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百里靈的資質,本來就站在金字塔的頂端,再經過這次九劫道人,再一次脫變,單就潛力而言,幾乎與龍傲柄一個級別了。

再加上宗師果,突破的速度,的確要比龍傲柄都要快一些。

「咦?我從你的身上,感受到了龍傲柄的氣息,你與他交手了?」忽然,百里靈死死的盯着蘇御,美眸閃爍不定。

。羅飛大大方方的接過匕首,匕首的刃處出現一道紅線,他在鐐銬上和腳銬上輕輕一劃,合金製造的鐐銬就此斷裂。

「你們不要掙扎了,成為我們的一員吧。」

這時獄長和其他獄卒全部停了下來,一齊轉頭,一齊以同步調的語音說道。

那位叫兵玄的獄卒不知所措,將槍口對準了周圍的同伴,語無倫次的喊道:「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你們到底是誰?」

「別廢話了,趕緊開槍……」羅飛趕緊大吼,他意識到最危險的情況已經……

《重裝廢土》第一百一十章:巢穴貓小妹,你說小主人現在是個什麼意思,總感覺這次讓我們做的事,不是那樣簡單,總感覺如果我們這次還辦砸了,那可能就真的沒有機會和小主人並肩作戰了。

你現在也不能和小主人並肩作戰,可能是小主人真的想放棄我們了吧!

明明說好和他一起走到最後的,可是中途我們卻偷懶了,這也不怪小主人生我們的氣。

小主人說,他將他的意志強加給我們了,其實以前我有這樣想過,可是後來發現,不是這樣的,而是我們自己太懶了,……

《全職鎮守》第八百三十一章:魔族的戰前準備 徐建一還是挺勤奮的,發了一條又一條,我和齊軒朗在旁看着,目的很簡單,就是搜尋這附近有沒有任何關於陷阱的蛛絲馬跡。

可是徐建一都已經走了那麼遠,並且在原地呆了很長時間,發現根本什麼事情也沒有,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意外。

但也許,小張正拿着一把獵槍,躲在這裏的某處,所以我不敢貿然前進,也不讓徐建一大聲說話,而是私下去打量,看看有沒有最佳射程點。

果然被老子發現了一個地方,那裏看着似乎像冰山,有各種各樣高低不平的堡壘。

從那裏能夠看到有東西在反光,如果不是陽光剛好照進去,可能我還不一定能夠發現。

但距離太遠了,實在沒有辦法直接確認,於是有些怕了,旁邊的齊軒朗說道:「你這傢伙要不要過去看一眼?」

他當即一個機靈,差點把我扔出去,憤怒的說道。

「你這是把我往火坑裏推啊!再說我姐姐還在這裏呢,我可不能死,我死了,誰來保護她?」

我一聽,當即開個玩笑道:「我來保護你!」

.你還是算了吧?我的姐夫都不靠譜的要死,更別說你了。」齊軒朗這話聽着確實令人不爽,因為吳德柱不靠譜,這件事都快人盡皆知了。

當然如果我們沒有及時的發現這個陷阱的話,還是不會那麼快發覺的。

我搖了搖頭,沒有再說別的什麼,不過仔細的想了一下,發覺一件事情,那就是怎麼樣才能夠把拿着狙擊槍的小張給解決呢?

渾身摸了摸,突然想到了之前的那兩隻魅,不過可惜了,現在是白天,他們兩個不能夠隨意走動。

否則這陽光就能要了他們的命!

可是齊軒朗又着急的要死。

「我姐姐這病不能夠再拖了,要不然她真的會死的。」他甚至着急的想要一度衝出去,毫無規劃!

看的老子也相當生氣。

我伸手摸了摸瑟琳娜的額頭,確實燙的厲害,就好像一隻被烤過的蘋果。

臉色蒼白,可是面頰卻紅的不行。

她大口大口的喘息,我也知道這種情況下,病人撐不了多久的時間,再加上她的身體再進入龍窟的時候,似乎被什麼力量給纏繞了,要不然也不能削弱到這種程度。

「這個我有責任。」我說道:「龍窟裏面也許會有瘴氣的存在,不過我並沒有察覺。」

我猜想他可能是吸入了某種有毒的氣體,才會導致免疫能力迅速下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齊軒朗皺了皺眉頭:「不會吧,如果真的是姐姐不小心碰觸了什麼東西,或者感染了任何毒素的話,她應該比我們想像中的要嚴重才對。」

「這種情況,在我看來只是普通的發燒而已。」

我說道:「我覺得你還是把情況想的太簡單了。」

不過像這種情況就算我想的太多,也沒有辦法能夠及時的為瑟琳娜根治這種疾病。

就像之前齊軒朗說的那樣,她需要的是一個更加溫暖的環境,幫助恢復身體,並且儘快的服藥。

而當時我們已經把藥箱都放進了車裏。

可現在空空如也,那地方根本沒有車,卻更別提藥箱了。

我趕緊從背包里取出了一顆解毒丸,給面前的瑟琳娜服下。

她看起來臉色很不好,就算吃了這東西,也還是沒有緩和多少。

齊軒朗越來越着急了,他說道:「這個是我唯一的姐姐,我該怎麼辦呢?」

「行了!」我趕緊打斷他道:「這種時候,不可以太過於低頭喪氣的,拿出點精神來對了,我們還要想辦法撐過晚上。」

於是,我將身上的棉衣果斷取下,給她披上,自己嚇得瑟瑟發抖。

齊軒朗一看頓時嚇壞了,他趕緊把自己的棉衣脫下來給我,不過被老子拒絕了。

「你還是穿着吧,我怕沒等到晚上你要被凍死了。」我說道。

「可是劉先生,你已經幫了我們這麼多,如果這個時候再把衣服給我姐姐的話,我怕到了晚上你再對付小張的時候會力不從心啊!」

「沒關係的!」我說道:「怎麼?現在連我的實力都不相信了嗎?」

「就算老子真的被凍成個好歹,起碼也比他厲害的多!」我故意說道。

「可是,他的手裏有槍你不是說了嗎?」齊軒朗突然說道:「那站在遠處的徐建一豈不是有危險?」

這時我點了點頭,並且發手機信息讓徐建一趕快回來,可是又不能暴露我們兩個的位置,因為就在最上面的,拿着狙擊槍的那個人肯定還在觀察着我們的一舉一動。

我示意讓徐建一繞了個遠,周圍雖然比較空曠,可是還是有碎冰和一些建築的,只要他能從另一邊的山丘爬過去,並且哈著腰應該不會被藏匿在雪裏面的小張發現。

徐建一還是比較聽話的,我說什麼他也都答應了,並且照做。

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已經熱得滿頭大汗,而我凍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徐建一一看這孩子也挺長眼力架的,當即把衣服脫下,放在我的身上,說道:「沒事兒,我不能凍著自己……」

剛說完打了一個噴嚏,估摸著剛才跑來跑去,加上出汗,這一冷一熱的,最容易發燒感冒了。

「放心吧,老子的身子板硬得很呢!」他說道。

隨後我趕緊把衣服給了徐建一,自己用符咒圍成一圈,雖然沒有發光,可是都印在身上,也能稍微暖和一些。

本來這也算是老子的緩兵之計了,可是卻被剩下的兩個人嘲笑。

「對不起,劉先生,我不是故意笑你的。」徐建一都已經笑的渾身顫抖了,還真是過分!

雖然這種程度下,想堅持到晚上確實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不過我為了緩解身上呼出的冷氣,還是硬是挺到了那個時候,好在身體並沒有凍僵。

不過到了晚上,想要尋找到小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當我躡手躡腳想行動的時候,發覺這兩條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還是穿上吧。」齊軒朗把棉衣遞給了我。

。 吳鴿出來后,立刻向張國東詢問自己隨身攜帶物品的下落,特別是自己用來囚禁「莽格斯」的黑球。

然而,當吳鴿來到存放物品的地點時,卻不禁皺了皺眉。

摩托車還在,背包也在,但背包里的黑球卻不見了。

在被關進審訊室之前,吳鴿曾經特別叮囑一定要看管好那個黑球。

張國東當時認定吳鴿是兇手,對犯罪嫌疑人的話自然不會盡聽盡信。

吳鴿也這時才發現,張國東這個人看起來雖然大大咧咧的,但卻非常謹慎。

犯罪嫌疑人如此重視的物品,也自然值得懷疑,所以張國東就派人將黑球放在了防爆桶里,還上了鎖。

見到吳鴿驚訝的神色,張國東笑了笑說:

「放心,你的那個黑球已經被鎖在了防爆桶里,拿鑰匙的小劉熬了這幾天已經回宿舍睡覺了,等他醒了幫你取出來。」

「嗯,待會兒等他醒了我們去看一眼就可以,放在這裡也很安全。」吳鴿點頭同意,畢竟自己想要調查案子,隨身攜帶著它也並不方便。

「好,那咱們就先去看看屍體吧!」張國東說。

就這樣,吳鴿跟著張國東離開派出所,前往鄉里的一處冷藏倉庫。

烏圖牧仁鄉沒有法醫,死者屍體還沒有進行屍檢,需要等待縣裡派人來進行屍檢,並帶走遺體。

這期間,屍體就暫時在冷藏倉庫租了一個房間暫時安放了下來。

這裡並不是第一次被當作停屍房,這座冷藏倉庫最開始是用來存儲凍肉。

但後來因為鄉里人口外流,人越來越少,冷藏倉庫經營成本太大就荒廢了。

鄉里沒有其他這樣大型的冷庫,而一些牧民去世后需要停屍,就想到這裡。

牧民跟老闆商量后,老闆覺得閑置也是閑著,就索性租給了牧民,效益反而比做倉儲更高。

於是,這裡就漸漸成了簡易的太平間。

路上,張國東向吳鴿簡單介紹了一下死者的情況。

死者名叫林雅,女,27歲,國立森林大學的研究生,是科研隊的一員,是缺翅蟲科昆蟲領域的專家,這次跟隨李足智教授的團隊來到鄉里進行關於黑索缺翅蟲的科研項目。

林雅性格活潑開朗,平時大大咧咧的,同事都說她人緣也不錯,團隊中的人聽說林雅罹難,有的還當場就哭了。

吳鴿一邊耐心聽著,一邊思考著案件的疑點。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來到了冷藏倉庫。

兩人推開了最外面一層裹著厚厚毛氈布的大鐵門,進入到了冰冷陰暗的倉庫中。

倉庫內傳來制冷機的轟鳴,空氣中充滿了令人作嘔的腥臭味道,這裡的燈罩內積滿了厚厚的黑泥和灰塵,光線很暗。

張國東打開了最裡面的一個房間,按了一下牆壁上的開關。

天花板上的燈噼噼啪啪閃爍著,在明暗交錯的燈光下,兩人看到了極其恐怖的一幕:

只見停屍房那架鐵床吱吱嘎嘎的響動著,竟然有個長發飄飄的白衣女人正以一個古怪的姿勢站在旁邊。

女人身形佝僂,動作詭異,膚色慘白,看起來有些駭人。

更恐怖的是,每一次光線閃動的時候,那個女人就走近了一些,離兩人越來越近。

「我靠!」

張國東忍不住驚叫一聲,差點直接把房門關上。

不過等光影閃爍結束,房間內的燈光重新亮起來的時候,張國東這才看清楚原來這個長發女人穿著隔離服,臉上戴著口罩,她的一隻手拎著手電筒,另一隻手則拿著解剖鋸。

見到張國東和吳鴿進來,對方顯然也有些驚訝:

「你們是……」

「啊啊,原來是夏法醫啊,好久不見……你也不開個燈,真是嚇死人了……」

隨著燈光亮起,吳鴿也看清楚了少女的模樣。

少女皮膚白皙,但有些粗糙,她的眼睛不大,顴骨高,嘴唇薄,五官卻還算端正,談不上漂亮,但還算清秀,正穿著一身白大褂,但工作中頭髮卻沒有紮起來,竟然垂了下來。

見到張國東,少女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哦哦,你是鄉里派出所所長吧!確實好久不見……」

「夏法醫,你怎麼連燈也不開啊!嚇我一跳!」張國東笑著說道。

「額,習慣了,因為要用到檢測盒,開關燈太麻煩了。」夏法醫笑著說。

「檢查結果怎麼樣?」張國東一邊問著,一邊朝女屍走了過去。

吳鴿跟在張國東的身後,也走向了屍體。

這女人的死狀吳鴿是親眼見到過的,本來就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現在被夏法醫解剖后,更是讓人不忍直視。

不過吳鴿在燈光的照射下,這次卻有了一些不一樣的發現,他指著女人手臂上個幾個圓孔,問道:

「這是你做的么?」

「當然不是,這是死者被兇手折磨時留下的,這種心智不正常的怪胎,草原上還真是不常見呢。對了,我來的時候聽說你不是已經將兇手抓住了嗎?那個兇手長什麼樣子?」夏法醫笑著說道。

「喏,這就是那個兇手。」張國東的眼神瞥向了旁邊的吳鴿。

夏法醫一下子怔住了,咽了咽口水向後退了兩步,上下打量著吳鴿。

「這……這是什麼意思?你們兩個……」

「嗯,你敢說我是怪胎?看來你對我很有成見啊,實話告訴你吧,我已經收買了他,現在給你一個選擇,要麼跟我們合作,要麼就陪這女人一起上路吧……」吳鴿突然嚴肅起來,陰沉著臉說道。

「啊?」夏法醫直接嚇蒙了,立刻雙手握著解剖鋸不斷向後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