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以智更是衝上前去一把把沈清晏抱在懷裡,轉頭惡狠狠的瞪著周雙卿。

「周雙卿,你個賤人,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招惹清晏,我絕對和你沒完!」

說完他再也沒理會周雙卿,抱起沈清晏著急忙慌的走出了教室。

半個小時后。

校園醫務室。

躺在床上的沈清晏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一旁的白以智看到沈清晏醒過來了,立馬上前抓著她的手詢問,「清晏,你醒啦?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之前陪同白以智一起把沈清晏送來醫務室的同學們聽到聲響也都圍了過來,對著沈清晏一陣噓寒問暖,關心極了。

「清晏,你有不舒服要和我們說哦!要不要幫你把醫務室的老師找過來再幫你看看啊?」

「清晏,你要不先喝口水吧!」

聽著這些關心的話語,沈清晏的眼淚又開始流個不停。

她低著頭抽抽搭搭的哭著,「謝謝大家對我的關心,可是這次全是我的錯,是我對不起雙卿!我不配讓大家這麼關心我!」

那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竟是讓女生看了也不由得心生愛惜。 破碎的城門彷彿惡魔之口一樣,當楊柏領著宋端武慢慢走進來的時候,眼前出現無數的星輝,撲面而來的卻是一種魔幻的世界。

「這是三千年前的景象?」楊柏可以看到繁榮的城池,人來人往,身披麻衣和無數的戰士。而在這人群當中,不光是華國之人,還有騎著駱駝,甚至騎著巨象和巨狼之人。

「這是神都印記?」宋端武慢慢的朝著前方走去,想要融入這神秘之城,可是馬上的星輝流轉,眼前的一片卻是無盡的荒蕪。

「每一次進來商都的人,都會看到那樣的景象嗎?」宋端武並不知道,走進這裡,能夠看到商都原貌之人,也只由於楊柏。

楊柏擁有神格,或許另一個角度,楊柏就是人間最後一個神靈。只是楊柏很弱,境界太弱了,可是在這靈氣稀薄之地,楊柏現在的境界就堪比巔峰一樣。

「老宋,這裡的戰鬥太激烈了。」楊柏已經閉上眼睛,眉心在震動,這裡殘留神靈的氣息太過混亂,混亂的楊柏都要無法思考,反覆神格要被這個都城佔據。

「你沒事吧?」宋端武卻是一點反應沒有,只是偶爾看著上空的神髓靈石,當然想得到這樣的靈石,可是楊柏臉色越發的蒼白。

「穿過去,這裡都是廢墟,只有殘破的東西!」楊柏咬緊牙關,城門的四周爆發的戰鬥太恐怖,兩個軍隊的碰撞,在這一點燃了一切。

「走!」宋端武看著楊柏這個樣子,也是無比的擔心,趕緊朝著前方的街路而去。商都真的很寬敞,四周時刻矗立的石柱,上面雕刻著雲紋和靈紋。

通過街道,終於看到殘留的房屋,這裡的建築物重檐草頂,夯土台階。而這才是外城,這裡居住的只是奴隸和平民。

穿過這個街道,遠離城門,楊柏終於能夠恢復一些。楊柏看著四周,這裡的平民區太廣闊了,遠處還是商道。

「只有找到宮殿區,才能夠見到紂王的陵寢,而紂王是被滅殺的,所謂的陵寢就是紂王最後存在的宮殿。」

「前方那是什麼?」宋端武也朝著前方走去,四周的殘留的氣息越來越淡,整個街面之上只有兩人的身影,遠處一點聲音都沒有,彷彿這裡並沒有其他人進入。

「應該是手工作坊吧,我怎麼感覺有靈氣?」楊柏就是一愣,宋端武也反應過來,前方那黑色的石屋一排排,而在最後的一排,的確有靈氣的氣息。

「法器嗎?」宋端武也好奇起來,壓低身體猶如利劍一樣,朝著前方撲去。不過在走進石屋的時候,宋端武卻已經把靈威轟入石屋當中。

「沒有人,這裡是鑄銅坊?」這個石屋當中,殘留一排排青銅器,而在其中灑落一些青銅斧,而其中一個青銅斧散發的靈氣,超越現在所有的法器,簡直堪比靈器。

「寶貝,哈哈,楊柏,看來我們很幸運。」現在的修真界,太需要寶貝了,各個宗門的寶貝都是古代留下的,新的法器根本不可能鑄造成功,靈氣都沒有多少。

楊柏卻沒有動,看著宋端武抓住青銅斧,目光卻看著另一邊,此時在那一邊,也有兩個身影猛的出現在對面街路。

「放下,這裡是是我們看上的,你們交出來。」高瘦兩個中年人,都留著長發,雖然頭上弄著髮髻,身上卻穿著旅遊團的衣服,手中還拿著小旗。

黃色的小旗猛的旋轉一圈,一股狂風轟然降臨在鑄銅坊,殘破的青銅器開始撞在一起,無數的碎片朝著宋端武和楊柏飛了過去。

「夠霸道的!」楊柏沒有出手,而宋端武一掐劍訣,劍氣縱橫百米,整個石屋轟然都碎裂起來,手中的青銅斧爆發一道青芒,轟在地面,爆發出恐怖的音嘯。

「這麼強?」宋端武看著前方路面已經崩塌,商都一個普通的鑄銅坊,弄出一個青銅斧,就能夠擁有這樣的威力。

「古時的人都這麼強大嗎?」宋端武還忍不住看著青銅斧,連連咋舌。

「交出來,統統都交出來,無量天尊。」兩個人已經來到楊柏的對面,看著地上的深坑,尤其看著宋端武手中的青銅斧目光極度的貪婪。

「憑什麼?」楊柏在兩人的眼中或許就是普通人,這兩個人卻一直看著宋端武,畢竟宋端武剛才的爆發明顯是修真者。

「憑我們是茅山,告訴你們,這裡的寶貝,統統都是我們的,我乃茅山毛異,毛晨。」高個子的道士是茅山毛家兄弟,這兩個人可是老一輩的修真者,修鍊兩百年,還是中年模樣。

「茅山長老?」宋端武也知道這兩人,築基期大圓滿,擁有茅山神術,相當的強大。

「小子,看你剛才的劍氣,應該是武當山的。看在武當山的份上,交出青銅斧,這簡直就是這麼算了。」毛晨冷笑一聲,能夠進入殷墟,都有一定的底蘊,茅山之人對於陵寢也是很有研究的。

「呵呵,茅山長老,擅自攻擊炎黃組之人,你們夠可以的。」宋端武冷笑的看著這兩人,只要有楊柏在,宋端武根本不在乎。

「炎黃組的?」毛異和毛晨一樣,未想到在這裡遇到炎黃組。炎黃組在最近可是風頭無量,組長煌率領眾人,毀了異武道,這樣的事情可是震驚八山五道。

「原來是炎黃組的,那就抱歉了。」毛異目光突然森然起來,猛的朝著楊柏的方向走去。而毛晨晃動小旗詭異的笑著。

「看來你們的命不好,你要知道這裡可是殷墟密藏,在任何的密藏當中,都是力量為尊。管你什麼炎黃組,這裡沒有法規,這麼也沒有規矩,這裡只有強弱。」

「強者擁有一切,強者生,弱者活!」毛異猙獰的看著楊柏,還未等說完這句話,楊柏一個耳光就抽了出去。

「啪!」毛異只是築基期大圓滿,修鍊茅山神術,靈氣還沒有激發,就被楊柏已經抽在地上。

「說的沒錯,不想死,把好東西都交出來,還有告訴我,你們到底怎麼進來的?」楊柏目光森然起來。

「怎麼回事?你不是普通人?」毛晨嚇了一跳,手中四方旗剛要震動,一把劍冷冷的放在毛晨的脖頸。

「我們副組長,你們也敢針對?活膩了?」宋端武冷酷的看著毛晨,兩人在一起,本來就不弱,宋端武才不在乎什麼茅山。在這裡秘藏,修真者往往都是你死我活。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我是毛異,我們茅山毛氏,除了宗主,誰都不敢招惹我們?」毛異都要瘋了,這兩百年只有毛異鎮壓妖邪,從來沒有被人打過。

「啪,啪,啪!」楊柏根本不廢話,本來霍海的死,楊柏心情就不好,遇到這個破築基期的,楊柏龍力激發,一拳拳抽了下去。

就三拳,當場就把毛異給打傻,什麼茅山長老,滿臉都是血,趴在地上已經哀嚎起來。

「三個數,不回答我問題,老宋,殺了!」楊柏真的太冷酷了,一句話,嚇得毛異和毛晨一哆嗦。

「我說,問什麼都行,修鍊不容易,別殺我們。」毛異也是瘋了,尤其剛才隱約聽到什麼炎黃組副組長,難道是那個殺魔楊柏。

「廢什麼話,讓你們說就說,到底有多少人進來了?」宋端武也是瞪起眼睛,劍氣點在毛晨丹田所在,只要毛晨敢說假話,就直接廢掉。

「除了我們,我們看到正一道,還有峨眉山的人進來了。」毛異趕緊說話,宋端武就是一愣,峨眉山也來人了。

「你們都知道什麼?」楊柏冷哼一聲,而毛異趕緊把知道的所有事情,統統都告訴楊柏。

「什麼?你們一開始就知道這裡是殷墟?那個紋路是周朝聖紋,武王伐紂,最後留下神秘的力量?」

楊柏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些頂級的宗門當中,的確有可怕的傳承,只是那個魔紋,居然是周朝的聖紋。

「難道周朝的背後,有魔的支持?可是當時的魔應該已經被真龍所滅,只是魔念殘存,到底怎麼回事?」

楊柏心思電轉,而此時的宋端武卻是把青銅斧推了推,冷冷的看著兩人,再次說道:「你們怎麼怎麼知道入口在婦好墓當中?」

這絕對是關鍵,楊柏也忍不住看向兩人,而此時的毛異和毛晨互相看了看,還是趕緊說道:「是裴文中,是他們傳出來的,為了防止崑崙獨佔,不然我們無法發現入口。」

「裴文中怎麼知道的?他也沒有鐵雲藏龜。」宋端武也看向楊柏,而此時的茅山兩人卻瞳孔一縮,直接說道。

「有人提前進來了,這裡有神秘符文,一直給我們指路。不光我們,從最後一個青銅山而過,傳送是不同的城池門,只有找到進入紂王宮殿,才能夠最終得到聖紋的力量。」

楊柏終於明白為什麼沒有看到尚萬里,原來是隨機傳送,這麼大的城池當中,進入幾個人,這上哪能夠遇到。

就在兩人還要詢問什麼,就聽到遠處的天空突然出現神虹,一道道靈能之威出現在西北之地,虛空落下一道道峨眉刺。

「峨眉的人跟什麼戰鬥了?」宋端武猛的就要過去,而此時的毛晨猛的一口氣噴在四方旗當中。

「四方逆轉!」翻天覆地,四周的街路猛的翻轉過去,楊柏跟宋端武直接就進入地面當中,渾身都被土地擠住。 楊柏跟宋端武都陷入地面,地底當中彷彿蘊含神秘力量,讓兩人的身軀都被泥土給壓實。

「混蛋玩意,你居然敢傷我?」毛異最是凶,剛才被楊柏揍的滿臉都腫了,而旁邊的毛晨也是怒目而視,陰森無比的揮動四方旗。

「還敢威脅我們,四方封印!」這兩人都在知道楊柏的可怕,不過楊柏現在都壓在地底,只要能夠封印楊柏,就能夠徹底滅殺。

一道神芒出現,天地出現一根根戰旗,這些戰旗轟然朝著楊柏的四周而去,當場就消失在泥土當中,這些戰旗是封印楊柏丹田的所在。

隨著這些戰旗封印在楊柏的丹田,毛家兄弟兩人終於更加張狂起來,一個金丹期被封印了,炎黃組的最年輕的高手被擊殺。

「小子,看到沒有,這就是經驗,這就是隱忍。在你們問我們的時候,我們就在準備,不到最後,誰能夠想到結局。」

毛異俯視著楊柏,沖著楊柏勾了勾手,一道青芒匯聚,毛異凝聚一個手掌,想要朝著楊柏的臉蛋拍去。

「我就說別問那麼多,直接出手殺了就是。」可是楊柏一點都不著急,甚至沖著旁邊的宋端武瞪眼。

「跟我有什麼關係,是你先問的。峨眉有難,我要過去救。」宋端武卻著急起來,遠處的神虹已經消散,卻傳來一聲聲轟鳴聲。

「峨眉都是女的嗎?」楊柏彷彿沒有看到毛異,而是眨巴一下眼睛,沒有想到宋端武都被峨眉趕下山了,還惦記峨眉之事。

「廢話,你想什麼呢?那個神虹我見過,有可能是勝男的妹子。」宋端武能不著急嗎,小姨子遇難,這要是不去救,回去向勝男還不吃了宋端武。

「那得去,這裡交給我了。」楊柏點了點頭,而旁邊的毛異看到兩人還在聊天,誰都沒有把茅山兩個知名的長老當一回事情。

「你們太過分了,殺了你們!」大手朝著楊柏砸了下去,而楊柏跟宋端武突然一跺腳,壓在身上的泥土轟然碎裂開來。

漫天都是碎石,楊柏是什麼力量,就算壓進地脈都能夠出來。宋端武可是半步金丹,別看兩人都年輕,可都是絕頂高手。

「轟隆隆!」兩人的四周傳來轟鳴聲,宋端武狠狠瞪了毛異和毛晨兩眼,直接就把兩人留給楊柏,朝著前方神虹消失的方向而去。

「你!」毛異和毛晨又傻眼了,炎黃組這兩個年輕人怎麼這麼恐怖,不過剛才已經封印楊柏了。

兩道匹練轟然退後,毛異已經離著楊柏有幾十米,同時地面出現一個個石塊,四周坍塌的房屋也攔截在楊柏面前。

「楊柏,你已經被我們封印,我們知道你體質過人,不過你還是找死。」毛異臉色已經凝重無比,如果不是剛才封印楊柏,兩人扭頭就走。

「茅山,是不是捉鬼很厲害?」楊柏望著兩人幽幽的說著,慢慢的朝著兩人走去,身上一點氣息都沒有。

「無量天尊,說什麼?什麼捉鬼,茅山正道,五鬼顯靈術,你少看那些破電視。」毛晨瘋狂吼了起來,堂堂的頂級宗門茅山,修鍊可是三清之法。

「顯靈?給你們一分鐘,顯顯靈,然後送你們歸西。」楊柏伸出拳頭晃了晃,宋端武要去英雄救美,楊柏當然要給機會,不然楊柏就陪著去了。

「楊柏,你別過分,我們不怕你。」毛異都要瘋了,楊柏到底封沒封印?毛異疑惑的看著毛晨,毛晨晃了晃四方旗輕聲說道:「已經封印了,放心,不然的話,他幹嘛不過來,虛張聲勢。」

「那我們就屠了他,來吧,拘三魂術。」毛異已經等不及了,猛的一揮手,衣袖當中灑出一道道金色米粒,隨著這些米粒,四周彷彿颳起陰風一樣。

「咦?」楊柏瞳孔一縮,這裡本來就昏暗,這股陰風傳來的很快,那是吹在神魂之上。茅山神術之一,拘三魂術,可是特殊的法術,能夠把神魂給挪移出來,進入三米之地,化為迷神永遠被毛異鎮壓。

「來!」毛異瘋狂的長嘯起來,滾滾魂力融入地下的米粒當中,毛異的腳下浮現一道金色的符籙。

「啊!」毛異猶如拉屎一樣,滿臉通紅,所有的法力都融入這道神術當中。毛異可是築基期大圓滿,憑藉這樣的神術,就算金丹期也要守護神魂。

「你拉屎嗎?」楊柏揉了揉眉心,楊柏可是神格,在神格的面前拘神,這簡直就是找死。

尤其楊柏進入都城當中,楊柏就被殘留的幾千年的神念壓制,楊柏冷漠的朝著毛異走去,一點事情都沒有。

「大哥,你在幹什麼?」毛晨也要瘋了,楊柏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難道大哥戰鬥故意放水?

「我,娘希匹的,我上哪知道。」毛異臉色都垮掉了,什麼神魂,毛異都感覺渾身冰涼了,楊柏的目光猶如冰窟一樣,毛異真的拉屎了。

一股臭味直接熏天,誰讓毛異保持那個姿勢,而楊柏的神魂太強大了,目光所及之地,毛異已經蹲在地上,都不敢起來了。

「大哥,你病了?就告訴你別在旅遊景點吃飯,哎呀。」毛晨還沒有反應過來,暗中退後幾步。

「動神符,別廢話了,這個楊柏有古怪。」毛異真的哭了,太委屈了,修鍊這麼多年上哪遇到這樣的事情。

「天雷破,茅山術!」毛晨猛的一拍腰間,腰間出現一堆黃紙,黃紙金光燦爛,猶如金箔一樣。

隨著一道道黃紙憑空而起,毛晨的四周出現一道符籙之圈,然後一道道紫色神雷憑空而起,在毛晨的四周凝聚恐怖的電弧。

「楊柏,看看你的身體能不能承受,都是你的錯,讓你屍骨無存。」毛晨用力揮動手臂,這些天雷朝著楊柏砸了下去。

「轟!」天雷破,破萬法,茅山天雷可是相當強悍,可惜遇到的是楊柏。楊柏都沒有抬頭,任憑這些天雷落下,楊柏的身軀之外浮現龍鱗甲,龍鱗甲上面只是出現淡淡的電弧,然後一切都歸於平靜。

「對了,我想起來了,他有神器!」看到楊柏的龍鱗甲,毛異和毛晨終於想到楊柏的傳說,那是從靈寶道而出的。

「神器!」這兩個人又一次退後,毛異又一次確定的問道:「你真的封印了楊柏的丹田,他的神器召喚不出來了吧?」

「封印了,四方棋還能夠感覺那些戰旗之靈。」毛晨用力的點了點頭,呼吸已經加重了,目光越發的貪婪起來。

「擊殺了他,就能夠得到神劍,這次我們可要崛起了。」毛異想要揮動手臂,可是只要一動一股臭味就傳了出來。

「哥,楊柏呢?」毛晨就在說話的時候,突然一回頭,楊柏卻不見了,這讓毛晨就是一愣。可是馬上毛成就看到毛異瘋狂的扔出一道紫色符籙。

「流星火雨!」這是茅山最高級的符籙之一,流星火雨,那是天罰之術,都能夠滅殺金丹期的恐怖法術。

「哥,你瘋了,你殺我?」毛晨震驚的看著,可是馬上毛晨就感覺到了,一隻手落在毛晨的肩膀上,當場骨頭碎裂。

「啊!」毛晨還想回頭看看,楊柏一腳就踹了出去,四方旗已經落在楊柏的手中,楊柏直接捏爆四方旗。

一股恐怖的波動,肆虐在天地間。四方器可是靈器,楊柏連留都不留,當場就廢掉。而同時楊柏丹田的一根根戰旗徹底消失不見。

楊柏的確剛才被封印了,可是楊柏就算沒有丹田,憑藉龍體也擁有可怕的殺傷力。

「我要殺了你,流星火雨降臨吧。」毛異瘋狂的尖叫起來,楊柏太可怕了,轉眼就來到面前,這讓毛異根本不管毛晨轟出了流星火雨。

都城的上空,突然亮起星輝,彷彿都把上空的靈石照耀,這些點點星輝凌空化為巨大無比的隕石,隕石燃燒天火,那是毀滅之雨。

「死吧!」毛異已經興奮起來,無數的隕石和天火朝著楊柏而來,楊柏這個傢伙都沒有躲避,也是任由被衝天的大火包圍,地面震動。

「轟隆隆!」這片街面徹底化為廢墟,火焰升騰,照耀在毛異和廢掉一直胳膊的毛晨,兩人的臉色都扭曲起來。

「哈哈,終於死了!」毛異持續的輸送靈氣,所有的靈氣都輸送進去,一個個隕石又一次砸了下去,天地徹底的昏暗下去。

「人,那有人。」可就在這時候,捂著一個胳膊的毛晨猛的震驚,在這火海中心,一個人影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毛異徹底傻了,楊柏身披火光,彷彿浴火重生一樣,就這麼冰冷的走了出來。

「該死的是你們!」楊柏只是握動一下拳頭,毛家這兩人已經揚天慘叫起來,那是徹底的畏懼。

天火已經消失,龍炎卻被激發,同樣是漫天的火焰,茅山兩人徹底化為灰燼,這才是屍骨無存。

「老宋,那邊怎麼樣了,剛才的劍氣怎麼消失了?」楊柏聳聳肩,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心中冷靜了一些。 「清晏,你別這樣說啊!」

周圍的同學義憤填膺起來,一個兩個都紛紛幫腔。

「這件事情怎麼能怪你呢?你只是想和學長談一場再正常不過的戀愛而已,你又能有什麼錯呢?」

都市豪門戰神 「要我說這都是周雙卿的錯,是她自己瘋了一樣有幻想症才想要去管別人的事情!」

「她家裡面不就是開了個醫院嗎,有什麼大不了的?至於整天頤使氣指的嗎?也不看看自己長得什麼樣子,成天就想管別人的閑事?」

「每天嘻嘻哈哈的好像很豁達的樣子,背地裡不知道用的是什麼骯髒手段,今天這不是忍不住就暴露了嗎,居然還敢動手打人!」

沈清晏一句都沒錯過的聽到了耳朵里,神色變得焦急起來。

「不是的,大家不要這樣說啊!雙卿原本就是很善良的人,更何況這傷又不要緊,只要休息兩天會就好了…」

沈清晏話說到這裡卻頓住了,臉色一下子變得更加難看,好像有些猶豫的樣子。

「可是…再過一個星期就是運動會的開幕式了,我明明答應了大家會去走開幕式的,可是現在我的腳已經…」

圍觀的同學們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通過沈清晏的話,他們才剛剛想起來,運動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一年一度的運動會開始前,自然是會有開幕儀式的,玄清大學的傳統是每個班都要有運動天使去走開幕式。

所以每個班自然是會選擇班裡面長得最漂亮身材最好的女生去,所以他們當時選的人是沈清晏。

可是沒想到現在突然發生了這樣的變故,沈清晏肯定是不能去參加開幕式了。

「那這該怎麼辦呀?」

大家一時間面面相覷都傻了眼。

「沈清晏不能去了,那我們班怎麼辦呀?」

「顧薇薇?她長的也還行吧,個子應該也還夠,咱們班除了沈清晏應該也就是她了!」

「她合適是合適,可是她本人根本不願意做這種事情,其實最開始選人的時候,就有人問過她了,她自己覺得走開幕式掉價,不願意去的。」

「那應該只能徐若葉了?她長得倒是也還挺好看的!」

「可是她個子太矮了,身材比例不好看,上台肯定很災難。」

大家討論了半天,根本就沒有得到任何結果,因為班級裡面沒有人能夠頂替這個位置。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