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傾君本就知道他的性格,他不想說的話,你就是殺了他,他也不會說。

“現在但願一切都慢慢的好起來,現在只要天女琴和玲瓏塔一出世,庚樂羽就不會在這樣淡定了,當年,她是倚仗生死魔圖的力量,才能讓贏,不過贏過之後,她的身死卻成了迷,和欣妍最後一戰,也只有三個人知道。” ♂!

“另外兩個是欣妍和庚樂羽,還有一個是誰?”

白傾君一臉嚴肅,難道是庚樂羽和另外一個人聯手殺了欣妍的。

“另外一個是被妍兒當成姐妹的毓秀巫師,是她騙起了妍兒的信任,他們纔有機會殺了妍兒的。”

莫雲天一臉的思念。

不管是妍兒還是陌兒,總要付出的比起別人多。

“原來是她?”白傾君深呼出一口氣,這就是對信任的背叛,欣妍心裏該有多難過。

深夜,明月山莊裏靜謐詭異,而這抹詭異來自明月軒裏。

蘇櫟周圍一直縈繞着銀光。

他感覺自己進入了另一種境界。

在一個銀白色的世界裏。

一個黑影指導着他修煉,而且他能清楚的聽到對方的聲音。

“乾坤印俸你爲主,從此以後,只要是被玄氣所傷,它都會爲你恢復,爲你增加修爲!它會讓你的氣血澎湃也能讓你的戰力持久,讓你的恢復要比起別人快,這些纔是乾坤印真正比起別的玄器強大的優勢。”

聲音一落,蘇櫟的腦海裏逐漸印入很多的招式,蘇櫟把他們完全在腦海裏貫通了一次。

在次睜開眼眸時,他已經全部記在了腦海裏。

蘇櫟在次拿起乾坤印端詳着,八大玄器果然都是好東西。

一夜似乎靜悄悄的,可對於一直在躲避黑衣人追趕的蘇齊來說,這日子可是苦哈哈的,他從北邊走了沒多久,又被巫族的人給追上了,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他只要隻身躲進這深山老林裏來。

他在一道山崖下燃起了一堆篝火,讓黎小暖也出來透透氣。

篝火上,還烤着一隻山雞,黎小暖扶着翻轉,不讓山雞被烤糊。

蘇齊翹着二郎腿半躺在地上。

看了看天色,這個時候不知道哥睡了沒有,哥應該早就收到天女死的消息了,連他都知道了,那巫族的老族長放棄了對她的治療,也對,要想解了天女身上的毒,可是要付出代價的,他也是想讓天女死,纔會狠心下毒的。

稚嫩新娘 “火銀,火靈,你們出來吧!”

蘇齊猛地直起身子來。

火銀和火靈出來以後,身子也瞬間變小。

黎小暖看到它們,猛地嚥了一口口水,但還是努力的保持鎮定,專心烤她的山雞。

“火銀,現在是發揮你的能力的時候了,用藍音石試一試,看看哥哥能不能看到我們,得給哥哥報個平安才行。”

“這個沒問題。”

火銀尾巴一甩,一塊乳白色的石頭出現在蘇齊的手中這藍音石彙集天地玄氣,及其有靈性,有一種很獨特的功效,可以讓對方看見他。

“哥哥。”

蘇齊用意念一動,隨即快速的人開口喊道。

正準備睡覺的蘇櫟一聽,喜上眉梢。

猛地擡眸,一束白光裏出現了蘇齊的身影。

不同於傳送法,傳送法只有到了玄魂階巔峯的人才能使用傳送法,出傳送法以外,這藍音石是唯一能傳遞消息的玄器了。

“齊兒,你到哪裏去了,不是讓你每天都傳消息回來的嗎?哥哥每天都在擔心你。”

即使是這樣,蘇櫟還是不忍心責怪弟弟,畢竟的的付出的比他們還要多。

“哥,你就不用擔心齊兒了,齊兒不會有事,而且齊兒現在晉升到神玄期巔峯了,找到了窺鏡不說,還契約了八海之後的萬獸火靈龍,齊兒這一路走來簡直就是奇遇,哥哥就把心放回肚子裏,不用擔心齊兒了。”

一胎三寶:爹地寵妻無限 蘇齊得意的對着哥哥笑了笑,他好着呢?這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真的非常的不錯。

“哦!”聽了蘇齊的話,蘇櫟一臉驚訝!沒想到齊兒會遇到窺鏡,看來八大玄器和他們母子有緣了。

“巫族對你下了追殺令,如果應付不過來就回明月山莊來,在這裏,他們還不敢亂來。”

蘇櫟一臉擔心,畢竟巫族的人真的不容易對付。

蘇齊一聽,笑得一臉開心,哥哥的擔心他都體會得到。

“哥,齊兒現在今非昔比,你就不用擔心了,至於巫族的人,那就更不足畏懼了,齊兒已經殺了幾個了,沒什麼大不了的,齊兒腦海裏的詭計夠用得很,這麼晚了,哥哥還是早點休息吧!”

蘇齊笑了笑,這樣和哥哥說說話,她心裏開心多了。

“公子,烤雞好了。”

黎小暖看着蘇齊聊得差不多了纔開口說話。

“哥,齊兒先去吃烤雞去了,你和爺爺奶奶,默奶奶說一說,不用擔心齊兒。”

“嗯!”蘇櫟點了點頭,心裏也放心了些。

蘇齊這才收回藍音石交給火銀。

“你們兩個去山裏活動一下吧!這崖下有魔獸,你們也趁機飽餐一頓,下一頓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呢。”

“齊兒,我們正有此意。”

火銀搖動這蛇尾,萬獸靈火龍也點了點頭,兩獸往漆黑的夜裏飛去。

蘇齊這纔看向黎小暖。

“黎小暖,你害怕嗎?”

蘇齊結果烤雞,撕下半隻遞給黎小暖。

黎小暖抿了抿脣,小心翼翼的接了過來。

“有公子,在小暖就不怕。”

“這就好!這樣的生活,以後你要習慣,帶你出來也是爲了讓你體驗一下歷練一下,只有不斷的去經歷,你才能不斷的成長,才能獲得更多的經驗。”

蘇齊一年得意洋洋的,大口大口的吃着手中鮮嫩的烤雞。

看着天空中繁星點點,蘇齊眼眸裏閃過一絲思念。

他老孃還真狠心,這麼久了,硬是沒有露過一次面,她就不想他們兄妹三人嗎?

切!蘇齊在心裏切了一聲,不想纔怪,這會不知坐在哪裏流眼淚呢?

櫟兒,馨兒,孃親的小棉襖,孃親想死你們了,還有就是,齊兒,你最近有沒有惹是生非,孃親走的時候可是對你耳提面命的……。

蘇齊心裏幻想着孃親的樣子與語氣,精緻的小臉上不知不覺爬上了一抹幸福的光芒。

猛地,四周玄氣流動。

蘇齊想都沒有想,快速的吸過黎小暖放進空間指環戒裏。

黎小暖剛剛吸到手,就有一隻大手抓住了黎小暖的另一隻手。

“公子……。”黎小暖害怕的大喊。 ♂!

“該死的……。︾樂︾文︾小︾說|”蘇齊狠狠的咒了一聲,沒想到躲在這懸崖下面還是被他們找到了?

這巫族的人還真是好本事?

“放開她。”蘇齊語氣出奇的冷,雙眸中殺意閃爍着。

在他聲音剛落的同時,一羣白衣女子出現在他的周圍。

蘇齊小小的身影被她們圍着,幾乎看不到蘇齊的身影。

不一會,白衣女子自動讓出一條道來,一名紅衣女子蒙着面紗,款款朝着他走來,和之前的天女一樣,看起來似乎有些地位。

“你是誰?”蘇齊冷冽的問道,一雙眼眸就像夜下的野狼,陰狠的看向紅衣女子。

蘇齊感覺得到,此人的修爲,比天女的還要高。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黎小暖送進空間指環戒裏去。

只要沒有黎小暖扯他的後腿,對付她們,他蘇齊還是覺得能遊刃有餘的。

白衣女子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蘇齊。

慢慢撤掉臉上的面紗。

蘇齊一看,皺了皺眉頭。

“你是惜月?”

蘇齊猛地想到那天晚上她偷聽到那幾個長老的話。

他已經把那天晚上聽到的事情告訴二叔了,那個嬌蕪他們是沒有機會救出來的,可想到的是,這個隱藏在雲城裏的惜月,就連修爲也隱藏了。

“看來你記性不錯,還記得本座。”

惜月笑了笑,嬌豔的紅脣在火光的照射下特別的醒目。

“你這麼噁心又蛇蠍心腸的人,你就跟猴子屁股一樣,讓人看到就噁心,小爺可不想記得,可是能怎麼辦?你已經污了小爺的眼,小爺向來記憶力好,想不記得都難,特別是你這兩片臘腸嘴,琪琪都是有一大碟子,你還以爲自己很性感嗎?在我一個小孩子面前,你這賣弄風騷的樣子,也能展現得淋淋盡致的。”

蘇齊語氣及其的諷刺,一雙眼眸鄙夷的打量着惜月,本來還可以罵的再難聽一點,但是那太侮辱自己的嘴,這樣罵她已經夠他難受的了,關鍵是能引起他們的注意,他好趁機救黎小暖。

衆人想不到蘇齊的嘴會這麼毒辣,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也能毫不留情的說出這樣傷人的話。

衆人皆是一愣,更多的是尷尬,這樣的話,她們寧願從來沒有聽說過。

就連惜月都不可思議的看着蘇齊,她這曼妙的身姿,漂亮的容顏,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會直了眼睛,他卻說玷污了他的眼睛,惜月脣角微張,作爲女人,這可是**裸的侮辱。

就在她們尷尬震驚的時候,蘇齊一把拉着黎小暖放進空間指環戒裏。

抓住黎小暖的女子猛地一驚,看着蘇齊時,已經沒有了黎小暖的蹤跡。

“廢物。”

惜月冷冷的吼了一聲,到手的肥肉突然被人搶了,任誰都會非常的生氣。

惜月狠狠的在女子的臉上甩了一巴掌,女子猛的跪在地上,不敢說一句話。

她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抓住那個小女孩,威脅蘇齊交出玄器,這蘇齊比狐狸還狡猾,帶着他們在大山裏面兜圈子,好不容易抓到的那個小女孩,哪知蘇齊故意罵她,分散了她們的注意力。

惜月滿臉寒冰,此時卻也無濟於事。

“蘇齊,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惜月冷冷的說,心裏面的怒氣狂升到了極點,恨不得把蘇齊碎屍萬段。

“你們巫族的人,每個見到小爺的第一句話,就是要小爺的小命,可是每個都閃了舌頭,你確定今晚自己不會把自己的舌頭給閃斷?”

蘇齊小臉上洋溢着得意,心裏卻在計劃着怎麼脫身,這個惜月的修爲,居然比天女的還要高出一階,他這區區神玄期巔峯可不是她的對手。

被蘇齊這麼一提醒,惜月才驚覺了起來,之前派來殺蘇齊的幾個聖玄期五階的高手都被蘇齊給殺了。

“你這隻狡猾的小狐狸,本座一定會把你碎屍萬的。”

“狐狸?”蘇齊撓了撓耳朵,咋聽着這麼不順耳呢?

“沒事不要到處挑別人的毛病,指不定哪天自己就變成神經病了,我是狐狸,我是你爺……爺。”

蘇齊歪着小嘴,這個女人,爹爹應該早點把她了殺了纔對,省得在這美好的夜晚蹦出來添亂,他那好不容易纔烤好的燒雞,就只吃了一兩口呢。

“哼!你不相信也沒有關係,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

惜月就是下定決心要殺蘇齊,纔敢這麼肆無忌憚的出現在他的面前,也不怕他回雲城告密。

“小爺寧可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也不會相信你這張破嘴。”

蘇齊一臉鄙視,說這種大話的人多的去了,可是到最後,都以一種不可置信的表情死去。

“蘇齊,你找死!”

惜月已經忍無可忍了。

猛地就要攻擊蘇齊,卻被蘇齊給叫停了。

“等等……。”

“你又想耍什麼花招?”

惜月,咬牙切齒的問道。

“這花招都是很多,就是不知道你需要哪一種?我只是想問一下,你的棺材準備好了沒有?”

“啊!”惜月極盡崩潰,猛地一掌擊向蘇齊。

蘇齊快速的吹了一聲口哨。

手中一枚霹靂彈朝着惜月扔去。

而他自己,卻以極快的速度用幻影迷蹤**飛離。

“砰!”爆炸聲響徹整個崖底。

“啊!”惜月撕心裂肺的叫聲傳來。

幾個白衣女子也被炸飛。

還有幾個是因爲慌不擇路,把劍刺到了對方的心臟,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

“呵呵!”蘇齊滿臉邪惡的笑了笑,沒被炸死也一定毀容了,這距離離得太進了。

“巫族養的都是一羣廢物,出來殺人,連刀尖都忍不住向你們飛,所以下次一定要積點口德,這不,剛說就應在自己的身上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