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怡看著還在熟睡的蒯瑜,輕手輕腳離開仙玉床,連更衣都沒有就逃跑隔壁的房間,她擔心一個不小心將他吵醒,到時候又少不了一陣糾纏,到時候一個早上又這樣沒了就慘了。

正在睡覺的蒯瑜,實際上神魂已經進入到乾坤秘境內,從仙玉·峰取出仙種,加上受傷昏迷的時間,剛好一個月。

仙種比預料的多一個,可是這樣依舊滿足不了蒯瑜現在的需求,他需要更多的仙種,因為他感受翁水玲與駱天風無時無刻為他提供仙氣,這些仙氣都不需要話時間煉化,只要稍微運轉一下就可以完全融入他的丹田之中。

如果種下的仙種越多,是不是意味著他將來根本就不需要修鍊,就有源源不斷的仙器傳送過來,特別是在突破仙人境后,單單是依靠仙玉來獲取仙氣也慢得可憐,雖然突破仙人境后,壽元動輒就數以萬年計,可是依舊有很多仙人已經突破不了。

如果擁有這些仙種給他提供源源不斷的仙氣。

一想到這裡,蒯瑜就激動地渾身顫抖起來。

將仙種取出收好,蒯瑜就起身向朝堂趕去,他留給必須給白素怡一顆,如果不出意外,白素怡就此可以突破天人境大圓滿,到時候聯合上趙飛燕,三人聯手再拉攏幾個藍月王朝天人境強者強者,就足以巔峰整個藍月王朝。

當然前提是蒯瑜能夠控制住藍月王朝的局勢,這也是他那麼賣力想要獲得第二禁衛軍統領職位的原因。

掌控的軍隊就可以最快速度控制局勢.

正在朝堂午朝的白素怡看到氣勢洶洶的蒯瑜,頓時一愣,只見蒯瑜二話不說將一顆仙種推向白素怡的胸前,仙種沒有絲毫難度就融入白素怡體內。

白素怡立馬感受到連綿不斷的能量不停的湧入她的體內。

「這個?」

白素怡看向蒯瑜,滿臉疑惑。

「這就是仙種,能夠突破多少境界,那就只能依靠你自己,我什麼都幫不了你。」蒯瑜說完站立在一邊,朝堂之上基本上都是修士,而蒯瑜與白素怡所說之事根本沒有任何遮遮掩掩,自然所有人的知道。

這是蒯瑜為了立威,同時增加他的話語權。

果不出其然,閉上眼睛煉化的白素怡很快就突破一個小境界,天人境氣勢因為控制不住,瞬間爆發,將朝堂之上不少修為只有神話境的臣子給吹翻在地,只有蒯瑜一人屹立在地。

當然這僅僅只是開始,白素怡已經在煉化仙種,整個朝堂上的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中滿是貪婪之色,如果那個仙種給了他們,說不定他們也能衝擊天人境,現在想起蒯瑜那天所說的話,這些人更加激動。

蒯瑜也在這個時候想,如果能夠將子仙種再分裂成兩份的話,效果雖然減半,但是對於用來賞賜拉攏人心卻最合適不過。

給白素怡護法的同時,蒯瑜的神魂已經進入乾坤秘境,當然進去之時少不了帶去大量肉食,要不然根本沒法將肉師叔給請出來。

兩人交流了一下,肉師叔將一塊玉簡丟給蒯瑜,將地上·將近上萬近的肉食給捲走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蒯瑜看完玉簡上的內容,大為驚喜,可是卻因為肉師叔一句話,讓他忍不住愁眉苦臉起來。

「下次多帶點妖獸進來養殖,你這點肉食,才夠我吃幾天啊!」

說得簡單,做起來就容易了,畢竟蒯瑜現在大量仙靈與靈藥種植在乾坤秘境內,萬一這些妖獸進來將一些比較珍貴的仙靈給啃去,到時候蒯瑜都不知道上那哭去了。

回神的蒯瑜看白素怡很快就要突破天人境大圓滿,放心的坐在龍椅上,不停的打量著底下的文武百官。

這些文武百官感受到蒯瑜的目光,立馬低下頭,不敢與之正視。

當然更多時候蒯瑜的目光都是在白道雨身上掃動,讓白道雨渾身難受,因為蒯瑜的目光已經凝聚成實質,雖然看不到,可是卻可以清楚感受到有東西的她的身上不停的遊動,讓白道雨倍感難受,偏偏又不能發作。

當白素怡睜開雙眼時,整個大殿差點被她的氣勢掀翻,眼中滿是驚喜之色,如果不是在大殿之內,她一定要撲到蒯瑜懷中,好好獎賞她一下才行。

「很好,好好鞏固修為,我先走了,秣馬厲兵等我好消息。」反正在朝堂滿朝文武面前,根本沒有辦法佔白素怡的便宜,蒯瑜自然也非常光棍。

只是臨走前,蒯瑜來到白道雨面前,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飛燕姐可是非常想念你。」

白素怡的眼睛微微眯起來,雖然她有打算給蒯瑜召小妾進門,可不代表她願意跟別人一起分享蒯瑜。

現在聽蒯瑜這麼說,顯然他跟趙飛燕兩人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難怪這麼久都不回來一趟了。

原本是外面還藏有女人了。

很快蒯瑜感受到白素怡那銳利的目光,只能暗中傳音,表示以後每個星期會回來一趟,才讓白素怡那醋意的目光有所消減。

「我想親自跟飛燕姐說。」白道雨思索許久,還是開口問道。

她有很多東西要親自跟趙飛燕詢問。 最後,不知道白道雨與趙飛燕說了什麼,最終選擇跟蒯瑜一起去藍月王朝,而她的任務主要是聯繫潛伏在藍月王朝內的密探與內應。

一做好決定,蒯瑜就將白道雨丟進乾坤秘境內,然後二話沒說就激活趙飛燕體內的情種,在大庭廣眾之下傳送到藍月王朝。

白素怡臉色不太好,顯然吃醋了。

而朝堂下所有老臣則是滿臉震驚的看著忽然被傳送的蒯瑜,對於劍帝的強大又有一個新的認識。

蒯瑜剛剛回到藍月王朝,趙飛燕就滿臉興奮撲上來。

「弟弟老公,你終於回來啦,我擔心死你了。」趙飛燕摟住蒯瑜的脖子,剛剛吻上去,就聽到一聲咳嗽聲。

白道雨滿臉鐵青的看著正擁抱在一起的兩人。

一吻結束,趙飛燕溫柔的撫摸著蒯瑜的臉說道。

「大皇子讓人帶來軍令狀,你已經被任命為第二禁軍統領,如果你再不回來的話,第二禁軍統領的位置要保不住了。」

蒯瑜點點頭,將身上的趙飛燕給抱下來。

「等閑下來一定好好補償你這段時間的擔心。」

趙飛燕點點頭,很清楚第二禁衛軍在未來的計劃的重要性,沒有再糾纏蒯瑜,拉著白道雨到一邊聊家常。

蒯瑜拿著趙飛燕給的虎符,剛剛來到禁衛軍門口,就遇到兩個黑衣人襲擊,都是無上境初期左右。

沒有拔劍,舉起雙拳一揮,以戰劍拳發出兩道似劍又似拳的拳風吹去,兩個無上境刺客並沒有輕易避開兩道拳風,在空中扭轉一個方向,手中的匕首向蒯瑜身上的要害刺去。

蒯瑜的嘴角微微翹起,臉上不寫之色一閃而過,雙手負於身後,滿臉不屑,漫步走進軍營。

兩個刺客的匕首在距離蒯瑜後背近在咫尺時,匕首忽然冒出藍光,然後傳出咔嚓一聲,兩個此刻渾身上下都出現裂縫,裂縫上面滿的藍光慢慢流動,當藍光徹底連接在一起時,連同他們的仙器匕首化成一地碎片。

只不過在走進去的瞬間,蒯瑜的臉色陰沉的可怕,一副隨時都可能暴起殺人的模樣,顯然被這一次刺殺給惹毛了。

想來大皇子底下的勢力也盤根錯節,對於自己一個新人就得到第二禁軍統領這個肥缺,引起很多人的不滿。

不遠處的樓頂上,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拿起手玉,遠遠的看著這邊的情況。

「看來我們的新統領還是有兩下子嘛。」

邪惡首席:萌妻小寶貝 「這下你信了?」手玉中傳出一個戲謔的聲音。

「信了。」男子離開樓頂邊緣,走向樓梯間出口。「不過這小子這麼強,到時候要動手就麻煩了。」

「不過是半步天人境而已,有必要這麼重視嗎?」手玉另一邊傳來,嚴重的不屑道。

「我從不輕視任何一個可能的對手。這是我現在還沒被幹掉的根本原因。」中年男子平靜道。

「呵呵,就算是這次過後,他蒯瑜有所懷疑,也肯定不會動整個分社剩下的主要支柱戰力,我們還是安全的。否則天藍都城分社鐵定名存實亡。你還真是什麼都算計到了。」

「他以為自己被上面看重,就可以真正坐穩這個位置?可笑!任命下來快一個月,現在才出現,估計現在大皇子都對他有所不滿了吧。」男子抽出根煙,點上抽了口。灰白色的煙霧緩緩噴出散開。

「你確定你家老爺子真的突破天人境了,要不然就算是半步天人境的怒火也不少我們所能承受。」

「放心,這件事是老頭子親自給我說的,不過因為藍月皇帝的關係,暫時隱藏在幕後,做為戰略力量。」

天藍都城月風區的一個皇朝家屬院內,周圍還有大量城防軍在守衛,這裡是藍月王朝滿朝文武基本都要住在這裡,除非家族出了天人境強者才擁有搬離這裡的資格,同時這裡還有天人境強者坐鎮,可謂是天藍都城安全防衛僅此皇宮的地方。

「我給你說過多少次!不要鬧大不要鬧大,現在好了。你以為推到別人頭上就沒事了?」一個有些禿頂的中年人氣急敗壞的拿著手玉吼道。

「別擔心,爸。和以前一樣,法不責眾,我們證據也布置的很充分,只要你這邊快點定案就好了。」手玉里的聲音漫不經心。

「給你說了多少次,別再跟著他們混,你非要干多少這種事才肯罷休?」

「憑什麼讓一個外人來當任第二禁軍統領,論實力我的確不如他,可是帶兵打仗你能比得過嗎?不過一介武夫而已。」手玉里的聲音帶著無盡的憤怒,他跟隨大皇子那麼多年,鞍前馬後,論資歷最深,可是一直以來得到的利益卻最少,現在一個外人都踩到他頭上,如何讓他不憤怒。

「你要是少干點那些事,怎麼會執著到現在這個地步?從開始到現在,什麼辦法我都想遍了,可你倒好,越來越偏激,與其太過執著這些權利之爭,只要你擁有足夠修為,想要什麼沒有!」禿頂男子情緒有些激動,端起茶几上的一杯水狠狠灌下去。

「爸,你就不要再勸我,這件事勢在必行,我絕對不會就這樣放棄。」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禿頂男子無奈的勸道。

「放心吧,爸,此事保證完成的漂漂亮亮,就連大皇子也沒有辦法說我什麼。」

「李正光?李國濤的兒子?」蒯瑜一聽到這個名字,頓時也感覺棘手起來。如果是其他人倒還好,但這個李國濤可不是一般人物。

藍月皇朝後勤部部長李國濤,全國的所有軍隊的補給後勤都要經過他的手,雖然第二禁衛軍不像第一近衛軍那樣隸屬皇室,依舊屬於李國濤管轄的範圍,萬一得罪他太狠了,以後第二禁衛軍就要跟著倒霉。

而派人刺殺蒯瑜,最大的可能的居然就是這個李正光,他窺視第二禁衛軍統領職位多年,當年大皇子的姐夫接任的時候,他就占著老爹的身份,鬧過事。

「沒有其他可能性?」

蒯瑜和美將並排著走在軍營上,夜晚的微風帶走白日里的炎熱,氣溫不高不低剛好合適。

美將正是八健將之一,只是當初她帶著頭盔,而且蒯瑜也沒有在意,所以沒有認出所謂的美將就是女人。

美將的原名叫美瑪,原本姣美的俏臉上多了幾道猙獰的傷疤,就像兩條蜈蚣在上面一樣恐怖,此時她並沒有執行公務,所以穿著休閑軍裝。

她今天身穿藍色軍裝制服套裙,依然遮掩不了她的曼妙身材,套裙下面的美腿,修長白皙,雲發挽髻,颯爽英姿的勃勃英氣之中也透出成熟迷人的少婦風韻。

可惜這一切都因為他臉上的傷疤大打折扣,要不然絕對屬於難得一見的美女。

而美將之所以告訴蒯瑜這些,因為這段時間趙飛燕與她頻頻接觸,將她拉攏到蒯瑜這一邊來,當然如果蒯瑜稍微有任何控制不住第二禁衛軍的情況,美將會毫不猶豫拋棄蒯瑜。

在她眼裡,顯然她不希望再在第二禁衛軍中當任邊緣人物。

蒯瑜對她的了解,僅僅只是在書面的資料,雖然美將同樣被稱為八健將之一,卻因為女兒身,而且修為最低,在第二禁衛軍中的軍權屬於挂名的存在,任何非戰鬥編製部隊都編入她名下,比如那些歌舞團或者醫療組等等。 顯然八健將中,美將最容易拉攏,也最容易控制,當然蒯瑜也聽說了,美將之所以被毀容,一切始作俑者正是李正光。

美將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只要你能殺了李正光,屬下誓死追隨。」她平靜的說著。

蒯瑜沉思片刻,掏出手玉撥了個手玉。

幾聲嘟嘟聲后,對面接通了。

「勇將大哥嗎?我是燕飛,有件事想問你。你對於李正光有什麼了解?」

「光將嗎?怎麼?他惹到您頭上了?」一聽到李正光的名字,勇將的的語氣徒然驟變。

「沒什麼,只是有人買兇試探我,沒什麼大不了的。」蒯瑜笑著說。他邊上的美將低著頭咬著嘴唇,渾身緊繃著。聽到了這句話才稍微放鬆下來。

「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很不好,想必大皇子也聽到了什麼風聲,不過相信你是不會懷疑我的吧!」

「當然。」勇將的回答簡短有力:「大人您現在在那裡,我們去接你。」

「我就在第二禁衛軍大營,剛剛想要找你,可惜你沒在。麻煩讓人給我一份關於李正光的完整資料和情報吧。」

「其實這件事,美將就可以直接解決,相信她那裡的情報比我的要詳細不少。」勇將稍微透了點口風。

「是嗎?那就這樣了。」

「那好吧。」

「其實我還想問一句,如果我把李正光給殺了,你會怎麼樣?」蒯瑜忽然問道。

「我不會反對您。」勇將很簡單的一句話。

輕輕掛掉手玉,蒯瑜臉上依舊維持著淡淡的笑意。

「也就是說,也不會支持我是吧?」

正要將手玉揣好,忽然又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了進來。一般來說,這個手玉的手玉號都只有大皇子身邊親近的一些人才有資格知道,很少有完全陌生的號碼忽然接入。

蒯瑜微微一愣,不過還是接了。

「請問,是燕飛閣下嗎?」一個年輕隨意的男聲從對面傳來。

「你哪位?」

「我是李正光。」

「原來是光將啊,有事么?」蒯瑜看了眼身邊的美將,果然,這女人又緊張起來了。

「沒什麼大事,只是想和您做筆交易。」

天才寶貝:絕版總裁糊塗媽 「什麼交易?說來聽聽。」

「想必您也清楚現在的局勢了吧,原本位置也不可能是您的,只是沒想到各人有各人的小心思,最後才輪到您的頭上,如果您能配合我,讓我接替統領的位置,那麼我可以向您保證,可以給你一個相當滿意的價格。當然,您也可以選擇不配合。」

「不配合又能怎麼樣?」蒯瑜語氣也冷了下來,他這輩子最討厭別人威脅他。

「嘿嘿,燕飛聽說你很在意你妻子,現在已經不是爭強好勝的時代了。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手玉里的聲音隱隱含著一種居高臨下的味道。「你當你的好老公,我還幫忙給你妻子治病,不要懷疑我李家在藍月王朝的實力,只要能讓我統領,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是很好嗎?」

「你覺得我會同意嗎?」

「當然了,我聽說你的妻子非常漂亮,簡直就是難得一見的大美人,看得我意亂情迷,真怕忍不住······」

「啪。」蒯瑜直接掛掉手玉。

他忽然停住腳步,兩人周圍基本沒有什麼其他人,周圍都被美將的警衛部隊給隔開。

「美將。」蒯瑜將手玉揣好。「其實如果這件事,由我動手,你肯定會很不甘心吧。」

美將沒有回答。剛才手玉里的聲音她也隱約的聽到一些,沒有想到李正光居然如此膽大妄為,直接威脅蒯瑜。

「就當我們從來沒見過。」蒯瑜將手放在腰間閃閃發光的紫陽劍劍柄上,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

「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蒯瑜這個背影,美將居然鬼使神差相信蒯瑜所說的話,要知道他只是一個外來人,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阻擋你的,我會安排。」當蒯瑜說出這句話時,很多東西就已經是註定的了。

美將驀然抬起頭,眼中只有決絕。

「就算天人境強者嗎?」

「都一樣!」

······························

「混蛋!!」嘭的一聲,這款最新的香蕉手玉直接被砸碎,化成一地的白色碎玉。

小藍城的一棟豪宅內,一個穿著黑色軍禮服的年輕男子氣急敗壞的站在陽台上,周圍的女僕都被他臉上猙獰之色給嚇得不清,一個個站在一邊瑟瑟發抖。

因為她們知道,這位主人每次發火,都喜歡殺人泄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