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骷髏骨張開嘴巴哈哈笑了,「哈哈,你小子果然有膽色,胃口也很大,一看就是有野心的人,我喜歡有野心的人!好吧,我這裡還有一件稀世珍寶就送給你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白色骷髏骨的骷髏爪上出現了一金色的符石,那符石十分奇特,外形就像一塊扭曲的麻花,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符文。

江帆望著白色骷髏骨的爪子上的金色符石,不解地道:「呃,你手裡的是什麼稀世珍寶?」他擔心這個大魔頭騙自己呢。

白色骷髏骨望著江帆笑了,「嘿嘿,那四位符神追殺我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我偷了這顆金色的符石呢!雖然他們重創了我,但是他們還是沒有奪回這顆金色符石。」白色骷髏骨頗為驕傲地道。

江帆望著白色骷髏爪上的金色符石,「呃,老魔頭,你手裡的金色符石是什麼寶物?」江帆好奇地問道。

白色骷髏骨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啊!我當年潛入了虛盡符神主宮裡面發現這顆金色符石放在一個十分豪華的石盒子裡面,我想一定很珍貴,於是我就拿走了,後來虛盡符神主讓我交出這顆金色符石呢,當時他眼都紅了。」

「呃,搞了半天連你都不知道這顆金色符石是什麼東西,萬一是一件十分普通的東西呢,那我不是白幫你了!你還有什麼寶物嗎?」江帆搖頭道。

「呃,你小子也太精明了!也太貪心了!我送給你三顆符魔印還有一顆金色符石,你還不滿意啊!」白色骷髏骨不高興地望著江帆。

江帆望著白色骷髏骨,咧嘴笑道:「嘿嘿,老魔頭,你那三顆魔符印對我是一點作用都沒有,我可不修鍊邪符術的,那顆金色符石又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可不能做賠本的生意!」

「哦,我真的沒有寶物了!你小子就不要貪心了!如果你不幫忙,那我就等下一個有緣人吧!」白色骷髏骨搖頭道。

江帆盯著白色骷髏骨望著,他突然發現白色骷髏骨的手指上有一枚白色的戒指,朝著白色骷髏骨走了過去。


「嘿嘿,老魔頭,你手上不是還有一枚戒指嗎?這東西應該是什麼值錢的寶物吧?」江帆望著白色骷髏骨笑嘻嘻道。

「我靠,你小子眼真夠尖的,這枚符魔戒也被你發現了,這符魔戒是跟隨我的寶物,那可不能給你!」白色骷髏骨急忙道。

江帆笑了,「我靠,老魔頭,納甲都已經死了,還有符魔戒做什麼?這是浪費啊!」江帆搖頭笑道。

「呃,雖然我已經死了,但是我總要有點東西陪葬吧,這符魔戒就是我陪葬品啊!你小子不要打這符魔戒的主意!」白色骷髏骨搖頭道。

江帆迅速登上了石台,一把抓住了白色骷髏骨的手爪,「嘿嘿,你一具骷髏骨要什麼破戒指,就給我吧!」江帆伸出就要摘白色骷髏骨的符魔戒。

「哦,你小子不能搶奪的符魔戒,這可是我唯一的陪葬品啊!」白色骷髏骨驚慌地喊道。

其實這符魔戒裡面還有秘密呢,這可不是一顆普通的符魔界,這是符魔神界符魔神主戒指,這裡有他的一絲受損的魂魄呢,極其微弱,他是尋找機會復活的,這是機密,沒有和江帆等人說的。


江帆當然不知道,他是誤打誤撞碰到這事情了,他一揮手,使出空間禁錮,白色骷髏骨被空間禁錮了,無法動彈。

「呃,你小子竟然會空間符咒!」白色骷髏骨驚呼道,他只留下那一絲的魂力了,也就大約符皇境界的威力,但是他沒想到江帆使出空間禁錮,這個空間法則,他是無法破解的。

江帆伸手奪下了白色骷髏骨手指上的符魔戒,拿著戒指,手感沉重,「嗯,這枚戒指還挺沉的,有什麼功能呢?」江帆意念力進入戒指裡面窺視。

他發現了符魔界裡面的一絲魂力了,「我靠,老魔頭,原來你躲在這裡面啊!」於此同時江帆發現符魔戒裡面有很多東西,那裡面有不少符魔印還有符神印呢,還有其他不知名的東西。

「哇塞,你收藏東西不少么,這次東西都歸我了,我可以考慮幫你報仇的。」江帆笑嘻嘻道。

「混蛋小子,你把符魔戒還給我!」符魔戒裡面那絲魂力立即就纏住了江帆的意念,他試圖通過江帆的意念進入江帆的元神空間。

「我靠,老魔頭,你還想控制我啊,你去死吧!」江帆使出了音波裂,這是專門攻擊靈魂的技能。

江帆的音波裂發出,強大音波就像炸彈似的,符魔戒裡面的那一絲魂力無法承受這音波裂,就像玻璃瓶似的碎裂了。

白色骷髏骨發出一聲慘叫,他空洞眼眶裡面的白光消失不見了,「我靠,這就完蛋了!這些東西我都沒收了!死了也好,反正你不是什麼好鳥,我江帆就當為民除害了!」江帆撿起了白色骷髏骨手中的金色符石、三顆符魔印。

江帆拿著三顆符魔印,其中一顆黑色的符魔印最大,這顆肯定是符魔神主印了,「傻蛋,這顆符魔神主印給你了,你留著日後修鍊吧。」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露出喜悅之色,他當然知道這可符魔神主印可是好東西,「哦,多謝主人!」納甲土屍急忙接過那顆符魔神主印收藏起來。

「老大,您剛才殺死了那個老魔頭了?」趙輝驚訝地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那個老魔頭還想殺我呢,我只有殺死他了!他還想我們替他報仇,他想得美呢,想利用我們替他賣命!」江帆冷笑道。

趙輝望著江帆手裡的符魔戒,「老大,這可符魔戒裡面有什麼好東西嗎?。」趙輝好奇地道。

江帆露出微笑,「呵呵,這個老魔頭收藏了不少好東西呢,這裡還有不少符神印呢,足夠我們以後在符神界修鍊了。」江帆拿出一顆符神聖印遞給趙輝。

「趙輝,這是一顆符神聖符印,你收好了,達等到飛升到符神界的時候再使用。」江帆微笑道。

趙輝喜悅地接過了那顆符神聖符印,「多謝老大!有了這顆符印,那我以後就可以達到符神聖境界了!」趙輝喜悅地道。

符神印只有在符神界才能修鍊,在符元界是無法修鍊的,江帆收好了符印,留著以後飛升符神界后再使用。

江帆望著手裡那顆符魔戒,「這是什麼戒指呢?」江帆詫異地道,他意念進入戒指空間裡面,再次仔細查看裡面的物品。

「老大,這個白色骷髏骨是符神界的符魔神主,他手裡的戒指應該是高級的寶物呢!」趙輝笑道。

江帆的意念終於找到了這顆戒指的魂器了,通過威逼利誘,才知道這顆符魔戒叫破軍符魔戒,那個死去的老魔頭是魔界的三大符魔神主之一的破軍老魔頭。

符魔界一共有三大符魔神主,分別是破軍、七殺、貪婪,他們都在掌控著整個符魔界,和符神界對立。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故意一臉驚訝道:「趙輝,你怎麼了?昨天晚上我看你還和樹藤妹妹在瀑布下面洗澡呢!」

「哎,別提了,我昨天和樹藤妹妹瘋狂一下,我……」趙輝突然停下了。

「趙輝,你到底怎麼了?你說啊!」江帆催促道,他望著趙輝,發現趙輝臉都青了,眼圈也青了,這一夜折騰很厲害呢。

「呃,這裡人多,說話不方便,我們還是到偏僻地方說吧。」趙輝苦著臉拉著江帆到了偏僻地方。

這地方是夠偏僻的,四周都是大樹,樹葉枝葉茂盛,密不透風,「這裡沒人了,你可以說了吧?」江帆望著趙輝微笑道。

「老大,你還是先檢查我的傷勢吧。」趙輝苦著臉,雙手開始解褲帶。

樹林里傳來江帆大笑一聲,「哈哈,趙輝,你,你現在有本錢了,一夜之間變得這麼大了!小鳥變大鳥,這不用治療啊!」

「老大,您還嘲笑我啊!我都無臉見人了!趕緊幫我治療啊!」趙輝都要哭了。

江帆望著趙輝哭喪的臉,「哈哈,趙輝,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怎麼會變成這樣了?」江帆好奇地笑道。

趙輝臉臊得通紅,「老大,我,我昨天就在瀑布下面和樹藤妹妹瘋狂了一下,我這裡就變成這樣了!您看這是怎麼回事啊?」趙輝尷尬地道。

「哈哈,趙輝,這可是好事啊,不用治療了,小鳥變成大鳥,那可是好事情啊,不少人吃藥都變不大呢!」江帆笑道。

「呃,老大,您不就要嘲笑我了,幫我治療吧,我感覺又癢又痛呢!」趙輝急忙道。

江帆忍不下想笑,「哈哈,趙輝,其實這沒什麼,只是你對樹藤妹妹有點過敏,你讓她用嘴幫你西幾下就好了。」江帆笑道。

趙輝臉色立變,「呃,老大,您這是要害死我啊,都腫成這樣了,還用嘴巴吸,那我可受不啊!」趙輝急忙搖頭道。

「嘿嘿,你聽我的不會有錯的,你去找樹藤妹妹,讓她幫你吸幾口,很快就會消腫的。」江帆望著趙輝笑道。

趙輝疑惑地望著江帆,「呃,老大,這可不能開玩笑啊,我說的真的呢!」趙輝急忙拉著江帆胳膊道。

江帆望著趙輝喚出一臉的嚴肅,「趙輝,你看我像開玩笑嘛!」江帆一臉嚴肅地道。

這次趙輝相信江帆了,「哦,那我馬上就找樹藤妹妹用嘴巴吸去。」趙輝急忙就走。

「趙輝,你要快點,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十分鐘后,我們在樹洞口集合!」江帆對著趙輝道。

「是的,老大,我十分鐘後到樹洞口集合。」趙輝一邊跑著一邊道。

十分鐘后,江帆等人都在樹洞口集合,趙輝和樹藤妹妹也來了,看到趙輝一臉喜悅,就知道他已經消腫了。

江帆望著眾人,「我們的目的地是直飛往赤炎山找木位面的大領主萬手籮蔓花,大家分組乘坐飛翼銀龍。」江帆一揮手,地面上出現了十幾頭飛翼銀龍。

眾人迅速地坐在飛翼銀龍背上,隨著江帆一聲:「起飛!」飛翼銀龍鳴叫一聲,雙腳蹬地,就像射箭似的衝天而起。

在高空俯視木位面,地面是一片青色,山連山,枝葉茂盛,木位面基本上都樹林,覆蓋率幾乎是百分之百。

「哇,木位面竟然全部都是樹林啊!這是為什麼呢?」梁艷驚訝地望著江帆道。

梁艷、陳麗、李志玲、舒敏、皇甫如美、妙雅公主等人都和江帆坐在一頭飛翼銀龍背上,江帆望著梁艷微笑解釋道:「因為這裡是木位面,之所以叫木位面是因為這五行之中的木氣旺盛,所以這裡樹木茂盛。」

「哦,原來這裡木氣旺盛啊,你是怎麼知道呢?」梁艷不解地望著江帆。

「呵呵,我最近一直修鍊《五行元素法則》呢,發現這裡的木元素很濃,是其他地方的五倍以上,所以我斷定木位面的木氣旺盛。」江帆笑道。


其實江帆一直在修鍊?《五行元素法則》,但是進展很慢,畢竟這是新的東西,和以前修鍊的所有法則都不一樣,目前他也只領悟了一點木元素。

江帆之所以首先要領悟木元素是因為木元素可以化成風,要想駕馭神器閃星,就必須掌握木元素,才可以讓神器閃星飛行。

「哦,原來木位面的木元素這麼濃啊!這是為什麼呢?」梁艷好奇地望著江帆。

江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就要問創世主了!」

江帆話音剛落,「主人,我們到達大域主荊棘樹藤大王的領域了,我們是去拜訪一下,還是直接飛過去啊?」多臂大王望著江帆道。

江帆對著多臂大王擺手道:「我們直接飛過大域主的荊棘樹藤大王的領地!」

多臂大王望著江帆,「主人,這恐怕不好啊,如果我們直接飛過大域主領地,荊棘樹藤大王會找我們麻煩的。」多臂大王皺眉道。

江帆滿不在乎地笑道:「就讓他來吧,我們正閑著沒事,順帶娛樂一下也行。」

「主人,這個荊棘樹藤大王可比小的厲害多了,他渾身都是毒刺,只要被刺破皮膚就立刻死掉的。」多臂大王急忙道。

納甲土屍不高興了,「我靠,毒算個屁啊!我可不怕毒,只要荊棘樹藤大王敢來找我,我把他身上毒刺拔光!」納甲土屍氣呼呼地道。

納甲土屍正說話的時候,地面下面發出了聲音:「上面的人聽著,這裡是我的荊棘樹藤大王的領域,馬上給我下了,否則你們死定了!」

那聲音很大, 我家農場有條龍 ,低頭望著下面,只見地面上上出了龐然大物,「哦,主人,這就是荊棘樹藤大王!」多臂大王急忙喊道。

江帆看到了地面上的青色龐然大物,那東西就像一團捲起的荊棘網一樣,在荊棘網的上面是一個老者的頭,滿頭都是青色的刺,就像刺蝟一樣。

「哦,這玩意挺古怪的,我們下去會會他吧。」江帆饒有興緻地俯視著荊棘樹藤大王。

飛翼銀龍一聲鳴叫,開始朝著地面降落,片刻之後,飛翼銀龍在距離荊棘樹藤大王大約幾十米地方降落了。

荊棘樹藤大王望著江帆等人,「哼,這裡是木位面,這裡不是你們人類該來的地方!你們趕緊回去吧!」荊棘樹藤大王望著江帆冷冷地道。

納甲土屍笑了,「誰說木位面人類不準來的?老子想來就來,管你屁事!」納甲土屍罵道。

荊棘樹藤大王瞪著納甲土屍,「你小子是找死啊!」荊棘樹藤大王青色荊棘就像鞭子似的對著納甲土屍抽了過去。

「呃,傻蛋,你要小心啊!荊棘樹藤大王的刺可是有劇毒的!」多臂大王急忙提醒納甲土屍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我知道,我可是百毒不侵的,我怕個鳥啊!」納甲土屍手提著裂空奪魄槍迎了上去,他使出了暴雨狂瀾,空氣發出急促呼嘯聲。

叮噹的一聲響,荊棘樹藤大王的青色刺與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碰撞之中竟然發出金屬般的聲音,火星四濺,納甲土屍吃一驚。

「呃,這荊棘刺竟然是鐵的?」納甲土屍驚訝道。

荊棘樹藤大王也十分震驚,因為他的荊棘刺全部都被反彈回來了,「小子,有兩下子啊,難怪這麼狂呢!我讓你知道我的厲害!」荊棘樹藤大王望著納甲土屍冷笑道。

納甲土屍對著荊棘樹藤大王招手道:「你這個破樹藤只不過是大域主而已,老子要打的是大領主,你還不夠分量呢!有什麼絕招就說出來吧!」

看到納甲土屍露出了不屑之色,荊棘樹藤大王心裡十分憤怒,「小子,你就嘚瑟吧,等會讓你死得體無完膚!」荊棘樹藤大王望著納甲土屍冷笑道。

納甲土屍對著荊棘樹藤大王招手,「破樹藤,來吧,我想看你如何讓我體無完膚呢!」納甲土屍滿不在乎地笑道,他根本沒有把納甲土屍放在眼裡。

「你小子太猖狂了!是我見到最猖狂的人類!」荊棘樹藤大王四周的那些青色荊棘圍繞著他旋轉起來,就像高速轉動的鏈條一樣,發出嘶嘶的聲音。


「體無完膚!」荊棘樹藤大王突然暴喝一聲,只見那些青色的荊棘一起飛向納甲土屍,那些荊棘上面都是鋸齒,就像旋轉的齒輪一般。

江帆等人看到了荊棘樹藤大王的這一招都十分吃驚,「哦,老大,這荊棘樹藤大王體無完膚好厲害啊!」趙輝驚呼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