中的寒潮,在他眼中就是無數顆粒物質,甚至於這些顆粒上的能量流動,源塵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這是精神力的增長,他的精神力永遠比真正的實力高一大截。

在還沒到天靈境的時候,他的精神力就已經到達了天靈境。

而如今,他的實力還只是天靈境一品,而他的精神力就已經突破到神靈境。

這種不可思議的突破速度令源塵感到驚恐,是的,他自己都感到了驚恐。

事出反常必有妖。

曾經溯仙塔一直讓源塵壓制精神力,可是源塵不是聽話的乖孩子,他可是雪村裏的野孩子。

別人不讓他做的事情,他一定要去試試,這種心態,也沒誰了。

不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源塵也沒有感覺自己有什麼變化。


源塵走到寒潮之峯面前,正要將對方封印,卻在此時,一道寒冷的劍光閃過,從源塵身邊滑過。

剛纔若不是源塵腳踩太蒼步躲過去了,這次恐怕要栽在這裏了。

“滅我冰神族者,死!”少女一襲白衣, 圣主的世界之旅

源塵疑惑,他明明看到白髮老人帶着那羣冰神族人逃走了啊,怎麼這少女反而怪起他來了。

下一刻,源塵懂了。

少女身後有上千冰神族人走來,他們都是一襲白衣,動作整齊劃一。

這像是軍隊!

少女的話無疑調動起這些冰神族人的怒火,他們像是少女忠誠的信徒,根本不去考慮話語的真實性。

“滅我冰神族人,死!”

上千冰神族人發出怒吼,然後紅着眼睛朝着源塵衝來。

源塵臉色一變,他並不想傷害冰神族的人,即使對方攻擊他。

他本想施展陣法上的造詣,結果發現,事先有人鎮住了整個空間,這就有些恐怖了,能夠鎮壓空間的存在,都是已經走出那一步的人。

源帝曾經走出過那一步,沒想到重生後,他竟然在天靈境的實力,就遇到了走到那一步的強者。

“無論你是誰,今天都得死在這裏。”少女身後陰影中,有一道黑影晃動,先前源塵都沒有注意到對方。

若不是她說話,源塵根本看不到對方。

這是對方有意而爲之。

源塵臉色在變,可是他卻面如寒霜。

“在任何對方我都能死,可是在這裏,我應該是死不了的。”源塵解開了寒潮之峯的天地禁,然後冷冰冰道:“如果真的要死,我們一起啊。”

如此囂張的話,被用冰冷的語氣說出,再配上那張冰冷的臉,一種無形的自信在源塵周遭浮現。

少女皺了皺眉,她身後的黑影晃了晃,然後一道烏光衝出,擊打在寒潮之峯上,然後寒潮之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融化。

源塵藉助這一點時間,終於與祖級大陣再次構建了聯繫。

下一刻,源塵化作了一條線,融入到祖級大陣中消失不見。

少女面色陰沉下來,在她操縱下,千名冰神族人開始向着祖級大陣中衝去。

令少女驚恐的事情發生了,千名冰神族人像是去往另一個世界一樣,竟然在大陣中與她斷開了聯繫。

“這世界上有人能解開它嗎?”少女自言自語,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出師不利?

“或許有,但是絕不是他這種層次能夠掌控的,不過他對陣法的操縱卻是很強,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在他身上借體重生!”

少女錯愕,有些不敢置信道:“奶奶,這樣真的好嗎?他可是男的。”

“呵呵,男女之別在我這個孤魂野鬼眼中,不過是一個笑話,我想要他,自然有我的打算,你就不要問了。”

“不過他卻是有一套,竟然可以將祖級大陣與某個不知名的世界聯繫在一起,如今的他,或許正躲在某處舔舐傷口,我們快去抓住他,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少女正是聖女,她實在不明白爲什麼奶奶在看到源塵後會失態。

可是奶奶總不會騙她。

祖級大陣中,源塵正在刻畫大陣,他要逃離這裏,但是大陣還沒完成,他就感覺後背發寒,有一隻手掌從身後搭在了他的肩上。

“你的身體這麼完美,給我可好。”一個嬌滴滴的少女聲音從身後傳來,她的另一隻手也搭在了源塵的肩上。

接着源塵感覺兩隻柔軟的手瞬間變成了鐵鉗,將他牢牢固定!

也在此時,源塵腳下大陣形成,他和身後少女都消失了。

再出現,源塵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衝擊他的靈魂世界。

靈魂世界中,有一個披着血色斗篷的男孩偷偷摸摸的走了出來,來到源塵身後,正要拿起榔頭給他來一下,就發現源塵身上,突然纏上了陰冷之氣!

同時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從靈魂源塵的嘴中發出:“如此完美的身體,如此強大的靈魂,你爲什麼不知道珍惜的。”

血色斗篷男孩臉色一亮,他脫掉血色斗篷,化作一道紅氣也鑽入了靈魂源塵體內。

“好吃的,好吃的……”嬌滴滴的女聲突然變成了奶聲奶氣的熊孩子聲音,無論是源塵本人還是老聖女都吃驚不已。

“啊,你是什麼東西,不要過來……”老聖女那嬌滴滴的聲音變得蒼老無比,像是活了幾萬歲的老怪物。

但是現在的她,已經失態了。

被源塵腎神門中的熊孩子看上的東西,幾乎都是逃不掉的。

老聖女發出一聲絕望的怒吼,然後想要拉源塵真靈一起去死。

也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聲音響起。

“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今天,你終於來了。”

聲音如洪鐘大呂,響徹整個靈魂世界,無論是老聖女還是披着斗篷的男孩,都被震出靈魂源塵的體內。

不過披着血色斗篷的男孩絲毫不在意,反正他的食物也出來了。

而老聖女卻是與他相反,她即便是黑氣,也能看到她在顫抖。

“怎麼會,怎麼會……不可能是你,你不可能還活着。”老聖女星尚陷入封魔中,開始自言自語的說一些話。

這是這些呢喃聲太小,源塵聽不到。

“吃飽了,不吃了。”披着血色斗篷的男孩,沒有打算回去,而是重新披上斗篷。


不僅如此,他化作一道紅光融入到血色斗篷中,同時血色斗篷披在了靈魂源塵的身上。

“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你總算捨得出現了嗎?”

源塵睜開眼睛,好奇打量周圍的景緻,然後將目光鎖定了正前方。 “你認識我?”源塵舔了舔嘴角,忍不住嚥了口唾液,笑嘻嘻道。


在源塵面前,是一片淨土。

這裏沒有寒潮,也沒有人煙,這裏只有一把湛藍色長劍插在滿是花紋的地面上。

此刻湛藍色長劍前,有一朵花綻放開來,花中有一個冰封的女子。

方纔就是女子在說話,但是她的身體卻沒有反應。

源塵自然不是看着女子流口水,至少‘他’是不相信女子的。

能夠被他看上的食物也是屈指可數,而眼前大花中的一枚果實就是其中之一。

有些天材地寶對‘他’來說就是致命的誘惑,‘他’一定要吃掉這個果子。

這可是冰神果!

它與雪神果不同,雪神果雖然稀少,但是卻也能夠在極北雪域尋到,而冰神花在極北雪域幾乎看不到。

因爲它自始至終只有一株,就是‘他’眼前的這一株。

物以稀爲貴。

面對如此誘惑,‘他’怎麼可能還忍得住。

但是當他一隻腳邁入佈滿花紋的地面中時,一股極其霸道的冰寒之力侵入源塵的體內,差點將‘他’凍成冰雕。

某一刻,源塵雙眼中紅光閃爍,他的髮絲也變成了紅色。

一種無名火焰燃燒而起,赤紅的火焰覆蓋源塵周身,源塵一腳踩下去,地面的花紋都顫抖了一下。

不過‘他’終究低估了寒潮源頭的力量。

冰神仙劍發出一聲劍鳴,終極寒意籠罩源塵,無名火焰堅持了片刻就熄滅了,這並不是無名火焰不強,而是‘他’現在的狀態不佳。

當無名火焰熄滅之後,冰神仙劍又恢復了平靜。

極致寒意也同步消散,‘他’站了起來,但是源塵的一隻腳已經被冰封。

源塵咬了咬牙,恨的牙根癢,他在這種地方無法發揮自己的實力,真是憋屈。

“壞蛋源塵, 醉君榻,致命狂妃 。好吃的在眼前都吃不到。”


‘他’咬牙切齒,恨不能給源塵一巴掌, 第三種愛情

就在他話音剛落之時,一股莫名的寒意從內而外散發出來,那是一種和‘他’同源的力量。

“源塵你也不是那麼壞。”

‘他’知道源塵聽得到他的話,所以‘他’果斷了改了口。

不過‘他’突然心頭涌上了一股心酸,這傢伙修煉速度也太快了,上一次見他精神力還沒這麼強的啊,現在已經可以聽到他的話,並且提供一定的幫助。

有了源塵的助力,‘他’腳上的冰塊碎掉,又能移動了。

能夠活動了,‘他’自然而然的就將源塵給忘記了,在‘他’眼中的就只剩下冰神果。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