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林把一塊高舉在頭上的巨石,順勢向前一推。

轟隆……


一聲巨響,地上被砸出了深坑。

「勉強舉起五百斤左右的巨石,相當於剛進入中級武者的層次,以這個實力,明天要想通過考核想要進入太乙宗門,還是沒有機會!」白林氣喘噓噓,滿臉失落,至少要達到高級武者才有那麼一絲絲希望。

近一個月以來,他日夜都在苦練不輟,水靈袖更是偷偷把一些宗門的丹藥給他,也許是天賦太一般的原因吧,到目前為止,他才勉強進入中級武者的層次。

離高級武者,一千五百斤力遠遠不及。

要知道初級武者,中級武者,高級武者是有非常大的區別的。

一般來說初級武者的力量範圍定在100斤到450斤力之間,而中級武者的力量範圍是500斤到1450斤之間,高級武者的力量範圍定在1500以上,從這裡看出即使是同級別的武者,也是有很大的差距,更不用說更高一級別帶來的差距了。

至於力量等級為何這麼定,白林也不曾深究,這是自古以來的約定成俗。

「毫無希望啊,只是我實在不願意放棄,我真的不甘心,我要再來!」

白林默默再次走近巨石,繼續訓練起來。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嘭。

巨石再次跌落在地。

離白林的雙腳僅有一寸之隔,差點就把雙腳砸得粉碎。

這次他是修鍊過度,力竭而失去對雙手的控制,還好反應敏捷才躲過一劫。

「唉,看來今年無法進入太乙宗進修了,要是再拖上一年的話,我和袖妹的差距只怕再也無法彌補!」白林深深的失落。

現實是,有些東西再努力也沒用?

「嘎嘎!小子,還不死心嗎?你這種資質,怎麼修鍊也是無法進入太乙宗門的!人要自知之明啊!」

一道突兀而尖銳刺耳的聲音,讓白林毛骨悚然,他嗖地轉過身去。

只見月光之下,一個全身躲藏在黑袍之下的人像幽靈一樣突然出現前面,只露出一對幽冷灰暗的眼睛,望之令人不安。

「你是誰?來這裡幹什麼?」

「我是誰?我認為你不會想知道,除非你想死!」黑袍人陰測測說道。

「你是來找我的?」白林暗暗心驚,餘光不禁開始觀察起四周的環境起來,腳下更是不禁後退了兩步。

「別想跑,也不要動,否則我真的殺你了,你要明白,在我面前,你是逃不了的!」

嗖,一聲,只看到一陣虛影,黑袍人已經來到了三步開外。

「這速度?這是什麼實力?」白林心裡大驚,他發現自己的確逃不了,此刻自己的生命已經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了,這是弱者的無奈。

「你是元武境強者?」

「不要問太多,你知道越多,你今晚也許真的會死!」黑袍人嘿嘿說道。

「不知道前輩今晚找小子有什麼事?」白林試探道。

「明天不要參加太乙宗的入門考試,離開水靈袖!」黑袍人直接說道。

「什麼你要我離開水靈袖?這不可能!」白林大吃一驚,毅然拒絕。

這個世界有妖氣 沒有什麼不可能,不答應,你現在就得死!」說完手裡一揮, 花都小警衛 ,就要拍過來。

「等一下!」白林大驚,對面的強者真是氣武境啊,他要殺自己,真的是如探囊取物,如果那樣的話,也太冤枉,太不甘了。

「答應?還是不答應!立即回答!倒數三聲!自己選擇」

2



……

「好,我答應!」

「哈哈,我就說嘛,沒有什麼不可能,在生命之前,愛情終究不過是一件可以放棄的充其量十分艱難選項而已!」

白林卻沒那麼想,他是不會放棄水靈袖的,現在只不過緩兵之計。

不過對方,可不是白痴。

「吃下這顆藥丸!」黑袍人把一顆藥丸遞過來。

「這是什麼?」

「這是一顆毒藥!」

「什麼?」

「吃了這顆葯,你會渾身無力,二天內力氣盡失,自然不可能過考核的,還有,後天晚上日落之前,必須離開青玄鎮,離開水靈袖,到時自然會有人給以你解藥,否則二天時間一過你就會毒發身亡,不要嘗試解毒,除了我的解藥,誰也救不了你!」

白林震驚不已,對方步步緊逼,自己似乎無路可走。

只是看著毒丸,一動不動。

啪一聲悶響。

只見黑袍人手掌一揮,黑芒一閃,旁邊的那塊幾百斤巨石,瞬間被拍中,四分五裂,化為齏粉。

白林頭皮發麻,知道一旦被拍中,必死無疑。

這就是絕對實力的強大啊,自己沒有沒有任何還手之力,沒有任何選擇餘地。

「立即吞下?還是立即死?」

「哈哈!」白林一聲怪笑,一把搶了過來,張口吞下。

黑袍人一把捏開白林的嘴巴檢查了一番。

「還有,別妄想和水靈袖私奔,否則不但你會死,很多人也會死!」黑袍人冷冷做出最後的警告,說完轉身要走。

「等一下!」白林趕緊喊道。

黑袍人停了下來。

「為什麼你要阻止我參加太乙宗入門發考核,我成功的幾率根本不足百分之一!」

「錯,是不足千分之一幾率!之所以阻止你,是因為我們不習慣留任何不確定的因素,這難免會讓我們有時挂念,這是不好的感覺,如不足萬分之一的這看似微不足道的幾率……」

「你為什麼要用這種手段拆散我們?為什麼不講道理?我們是真心相愛的!」

「因為有人看中水靈袖,她不是你可以配的上的!」

「至於講道理?當然了,講道理,我們也許會輸,可是,用其它手段方法能得到我們要的,我們為什麼要講道理,為什麼要按照你的方式,而輸給你?那是弱者和傻子的行為!」

「你為誰做事?他是誰?」

「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

「是不是龍凌天?」

「咦!哼!不要亂猜!」黑袍人聲音明顯有點古怪,黑袍一撩,消失不見。

「該死的!」

黑袍人沒有完全說真話,這毒丸不但會使人失去力氣,還能……

白林渾身僵硬,一動不動躺在地上,眼睛死死瞪著漆黑的夜空,周圍時不時傳來的陣陣蟲獸叫聲,並不能讓之懼怕。

因為他心中完全被憤怒,不甘,和水靈袖的身影填滿。

「我是死也不會放棄水靈袖的,明天我一定找水靈袖,即使死之前,我也要再一看她,今晚之所以妥協,也就是為了再看一眼她罷了!」

相對於永遠失去了水領袖,而在無盡痛苦吞噬心靈中活著,那真是生不不死,這不會是他的選擇。

「然而,又有誰想死呢?想著自己會死去,會離開心愛的女子,白林心裡充滿無盡的痛苦與不甘。

「老天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不甘心啊!」

轟隆,也許老天可憐白林感到悲哀而落淚,傾盆大雨滾滾而下。

陣陣雨水和泥土濺起,灑在臉上,耳朵,嘴裡,很是難受,但他卻渾然不覺。

噼啪、噼啪、噼啪……

天空一條條巨大的電蛇閃爍不停,密密麻麻的。

突然白林發現天空某處泛起一團光芒,某處天幕如紙碰上炙熱的鐵水般,被轟然洞穿,一道炙熱的暗金色黑芒從中飛出。

更詭異的是,白林發現這金色黑芒帶著閃電朝他劈過來,最終竟然從他眉心射入,消失不見,只在眉心處留下一道淡淡的滴水痕迹。

啊……

我竟然要被雷電劈死?

白林只覺渾身一震劇麻,在絕望和不甘心中昏死過去。

雨更大了……

……


太乙武宗裡面某座高山上,一間石屋裡面。

黑袍人一改剛才的冷血高深,而是正恭敬地站在一個華服少年跟前,微微低頭。

「他答應了?」華服少年淡淡問道。

「他很識時務!」

「嗯!在死忙和生存面前,很少人會做其他選擇!」

「他認為是龍凌天!」

「哦,你做得不錯!」

「為什麼不讓我殺了他?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解決問題,不能只靠打打殺殺,有時其他途徑更適合也更有趣!」(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ps:看《聖武神》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林才逐漸恢復意識,只是身體仍然無法動彈。↗

唯一的感官觸覺,來自眉心處,那裡說不出的酥麻。

「我沒死?」

被如此霸道的雷電劈中,居然還能活下來,白林也不禁有些劫後餘生的喜悅,不過很快他又想起了自己目前正經歷著無法解開的死結,頓時又鬱鬱不樂起來。

雨水已經停了,雷電也消失不見,天空恢復了平靜,黑漆漆一片。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